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孫鼎創說道:“這一步到底是多少?”

任迪說道:“這個,本位面現在這個狀況,我看不到研發成功的希望。”

孫鼎創說道:“說說的底牌科技吧。”

任迪笑着說道:“核反應堆技術,我想在這是我最成功的科技樹了。第一代反應堆,以輕水反應堆和石墨堆爲代表,第二代第三代反應堆,爲安全的沸水堆,堅實的鋼管能承受住堆芯片加熱的水的高壓高溫。將熱傳導傳遞到鍋爐推動蒸汽輪機。第四代反應堆,爲鈉快堆,核氣冷堆,鉛基堆。可以增值核燃料。不過增值的速度較慢,大概必須增值幾十年才能讓增值的核燃料養得起另一座反應堆。這個技術我有了。”

孫鼎創點了點頭,然而任迪接着說道:“我有跟先進的反應堆數據。冷聚變結構的。”

任迪所說的冷聚變並非氘氚在低能量下反應而是利用龐大中子源進行的一種核反應。二十一世紀所有核大國都在公開研究,不過這種研究的光輝被托馬克系統的光輝覆蓋。那就是混合堆。

核反應堆中注入氚,在覈反應堆這個龐大的中子源中,參與核反應,能將鈾礦中百倍於鈾235的貧鈾變成可用能源。這項技術在元淼位面一文不值,因爲魔法元素注入可以直接讓重元素髮生核反應。然而在地球位面,這技術是能改變世界格局的。其中有氘氚參與聚變,所以稱爲裂變聚變混合堆。當然相對於托馬克動輒要一億的反應溫度,任迪習慣將這種反應堆稱爲冷聚變技術。增值產生核燃料的速度是快堆的幾十倍。

然而該項技術最大的難度是對反應堆爐壁的考驗。元淼最後幾年任迪在太空無重力環境下實驗出了構型,然後在地面上經過重重的射擊改進,終於完成成功。

不過孫鼎創對這一切很茫然的聽着任迪講解,上校終究只是上校,核工業這一塊,或許只停留在離心機造原子彈的印象中。一點都不知道其中的難度和概念是什麼。核反應堆也是分等級的,就像戰列艦,分超無畏,無畏,前無畏。至於風帆戰列艦時代的人,對此唯一的印象只有鐵甲艦這一個概念。

任迪沒有解釋下去,直接說道:“上校,如果能得到物資支援的話,以你現在的社會地位,不妨政治婚姻一下,入贅什麼的。”

孫鼎創瞥了一眼,說道:“你是慫恿我賣身嗎?”

任迪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說道:“可以賣,這波不虧的。而且新人類中沒有醜女。當然真的是醜女,那就算了。”

孫鼎創一陣無語。過了一會,孫鼎創對早已走出很遠的,李子明走過來對孫鼎創說道,“他最後幾句對你說的時候心情是非常愉悅的!”

孫鼎創說道:“什麼愉悅,簡單一點。”

李子明說:“就是一本正經的憋着笑對你說的。”

這時候孫鼎創才意識到,剛剛任迪末尾調戲了自己,對任迪喊道:“老子是做大事的。不是小受屬性。”

李子明笑了笑,說道:“他的幽默細胞幾個任務不見有所發育。”

鏡頭切換。

廣區中,同樣是純血新人類身份的孫馳勇,孫冰慧兄妹,對自己在這個位面身份感到頭疼。這二位是分配的基地是一個港口,這個港口的價值與孫鼎創的在內陸的基地價值,不可同日而語。可以這樣一個比喻,孫鼎創的基地,就是一個沒有電話沒有網絡,沒有電視在縣城小衚衕裏面的一個房子。而孫氏兄妹的這個港口基地就是一個處於市中心有網由電,電話可以叫外賣,要求送貨上門,足不出戶就可以享受大城市生活的房子。

坐在港口只要訂貨。就能從全球堆積物資的開採區進口想要的物資,並且在沿海有着衆多勞動力,有着海上農場。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優良的地理位置了。

一艘艘戰列艦就在這個港口城市進進出出,作爲究極武力保障。演變算是把這樣一個基地丟給孫馳勇了,但是可沒有管這個基地所在城市和這個世界本土力量的聯繫。名義上,這個基地是廣區執政官家族交給孫馳勇治理的。孫馳勇在這個世界的名字,叫李威。

可見家族對孫馳勇現在的身份的重視程度,同樣重視的還有孫馳勇妹妹,現在的身份李怡然。新人類三百年的壽命只有前五十年擁有生育能力。人口問題一直是新人類實力發展的注重的關鍵。

至於克隆?首先要知道克隆技術的過程,就是把具有大量基因的細胞核取出送到已經精卵結合的細胞中將其細胞核取而代之。這一個過程有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所有遺傳基因並不是百分百都在細胞核中,還有在細胞質中的。細胞質和細胞核是一個整體,這樣暴力的取出,然後移花接木。看起來是產生了和克隆體一模一樣的生物。然而。挽救瀕危物種的時候不到萬不得已,徹底滅絕是絕對不會動用這種技術的。因爲誰都不知道,取核,送入細胞質過程中,這兩個基因原本不是一個個體的細胞重組後會不會造成缺陷。一旦讓這種缺陷體生存下來,進入該物種的繁衍體系,天知道會給這個物種的基因鏈上造成什麼災難。

相對而言試管嬰兒還到是靠譜很多。

然而這個位面新人類依然沒有使用試管嬰兒技術,因爲新人類的孕期和亞人類不同。自然受孕沒什麼。要是把新人類的受精卵送到亞人類女性的肚皮中。發育會出現問題。所以最好的誕生純血統新人類的方式是新人類與新人類的結合。

沒錯,孫馳勇和孫冰慧現在在這個世界的身份到達了結婚的年齡了。嗯,要是不結婚的話?呵呵,孫馳勇現在這個身份想在這個世界推實妹的風言風語。恐怕很快就會滋生。

演變只負責給基地,至於這個世界的麻煩,演變空間對軍官的態度一向是——交給你們了。 琴島,膠州半島上最繁華的城市魯區的行政中心,這座大城市在覈元之前就已經是該地區最繁華的城市,當核元紀念後,所有的強權力量擠在海岸線附近後,這裏當之無愧的成爲了該區域的行政中心。

到達這個世界的沿海地帶的話,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繁華。當海洋經濟可以養活龐大的人口時,國家的力量全力傾斜海岸線遠比二十一世紀的海岸線要繁華的多。

不良大小姐 沒有高速公路的,因爲人口聚集區用不着高速公路連接沿着海岸線邊緣的鐵路幹線系統就能貫穿大片人口聚集地,用不着像二十一世紀的時候修建龐大的鐵路網對廣闊的領土進行經濟上的掌握。同樣大規模貨運也用不着公路網了。輪船在海岸線上進出。然而這麼龐大的生產力在這麼多年積累,積累到哪裏去了呢?

現在的周天合盟,沿海地帶已經沒有自然海岸線了,所有的水泥鋼筋全部用在海岸線上了,一條條如同長城一樣的堤壩修築在海邊。在二十一世紀有些海岸線由於地勢平緩,不適合作爲深水良港,但是現在筆直的混凝土大壩直接深入大海深水區。給貨輪提供一個渡口。幾百年來,根據經濟發展要想富必現通交通的道理。一代又一代雄性勃勃的新人類執政者,對海岸線建設持續不斷,幾乎沒五十公里就有一個可以停靠的大型渡口,所在的海岸線,一棟棟五百百米高邊長150米寬大樓,像雞籠一樣排列着。這些大樓就是新式的街區,大量的次人類在這裏生活。當然在這個如同堡壘一樣的混凝土巨型街區大樓中也不是什麼文明社會。

這種大樓外面看是一個立方柱形狀,灰色的建築物四個面上每隔二十多米,伸出來一個長二十米方圓的平臺。至於從上方看,就發現這座看起來很粗的大樓內部是中空的,就像百貨大樓,一圈一圈樓層疊起來,內部是一個巨大空曠的空間。

當然這裏並不太平。可以說這裏並不是什麼精神文明和諧社區。而是類似於新特警判官電影裏面的社會環境,當然建築結構也是一樣的。新人類對這一片片街區的治理非常簡單,甚至說近乎於沒有治理。在這個樓層的環境中公共安全保障的攝像頭早已經年久失修,只要不出現大規模死亡,新人類對這裏的情況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當然在大樓外的街區就不一樣了,以超級電容爲能量的機甲巡邏隊,和天空中飛行的無人機,在電能充沛的保障下。在大街上巡邏。自然是沒有任何犯罪敢於出現。不進入大樓內部,從外面看,這是一個鋼鐵機器,維持超巨型城市秩序的科幻之城。如果進入大樓內部。這裏與地球上古往今來黑社會統治的秩序沒什麼差別。

新人類不會在意這裏,因爲新人類居住的區域在地下,對於次人類所生活的地區,只在意一個數字——工作率。新人類不是慈善家,不會故意養着次人類,次人類所獲取的一切物資都取決他們的勞動。各個區域的工廠需要最基本工人盯着最基本的步驟。自動化生產線再厲害,也需要有人守在自動化生產線盯着自動化生產線可能犯下的愚蠢錯誤。

還有一些管道維護,機械搬運拆卸工作,整個周天合盟統治階級是新人類。 養獸成妃 各種各樣的戰略武器,來自大破滅之前最先進核心生產資料,都在新人類的手中。而中層工人階級是亞人類。至於最次等的工作是次人類乾的,而且這部分人口還不少。機械這東西,在這個時代有時候比人力要精貴。

對於次人類區域的混亂,新人類是知道的,而且特地根據該街區的死亡人數,給一個個街區定下混亂度,有的街區死亡人數較多,達到紅色級別,這是幫派在火拼,威脅到了該區域的勞動率,合盟的軍隊就會進入鎮壓,至於敢反抗鎮壓意圖打巷戰,歷史上也是有的。但是下場是慘烈的。

這個堡壘密閉的社區中丟下一顆神經毒氣彈,任何反抗都消失了。無論是影響勞動率的黑幫,還是原本老實的良民。合盟上層可不管你無辜不無辜,上層的邏輯是這樣的,既然沒法統治你們,那麼就請你們去死。反正次人類的繁殖力高。清空完畢後在移民一部分次人類進去。

沒有公平道理,只有橫的怕更狠的。所以一般一個街區的黑勢力都不敢將混亂度提升到紅色級別。大多數是黃色級別,也就是幾個黑幫在一個街區大樓中分區統治。

當然也有綠區,不要以爲綠區就是和諧社會,死亡人數少,混亂度低,不代表沒有黑社會,而是一個黑勢力完全把持了這一區域。這就是新人類的城市,先進又落後。

當白白淨淨的任迪一行人,走進了這片區域中,立刻收穫了很多狼羣一般的眼神。任迪在這個世界的身份是亞人類,然而任迪是體穿的。如果論外貌的話,任迪更像是新人類,全身強勁的恢復力,意味着任迪現在面貌是最健康年輕的樣子。當然這些次人類業沒有見過新人類。新人類的面貌,俊後面還要加一個美才能形容,皮膚白皙。至於任迪說不上是皮膚是古銅色,但是皮膚絕對是經過陽光照射了。

至於任迪爲什麼到這裏來?因爲這個世界好啊。走種田流的任迪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不能高歌猛進。沒人手怎麼種田,哪怕只有兩千萬人口也是好的。

任迪已經明白這個世界演變所說的不限時間的意思了,這是要玩持久戰的節奏。短時間內絕無可能在這個世界上有任何起色。這樣的高等任務世界,基地根本算不了什麼。

擡頭看了看這個雞籠的結構,任迪感受到了在上面幾層的樓層一些次人類瞄了自己一眼,匆匆的走進走道中陰暗的角落中,任迪明銳聽到了在二樓中有金屬從櫃子中拿出的聲音。

核武對人類摧殘是非常嚴重的。亞人類現在還好,由於在新人類對畸形胎嚴格的銷燬政策下,亞人類的現在面貌還算正常。而次人類是在工業革命後進入的。由於數量巨大,而且不好管理,銷燬政策並沒有對次人類實施。所以面貌非常猙獰,一位長相兇惡的次人類對任迪露出了一個恐怖的笑容。這裏長相兇惡是怎麼兇惡呢?頭骨並不是左右堆成的,而是和畸形草莓一樣左邊凸起一塊右邊平一塊,更加兇惡的是牙齒。血盆大口中牙齒並不是人類整齊的一排,而是多排,大大小小的牙齒形狀不一,以至於嘴巴不能合起來。

然而這並不是次人類的標準外貌,而是各種千奇百怪外貌中的一種。人不可貌相,但是人第一眼必然是以貌取人。任迪終於知道爲什麼無人打破種姓制度了。因爲戰爭留下的創傷太嚴重了。

面對這位新人類的笑容,任迪回之一笑。任迪回敬很顯然讓這位新人類有些愕然,就像豹子在大自然中捕獵羚羊,發現小羚羊反而跑到自己懷裏找奶喝一樣。豹子對羚羊的習慣是,羚羊見到自己逃跑才走。而次人類對新人類印象是習慣收到白眼。

一位身穿動力裝甲的戰警,從任迪後面走上前,對任迪說道:“監察者大人,我想你還是不要上去了。這裏不安全。”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無妨,這裏尚無法威脅到我。”

任迪說的是實話,在一個客廳大小的空間中一把槍在一個十歲孩童身邊,成年人是不會感覺到危險的,因爲孩童拿起槍,成年人就會三步之內,將槍拍下來。而在這個客廳中一把槍在一個三歲的孩子手中,成年人完全可以在槍口轉向自己之前,做出足夠的反應。

當年黎明共和國搞死輪迴者是什麼情況?兩百米開闊地帶,一隊專業的特種兵,連續不斷的單兵火力壓制,反器械狙擊器材,對準戰場。輪迴者脫離戰場可以隨時呼叫天空火力打擊。

然而這裏,任迪雖然不是二階,在這個有着衆多水泥擋板的樓層環境中。任迪就和飛船中的異形一樣具有威脅力。而且任迪發現了而一個情況,所有的次人類,對某一方向的觀察感知都有死角。

在覈戰之前,人類機體是協調的生命。然而核戰後,次人類被破壞了這種協調。核子戰爭到底有多麼慘烈,任迪沒見過蘑菇雲在大城市上升起的悲壯。卻在現在,看到核輻射對生命億萬年積累的完美破壞。

“有的事情必須親眼看一看……”任迪掃了一眼這些各不相同千奇百怪的人類,嘆了一口氣。縱然外貌如何醜陋,但是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是可以表露出感情的。任迪沒有看到希望,一道道目光是畏懼,是覬覦,是邪念。

半個小時後。

站在最高層,這棟大樓的最高層,這棟樓中央空曠的地方就像一個向下的大井。旁邊跟隨的戰警對任迪說道:“長官,附近的樓道中,已經被部分人羣堵上了。意義不明,請你當心。”

任迪看了看身旁身穿動力裝甲的戰警,說道,你們自己能夠安全下去嗎?這個負責這塊區域戰警隊長說:“長官,我們的命令是帶你安全回去。”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在樓下找我。”

說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任迪從樓層中一躍而下。這棟樓早已注意任迪很久的衆多次人類看到驚人的一幕。任迪下落一層樓後,用手猛然抓住了一層樓的鋼管扶手,微微的滯緩了一下,繼續下落,在下落的時候旋轉了一下身體另一隻手勾住了下一層鋼管扶手。然後繼續下落。

平均四米的動力勢能,在雙手輪替的抓握下緩解。協調堪比體操運動員還完美,然而體操運動絕對沒有這麼強大的耐力。以每秒八米的速度,就這樣一瞬一瞬的向下,超過了所有次人類可以反應的速度。近乎飛翔一樣。穿越了某些存在,爲了不知名目的,在這個樓層中設置的混亂阻礙。

三百米的高度直接一躍而下,無人可以存活,不存在有這樣的人體極限,但是三百米的高樓,你要是下樓梯分步驟釋放重力勢能,那是一點問題沒有。任迪走的是常人走不了的樓梯。猶如御風而行。這樣的急速運動,看起來是和死神玩鬧,但是任迪只是需要保證自己肌肉在這種減速拉伸中張弛不超過一個度。

輕盈的跳躍到地面上,從地面上站起來了,任迪看着原先對自己露出不懷好意的次人類,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任迪對他笑了笑。拿出別在腰間的對講機,對在樓上努力向下看的護送者說道:“一切安好,我在外面等你們。” 任迪的監察者身份是孫鼎創安排的,對於這個世界分工很公平,那就是任迪負責最基礎的力量,孫鼎創負責和上層文青。當然任迪動作太大。高樓飛躍的動作,在屬性點定型的校官中都是難以做到的。更何況是這個世界的亞人類。好在負責任迪安全都是,孫鼎創在這個世界身份的心腹。

看着自己手下人報上了的情況以及,驚世駭俗的視頻,孫鼎創驚訝後是揉了揉腦袋。當即嘟嚷說道:“你丫現在是黑戶,低調一點會死嗎?”抱怨歸抱怨,孫鼎創當即,下達命令刪除自己的那一隻戰鬥武裝刪除所有有關任迪一躍的記錄畫面。

對着自己面前筆記本大小的可視屏幕完成了額命令下達後,孫鼎創將這個筆記本重新鎖上密碼,從密室中走出來後,順手交給一旁等待的侍者。笑容滿面的走出房間。

這是一個巨大華麗的大廳,燈籠形狀,但是卻是由琉璃質地的吊燈懸掛在大廳上方,整個大廳亮堂堂的。這個大廳的正上方几排位置是執政官,和掌管家族重要部門的元老級別執政官。

至於左側,是孫鼎創坐着地帶。孫鼎創現在的衣服爲漢服,標準的峨冠博帶。至於另一側則是穿着襖裙,素雅玉石配飾的年輕女性。如果不看大廳自動移動不鏽鋼服務車,以及一系列現代化設備,會讓人感覺到好像回到了中國古典時代。

這裏必須要說一下,這個世界的核元紀年之前的歷史線到底是什麼樣子,目前無從得知。任迪不敢說這是自己歷史線中美蘇作成這個樣子的。當然孫鼎創也不會把鍋背到自己歷史線上。至於這個世界的公元,到底是不是耶穌誕辰還是東西方妥協後約定的產物,也不知道。

但是從目前來看,周天合盟上層的古典逼格非常高。孫鼎創的在這個世界身份名字叫做沈飛。作爲魯區執政官家族的純血子弟。現在坐在這個位置上,說句好聽的是爲了人類繁衍,說句難聽的就是要求配種。

新人類自然也知道優生優育。近親結婚的危害到底有多大。首先要客觀的闡述族內通婚,那就是相近基因通婚更容易造就缺陷的後代,同樣也有更大概率保留優異的基因。

但是在概率上如果重複近親結婚,那麼後代固定的原本優異的基因鏈上回容易富集劣等基因。造成優異血脈退化。所以現在坐着的男男女女是北方几個區適齡新人類男女。這次相親大會是魯區執政官——沈自然主持的。從外貌上看看不出他是個老人,但是全部白色的頭髮預示着他的體內部分細胞已經過了活躍期。

新人類是受到輻射影響最小的人類,甚至某種程度上還有所進化。壽命大幅度延長,但是生育期沒有延長,孕育期還長了。

沈自然看到沈飛(孫鼎創)落座後點了點頭,對於這個後輩,沈自然是很重視的,但是自從一次落水後,沈飛的性情貌似就變了,變得非常執拗九牛都拉不回來的那種。

這不一年前要求在內陸開拓後方基地。原本以爲他吃一點苦,就會回來,哪知道現在好像執意要在內陸紮根。要求後方支援次人類人口。也就只能由他去了。但是有一點不能任由他亂來,那就是婚姻。作爲北方不凍港區域,琴島有着無與倫比的優勢。當然也必然在北方有着領導地位,這種地位是需要用任何手段來維持的。

沈自然看了看大廳中少男少女說道:“今天,是你們年輕人放鬆的日子,拘束可以少一點。”

孫鼎創沒工夫聽自己便宜祖爺爺說話。他現在正在考慮怎麼繼續從自己的便宜家族中拿東西,至於政治婚姻什麼的?這完全是把自己強行套在某戰車上。這到底值不值得。至於愛情,校官不是尉官,爲愛瘋狂。爲愛作死。校官考慮的利益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這樣一位美女坐在,他對面的時候,雙方都沒有說話。氣氛就這僵硬,男女雙方都沒有開口,彷彿空氣都凍結了一樣。這樣的氣氛很快影響了周圍。在孫鼎創和這位叫做李怡然周圍。原本洽談歡快的男女紛紛不自覺的看着身邊的這對奇怪的人。

演變法則,如果不正式交戰想殺,演變將不會明示雙方身份。這就是海宋位面,任迪差點被上帝騎士團的徵召兵狙殺的緣故。孫鼎創是魂穿,在這個世界不是本體相貌。當然任迪是體穿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孫鼎創對面這一位,李怡然。應該是演變空間中孫鼎創老朋友了——孫冰慧。孫冰慧有那麼一個強勢的哥哥在將官區域,天子盟各個校官與其合作,但是從未與其相親過。

兩個顧慮重重的演變軍官就這麼在這種燈紅酒綠的環境中坐着。大有任你外面風浪滔天,我這裏寒冰萬年不化的場面。而且這場坐禪一樣的相視,由於不斷持續,讓周圍不斷安靜下來。

李怡然和沈飛之間的情況,魯區執政官沈自然是第一時間發現的,隨着原本歡快的氣氛變得凝滯。沈自然嘴角抽了抽,心裏暗罵道:“你們這是故意來攪局的嗎?”

沈自然眼神示意了一下,迅速兩方家族各自走出了一個人,笑着過來幫助他兩相互介紹。

在雙方的長輩介紹完畢後,孫鼎創說道:“很高興與你初次見面。”

孫冰慧說道:“很榮幸認識你,我想我們以後有很多機會相互瞭解。”聽到這,讓周圍的人不禁捂着腦袋,這語氣,怎麼聽着像相互遞交宣戰書的語氣。

這時候,孫鼎創,感覺到一道目光時不時的注視着自己。孫鼎創反向望過去,發現一位同樣英俊的男子,如同刀鋒的看着自己。孫鼎創皺了一下眉頭,看了看面前這個對自己冷淡的女孩似乎明白了什麼。心裏暗罵道:“禍水。”

與此同時,孫冰慧也對面前這個叫沈飛的男子下了定義:“大男子主義極盛。”

就這樣,兩個人連個手都沒有拉。

鏡頭切換到任迪這裏,李子明看着返回的任迪問道:“感覺怎麼樣?”

任迪說道:“我從沒見過這麼渺茫的希望。”

李子明說道:“你是對這種天然不可破的階級感到困難嗎?”

任迪說道:“文化,文化上,我已經看不到我們的文明的痕跡了。頹廢者喪失了在英勇正義方面與新人類較量到達勇氣。反而以自甘墮落掠奪弱者爲榮。”

李子明說道:“具體是什麼情況。”

任迪說道:“在巨型城市中我親眼看到,一個身上紋着一條龍的次人類對一個孩子說,‘我是一條龍,只要我想得到,我就會像一條龍一樣去搶和奪,而你要麼跟着我變成一條龍,要麼像你那些食草動物一樣每天領着事物,成爲十食物鏈的最底層。’”

李子明聽完這一切皺着眉頭說道:“以搶奪爲榮?並認爲這是強大?”

隨後李子明自嘲的笑了笑:“真他媽的幼稚。”注:李子明在演變中的重大變軌是在遇到趙衛國後,在此之前。李子明在演變空間中是混子階層的。

任迪說道:“這個必須得改變。”

李子明說道:“你準備怎麼做?”

任迪說道:“沒有鄉村這個集體文化,那就直接再造集體文化。如果人與人之間是陌生的,那麼什麼事都敢亂說,不在意自己出口傷人。而街區中人與人之間是陌生的。那麼什麼事情都敢幹。最優良的鋼鐵,在微米級別是晶體狀態的單位。先有自己隊列小集體意識,然後再由大集體意識。”

李子明點頭說道:“你想推倒重來。”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我不知道怎麼創造美國,但是我懂如何創造中國。”

李子明接着問道:“那麼你我和次人類之間的差距,該怎辦?亞人類和次人類的差距該怎麼處理。這是實實在在的差距。”

任迪說道:“亞人類必須被灌輸一個道理,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對於天下,我們應當有義務,而不是坐看一千年的錯誤,無人去彌補。”

任迪頓了頓說道:“基因上我們,目前能力不夠,那就從能力夠的方面做起。次人類孩子,能培養到什麼程度就培養到什麼程度。至少在培養的機會上,應該讓他們與亞人類均等。”

李子明說道:“這種投入很可能是無效的。”

任迪說道:“對,的確是無效的。即使教育體系再好,很可能也無法將他們培養到使用這些知識進行生產程度。他們的未來很可能還是出賣體力。”

李子明說道:“那麼爲什麼還這麼做呢?”

任迪頓了頓:“因爲,所有人都應該爲未來準備着,很多準備縱然無用。但是一旦希望到來。準備者不至於以弱者的姿態面對希望。”

凜冽的風依然颳着,長滿了的雜草的大陸荒原上,生機渺渺。 無限劍神系統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希望尚未出世的世界。然而這個看不到希望的世界,有人卻願意一廂情願的耗下去。 如果說沿海是先進的未來,而內陸是廢土,看着奇形怪狀的甲殼類生物在土壤中爬行,任迪深刻的感受到了,鈷彈對大地的破壞。這種破壞在任迪看到次人類醜陋的面貌是,就有所心理準備。

這裏有植物,按照鈷60五年左右的衰變期,現在的內陸雖然有輻射殘留,但是是適合生存。對適合生存,但是絕不適合繁衍,生存沒問題,因爲殘留的輻射,在生命的自我修復下,已經構成不了無法挽回的傷害,但是繁衍不行,因爲在這片土地上繁衍脆弱的嬰兒回因爲塑造身體極易被影響,一代代留下基因損傷。核武器對地球上摧毀,看起來最大的損失是人類上萬年文明的物質積累,一個個城市被夷爲平地並不是最大的損失,和自然界幾億年的積累被被摧毀相比。人類的這點損失簡直就是毛毛雨。

基因絕不是一日可以建成的,從單細胞進化到脊椎動物,萬年這個單位都是笑話。寒武紀大爆炸,從藻類進化出繁盛的無脊椎動物自然界。不可謂不快,但是都要花費上百萬年的時間。而人類這種高智慧靈長類生物,是自然界動物經過了無數次選擇才終於找到的正確的進化方向。可是一場按動核按鈕的比賽,摧毀了這一切。

生物是什麼樣子?在覈戰之前,所有的生物都是對稱的,肌肉可以輕而易舉的找到衆多黃金比例,人類借鑑的生命的生理,在衆多機械上有所發展。如果生命不完美,人類怎麼會有仿生學。所有的生命構造都是生命意志與大自然戰鬥,上億年的財產。一個個堆砌的基因都是經過一代代淘汰選擇留下來的。就像一棟華美的大廈,然而現在這座大廈只是核爆後的殘垣斷壁。

任迪看不到一個個對稱的生物,比如面前這個五條腿的螃蟹,看起來非常兇惡,但是五個腳都不對稱。走起路來和地面磕磕碰碰,貌似視覺都有問題。當然這隻螃蟹捕捉的生物,也是殘疾型號。一個鳥吧,應該算鳥吧,三個頭,但是隻有一個頭上有眼睛,其他兩個頭只有嘴巴,是用翅膀走路的,撲騰撲騰非常好笑。

但是任迪笑不出來,就是這樣劣等的生物,竟然在生存在這個大地上,可見自然界現在的狀況。和自然界相比,次人類的恐怖的變異還算是好的,畢竟次人類在鈷彈轟炸區都是在掩體下倖存的。沒在掩體中的基本上都死掉了,和其他毫無防護的自然界生物相比。次人類算是保留了自己的基因完整性。

“廢土區的變異獸長相恐怖,但是實際的實力並不強大。唯一要注意的,這裏存活下來的生物百分之九十都是有毒的。”李子明對任迪說道。

任迪說道:“和這裏的生物相比,核戰之前任何一個自然界物種投放到這裏,差不多很容易取得霸主的地位。”

李子明說道:“不用感嘆了,你的工作做得怎麼樣,新基地的選擇如何。”

任迪說道:“巖芯正在採樣,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髒核戰後,幾乎所有的土地都沾染了核塵埃,有的已經隨着地下水,擴散到地下。在低窪處很顯然富含積累的量很大。如果要進行地下基地修建的話,必須需要設置屏蔽層。”

李子明說道:“成本不允許。李子明說道,這麼一說高處山區地帶是不是輻射量比較少。”

任迪點頭說道:“高處的地帶由於雨水錶面沖刷,放射塵埃滲透力不強。鑽探一百米一下就能建造安全的繁衍基地。”

李子明說道:“壓水堆還需要大量的冷卻水對不對?”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沒錯。”

李子明瞄了瞄區域往大別山區地帶看了看說道:“南下放基地嗎?”

對於任迪的地域偏好,李子明是瞭解的。然而出乎李子明的意料之外,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是這裏,長江流域,在非魯區控制範圍內,除非孫鼎創入贅蘇區,生個娃繼承蘇區執政官位置,這個區域纔對我們有利。”

李子明詢問的看了看任迪,任迪說道:“這個世界時間很多,有些事情,可能要做很長時間。”

任迪的手指在地圖上指向了一個地圖。李子明看到任迪所指的地方,眼睛微微的一怔。笑了笑說道:“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情懷在這裏。這是一個令我無法反駁地方地方。”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是,輻射塵埃的削弱,不僅僅要看水流的滌盪,還要看風的侵蝕,而且這裏有水,雖然不如長江。”任迪手指落下地方,爲甘陝交界,黃土高原,黃河折轉之地。

非常巧合,當任迪回顧四望,這個世界,值得奮鬥的土地在哪裏。情感上,理智上,應該回到東方文明的起源之地。從中國行省地圖來看,甘肅的地圖非常奇怪,想一個啞鈴,中央是細細的長條。這是一條走道。玉門關在這裏。這裏形成氣候上狹管效應,西風從這裏經過,一年一年的沖刷,留在地表的核塵埃在這種氣候的影響下,已經被洗掉了。甘肅風口對應的就是陝西。上百米的黃土層,這樣的地形,環境極其特殊。

任迪說道:“需要有人到達這裏。然後放下基地,然後無需從沿海大規模移民,這個世界對我們來說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然後建立人口繁衍的條件。然後就是耐性的打造。”

李子明說道:“這個任務很光榮。”

任迪看了看李子明說道:“也非常艱鉅。”

李子明笑了笑說道:“已經好久沒有這種神聖的感覺。了。這種感覺真好。將官任務,我能起到作用就已經足夠了。沒想到還是如此重大的任務。”

這個任務現在只能李子明來做,首先孫鼎創必須要在新人類的視線下,如果斷了新人類這一層聯繫。任迪這一方的基地就要與這個世界的強權作對。

而任迪呢,任迪需要在這個世界將自己的科技樹展開。任迪現在做的事情無所替代。要說明的是,在空間中演變軍官的科技樹存在的形態,就是演變軍官記憶,以及徵召兵的記憶。還有演變軍官隨身攜帶的一些記憶工具。然而在任務世界中科技樹的存在就從演變的軍官的記憶中釋放出來,大多以實物工具,文字資料的。工人的培訓方式,等等形態存在。事無鉅細,就連培養工人的時候,安排營養餐都在這個科技樹的概念中,當然演變軍官往往在迴歸任務世界的時候,絕不會記憶安排營養餐這種瑣碎的事情。而是進入任務世界中,根據提高生產力的原動力,按照流程一步步將這些瑣碎的事情重新想出來安排下去。

任迪現在就在這麼做,有着投影空間這個天賦爲後盾,任迪雖然現在的完整的科技樹只有中國六七十年代的水平。但是由於記住流程,可以通過投影天賦無成本的實驗,能夠很快快速順着大致工業發展流程,追逐元淼任務時期的科技水平。

當然科技樹也不是那麼容易被這個世界的其他人輕而易舉的竊取的,竊取枝幹是可能的,但是整個工業生產流程,任迪有着自己一套標準,所有的數據分散儲存。一個工廠儲存一部分。除非無條件投降,完整的將科技叫出來,否則即使是戰爭兵臨城下,所有資料大規模銷燬,只在部分機密區域貯存資料。敵人根本無法拿到科技。

孫鼎創是明白任迪能力後,現在是放手讓自走基地主控運營。一旦這地方科技樹完整攀爬完畢,那麼就可以輕易的複製到其他基地中。比如說即將戰略跳躍的八百里秦川。

這是一個看不到希望的世界,任迪體會到演變對這個位面的闡述,革命的火焰在新人類的控制區域內根本燒不起來。這個世界種姓制度是在天然血統差異下,是有道理的。這種在覈大戰後建立起來的種姓制度,恰恰是維持現在人類文明能者多勞,重新進入工業化文明的基礎。

如果推翻新人類,那麼該將政權交到誰手裏呢?任迪考察了一下次人類的環境,不得不說以次人類現在的心理狀態,和能力根本無法繼承這個發達到一定程度的工業文明。 庶女的美好生活 也許前腳毀掉新人類,後腳從核大戰保留下來的文明就走到末路了。

在新人類統治的區域,任迪從孫鼎創的報告上來看,這個位面可以看到古老的文化,但是總感覺缺了什麼至關重要的東西。這種至關重要的東西在次人類區域,任迪也沒有找到了。也就因爲找不到這種東西,任迪根本不敢革命,革命的手段多麼殘暴,什麼問題都沒有,但是革命的終極目的至關重要,沒有那個演變軍官單純的爲革命而革命。

無論怎麼改造都是毀滅,這回演變軍官就是想救世都救不了。所以任迪在萬分艱難的情況下,做出了這個決定。或許說任迪現在不能算救世,只能算一個種子,一個在多個位面對東方文明有自己理解的種子。任迪對自己所在陣營文明核心價值觀的理解只有兩個詞,勤勞善良。

因爲勤勞,所以會爲未來而努力,因爲善良大家會聚集在一起,形成合作的基礎。這是文明特色,至於社會主義特色價值觀,也都是在文明核心價值的基礎上做進一步的解釋。

在和李子明商量未來心血區域的構想後,李子明對任迪保證說道:“你放心,勤勞善良這兩個詞,我就是洗腦都會將這兩個概念烙上去。” 李子明攜帶一枚榮光離開了。這個滿分道具是任迪給的。儘管知道前路艱險。但是李子明依舊這麼做了。同志=共同的志向。說到底李子明和任迪都是來自一個歷史線的。一個西方強勢的歷史線。壓抑早已習慣。然而在壓抑下,按照嚮往去前行也習慣了。

聰明事情誰都會做,總會有聰明人會去做,然而艱險的事情,很少有人去做。孫鼎創在得知,任迪和李子明的決定後就,沉默了一分鐘。然後最終吐出了一句話:“你們雖然不在強勢歷史線,但是絕不是弱勢歷史線。看來演變需要進行第三次劃分——上升歷史線,下行歷史線。”

至於孫鼎創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把握住在對濟南初始工業基地的支持。並且在現在東方文明的代表——周天合盟羽翼下生存。做好運輸隊長的工作。強大不可能走捷徑,希望也並非一朝一夕可以出現。

雖然身處繁華地帶,然而孫鼎創並沒有被這些浮華迷惑,演變軍官的思想狀態是什麼樣子?在正常歷史線上有這麼一問?人生有幾個二十年?值得奮鬥的二十年又有幾個?尉官階段的演變軍官,一個個任務基本上是王圖霸業中度過。二十個任務後,即將面對超人體質優勢逐漸消失的火力時代。有的演變爲了享受,逐漸開始艱難的轉變心態。然而有的演變軍官卻不是,而是自我疑問,在二十年中我該做什麼有意義的事情。

正常的人生下,最值得奮鬥的二十年也是精力最旺盛,最值得享受的二十年。正常人往往會面對一個選擇。到底如何證明自己這一生精彩快樂。然而在演變軍官校官階段,這個疑問已經消失。燈紅酒綠,後宮廣闊,這種幼稚的事情,校官也不屑於做了。

孫鼎創是合格的上校,是任迪合格的合作者。因爲孫鼎創現在處於物資極大豐富的新人類階級,但是孫鼎創的目標從未被這個世界的繁華迷惑。這個世界病了,演變軍官不會跟着一起病。當然要是龍傲天的尉官。取得了這個貴族身份,那出現什麼事情就不好說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