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人微微苦笑,嘆道:「你說的我大概懂一些,雖然不是很明白。不過你說的確實有點道理,任何東西都是,一旦膨脹到一定程度,不可能瞞得住。只是,如今國家的周邊情況你也清楚,不說世界大戰,至少目前尚未安穩……」

唐宋點著頭:「我知道,我剛才也說了,短期內一定受益。百年甚至兩百年之後什麼情況,誰也不清楚。又或許,就算我們不做,遲早有一天也會出現那種現象。」

話雖如此,可他心裡還是希望不要去實行這一步,他身為天門管理員清楚這個世界的能力。如果不通過他教導,不可能會有人實力超強,最多也就是能凝聚一點內力而已,影響不大。

反而是各種能量體研究影響比較大,現在幾乎每個大國都在做這個研究,生化人遲早會出現……

老人沒有吭聲,靜靜地看著唐宋。遲疑了一會,還是輕聲道:「這件事我需要跟他們商討一下,在此之前你先給我訓練一個分隊。最好能在兩年之內完成,兩年後有大用。」

「可以!」唐宋沒有猶豫的點頭,「一個分隊七個人,但我需要說清楚,在沒有得到完整的答案之前,我不會讓他們便得太強。畢竟,都是少年。」

老人抿著微笑:「這一點你倒是放心,年少輕狂,一旦實力太強總會有失控的時候。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七個人,兩年之內訓練出來,其他的回頭再說吧。」

說罷,老人揉著太陽穴,很是頭疼。本想著讓唐宋盡量教導盡量擴張,可唐宋這麼一說,還真讓人有點擔心。

正如他所說,百年之後呢?

拒嫁豪門:總裁的迷煳妻 如今國家雖然不穩,也沒有到最強的地步。可按照目前的發展趨勢,只要不發生大戰爭,國家遲早平穩。到那時候,如果習武的人太多,反而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一切的前提是,國家有實力堅持到那個時候……

凝望著老人,唐宋遲疑了一下,硬著頭皮低聲道:「首長,其實,可以加速研究我之前的樣本。能量體這一塊,當初烈焰軍團就做得很不錯,也許……」

對於唐宋來說,能量體反而好辦,因為能量體不可能會強大到導致世界失衡,也容易對付。

之前那麼多樣本,給國家一點時間,應該也能研究出能融合到身體里的能量體。到時候,單兵作戰也會增強,而且是在控制範圍內。

「你先回去吧,讓我想想。」老人閉著眼,面色顯得有些無奈。

唐宋沒說什麼,應了一聲,轉身走出去。他知道,首長還是在猶豫,希望能最大限度增強國防實力。廣傳武功,確實是一個有效的辦法。即便習武條件複雜,習武需要時間磨鍊,也比研究能量體靠譜。

到了這份上,唐宋真不好說什麼。他是管理員沒錯,卻也是這個國家的一個兵。而且,當初答應過他們,要進行神龍計劃不可能食言。

正拉開房門,老人的聲音傳來:「他們四個,就交給你了。剩下三個,你負責找,我相信你的眼光。」

「明白!」唐宋應了一聲,拉開門走出去。

四個人在外邊等著,三男一女,四雙眼睛都是泛著不可思議的亮光直勾勾盯著。尤其是那個女兵,一雙大眼睛都快蹦出來了。

掃了一眼四人,唐宋什麼也沒說的走出去。四個人驚愕相互對望,也沒敢吭聲,緊跟在後邊。

走出小樓,唐宋抬頭看了一下天空,這才轉身看著四個人,微笑道:「你們覺得,第一步我會怎麼做?」

對望了一眼,女兵率先舉手:「報告,訓練!」

唐宋聳了聳肩,從口袋掏出一張銀行卡,臉上始終帶著笑容:「這裡面有四百萬,你們一個人負責一百萬。我給你們四十八小時,花光!」

「啊?」四人都是張大嘴巴,他們家境雖然不錯,可四十八小時花光一百萬也沒做過啊。畢竟,他們這個年紀不需要考慮買房買車。

勾著嘴角,唐宋繼續道:「我的規則,一,違法的一律不能做,無論是黃賭還是其他,只要跟法律法規衝突都不行。第二,四十八小時之後,我要你們不留下任何資產,哪怕新買的一條內褲也不行。當然,也不能直接把錢給別人。」

還有這操作?

四人真懵了,一愣一愣的看著他,腦子轉不過彎來。怎麼也沒想到,神龍計劃的第一步居然是,花錢。

挑著眉頭,唐宋忽然露出壞笑:「做到了,換上現在的衣服來找我;做不到,還有一個億等著你們。」

銀行卡輕輕一彈,飛到女兵的手裡,隨後唐宋瀟洒的轉身走了,「最好別讓我失望。」

木訥的看著他離開,四個人一頭霧水的相互對望。這都什麼情況,一來就讓他們先花錢?花錢就算了,還不能留下資產,而且只有二十四小時,玩個屁啊!

要說時間長一點,還可以去租之類的。就四十八小時,怎麼玩?

花錢是一門藝術課,當年唐宋跟著師父,也曾經受過這樣的教育。那時候,他五天花了五百萬。要知道,那可是十幾年前,五百萬相當值錢。

想要成為兵王之王,絕對不能受金錢誘惑。唐宋見過太多人為了金錢放棄自己的信仰,所以第一步就是要讓他們知道,錢有時候真的很讓人頭疼!

當然,之所以給他們四十八小時,其實還有個原因:他需要時間找人!

加上席米,現在也才五個人,還差兩個。

這種人可不好找,心要足夠正,不能發生思想偏激,而且還要有天賦。席米就是個奇葩,上哪再去找兩個奇葩? 下午三點多,唐宋出現在一個大集團外邊。不過他並沒有進去,靠著車子耐心等著。

約莫五分鐘,方怡從玻璃門出來,遠遠地見到他便露出笑容,快步走下台階小跑過去,完全沒有高冷的模樣。

可能是因為心態放開了,再加上愛情的濕潤,現在的方怡越來越有韻味,給人一種成熟的感覺。當然,在外人面前她還是很強勢,這是她一貫的作風。

還沒等走到跟前,方怡便抿著微笑:「等很久了吧?」

唐宋微微搖頭:「剛到,忙完了?」一邊說著一邊拉開車門,讓她上車。

上了車,方怡才搖著頭:「還沒,不過總不能我一個人忙。我只是總監,總經理讓楊總負責。而且我已經跟他們說好了,我只負責人力資源這一塊,其他他們自己處理。」

側頭看了一眼,唐宋微笑點頭:「你自己看著幫,反正我幫不了你。」

方怡立即噘著紅唇:「說得好像是我的資產一樣,還不都是你的?走吧,我朋友剛打電話過來,我們過去看看。」

其實唐宋並不怎麼想讓她繼續工作,可她不工作,能幹什麼?

她是女強人,哪怕說要備孕,也不會待在家,這一點唐宋很清楚。正是知道,才沒有阻止,讓她自己衡量就好……

先前打電話過來說有個朋友介紹了一個好地方,唐宋決定過去看看。畢竟,他需要地方實行神龍計劃,不可能在市中心進行。

前期肯定還是以習武為主,身體鍛造這一塊倒是不用擔心,給他們一些器材就能繞著全城跑。關鍵還是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修習內功,環境要好,還不能受影響。

說起來唐宋也挺頭疼,本來這種事應該是國家安排,可上面就給了人和資金,其他什麼都沒給。當然,唐宋之前也沒提出過要什麼,上面也不懂啊。

車子開了二十分多分鐘,穿過一個隧道,進入到郊外。確實比較偏僻,這裡距離新區有點距離。不過環境不錯,樹木茂密,隱約可以看得到山上有一些別墅樓。

這種地方,大家族的最愛,有些家族還恨不得把整座山都包了。畢竟,有錢任性。

按照方怡的指引,車子很快開到山的另一側。這邊房子就少了,還可以看得到農田和村莊,感覺不在一個城市。

偏偏就是這種地方,山腳下居然也有一個別墅區。看起來面積應該不是很大,但是綠化非常好,周圍用鐵欄攔著,頗為氣派。

門口有保安守著,方怡跟對方說了一聲,車子才開進去。

只聽方怡解釋:「這個地方以前是個果園,後來某人異想天開,說在這裡建別墅會很好。結果建了之後,一直都沒來這裡住,現在打算轉手。」

從這裡開車到市中心少說得半個小時,即便是大家族也嫌棄啊。而且周邊還有村民,保不準會發生一些奇怪的事。

遠遠地便見到有個女子在招手,方怡喜上眉梢:「過去,她就是我說的某人。周家大小姐,周青青。」

周青青長得挺漂亮,二十來歲,人也挺高挑。不過,她的打扮一點都不像是大小姐,更像是一個學生。

穿著白色的牛仔短褲白色體恤,戴著大鏡框,擺明了就是清純大學生裝扮……

車子開過去,方怡趕忙下去,開心的蹦過去跟周青青相互擁抱。唐宋按照指引,先去把車子停好才過來。

周青青上下打量著唐宋,抿著笑容:「還算不錯,雖然不算非常帥,倒也看得過去,至少不會吐。」

這話說得唐宋嘴角抽搐,有這麼夸人么?

方怡也是翻白眼:「知道你是顏值控,所以找了個又帥又有錢的混血兒。唐宋,我老公。」

唐宋帶著微笑跟周青青握手,說笑幾句,隨後便朝著前邊的房子走去。

一邊走,周青青一邊解釋:「這個地方呢,一共三棟樓。這棟是主樓,四層。左邊還有一棟小樓,只有兩層,算是涼亭。後邊有一棟,在泳池旁邊,三層……」

進了大廳,裡邊空蕩蕩的,大多傢具也都搬走了,就一個助理拿著平板等著。

周青青將平板遞給唐宋,繼續道:「配置什麼的我也不說了,這個層次都懂。我主要說一下這個房子為什麼沒人住。」

忽然停頓下來,深吸了口氣,一臉鄭重的樣子,「因為這裡鬧鬼!」

噗!

唐宋跟方怡差點沒吐血,兩人臉頰不自然的抽著。方怡斜著眼:「好啊,鬧鬼的房子你就介紹給我。」

周青青不以為然撇嘴:「是你說要找房子,我當然不能錯過機會。你也知道,當初為了弄這個地方,我沒少被我爸揍。嘿嘿,現在不是想著拿回面子嘛。」

嬉笑了一下,又認真起來,「鬧鬼呢,其實我是沒見過。我來這裡住了兩個晚上,挺好,就是蚊子比較多。後來他們說有鬼,說是半夜聽到有人哭,然後有黑黑的東西飄來飄去。我看了攝影記錄,並沒有。但有一點非常肯定,這個地方一到晚上,確實有點陰森。可能,開發的時候下邊有什麼墳墓吧。」

越說越是滲人,讓方怡不自主打了個寒顫:「真的假的?」

周青青摟著她的胳膊:「哎呀,我騙你幹嘛。剛開始的時候我也奇怪,但他們來這裡住都說有鬼,我就不來咯。」

唐宋皺眉的四處張望,神念不自主散發。確實有一股陰涼的氣息,但是並沒有感應到力量波動。

只聽周青青繼續道,「我推銷過很多次這個地方,但一聽說鬧鬼,沒人願意來。我爸還找了風水師來這裡住一晚上,結果第二天那個風水師渾身發冷,差點精神失常。他就說,有人在哭,有東西在飄,然後很冷很冷。嘶,說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方怡也是一陣惡寒,擰著眉頭。雖然她不相信鬼神,而且也不是自己住在這,可多少有點擔心。萬一真有什麼東西,那也太可怕了。

唐宋沒有吭聲,眉頭緊鎖的四處掃視。真的很奇怪,陰氣特別重,為什麼?

難不成,百鬼夜行? 陳柏的話無疑讓我們感到意外,他竟然這麼肯定的說剛剛的事情不是養鬼派做的。

“爲什麼?明明就是他們,除了他們還能有誰。”李慕顏十分氣憤的說道。

不過劉宇很快冷靜了下來,他推了推眼鏡,想了想說:“師妹,你先冷靜一點,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師父這麼說,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師父,我說的沒錯吧,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劉宇目光轉向陳柏,問道。

我和李慕顏也看向陳伯,等着他的解釋。

陳柏滿意的看着劉宇,點了點頭。“老大,你不愧是他們兩個人的大師兄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接着又對着我和李慕顏說。“你們兩個應該學學你們師兄,遇事的時候要冷靜思考一下,不要以爲什麼事都是理所當然。”

他繼續說道:“現在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知道養鬼派的人很想得到我手上的餓鬼,認爲他們爲了得到餓鬼肯定會想方設法的不擇手段,所以只要我們一受到襲擊,那所有人基本上都會往養鬼一派身上想,你們以爲養鬼派的人真的這麼傻嗎?”

“可是目前各派中能這樣熟練的運用鬼魂的也只有他們了,不是他們還能有誰?”李慕顏皺着眉頭,問道。

陳柏冷冷一笑,說以他對張烈地瞭解張烈不可能會這麼傻,這麼明目張膽的用鬼魂來襲擊我們,而且現在我們是在開商議會,各派的人士都在,他更不可能用這個辦法了。就算他要做,肯定也會等到商議會結束之後再想其他比較隱蔽的方法。

“師父說的有道理,養鬼派這麼做的話的確不太明智。”劉宇也點了點頭,很贊同陳伯的看法。

“那這次有人用鬼魂襲擊的事又怎麼解釋呢?”李慕顏再次開口問道,覺得十分的奇怪。

陳柏提醒我們,說讓我們別忘了養鬼一派有時候也會販賣自己養的鬼魂,這次肯定是有人用了在養鬼派那裏買來的鬼魂。這樣既達到了目的,又能把事情嫁禍給養鬼一派。

我們三個聽了,頓時恍然大悟。我心裏更是震撼,沒想到術士界也會有這麼勾心鬥角的一面,外面的世界果然很複雜,沒我想的那麼簡單。

“而且你們注意到了沒有,那些鬼混的目的似乎不是我身上的餓鬼,而是老三。”陳柏皺着眉頭,緩緩說道。

這時,我也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沒錯,餓鬼明明就在他的身上,怎麼那些鬼魂卻都找上了我。

“我們這裏師弟的修爲最弱,也許他們是想用師弟的性命來威脅我們,讓我們交出餓鬼。”李慕顏想了想,說出了其中的一種可能性。

本來我覺得李慕顏說的挺有道理,但陳伯卻在一旁淡淡一笑。“老二,你覺得這樣能威脅到我,讓我乖乖的把餓鬼交出去?”

劉宇和李慕顏對視了一眼,然後搖了搖頭,異口同聲的說不會。

我氣的不行,難道他們把待在一旁的我當成了空氣,竟然當着我的面這麼說,心裏真的是一百個草泥馬在奔騰。

“所以我纔會說他們的目的就是老三,這樣就算是事情敗露了,大家也會以爲是養鬼派的爲了得到餓鬼而下的手。”陳柏繼續說道,絲毫沒有顧及到在一旁臉色變得難看的我。

難道對他來說我的性命比不上那個餓鬼?

心裏正氣得不行,有些難過。可能是意識到了我的想法,劉宇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解釋道。

“師弟,你別誤會,師父他本來就是個不會讓別人給輕易威脅到的人。如果你遇到危險他一定會盡全力的去救你,但也不會就那樣乖乖的把餓鬼給交出去。”

“對對對,師弟,你別誤會了,師父不是那樣的人,我和師兄也不可能不會救你。”李慕顏也趕緊在一旁解釋。

我心裏一暖,點了點頭說自己知道了。果然是我想多了,師父和師兄師姐,他們怎麼可能不會管我的生死。

“老三,你放心,這個仇我幫你記下了,到時候一定會幫你還回去的。”陳柏一臉嚴肅的看着我,緩緩說道。

“對,沒錯,我們南派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李慕顏氣呼呼的說。

劉宇則是問陳伯是不是知道了是誰做的?

“雖然沒什麼證據,但是我心裏大概知道了是誰。”陳柏眼中帶着怒意,看來是真的生氣了。

你慕顏急忙問他到底是誰做的,我也十分想知道,就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次襲擊老三的鬼魂,很可能是北派的那些人乾的。”

“什麼,是他們?”我們聽了都有些驚訝。

我心裏更是充滿了疑惑,心想自己應該沒有得罪過北派那邊的人才對,爲什麼要讓鬼魂來襲擊我。

“就算我們南北兩派互相看不順眼,他們也沒有必要這麼做吧。師父,你是不是搞錯了?”李慕顏也一臉疑惑,問道。

陳柏卻搖了搖頭說,自己這麼說可不是沒有根據的,他前不久聽說北派那邊有人和養鬼派做了一筆交易,買了一些養鬼盅。 一隻貓妖出牆來 而且我收到消息,買養鬼盅的人就是北派的裘玉蘭。

“他們今天應該是第一次見到師弟,爲什麼要這麼做呢?”劉宇也覺得疑惑,想不明白。

“我想應該是老三是陰煞體質的消息,被他們給知道了。你們也知道擁有陰煞體質的人十分稀少,更不用說能活過十歲的,而且陰煞體質的血液很珍貴,這我就不用解釋了吧。”陳柏緩緩解釋,說道。

“原來如此,的確師弟的加入,對我們南派來說是個好消息,但是對他們北派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了。”劉宇,點了點頭說道。

他們說的很多事我都不知道,一頭霧水,有些懵圈。

“這些北派的人,還真是可惡,氣死人了。”李慕顏怒氣衝衝的,看來她對北派一直不太待見,這我從昨天她介紹的時候就看出來了。

“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去找他們理論。”

“不要衝動,我們還沒有十足的證據。不過這件事我是不會就這麼算了的,這筆賬我遲早會幫老三給算回來的。”陳伯沉着臉,冷冷說道。

說完之後,他讓我們都小心點,就回房間去休息去了,就只剩下李顏妍和劉宇呆在我的房間裏。

“師兄,養鬼派的養鬼盅還能賣給別人?”這時,我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除了養鬼派的人之外還有人能控制他們養的鬼魂?”

劉宇在一旁耐心的給我解釋道。“你也知道養鬼派一般養鬼都把鬼魂養在一個他們特製的養鬼盅裏。過了一段時間,鬼魂就會完全受制於他們。當他們把鬼魂賣給別人的時候,只要讓買主滴一滴血在養鬼盅上,等鬼魂吸收了買主的血液,在經過養鬼派的人用些手段,那麼鬼魂就會認買主爲主人,完全聽從買主的話,成爲買主的奴隸。”

“沒錯,這也是養鬼派極其可惡的地方。本來養鬼就已經很讓人受不了了,但他們還會把鬼魂賣給別人,買了鬼魂的人一般都會用鬼魂去做壞事,真的是可惡至極。”李慕顏說道,對養鬼派的行爲極其反感。

想不到還有人會買賣鬼魂,真是讓我有些意外,這個圈子讓人意外的地方還真不少。

“買了鬼魂的人,有些因爲過度依賴鬼魂,反而會被鬼魂所迷惑,導致家破人亡,害人害己的悽慘結局。”劉宇一臉嚴肅的看着我,叮囑道。“面對鬼魂這種東西一定要小心謹慎,不然很容易引火燒身,甚至有些道行高深的前輩也吃過虧,你明白了嗎?” 翻看了一下平板,唐宋微笑的輕聲道:「我自己一個人逛一逛,你們可以先到前面等我。如果合適,等下我會跟你說。」

周青青縮著脖子:「你膽子也太大了吧,還想一個人逛?那你自己小心點,可別讓女鬼帶走。」

唐宋不以為然,慢悠悠的閑逛起來。整個是別墅區都充斥著一股陰氣,陰涼陰涼的。但可以肯定不是死氣。死人的陰氣他接觸過,尤其當初在山裡感受很強烈。

這股陰氣很柔和,雖然會讓人發冷,卻沒有恐懼感。而且,沒有引起能量波動,極為平靜。

在主樓走了一圈,並沒有任何異常。隨後唐宋走到後院,游泳池很大,水也很清爽。旁邊有涼亭,有綠化,設備確實很齊全,典型的豪宅。

正朝著後邊的樓房走去,唐宋心神猛地一顫,雙眸迸發精光的加速飛奔。並沒有跑進樓房,而是繞過房子往後邊跑。

剛過拐角,唰啦一下,有個人跳過茂密的花帶。那人並沒有趁機繼續跑,而是躲在花帶後邊不動了。

唐宋站在拐角靜靜地看著,雙眸閃爍著精光。這個人身上也有很強的陰氣,比空氣中瀰漫的陰氣要強烈得多。只是,他身上也沒有力量波動,甚至感應不到呼吸。

神奇的人,難不成真是鬼?

大白天的,鬼也不敢這麼囂張。就算是能量體,不可能會這麼雞賊。

尋思著,唐宋忽然輕聲道:「你要是繼續跑,我就把你抓起來。你要是不跑,我還能跟你好好聊聊。」

刷!

話音未落,那人順著花帶後邊飛奔。一米左右的花帶,對方就冒了一點頭頂。跑得很快,一溜煙就跑到圍欄,然後從圍欄的一個洞溜了出去。

唐宋勾著嘴角,一個閃身衝過去。呼一下,人已經出現在圍欄外邊,正好擋在對方的去路上。

是個小孩,不,是大人,侏儒症!

忽然有人出現在跟前,那人著實嚇了一跳,差點沒往後摔倒。抬頭看了一眼唐宋,臉色發白的轉身想跑回去,唐宋立即散發出力量控制住她。

奇怪的是,當唐宋的氣勢壓迫過去,那人身上忽然涌動一股陰氣,竟然反抗了一下。雖然最終被壓制下去,可唐宋能感應得到清晰地反抗力道。

沒有多想,唐宋繞到對方前邊。先是俯視了一下,隨後才蹲下來。

果然是個女的,一米不到的個頭,看起來確實跟小孩差不多。但她的臉看起來比較成熟,儘管髒兮兮的。

此時她臉色發白,兩眼瞪大的看著唐宋,瞳孔之中儘是恐懼。她的衣服很破舊,懷裡抱著水果,口袋裡塞滿了東西,應該是從游泳池後邊的小樓偷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