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詹姆士刷的將槍口瞄準了黎曉曉,“你是誰?!你怎麼知道這些?!”

“嘖!”黎曉曉有些不高興,“我可是專程來救你們的,如果不是我們一路冒險殺過來,你們在這裏被困到死也出不去,你就是這麼對待自己救命恩人的?”

“你到底是誰?!”詹姆士纔不相信他的鬼話,舉着槍又逼近了一些,都快戳到黎曉曉的腦門上了。

他這種行爲讓黎曉曉很生氣。

然後黎曉曉一把奪過了詹姆士的槍,搓巴搓巴扭成一個疙瘩狠狠丟在地上發出哐的一聲,嚇了所有人一跳!

空氣忽然安靜。

只剩下其他兩個門外喪屍撓門的聲音,格外清晰。

所有人的目光焦距都移到地上那坨東西上面,靜默着。

詹姆士正想說點什麼緩和一下氣氛的時候,蕾恩卻忽然發難,擡起槍對着黎曉曉就是一梭子!

要說生化危機第一部裏面黎曉曉最喜歡的女性角色,絕對不是擁有一座平坦飛機場的艾麗絲,而是前凸後翹充滿了野性美的蕾恩同學。

但他不知道這個小娘皮脾氣那麼暴躁、膽子那麼大啊!

真想把她扒光了摁地上揍屁股!

這想法挺邪惡的,黎曉曉也完全有能力做到,但是吧……每個人在一生當中總會產生過一些邪惡的念頭,但99%的人並不會將之付諸行動。

所以黎曉曉並沒有那麼做,只是衝上去瞬間制服蕾恩,然後掏出一根結實的繩索、一通令人眼花繚亂的操作後,把蕾恩綁成了一個字母Q——多出來那一點是腦袋。

也就是蕾恩身體柔韌性不錯,不然一般人頂多被綁成個C。

綁好之後,黎曉曉站起來拍拍手,滿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至於其他人……黎曉曉的動作太快,簡直就是電光火石,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呢……

黎曉曉懶得跟他們廢話,連連出手將特遣隊出了查德之外的所有人都綁成了Q,當然,查德也被他繳了械。

拎起地上裝着紅後芯片的袋子,黎曉曉命令查德,“現在去機房重啓紅後!我們需要問問她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告訴你發生了什麼!”詹姆士一邊掙扎一邊憤怒的大吼,“紅後殺了這裏所有人,你要是把它重啓,它也會殺了我們!”

“蠢貨!”黎曉曉鄙視了他一眼“紅後要殺你們早就動手了,還能讓你們有機會活着到它的機房?”

說完不再理會詹姆士的叫囂,再次命令查德,“快點!”

“我拒絕!”查德大聲拒絕黎曉曉,“我不會屈服!”

黎曉曉笑了一下,右手一揚,凝聚出火焰刀,對準詹姆士的脖子,“快點去重啓紅後,我給你五分鐘時間,超過一分鐘,我就殺一個人。”

呃……所有人看着黎曉曉手中的火焰刀,表情呆滯。

查德臉上視死如歸的表情頓時垮了,看看自己的隊友們,嘆了口氣,“我一個人不行,需要一個幫手。”

“艾麗絲,你去幫他。”

艾麗絲點點頭,接過了黎曉曉手中的袋子,衝查德笑了一下,“走吧!”

現在艾麗絲還沒有恢復記憶,壓根不記得自己是誰,不過她本能的對保護傘公司十分反感,所以自然而然的站在黎曉曉這一邊。

查德垂頭喪氣的在艾麗絲的監視下通過走廊到了機房,重啓了紅後。

被重啓的紅後很開心,第一句話就是:“很高興再次見到你,黎。”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黎曉曉微笑着,就像是跟一個真的小蘿莉說話一樣,語氣溫柔,“紅後,這個基地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詳細的敘述一遍吧!”

“好的。”

“……我在例行檢查的時候,發現儲藏室地上有一支破裂的T病毒原液,病毒大部分已經揮發,並且通過空調系統擴散到整個基地,沒有挽回的餘地……”

紅後用平靜的語調,像是做工作報告一樣敘述了整個事故發生的經過,在黎曉曉的威懾下,沒有人敢出聲打斷它的話,所有人靜靜聽完了紅後的敘述。

“……我勸說過你們的,你們不信我,切斷了我的電源,導致被我關押的活死人涌了出來攻擊你們,事情就是這樣。”

“你說謊!”蕾恩很生氣,“不過是爲了你的暴行找藉口!”

黎曉曉瞥了她一眼,“人會說謊,但紅後是個人工智能,一段程序,它可沒有說謊這個功能。”

沒理會蕾恩的白眼,黎曉曉繼續問,“T病毒的試管不會自己從儲藏箱裏跳到地上,紅後,你知道是誰幹的嗎?”

“我沒有看到他。”紅後平靜的說道。 豪宅。

八個玩家氣喘吁吁的來到門口,一個很年輕的男玩家抱怨道,“這破**系統,爲什麼不直接將我們放在這裏,給我們弄到市中心,也不給張地圖也沒有提示,找這半天才找到。”

“沒看到其他玩家啊,他們該不會已經進入蜂巢了吧!”

“可惡!”

八個人罵罵咧咧的走進豪宅,看到門上那個大洞,心情立刻就不好了。

“謝特,果然他們走到前面了!”

“快點快點,說不定還能追上。”

八個人依次鑽進了洞口,看到空蕩蕩的車站裏並沒有火車的蹤影,又是一陣罵罵咧咧,沿着鐵軌開始長跑。

嗯,如果他們肯花費點時間仔細搜搜,就可以看到維修井裏帕克斯的屍體,不過他們急着趕路並沒有看到。

這羣玩家的等級都不高,但全部都在資深範圍之內,長跑什麼的對他們來說也不算是什麼大事兒,也就消耗點體力罷了。

只是在找這座豪宅上浪費了許多時間,讓他們的心情很不爽罷了。

很快,八個人便到了基地大門口,看到了那輛火車。

懷着僥倖的心思,他們將火車搜了個遍,卻沒有發現那個裝着T病毒和解藥的箱子。

“肯定是被其他人捷足先登了。”所有人都是氣悶。

大門已經打開了,他們很輕鬆的進了門。

這會兒電力已經恢復,大廳裏燈火通明,一個攝像頭正炯炯的盯着他們。

看到攝像頭,已經組成一隊的衆人交換了個眼神,其中實力最強的一名資深玩家衝着攝像頭打了個招呼,“你好紅後,我們聽說這裏發生了事故,特地來幫你解決麻煩的,能給我們一份基地的地圖嗎?我們幫你把被感染的喪屍清理乾淨,以免他們出去感染更多的人。”

“……”

紅後沒有搭理他們,並且轉過了攝像頭。

衆人:……

等了半晌也沒見紅後說話,他們又試着跟紅後交流,可是依舊毫無反應。

“怎麼辦?”

“爬電梯唄!其他通道複雜,沒有地圖走不了,但電梯是可以直接通往最底層的。”

衆人達成共識,開始爬電梯井。

只是衆人有些想不通紅後爲啥不搭理他們,就算是拒絕,你也說句話啊!不吭聲是幾個意思?

嗯……其實答案是……紅後正在和黎曉曉說話呢,哪有工夫搭理他們?

“這個人對安保系統十分熟悉。”好聽的蘿莉音用平淡的語調敘說着,“他掐準了時間在我掃描的間隔時間做了這件事,並且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那片區域,同樣沒有被攝像頭拍到。”

“不過,雖然我沒有看到他,但根據當時整個基地裏所有的監控錄像,經過計算和分析,我得出了一個嫌疑人,史賓斯丶帕克斯。”

說着,控制檯上一個屏幕上閃現出一副圖像,是一個佩戴着保護傘員工牌的男人正面照。

“這不是那個……”查德驚呼一聲,他認得這個人,就是他們在火車上發現的那具屍體!

而艾麗絲也是身子一顫,心神巨震,這個人,不是她的“老公”麼?!

“他爲什麼要做這種事?!”艾麗絲忍不住問出來,她有點不敢相信她的丈夫竟然會是這麼一個視人命如草芥、會冷血無情屠殺一整個基地工作人員的大人渣。

不過紅後可不知道帕克斯同學偷T病毒的理由,所以沒有回答艾麗絲的話,只是提出了一個想不通的問題:“只是有一點我不明白,以他的員工權限,他不該知道安防佈置。”

黎曉曉看了艾麗絲一眼,笑道,“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T病毒在黑市上可是天價,只要他成功將T病毒和解藥運出去賣掉,他就可以立馬成爲億萬富翁、走上人生巔峯。”

“永遠不要小看金錢對人類的吸引力,有些人就是可以爲了錢做任何事,包括屠殺五百多位無辜的同類。”

說完,黎曉曉擡頭看着攝像頭,笑着問,“紅後,你的問題我也可以解答,帕克斯和艾麗絲是情侶,你明白了嗎?”

“原來是這樣,那麼,兇手是帕克斯無疑了。”紅後平淡的說道。

艾麗絲瞪大了眼睛,“這其中有什麼聯繫?”

這次紅後解答了她的疑問,“艾麗絲,你是蜂巢的安防主管,你知道所有的密碼和安防設置,如果你曾經告訴過帕克斯,那麼他就能做到這一切。”

“沃特?”艾麗絲指着自己,有點不敢相信,“我是安防主管?”

這個根本沒法接受啊!她心裏可是很討厭這個保護傘公司的,可她竟然是保護傘公司的員工?還是位高權重的安防主管?

“不用懷疑,催眠的副作用並不是很久,最多一天,你就能想起來一切。”紅後說道。

艾麗絲不說話了,面色複雜。

詹姆士等人倒是沒什麼反應,他們本來就知道艾麗絲的身份。倒是已經踏上艾麗絲友誼小船的馬特同學十分吃驚,不知道該以何種心情對待艾麗絲。

黎曉曉沒管。

其實讓艾麗絲和馬特不要建立太深厚的感情對他們來說是件好事,畢竟……馬特在第二部裏面可是變成反派BOSS、與艾麗絲有一場虐心的決鬥啊……

沒有太深厚的感情,到時候艾麗絲殺起馬特來也就不會太傷心。

哦,當然前提是艾麗絲活過第一部。

不過,有主角光環加成,有黎曉曉的暗中保護,這一點不是什麼問題。

“好了,紅後,還有一個小時蜂巢就會徹底關閉,我先送他們去出口,然後我們再繼續未完成的工作。”

“好的,不過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剛剛有八個人進了基地,說是來幫我解決麻煩的,你現在出去很大概率會遇到他們。”

八個人?黎曉曉一愣,旋即明白過來,應該是另外的八個玩家了。

“那你給我們指另外一條路,至於那八個人,他們既然是來解決麻煩的,就放十隻掠食者出來給他們練手吧!他們也很厲害的。”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黎曉曉誠懇的說道。

主線任務裏有“獵殺五隻以上掠食者”的任務,殺得越多任務評價就越高、額外獎勵也就越多,分給他們十隻讓他們拿個雙倍獎勵,也不算白跑一趟了。

【我可真是個大好人。】黎曉曉感慨道。

“既然他們真是來幫忙的,那麼,好吧。” 和原劇情一樣,紅後爲他們規劃了另外一條離開蜂巢的路線。

黎曉曉解開了詹姆士他們的束縛,雖然特遣隊衆人對黎曉曉紛紛投以白眼,但懾於他那匪夷所思的武力值,並沒有人不識趣的挑釁他。

一行人乖乖的排隊跳下地下道,準備從這裏離開。

這時候,紅後“很好心”的提醒了他們一句:

“我得給你們一個忠告,那些感染了病毒的活死人都是感染源,被他們的牙齒咬傷或者指甲抓傷,都會感染病毒,在一段時間後也變成他們那樣,友情提示,小心你們那些受傷的同伴,祝你們好運!”

特遣隊衆人:MMP!

進來的時候特遣隊有七個人,被喪屍殺了一個,現在剩下六個,而其中三個人都受了傷。

若紅後說的是真的,那他們三個都會變成喪屍……

“也許那個破電腦在騙我們……”

“紅後不會騙人。”黎曉曉笑看着他們,“它說的都是真的,T病毒原液可以通過空氣水源或者直接注射感染,感染的人一段時間過後就會變成喪屍,只有攻擊他們的大腦或者脊椎頂端才能徹底殺死它們。”

說完黎曉曉瞅了幾人一眼,“你們已經見識過喪屍是什麼樣子的了,如果不想你們的同伴一段時間後也變成那樣,最好現在就給他們個痛快。”

然後他又看了看包括蕾恩在內的三個傷員,“你們變成喪屍後就會變成只知道獵食的野獸,沒有絲毫人類的理智可言,你們會將你們的同伴當成食物,攻擊他們,殺死他們,感染他們,把他們也變成喪屍……如果不想這樣,你們可以考慮自裁。”

衆人面面相覷,氣氛愈發的凝重了……

而始作俑者黎曉曉則心情極好,哼着小曲兒跟艾麗絲和馬特走在前面,東瞅瞅西瞅瞅的。

黎曉曉有解藥,但他沒打算救這些人。

畢竟在原劇情裏特遣隊的人可是全部在蜂巢死光了的,而第二部的劇情緊接着第一部,如果這些人活着離開了蜂巢,誰知道會對第二部的劇情產生什麼意想不到的影響?

黎曉曉可不想弄出個蝴蝶效應把自己搞懵逼,所以在人員配置方面還是儘量尊重一下原著吧……就讓艾麗絲和馬特活着離開就行了。

而馬特還必須得受傷。

想到這兒,黎曉曉瞅了一眼馬特,琢磨着怎麼給喪屍放水比較自然。

馬特感覺到黎曉曉的目光,扭頭和他對上眼,黎曉曉和藹一笑,馬特登時感覺一股涼氣從腳底板升上來,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爲什麼黎的眼神這麼可怕……】

黎曉曉帶路走在前面,艾麗絲和馬特緊隨其後,而特遣隊六人在最後,與黎曉曉三人有幾步的距離。

很快,前方遭遇了喪屍羣。

黎曉曉揮舞着鍋子不緊不慢的殺着喪屍,一點兒也不着急,戰鬥力很強的艾麗絲偶爾也逮着空子幫黎曉曉殺一兩個喪屍,至於馬特……負責喊666。

後方傳來驚叫聲,通道一旁的通風口裏爬出了大量的喪屍,擠滿了通道。

特遣隊衆人紛紛舉槍射擊滅殺喪屍,不過他們殺喪屍的速度遠遠跟不上喪屍涌入的速度,且戰且退之下,他們很快就和黎曉曉三人擠到了一起。

艾麗絲看到後面涌來的喪屍,皺起眉頭。黎曉曉再強也只有一個人,讓他照顧到所有人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樣下去除了黎曉曉其他人都會死掉的!

四處瞅了瞅,看到頭頂上粗粗的管道,艾麗絲立刻大喊,“爬到管子上去!從上面走!”

這些喪屍只會緩慢的行走,根本不會跳躍這種高難度動作,只要爬到他們夠不着的地方就安全了。

艾麗絲轉到後面和幾個特遣隊的戰鬥人員一起抵擋喪屍的圍攻,讓女醫生和查德先爬到管子上去,然後其他人依次爬了上去,等馬特也爬上去之後,艾麗絲喊黎曉曉,“黎,你上去嗎?”

黎曉曉擺擺手表示不用,艾麗絲便一躍抓住了管子,輕鬆的爬了上去。

一羣人一邊在管子上爬行,一邊看黎曉曉在下面殺喪屍。

“爲什麼被他殺死的喪屍會消失?”薩利納斯好奇的問。

“誰知道呢!”艾麗絲聳聳肩,“他還能憑空變出火焰,也許他是個魔術師?”

呵呵呵呵……

衆人覺得艾麗絲這個笑話真是夠冷的。

一路有黎曉曉保駕護航,衆人沒有減員,當然,特遣隊也把紅後和黎曉曉的忠告假裝忘掉了,根本沒處理那三個受傷的隊員,依舊帶着他們前進。

不到最後這些人真的變成喪屍,他們是不會死心的。

黎曉曉也沒說什麼,他們的心情可以理解,雖然旁觀者可以站着說話不腰疼的指點江山說‘這些人遲早變喪屍,與其留着威脅到其他人不如趕緊處理掉’,但若這種事兒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估計也會做和這些“蠢貨”同樣的選擇。

誰會那麼冷血的拋棄一同出生入死的戰友?

或許就是因爲這種“不理智”,才能是一個真正有血有肉的“人”吧!

通過管道路段,他們從通風口爬到了一片實驗室的走廊上。

而看到這些實驗室,艾麗絲恍惚了一陣子,恢復了一些記憶,和原電影一樣,她興奮的大叫起來,“有解藥!有解藥!”

大家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着艾麗絲。

艾麗絲絲毫不察,興奮的看着那幾個傷員,“你們有救了!T病毒有解藥,我想起來了,就在這邊,跟我來!”

說着艾麗絲便一路小跑着向前,興奮到不行。

特遣隊衆人也一掃之前的頹廢振奮起來,跟着艾麗絲過去。

黎曉曉沒管,兀自晃晃悠悠的走在最後。

馬特看到他,好奇的問,“黎,有解藥,你不高興嗎?”

黎曉曉笑笑,“他們高興的太早了。”

馬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