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看你,你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如何去說服別人,我不是想讓你愛上我,我只是擔心害怕你有事,想幫幫你。”

他一眼就窺視到她內心。

他說在幫她。

司焰烈乘勝追擊,微笑,薄脣輕啓:“事成,你可以甩了我,我不會在纏着你,尚若,有一天你需要我了,給我打個電話,我會盡快的出現在你面前,如何……” 馨馨還在糾結,還在猶豫,對面這個男人很懂得女人的心理。

一言擊中,她玩不過他的。

可是,不答應眼下,她根本沒有更好的人選。

她本身認識的男人就不多,學校裏的人對她避恐不及,她還能找誰?

不甘,不願意,想逃避。

可現實根本不給她逃避的時間,她要儘快的做出決定。

司焰烈將她臉色和糾結,一絲一毫看在眼裏,握住馨馨放在餐桌上的手,說:“既然是賭注,相信我一次如何?我不會害你的。馨兒……”

馨馨想收手,抽了兩下沒收住。

擡眼……

面前的男人薄脣抿着似有若無的笑,看着她,眸色中有一絲難晦的情緒。

他在喧囂着,一定要得到她。

突然,馨馨心裏有絲懼怕。

恐懼心理產生不到半秒,司焰烈放開她,微笑:“餓了吧,你先吃東西,一會我送你回去,還有你應該考一個駕照,我給你送部車子,以後去哪裏都方便。”

馨馨低頭:“我沒時間學車。”

總裁的祕密小情人 “沒關係,我教你的,駕照不用你操心,會幫你辦好。”

她垂眸,聲音很小,似自言自語道:“其實,你不用對我這麼好。”

他輕聲的嗤笑,不似往常那般的媚笑,聲音很好聽。

“馨兒,我不是對你好,而是孤單太久了,如何待人我也忘記了,我只是覺得你會需要,以後去哪裏都不用別人載,方便一些。”

馨馨擡眼,又看他。

他懶庸的斜靠在椅上,將使者拿來的西餐放到她面前:“快吃把,我知道自己長得帥,但你如此看我,我會羞的。”

恃寵而婚:陸少的千億盛寵 馨馨:“……”

角落裏,小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窗臺那位置,那個漂亮的男人一直在媚笑着看主人。

想偷聽他們在說什麼,可是那男人覆了結界,全場的交談聲再大,都聽不到隻字片語。

他們在說什麼?

鍾毓哥哥和寒意哥哥都很關心主人,她這樣和別的男人,算不算私會,要不要告訴他們呢?

不過,主人剛纔病懨懨的,現在看起來好多了。

最少能主動開口說話,只是滿腹心事的樣子。

那個漂亮的男人,在討好主人麼?

他難道喜歡主人?

小憐陷入了糾結。

……

回去的路上,司焰烈說要送馨馨和小憐離開,被馨馨拒絕了。

原本約司焰烈出來,她是妥協了,但是真正見到他又猶豫了,是的,她臨陣退縮了。

司焰烈也不急,也不逼她,只是安撫她:“你不用擔心,我今天守在學校一晚上,竟可能不讓任何事情發生。安心回去,我等你答覆。”

他越是這樣說,她心越是忐忑。

重生之都市仙尊 分開後,馨馨和小憐來到學校大門口。

晚上八點,還是有很多學生進出,大概這段時間頻繁死人,學校加重戒備,天台上,陽臺,高處都有警察。

出入的學生們,沒了往日那般輕鬆神情,個個都很壓抑。

上次參與投票的學生,好像聽說開除了一大半,剩下的勉強留住了學籍,但過的兢兢戰戰。

這個全國聞名的學府,如今變成這樣,聽說有些富二代的學生,開始辦理轉學手續。

學校雖好,但小命更要緊。

她和小憐,打車離開學校。

……

鍾毓別墅,晚上,接近十點。

今夜是個滿月夜,馨馨沒有休息,花園裏坐着搖椅。

寒意出去了,還沒回來。

李伯伯夫妻,一個在掃地,一個在給花修剪枝葉。

小憐在不遠處的水邊柳樹下打坐。

馨馨坐在搖椅上,面容疲憊的假寐。

漸漸入睡後,一股陰風吹來,很涼,冷颼颼的,將她覆在身上的毛毯給吹落到地上。

她這段時間睡得並不安穩,睡眠很淺,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驚醒。

猛然睜開眼,還沒看清楚來人,整個人便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緊緊的抱着她,擁着她,雙臂緊緊纏繞着她,似將她鑲嵌在自己的懷抱中。

感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溫暖的體溫,只是抱的她太緊了,勒的她胸口有些悶,無法呼吸。

掙扎,想動一動,卻被他按的更緊了。

“別動!”低沉悅耳,熟悉的聲音。

這聲音她到底多久沒有聽見了。

一個多月了吧,好像更久,有些忘記了。

馨馨一時難以回神,只覺得好像是錯覺一般,手顫了顫,擁向他的後背,問:“君凌……”

不確定的語氣,帶着試探。

“嗯,是我。”

他十分清楚的回答。

馨馨將手放下,咳嗽了幾聲:“你勒的我有些緊了。”

君凌放開,俊逸無雙的臉龐,澄澈的眸色,緊抿的薄脣細細的看她,打量她。

一個月裏,無時不刻不的擔心她,牽掛她。

她瘦了,小臉微微的凹陷,下方眼簾有些發黑,休息不夠,有明顯的黑眼圈。

磁場很弱,不知什麼事情影響了她。

在他不在的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馨馨也在看他。

看了一眼,就低下頭,坐回椅子上。

可君凌的手還握着,沒有撒手。

他站在她身邊,細心的問:“馨馨,發生什麼事了?”

馨馨搖頭,看他一眼:“你從冥界回來?”

君凌遲疑了一下,點頭:“嗯!”

他的遲疑,被敏感的馨馨撲捉到了。

低頭……心緒有些凌亂。

他穿着現代的衣服,整齊沒有褶皺的黑色套裝,整齊的短髮,棱角分明的俊臉。

如果從冥界回來,急衝衝的見自己,他不應該穿的是古裝麼。

她也不是沒見過他穿古裝的樣子。

他果然,有什麼事在瞞着她。

司焰烈的提議,還是不要告訴他了。

“馨兒,你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發生了什麼事?”

她表情映入眼底,他竟察覺出她在抗拒他,細微的抗拒,動作不是很明顯。

馨馨咬了咬脣瓣,遲疑了一下:“你還沒見過鍾毓?”

君凌俯身,打橫將她抱起。

在他觸碰到她一瞬間,她微微向後靠,又是抗拒。

君凌遲疑了下,將她抱起來,瞬間移動到花園裏的假山背後的涼亭,就這麼抱着她,把她環在懷中,坐在圓形石椅上。

他的聲音沉了幾分:“馨馨,你有事情瞞我。” 馨馨眉目微蹙,未語。

不經意的動作,可君凌明顯的看出逃避。

是哪裏出現了問題?

一個月不見她爲何變成這樣,恍然中,彼此距離越來越遠。

君凌俊眉爲擰,又問道:“馨馨,告訴我出了什麼事?”

馨馨站起來,後退距離他兩三米遠,咬着牙低頭,有一時間的猶豫,不知如何開口。

可是,他時常不在陽間,過了今天,他又會出現在哪,她不知道。

今天是非常的好的機會。

清了清喉嚨,強迫自己直視面對他,看着他緊擰的眉心,說:“君凌,你先聽我說,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覺得我們不太適合,我……我,我想和你分開。”

她的聲音很小,小到最後,只有自己聽見自己的聲音,可她明白,君凌能懂,他會讀心術不是麼,輕而易舉的知道她的想法。

頭,埋到脖子下面,她有些無法面對,基於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是他給予她幫助。

如今,卻……

好在,她和他的感情還沒那麼深,還沒徹底愛上他能抽身回來,可是說分開這幾句話,心裏很難受,很堵,喉嚨發澀。

不管君凌什麼臉色,不管君凌會不會迴應,她雙手攥緊,走出涼亭。

剛走兩步,身後一雙強勁有力的手將她拉住,壓在涼亭柱子上。

君凌瞳孔睜的很大,雙眼殷紅一眨不眨盯着馨馨,薄薄的脣發出嗜血陰冷的聲:“馨兒,你在說一次。”

見他這樣,馨馨驚駭,還有些懼怕。

他雙手緊掐着她單薄雙肩,掐的她疼。

就算再疼,馨馨咬着牙根,硬着頭皮說:“君凌,我們不合適,分開吧,是我配不上你,我和你的身份相差巨大,原本就不可能,如今,我夢該醒了。”

妻騙 低頭,輕聲說了句:“對不起!”

沒有看他雙眼,她不敢看,害怕他血一樣的雙眼燒灼到自己。

許久,頭頂傳來憤怒帶着不甘不捨的聲音,任何語言此刻化爲三個字。

“爲什麼?

低頭,她說:“我們不適合!”

“不,我們適合,馨兒,適不適合只有我知道,不是你說了算。”

馨馨擡頭看他,將他掐住自己肩膀的雙手一點點撫下去,疲憊不堪的說:“君凌,我累了,你放過我吧。”

君凌眸色血紅的看着她,俊逸的容顏煞白僵硬在原地。

他只是去處理了一些事情,很快就能處理好,短短的時間裏,馨馨卻和他分手,爲什麼?

因爲什麼?

馨馨不肯說,他也不能在節骨眼上逼她。

俯身,一吻想印在馨馨的脣上,卻被馨馨頭一撇躲開。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君凌,不要這樣,我和你還不是情侶,你回去吧,冥界不是很忙嗎?我有些累了,先回去洗澡休息,對了,你很久沒看見鍾毓吧?和他聚聚。”

說完這些,將君凌的手撫開,轉身走出涼亭。

君凌喊:“馨兒……”

馨馨背影頓了一下,低頭,腳步加快,往別墅大門走。

越走越快。

涼亭裏,君凌的望她清瘦背影,眼眸一寸一寸的冷下來。

一月不見,他們居然生疏到這份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瞞着自己什麼?

危機,從未有過如此危機感,一出生到現在,自己是否過的太順風順水了。

……

浴室,水聲嘩啦啦啦往下落,馨馨站在花灑下面,靠着浴室牆壁,穿戴整齊,閉着眼睛,一遍遍的冷水沖刷自己。

君凌來了,他來了。

可是如果他早一兩天,或許不會是如今這樣,放棄,還沒來得及開始的愛情,她決心放棄的。

嘟!

放置在洗浴用品架子上的手機,突然顫動。

是短信息的聲音麼?

關掉花灑,馨馨對短信提示音有着莫名的恐懼感,擰了擰眉,伸手將手機拿過來。

上面,沒有什麼死亡投票,沒有死亡視頻,而是一張圖片。

馨馨提着的心,鬆懈了些。

把圖片點開,一個穿着黑色整齊立體的黑色套裝,滿身是血的倒在學校花園隱蔽的草地裏。

他的臉以詭異的程度歪着,半邊臉,全是血,還有半邊臉可清楚的看見,他是司焰烈。

臉色很白,那種白像瀕臨死亡的人才會有的。

看見圖片一瞬間,馨馨衝出浴室,迅速換上一套乾淨衣服,從三樓火速衝下去,衝出客廳,花園。

別墅涼亭裏,早沒了君凌的背影,君凌不知上哪兒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