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如此彪炳的戰績,從教皇的口中親自說出,自然不會有假,也自然,讓那羣自視甚高,看不起我們的人,徹底閉嘴!

雖然,卡羅爾也在那場大戰中略微的幫了一點小忙,不過,那點忙,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包括當事人卡羅爾,都沒有出言去爭辯,這就說明,卡羅爾默認了這個結局!

我凝望着身後的那羣小夥伴,忽的,我咧開了嘴,露出了真摯的笑容,輕言對衆人說道:“不論我們接下來的對手是誰,我們都會一路彩虹,戰至最終……我們纔是最強的!”

“我們是最強的!”石乾坤咬着牙,緊緊的握起了拳頭,虛空一揮,低吼了出來。

“我們是最強的!”這一次,在石乾坤的帶動下,陸茗軒,胡墨,石毅,紛紛低吼出聲!

雖然聲音不大,但卻底氣十足,自信十足!

我朝着衆人微微一笑,旋即,我便轉過頭,當先踏出一步,走出了隊伍之中……

此時,生化戰士隊的隊長洛夫斯基與吸血鬼戰隊的卡羅爾,都已經走到了教皇的身前,二人,只是站在那裏,一臉淡笑的望着我,彷彿,在等着我先抽籤似的……

“來自神州的天才,你們獲得了第二關的第一名,那麼,就由你們先抽籤,決定第三關的對手吧!”教皇的聲音很微弱,但我從他的聲音之中,卻是聽到了毫不掩飾的讚許之意。

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着教皇點了點頭,旋即,便一刻不停的邁出步子,徑直走到了教皇的身前。

也就在這時候,教皇隨意的擡了擡手,頓時,在我,卡羅爾和洛夫斯基的身前,便立刻出現了三顆拳頭大小的金色光球……

“隨意選擇一個,然後捏碎它,你的對手,就會出現在眼前了……”教皇的聲音越來越虛弱,不過,他望向我的目光,卻是越來越炯炯有神!

我並不知道教皇爲什麼會如此看中我,我只是一一的掃過了那三顆金色的光球,隨後,我很隨意的選擇了中間的那顆光球,並且身手,將其握在了手中。

“就它吧!”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話音落地,我手上也開始發力,頓時,一道“咔”的聲音,驟然響起,那顆光球,被我捏碎了……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顆光球之上,大家,似乎都很好奇,我們神州隊的第一個對手,到底是誰……

答案,很快揭曉了……

那顆光球被我捏碎了之後,陡然間,便從光球之中,迸發出另一道金色光芒,而且,那道金色光芒,彷彿擁有靈識一般,竟然自動組成了兩行金燦燦的字,一行是神州字,另一行,則是英文字母……上書,聖騎士戰隊!

我望着身前的金色字跡,看來,我們第三關的第一個對手,是來自教廷的聖騎士戰隊,沒錯,就是身爲東道主的聖騎士戰隊! 當那行金色字跡出現之後,寬敞的教皇殿內,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聖騎士戰隊,由騎士團的副團長亨利領銜,曾經,這支戰隊排到了第三好種子隊,僅次於超能力戰隊和生化戰士隊,實力不可小覷,最關鍵的是,這裏是教廷,是人家的地盤,我們第一場就對上了實力強勁的東道主,貌似,有些不太妙……

而且,那聖騎士戰隊在第二關之中,似乎並沒有遭遇到任何對手,他們,始終保持最佳狀態,反觀我們神州隊,李靈兒昏迷不醒,陳泰神祕失蹤,陸茗軒和石毅又是身受重傷,可戰之人,只有我,胡墨與石乾坤三人而已!

我們三人,對上狀態正佳,又佔據地利的東道主,聖騎士團戰隊,貌似,這抽籤的結果,對於我們來說,並非是上上籤……其實,我最想戰的對手,是神祗軍團!

不過,該來的,終究會來,對上聖騎士團,總比第一輪就與超能力戰隊過招要好!

“神州隊的對手,是聖騎士團!”就在這時候,教皇身邊的審判長,突然高聲喝了起來,他這一喊,也算是將驚愕之中的衆人,給叫醒了。

當即,下三隊的陣營之中,便立刻爆出了一陣陣的議論之聲……

神祗軍團的隊長,好像大明星一樣的樂雲霄,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冷冷的說道:“讓我失望的抽籤結果,如果,神州隊能在第一輪碰上我們,那就好了!”

“神州隊雖然在第二關,有不俗的表現,但他們現在,已是殘軍,不堪一擊!”卡特幸災樂禍的說了一句,隨後,便轉頭,望向了身邊的亨利,笑吟吟的說道:“亨利,你們運氣好,遇到了神州隊這種沒什麼戰鬥力的領頭羊,幹掉他們,絕對會讓你們的名聲大範圍的提升!”

聽了卡特的話之後,人高馬大,一頭金髮的英軍青年亨利,則是冷冽的笑了一聲,“神州隊這幾個殘兵,我想,我自己就可以收拾他們了!”

貌似……我們雖然拿下了第二關的第一名,但損失慘重的我們,好像依舊被他們看不起,那亨利,竟然揚言,說要一個人團滅我們?

亨利話音剛落,石乾坤立刻出言反擊道:“話不要說的太滿,容易捲了舌頭!”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麼和我們副團長說話?”亨利身後,立刻有一名身材健碩的粗狂巨漢,站了出來,蔑視的盯着石乾坤,耀武揚威的說道:“亨利隊長,可是我們教廷四大騎士團之中,最精銳的守護騎士團的副團長,乃是未來審判長的有力競爭者,號稱教廷年輕一代中,最有前途的超級強者,這一點,卡羅爾是最瞭解的……”

那巨漢的話還沒說完,便直接被石乾坤打斷了,“你吹捧亨利可以,只不過,在吹捧之前,你是不是該報一下自己的身份?大爺我從不與無名小卒浪費口水!”

“愚蠢的神州人,我是教廷四大騎士團之一,審判騎士團的副團長,伊森,也是聖騎士戰隊的副隊長!”那粗狂巨漢伊森,很是得意的揚了揚下巴,趾高氣昂的對石乾坤冷喝了一聲。

“副隊長?好!就是你了!雖然我只是神州隊的無名小卒,但對付你,沒有任何的壓力!”石乾坤毫不示弱的與伊森爭鋒相對了起來。

你是聖騎士戰隊的副隊長?

很好!

石乾坤自報名號,他只是神州隊的無名小卒,而且,要完全可以碾壓所謂的副隊長,這麼一來,就把我們神州隊的整體逼格提高了一個檔次,用正常思維換算,我們根本不需要我這個隊長出手,就能幹掉聖騎士戰隊! 然而,石乾坤此舉,也徹底的激怒了聖騎士戰隊,甚至,統御四大騎士團的審判長,也被石乾坤激怒了!

當即,審判長便冷哼一聲,道:“年輕人,不要太狂妄,這裏,是教廷!”

地位超然的審判長都出言了,聖騎士戰隊,自然覺得有人撐腰了,當即,那羣本就自傲的傢伙們,臉上立刻閃過了得意的神色。

不過,下一瞬間,我的話,便讓聖騎士戰隊那羣傢伙們的笑容,僵硬在了臉上……

“審判長對吧?”我一臉微笑的望着教皇身邊的審判長,氣定神閒的說道:“不狂妄,算年輕人嗎?況且,你就真的認爲,我兄弟的話,淡淡只是目中無人的狂妄嗎?我們,有實力,讓聖騎士戰隊……敗!”

審判長聽了我的話之後,先是一愣,旋即,那傢伙便咬牙切齒,用一種恨不得生吞了我的語氣,對我陰聲低吼道:“好!希望在擂臺上,你們不要動用那三次保命的認輸機會,我的孩子們,會讓你們好好品味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懼!”

審判長,是在激我!

我會中計嗎?

當然不會!

“不動用那三次保命的特權?”我仰頭狂笑一聲,“審判長大人,你是不是嫉妒我們擁有那三次保命的特權?我們既然有,那我們爲什麼不用?這可是聖騎士戰隊求之不來的特權!”

審判長的臉上,立刻浮上了怒容,正當審判長打算再次出言反駁我的時候,久不開口的教皇,突然開口了……

“停止無用的爭吵吧!”教皇的聲音,有些虛弱,甚至,有些不耐煩,“我們繼續抽籤……生化戰士隊的代表,該你們了!”

教皇一開口,自然,整個教皇殿,再次迴歸到了最初的安靜……

雖然審判長沒有繼續與我爭辯,但他的眼神,卻是始終鎖定在我的身上,而且,非常的不友好!

毫無疑問,我的言論和態度,真的激怒了這位統御着教廷四大騎士團的第二把交椅!

可是,這又能如何?

我這次,可是代表神州來到教廷,參加世界靈戰的!

我,可以被看扁,可以被瞧不起,但是,我不允許任何人看扁我的夥伴,看扁我們神州,哪怕是審判長,也不例外!

當即,我毫不示弱的回了審判長一個“你能咋地”的眼神,隨後,我又冷冷的牽扯起了嘴角,將目光,投向了洛夫斯基的身上……

再說那洛夫斯基,這傢伙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捏碎了他身前的金色光球,下一瞬間,“神祗軍團”的字樣,便出現在了洛夫斯基的身前……

生化戰士隊的對手,是號稱黑馬的神祗軍團,也是我最想面對的對手,樂雲霄和米諾陶的神祗軍團!

我們神州隊與生化戰士隊的對手,已經確定,那麼,最後的卡羅爾,自然也就不用抽籤了……

最終的抽籤結果是,神州隊,將在第一場,迎戰聖騎士戰隊,而第二陣,則是有生化戰士隊,面對黑馬神祗軍團的挑戰,第三戰,便是吸血鬼戰隊,與公認的最強者,超能力戰隊之戰!

按照教皇之前制定的規則,我們三組六支戰隊經過一番死戰之後,會決出三支優勝戰隊,而折三支戰隊,繼續抽籤,會有一支戰隊獲得輪空籤,直接挺進總決賽,而另外兩支戰隊,則是要再次進行生死拼殺,才能獲得進入總決賽的資格!

賽程,很殘酷,所幸,我們有三次保命的特權在……

就在這時候,教皇,突然從那張金椅上站了起來,蒼老的臉龐,難得閃過一抹凝重,“各位參賽者,第三關,將會在明天日出之時,準時開始,你們,有十二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在第三關開始之前,我想問問各位參賽者,有誰,想要現在退出嗎?” 教皇話音落地,教皇殿內,立刻涌上了一股無比壓抑的氣氛……

有誰,想要退出嗎?

教皇的言外之意,很明顯,現在,退出的戰隊,便正式解除了生死契約,而留下來繼續戰鬥的隊伍,則必須要以死相拼,沒有認輸特權的隊伍,只能戰鬥至死,否則,戰鬥,便永不停歇!

這是一場極其殘酷的擂臺戰,而且,還是那種不死不休的生死戰!

只要踏上擂臺,那麼,便只有兩條路可走,生,或者死!

我微微的側過了頭,朝着昏迷不醒的李靈兒,以及重傷未愈的石毅和陸茗軒望了過去……其實,我很想讓這三個人退出世界靈戰!

可是,除了昏迷不醒的李靈兒之外,石毅和陸茗軒,皆是朝着我投來了堅毅的目光,並且很堅決的對着我微微的搖起了頭,示意我,他們並不想退賽!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石毅和陸茗軒,忽的,胡墨的聲音,卻是徑直飄入了我的耳中……

“楚風!石毅和陸茗軒,不會同意退賽的,包括靈兒,我想,如果她沒有昏迷的話,她也絕對不會同意退賽的!”

胡墨,用的是傳音入密的方式,而且,她說的這番話,的確很符合李靈兒的個性!

如果李靈兒沒有昏迷,她,的確不會同意退賽,哪怕她喪失了戰鬥力,她也會堅決的陪着我們,走到最後,不論生死!

我將目光微微移動,落到了胡墨的身上,我可不懂傳音入密的手段,我只能用動作,來表達我想要說的話……當即,我朝着胡墨微微的搖了搖頭,示意胡墨,李靈兒,絕對不能再繼續參賽了!

“我知道,你擔心靈兒,更害怕靈兒會戰死在靈戰的擂臺上,但是,楚風,你想過沒有,如果你擅自幫靈兒做決定,讓靈兒退賽,那麼,當靈兒甦醒的那一刻,她會恨透了你……反正,我們第一戰的對手,是聖騎士團,我想,我,你和石乾坤,應該有能力戰勝他們,說不定,到時候靈兒會甦醒過來呢?我相信,我們大家,可以創造奇蹟,你可以,我可以,靈兒,一樣可以!”

胡墨說的完全正確,她很瞭解李靈兒!

聽了胡墨的話,我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我沒資格爲靈兒作出任何決定,正如胡墨所言,我們現在,應該尊重靈兒的想法,如果她還清醒,那麼,她絕對不會同意退賽!

我與胡墨結束了精神交談,而此時,教皇再次出言道:“如果沒有退賽的人,那麼,大家可以回到各自的休息室,做一下戰前準備,因爲,接下來的賽程,很密集,第一輪戰罷,十二個小時之後,第二輪便會正式開始,再十二小時,便是總決賽!”

“而且,我補充一點,每一場比賽,都可以由雙方來協商,是採取團戰,還是一對一的方式來進行戰鬥,如果協商無果,那麼,便統一採取一對一的方式進行擂臺死戰,每一場戰鬥結束後,雙方都可以選擇調整登臺的選手,直至一方團滅爲止!”

說完這句話,教皇便無力的擺了擺手,繼續說道:“我有些累了,總決賽之前的幾場戰鬥,就交給審判長特里負責,與紅衣大主教盧卡斯輔助!”

教皇輕輕的咳了一聲,便拖着那疲憊而蒼老的身軀,走進了教皇殿後方的黑暗之中……

教皇離開之後,審判長特里便清了清嗓子,得意洋洋的說道:“各位,回去吧,十二個小時之後,我會派人召集各位的!”

特里言罷,還刻意用餘光掃了我一眼,恰好,這時候我也在看着他……不過,我卻從特里的眼神之中,讀出了一種叫做“陰謀”的味道! 難道說,特里這傢伙準備利用他手中的權力,在我們與聖騎士戰隊的對決之中,對我們使陰招?

特里,真的這麼大膽,敢在世界靈戰之中耍手段?

我不知道!

一切,也只能等到十二小時之後,才能見分曉了!

隨後,各支戰隊便紛紛轉身,沿着我們來時候的路,離開了教皇殿,而我們神州隊,則是與卡羅爾戰隊,並肩走在了最後……

只見,卡羅爾苦着一張臉,微微的朝着我橫跨了一步,低聲對我說道:“我們的對手,竟然是超能力戰隊……他們在第二關中,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損傷,而我們,卻是損失慘重,這一戰,我們恐怕會敗的很慘!”

“你手上不是還有一次認輸的特權嗎?最起碼,你的命,肯定能保住!”我悄聲回了卡羅爾一句,“這次,你們可是代表血族而來,就算明知不敵,也不能輕言放棄,不然的話,血族顏面何存?”

被我這麼一說,卡羅爾的雙眼,立刻迸發出了無比狂熱的目光,當即,卡羅爾低喝一聲道:“那是自然!爲血族戰死,是我們的榮耀!我爲我剛纔,差一點想要退賽的念頭,感到羞愧!”

“行了!”我拍了拍卡羅爾的肩膀,道:“好好休息一番,等着與超能力戰隊的決戰吧!”

“親愛的楚,作爲盟友,我會竭盡全力,消耗超能力戰隊的力量,最起碼,我要讓他們在與你們交戰的時候,無法保持巔峯狀態!”

“你認爲,我們能戰勝聖騎士戰隊?”我笑吟吟的對卡羅爾問了一聲,“似乎,沒有人看好我們神州隊……”

“借用亨利的話,你自己,就能滅了整支聖騎士戰隊!”卡羅爾陰聲笑了起來。

看來,卡羅爾這傢伙對我很有信心,不對,他是對我手中的太阿劍,很有信心纔對!

“你對我還真是有信心!”我頗爲無奈的聳了聳肩,語氣複雜的回了卡羅爾一句。

我與卡羅爾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着,很快,我們一衆人,便沿着那條長廊,走出了教皇殿。

教皇殿之外,陽光明媚,氣候宜人,就像是一處與世無爭的靜謐之所,到處都充滿了平靜與安寧,只不過,我心裏卻清楚的很,這份平靜與安寧,只不過是表面上看起來那般罷了,而隱藏在這份平靜與安寧的幕後,卻是一場慘烈的腥風血雨!

我沒有再與卡羅爾說話,我們兩支戰隊,離開了教皇殿之後,便各自朝着屬於我們的休息別墅走了去。

當我與衆人走到了我們神州隊的休息別墅之前的時候,我卻發現,我們的別墅門前,此時,正站立着一名虎背熊腰的白髮巨漢,而且,這傢伙的臉上,還佈滿了可怖的疤痕,那模樣,看起來極其猙獰!

來人,正是生化戰士隊的隊長,號稱重型坦克的洛夫斯基!

見到了洛夫斯基之後,我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狐疑的望向了洛夫斯基,簡單的說,我的目光,並不是集中在洛夫斯基的臉上,而是他手上的檔案袋之上!

而那洛夫斯基,則是露出了一抹不羈的微笑,用不標準的神州話,笑吟吟的對說道:“楚風,正式和你認識一下,我叫做洛夫斯基,生化戰士隊的隊長!”

洛夫斯基言罷,便朝着我快步踏出了兩步,那傢伙的步子太大,僅僅幾步,便走到了我的身前,並且友好的伸出了右手。

我沒有開口說話,但卻禮貌的伸出了右手,與洛夫斯基的手,握到了一起……他的手,很厚實,很有力,而且,也遍佈老繭!

只不過,洛夫斯基來找我,幹什麼?

還有他手中的檔案袋,又裝了什麼? 我對於洛夫斯基,心中自然是保持着警惕,而洛夫斯基,也明白這一點,見我不說話,洛夫斯基便繼續開口說道:“我來找你,沒有惡意,只是想將這些資料交給你,並且告訴你一些事情……”

“請說!”我微微的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友善的笑容。

洛夫斯基這傢伙雖然不羈狂妄,但這次與我的見面,他卻並沒有表現出之前對辛坦拿的那種敵意和不屑,光憑這一點,他便值得我對他露出友善的笑容。

洛夫斯基將他手中的檔案袋,塞到了我的左手中,這才輕笑一聲道:“這裏,是我們所掌握的聖騎士戰隊的一些資料,我們生化戰士隊,在處理一些國際事件的時候,曾與亨利等人交過手,我想,這些資料,是你們國內方面,無法調查到的實戰機密,對你們,應該會有幫助!”

“還有……你是第一個,敢用那種語氣和卡特說話的人!”洛夫斯基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由於臉部肌肉的牽扯,也導致他臉上的那些疤痕,產生了各種扭曲的弧度,那模樣,看起來更加駭人了,甚至,從某種程度來說,比陰魂還要恐怖!

“我想給你一個忠告……超能力戰隊的人,都很陰險,他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而且,他們最看重的,就是超能力戰隊的名號和聲望,你說過,你要把他們從王座上拉下來,便已經觸碰了他們的底線,他們,絕對會不擇手段的想要把你們,全都留在帝梵國,或者是歐羅巴大陸!”洛夫斯基壓低了聲音,對我說道:“楚風,世界靈戰結束之後,無論勝負,你都要小心超能力戰隊的報復!”

“如果,我贏了,那超能力戰隊全員,都會死在教廷,不是嗎?”我不解的反問了洛夫斯基一句,“既然他們都會死在這裏,那麼,我也沒必要小心他們了吧?”

“你說的,並不對!”洛夫斯基微微的搖了搖頭,道;“就算你們笑到了最後,真的把超能力戰隊從王座上拉了下來,那麼,超能力戰隊也並不會全員都死在教廷,因爲,他們的副隊長,並沒有來參加這次的世界靈戰……你若敗了,利用特權保住了性命,那你就要小心卡特,你若是勝了,團滅了超能力戰隊,那你就要小心超能力戰隊的副隊長,邁克爾!”

說完這句話,洛夫斯基便鬆開了與我緊握的手掌,雖然他的臉上,依舊掛着不羈的狂笑,但語氣卻極其鄭重的對我說道:“據我掌握的情報,邁克爾,因爲某件事情,並沒有參加靈戰,倘若,你的真的團滅了超能力戰隊,那麼,邁克爾,絕對會在你們回國的路上,伏擊你們,畢竟,經過一番徵殺之後,你們也絕對不會剩下多少力氣了,以邁克爾的實力,說不定真的會將你們全部留在歐羅巴大陸的某處!”

洛夫斯基言罷,便邁出了步子,朝着別墅相反的方向走了去,可是,洛夫斯基還沒走出幾步,便扭過頭,對我豎起了大拇指,豪爽的說道:“我希望最後的勝利者,是你們!”

話音落地,洛夫斯基便堅決的踏出了步子,離開了我們神州隊的別墅範圍……

洛夫斯基來找我,就是爲了提醒我,讓我小心超能力戰隊,或者小心邁克爾?

不管怎麼說,洛夫斯基也是一片好心,尤其是他爲我們提供的資料,更是龍星夜無法調查出的機密資料!

不論如何,我們最後不管是勝是敗,我們,與超能力戰隊,都已經結下了解不開的仇恨,從我想要將他們拉下王座的那一刻開始,便已經註定了結局……他們死,或者我們亡!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將其重重的吐了出來,隨後,我的臉上,便換上了一副輕鬆的表情,徑直走到了門前,打開了別墅的房門,當先回到了闊別已久的休息區。

衆人跟隨着我的腳步,魚貫走進了別墅之內,只不過,我們這次迴歸休息區,卻並不算是凱旋,因爲,我們離開的時候,是八個人,但回來的時候,只有六個人,而且我們這六人之中,還有一人昏迷呼吸,兩人重傷在身,可謂是損失慘重!

胡墨將昏迷不醒的李靈兒放到了沙發上,使其保持着平躺的姿勢,而陸茗軒和石毅這兩名傷員,自然也是直接癱坐到了沙發上,當即,沙發便幾乎沒有什麼位置了……

我和石乾坤倒是無所謂,我們兩個人很隨意的坐到了沙發之下的地毯上,而胡墨,則是雙臂環抱在胸前,靜靜的站到了沙發的後面。

“楚風,快看看洛夫斯基給你的資料!”石乾坤屁股還沒坐熱,便出言提醒起了我。

其實,就算石乾坤不說話,我也打算先打開洛夫斯基給我的資料,仔細的研讀一下,畢竟,十二個小時之後,我們就要與聖騎士戰隊正面對決了,而且,我們對聖騎士戰隊,毫無瞭解!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大戰來臨之前,洛夫斯基爲我們提供了這樣一份價值連城的資料,對我們來說,的確是一大助力!

當即,我便粗暴的將檔案袋直接撕開了,從裏面拽出了一沓寫滿了文字的紙張……

不過,當我拿出了那沓紙張之後,我立刻愣在了當場,因爲,紙上寫滿了北蘇國的文字,我根本就不懂!

“你們,誰懂北蘇國的文字?”我訕訕的笑了一聲,最終,將目光落到了胡墨和陸茗軒的身上,因爲,我的直覺告訴我,石乾坤和石毅那兩個傢伙,根本不可能懂北蘇國的文字!

事實證明,我猜對了……

石乾坤和石毅紛紛別過了頭去,尤其是石乾坤,這傢伙竟然玩起了茶几上的裝飾品,好像根本沒聽見我說的話一般。

這時候,胡墨莞爾一笑,道;“我懂!”

“那你就幫我們大家翻譯一下吧!”我將那沓紙張,遞給了胡墨,“這上面寫的全是北蘇國的文字!”

胡墨沒有說話,只是妖媚的笑了一聲,接過我遞去的紙張,便認真的看了起來,沒多久,胡墨便輕聲出言道:“這些資料,是介紹聖騎士戰隊那八個人的能力和戰鬥特點的資料,看來,洛夫斯基那羣北蘇國人,爲這次靈戰所做的準備,還真是充足的很,我猜,他們手上一定還有另外幾份,包括我們,超能力戰隊,以及神祗軍團的詳細資料!”

“除了超能力戰隊之外,我想,聖騎士戰隊那邊,說不定也拿着我們的資料,在仔細研究呢!”我不由的冷笑一聲,“教廷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已經完全超過了絕大多數國家,最關鍵的是,教廷的信徒,遍佈世界各地,我們神州也有不少,其中,不乏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想要搞到我們的資料,太簡單了,我只是希望,他們對我們的瞭解,不要太深刻纔好……”

“就算他們有我們的資料,又如何?”胡墨的俏臉上,依舊掛着充滿了魅惑的微笑,“我們在國際上的戰鬥,幾乎沒有,在國內的戰鬥,也都是隱祕進行,現實世界中的人,對於我們,根本一無所知,就算一些靈異世界中的人,也未必完全掌握了我們的詳細資料,因爲,我們都不是那種成名已久的老傢伙,而且,我們也都沒有經歷過太多次戰鬥,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天賦都很妖孽,我們的進步,是死板的資料,無法掌握,也無法顯示的!” 胡墨這番話,倒是說的大家熱血沸騰,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石毅那憨厚淳樸的漢子,這傢伙的臉上,已經浮現了亢奮的笑容了!

“我先爲大家講述一遍聖騎士戰隊的資料吧!”胡墨話鋒一轉,鼓舞了一番士氣之後,便繼續說道:“聖騎士戰隊,共八人,皆是來自教廷四大騎士團之中的精銳,而且,這八人,都掌握了聖騎士團傳承了幾千年的祕術,幻鎧!”

“所謂的幻鎧,其實是一種召喚術,施術者,可以通過召喚祕術,將自身變換成鎧甲,即可攻,又可守,十分強大!”

“幻鎧,共分爲三個境界,銅鎧,銀鎧和金鎧,目前,只有審判長掌握了金鎧之境,而四大騎士團,除了四位團長之外,便只有亨利一人,掌握了銀鎧之境,其餘人,皆只是掌握了銅鎧罷了!”

“幻鎧?有意思的招數!”聽了胡墨的這番解釋,我不由的冷笑出聲,“也就是說,普通的物理攻擊,對於聖騎士團的人來說,應該是無效,或者是大打折扣,而他們的攻擊力,也因爲鎧甲的出現,而大範圍的提升,對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天生剋制教廷那幫狂人的戰隊,也只有蕭香與美杜莎兩個人而已!”陸茗軒一邊說着,異變若有所思的沉吟了片刻,忽的,陸茗軒擡起來頭,堅決的說道:“或許,我的千幻,如果與攻守兼備的聖騎士戰隊進行戰鬥,也能做到殺人於無形!”

“茗軒,你還是算了吧!”陸茗軒話音剛落,石乾坤便堅決的搖了搖頭,道;“你重傷未愈,強行開啓千幻,很容易造成反噬,說不定,你的修爲也會因此而倒退,我不同意你再上擂臺!”

石乾坤話音落地,我便立刻揮手說道:“石乾坤說的對,這次與聖騎士戰隊的死戰,是我,石乾坤和胡大小姐的事情!”

陸茗軒和石毅被我這麼一說,二人立刻相互對視了一眼,不過,這本不太熟悉的二人,卻出奇的保持起了沉默,似乎,二人是在用這種沉默的態度,在向我反擊一般……

“我們還是先說聖騎士戰隊吧!”這時候,胡墨突然出言,打斷了我們幾人的冷戰,當即,我們大家的注意力,便被胡墨的聲音,吸引了過去。

“隊長亨利,教廷四大騎士團之首,守護騎士團的副團長,是最近十年,教廷內部涌現出的一衆精英之中,最閃耀的那顆星,有傳聞說,二三十年之後,教廷審判長的位置,是亨利的!”

“亨利此人,最擅近身肉搏,而且身體極其強悍,屬於那種,既有身手,又有頭腦的領導型,曾經,亨利在教廷與黑暗生物的戰鬥中,以一敵七,同七名變身之後的狼人進行肉搏,最後,那七名狼人,都被亨利敲碎了腦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