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顧栩說:“好吧,既然這樣,那麼我很遺憾的告訴你楊暖暖不久之前確實在清水鎮,可是她現在已經被人帶走了。”

“……”龍少軒沉默,果然如此。

其實一到這清水鎮,龍少軒就隱隱的覺得楊暖暖可能已經不再這裏了。

顧栩說:“不過,沒關係。就算楊暖暖現在已經不再這裏了,我還是能準確的找到楊暖暖的位置。”

龍少軒立馬問:“楊暖暖現在在哪?”

顧栩看了一眼天空道:“你等我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之後,我會親自帶着你去找楊暖暖。”

“天吶,顧大影帝,你怎麼也在這裏?”隨後趕來的蘇月看到顧栩,她驚訝的高聲問。

蘇月現在的神色,就像不久之前,她看到龍少軒時是一樣的。 後來的蘇月看到了顧栩和龍少軒站在一起,這到底是怎麼了,顧栩怎麼會也來到了這座偏僻古樸的清水鎮了?

龍少軒看着顧栩,他沉靜地道:“好,我等你兩個小時。”

龍少軒說罷轉身離開,龍少軒還未到達位於半山腰上的大別墅,他便踏上了下山的路。

龍少軒走到蘇月的身側,他看了一眼胖乎乎的蘇月,他對着蘇月點頭問好。

蘇月呵呵呵一笑,她的問題脫口而出:“龍少爺,暖暖呢?請問你找到暖暖了嗎,暖暖現在在哪?”

龍少軒停住腳步,他回答道:“我現在還沒找到暖暖,但是我一定會找到她的。”

“啊?怎麼會沒找到?暖暖不是就在這裏嗎,她不在這裏,會到哪裏去了?”蘇月很驚訝的道。

龍少軒看着蘇月,他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蘇月是怎麼知道的楊暖暖在清水鎮的?

龍少軒問:“你是怎麼知道暖暖在這裏的?”

蘇月回答道:“有人給我打電話告訴我的呀,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龍少軒微微搖頭:“沒有。”

龍少軒一步的一步的走下山,顧栩站在原地,他凝目沉思了一會,隨即也開始往山下走。

蘇月噔噔噔的跑上前,她來到顧栩面前:“顧栩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也是來這找我家暖暖的嗎?”

顧栩看了看素蘇月說:“楊暖暖現在不在這裏,走吧。”

蘇月跟在顧栩身後下山了。

顧栩邊走邊對蘇月說:“蘇月你下山以後立馬回帝都,我現在以嘉恆國際影視有限公司董事的身份升你的職。”

蘇月根本一臉懵逼,她疑惑地問:“升我職?”

顧栩回答道:“恩,升你職。你想要什麼職位都可以。”

蘇月呵呵呵一笑:“爲什麼啊,我什麼事情都沒做啊,你爲什麼要升我的職?”

蘇月真的搞不懂顧栩究竟想做什麼。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顧栩一邊走一邊若有所思,他說:“你回公司自己選個滿意的職位,然後由你全權準備我年底徹底迴歸影壇的事宜。”

蘇月笑着說:“我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

顧栩說:“我楊暖暖的事情你不用擔心,她一定會平安的回家的。”

蘇月想到了不知所蹤的楊暖暖,她知道自己現在完全是沾了楊暖暖的光。

顧栩知道自己欠楊暖暖的東西太多太多了,多到他這輩子都無法償還。

現在顧栩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他要開始報答楊暖暖了。

蘇月是楊暖暖最好的朋友,蘇月曾在楊暖暖最落魄的時候把楊暖暖帶回家,並且一直照顧着楊暖暖。

換種說法,蘇月就是楊暖暖的恩人。

顧栩回報的楊暖暖的第一步,就是傾盡全力去幫着楊暖暖還她所欠下的恩情。

蘇月說:“那好吧,我等會就立刻回帝都。”

顧栩微微的點了點頭:“恩。”

蘇月說:“顧大影帝,我可不會對你客氣的唷,我真的會獅子大張口的。”

顧栩笑着說:“我就怕你不獅子大開口。”

顧栩和說話間,他們已經走下山了。

“姐,你怎麼這麼快你下來了,找到楊暖暖了嗎?”蘇憬大大咧咧的坐在豪車的引擎蓋上,看到蘇月和顧栩,他高聲問。

蘇月看都沒看蘇憬一眼,下了山,她轉身向顧栩道別:“顧影帝,那我現在就走了。你一定要把暖暖給平安的帶回家啊。”

“再見。”顧栩道。

蘇月走到蘇憬面前,她看了一眼蘇憬,不耐煩的開口問:“走吧小子,我們回家,我們會帝都。”

蘇憬立馬從車上跳下來,他驚喜的看着蘇月問:“姐,你認真的,我們現在就回家嗎?”

蘇月翻了一個白眼:“是是是,我們現在就回家。”

“好。”蘇憬重重地點頭答應,答應着他跑到副駕駛座前打開了車門:“姐,來,你坐。”

蘇月蘇憬開着車離開了,龍少軒坐在自己開來的車裏,他手裏拿着手機,手機屏幕亮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兩個小時的時間很短,兩個小時的時間很長。

顧栩一直站在空地上,他面無表情,眼神陰騭。

秋日的正午,橘黃-色的陽光明媚耀眼。

顧栩站在陽光下,他手插在褲口袋中,仰頭迎接着的帶着絲絲暖意的陽光。

坐在車裏的龍少軒神情淡漠,氣質出塵,他一直在默默地注意着時間。

顧栩給出的等他兩個小時的時間,對龍少軒來說實在是太漫長了。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半個小時之後,天突然暗了下來。

原本刺眼明媚的陽光,瞬間消失,無邊無際的正片天空都被一層濃稠漆黑的黑暗籠罩。

剎那間天地都被黑暗籠罩,只是一眨眼的時間,龍少軒的眼前除了一個發光的手機屏幕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光亮。

怎麼回事?

龍少軒擡眼看着車外面的一片漆黑,再低頭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中午時間13點28分。

天一暗,陽光一消散,顧栩的嘴角的揚起一道的燦爛的笑容。

哈哈哈,太好了,這一刻終於來了。

顧栩身體一虛,原本站在龍少軒車前面的顧栩,瞬間消失在黑暗中。

龍少軒靜坐在車裏,他默默無言,無聲無息。

龍少軒一直都沒有注意到車外的顧栩,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突然消失的顧栩。

“叮。”的一聲,安靜的車廂中,出現了一聲手機提示音

龍少軒拿起手機,網站推送來了一條最新新聞。

龍少軒點開新聞,今天中午1點26分鐘,東半球多數大城市出現了日全食現象。

這次的日全食來的突然,且沒有任何預兆……

很長的一篇新文通稿,龍少軒大致的瀏覽了一下。

原來是日全食啊。

龍少軒退出新聞界面,他看了一眼時間,距離顧栩給出的兩個小時,已經過了四十多分鐘了。

顧栩再次來到了位於半山腰上的大別墅外,顧栩緩步朝別墅走過去。

黑暗中,顧栩的視線不受任何影響。

顧栩仰頭看了一眼別墅,他突然飛了起來,顧栩輕悠悠的飛到了的別墅的樓頂。

這棟別墅中關着數不清孤魂野鬼。

這些孤魂野鬼曾經是顧栩留着和左白帆做交易的條件,但是現在他顧栩不需要與任何人做交易了。 顧栩答應龍少軒帶他去找楊暖暖,但是龍少軒需要在清水鎮等顧栩兩個小時。

龍少軒答應了等顧栩,就在等待的顧栩過程中,突然天生異象。

原本萬里無雲的秋日碧空被黑暗籠罩,就連散發着無限光芒的太陽都被黑暗所籠罩。

在深秋最平常的一天發生了日全食,而且這輪日全食並不是局地發生的。

在全球大部分有屬於白晝,有太陽的地方皆發生了日全食。

龍少軒已經安靜地坐在車中等了一個小時了,他不知道顧栩去了哪裏。

龍少軒和顧栩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是龍少軒並不懷疑顧栩,他不認爲顧栩會框他在原地白白的耽誤兩個小時的時間。

龍少軒手裏拿着手機,天空還是黑的,不!整個世界都被黑暗籠罩了。

龍少軒想了一會,他打開手機。

龍少軒按下了一連串的數字,他看着撥號盤上的手機號碼發呆。

大約過了三分鐘,龍少軒修長白皙的手指一點,他撥通了那個號碼。

“嘟,嘟,嘟。”電話已經通了,但是遲遲的無人接聽。

此時李成正忙的焦頭爛額,龍少軒不聲不響的就消失了,他正忙着尋找龍少軒。

龍軍不讓李成再去漫無目的的找龍少軒,因爲李成的年紀太大了。

而且龍少軒的突然消失,李成急火攻心,早就病倒了。

龍軍安排其他人負責去找龍少軒。

龍少軒雖然身體素質很差,但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一個成年人了。

李成獨自開着車在帝都的接頭,他車速很慢很慢。

李成一邊開車,一邊四處張望尋找着龍少軒的身影。

幾日不見,李成的樣子像是蒼老了好幾十歲。

李成外套口袋中的手機一直在嗡嗡嗡地震動,他無心接電話,汽車依舊慢速的行駛在帝都繁華的街頭。

“對不起,你撥打電話暫時無人接聽,Sorry……”李成的電話沒人接聽。

龍少軒放下手機,怎麼會沒人接聽呢?

龍少軒白皙修長的手指再次撥打了電話。

李成口袋中的手機嗡嗡嗡地震動,他一腳踩緊剎車。

李成動作有些煩躁的把手機從口袋中掏出來,他看着手機。

來電顯示上是個陌生的手機號碼。

這個給我打電話的人會是誰?

李成在猶豫要不要接聽。

李成想了想,他接通了電話:“喂,請問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

龍少沉默了三秒鐘,他安靜地說:“李管家是我。”

“少爺!!!”李成提高音量,他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少爺,是你嗎?”

龍少軒緩緩地說:“是我。”

李成着着急的問:“少爺你現在在哪,你去哪了?你還好嗎,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李成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在顫抖,手腳也不自覺地微微顫抖。

龍少軒說:“你別擔心我,我現在很好,身體也沒有任何不適。

我現在在清水鎮,你馬上派人來接我,讓人駕駛直升飛機過來。

放心,清水鎮附近有供直升機起降的地方。”

龍少軒剛到清水鎮的時候,碰巧遇到了阿king的直升機離開。

所以,龍少軒纔敢確定清水鎮附近有供直升機起降的場所。

李成連忙道:“好好好,我馬上就去,少爺你就在清水鎮等着,哪都不要去。

我馬上就派直升飛機去等接你,少爺你千萬別離開清水鎮。”

龍少軒道:“恩,我不會離開,你儘快派人來。”

龍少軒說着掛斷了電話,李成一放下手機,立馬啓動車子。

李成開着車子飛一般的往龍家駛。

距離顧栩提出的等他兩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小時二十多分鐘了,天還沒亮。

龍少軒看了眼時間,他打開車門走下車。

龍少軒把汽車車燈打開了,他依靠在車廂上。

龍少軒四處看了一眼,四周一片漆黑,清水鎮的鎮子中心時不時傳來人們新奇的驚歎聲。

日全食百年一遇,人們有幸能夠看到這一天文奇象,自然會覺得不可思議。

龍少軒的視線落在了那棟位於半山腰上的大別墅上,因爲四周的環境漆黑,他只能依稀看到一個大概。

龍少軒微微眯起眼睛,他好像看到那棟別墅上面有個人。

顧栩站在房頂上,風肆意的吹拂着顧栩的身體。

顧栩的頭髮在狂風中毫無美感,他望着西邊的天,臉上帶着張狂瘋癲的笑意。

這棟別墅彙總關着無數的孤魂野鬼,顧栩原本打算在日後用這別墅中數不勝數的孤魂野鬼來和左白帆做交易。

但是現在左白帆根本就沒有和他做交易的資格。

這些小鬼被關在這棟別墅中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它們每一個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出來,想出來禍害這個世界。

顧栩笑着高聲道:“你們都彆着急,我現在就立刻放你們出來。”

顧栩從腰間抽出楊暖暖遺留下來的偃月劍,顧栩手拿着偃月劍蹲下-身。

顧栩手拿着偃月劍,他用鋒利的劍刃一下一下的釘着房頂。

這層房頂經過特俗的加工,顧栩才釘了一會,地面就變成了鮮紅的顏色。

那種紅,鮮豔的就像血一般。

大約過了五分鐘,顧栩覺得差不多了,他手拿着偃月劍躍身飛下大別墅的樓頂。

顧栩拿着偃月劍快速奔跑在下山的路上,

風拂在顧栩的臉上,顧栩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巨響。

顧栩聽到巨響,他開心的笑了起來。

“轟隆。” 我是女相師 一聲巨響,那棟已經在清水鎮西邊的半山腰上佇立了一個多世紀的別墅在這一刻轟然倒塌。

別墅倒塌的巨響吸引了龍少軒的注意力,,龍少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因爲他現在看不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