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竟然算計自己不夠,還開始抹黑自己,可是讓白未央想不明白的是,風要抹黑自己也能夠理解,但是為毛還用他自己來抹黑自己呢?腦子壞了不成?

想了半天白未央也沒想明白,但是他現在一句話也不想聽眼前這個礙眼的和尚說了,必須想個辦法把對方弄走,免得自己忍不住一巴掌呼死他!

「閣下,老夫不想再聽你說我們樓主的是非,還請閣下離開吧!」老者語氣一沉的說道。

「白未央,你演戲起來沒完沒了了是吧!」墨九狸聞言,把手裡的書收了起來,看向對面的老者似笑非笑的說道。

老者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就恢復鎮定,皺眉看著墨九狸道:「閣下認錯……」

結果,不等老者的話說完,墨九狸的手裡就出現一枚令牌,老者的話就直接被卡主了,看著墨九狸有些不敢置信,長著嘴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九狸,你什麼時候來的啊?」老者的聲音都變了,看著墨九狸激動的問道。

「剛來沒多久!」墨九狸這才把令牌收起來道。

「那你怎麼沒早點來找我啊?主子早就給我傳了消息,我還一直等你呢!」白未央看著墨九狸哀怨的說道。

「你把自己弄成這樣,是因為樓下那個風?」墨九狸看著白未央問道。

「都被你看出來了啊!」白未央有些驚訝的說道。

「對方的眼神裡面太多東西,想看不出來也很難!」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艾……其實也不全怪他,他被神殿的帝浩天控制了……」白未央輕嘆一聲的解釋道。

墨九狸這才知道白未央原本和風一起在管理暗殿的,翡翠樓這邊只是負責賺錢的,不需要白未央坐鎮的,但是暗殿不同,暗殿就是陣對神殿的,事情比較多,白未央從下界回來后,就和風在暗殿管理著……

因此,暗殿也算是神殿的眼中釘,肉中刺了,是神殿最想剷除的勢力之一,奈何暗殿在暗處,任何一個據點都很隱密,就算是神殿也沒辦法……

就像墨九狸之前想的一樣,暗殿的人最了解神殿,白未央等人知道帝浩天和慕容盈盈之間的苟且,同樣的,帝浩天也十分了解白未央和風!

只不過慕容盈盈等人都不清楚,暗殿是千源的勢力,也不知道千源還活著,更加不知道千源做這些都是為了墨九狸回歸而準備的!

慕容盈盈和帝浩天都認為,暗殿就是為了出名,躲在暗處陣對神殿,不過是一些有些小算計的烏合之眾,在打神殿主意罷了!

因此,這麼多年下來,帝浩天最想抓住的人就是白未央和風,但是不管是白未央和風,都沒那麼容易被抓住!

這些年神殿和暗殿一直明著暗著的斗著,始終沒有分出勝負,但是上一次風一個人外出的時候,卻不小心被神殿的人察覺到了行蹤,最後中了神殿的毒,雖然人逃回來了,但是後果卻十分嚴重!

開始白未央也就以為風是中毒, 眼看着一木大師即將突破,一言老和尚不敢掉以輕心,朝着他全力一擊。我心頭狂跳,這一擊要是結結實實的砸上去,後果不堪設想。

“師兄,你欠我的,該還回來了!”最後的關頭,一木大師竟然伸出手,舉重若輕的擋了下來。

此時一木大師身上的氣勢,陡然提升,並不弱於一言老和尚。他的天賦本來就不低,幾十年來,一直被困在煉氣化神境界,體內的積累達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一朝突破,實力突飛猛進。

一言老和尚自然知道自己遇到了大麻煩,如果不全力以赴,今天可能就要被自己的師弟留在這裏,隨手將我扔在了一旁。

尼瑪,這一摔,把我摔了個七葷八素,要不是身體夠強悍,這老混蛋能活生生把我給摔死。但比起鄭飛和蘇陽,我的情況好的多。

一言老和尚有一木大師對付,我趕緊跑到鄭飛和蘇陽的身邊,倆人都暈了過去,就算是清醒過來,也已經失去了繼續戰鬥的能力。

我趕緊喊來幾個幫手,把他們倆先擡下去。這裏的情況用不着我擔心,魔剎鬼王和王家老祖及暗警首領的戰鬥,不是我能參與的,一木大師和一言老和尚這對師兄弟之間的戰鬥,我也不便插手。

至於那些陰兵,如今被暗警和王家的高手狙擊,一時半會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來。我猶豫了片刻,立即動身去追尋韓羅的蹤跡。

韓羅十分謹慎小心,看到大人物露頭,趕緊躲了起來。我隱隱覺得他還留有後手,只有親手把他抓住,我才能放心。

在我離開的時候,正好聽到一木大師口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這次直接飛出了四隻大刀輪,讓一言老和尚吃盡了苦頭,眼看着就要落敗。

平心而論,韓羅這次的計劃十分詳盡,先是打開了幾十處封印,分散了我們的兵力。然後又讓魔剎鬼王脫身,攔住了暗警首領和王家老祖。

可惜他千算萬算,也沒想到一木大師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突破,而且掌握了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對戰一言老和尚,完全不在話下。

要不是一木大師,恐怕我已經被一言老和尚帶走。以一言老和尚煉神還虛境界的實力,一般人還真攔不住。

我有種奇怪的感覺,韓羅好像並不害怕我追上,我按照之前他逃跑的方向追過去,能感受到他留下的氣息。

韓羅心思縝密,不會輕易露出這麼大的破綻。如果不是他故意設下圈套,那就是他真的不擔心有人會追過去,他到底哪裏來的底氣?

我已經有些後悔自己一個人追過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我一直追到了市郊,也沒見到韓羅的蹤影,這讓我很是心慌。

到了一座寺廟前,韓羅的氣息突然消失。我擡頭看了一眼,這不過是很普通的寺廟,面積並不大,而且看着也不像是香火鼎盛的樣子,難道韓羅藏在這裏?

如今純粹的寺廟已經很少見,大部分都變成了旅遊景點,裏面的和尚是不是潛心向佛,有待考證。

這寺廟內,並沒有什麼危險氣息,但當我剛剛邁步進入寺廟的時候,大門突然關閉。整個屋子內密密麻麻的燭光幾乎同時亮起,面前一尊金色的佛像,無比耀眼。

我下意識的用手擋住突如其來的光亮,但沒想到卻突然被人扼住了脖子,力道格外大,似乎想把我的脖子給掐斷。

等適應了光亮之後,我纔看到,抓住我脖子的,正是韓羅。他笑的很猙獰,眼神格外冰冷,跟身後金色大佛像臉上的微笑,形成了鮮明對比。

“韓羅……你……”我說句話都異常艱難。

韓羅冷笑道:“在這個世界上,我只相信我自己。不管是葉不凡,還是一言,亦或是秦晴那個賤婊子,都不值得相信。羅漢,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靈魂歸位吧!”

他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這寺廟內好像是有什麼限制,我根本無法調動靈氣。乾坤八卦訣,在這裏也無法施展。

我只能感受到自己的靈魂,正在被撕扯,韓羅的身上,擁有無窮的吸引力,那種感覺我並不陌生,他在努力的讓我的靈魂歸位。

同樣是靈魂歸位,如果是我做主導,那他機會失去自主的意識,成爲我的附庸。但如果是我歸位於他,情況就會翻轉,這是我無法容忍的。

“韓羅……你以爲你能吞噬我的靈魂?異想天開,我的靈魂力量比你強大!”我拼盡全力,吼出一句。

韓羅搖了搖頭:“那又怎樣?在這裏,我纔是主角!”

混蛋玩意,身處這裏,對我十分不利,不僅僅是渾身的靈氣,連我的靈魂力量似乎也被壓制了,只能乖乖的被韓羅掌控。

“轟!”

門外傳來的巨響,韓羅面色有些陰沉:“秦晴那個婊子,竟然還敢搬救兵來。幸虧老子提前有準備,哼!”

大門直接被轟開,我看到了秦晴和一身白衣的孟婆。原來是這樣,之前帶走秦晴的那道白色身影,竟然是孟婆。

但我有些難以理解,爲什麼秦晴會跟孟婆在一起?孟婆既然來了,就應該會幫我纔對,爲什麼要一直隱藏在暗處?

“秦晴,你敢背叛我?”韓羅冷聲道。

秦晴面無表情:“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當年你背叛我的那一刻,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

女人還真是不能輕易得罪,尤其是像秦晴這種容易記仇的傢伙。他們兩個還沒說幾句,我就聽出來了個大概,之前秦晴確實是被韓羅抓走的,但她完全有機會逃出來。

可秦晴並沒有逃走,反而留在了韓羅的身邊,就是爲了今天。怪不得韓羅那麼生氣,以他那種寧可我負天下人,不能天下人負我的性格,肯定會十分暴怒。

“行了,徒兒,不用跟他廢話了。韓羅的心性,不適合做逆命者,今天他必敗無疑!”孟婆面容嚴肅,毫不客氣的出手。

但我看韓羅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果然,在孟婆的攻擊還沒抵達韓羅身上時,又有人擋住韓羅的身前。

“葉不凡!你真的要執迷不悟?”孟婆沉聲道。

來人正是韓羅的師傅葉不凡,他明知道韓羅對他並無太深的感情,卻依然出手幫他。這當然也是在幫他自己,如果韓羅真的在宿命之戰中失敗,他也會成爲道門的罪人。

“我本無意跟孟輕塵爲敵,但他欺人太甚。這口氣,我咽不下去!”葉不凡苦笑道。

孟婆冷哼了一聲:“心胸狹窄之輩,道門敗就敗在你這種人手上。你又何必提孟輕塵?這是你自己的過錯!”

葉不凡嘆了口氣:“多說無益,我們立場不同,今日必有一戰。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實力如何,能鎮守奈何橋千年!”

孟婆悽然一笑:“奈何橋邊等千年,你以爲我願意?今日就是我的解脫之日,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不能讓韓羅這種人成爲逆命者!”

兩人之間的立場不同,本來就沒有緩和的可能。葉不凡的實力確實強悍,但更孟婆相比,還是弱了一籌。只不過他們兩個之間想分出勝負,並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韓羅直接無視了秦晴的存在,葉不凡攔住了孟婆,他越發有恃無恐。就算是眼睜睜的看着秦晴一步步接近,他也絲毫不以爲意。

“羅漢,你今天一定會贏的。”秦晴淡笑着,似乎也沒看到我的困境,語氣輕鬆。

我急了,吼道:“秦晴……快……”

韓羅大笑不已:“你以爲我爲何把你引來這裏?秦晴並不是煉神還虛境界的強者,這裏的禁制同樣對她有效,在這裏,她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廢物!”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韓羅那麼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但秦晴明知道自己幫不上忙,還過來湊什麼熱鬧?說不定,待會韓羅還會對她出手。

“羅漢,你是逆命者。你會成爲孟老一樣的大人物,你的責任很重,一定要注意照顧自己。羅漢,你別恨我,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能多看你幾眼,真好……”秦晴絮絮叨叨的說着,怎麼聽着那麼像遺言?

呸,我這是胡思亂想什麼呢,不過她的語氣和表現,都讓我覺得今天的她很不對勁。秦晴跟我說了很多話,大部分都是在叮囑我好好照顧自己,同時也要好好照顧我父母。

我越聽越糊塗,她到底是什麼意思?這種緊要的關頭,就算她幫不上什麼忙,也不能一直在這裏幹看着吧?

我的靈魂被撕扯的越來越厲害,最後根本聽不到秦晴在說些什麼。韓羅雖然挺厭煩秦晴在一旁絮叨,但他無暇分心,一直妄圖努力吞噬我的靈魂。

最後我實在忍受不住疼痛,整個人都要失去意識,在渾渾噩噩中,我好像感覺到秦晴扔給我一個什麼東西。

我下意識的想用手接住,但我無法動彈,那個東西飛到了我的腦海中,在我的腦海裏不停的旋轉,讓我頭疼欲裂的感覺減輕了不少。仔細看去,那是太極圖案! 第4084章

解毒之後就沒事了,但是慢慢的白未央就察覺到了不對勁,風似乎被控制了,所以白未央找了個機會,給風下了大量的迷.葯,趁著他昏迷的時候,查看了風的識海,果然發現風被控制了!

白未央直接給風留下一個消息,說自己去何處閉關修鍊了,讓風有事就去找他,沒事就別去了!

白未央明白,等到風醒來,一定會想辦法去抓自己的,因此白未央提前安排了替身在自己告訴風的地方,果然替身被神殿的人抓走了……

而白未央也就回到翡翠樓,化神扮成原本四樓的長老,每天坐鎮翡翠樓!

「這些事情哥哥知道嗎?」墨九狸看著白未央問道。

「不知道,你也知道了吧,主子身體並不好,暫時也沒出什麼大事,所以我就一直沒說!」白未央說道。

「恩,不用告訴哥!」墨九狸說道。

「對了,樓下那個知道我的身份?」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當然不知道了,你的事情本來就是隱秘,怎麼可能誰都知道啊!」白未央聞言說道。

「那他如何看到我時,一眼認出我是暗殿殿主的?」聞言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大概是因為你現在的和尚造型吧!」白未央看著墨九狸想了想的說道。

墨九狸更加疑惑了,難道是和尚風就會認為是暗殿的殿主?

白未央看出墨九狸的疑惑,急忙解釋道:「關於你的身份,名字等等,整個暗殿原本除了主子,就只有鶴和暗兩個人知道!」

「你不也知道嗎?」墨九狸無語問道。

分明白未央在下界就見過自己的好吧!

「你聽我說完啊!我開始的時候也是不知道你的存在的,而且翡翠樓也是在暗殿之後,建立翡翠樓是主子後來想到的!」

「應該是為了給下界的你提升實力,才會在下界建立那麼多翡翠樓的,誰知道你是個變態,基本都沒用上!當初主子忽然間把我喊回去,讓我去下界建立翡翠樓,也沒說是為了你……」

「直到後來,才一點點的告訴我你的存在,所以在下界,才會有那麼多巧合讓你遇上我,也是在遇上你之前,我才知道你是主子的妹妹,後來知道你的修鍊速度上來了,我也就離開了……」

「前段時間主子告訴我你來神界的時候,我還嚇了一跳,沒想到你來的這麼快,我以為怎麼也要在等幾百年,你才能來到神界的,果然是變態啊……」白未央看著墨九狸羨慕的說道。

「還沒說風為何認出我是暗殿殿主,卻又不知道我的身份呢?」墨九狸瞪了一眼白未央問道。

「哦,忘記了,我也說了對於你的事情,主子格外的小心謹慎,我是因為翡翠樓,還有在你遇險時要救你,主子才會不得已告訴我你的身份,但是風不同,風雖然也和我一樣,是主子身邊信任的暗衛!」

「但是風從開始到現在一直負責的就是暗殿,主子十分清楚神殿的強悍,也早就擔心一直負責暗殿的風,」 當那太極圖案出現在我腦海之後,我的精神爲之一震,立即清醒了許多。突然之間,天地旋轉,我和韓羅竟然都站在了那太極圖上。

韓羅獰笑着向我走來,似乎已經把我當成了砧板上的肉,根本不覺得我會反抗。我暗笑,這混蛋,總算是要落到我手裏了!

在太極圖上,我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氣,乾坤八卦訣也能用了。反觀韓羅,雖然渾身的氣勢並不弱,但是他卻只是憑藉着自己的靈魂力量跟我鬥爭而已。

我已經意識到,其實現在我們兩個之間的靈魂對決已經開始。如果輸,那我就會成爲他的附庸,而他要是敗在我手裏,那佔據主導權的,就是我。

“乾!”

我先用靈魂鎖鏈試探了一下,韓羅的臉上突然就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事情果然如我想的一般,這混蛋現在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動用靈決?”韓羅難以置信的吼道。

我冷冷一笑:“這個問題,以後我會給你答案,現在,還是乖乖被我吞噬吧!”

及時控制了這混蛋,我也不想那麼輕易的就吞噬了他,不把他毒打一頓發泄發泄,我也不甘心。

“乾坤印!給老子砸死他!”我大吼了一聲。

一記乾坤印被拋出去,韓羅立即被砸翻在地,口中流出鮮血。我等這個機會等很久了,我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怒,衝了上去,一頓暴打。

“草,敢搶老子的女人?你特麼是活的不耐煩了!”我好久沒這麼爽快的打一個人了。

跟用靈決對付敵人相比,我更傾心於用最原始的拳頭。韓羅還算是硬氣,被我打的跟豬頭似的,一聲都沒求饒。

“羅漢,你會後悔的!”韓羅怨毒的瞪着我。

我冷笑不已:“我後悔不後悔,不是你說的算。但你真的要後悔了,本來老子都已經打累了,這是你自己自討苦吃!”

“乾坤印!”

又是一頓猛砸,韓羅的七竅都滲出鮮血,再也沒有力氣跟我鬥嘴。打的真特麼爽,我簡直都不想把他融合了,如果一直把他困在這裏,閒着沒事打一頓撒撒氣,應該也是不錯的選擇。

“羅漢,你……”片刻之後,韓羅緩了過來,還想再說些什麼。

尼瑪,還真是硬骨頭,我又凝聚出乾坤印,他的眼神中終於露出的畏懼之色。再硬的骨頭又怎麼樣?我真遺憾不能把他送到秦晴的手裏,讓秦晴也來撒撒氣。

這混蛋當初背叛秦晴,後來秦嵐有因他而死,秦晴的心裏肯定也一直憋着火。不過孟老那邊的情況已經很危急,我沒時間在這裏浪費時間,我必須趕緊融合了韓羅的靈魂,去幫孟老解決天地大亂。

但當我剛準備融合韓羅的靈魂時,我發現這小子竟然沒有了氣息!我下手還是很有分寸的,雖然手段確實殘忍了些,但根本沒想着把他打死。

“靠,你特麼死了還要再陰我一回!”我大罵道。

這混蛋肯定是自殺,他就是這樣讓我後悔的?說實話,確實挺可惜,他死了之後,靈魂立即就變成了一股乾淨的靈魂力量,他本身的實力,完全消散,我得不到一點便宜。

但我本來就有把他的靈魂完全淨化的意思,他那點實力,我還不看在眼裏。完全是修煉邪法得來的力量,想必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

“靈魂歸位!”我大吼了一聲。

韓羅的屍體整個變成了一股透明的靈魂力量,跟我融合在一起。我覺得渾身都癢癢的,但那種感覺並不難受,反而很舒暢。

“這就是靈魂圓滿的感覺?”我睜開了眼,看到面前的秦晴,依然在衝着我笑。

再看向那金色的大佛像之後,我突然覺得他臉上的微笑,變成了苦笑。這次宿命之戰,佛教又敗了!

“唉!”葉不凡深深的嘆息了一聲。

韓羅都已經失敗,他再也沒有了抵抗的心思,買了個破綻,拼着重傷,逃離此地。葉不凡以後的命運已經註定,天地大亂開始,他就會派到最前線,生死都不由自己。

“秦晴,我贏了!”我覺得總算是能卸下渾身的壓力,起身給了秦晴一個擁抱。

秦晴也緊緊的抱着我,一言不發,能夠再次感受她懷抱的溫暖,我覺得一切都值了。以後再也沒有韓羅,我和秦晴之間,也沒有了障礙。

當我準備鬆開秦晴的時候,她卻不肯鬆手,依然緊緊抱着我,渾身有些顫抖。聽聲音,好像是在哭,但卻又一直壓抑着自己。

“傻瓜,你怎麼了?我贏了啊,以後再也沒有阻礙我們了。等我解決了天地大亂,我就帶你回涼山鎮,去我爸媽身邊。你知道他們倆多想你麼?一直催着我趕緊把你帶回去呢。”我安慰道。

秦晴毫無預兆的鬆開手,把我推到一邊,臉上滿是淚痕,看的我心疼不已。這丫頭,難道是喜極而泣?

“你沒事吧?難道是不想嫁給我?”我開了個玩笑。

要是放在平時,秦晴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給我個白眼,然後再來句:“誰要嫁給你啊?別做夢了!”

但是今天,她只是含情脈脈的看着我,一聲不吭,看得我很心虛。這丫頭到底是怎麼了?我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啊?

我甚至覺得,她是不是還小心眼的,覺得我之前懷疑她,所以纔會覺得委屈,哭的稀里嘩啦。要真是這樣,我反而會覺得很開心,因爲這代表她也很在乎我。

蜜意 “行了,徒兒,該走了!”孟婆突然開口道。

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秦晴的身上,差點忘記了一旁的孟婆。我羞澀的衝孟婆笑了笑,跟她打了招呼。

孟婆嘆息了一聲:“羅漢,你該去陰陽陣協助你師父了。我們師徒倆,也是時候離開了。”

秦晴什麼時候拜孟婆爲師的,我不知道。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孟婆的實力不弱,秦晴肯定也能學到不少東西,實力大增。

“孟婆婆,能不能讓秦晴跟我一塊去協助孟老?放心吧,我肯定會保護她的!”我試探性的問道。

這段時間秦晴不在我的身邊,讓我很不適應。我有些懷念跟她並肩作戰的機會,每天沒有人在身邊打擊我,反而讓我渾身難受。

孟婆搖了搖頭:“不行,你有你的任務,她也有她的職責。秦晴,應該跟我走。”

秦晴也抹了把眼淚,艱難的擠出一個笑容:“沒錯,我也要去忙我自己的了。羅漢,保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