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初中生的心理防線終於徹底崩潰,她不顧一切的在周圍亂抓,行動已經沒有絲毫邏輯可言。

曾經逃跑所積攢的經驗,在前所未有的恐懼面前都化爲烏有,剩下的只有本能的顫抖!

門後的厲鬼慢慢從門中爬出,一點點爬到初中生面前。那厲鬼穿着一身紅色袍子,頭髮漆黑濃密,看着很是噁心駭人。

初中生顫抖着不住搖頭,她臉色蒼白,嘴哆嗦着不斷重複着同樣的話。

“救、救命……不、不要殺我……不要……”

厲鬼慢慢爬到初中生兩腿之間,現在厲鬼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將初中生置於死地!

但厲鬼卻停住了,並沒有立刻出手。下一秒,一個身影從門後緩緩走出,來到初中生面前。

初中生擡頭看着那人,只見他穿着黑色的袍子,臉上帶着詭異的鬼臉面具,正是僞裝之後的藍海辰!

“現在,告訴我你得到的線索。”藍海辰慢慢開口命令道,他的聲音經過了改變,低沉而陰森。

初中生恐懼的看着面前的藍海辰,她想反抗,但精神的崩潰卻讓她無法做出違背藍海辰意願的事。

“醫、醫生的袍子……是、是l號的……嗚……嗚嗚嗚……”初中生低下頭閉着眼睛,眼淚不斷從中流出。

“啊!嗚嗚嗚!”最後她終於忍受不了,掩面大哭起來,哭聲淒厲悲涼。

藍海辰看後點點頭,都已經變成這樣了,應該不會說謊。

“殺了我吧!求求你殺了我!”初中生邊哭邊哀求道,她已經不想再受這種折磨。

原本,初中生以爲自己可以憑藉不凡的速度逃跑,可沒想到藍海辰偏偏不按常理出牌,設下這麼一個局,用恐懼將初中生徹底擊潰!

“這,纔是厲鬼的正確使用方法,也是殺人最有效率的方式!”藍海辰心想,與之相比,之前那些殺手殺人的方式簡直弱爆了。

要知道在種種規則的限制下,殺手想要成功殺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要目標還有移動能力,就能利用各種地形擺脫厲鬼的追擊,這點藍海辰自己已經無數次證明過了。

所以想要快速擊殺目標,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限制目標的行動能力。而限制行動能力的最好方法,自然便是通過驚嚇!這也算是祕密規則一樣的定律。

殺手有厲鬼在手,很容易就能將目標心中的恐懼放大。在劇烈的恐懼下,絕大多數人都會主動放棄抵抗。

就像藍海辰現在做的。

其實早在通過監控找到初中生之時,藍海辰就覺得初中生這個人不會太好殺。

初中生的體型雖然嬌小但卻十分勻稱有活力,一看就是伸手矯健之輩。這種人一旦逃起來,往往都十分難應付。況且周圍地形複雜,很可能一個拐角便失去目標的蹤影。

藍海辰還注意到,初中生腳上穿的鞋是那種十分專業的跑步用鞋。這種鞋不但價格昂貴而且也不時尚,一般購買的人並不多。

而初中生看起來並不像那種家境很好的人,既然會穿這種鞋,就說明她很可能極爲擅長奔跑!

所以爲了限制住她,藍海辰便設下了之前的陷阱。

藍海辰先是悄悄遮住了窗戶,然後讓江雨煙扮成厲鬼站在不遠處進行威懾。

初中生看到後自然會向相反的方向跑,而那人頭一樣的厲鬼卻早已化妝成拖把,悄悄等在那裏。

等初中生被人頭厲鬼嚇到後,藍海辰再壓軸出場。他先是放出音樂渲染效果,再用紅布矇住手機的閃光燈,做出紅光的效果。

至於那無數扇門,其實只是許多面鏡子而已,是藍海辰無意間在周圍發現的,就利用了起來。

就這樣,初中生果然沒有挺住,最後心神失守,說出了自己掌握的線索。

“沒想到初中生掌握的居然是醫生的線索,還真是讓人意外。穿l號的衣服嗎?那身高一般的男性和比較高挑的女性就都有可能了,至少不應該是胖子。”藍海辰在心中思索到。

“殺了我……你快殺了我吧……”

這時初中生有開口求道,藍海辰看了對方一眼,終於點點頭。

“好吧,滿足你。”藍海辰說着衝厲鬼揮揮手,趴在一旁的紅衣厲鬼立刻上前,快速伸手掐住了初中生的脖子!

厲鬼用兇惡的眼神盯着初中生,初中生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藍海辰。下一秒,藍海辰突然發現初中生的表情變了。

一種奇怪的表情出現在初中生臉上,這表情似笑非笑,有一絲絕望卻又有一絲解脫。同時初中生彷彿胸有成竹一般,似乎也不再懼怕死亡。

藍海辰看後一愣,這是什麼表情?無論是在在夢中還是在現實裏,藍海辰見過無數個被厲鬼殺死的人。

但他們的表情從來沒有像初中生這樣的,這根本不是一個將死之人該有的表現。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啊!”藍海辰背脊突然一陣發涼,他竟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他想問初中生但卻爲時已晚,厲鬼下一秒便扭斷了初中生的脖子,初中生頭一歪便徹底斷了氣,她再也無法回答藍海辰的話了。

“她的表情好奇怪啊,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江雨煙也走上前來說。

“不只是現在不對勁,其實從那個奇怪的信息出現之後,我就有些猜不透今晚的情況了。”藍海辰皺眉說。

直到現在,藍海辰還沒有搞清楚那個信息到底是誰發出的,也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而且更奇怪的是,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跟警察照過面。考慮到對方隊伍裏必定會有高手存在,這也絕對說不上正常。

“怎麼回事,這種強烈的不自然感。感覺就像第二輪遊戲剛開始時一樣,這裏面也有警察的陰謀?”

藍海辰說罷又看向初中生的屍體,那詭異的表情還凝固在屍體臉上,讓人看了渾身發毛。

“初中生的古怪表現是不是也跟這一切有關?這次的對手到底是個什麼人,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藍海辰心想。 不止如此,之前藍海辰他們還曾經期望過,能夠通過監控看到警察換裝的過程。

到最後的結果卻是,江雨煙什麼也沒看見,從頭到尾,警察就像失蹤了一樣,完美的躲過了他們的監視。

要知道藍海辰他們監控的玩家可整整有7人,這個數字絕對不少。

本次玩家總共才22人而已,去掉藍海辰他們4個,剩下的也只有18人。7個人已經佔到了這其中的三分之一還多。

按照機率,這種情況有極大可能將警察玩家概括其中,至少應該有一個人纔對。

但現實卻是正好相反,造成這種結果的,除了藍海辰他們倒黴透頂這個原因之外,剩下的就只有警察的陰謀。

“也就是說,現在很可能有什麼重要的變化我們不知道,指使我們。”藍海辰說着看了看初中生的屍體,“這個傢伙到底知道些什麼呢?居然露出那種表情……”

“到底該從哪裏入手呢?我們錯過的變化……”藍海辰嘟囔道。

“無論如何咱們先離開吧,這裏不宜久留。”江雨煙這時提醒道。

“好,先把這裏收拾一下,然後馬上離開。”藍海辰點頭說。既然一時想不明白,也只能先離開了。

於是藍海辰二人迅速將現場收拾好,然後離開了這裏,只留下被扭斷脖子的初中生。

初中生的屍體便一直躺在那裏,頭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扭向一旁,看上去十分滲人。

就在藍海辰他們離開不久後,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這條走廊上!

這身影身披白袍頭戴白帽,眼睛以下被一副巨大的口罩遮住,無法分辨其相貌。而且也不知這白袍子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功效,穿上後甚至就連性別都無法分辨。

唯一能看出來的,便是這人的身高大約在170公分左右,而且不胖,屬於中等的身材。

是醫生,醫生居然在初中生死後不久,便出現在這裏!

如此準確的判斷,裏面是否有什麼貓膩?

只見醫生輕輕蹲到初中生身旁,先是拿出一部相機,將初中生的死相拍下。隨後才從小箱子裏拿出一個注射器,並將注射器裏的藥液打入初中生體內。

然後詭異的事發生了,只見初中生的屍體突然劇烈抖動起來,被扭斷的脖子也隨着抖動一點點恢復過來。

最後只聽到一聲劇烈的抽吸之聲,初中生猛地睜開眼睛,從地上坐起身來。她復活了!

復活後的初中生先是茫然的看了看周圍,隨後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在確定脖子安然無恙後,初中生猛地轉過身,劇烈的嘔吐起來。

“嘔……嘔……!”她一邊嘔一邊劇烈的喘息,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

“我……我活過來了……我居然……活過來了!”初中生顫抖着看着醫生說。

醫生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拿出手機給初中生看她死時的照片。

初中生一看之下又是一陣顫抖,但她還是繼續看着,然後用力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

……………………

視線回到藍海辰那邊,藍海辰和江雨煙在離開殺人地點後,便分開行動。

此時雖然距離天亮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但他們還是要謹慎,儘量不聚在一起爲行動,防止讓警察抓到蛛絲馬跡。

不過藍海辰心裏隱約覺得,就算他們所有人光明正大的聚到一起,也不會有什麼事。

因爲警察或許根本不會過來。

“等到天亮投票時,除非發生特殊情況,否則大家儘量避免給同一個人投票。

還有,如果情況發展到必須說出自己的線索,那就編一個。要那種儘量很像線索但又很模糊的,最好讓誰都猜不出來。

反正這種線索很多,這樣大家就不會被懷疑。記住,一定要儘量模糊,否則一旦與別人的線索出現矛盾的地方,就會有危險。”藍海辰在羣聊裏囑咐道。

大家都答應下來,然後藍海辰又單獨聯繫江雨煙。

“雨煙,你可以用我們從初中生那裏得到的線索。這個線索是真的,所以百分之百可靠。” 調頻魔法系統 藍海辰說。

“那你呢?”江雨煙問。

“我?我隨便編一個就行,我已經掌握了線索的大體思路,給我點時間我還能用線索去陷害別人呢。”藍海辰笑着回覆。

“那好,不過你也一定要小心,這次的對手恐怕是我們遇見的最強的。”江雨煙同樣囑咐。

“我會注意的,不會有問題的。”藍海辰回答。

就這樣,時間很快到達6點鐘,隨着拉扯之力的出現第一晚正式結束,衆人又一次聚集在那節詭異的車廂裏。

剛一進入車廂,藍海辰就險些驚叫出來。因爲他看到對面不遠處的初中生居然完好無損的坐在座位上,正向藍海辰這邊看來!

藍海辰頓時感覺汗毛豎立,感覺世界上最恐怖的事莫過於此了。

被自己親手殺死的人,居然又活生生的坐在自己面前,而且還在看着自己!只有親身經歷過才能知道,這種反差有多強烈。

“她爲什麼在看我,難道她已經知道是我殺了她?”強烈的心虛感向藍海辰襲來,讓他下意識的想回避初中生的目光。

不過下一秒,藍海辰又反應過來,意識到絕不能有絲毫迴避的意思!

“當時我殺她時,並沒有給她任何機會辨認我的身份。因此她不可能知道是我殺了她。

現在她可能只是正巧看過來而已,不能因此就暴露!”

想到這裏藍海辰立刻裝作沒事人一樣,同樣向初中生看去,而後又平靜的將視線移向別處。

初中生也一樣,在藍海辰身上掃了一眼之後,立刻看向了別人,沒有過多停留。

“果然如此,她不知道我的身份,剛纔果然是我想多了。”藍海辰見狀長出了一口氣,這事情的發展實在太考驗人的心理素質。

“對了,其他人怎麼樣,他們不會暴露吧?”藍海辰心裏想着,同時裝作不經意間轉頭看向身旁的江雨煙。

只見江雨煙表情有些呆滯的看着初中生,臉上有微小的汗珠劃過,同時身體也微微有些顫抖!

“她堅持不住了,必須立刻想辦法挽回局面!”藍海辰看後想到。 很明顯,即使江雨煙再堅強,在面對這種驚悚情況時還是會控制不住自己。

這並不是說江雨煙膽小,而是她不懂怎麼有效控制自己的本能。人在面對這種情況下時,總是會屈服於身體最本能的反應。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藍海辰那樣,從小就被庚樂晨那樣的心理高手訓練。

所以此時此刻,藍海辰必須想辦法改變這種局面,否則江雨煙就有可能暴露!

“喂喂喂!你這個整容女看什麼看啊!現在我看到你就覺得噁心,不要再試圖接近我啊!”藍海辰突然出聲,用惡狠狠的語氣對江雨煙說。

江雨煙聽後一愣,下意識的看向藍海辰。原本因爲驚懼而有些許誇張的表情頓時合理起來。

“你、你給我住嘴,別在這裏亂說話!”江雨煙反應也快,知道這藍海辰,立刻跟着說起來。

旁邊的人聽後都是一驚,江雨煙這個大美女居然是整出來的?

“我說怎麼這麼好看,果然不是天然的嗎?”

“看她這麼漂亮,得整了多少次啊?”

周圍人議論紛紛,都用異樣的眼神看着江雨煙。就連初中生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神發展打斷了思路。

另一邊的高富帥淚流滿面,彷彿心中的信仰崩塌掉一般。

“ok,搗亂成功,這樣一來就安全度過危機了!”藍海辰將頭轉向一邊不再去看江雨煙,同時暗中觀察名偵探與混混男兩人。

還好,因爲沒有直接參與殺人過程,所以他們兩個雖然吃驚,但卻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不會失控。

藍海辰又偷偷看向初中生。

“既然初中生又活了過來,那一切就很明瞭了,是醫生出手救了她!這個醫生判斷的好準,竟然這麼準確的就找到了死者,而且時間上也沒有偏差。”

要知道藍海辰殺初中生已經是在後半夜了,那個時候已經十分接近第一晚結束的時候。

醫生能在那種時候成功救人,裏面至少有兩種可能。

“第一就是醫生玩家怕出錯,所以故意在結束前最後一刻纔出手救人。這樣就不會出現時間錯誤的情況,最多就是選錯人。這樣一來救人成功的機率就會大爲提高!”藍海辰在心裏分析。

但如果說醫生是因爲這一點而成功救了初中生,藍海辰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龍王之我是至尊 這可是21個人裏面選一個,連十分之一的正確率都沒有。真有人這麼走運,一開始就能選對?這運氣也未免太好了些。

“所以只有第二種可能機率最大!”藍海辰心想,“那就是醫生有辦法掌握死者的信息,進而有針對性的去救人!”

這是最有可能的,同樣也是藍海辰最擔心的。

“這樣下去,醫生就有可能將我殺的人全部救活,要是這種情況真的發生,這場遊戲根本就不用玩了,我們輸定了!”藍海辰心想。

“這也是警察計劃的一部分嗎?他們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居然能獲知死者的信息?”

藍海辰首先想到的是監控,但又覺得不可能。所有連着監控的電腦都已經被徐淵做了手腳,不可能再有人能掌握監控,除非對方是超級高手。

考慮到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藍海辰更願意往別處去想,但他卻抓不到線索在哪裏,這實在讓人很惱火。

這時名偵探和混混男都已經恢復過來,紛紛向身邊的人散播自己的新形象。

“不要跟我說話,我不喜歡女人,尤其是像你這種又胖又蠢的!”名偵探一臉嫌棄的對身邊的聖騎士說。

“又胖又蠢?!”聖騎士聽後氣的發抖,她只是豐滿一點好不好,身材還是很有型的,很多人喜歡!多少男人巴不得跟她說話呢,這個傢伙居然還敢嫌棄她?

一旁的衣角一臉可惜的看着名偵探,居然對這種美女作大死。

就連藍海辰也暗中搖頭,兄弟爲了遊戲的勝利你辛苦了!

另一邊,混混男也在向混混女和教師傳播着自己的熱血思想。

“所以大家一定要團結起來,向着同一個目標前進!”混混男激動的說。

不得不說混混男還是很適合這個角色的,輕鬆將角色塑造的既熱血又呆傻。

“哈,你是個白癡吧?”混混女一臉嫌棄的看着混混男說,一開始她還以爲找到了個志同道合的呢,想不到竟然是這種笨蛋。

“嗯,如果我的學生也都像你一樣就好了。”教師也說,敢情她還真是當老師的。

除了藍海辰他們外,也有別人表現得很突出。有放蕩不羈的,也有陰森嚇人的。

總之一句話,大家都很變態嘛。

就在這時,車廂盡頭又傳來腳步聲,大家都向那裏看去,沒過多久法官便從那裏走出。

賭你不敢愛我 “哈哈哈哈,怎麼昨晚一個人都沒死啊,真是沒意思!”法官用他那空洞洞的兩個眼眶打量着衆人說。

隨後法官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

“那就直接開始發言吧,大家從我左邊開始,順時針以此類推。”說罷法官就看向了一旁的捲髮,她是第一個。

捲髮愣了一會後才緩緩開口。

“啊……我覺得大家還是應該相互配合一下。這樣,我先將我找到的線索說出來,大家也說出自己的,怎麼樣?”

於是捲髮真的將自己的線索說了出來。她得到的是一條平民線索,內容是平民一方中有長得很好看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