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是不是有心事?”,我目不轉睛的盯着芷芊,“告訴我好不好?我是你的媳婦,也是陰鷙的妻子,還是你孫子的母親!”

我拿着芷芊的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儘管小腹依舊是平坦的,可是我卻在芷芊的眼中看出了起伏和悸動。

“沒事,你好好養胎!等胎像穩固,便給你們正式的成婚!”,芷芊慈祥的拍了拍我的臉。

“不用成婚,我已經是陰鷙的妻!”,我笑眯眯的望向芷芊,“因爲,我是初五!”

……

(本章完) 當我將我自己的真實身份和強因後果簡單的告訴芷芊之時,芷芊激動的又哭又笑,而後她將這件事告訴大家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沸騰了,特別是雨桐。我想,雨桐對我是有着一份愧疚的。

“果真是你?”,雨桐握住我的手,“我還以爲,我永遠沒有機會和你說聲謝謝呢!”

“何必言謝,曾經我們也是朋友!”,我輕笑出聲。

“看吧!我就說了,初五不會那麼容易死的!”,陽怡挽住子柒的胳膊,眼中抑制不住的笑意。

“是啊媽,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我也覺得初五……不對,是二嫂不會死的!”,十一笑臉盈盈的走過來拉住我的手,“二嫂不會死,我們一家人都會平平安安的!”

“對對對!一家人都能平安!”,子柒接口,而後笑眯眯的望着我。“現在初五也懷孕了,咱們又得添一口子了!”

“那可得讓陰鷙把名字給想好了,取壞名字毀終身啊!”,陽怡嘟囔起來,一臉的不滿。“可別讓相公插手了!”

聽到陽怡提到閻君,芷芊的眼中閃過一絲沉重,而雨桐蹙起了眉頭。“婆婆,公公呢?”

“剛剛我看到父親和二哥一起去了議會廳!”,小臺突然出現插嘴道。

“看來是有要事!這陰鷙知道自己有了孩子,倒是成熟了不少,知道幫忙父親處理政務了!”,子柒掩住嘴巴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初五你好好休息,我們先走了!”,雨桐含笑望着我,“我想,我的幾個婆婆已經迫不及待的給你的孩子做些小衣服什麼的呢!”

“謝謝!”,我笑眯眯的對大家行了一個禮。

“謝什麼,都是一家人!”,雨桐輕輕搖頭,而後招呼起來。“咱們都走吧,別影響初五休息!”

聽到雨桐這麼說,大傢伙一鬨而散,臉上各自有着或深或淺的笑容,除了芷芊之外。見小臺放緩腳步,似乎不願離開,我索性對她招手。

“不如你陪我出去曬

曬太陽,可好?”,我淺笑道。

“好!”,小臺小心翼翼的走過來挽住了我的手。

花園中,鳥語花香,那陽光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讓人起了幾分睏意。我還是初五,還是滿意了異能,可是我得到的卻比失去的要多。我想要異能不過是想好好的保護自己,現在有陰鷙護我,我根本無需擔心。

這個小臺,似有心事,可是面對我卻欲言又止,我想這個局面需要我來挑破。

“你有話說嗎?”,我歪着頭望着小臺。

“我……二嫂,對不起!”,小臺突然鬆開我走到我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對不起?”,我笑着挑起了眉頭,“幹嘛跟我道歉?”

“以前我那麼對你,真的不對!”,小臺咬了咬嘴脣,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我自私的以爲,有了新成員的加入,他們便會少愛我一點,二哥便會少愛我一點!可是,等你真的死去之後,我才知道,沒有你我們的快樂纔不會多隻會少!看着大家鬱鬱寡歡,看着二哥終日萎靡頹廢,我就覺得自己當初的行爲好幼稚好混蛋!我……爲什麼會有那麼邪惡的想法,我……”

見小臺有些語無倫次,我輕輕捂住她的手。“過去的事那提它幹嘛?你呢,若是真的愧疚,以後對你的小侄兒好一點便行!”

“你,原諒我了嗎?”,小臺有些不敢相信。

“喂!能不能不要那麼矯情?!”,我伸出手一把摟住了小臺的肩膀,“我可是你二嫂!”

聽我這麼說,小臺捂着嘴巴笑了起來,而後突然摟住了我。“二嫂,以後我不任性了!以後,我們一家人,要永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一家人?!我向往的生活!家中有爸爸有媽媽,有老公有孩子還有好多親朋好友,那樣的生活真的只是想想都能幸福的笑出來呢!初五,終於圓滿了吧!

有了小臺的主動求和,我的生活更加的輕鬆起來,這似乎也緩解了小臺和十一兩姐妹之前那張互相不

待見的關係。她們會一起陪着我逛街,而後爲了我吃什麼而爭吵,或者又爲了同時看上一件寶寶的用品而相互擊掌雀躍,這樣纔像是真正的姐妹兩。

陰鷙還是白天出去,悄無聲息。晚上,也同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我的旁邊,摟着我撫摸我的小腹。彷彿,那是父子之間的交流,我卻成了外人一般。

看着陰鷙的側臉,我往他的胸前靠了靠,而後將手放在他的身上。

“你總是出去,也不告訴我去哪!”,我故作不悅的嘟起嘴吧。

聽了我這話,陰鷙將我的手拉到嘴邊親了一下。“我想要給你和孩子創造最安全的生存環境,我不想你們有一分一毫的閃失!所以,寶!你要乖乖的,等我除去了所有的危險,便一刻不離的陪着你!”

“倒不是啦!”,我擡起身子對上陰鷙的眼睛,“突然那麼幸福,我感覺像是做夢一樣,所以我又恐慌,怕這個幸福稍縱即逝!”

沒錯,容易得來的幸福總是讓人恐慌,越是貪戀便越怕失去,萬一等我習慣了這美好,轉頭髮現所有的美好都是幻想,那我會受不了的!

“不會的!我保證!總是這是一場夢,我也能讓你在這夢中永遠也醒不來!”,陰鷙將我的頭輕輕按在他的胸膛,“誰阻了你的幸福,我都不會放過!”

陰鷙的話,讓我安心不少,女人要的往往只是這美好的承諾,不是嗎?

陰鷙心跳的節奏像是一曲催眠曲,引着我的思緒慢慢的陷入迷茫,正在我就要陷入睡夢之際卻感覺到一隻大手摸索到了我的腰間,並且緩緩的有一起來。

“老公,你想幹嘛?”,我突然清醒,低着陰鷙的胸擡起頭望他。

“不幹嘛,你困你就先睡吧!”,陰鷙一轉身將我壓在身下,嘴巴貼上我的頸部。

“可是,你這樣我怎麼睡得着?”,我的臉瞬間燙了起來。

“那好,那我們都別睡了!”,陰鷙揚起嘴角,邪魅的笑了起來。

……

(本章完) 家中無所事事,便獨自在花園中散步,挺有腳步聲接近,我以爲是小臺或者十一亦或者是芷芊給我送來了補品,可是擡起頭的時候卻對上了青嫙陰冷的面孔。

見到青嫙如此,我料到她定是從旁人的口中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反正這樣的事,瞞也瞞不住我便準備坦然面對了。

青嫙望了我許久從鼻子裏面發出一聲冷哼。“沒有想到,你的命這麼大!”

“你這麼對我說話,是嫌自己的命大嗎?”,我漫不經心的望着青嫙,眼中盡是蔑視。

不用演戲,放開自我的感覺真好。

“你嘴真的硬!”,青嫙突然附身狠狠的盯着我,“可是,我倒想看看你的嘴能硬到什麼程度!”

說着,青嫙一把抓起我的衣服將我拽了起來。“你知道嗎?這一百年來我忍辱負重面對着一個不愛的男人,面對着一羣不愛我的婆家人,到底有多麼的生不如死!可是,支撐我活下去的力量就是,找你報仇!”

“報仇?!”,我冷靜的撥開了青嫙的手,“你想怎麼報仇?”

雖然說這話的時候我很平靜,可是心裏卻不淡定了,因爲現在我身上沒有異能,其他人也在,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了別墅周圍的結界,想必這次青嫙是有備而來,勢必找我付出代價的。

“你害怕了?”,青嫙突然笑的花枝亂顫,“對於你看這樣的女人,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不過,你不要害怕,我不會殺你的!殺你痛快了一時,痛快不了一世,我想要日日折磨你,讓你承受和我一樣的屈辱!”

我剛想揣測青嫙所謂的折磨是什麼,青嫙一個巴掌便甩了下來,而後在我將要踉蹌摔倒的時候一把扯住了我的頭髮。

“你果真沒有異能了!”,青嫙美豔的臉,此刻顯得十分的猙獰。“那麼,以後你的日子有的受了!”

青嫙那巴掌打的很重,打的我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更痛的是頭髮,她死死的拽住幾乎連根拔起。可是,就在我想着怎麼反

抗的時候,一個身影光一般的閃現,而後一掌打在了青嫙的頭上。一聲悶哼,青嫙便當即倒在了地上身形渙散。

對於突然出現的陰鷙,我是錯愕的,更錯愕的是他對青嫙的狠手,那一掌幾乎將青嫙打的灰飛煙滅。

陰鷙眉頭緊蹙,眼睛危險的眯在一起,他伸出手輕撫我臉上的痛處。

“痛嗎?”,陰鷙目不轉睛的望着我。

“我不痛!”,我拉開陰鷙的手,望向青嫙,見她的身體已經逐漸透明。

“陰鷙,你怎麼下那麼重的手?”,我問了這麼一句,便要往青嫙那邊走,卻被陰鷙固執的攬進了懷裏。

“她活該!沒有直接消弭她,是給衆人一個警告!”,陰鷙說到這裏,大手一揮。

當一道金光射向天空,像是一道佛旨降臨,接着閻君帶領着衆人瞬間出現,其中包括着一家恢復了正常的熾烈。熾烈的目光落在了幾近消失的青嫙身上,大叫一聲撲了過去,一把摟住了她,而其他人看到此等情景,卻立在原地動也不動。

“青嫙,青嫙你怎麼了?”,熾烈的眼淚瞬間滑落,雙手顫抖的託着青嫙的頭。

青嫙望了熾烈一眼,而後在人羣中尋找,等將視線尋到敖烈,燦爛的揚起了脣角。“我很高興,死之前還能再看到你!”

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句話是對敖烈說的,可是敖烈撇開頭沒有動容,其他人更是冷面相對,唯獨熾烈。他執拗的抱着青嫙,眼淚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青嫙,你撐着點!我一定會想到辦法救你的!”,熾烈說着就要抱起青嫙,卻被她一把推開。

“不要再這樣了,好嗎?我不愛你!”,青嫙大叫,“你要是真的愛我,就替我殺了這兩個賤人!”

青嫙狠狠的指向我和陰鷙的方向對着熾烈大吼,“是初五侮辱了我,是陰鷙傷了我!是你們家族最重要的兩個人,想要害死我!”

青嫙吼完,半個身體已經消弭成灰,散開在了口中

,可是儘管這樣她還是死死的抓住了熾烈的衣服。

“熾烈,如果愛我!替我報仇!殺了他們!殺了……”

青嫙最後幾個字還沒有說出口,陰鷙徑直揮出一掌,她便直接灰飛煙滅。

“這就是傷害初五的下場!”,陰鷙冷冷的環顧衆人,“這是給她的教訓,也是給所有人的警告!不管是誰,只要觸及我的底線,我便絕不手軟!”

衆人噤若寒蟬,而熾烈完全不在狀況之內,他看着地上的灰,用手輕輕的攏在一起,想要捧起的時候一陣風吹過,那灰瞬間就沒了蹤影。

見此,熾烈大吼一聲,舉起兩個拳頭便向陰鷙打了過去。見此,我的心突然一陣緊縮,而陰鷙將我摟在懷裏,用後背承受那兩拳。可是,熾烈卻被反彈了出去,狠狠的倒在百米之處,口吐鮮血。

見此,雨桐尖叫一聲熾烈便跑了過去,所有的人都亂了,只有閻君和芷芊冷靜的站在原地。

“受你兩拳,是顧念着你我的叔侄情分!再來的話,我不會手下留情!”,陰鷙狠聲,目露兇光。

熾烈由着雨桐扶着站了起來,剛站穩便使勁的推開了雨桐。摸了摸嘴角的鮮血,熾烈笑了起來。

“不念叔侄情分又能怎樣?!你殺我至愛之人,我便有理由讓你償命!”,熾烈大吼一聲展開了那對黑白羽翼。

可是羽翼才展開,閻君便衝了過來,狠狠的抓住那對翅膀狠狠的擰斷。在衆目睽睽之下,閻君一掌將熾烈打倒在地。

“放肆!你夠了!給我回去!”,閻君大吼。

所有的人都錯愕了,因爲閻君一向和善,對誰都是笑呵呵的,而他的這兩個寶貝孫子他是碰都沒有碰過一下,今天居然直接折了熾烈的羽翼,那行爲太過反常。

“你這是做什麼?!”,子柒最先忍不住,一把推開閻君扶住了痛苦呻吟的熾烈。“他是你的親孫子!就算他對陰鷙出言不遜,你至於下這麼重的狠手嗎?!”

……

(本章完) 閻君眼中閃過稍縱即逝的痛,而後狠狠的甩手。“把熾烈給我軟禁冰封之地,沒有我的命令不得釋放!”

閻君的一聲令下,數名鬼差突然出現,因爲熾烈已然重傷,便不費吹灰之力將他緊緊的束縛住。雨桐見此,再也忍不住,上去拽住了熾烈的手。

“誰敢動我兒子!”,雨桐大吼。

儘管雨桐已經沒有無敵的異能,可是昔日的威嚴猶存,所以鬼差們面面相覷一下,緩緩的退到了一邊。

“放肆了!”,閻君冷眼望向雨桐,“我纔是冥界之主!我還沒有死,容不得你在那裏發號施令!將熾烈押下去,聽到沒有?”

鬼差見此,有些左右爲難,遲遲不敢動手,而子柒焦急的走到了閻君的身旁。

“你這個老不是的,你到底發什麼瘋?你……”

還沒有等子柒說完,閻君一巴掌便扇在了她的臉上。

“你的放縱,讓他們無法無天!罪魁禍首,是你!”,閻君說着,又一巴掌打在了子柒的臉上。“誰再敢勸,就跟熾烈一起囚禁冰封之地!”

這個場面讓我混亂,我不知道爲什麼昔日其樂融融的一家人突然間就決裂了,有什麼矛盾會在今天瞬間激化?!而且,縱使熾烈對陰鷙不敬,那樣的憤怒是人之常情,爲什麼陰鷙還沒有動怒,閻君便震怒如此?!他的反應爲什麼這麼大?!

“冰封之地?!哈哈!冰封之地?!”,子柒捂着自己的臉笑了起來,“想當初你將我囚禁在那個鬼地方還不夠,現在還要囚禁我的孫子?!你好狠的心!”

衆人似乎想勸,可是卻沒有見過閻君如此的嚴厲,便個個噤若寒蟬,而雨桐已經氣的渾身顫抖。

“只要我們一家在,什麼地方都是天堂!”,雨桐淡淡的望着閻君,“我們不在乎!”

“雨桐,我們走!”,夜煞攬住子柒,而後抓住了雨桐的手。

可是,這個時候熾烈卻突然跳了起來,一把推開了雨桐。

“你們不在乎,我在乎!”,熾烈大吼,眼睛通紅的指着陰鷙。“他殺了我

最心愛的女人!我要殺了他!殺了他!”

吼聲過去,陰鷙突然昂起頭握緊了拳頭。當熾烈的頭皮裂開,他迅速脫變成一個幾米高的人形怪獸時彷彿已經失去了理智。

先是一把抓住雨桐狠狠的丟到了空中在夜煞飛身去接的時候,一腳踩向了子柒。閻君見此,一個飛身撲倒子柒滾到一邊。而後,熾烈氣勢洶洶的嘶吼着朝着陰鷙重來。

那地面強烈的震動和熾烈口中發出的震天怒吼嚇到了我,我的心撲通撲通跳了起來卻不敢躲閃。因爲,陰鷙一直站在原地,冷眼相對。陰鷙不躲開,我也不會躲開的。

“看樣子,他會將我們捏成碎片!”,陰鷙輕笑着望向我,“你不怕嗎?”

“我害怕!可是,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對上陰鷙深邃的眸子,眼神無比堅定。

“傻瓜,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我會將一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陰鷙說到這來緩緩的將我推開。

而後,在熾烈一拳頭砸來之前迅速的展開翅膀。當那金色的翅膀閃出耀眼的金光之時,閻君大叫一聲帶用結界罩住了衆人,除了變了身的熾烈。

當那金光像是火一樣的將熾烈的身體整個燃燒起來,被罩在結界中的雨桐大叫一聲昏厥過去。而燃燒了片刻的熾烈‘砰’的一聲炸開,那金色的碎片擊中了閻君設置的結界,衆人竟然都被震出了老遠。

倒在地上的熾烈衣衫襤褸,奄奄一息,而陰鷙鬥開護住我的披風,緩步走了過去。

熾烈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托起,和陰鷙的視線平齊,而陰鷙冷冷的望着他。“你對初五曾經做的,今天便徹底償還吧!”

陰鷙說到這裏,將手慢慢的舉到了空中。我正想着陰鷙這個舉動到底想要做什麼,那閻君便大叫一聲‘不要’,可是話音未落,陰鷙的手突然握在一起,熾烈瞬間消散成灰,散落在空氣之中。

見此,子柒捂着嘴尖叫一聲暈了過去,而夜煞一躍而起準備撲過來的時候,卻被敖烈抓住一掌打在了頭頂上,他連哼都沒有哼一聲便暈了過去。

此時

的我,覺得頭腦嗡嗡作響,我在反覆的告訴自己,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個噩夢!可是,沒有一個夢會如此的真實!

陰鷙爲什麼會這樣?!他……居然殺了熾烈,他讓自己的親侄兒灰飛煙滅了!是因爲我嗎?是因爲陰鷙曾經對我做的那些事?!還是,我只是個藉口?!

熾烈灰飛煙滅了,陽怡小臺等人忍不住大哭起來,可是最冷靜的莫過是閻君和芷芊,還那個打暈自己父親的敖烈。此時的敖烈,眼中有着和陰鷙一樣的冷。

“把這些人,全部關在冰封之地!”,閻君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便將臉轉向一邊。

儘管我看不到他的臉,卻依稀可以看到他抖動的肩膀,他明明是悲傷的。

“我去!”,敖烈見那些鬼差不敢動手,便藉口道,可是眼睛望的正是陰鷙。

陰鷙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將我攬進懷裏,而閻君揮揮手,所有正在哭泣的人都被展開佛翼的敖烈捲走帶入一個結界之中。

剩下的閻君、芷芊,各自面對一方沒有眼神的交集,而我卻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撥開陰鷙的手。

“爲什麼?他……他是熾烈,是你的親人!”,我的聲音顫抖,剛剛的一幕真的嚇得我措手不及。

“現在,你纔是我唯一的親人!”,陰鷙微笑,眼中卻閃爍冷冽的光芒。“閻君已經給他機會了,若他去了冰封之地,也許不會有如斯下場!可是,他偏要以卵擊石!”

聽到陰鷙這麼說,我煥然大悟,原來先前閻君的一切行爲是想要保住熾烈一命,因爲他知道熾烈不是陰鷙的對上,而陰鷙也不會手下留情。可是,閻君爲什麼要這麼懼怕陰鷙?!爲什麼,爲什麼他們的關係不像是父子,卻像是君臣?!

“陰鷙,你殺了熾烈!你告訴我,你怎麼了?!是不是那個假凕崆給你下了什麼咒,施了什麼法?”,我一把抓住陰鷙的手,神情錯亂的盯着他。“你爲什麼了變了?!你不我的陰鷙了嗎?”

“現在的我,纔是真正的我!”,陰鷙突然含笑捏住了我的下巴。

……

(本章完) 陰鷙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叫這纔是真正的他?!

正想着,一個紫色的身影突然出現,看到情殤我錯愕了一下,剛想叫她卻看到她緩緩的對着陰鷙低下了頭。

“小佛情殤,見過無量佛祖!”,情殤畢恭畢敬道。

無量……佛祖?!那是,無量金佛?

見到情殤,陰鷙緩緩鬆開我。

“抓住了嗎?”,陰鷙淡漠的望着情殤。

“抓住了!”,情殤揚起脣角,手一揮,一個人咕咚一下從天而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等我看清了那張臉,我嚇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梵埜,這個渾身是傷的男人居然是梵埜!梵埜的翅膀被連根折斷,此時儼然已經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