他直接從地上竄了起來,然後就這麼傻乎乎的站在地上帶著面前的幾個女人。

「咦?你們都來了?卧槽……小妮子你趕緊把氨氣收起來!特么臭死了。」樂天嫌棄的說道。

韓妮妮急忙擰死盛氨氣的小瓶子的蓋子。

高小秋微微抬起頭,她看了看這個傻乎乎的樂天,臉上露出了一種非常奇怪的神色。

「你們這是怎麼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這兩個人不是在治病嗎?怎麼也暈倒了?

「太累了,躺著睡一會。」 神瀾奇域無雙珠 樂天回答。

蘇紫萱翻了個白眼,她又看向高小秋。

「太累了,躺著睡會。」高小秋回答。

蘇紫萱無語,這兩個人明顯有什麼秘密。

「我去看看那些女人。」

高小秋站起身,她緩緩地吸了口氣,調節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等一下……那些女人沒事吧?」韓妮妮急忙攔著她。

「沒事,好得很。」

高小秋點點頭,她轉身離開了。

韓妮妮鬆了口氣,她急忙又通知了局長,局長興奮地馬上拿起電話通知了上級領導,也告訴自己的手下,馬上召開記者招待會。

樂天看著高小秋離開的背影,他有些若有所思。

「我們能去看看嗎?」蘇紫萱看著樂天。

「可以,不過只能在門外看,現在那些女人還不是見陌生人的時候。」樂天點點頭。

三個女人都出去了,樂天一個人呆在房間。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片柳葉,這片柳葉彷彿像活了一般的在樂天的手指間穿梭,很像是一條小蛇。

樂天的臉上露出了驚詫的神色,自己的柳葉定神更強了!

他記得高小秋對自己做過的事,自己吸收了那些女人的記憶能量,但是樂天仔細的思索了一下,自己的記憶中居然不存在半點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記憶能量讓他的靈魂強度增加了許多,現在樂天感覺自己施展一些大型巫術應該也是更有把握了,甚至是一些禁術自己也能使用!

他收起柳葉,也走出了房間,站在外面樂天也看了看另一個房間的裡面,高小秋正在裡面忙碌。

裡面的女人一個個也都醒了過來,高小秋正在引導她們做一些收拾自己的工作,比如上廁所還有穿衣服……

「走了。」樂天說道。

三個女人都用手機照了許多的照片,這些東西明顯都是能用的上的。

蘇紫萱突然轉身對身後的空氣嘀咕了幾句,韓妮妮奇怪的看著蘇紫萱,這突然自然自語是什麼意思?

樂天扭頭看了看,霸王蠑螈蹦蹦跳跳的去了遠處,蘇紫萱現在不適合隨身攜帶它,所以它暫時留這裡是最好的選擇。

幾個人離開了基地,基地暫時封閉。

「對了,小妮子你和我去一個地方一趟,蘇紫萱你和小呆先回去吧。」樂天突然說道。

「你要去做什麼?」小助理急忙問。

「去收屍。」樂天回答。

「啊?我也去不行嗎?」小助理看著他。

「總要有一個人帶照片回去的吧?局長肯定需要。」樂天說道。

幾個人都看向蘇紫萱。

「蘇隊,你自己回去吧,局長正好有許多話要問你呢。」小助理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你忙完了聯繫我,我有點事要和你說。」 總裁前夫,絕情毒愛 她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四個人分道揚鑣,蘇紫萱打出租離開了,韓妮妮開著車直奔東區楚家小區。

來到一百零三棟樓,幾個人上了樓。

「你怎麼知道這裡有屍體?」韓妮妮奇怪的問。

「那屍體是我放在這裡,我怎麼能不知道?」樂天回答。

「你殺人了?將屍體藏在這裡?你膽子還真的是大啊……你是不是以為我和師父會為你保密?我倒是沒問題,可是師父是一個有原則的女人……」小助理嘟嘟囔囔。

樂天驚訝的看著小助理。

「你這個腦洞……就像是離我們村二十里路的那個小廣場上的公廁的糞坑一樣深不可測!」他沉聲說道。

「噗……」韓妮妮直接一口口水噴了出來。

小助理瞪著樂天。

樂天輕輕的推了一下門,門奇怪的就開了,韓妮妮看了看,這道門沒有被關上,而只是虛掩著,用一張紙墊在下面罷了。

「有古怪味!」小助理說道。

樂天徑直來到卧室,打開門……

一股陰氣迎面撲來,樂天手臂一揮,將這道氣息揮散,他走進卧室。

韓妮妮和小助理也走了進來,兩個人看著倒在床上的那個人。

這是個女人,看著她頭頂的幾道傷疤,這個人應該是一個患腦病的人。

「人死了……」

韓妮妮看了一眼就說道。

小助理也蹲下身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女人的七竅貼了一些發黃的柳葉,看到柳葉,她用腳趾頭就能想到是樂天的手筆。

「好奇怪……她好像是剛死不久的樣子?」她奇怪的說道。

「按照我的估計,她應該就是在不久前死的。」樂天點點頭。

「你能給我們解釋一下嗎?」韓妮妮看著樂天。

「這個人是個患腦瘤的,你知道……得這種病的人會很痛苦,所以她就拜了那個巫門的女人為師,那個巫門的女人在她的身上種了一些毒,讓她的靈魂變成了一隻毒魂,我當時發現她的時候,她已經活不了多久了……」樂天淡淡的說道。

「然後你就殺了他?」小助理問。

「你這姑娘……你到底是誰家的?你站哪邊的?這樣的人如果在外面亂跑,一旦她死在外面,她屍體內的毒就會慢慢地散出來!正常人如果中了毒,會變成殭屍的。」樂天沒好氣的瞪著小助理。

小助理笑呵呵的吐了一下舌頭。

「所以我就封閉了她的七竅,讓她在熟睡中死去!這個人帶回去就無須解剖了,直接火化……她的體內都是毒。」樂天叮囑。

韓妮妮點點頭。

她和小助理兩個人戴上手套,合力將這個女人抬下了樓,這個女人消瘦的根本沒有什麼重量,兩個女人輕鬆的搞定了。 “還能怎麼辦,先帶回去再說。”鬼婆在那邊檢查了一番之後。嘆了一口氣朝着我說道。

我也有些無語。既然要把他帶回去。那麼剛纔在山腳下的時候就可以直接帶回去,又何必要跑這麼遠的路。

只好再次揹着囡子的班主任。朝着山腳下走去。

來的時候,我們是打車過來的,可是回的時候。在路上根本就打不到車,這裏太過於偏僻了。而且我們還不敢在路邊站的太過於明顯,生怕被張叔或者那個神祕勢力的人發現。最後無奈之下。只好打電話給冷叔和方大師他們,讓他們找車過來接我們。

如果是以前的話,肯定首選張叔或者李隊長。他們立刻就會開車過來。但是現在張叔和李隊長都不可靠,自從孟老來了之後,張叔的行爲就非常奇怪。甚至跟那個神祕勢力有直接接觸;而李隊長。自從被他的岳父帶走之後,腦子裏的記憶就被刪除了一部分,現在也不太敢相信。

在樹林當中等了大概有三個多小時,冷叔和方大師纔過來。也不知道冷叔和方大師從哪兒弄來一輛麪包車,我們三個人合力把囡子的班主任擡上了車。

見到囡子班主任之後,方大師跟冷叔都是十分的好奇,問鬼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鬼婆把之前所有的事情,全部都給他們說了一遍。

當聽到張叔和李隊長岳父在一起的時候,兩個人竟然沒有漏出吃驚的申請,而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看來在他們的內心裏,早就已經把張叔排除在外,同樣被排除在外的,還有孟老。

只是方大師說,現在整個市區組織的人,都歸孟老調動,就連我也在這個範圍之內。所以,以後的所有事情,可能都不能夠動用組織那邊的關係,因此調查起來會非常的麻煩。

不光是組織的關係不能動,就連李隊長這個之前最堅定的朋友,現在他那邊也走不通了。被抹除記憶之後,在李隊長的心目中,我們幾個當然沒有他的岳父那麼重要。

“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助葉子把‘命’找回來,老冷,你那件事兒就先放放吧。”方大師嘆了一口氣,朝着旁邊正在開車的冷叔說道。

冷叔並沒有說話,而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等回到市區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我們並沒有直接去我那邊的鋪子裏,而是去了鬼婆和小洛住的那個酒店,因爲我那個鋪子裏太過於明顯,張叔跟孟老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而這邊就要清靜很多。

在小洛和鬼婆隔壁重新開了個房間之後,我們才把囡子的班主任從車裏帶上來。

“老冷,有沒有辦法讓他醒過來?”方大師在囡子班主任身上檢查了一番之後,轉過身來朝着旁邊的冷叔問道。

“沒有太大的把握,可以試試,老方你留下來,讓其他人都先出去。”冷叔臉色嚴肅的說完話之後,就抓起張老師的手開始檢查起來。

我跟小洛和鬼婆聽到冷叔的話之後,很自覺的退了出來。在小洛和鬼婆的房間裏,我們三個人的臉色都不算很好看,而且白天累了一天,我剛纔在車上的時候都已經想睡覺了,只不過在車上的時候氣氛有些沉重,所以一直在死撐着。

到了小洛房間剛坐下,空調的暖風吹過,就讓人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在這邊硬撐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差不多都快要睡着的時候,方大師和冷叔才神色疲憊的過來了。

“怎麼樣了?”我立刻朝着他們問道。

“人活了,還沒醒過來,不過看上去應該是被施展過搜魂術,有段計劃被刪除了。”方大師說完話之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對於搜魂術,他們也有些無奈,這屬於組織內部的機密,無論是方大師還是冷叔,還沒有資格接近這些東西,所以他們也根本就不知道這搜魂術到底該怎麼用,也不知道這東西到底該怎麼把他們的記憶恢復過來。

“我想到一個人,他或許能幫上忙,我去找他。”方大師剛說完話之後,冷叔忽然站起來臉色凝重的說道。

聽到冷叔這話,我們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誰?”方大師好奇的朝着他問道。

而冷叔微微一笑看着我說道:“葉子知道,偷棺材的人。”

冷叔說完這句話之後,朝着我眨了眨眼,在我們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走了出去。而方大師和鬼婆他們則是全部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

我剛準備解釋,忽然想起來,之前冷叔藏棺材時候給我說的話,讓我那兩幅棺材的事情誰都不要告訴,就算是方大師問起來也不準說。所以到了嘴邊的話,讓我硬生生的給嚥了回去。

見我一副茫然不知的表情,鬼婆和方大師也沒有再追究,而是開始對冷叔擔心了起來。

看着時間不早了,我跟方大師晚上並沒有住在這個酒店裏,而是讓小洛和鬼婆看着囡子的班主任和王小明,叮囑最好不要把他們放在一起,然後我們朝着鋪子裏走去。

冬天的夜晚十分的寒冷,風像刀子一般從臉頰劃過,頓時讓剛纔的睡意清醒了不少。

“葉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沒跟我說,剛纔老冷說的棺材那事兒?”出來往前走了幾步,方大師轉過身來看着我問道。

聽到他的話,我先是一愣,然後覺得臉上尷尬的有些發燙,連忙解釋道:“方大師,不是我不說,是冷叔說不讓我告訴你,他害怕你身上也被那些人做了手腳。”

方大師聽到我這麼說之後,也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什麼話都沒有說,自顧自的往前面走去。腳踩在落下來的黃葉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風吹過,黃葉打着轉的從樹上緩慢飄落,路燈下,方大師的影子顯得格外的蕭條。

我快走兩步追了上去,一路上我們倆都沒有說話,只是靜悄悄的有節奏的踩着黃葉。

等回到鋪子裏之後,誰都沒有多說話,直接各自回房間去睡了。

本來以爲,第二天一大早,冷叔那邊就會有消息呢,沒想到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冷叔那邊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而孟老和張叔這兩天好像也特別的忙,之前把方大師帶走說去尋找七星續命棺,可是找了半天時間,就把方大師打發回來,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又在商議一些什麼。

“怎麼葉子,你有事兒?”靠在門外曬太陽的方大師看到我坐立不安的樣子,有些疑惑的朝着我問道。

“沒事兒,也不知道冷叔那邊到底怎麼樣了。”我一腳踢飛門口的小石子,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老冷那邊肯定沒問題,從昨天他說話的語氣中就能夠看出來。你要是有事兒就去吧,看你也沒什麼看書的心思。”方大師笑呵呵的朝着我說道。

其實我也不是真的有事兒,就是覺得有些壓抑,跟方大師在鋪子裏很多話都不能說,尤其是現在不確定他身上有沒有被做手腳的時候。而看電視看書我都看不進去,所以覺得實在太過於無聊了,想要玩都不知道去哪兒玩,這才發現,自己好像還真沒有什麼朋友。

出來之後想了想,還是去那個老人家那邊,說不定還能夠再知道一些信息呢。於是,直接打車朝着老城區那邊過去。

等到了那邊之後,跟之前一樣,老人家象棋已經擺好架勢在等着我了。

看到我過來,他笑呵呵的說道:“今天怎麼比之前遲到了半個小時,趕緊來,殺兩盤再說。”

我也毫不客氣,坐下來之後就把當頭炮架上了。剛開始的時候,都是讓老人家先走,覺得應該尊敬他,現在混熟了之後,也就不再客氣,誰讓他每次說話都只說一半。

連敗兩局之後,老人家纔開始接着上次說舊樓的事情。

自從學校建成之後,就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不允許任何師生進入舊樓當中。

以前學校剛剛建成的時候,這棟樓的傳聞還沒有消散,所以很多人都不願意來這裏教書。就算來了,也都是上完課之後匆匆忙忙的就跑了,絕對不敢在這兒多待。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鬼樓的事兒也漸漸的被人們給遺忘了,但是那個不成文的規定還在,也沒有什麼人進入這個樓裏去。

按理來說小學生是最聽老師話的,可是也有例外,幾乎之後每隔幾年都會有調皮搗蛋的小孩兒闖進這座舊樓當中。那些闖進去的小孩兒,再也沒有出來過,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整棟樓全部找遍了,都找不到人到底去了哪兒。

“隔幾年就會有一次?也就是說,這幾年當中有進去活着出來的?”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 我有些意外的朝着老人家問道。

老人家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是隔幾年纔有人進去,只要是進去的,基本上就沒有活着出來的,只有一個意外,那個小孩兒叫王小明。” 樂天也跟著下了樓,這個女人的死會不會有損自己的陰德?樂天也有些擔心,不過事情既然已經做了,也沒有什麼可後悔的餘地。

「你還有事?回警局嗎?」韓妮妮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搖搖頭,現在警局肯定在應付那些記者,蘇紫萱也是忙得很,他看了看自己身上,就想去孫浩南那裡洗個澡。

「你們回去吧……我還有點事。」他說道。

兩個女人離開。

樂天到是沒有先去洗澡,他徑直去了八十六號樓去看看小可。

樂天敲了敲門,他耐心的在門口等候。

十幾分鐘之後,門開了,樂天打開門就看到小可趴在地上,氣喘吁吁的看著自己。

「看來我以後要給你買個輪椅!」樂天笑著說道。

他抱起小可。

小可看著樂天。

「哥哥……」她喊了一句。

「恩!這幾天我有點忙……你不會以為我不要你了吧?」樂天點點頭。

他將小可抱回了卧室,放在床上,好在這張床是榻榻米的式樣,小可可以自己爬下去。

「沒有……即使哥哥不要我,也是正常的。」小可小聲地說道。

「胡說!我說過的話還能不算數啊?你先在這裡委屈幾天,我那邊安置好了,就把你帶過去,到時候有專門的人照顧你。」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小可感激的看著樂天,說起來也奇怪,被樂天抱在懷裡,她有一種被父親抱著的安全感。

「小五有沒有來送吃的?」樂天問。

「那個小姑娘剛剛離開不一會……她還給我帶來了很多零食。」小可指了指另一邊床下。

樂天看了看,除了零食,還有手機和平板電腦……

小五這丫頭倒是挺會辦事。

「有了這些你就不寂寞了吧?放心……人活一世不可能永遠都是苦日子,好日子終究有一天會來!」樂天安慰了一句。

小可看著樂天點點頭。

這幾天的生活在普通人看來可能沒什麼,就是多了個手機,多了個電腦,能吃上一頓飽飯,可在小可看來,這是她一年內最好的日子了。

兩個人聊了好一會,樂天才離開了小可的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