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日遊神和夜遊神,也在冥界的十大陰帥之中,身份地位,僅次於黑白無常。

從職責上來說,日遊夜遊,是冥界安排在陽間的特務、情報頭子。

他們不怎麼現身,但是卻耳目通靈,負責打探陽間的一切消息,同時,暗中監管冥界分封在陽間的大小陰神。

只不過葉知秋不知道,原來日遊神是這麼個尊容。

葉知秋稽首還禮,說道:“日遊帥來得正好,你要是不來,我也準備去城隍廟,向你們冥界通報一些事情。”「4.25日,第一更。」

「本章完」 日遊神點頭,問道:“請問黑白無常二位陰帥何在?”

“昨夜裏,他們出了一點意外,黑無常……在這裏。”葉知秋點點頭,將收着黑無常的紙符,遞給了日遊神。

日遊神皺眉,接過紙符,就手裏展開。

鬼影一閃,黑無常飄了出來,呆呆地看着葉知秋和日遊神。

“無常大帥,你這是怎麼了?遇到了什麼事?”日遊神狐疑地問道。

“我兄弟……白無常,沒了。”黑無常呆呆地說道。

“怎麼……沒的?!”日遊神大吃一驚。

“無極生亂……殺氣縱橫,水火風金之劫……”黑無常眼神呆滯,哀莫大於心死,喃喃地說道。

葉知秋衝着日遊神揮揮手,說道:“無常老哥傷心過度,萬念俱灰,好幾次要自殺,以殉兄弟之義。 掬花拂塵 日遊帥,你先把他帶回去吧,然後再慢慢問。”

日遊神皺眉,點頭道:“好吧,我先帶無常大帥回去,讓他自己向秦廣王陛下彙報。”

“我不會去,我要去陪我兄弟……”黑無常說道。

葉知秋懶得廢話,又是一張紙符,將黑無常收了起來,交給了日遊神,說道:“老鬼要自殺,日遊帥看緊一點。”

“多謝葉大師,我先告辭。”日遊神收了紙符,轉身就走。

陽光下,日遊神的身影變得透明,如同玻璃人一般,走着走着就消失不見了。

柳雪看着日遊神消失的方向,低聲說道:“我看日遊神的道行,恐怕不在黑白無常之下。”

“可惜從今以後,再沒有黑白無常了。”葉知秋搖搖頭,嘆息道:“白無常沒了,黑無常萬念俱灰,遲早也會消亡。冥界以後,還會和我們合作,尋找無極之地嗎?”

隔着時光愛你 柳雪拉着葉知秋的手,轉身向回走,說道:“劫難已經開始,比我預料的還早。人人自危,冥界也不例外,所以我覺得,冥界還是要找我們合作的。知秋,我想閉關,去思考一些事情。”

“閉關?”葉知秋一愣。

“是的,閉關。”柳雪說道。

“你要閉關多久?”葉知秋問道。

“我也不知道,最短三天,最長……可能一個月。”

“你思考什麼事,要這麼久的時間?”葉知秋悵然若失。

一個月的時間,太長了,簡直不可忍受。

柳雪想了想,說道:“我要推演奇門遁甲中的‘天局’,然後,還要搜尋九天玄女的記憶。把這些事都想明白了,我們才能躲過劫難,在斗轉星移中活下去。”

“可是,關於九天玄女的記憶,能想起來嗎?”葉知秋表示懷疑。

“只能盡力一試。” 渣男總裁:強娶甜心俏辣媽 柳雪說道。

“那……雪兒打算在哪裏閉關?”葉知秋又問。

“大隱隱於市,我打算找個繁華的都市,然後租個房子,開始閉關。在大都市裏面,也利於蘇珍和幼藍的恢復,因爲她們還要繼續修煉,繼續接受人氣的滋潤。”

“港州就很大啊,華夏國排名前五。”

“港州不大合適,我想去魔都。”柳雪說道。

“隨便吧,不管天涯海角,我陪着你就是。”葉知秋說道。

柳雪嫣然一笑,拉着葉知秋的手,說道:“我閉關的時候,就辛苦你了,蘇珍幼藍,都要靠你照顧。”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們的,不聽話,我就打屁股。”葉知秋說道。

回到柳家,柳正良又東問西問。

葉知秋扯了個謊,把老丈人敷衍過去,讓老丈人回城隍廟古董店。

等老丈人離去以後,葉知秋繼續睡覺。

天黑以後,葉知秋這才起牀,洗漱之後,上到樓頂天台,開始練功打坐。

蘇珍幼藍,還有蔡光輝和鬼童子,都在練功。

經歷過昨晚的事,大家都需要調整狀態,平復心境。

柳雪一個人躲在地宮裏,繼續思考關於無極之地的問題。

晚十點,葉知秋剛剛打坐結束,卻看見柳家門前的空地上,有個高大的黑影在走來走去。

葉知秋一眼掃過,就知道那東西是鬼。

只是老鬼修爲很深,鬼氣內斂而不外溢,鬼影之凝實,與活人無異。

普通人與之對面相逢,絕對不知道他是鬼。

“喂,樓下的老鬼,幹什麼的?”葉知秋從天台上探頭,衝着樓下問道。

老鬼一擡頭,舉手亮出一塊鐵牌,低聲說道:“冥界第一獄秦廣王殿下夜遊鬼,見過茅山葉大師。”

“呃……夜遊帥啊?你兄弟日遊帥,中午纔來過……”葉知秋愣了一下。

日遊夜遊,也是一個組合。

可是日遊神身材矮小,是個三寸丁谷樹皮,夜遊神卻身材高大魁梧,這差距也太大了!

夜遊神鬼影飄起,冉冉來到樓頂,再次向葉知秋施禮,說道:

“白無常沒了,黑無常一蹶不振,不能執行任務。所以,秦廣王陛下,讓我們日遊夜遊兩兄弟,跟着葉大師和柳姑娘,繼續尋找無極之地。”

“啊?還找無極之地啊?”葉知秋一臉衰相,說道:“白無常謝七爺都找沒了,夜遊帥,我就怕找下去,你們也……”

“君命難爲,死而後已。”夜遊神一抱拳,打斷了葉知秋的話。

葉知秋點點頭:“好吧好吧,那咱們就繼續找……對了,日遊帥在哪裏?”

“日遊白日現身,夜遊黑夜現身,日夜不碰頭。在白天你找不到夜遊鬼,在晚上也找不到日遊鬼。”夜遊神說道。

“行行行,我也沒打算找你們。但是有些事,我們要說清楚。”葉知秋在樓頂上走了幾步,說道:

“關於無極之地,你們不要催,找到了,我們自然會告知。以前黑白無常跟我們合作的時候,並不是隨時跟蹤我們的,只是留個命牌在這裏,如果有需要,我就叩擊命牌,召喚他們出來。”

夜遊神將自己的命牌送上,說道:“一切都和黑白無常那時一樣,這個命牌,葉大師白天叩擊正面,可以召喚日遊鬼,晚上叩擊背面,可以召喚我。”

葉知秋也不客氣,收起了命牌,卻把黑無常的命牌遞給了夜遊神,說道:

“黑無常的牌子,放在我這裏沒用了,麻煩夜遊帥送回冥府吧。對了,黑無常現在怎麼樣?還在鬧自殺嗎?”「4.25日,第二更」

今天有加更,先來兩章,晚上還有兩章。繼續求推薦票,月票!

「本章完」 對於黑白無常,葉知秋還是有些感情的,所以有此一問。

畢竟合作這麼久了,相處得也比較愉快。

先婚後愛,總裁盛寵小萌妻 夜遊神搖了搖頭,頓了一下才說道:“範八爺……心灰意冷,決意散去自身功力。秦廣王陛下和我等苦勸,但是勸不住,估計……撐不了幾天了。”

葉知秋心裏一沉,愕然道:“難道冥界也沒有辦法,讓黑無常不死?可以將他關起來,以後慢慢勸說嘛。”

“人活一口氣,鬼活着,全靠一個心念。心念一死,鬼氣難以凝聚,就會漸漸消亡。”夜遊神說道。

葉知秋皺眉:“不對吧?如此說來,你們冥界抓回去的鬼犯,遭受冥界刑罰的時候,吃不了苦,豈不是全部散功消亡了?消亡以後,怎麼投胎?”

“哦……是這樣的,那些低級的鬼魂,我們自有辦法控制,不會讓他們自行消亡的。”夜遊神愣了一下,支吾道:

“不過範八爺自身道行強大,冥界難以控制他的散功……他散功以後,會保留一絲元靈,然後進入輪迴殿,轉世投生。總之……秦廣王陛下會有安排的,葉大師放心。”

葉知秋微微點頭,沉吟不語。

就算黑無常可以轉世,他也記得不以前的事,記不得白無常了。

沒有了以前的記憶,投胎轉世,又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人,這樣的轉世,又有什麼意思?

夜遊神似乎不想再聊這個話題,抱拳道:“我先告退,葉大師如有差遣,可以隨時召喚。”

“夜遊帥請便。”葉知秋稽首。

夜遊神一轉身,消失在黑暗裏。

腳步聲響,柳雪走上了樓頂。

“雪兒,剛纔夜遊神來過。”葉知秋急忙上前,拉着柳雪的手,將剛纔的對答覆述了一遍。

步步隱婚,總裁的緋聞天后 柳雪點頭,拉着葉知秋在樓頂的石墩上坐下,說道:“你和夜遊神的對話,我都聽見了,剛纔我就在樓梯口後面。”

“是嗎?不知道雪兒有什麼看法?黑無常回到冥界,真的可以散功自盡嗎?”葉知秋問道。

以鬼魂來說,在陽間是的確可以散功而亡的。

鬼魂者,聚則成形,散而爲氣。

越是厲害的鬼魂,凝聚陰氣的能力越強大,他的元靈思維,便依賴於陰氣之中,得以長久保存。

當鬼魂之氣擴散到一定程度,鬼氣就會和陽氣產生互相消耗,化於無形,他的元靈思維,也會無處寄存,隨風而逝。

但是陰間不同,都是陰氣,葉知秋不明白,黑無常怎麼把自己的陰氣散去?

好比一桶水,被傾進了大海里,那麼這桶水非但不會消失,反而會永存於大海之中。

柳雪想了想,說道:

“我覺得,鬼魂之所以可以存在,是因爲靈力。他們用靈力,來凝聚陰氣,保存思維和記憶。如果黑無常散去了自己的靈力,思維和記憶,也都會消散。對於鬼魂來說,就是死亡。所以,黑無常想死,冥界肯定攔不住。”

“可惜了這個黑無常……”葉知秋嘆息,又問道:“你覺得,冥界有沒有辦法,保留黑無常的記憶和思維,讓他投胎轉世?”

柳雪翻白眼,笑道:“怎麼又來?我跟你說過很多遍,我不相信投胎轉世一說。黑白無常沒了,那就是沒了,一百世都不會再有黑白無常的,如果有,那也是假的。”

“算了,不說這個,有沒有轉世投胎,以後總會搞明白的。”葉知秋聳肩,問道:“對了雪兒,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去魔都申城?”

宿命輪迴,轉世投胎,這個問題太深奧,葉知秋不想和雪兒擡槓。

目前,先安排雪兒閉關的事。

“我已經跟老爸說好了,明天就走。”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了點頭,看着雙樓裏的夜色,竟然有些不捨。

雙樓裏,承載了多少歡樂的記憶。這次離別,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

次日一早,葉知秋等人乘坐一輛商務車,從港州直奔魔都申城。

一天一夜之後,葉知秋和柳雪站在了申城的土地上。

當天,葉知秋在黃浦江邊,租了一套空置的獨棟別墅,一年的租金,整整一百五十萬。

好在葉知秋有錢,根本就無所謂,只要方便、安靜就好。

晚飯後,柳雪說道:“我現在就開始閉關冥想,也無需吃喝,大家不用管我。知秋,你帶着蘇珍和幼藍,去申城的高校,每三天換個學校,讓她們接受人氣滋潤,繼續修煉吧。”

“你一個人留在家裏閉關,我不放心。”葉知秋皺眉說道。

“日遊夜遊暗中跟隨我們,此刻一定在附近。放心吧,他們會保護我的。”柳雪說道。

葉知秋想了想,微微點頭。

柳雪一笑,轉身上了樓上的房間。

葉知秋這才召集大家,說道:“老蔡和四個鬼童子,前部留在別墅裏。老蔡守住前門,鬼童子在樓上,全方位守護雪兒的房間,不得有誤。”

蔡光輝和鬼童子齊聲答應。

葉知秋還是不放心,叩擊命牌,將夜遊神召喚過來,說道:

“雪兒正在推敲無極之地的走向,閉關冥想,我另有任務。夜遊帥,還麻煩你在別墅四周看着點,別讓外人打擾雪兒。”

夜遊神點頭:“保護柳姑娘,也是我的職責之一。葉大師放心,萬無一失。”

葉知秋這才放心,這才帶着蘇珍和幼藍出門,尋找附近的高校,讓她們修煉。

好在申城教育發達,高校密集,到處都是大學。

葉知秋隨便找了一個高校,帶着蘇珍和幼藍混了進去。

經歷過前兩天的無極之亂,蘇珍和幼藍的修爲,都損失不小。

她倆原本就修爲不高,遭遇了這次損失,更是顯得弱不禁風,只能勉強化成人形,走路都要葉知秋攙扶。

尤其是蘇珍,天生軟骨,幾乎半個身子靠在葉知秋的身上,一走一扭,搖搖擺擺。

葉知秋左手挎着幼藍,右手還摟着蘇珍的腰,心裏叫苦,卻又不能辜負雪兒的委託。

可是高校裏學子們,看見葉知秋左擁右抱,帶着兩個絕世大美女,卻個個羨慕,認爲這就是齊人之福。

所以,葉知秋帶着蘇珍幼藍走進校園開始,便引來無數人的注目。

有三個傢伙,渾身酒氣,在葉知秋帶着蘇珍幼藍進校的時候,就一直跟着,嘴裏還不三不四,對蘇珍和幼藍品頭論足。

葉知秋回頭瞪了三人一眼,以示警告。

來到操場上,葉知秋按照柳雪的吩咐,佈下引氣之陣,讓蘇珍幼藍盤腿打坐。

可是,剛剛佈置完畢,那三個紈絝弟子就跟了過來。

那三人走上前來,肆無忌憚地打量着蘇珍和幼藍,問道:“美女,練氣功啊?我們也是氣功協會的,一起交流交流?”

葉知秋鬱悶,攔在那三個紈絝子弟的面前,斜眼道:“美女名花有主,你們就別打主意了,思想有多遠,你們就給我滾多遠!”

三個傢伙一愣,隨後哈哈大笑。

很顯然,他們覺得葉知秋的話非常可笑!

葉知秋氣定神閒,冷冷地說道:“我數到三,你們給我滾,否則……”

呼!

葉知秋一句話還沒說完,蘇珍忽然現出了妖形,變成一條巨蟒,長尾橫掃而來,帶起嗚嗚的風聲!

她修爲損失以後,定力不夠,受到刺激,忍不住就現了妖形! 葉知秋站在蘇珍和幼藍的身前,背對蘇珍幼藍,面對着三個浮浪子弟。

所以,葉知秋根本沒注意到蘇珍的變化。

而三個浮浪子弟面對着蘇珍和幼藍,親眼看見大美女變成了一條大蟒,不由得尿了一褲子,魂飛天外,呆呆地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這樣的場景,只在電視電影裏見過。現實裏見到,誰不害怕?

葉知秋髮現身後有蛇尾掃來,已經遲了!

蘇珍的蛇尾從葉知秋身邊繞過來,卷向了三個浮浪子弟,靈動無比。

那三個家戶已經嚇傻了,根本就不知道躲閃!

“蘇珍別胡鬧!”葉知秋醒悟過來,急忙一揮手,抱住蘇珍的蛇尾,同時轉身後掃腿,將三個紈絝弟子一起踢得向後飛出!

砰砰砰……

三個傢伙被踢得倒飛而去,摔在地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