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摸摸肚子,黎曉曉嘀咕着,“這鬼魂核心啊,好吃是好吃,就是太清淡了,不知道如果紅燒或者做成麻辣的會不會造成營養流失……”

這時候,一股燒烤的香味竄進了黎曉曉鼻子。

八點鐘方向,那條雙車道馬路邊!

黎曉曉飛快的確定了燒烤攤子的位置,大步流星的找了過去。

形態微胖、憨態可掬的燒烤攤老闆笑的跟彌勒佛似的,熱情招待着唯二的一對情侶客人。

這麼晚了還出來擺攤,客人又少生意又不好,這老闆可真是艱難啊!我得照顧一下他的生意讓他能早點收攤回家休息!

心懷慈悲的黎曉曉走到燒烤攤邊,“老闆,來兩個雞翅兩個雞腿兩條秋刀魚十串雞脆骨十串牛肉十串羊肉四串土豆四串豆角四串韭菜……多點辣!”

“啊?”憨厚的老闆有點呆滯,“能、能重複一遍嗎……”

黎曉曉痛心疾首,記憶力這麼差,怎麼當老闆啊?!

……

一個小時後,黎曉曉拎着兩大兜燒烤來到了警察醫院——郝帥被送進了這裏。

黎曉曉今天反正也不打算回家,就乾脆來醫院給郝帥陪夜湊合一晚得了。

他這個年齡的單身男青年,偶爾夜不歸宿沒什麼毛病,家裏也不會追究,頂多第二天問一句昨天去哪兒了。

如果到這年齡還每天早早回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那纔是很有問題呢……

黎曉曉進病房的時候,郝帥正盯着屋頂發呆。

“帥比,吃夜宵不?”黎曉曉把兩袋燒烤放在邊桌上。

一股子辛辣的香味鑽進了郝帥的鼻子,嗆的他打了兩個噴嚏,然後一臉無語的看着黎曉曉,“你就給病人吃這個?還特麼特辣的?”

“你又沒病,暈倒而已,小意思。”黎曉曉掏出個雞腿塞給郝帥,“來,吃雞!”

郝帥接過雞腿啃起來,一邊問黎曉曉,“曉曉,這兩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警察說我是漂流翻船落水導致昏迷,但我咋總覺得不太對勁啊?”

“有什麼不對勁的?” 閃婚厚愛:傅少撩人頂不住 黎曉曉淡定的說道,“就是這樣啊,我們就是翻船落水了,好在你準備了安全繩,我倆才能平安無事,和我們一起漂流的那些人,除了驢哥和穆南倖免於難,其他人全都淹死了。”

“當然你之前並沒有暈,還開車回家了呢,今天來警察局做筆錄的時候才暈的,他們就把你送警察醫院裏來了,失去這段記憶也不一定是壞事,那麼可怕的事情忘了不更好嗎?”

“感覺你說的好有道理啊……”郝帥迷茫了一下,也只能接受了黎曉曉的說辭。

不然還能咋樣?

倆人吃了夜宵,黎曉曉拎着垃圾去丟,結果好巧就迎面碰上了張可蒙。

“張隊長,這麼晚還沒下班啊?”黎曉曉驚奇的問。

“沒辦法啊!”張可蒙也是一臉不爽,“我手裏的案子可不少……今年也不知怎麼了,刑事案件的犯罪率漲的賊多,什麼牛鬼蛇神都出來搞事情,現在罪犯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張隊長辛苦了。”黎曉曉很真心的說道。

“還行吧,習慣就好,對了,你那邊怎麼樣?”

張可蒙問的自然是消滅那些鬼魂的事情,黎曉曉點點頭,“今天搞了三個,明天繼續。”

“你也辛苦了。”張可蒙拍拍黎曉曉的肩膀。

“還行,爲人民服務,不辛苦。”黎曉曉正氣凜然。

艱難愛情ii:神祕總裁的真假新娘 張可蒙嘴角抽了抽,“你這邊還得儘快搞定,畢竟我這通知家屬這個環節也不能拖得太久,頂多兩三天。”

“行吧,我盡力。”黎曉曉也沒傻乎乎的給什麼保證,畢竟腿長在他們身上,萬一跑到外省甚至外國,黎曉曉也沒辦法啊!

“新聞呢?沒發吧!”黎曉曉問。

“電視沒讓播,網絡上發了。”張可蒙笑的神祕莫測,“這會兒應該就能搜到。”

黎曉曉摸出手機劃拉開暴龍瀏覽器,搜索了關鍵字‘漂流事故’,立馬蹦出一堆鏈接,爲首的日期最近的正是這次事件的新聞。

【近日某地某驢友團私下組織漂流運動,因團員漂流水平有限導致發生嚴重意外事故致使多人落水溺亡……敬告大家參與此類具有危險性的戶外活動時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以防悲劇再次發生……】

配圖是一張大楓山森林公園那截危險河道的高清照片,可以清晰的看到湍急水流翻起的白浪、以及河中遍佈的大小石塊。

除去時間不詳地點不詳人物不詳之外,這則新聞的真實性毋庸置疑,但網友卻不買賬,下面的評論一水兒的嘲諷:

“開局一張圖,內容全靠編。”

“有本事發個屍體照片啊!沒屍體說個機八!”

“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就服小編你!”

“近日是哪日?某地是哪地? 萌妻倒追99次 某驢友團是什麼團?多人是幾人?小編,編新聞也要走點心啊!”

……

黎曉曉看的嘴角直抽抽。

“這也叫新聞?還不如不發呢……”黎曉曉也覺得這新聞太扯淡,若不是他知道實情,也會認爲這是瞎編亂造的。

“真亦假時假亦真,假亦真時真亦假。”張可矇眼神縹緲,正直方正的臉上竟彷彿有了一絲佛性,“到底是真是幻,世人又何必斤斤計較?只要當下是幸福的,活在虛幻中又有什麼不好?痛苦的真實,就讓我來一力承擔吧!他們只負責幸福就好。”

黎曉曉嘴角又開始抽抽,“我猜你想表達的意思是‘反正新聞我發了,你們要的知情權給你了,之後信不信就是你們的事了’,對不對?”

“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是你想多了。”張可蒙否認。

黎曉曉撇撇嘴,拉了一下屏幕,最上面忽然出現一條最新的熱點鏈接,是一條被轉發了許多次的微博。

【雲城大楓山漂流事故實錘!靈異事件!】

黎曉曉心裏一緊,趕緊點開。

入眼就是一張滿布屍體的水面照片,照片不是很清晰,一看就是用便宜手機拍攝的,而且拍攝的人也沒什麼攝影經驗,無論構圖還是光線都很糟糕,如果這是一幅攝影作品,黎曉曉會給它不及格。

第二張圖,是晚上的路邊,一家夜店門前正在等的士的一男一女。

這倆人黎曉曉很熟,畢竟剛剛被他吃掉。

兩張圖上,一男一女的屍體和路邊的一男一女臉部被劃了圈,右下角拍攝日期也被劃了圈。

圖下面的文字不多,畢竟要表達的意思圖上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就是拍攝者路遇兩個已經死亡的人,然後十分震驚和害怕。

這種話題很適合深夜討論,所以炸出了一堆不甘寂寞的夜貓子,短短時間將這條微博送上了熱點。

呵呵,這下子可有趣了…… 李大河煮了一碗麪條,吃了兩口就放下了,沒胃口。

打開電視,往常吸引他的二戰神劇也沒辦法吊起他的興趣。

警察封鎖了大楓山森林公園後,他就回家了,這個月都不用去上班,但工資照發。

按理說他應該高興纔對,可是他就是高興不起來,腦子裏總是不由自主的浮現出河裏的那些屍體,還有那些說說笑笑開着車從公園離開的人……

前腳看着那些人離開,後腳就發現他們其實在前一天就已經死了。

一想到這,他就渾身發冷,怕到慌。

家裏就他一個人。

老婆前兩天回老家辦事去了,大女兒早就出嫁,兒子在市裏面讀書,平常都住校,下午就回學校了。

平常覺得面積剛剛好的大三房,此時顯得格外空曠冷清,並且,陰森森的。

李大河打了個冷顫,將屋子裏的燈全都打開才感覺好了一點,他拿出手機劃拉開相冊,看着裏面自己在警察去之前拍的那些照片,猶豫了一下,還是一張一張的全部刪除了。

這種照片,留着不吉利。

刪到最後一張,李大河停頓了一下。

寶寶媽咪我要了 這是一個林中被挖出來的土坑,土坑裏扔着一具女屍,雖然屍體蒼白浮腫,但還是可以看出她生前是一個很漂亮的年輕女孩。

爲什麼她明明是淹死的,卻躺在山上的土坑裏,這個土坑,又是誰挖的?挖坑的人,爲什麼要把屍體拖到這裏?

李大河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並不代表他傻,他隱隱約約覺得,這麼做的人一定有他的理由,而這個理由很可能是不想讓人發現這女孩的屍體。

但爲什麼呢?

斟酌一下,細思極恐啊……

李大河又打了個哆嗦,點向刪除。

一隻白皙的手忽然伸過來,奪走了李大河的手機。

李大河愕然的擡起頭,看到一張陌生又熟悉的臉。

陌生是因爲他其實並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熟悉是因爲,他剛剛觀看的那張照片的主角,正是這張臉的主人。

“咯……咯……”

李大河渾身僵硬、瞳孔微縮,大張着嘴想要說點什麼,可開口卻只能發出咯、咯的聲響,一個正常的音節都沒法說出來!

站在李大河身前的女孩,正是雯雯。

她看了看那張屍體的照片,毫不猶豫的點擊了刪除,然後啪的將手機摔在地上踩了幾腳踩的稀巴爛,才冷漠的看着嚇傻了的李大河。

“我的‘墳’是被你挖開的嗎?”雯雯冷冰冰的問道。

“咯……咯……”

李大河喉嚨裏發着怪聲,臉色變得比雯雯更加蒼白,頭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子滾落,頭臉立刻汗水岑岑。

他說不出話,只能拼命的搖着頭擺着手,驚恐的表達自己的意思:

我不是!我沒有!

雯雯皺起眉,沉下臉道,“你敢騙我?”

李大河更加焦急的搖頭擺手:我不是!! 億萬新娘:首席盛寵小萌妻 我沒有!!

“不是你……”

雯雯想起了黎曉曉,想起了黎曉曉臉上那讓人討厭的笑,想起了黎曉曉對她說的那個故事和那些話。

其實……你已經死了。

黎曉曉!果然是他!

李大河大口大口的喘着氣,驚慌害怕的眼神裏又有一些希望的光,希望這女鬼能在問完問題後放過他,畢竟,他除了拍了張照片,真的什麼都沒做啊……

雯雯冷漠的看了李大河一眼,環視四周,從一個櫃子上拿起一張四人的全家福,問,“你家裏就你一個人?其他人呢?”

李大河又深深吸了幾口氣,終於能發出正常的聲音了,他結結巴巴的解釋,“女兒出、出嫁了,兒子上、上學,住、住校,老婆回、回、回老家了……”

“算你走運。”

雯雯放下了照片,走到李大河身邊,順手抄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一刀刺進了李大河的胸膛!

“你……”

李大河低頭茫然的看着沒入胸膛只剩刀柄的水果刀,擡頭不解的看着雯雯,似乎很不明白這個女鬼爲什麼要殺死他。

他真的什麼都沒做啊……

雯雯身上又浮出那駭人的血紅紋路,同時李大河身上升騰起一陣凡人看不到的紅色煙霧,飄到雯雯身上,被她的血紅紋路盡數吸收……

“這感覺……真美妙……”

雯雯閉眼享受了一會兒,直到血色紋路再次隱藏在皮膚下,才睜開眼,走到陽臺從打開的窗戶翻了出去……

殺死了李大河,讓雯雯的膽子愈發的大起來,她決定現在去找黎曉曉,然後,殺了他!

不過她得想辦法弄到黎曉曉的地址才行,驢哥應該知道?

雯雯拿出了手機,剛找到驢哥的號碼撥出,立刻又掛斷。

不行!驢哥現在肯定已經知道她已經死了,不能給他打電話!

那麼……雯雯看到了通訊錄裏茵茵的名字,就試着撥了出去,如果茵茵也和她一樣‘活着’,肯定會站在她這一邊!

而且,和驢友團裏大部分女孩不一樣,茵茵加入驢友團真的是單純的因爲她喜歡刺激的戶外運動,即使雯雯比她漂亮,也會經常羨慕她那因大量運動而沒有絲毫贅肉的健美身材。

所以,作爲資深驢友,茵茵說不定通過郝帥知道些黎曉曉的底細。

可是,撥了好幾遍,那邊也沒接電話。

“這浪蹄子肯定又去泡夜店了!”雯雯惱怒的收起手機,駕車朝她們經常玩的那個夜店開去……

剛剛開到夜店門口,雯雯的眼睛便是一縮。

她看到了誰?!

黎曉曉!!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會在大街上碰到他!

看到黎曉曉攔了一輛的士走了,她開着車跟了上去。

跟了十幾分鍾,那輛的士停在了一家三星級酒店的門口,黎曉曉下車就走進了酒店。

雯雯猶豫了一下,並沒有跟進去,而是繼續在酒店門口等着。

她直覺覺得黎曉曉不是來住店的,應該很快就會出來。

過了一會兒,黎曉曉沒出來,一輛的士上又下來兩個她熟悉的人,正是她想尋找的茵茵,還有左良!

倆人相攜進了酒店。

雯雯正想下車,忽然感覺一道一股霸道又強大、卻又看不見摸不着的力量狠狠的將她壓制,讓她動彈不得!

正驚駭間,副駕駛車門拉開,一個戴着白色面具的人坐了進來,歪着頭‘看’着雯雯。

“真是有趣的生物,你想變成真正的‘活人’嗎?或許,我可以幫你。” 驢哥和任天倆人蹲在路邊。

任天目光炯炯的看着路上來來去去的路人,驢哥叼着煙拿着手機一遍一遍的撥打着穆南的號碼,一臉擔憂。

那詭異遊戲的事情讓他心神不寧,所以心心念的來找任天,現在和任天聊完了,心裏也接受了這個遊戲的存在,接受了世界上有鬼這個世界觀的設定,纔想起來被自己遺忘的穆南小夥兒。

可是打電話過去一直沒人接,真是讓他擔心死了。

咔,電話終於接通了!

驢哥一喜,趕緊說話,“穆南你沒事吧!”

“你好。”對面傳來一個女聲,溫溫柔柔的,讓驢哥愣了一下,穆南的女票嗎?

“穆南在嗎?我姓伍,找他有點事兒。”

女聲歉意的回答,“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裏是教堂,穆南先生的手機放着我這邊充電,他本人正在告解室,所以沒辦法接您的電話,等他出來我會告之他請他給您回電話的。”

教堂?

對哦,穆南好像是個天主教徒……

驢哥嘴角抽了抽,“好吧,謝謝你。”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華夏開始流行過聖誕節,當然很多過節吆喝着過節的人其實根本都不知道聖誕節是幹嘛的,只知道在這一天可以約妹子到賓館去吃蘋果。

更不要說真正的教徒了,可能一千個人裏面也未必有一個。

許多歪果仁都認爲華夏人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可怕族羣,唯一稍微流行的佛教還是從孔雀國泊來的。

他們錯了,其實我們有信仰,而且比他們的都高級,他們信奉的是某神靈,而我們信仰的是天道……嗯,沒毛病。

所以即使是雲城這樣的大城市,天主教徒也少得可憐,像樣的大教堂也僅有一座。

教堂告解室裏,穆南跪在地上,雙手合十,虔誠的懺悔着,“神父,我有罪,我說了謊、欺騙了警察。”

“那爲什麼不去找到被你欺騙的警察、然後改正自己的錯誤呢,孩子?”神父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