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些錢全部投到了建設中,遠遠還沒到回本的時候,真的,這就是我的全部了,不信你問宋福,我至今還欠着酆都錢莊的款子呢。”

王安國急着辯解道。

“秦侯大人,確實如此,西府城投資巨大,要想真正獲得利潤,現在還遠遠不到時候。”宋福小聲解釋道。

“看來,你不完全是個廢物。”

“這樣,我也不殺你,以後西府城的擴建就交給你了,而且我會扶植你做真正的西府王。”

“前提條件是,你必須得是我的人,甘心爲我所用。”

秦羿正愁沒人能接手西府城,突然覺的也許王安國應該留着,這人還是有價值、有夢想的。

王安國大喜過望,他現在連腦袋都不知道還能不能留住,一聽不僅僅能繼續主管西府城的事宜,還可以做西府王,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

“秦先生,這西府王……”王安國頗是有些疑惑。

“王植接到你的信必定會全力派大軍來援,我聽說你是就是老當陽王長子,王植的王位是你的,如今這是你的機會,只要你的西府城打敗了王植,名震天下後,我會把西府城一帶的地域完全從當陽地獄切割出來,讓它成爲真正屬於你的王國。”

“到時候你想擴建多大,想組建多少軍隊,都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臉色,提防任何人的中傷。”

“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無限擴大,無限繁榮,未來外面的河流渡口建立,一打通,這裏就是真正的娛樂之都,而你就是天下獨一無二的西府王。”

“這次玄一太子三個億,就是你的起步資金了。”

“這個條件,你覺的如何?”

秦羿笑問。

“安國甘願爲侯爺肝腦塗地,在所不辭,侯爺,不,主公,你,你簡直就是我的知音啊。”

王安國感激涕零。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王安國最大的心願就是打造屬於自己的金字招牌,打造一座足夠享譽十八層地獄的西府娛樂城,然而除了要提防當陽王的戒心,更是資金短缺。

如今有了三個億的贖金,足夠他大幹一場,完成自己的夢想了。

至於他跟玄一太子的親情,那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王族之間本來就薄情寡義,他的弟弟王植當年奪了他的王位,這些年防範他如猛虎,玄一太子來到這更是耀武揚威,完全沒把他這個叔叔放在眼裏,王安國若非爲了西府城的擴張,豈會卑躬屈膝於王植父子倆。

如今有機會完全獨立,瓜分六獄,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秦侯,你對安國如有再造,我,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對您的敬意了。”

王安國舉着酒杯,飽含熱淚,哽咽道。

“不必,我與你在西府城建設一事上,都是一條心,留你也是幫我自己。”秦羿道,繼而神色一凜,肅然道:“不過你在西府境內大肆搜捕民女,重徵百姓賦稅一事已經失去了民心,這對於大局是不利的,要想長久安穩,靠你城牆上的大炮是萬萬不能的,眼下,你最重要的是安撫民心。”

“民不反,西府城的擴建大計才能進一步實施,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哎,此前也是我太急了點,急於撈錢建城,急於討好王玄一,生怕他暗中扯我的後腿。”

“這才忽略了最本質的東西,若非侯爺點醒,就算今日我不敗,日後也遲早敗地亡城。”

王安國眼淚潸然懺悔道。

“好了,去外面把將領們召集進來,我跟他們打個照面。”秦羿道。

王安國親自去外面把將領們喚了進來,這些將軍們見了秦羿,尊敬之餘一個個羞愧無言,雖然他們今天背叛的是王安國,但對於一個士兵來說,臨陣脫逃,而且是全面崩潰,無疑是很丟人的。

“今天的事已經過去了,你們仍然統管各部,不久即將有大戰發生,告訴士兵們,死戰有賞,脫陣者,殺無赦。”

秦羿告誡衆將道。

士兵們紛紛允諾,王安國又親自去城裏張貼告罪書,並令軍士遣送搶來的婦女,對於已經被侵犯的女子,許以三萬晶幣以上的補償。

同時,對於潛藏在各村之間的反抗遊勇們,進行招安,撫卹!

當然這些只是起到短暫的安撫效果,真正要想達到長治久安,還得看日後王安國如何處理大政。

秦羿的時間有限,能做到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但效果無疑是明顯的,至少在西府城內,軍士們鬥志昂揚,百姓見到告罪書後,紛紛走出大街奔走相告,整座城池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波及。

“侯爺,這繞了一圈,王安國什麼損失沒有,還被許諾晉升爲王了,一旦他日後翻臉不認人,這城池你不白打了嗎?”

後花園內,萬芊芊跟在秦羿身後,一臉不解的問道。

秦羿停住了腳步,轉身看着她那張美豔的臉道:“這是王安國該得的,他值這個價。”

“爲什麼?”萬芊芊愈發糊塗了。

“地獄裏的能人萬千,但能有王安國這種眼光,這種理想的人寥寥無幾。”

“我本就沒想過要控制他一輩子,最多十年,我只需要十年,他安分擴展之餘,給我掙錢,這就足夠了。”

“十年後,這座城池就算是我送給他的管理費了。”

秦羿輕鬆笑道。

自從知道方寸山後,秦羿知道統一地獄不是目標,爭奪第一高手也不是他所求,他想做的是早日飛昇,到達天界,看看後天期的那些大能,在那片領域爭雄爭霸,爲徹底釋放方寸山,先天諸神重現時打好基礎。

醫藥巨頭 永恆於宇宙、蒼生,可自由穿梭諸天,過去、現在、未來,任我獨行,這纔是他終極目標。

如天下紛爭衆生,又豈知這天地之浩瀚,長生之無極。

秦羿並沒有向萬芊芊做過多的解釋,因爲這是她無法理解的。

就像人不相信這世上有外星人,那是因爲沒見過,歸根到底,每個人的眼光總會被時間、地域所侷限。

“侯爺,我能不能有個大膽的請求。”萬芊芊鼓起勇氣,追上前問道。

“說。”

秦羿負手緩行。

“能不能讓我給你當西府城的家,至少也給我一個牽制王安國的機會,只要有我在,我保證不管是十年,還是十萬年,西府城都是你的。”

萬芊芊懇求道。

她已經無家可歸了,王城是回不去了,而西府城這座嶄新、充滿生命力的城市,正是浴火重生的大好舞臺。

她不想錯過這個天賜的良機!

“你的心太重,留下來遲早會分裂西府城。”

“不過,你既然想要,我可以成全你。”

“我有一種法子,可以連命,將你與王安國的命綁在一塊,兩人相生相亡,這樣一來,你們就是同等的存在,同掌此城。”

“但我不得不提醒你,用過同命法的人,至今沒有一個善終的,最後都是玉石俱焚。”

“你確定要試試嗎?”

秦羿道。

萬芊芊這麼精明的女人,短時間絕對是一把利器,有她在確實可以鉗制王安國,但這女人野心一旦膨脹,最終還是會毀滅這座城。

不過那至少也得是他飛昇之後的事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那也是西府城的命。

秦羿要的是現在,萬芊芊同樣是。

未來會怎樣,她不在乎,也管不着。她只想趁着秦羿能扶一把的機會,趕緊立穩腳跟。

“我願意!”

“還請侯爺助我。”

萬芊芊跪地虔誠拜道。

“不急,我現在還有一件事要你辦,你立即趕往酆都王城,拿着我的令牌,找到酆都城的楊忠國,請他來調停六獄的事,並告訴他,我會許諾西府城每年一成的純利潤給他。”

“讓他帶着使節、地圖等過來,來之前,上報廣王,一切所請,全部算在我頭上。”

秦羿吩咐道。

“楊忠國,這不是酆都的主事嗎?”

“這人可是個出了名的貪官,侯爺你找這麼個人來幹嘛?”

萬芊芊蹙眉道。

“沒錯,這人好貪墨,但你知道爲什麼他名聲這麼臭,卻依然能風光無限?百萬年來,屹立不倒。”

“因爲每個人的存在,都有一定的價值,楊國忠的價值,就在於一個貪。”

“這話你父親能明白,你還年輕,不理解也罷,照辦就是。”

秦羿笑道。 楊忠國貪,但卻不倒,唯一的答案就是秦廣王默許他的所作所爲。

有可能是爲了養豬一刀宰,也有可能他本身就是廣王的人。

這種人,只要有錢,就可以使出通天的手腕。

如果秦羿所料不差,楊忠國到六獄之時,那時候便是他與王植和談之時,有楊忠國調停,西府城便可名正言順的從六獄分化,並上報酆都,成爲鐵局。

如此一來,西府城纔算是真正的獨立於十八獄之外的一片“特區。”

“你讓他上報廣王,這麼大的事,你就這麼一句話,廣王能同意嗎?”萬芊芊撇了撇嘴,她並不想回那片傷心之地,尤其不想白跑腿。

“他會答應的,去吧。”

秦羿聲音一冷,不容置疑道。

萬芊芊被他肅殺的眼神嚇的打了個寒顫,不敢再多言,領命奔赴酆都王城而去了。

……

當陽王城,王植躺在王座上,眯着眼享受着美姬環侍,聽着歌曲,看着美女芬芳起舞,好不享受。

六獄在地獄之中算不上發達,當然也不貧窮,這種地獄的好處就是沒人惦記,只要把自己的位置坐穩了,大可天下無憂。

王植是個很會享受的人,他這王位是他母親當年憑藉着老鬼王的寵幸,生生從太子手裏搶來的,如今那位太子王安國早已去了偏遠之地,並永世不得踏入王城一步,四海之內又歌舞昇平,國庫充足,兵家太安,王植自然是樂的享受。

“大王,外面有個自稱來自西府城的清風真人,請求覲見。”侍衛走了進來,恭敬道。

“西府城的?傳進來吧。”

王植打了個哈欠,慢悠悠道。

清風真人昂首闊步邁入大殿,傲然道:“當陽王,貧道有禮了。”

王植肥胖的身軀窩成一團,吊着嗓子陰聲道:“你這道士來見本王何事啊?”

“貧道來這是報信的。”清風道。

“報信?什麼信?”王植不疾不徐道,只要不是王安國率軍攻關,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還是你自己看吧。”

清風把信遞上前去,王植待手下接過呈了上來,一抖信紙,打開一看,頓時面色大變。

“你,你這是從哪裏來的消息?”王植顫聲道。

“西府城,這信是安國候親自所寫,他的字跡想必大人是認識的,就不需要我再做過多的稱述了吧。”清風道。

“這,這怎麼可能,安國候手下有八千精兵,怎麼可能讓我兒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劫了?”王植大驚道。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個傳信的。”

“據我所知,目前西府城局勢不太穩定,昨夜我出城的時候,安國候手下的大將王闖被賊人斬殺,城中慌亂,大王若是遲疑,怕是要誤了太子爺的性命。”

清風道。

“信已帶到,貧道告退。”清風真人拱手作揖,告辭就走。

“慢着,道長既然來了,不妨在這稍歇一晚上,待我商議過後,道長再走也不遲。”王植道。

“那好,我便留一宿,人命關天,大王儘快。”清風應允道。

“來人,送真人去驛館歇息,好生款待。”王植吆喝了一嗓子,立即有衛士領着清風真人去了。

“來人,備車,我要見國師。”王植朗聲道。

當陽王城之所以四方無犯,除了地理位置以外,便是有一位鎮國大法師所在。

法師無名無姓,因爲住在王宮西北角的紫陽殿,因此被稱爲紫陽真人。

紫陽真人多年前來到當陽王城,憑藉神奇術法在民間頗有聲明,後來爲王植所重用,此人神通廣大,上知過去,下知未來,一身本事確實了得。

也曾有王安國的支持者,密請各方高手前來刺殺王植,都被紫陽給擋了下來。

王植更是把其奉若神明,並把自己的兒子交由紫陽真人所教,只可惜王玄一天資愚昧,至今也就修了個歸真初期。

此刻驟逢大變,王植親自來到紫陽殿求見。

到了那門口,卻被真人的童子給攔了下來,說是真人正在清修,不得打擾。

饒是王植貴爲鬼王,也是老老實實在外面等了半個時辰,這才被宣進殿。

大殿內,紫陽真人坐在上首,口鼻間冒着森森白氣,白氣形成太極圍繞着周身旋轉,待王植入內,真人長吸一口氣,吞了煉化的元氣,徐徐睜開眼道:“大王有難了。”

“什麼都瞞不過真人,實不相瞞,我那不成器的兒子在西府城被劫持了,王安國這混蛋抓賊不力不說,還大言不慚的叫我送三億晶幣去贖人。”

“真人,本王咽不下這口氣,還請真人說道說道。”

王植氣呼呼道。

“說道?看來大王心裏是有底,你認爲是王安國自導自演,想從你這榨取錢財?”紫陽真人一雙碧眼綻放着寒芒,冷笑問道。

“難道不是嗎?”王植問道。

“當然不是,王安國還沒這本事,我看劫持太子的人不簡單,大王若聽我言,權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以不變應萬變,纔是正道。”

紫陽真人道。

“以不變應萬變,你是叫本王嚥了這口氣?”王植皺眉道。

“不,我是叫你放棄玄一太子。”

“太子難成大器,留也無用,恐怕值不了三億晶幣。”

紫陽真人冷笑道。

王植看着紫陽真人,那一瞬間,他突然覺的這個人好陌生,他之所以重用紫陽真人是因爲,此人能爲其所用,是太子的庇護神。

如今,他對待太子如此冷漠,這讓王植瞬間覺的此人無情無義,日後對自己未必盡忠。

不過,王植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佯作悲嘆道:“真人說的對啊,我這兒子確實不成器,最近我也確實有再生幾個的打算。本王也不就不說假話了,王安國一直是我的眼中釘,我想借着這個機會,請真人重新洗牌西府城,一則是想看看王安國是否仍然忠誠於我,再者,以劫持太子之名了結了他,把西府城收爲已有。”

“而且人選我都定好了,一旦拿下西府城,由國師的弟子擔任城主,如此一來,天下可以大定。”

“至於太子嘛,他要是運氣好,能捱到咱們可以救下他,是他之幸,運氣不好,那就是他的命。”

“真人覺的如何?”

王植作爲一方鬼王,享樂不假,但卻不傻,他算是看出來了紫陽真人胃口極大,不拿西府城出來釣他,這老狐狸怕是不會出手。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王植的誘餌無疑是管用的,紫陽真人一聽到西府城,頓時來了精神。

西府城近年來名聲大作,是出了名的娛樂之城,甚至不少外獄的大少都紛紛趕來,只爲了一睹名城風采。

玄一太子這次明面上是去西府給王安國慶壽,實則也是動了花心思,想去享樂一把。

如這等城池若是能落入自己的手中,獨霸一方,到時候他主政西府,必定藉着西府城源源不斷的資金,大收門徒,瘋狂擴軍便可真正的蠶食整個六獄,又何必寄居在這小小的王城一角,跟王植玩心眼呢?

想到這,紫陽真人佯作正然道:“貧道不過一清修之人,要那城池何用,只是大王這麼一說,倒是本真人有些過不去了,太子是天下大統繼承者,又是我的弟子,自然是要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