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是個什麼鬼地方,居然能產生這麼濃厚的霧?”要是朱麗在就好了,她簡直像百科全書,我真有點想她了。隨即,我又想到她講的陰煞之氣,又恍然:“黑霧跟陰煞之氣也差不多,就是多一些腐屍氣嘛。”

在那個水下的幽冥泉眼裏,能育出陰煞屍。那麼,在這麼濃的霧裏,把屍體放置一段時間,也會產生異變,搞不好會變成殭屍什麼的吧?

這個念頭,簡直是太可怕了。

可是,我又覺得這可能性太大了。陰煞之氣濃厚到這程度,外界的光線都照不進來,搞不好裏頭就有比那個陰煞屍更厲害的鬼物盤踞。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

“既然來了這九陰匯聚之地,那就……死……吧。”霧中,響起一道幽細的聲音,充滿凌厲的殺機。

霸愛豪門殘妻 那個“死”字出口,霧中有一道巨人的身影浮現,高大得讓我需要仰視。在它出現時,我周圍的濃霧如落潮的水退去,百米之內的景物逐漸清晰,可是我的心更沉重了。

有三具渾身長滿白毛的殭屍,從鋪滿枯骨的地上爬出,朝着我圍殺而來。它們發出比女鬼更生澀難懂的尖叫聲。

“這是什麼鬼東西?”我失聲叫道,趕緊召喚幡,可是那玩意兒也跟鈴鐺一樣,在關鍵時候掉鏈子,居然失聯了,氣得我差點內傷。危急中,我抄起地上的一根骨頭,像是什麼動物的大腿骨,掄起來狠狠的砸向殭屍。

“咔嚓!”

那根骨頭斷了,被擊中額頭的殭屍屁事也沒有,前衝之勢不消,長滿白毛的手直插向我的眼睛,左右兩側的殭屍也衝到了。生死一線,我直接給跪了,單膝落地時又翻一滾,從兩個殭屍間的空處滾出去。

三個殭屍撞個滿懷,長滿白毛的手插進彼此的身上,看得那叫個滑稽。我也顧不得慶幸,因爲有更多的白毛殭屍從地裏爬出來。

“媽呀,哪來的這麼多殭屍!”

我聽到了自己的聲音,還有兩排牙齒打架的聲音。

(本章完) 我簡直無法形容,看到白毛殭屍成羣結隊的冒出來,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了!

這時候,也是身體本能,讓我轉身就逃,可是每一個方向都有殭屍,它們像是無窮無盡的,可能會從每一寸地面冒出來,很快,就把百米之內的空地佔滿了。

“死……吧……”

那道巨人身影還在霧中看不清楚,聲音也仍舊幽細。在它周圍,霧氣翻涌,就像是無窮的屍氣爆發,席捲而來,讓我感覺窒息。

“老子沒這麼容易死!”

我吼了一嗓子,更像是在給自己打氣。絕境中,勇氣不可失,不然下場就只能是死。吼過之後,對面的白毛殭屍也撲到了,我還是直接矮身,就地一滾,從它身邊的空地滾出去。可是,這一次倒黴了一點,恰好滾到一個半截身體爬出地面的白毛殭屍跟前,算是直接給它送菜了。

白毛殭屍的臉在眼前迅速放大,我都能看清它嘴裏森白的牙,想象腦袋被它啃咬的場面,還不如被那個女鬼挖心呢!

人總是在生死一線時,爆發出無窮潛力。老子再一次印證了這一點,滾到白毛殭屍跟前時,它周圍有亂石堆雜,我的手剛好摸到一塊石頭,順手抄起來,狠狠的砸去。那白毛殭屍又不懂得閃躲,被我砸在了腦袋上。

那塊石頭就跟市場上的冰糖瓜差不多,沒邊疆石頭瓜的個頭大,可也砸得白毛殭屍腦殼碎開,整個身體往下沉,地面露出一個洞口。

附近的白毛殭屍都撲了過來,我不看也聽出風聲有異,半點都不敢耽擱,就勢翻進那個洞去。這是個豎直通向地下深處的洞,我踩着白毛殭屍往下掉,大概有三分鐘左右,白毛殭屍觸底,我砸在它身上,又滾落下去,滾了幾滾才停下。

身下的泥土有些柔軟,我疑惑起來,只有挖掘不久的泥土 ,纔是這樣的形態,可是這裏明明是地底下。我剛坐了起來,手伸出去摸索幾下,碰到一個冰涼的東西,頓時全身寒毛豎立,那種熟悉的死亡臨近的危機感,又浮上心頭。

“換。”

還是那半張臉女鬼的聲音,聲音入耳,我下意識的想:這隻女鬼在這裏,爲什麼我感應不到那個幡?

就在這時,女鬼的手插進我的胸腔,竟然是要活生生挖出我的心。胸口被抓裂的劇痛,刺激了我,有股極度的不甘與暴怒在心底爆發,我吼道:“想要老子死,你也別想好過!”

我一把扭住她的脖子,也不管她是個鬼,扭斷脖子會不會死,拼命全力一扭,扔掉腦袋,再掄起脖子猛的一砸。

“唉唷,別砸!”

黑暗中,也不知道砸到什麼鬼東西,居然慘叫出聲,聽得出是個男的,就不知道是人還是鬼了。 一九八一年 我這時候猶如神助,一點兒也不知道怕,吼道:“老子砸的就是你,一起死吧!”說完,我掄起那女鬼的無頭身,又是一陣狂砸,而她的手還一直插在我的胸腔裏。

女鬼的腦袋不知在哪裏鬼叫不休,還有那個

被我砸的傢伙慘叫:“我是胖子,不要砸了,再砸就要被你砸死了!”

“管尼瑪的是什麼東西,老子砸的就是……呃,胖子,是你?”吼到一半,我才反應過來對方說啥,趕緊停手,可是也不敢盡信,天知道是不是女鬼玩什麼花樣。我警惕的說:“你要是死胖子,能弄點火光出來吧?”

“有的有的。”胖子說着,“啪”的一聲打火機的響聲,一簇火苗閃現,映亮了胖子那張堆滿肥肉的臉,也映亮了周圍。

那個女鬼的腦袋竟然嵌在他後面的牆壁上,半張臉扭曲變形得厲害,在火光下格外陰森詭異,她無比怨毒的盯着我,嘶聲喊:“換!”

本來我一腔怒火的,聽了這瘮人的話,也像是被寒流澆滅了,顫聲說:“這死鬼到底是要換什麼,胖子你知不知道?”

“那女鬼是要跟你換心,給不給你都是個死。幸好,你還沒有給,熬到胖子來救你了。”胖子說,笑得一臉肥肉直哆嗦。他甩手一張冥錢般的符,拍在還插在我胸口的女鬼手上,一陣青煙冒出,女鬼從手到無頭屍。

“你是來救我的?”我問,不是太相信,感覺死胖子來給我收屍,順手發一下我這死人的財,還比較可信。

“胖子也不想來這個鬼地方,要是不完好無損的帶你去見朱麗,那隻心狠手辣的小狐狸,真會把胖子這身肥肉全煉了屍油。”胖子嘆了口氣,揉了揉額心說:“希望還沒有驚動這裏的老鬼,不然胖子不會被熬成屍油,先就變白毛殭屍了。”

我問:“什麼老鬼,是不是個大傢伙,比正常人高大兩三倍,能驅使白毛殭屍?”

“你驚動過他了,完了,這下真完了!”胖子嚇得全身一抖,手裏的打火機掉了,四周又陷入黑暗之中。

“把話說清楚,不要吊胃口。”我毛了,反手一抓,以爲抓到的是胖子的胳膊,觸手冰涼,還以爲死胖白嚇得全身發冷,也沒在意,接着說:“剛纔在那個鬼村子,你也是說一半藏一半,尼瑪說樹上女鬼溫柔,那叫溫柔嗎?”

“她要換心,給她不就好了。”

黑暗中,胖子的聲音很輕,比平時幽細,陰森,聽着後面簡直有一種殺氣蔓延……媽呀,那不是胖子在說話,是尼瑪長了毛的殭屍吧!

我全身的寒毛一炸,甩手扔掉抓着的胳膊,卻被對方反手一抓,指甲掐進我的肉裏,像刺破豆腐塊一樣,不費吹灰之力,讓我差點覺得這幅身板是紙糊的了。

“胖子,死胖子快救老子!”

這一下,我又急又怕,只能求助於胖子,可是他像是死了,無聲無息。黑暗中,有一股冷氣撲面而來,冷得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嚇得我哇哇大叫:“鈴鐺,破幡,都給老子粗線,尼瑪的,再不來老子就掛了啊!”

“幡,是這個嗎?”

黑暗中那個疑似殭屍的傢伙輕聲說,然後有一塊布團在我的臉上……捂住我的口鼻,像是要悶死我,捂得很緊。我伸

手去扯布團,“咔嚓”一聲手腕被扭斷,可是這時候我被悶得透不過氣,連手腕斷掉的痛也沒感覺,拼了命的掙扎,可是那布團的捂得越來越緊。

我想退,可是背抵在石壁上,半步也退不了。

“換。”

那個要換心的女鬼聲音響起來,就在我耳邊,說完又桀桀的笑。

換了心,老子還能活嗎?

我要是能罵,一準罵這女鬼狗血淋頭。不過,女鬼顯然也不是在跟我打商量,那個殭屍也是桀桀的笑,似乎在迴應女鬼。

這是個什麼世道,女鬼勾搭上了殭屍,真是不給人活路了啊。我心沉到了谷底,死胖子也一直沒有聲息,不是跑了,就是讓白毛殭屍弄死了,反正是指望不上了。還有什麼方法,我可以自救的?

農家童養媳 女鬼的手指,落在我的胸前,指尖冰寒。我纔想到之前是被她給扒得光溜溜的,居然還追了她一路,幸好是那一路上都沒活人,要不然被人拍到,我絕逼要成網絡紅人了。不過,反正都要死了,算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了。

媽,兒子不孝,不能找出是誰在陷害你,你自己要保重了!

實在想不出辦法,我自忖必死,突然就想到了我媽,心裏再沒有以前對她的怨恨,就是很想她,很擔心她。

女鬼的指尖,刺進我的肉裏,戮中了我的心,像冰針刺進了心裏,又冷,又痛。

我全身都在冒冷汗,待宰羔羊一樣,等着被女鬼挖心。

突然,火光大盛,像是火龍從天而降,還有濃濃的油煙味。短暫的失明之後,我看到女鬼的半張臉上像被什麼又啃掉一些,獨眼也被什麼摳掉半隻,火光映亮了那半隻瞳孔,更加詭異。

女鬼像是怕火,尖叫一聲,倉皇逃躥。白毛殭屍也想跟着跑,可是火龍已經撞上它,長滿白毛的身體燃燒起來,燒得它鬼叫連連。

胖子的聲音在上面響起:“楊烽,救你一命,要你十塊陰煞石不多吧?”

白毛殭屍被燒得亂跳,捂着我口鼻的布團也被它甩了。我也是下意識的伸手,把那塊布團抓在手裏,從它身邊逃開,才衝胖子喊:“死胖子,快把老子弄上去,唧歪個毛線啊!”

“求人還這麼囂張的,胖爺也是頭一回碰上。”胖子抱怨着,倒還是扔了條繩索下來,準頭很好的直接甩在我面前。

我剛伸手抓住繩子,全身着火的白毛殭屍嘶吼一聲,伸手抓住了繩子,用力一扯,繩子斷了,從中間掉下來。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斷的半截繩子落下來時,纏卷如蛇,把我跟白毛殭屍纏在一起。它身上的火往我身上蔓延,哪怕我身上光潔溜溜的,也燒得皮“嗞嗞”作響。

死胖子居然在上面來了句:“你這是要玩什麼花樣啊?”

我被燒得皮開肉綻,聽到死胖子的話只想吐血。“噗”的一口血噴出,灑在我手裏那布團上,就見一道血光閃過,布團脫手飛出……

(本章完) 忽然,一聲尖厲的慘叫聲響起,尖銳得像是要刺破我的耳膜。

再後來,我就昏了過去。

醒來,我整個人的力氣都像是被抽光了,卻是向前飄行,在黑暗中一條像是沒有盡頭的甬道里飄,這甬道很長,很黑,只有火光照亮我周圍,映出張牙舞爪的殭屍的影子,可是它們像是怕什麼,不敢接近。

我第一反應就是:現在是死了在往地獄飄嗎?

接着,我發現是被那個燒起來的殭屍帶着跑。它的毛燒光了,頭髮還在滋滋的冒青煙,慘叫連連,聽得很瘮人。

它也是倒黴,手指勾在幡的一角,幡的大半又裹住我的身體,保護我不被火燒,而它還得帶上我跑。

這實在是太滑稽了,可我連幸災樂禍的力氣都沒有。哪怕是覺得應該馬上擺脫它,不然鬼知道會被它帶到哪裏,也無能爲力。

死胖子的聲音也沒有了,那不靠譜的傢伙倒了火油下來,也不怕連我一起燒死了。不對,他就是打的燒死老子的主意吧,死胖子,別讓老子逃過這一劫,不然把你碎屍萬段!

我想起胖子居心叵測,心裏那個恨吶!接着又怪朱麗,都是她一直算計老子,才害得老子一直危機不斷,尼瑪的,這女人就是個禍害!

黑暗中,除了白毛殭屍的聲音,再沒有半點別的聲音,溼氣越來越重,陰風慘慘。我感到胸悶氣短,腦子越來越重。

過了好久,總算是感到停了下來,我跟白毛殭屍一起滾作堆,是它上我下的姿勢。草泥馬的,這什麼運氣,剛被女鬼壓了,現在又被殭屍壓,老子不要活了!

我腦子裏一個激靈,沉得像灌了水銀的眼皮擡起來,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張臉,又是一呆:燒光了白毛之後,露出一張白淨的女人臉,大大的杏眼就算白多黑少,也一樣勾魂,還有那瑤鼻如玉,脣形如櫻初開,雙眉也跟畫出來似的,這尼瑪是個絕色美人啊!

可惜是個死的,要不然就把我家奚芸比下去了……要是鈴鐺在,直接收了,跟奚芸做個伴也好吧?我琢磨,倒不是色迷心竅,單純的是憐香惜玉,畢竟這麼漂亮的姑娘死了,還變成殭屍,套一句鍾良那貨的話,就是太特麼的暴殄天物了!

我想得很美好,殭屍妹不領情,張嘴在我脖子上咬來。脖子被咬的地方,不疼,有一種麻痹感,像中了毒,我的腦子更昏沉了,出現幻覺,感覺殭屍妹活了,那瘮人的笑聲變得柔媚妖冶,還有她咬我脖子開始吸血,也變成了輕噬慢舔,弄得又開始盪漾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腦子裏不知道怎麼冒出這句話,之後,漸漸的,我忘了壓在身上的是個殭屍妹,當她是個活的,體內獸血開始沸騰,感覺很刺激,還有一種揹着奚芸幹壞事的愧疚,不過又很快被我忽略。

我全身逐漸僵麻,血液在流失,卻一點不怕,反而越來越興奮,還有一種從未體驗過的歡愉,讓我發出一種怪異的吼聲,

聽了自己都陌生。

“孽障,給胖爺死去!”

突然,胖子一聲吼,驚醒了我的美夢,我腦子陡然清明,看到殭屍妹擡起頭,脣在我臉上方一尺高處,脣色鮮豔滴着血……那是老子的血啊!

殭屍妹發出桀桀的怪笑聲,灰白的杏眼裏閃動着兇光,白皙的臉上青筋暴起如蚯,簡直就是一個人形兇獸。

我的心亂成一團,想到剛纔的激動,就羞愧得想死。

胖子也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神威凜凜的,單手託着一個大桶,一桶血潑下來,潑得我跟殭屍妹滿身都是,接着另一隻手握着桃木劍,劍尖上戮着一張黃紙符。隨着他話音落地,劍尖連符都落在殭屍身上,紙符飛出,貼在殭屍妹臉上。

殭屍妹本來要跳起來的,也被那符給定住,跨坐在我身上。這本來沒什麼,死胖子也不把殭屍妹弄開,湊近了對我猥瑣的一笑,曖昧的問:“是不是別有滋味啊?”

我心虛的罵道:“滾你的,死胖子還不把這鬼玩意兒弄開!”

胖子也真是粗暴,直接一腳板踹在殭屍妹臉上,把她給踹到一邊。看得我都肉疼了,瞪了他一眼,結果這個眼毒心細到誇張的死胖子哇哇叫道:“小兄弟,你不是對這殭屍也動情了吧?”

“動你妹!”我沒好氣的吼,只覺得脖子被咬過的地方麻麻癢癢的,伸手要去摸,卻被胖子用桃木劍“啪”的打了一下,氣得我大罵:“死胖子,你到底想怎麼樣?”

“胖爺要救你啊,死小子,再吼,胖爺就坐等你死了發死人財算了。”胖子悻悻然說着,摸出一面小圓鏡,一看就是女人用的化妝鏡。他無視了我鄙夷的眼神,語氣挺衝的說:“自己看,要是嫌死得不夠快,多摸兩下。”

“又嚇唬老子,不能摸殭屍,摸自己也不行啊?”我嘀咕說,沒想到死胖子又想歪了,笑得快抽筋了。可我沒心情跟他計較了,媽呀,從鏡子裏可以看到,從我脖子被咬的地方爲中心,縱橫交錯的黑線向外蔓延,形成網狀的脈絡,清晰可見。

這是個什麼狀況?

胖子還真是開超市的,什麼雜貨都有。這時,我也才發現他還背了個包,他把揹包放下,拎出一個大紅緞面的包袱,展開,裏面全是糯米。

鬼片看多了,我也知道糯米對付殭屍的作用,不用胖子說,就自動抓了一把糯米拍在脖子被咬上的地方。結果胖子說:“把衣服脫了躺上去,要是孤單寂寞冷,還可以把殭屍妹抱上去一起睡。”

“老子要抱也是抱……”還沒等我說完,殭屍妹跳起來,撲倒了我,然後一起滾到紅緞子的包袱皮上,滾成了糯米雞。

死胖子還不忘發揮猥瑣的天賦,居然把紅緞子把我們裹起來,又拍了張符在上面,一個“定”字喊出,我跟殭屍妹都給定住了。

我在心裏發着狠,要把死胖子剁成肉泥,再炸成肉元子,扔到海里去餵魚。可是……怪了,殭屍妹的身體腫麼慢

慢的暖和了,變軟了?

胖子又說話了:“胖爺這回可是下血本了,泡製了十年的加料黑狗血,都給你用了,小子,你那個陰煞石可得再多給幾塊,要不然的話,等下次你再被殭屍妹壓,胖爺就只作壁上觀了。”

他一說話,我怎麼就那麼想抽他呢?

我狠狠的瞪着胖子,要是眼神如刀,肯定把他戮得千瘡百孔了。這死胖子之前肯定在偷窺,看到我被殭屍妹咬傷後的反應了,要不要殺了他滅口呢?這個念頭冒出來,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什麼時候,我也這樣視人命如草芥了,胖子還算是幫了我,我居然就動了殺他的念頭?

我怕了,這時候什麼殭屍妹,跟換心的女鬼,都不可怕了,最讓我感到害怕的是自己,難道這樣發展下去,我會變成一個嗜殺的狂魔嗎?

胖子沒有看出我的不對勁,還在那裏狎笑道:“你小子抱着殭屍妹的照片,要是傳到網上,肯定能轟動全球,要不要胖爺幫你揚名?”

我心裏的殺機,在暴漲,有種遏制不住的感覺了,抱着殭屍妹的手臂在用力,像是在勒斷死胖子脖子。

“唔~”

殭屍妹發出一聲低喘……我的媽呀,像是活人的聲音了,就像朱麗跟鍾良視頻時那種很浪的聲音。我不由得打了個哆嗦,心裏的殺機也消了,驚駭的望着殭屍妹,可惜只能看到被燒糊又滿是狗血的頭頂。

胖子簡直像我肚裏的蛔蟲,立下用桃木劍撥起殭屍妹的頭,讓我可以看到殭屍妹臉上的變化。

是看花眼了,還是殭屍妹的雙腮淋過黑狗血就會泛紅,書上說的粉面桃腮,說的就是殭屍妹嘛!

活的殭屍妹真是天生麗質啊,奚芸比她青澀,朱麗少她的氣韻,她要是去拍電影,絕逼壓倒一大幫人工合成的美女。

我聽到自己吞口水的聲音,還有胖子狎笑的聲音,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我華麗麗的流着鼻血昏過去了。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被弄上一張牀,老式的木架子牀,翻個身都吱吱呀呀的響,讓人懷疑下一刻就能散架的那種。

“這是哪裏?”

問出來,我都差點聽不出是自己的聲音了,嗓音沙啞得厲害。

胖子的聲音在牀尾的方向響起:“是你跟殭屍妹的新房,還喜歡吧?”

這話讓我噁心得雞皮疙瘩落了一地,惱火的罵道:“死胖子,這笑話不好笑。”

胖子走到牀前,扶着牀柱子嘿嘿笑道:“就算是露水的緣份,好歹你也不能連牀都沒下,就撇清你們的關係吧。”

“再開這種玩笑,信不信老子把你收了當蠱奴!”我有些惱羞成怒的威嚇道,儘管這很無聊,也沒有威懾力……可胖子嚇得像兔子一樣跳開,敏捷得都對不起他那身肥膘肉了。

接着,胖子驚慌的怪叫:“你不要亂來啊,楊烽,胖爺開個玩笑,你不喜歡,胖爺以後都不說了。”

(本章完) 在我耳邊,有個幽細的嗓音響起:“你不要我了嗎?”

我頓時凌亂了。

好久,我才慢慢的轉頭,看到枕頭邊有張女人臉,狗血洗過的臉,看不出髒,如亂墳崗的一樹夭桃勺勺,妖豔,又帶着一種孤絕的氣質。

她是真的很美,幽怨的眼神,更像勾子一樣勾魂……可是,她不是殭屍嗎,殭屍都進化到了靈智大開的境界了?

說實話,我現在心裏很糾結,別說是不確定有沒跟她發生什麼事,就算是確定沒有,我也硬不下心來拒絕她,可是她到底是個殭屍啊,我收下她算怎麼回事?

定了定神,我敷衍說:“我要趕去一個地方,不能帶上你,等回去的時候,我會來找你,你不要亂跑。”

她笑了,輕輕的“嗯”了一聲,立馬像是有蟲子爬過我的心,癢癢的,真是想……算了,我還是沒有這麼重口味,不管有沒有靈智,她都是個殭屍妹。

下了牀,我出門,看到前面是個院子,左右兩側有廂房,院子中間有口井,青磚砌的井臺,磚縫裏長了好長的狗尾巴草,在風裏搖啊搖。

殭屍妹真的很善解人意,主動去井裏打水上來,要給我沖洗身體。我給拒絕了,哪怕心裏很想,可她是個殭屍妹,當然,這其實也不是重點,重點是死胖子還在旁邊,我不想被他看了笑話。

打發走殭屍妹,我用力的搓洗着身體,快要搓掉一層皮,還能聞到有那特殊的黑狗血的味道,不由抱怨:“這黑狗血怎麼洗也洗不掉?”

“胖爺加了多少珍稀藥材在裏面,知道嘛?”胖子幽怨的瞅了我一眼,差點沒噁心得讓我當場吐了。

我沒好氣的吼:“死胖子,說話就好好說,不要亂拋媚眼,很噁心的。”

胖子的表情逐漸僵硬,看樣子被我氣得不輕,我又有些後悔了,畢竟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了,我還沒表示過感謝呢。下一刻,我不這樣想了,就想掐死這胖子。

他突然一個餓狼撲羊,直接把我撲倒在井臺上,我的腰差點沒折了,痛得我要喊,又被他捂住口鼻,差點沒悶死我,還抱着我滾下井臺。

草他大爺的,死胖子這是獸性大發了嗎?

我震驚了,一股怒火衝起,想要廢掉這死胖子。就在這時,一簇鬼火冒出來,就在井臺邊,幻化成一張鬼臉,吡着獠牙,兩隻快要掉出來的眼死死的瞪着我看,井臺上方的樹枝間灑落的光影影卓卓,讓這張鬼臉更加陰森可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