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沒等多想,唐宋摸著鼻子:「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一隻肥蟲而已。什麼黑爺,我真不認識。」

肥蟲……

這稱呼,當真是讓秋姐尿了。黑爺多強勢的人,誰敢給他起這樣的外號,那不是找死嗎?!

艱難吞咽口水,秋姐慌忙撿起銀行卡,顫抖的遞給唐宋,笑容越發僵硬:「唐先生,我……我知道錯了。你,再給一次機會行不行?」

唐宋沒有接,笑容越發迷人:「怎麼,你不缺錢了?」

噗通!

秋姐直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唐先生,我真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給個機會,要不然黑爺會撕了我。」

旁邊兩個青年也是機靈,趕緊跟著跪下,冷汗不停的翻滾。那可是黑爺,會吃人的……

周亮傻眼了,懵逼的低頭看著秋姐,腦子一片空白。

有,有這麼誇張嗎?

裡邊的范美麗也是吃驚,眼淚強行停止,驚愕的看著求饒的秋姐,又看了看唐宋的後背。這男人,究竟有多恐怖,竟然讓秋姐跪了。

唐宋往外走了一步,俯視著秋姐,平淡道:「每個行業都有自己的規矩,你作為雞頭應該很清楚。壞了規矩,終歸是要付出代價,你說呢?」

秋姐臉色更是發白,緊咬著嘴唇低頭。心頭一狠,忽然轉身從旁邊青年的口袋裡掏出一把彈簧刀。扔掉銀行卡,彈簧刀彈開,直接切了自己的左手小指頭。

「啊!」范美麗嚇得驚叫起來。

周亮等人也是大驚失色,秋姐這也太狠了,一言不合就開切!

鮮血洶湧,秋姐面色慘白,左手不停的顫抖。可她並沒有理會,扔掉彈簧刀再次撿起銀行卡,還是沖著唐宋哀求:「唐先生,希望能給個機會。」

唐宋面色平靜的俯視著她,終究還是伸手接過銀行卡:「你做事足夠狠,但缺乏野心。什麼時候,改了這缺陷,你會走都更遠。」

說話間,唐宋從口袋掏出一些小紗布扔在地上,然後轉身走進房間,「等下肥蟲來了,你跟他說,我餓了。」

「是!」秋姐重重的吐了口氣,等唐宋進了房間,她才敢抓起紗布,驚慌的纏住自己的手指。

周亮回了神,慌忙蹲下:「秋姐,你……至於嗎?」

秋姐捂著手指站起來,高跟鞋狠狠踹過去冷哼:「都是你的餿主意,敲詐你麻痹!范美麗,你別信他是什麼純情少年,他就是鴨子,還是雙向。我認識你,是他安排的,他就想讓你來賣。麻痹的,等下我要是出事,老娘先日死你。」

又憤怒的踹了一腳,這才急匆匆離開。

當了多年雞頭,她當然明白,這個唐先生不是一般的恐怖。

別人或許覺得誇張,但她一點都不覺得誇張,反倒有點慶幸。一根小指頭,換來的可能是一條命……

「周亮!」范美麗氣炸了,尖銳的嘶吼起來,抓著高跟鞋奮勇衝出,火氣十足的朝著周亮砸去,「你混蛋!」

「啊,范美麗你瘋啦,握草……」

周亮本來還想反擊,看到范美麗暴怒的掄著高跟鞋,嚇得撒腿就跑。

范美麗那個氣啊,高跟鞋繼續砸過去,心都碎了。

打死也沒想到,自己的這個男朋友竟然是,鴨子!而且,還挖坑把自己往裡邊推……

唐宋沒管外邊的吵鬧,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將一身汗臭味沖洗。可惜的是,沒衣服換。

不多會,當他從衛生間出來,果然見到范美麗蹲在房門旁邊哭泣,很傷心。

唐宋非但沒有安慰,反倒撇嘴道:「以後多吃點豬腦,補補腦子。」

范美麗淚流滿面的罵道:「你才沒腦子,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嗚嗚,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混蛋,混蛋!」

唐宋聳肩應道:「因為你沒腦子。就他那樣子,你還信他是個清純少年。我看你腦子不好使也就算了,眼睛也挺瞎,」

這話說得范美麗極為悲憤,抬頭咬著嘴唇直勾勾盯著他,眼淚洶湧得更加厲害。安慰一下,會死啊…… 蘇華全身都在痙攣,直接接觸電源的小臂更是已經毫無知覺,麻痹感還在一點一點向上蔓延。他的心中大駭,立即便想抽回手,可是手卻像是被粘在上面一般,完全無法移動分毫。試了幾次之後,蘇華也慢慢冷靜下來,既然這是小鐵皮的提議,那就說明它肯定這沒有生命危險,何況這是唯一能和伊恩聯繫上的方法,再難也要堅持。

“主人,我這就抽取能量,可能有些痛,不過別害怕,不會有生命危險。”小鐵皮的聲音適時地傳了過來,蘇華頓時安下了心。

完全麻痹的手臂上傳來一陣瘙癢的感覺,從接觸電源的手指開始,像有許許多多蟲子從手臂中爬上來,蘇華仔細一看手臂上卻什麼也沒有,手掌部位卻已經焦黑一片了。蘇華只能定下心神,努力忽略所有不適的感覺,相信小鐵皮。

伊恩靠躺在椅子上,頭上接了幾根黑色的金屬線,黑線插入他的頭髮中,隱沒不見。黑線另一頭接在一個龐大的儀器上,儀器上各種顏色的顯示燈在不停地閃爍。伊恩閉着眼睛,臉上是掩不住的焦急之色。

“尹伯伯,你說這樣能聯繫上他嗎?”伊恩保持這樣的姿勢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他略微動了動全身僵硬的關節,睜開眼睛看向一直坐在一旁的老人。

“只要他能收到信號,就一定可以。靠這臺儀器提供的能量,銀髮出的信號可以覆蓋整個太陽系。”老人的眼睛一直盯着儀器和伊恩的臉色,全神貫注。

“那就好。我實在是不想再等了,一天得不到他的確切消息,我就一天無法安寧。”

“小恩,你這樣很冒險,全境搜索所需的能量太大,就算有儀器的支撐,稍有不慎,你的全部能量也會被抽空。”嘆了口氣,面對一意孤行的伊恩老人也毫無辦法。

“所以需要尹伯伯替我看着啊。”伊恩露出了笑容,討好地對老人笑了一笑,隨即斂去笑意,眼中充滿了凝重:“他……對我很重要!”

老人聞言意味深重地看了一眼伊恩,卻並沒再說什麼,伊恩也恢復了沉默。房間中除了儀器運行的嗡嗡聲,就只剩下兩人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忽然,伊恩的眼前毫無徵兆地跳出了一片光幕,銀平板無波的低沉聲音也隨即響起:“掃描到ⅱ號的信號,是否開放視覺與聽覺系統權限,開通通訊功能?”

蘇華咬牙閉着眼努力忍受着如同萬蟻噬身的痛苦,不知過了多久,這種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讓他的時間概念也模糊了,似乎過了很久卻又似乎只有幾秒鐘。小鐵皮的聲音終於響起:“主人,主人!我終於找到伊恩殿下的信號了,趕緊給我開放你的視覺和聽覺權限,我好接通通話。”

蘇華和伊恩的面前同時彈出了一片光幕,光幕上泛着一圈又一圈的波紋,波紋中的影像一點一點地清晰起來。

“伊恩!”伊恩的能源遠比蘇華充足,所以蘇華先看清影像,激動萬分地喊出聲來。

“蘇華,終於找到你了。”伊恩看着眼前光幕上漸漸清晰的蘇華,有些激動,坐直了身體。

兩人在最初脫口而出的一聲過後,卻又相對無言起來。縱然蘇華不知道該如何向伊恩解釋自己遭遇的一切,伊恩也有些事情並不想讓蘇華知道。兩人一時不知如何開口,只是相互打量着對方。

伊恩看着蘇華的影像,有些忍俊不禁:“看來我眼福不小,好久不見,你特地這樣歡迎我,哈哈?”

蘇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臉上浮起了一絲尷尬。剛纔洗完澡準備睡覺,就沒再套上衣服,壓根沒想到今天還能聯繫上伊恩。何況剛纔情況緊急,根本沒時間穿衣服。

光幕右下角的小畫面中,能看到自己的影像正在朝下半身移動,最下面已經從胸膛移到腹部了,蘇華的臉刷地紅了,急忙大聲呵斥:“小鐵皮!”

小鐵皮笑嘻嘻地聲音響起:“有什麼關係,主人不是伊恩殿下的婚約者嘛。”

聽見小鐵皮的說法,蘇華哭笑不得,這都哪跟哪啊,什麼婚約者,他怎麼從來沒聽伊恩說過,何況伊恩的婚約者,蘇華心中一動,說不出聽到這個詞是一種什麼感覺。他四處查看,想要拿件衣服披上,可是手在背後無法移動,他也不想讓伊恩看見焦黑的手掌。

伊恩面帶微笑:“我們一起住了那麼久,什麼沒見過。不用找衣服了,就這樣很不錯。”還特地上下看了看,點了點頭:“嗯?身材好像好了不少啊,這段時間沒少鍛鍊?”

蘇華強自穩了穩心神,忽略心底那絲怪異的感覺,不答反問:“伊恩,你的衣服也挺奇怪,我以前從沒見你穿過。”

伊恩回到了螺旋塔,再沒有了僞裝的必要,以前從不離身的眼睛也早就摘下,服飾裝扮也與平日有很大不同。蘇華仔細看着這樣的伊恩,逐漸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伊恩心下暗道糟糕,今天一聽尹伯伯說找到了ⅱ號的信號,就心急如焚,一刻也不願停地開始大肆搜索,卻完全忘記換掉身上的裝扮,自己的身份暫時還絕對不能讓蘇華知道。伊恩不願讓蘇華覺得自己是蓄意欺騙。

伊恩並沒有回答,而是着急地問道:“蘇華,你究竟在哪裏?怎麼會突然失蹤了?”問出這些問題一方面是轉移蘇華的注意力,另一方面這些的確是伊恩百思不得其解的。蘇華的背景很簡單,早在當初接觸的時候伊恩就調查清楚了。伊恩最初覺得可能是自己連累了蘇華,可回到螺旋塔之後卻也絲毫沒有聽見任何有關蘇華的消息,暗中的調查也沒有任何進展。

“啊……”果然蘇華一聽見伊恩問出這樣的問題,全副注意力就被轉移了。蘇華也有些猶豫,現在自己的情形,與外界完全隔絕,就算告訴伊恩,伊恩也幫不了自己多大忙,反而徒增他的煩惱。何況很快就要和螺旋塔開戰了,到時候上了戰場,還能不能活着回來都不一定,何必讓伊恩白白替自己擔心呢。蘇華忽然想到了那天聽到的向地球宣戰的那個聲音,與伊恩十分相似,不過很快他就把這個念頭拋之腦後,螺旋塔和伊恩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塊,只不過是聲音相似罷了。

看見蘇華猶豫的臉色,伊恩有些奇怪,不過他並沒有急着追問,只是接着說道:“你失蹤之後不久,就有人來說你已經遭遇車禍身亡了。我一直不相信,一直找到現在。還好,你沒出事。你沒事就好!”伊恩有些激動,得知蘇華死訊時的那種彷彿天地全灰的心痛,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心悸。

“他們太卑鄙了!”蘇華震驚當場,那個魏嚴和他身後的政府,居然用這樣的方法斷了他所有的後路。這些天與機甲隊員們共同訓練,被他們所感染的爲國報效的豪情熱血在這一瞬間也有些冷了下來。

“他們?”伊恩敏銳地捕捉到了一個詞。

“嗯。是一夥人,他們有求於我,我也決定了幫助他們,可是我沒想到他們會這麼卑鄙。”蘇華決定不告訴伊恩真實的情況,他不希望把伊恩也捲進來,還是等戰爭結束,自己有命活下來再說。

“那你有沒有危險?”伊恩看得出蘇華並不想多說,他也就不多再多問。反正只要有了這個信號,想查蘇華在哪裏還是應該沒問題的。

“沒問題,你不用多擔心我。伊恩,你怎麼辭職了?我讓人回去找過你。”

“還不是爲了找你。你不在,我一個人留在那裏有什麼意思。”直到這時伊恩才恢復了平時的語氣,眼裏滿滿的都是溫柔。

“可惜了我們的家。”蘇華也笑了,不過還是有些遺憾,那裏曾經是他認爲會和伊恩住一輩子的地方。蘇華看着伊恩的臉,仔細地用目光摩挲着,好久沒見了啊,伊恩。忽然他發現了伊恩頭上的那些接線,疑惑地問道:“你現在在哪裏?你頭上那些線是什麼?”

“那房子我留給尤晨照顧了,不會丟的,放心吧。”伊恩何嘗不知那套房子對蘇華的含義,就連他自己,雖然一直隱瞞着身份,不過對那時的溫情,他也很是留念。伸手拉了拉頭上貼着的黑線,輕描淡寫地說道:“這些線是爲了加大功率。光憑我的能量,我沒法大範圍地搜索。”

伊恩和蘇華許久未見,好不容易纔聯繫上,自然是說不完的話,不過兩人都很有默契地閉口不提各自的處境。

突然小鐵皮的聲音響了起來:“主人主人,快停快停,已經被人發現用了過多的電能了。”

蘇華一個激靈,想起了自己還在封閉的太空基地中,趕緊和伊恩說道:“我的能量不夠了,下次再聯繫。”

伊恩點點頭:“你自己千萬要小心。”隨即關閉了光幕。

光幕關閉之後,伊恩仍舊坐在原處未動,擰着眉頭思索了許久。蘇華身上的謎團很多,而且看得出來蘇華並不想讓他知道。按照他對蘇華的瞭解,能讓蘇華這樣避而不談,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有危險,而蘇華並不想讓自己捲入其中。

“銀,去查查信號來源。”

蘇華眼前的光幕關閉了之後,才從與伊恩會面的激動中冷靜了下來,手臂上麻麻癢癢的感覺也在這時恢復。小鐵皮的聲音適時響起:“主人,我會集中生物電能彈開電源,你記得乘那時把手抽回來。今晚我會把右手的痛覺神經切斷,我晚上會盡量修復。”

蘇華咬着牙,在一陣劇痛過後,右手脫開了電源,整個房間的燈光也閃爍了一下。蘇華用左手把一直接觸電源的右手舉到眼前,現在不光是手掌,整個右手小臂外皮都焦黑一片,還整個腫大了一圈,看起來就像是一截被燒焦的木炭,很是嚇人。就算已經切斷了痛覺神經,手臂還是一直抽痛着,蘇華現在只能相信小鐵皮能修好它,他可不想明天拖着這樣的手臂去訓練,肯定被人懷疑。

今晚能聯繫上伊恩,蘇華真是高興壞了,只要知道伊恩沒事,對蘇華來說就是一顆大定心丸。雖然覺得政府的手段太過卑鄙,不過比起這些,現在外敵入侵的情形,顯然更爲重要。在這樣的民族危機面前,對政府的那點小小的不滿也只能先扔在腦後。

在蘇華修復了房間的感應板和電源,努力忽略手臂的傷痛,心滿意足地入睡的時候,太空基地的電能控制中心卻忙作了一團。

“儲備電能足足減少了一週的儲量。電能無故消失,緊急請求查找原因。”一個頂着少尉軍銜的男人在向上級彙報。 絲毫不顧范美麗的幽怨,唐宋自顧自朝著門口走去。看他那瀟洒的樣子,范美麗擦拭淚水站起來,咬著嘴唇跟上。

側頭看了一眼,唐宋哭笑不得:「你跟著我幹嘛?我們沒啥關係,你也可以走了。」

范美麗一聲不吭,兩眼發紅的跟在他身後,氣呼呼的樣子。就不走,誰讓你損人!

唐宋懶得理她,他可不會同情心泛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她想來賣,他救一次已經夠仁慈的了……

走到一樓大廳,正好一幫人火急火燎的跑進來。領頭的是身穿黑色披風的中年人,寸頭,但是頭髮發白,長得很粗壯。

快步衝到跟前,中年人咧嘴笑道:「你怎麼跑這邊來也沒給我個電話?美女你好,我是這裡的老闆,你可以叫我老黑。」

「別亂套近乎!」唐宋嫌棄的撇嘴,上下審視著中年人,「幾年不見,倒是年輕了不少。看來最近,小老婆不少。」

黑爺嘴角一抽,尷尬的縮著脖子低聲道:「給點面子……」

唐宋翻著白眼:「我沒給你肥蟲面子?」

這稱呼,讓黑爺更是苦澀,滿是懊惱的嘆息:「得,我說不過你,愛咋咋地吧。午飯已經準備好,你先上車。」

唐宋沒有走出去,轉身沖著通道看了一眼,平淡道:「沒必要太誇張,她已經做了該做的,再給她一次機會吧。」

黑爺一怔,鬆了口氣的點頭:「那我替她謝謝你了。老六,帶唐先生他們過去吃飯。」

這回唐宋沒再說什麼,大搖大擺走出去。范美麗緊咬著嘴唇,也緊跟在後邊。看到這麼多人,心裡頗為緊張。

這個年輕人,看樣子身份很不簡單……

等唐宋等人出去,黑爺的臉色瞬間黑下來,陰沉喊著:「秋月,過來!」

秋月低著頭從通道裡邊走出,小指頭已經被包紮起來,尤為畏懼。

天下第一醫館 走到跟前,也不敢抬頭看黑爺,顫抖的低聲道:「黑爺,我……我知道錯了。我不該貪那點錢,更不該用這種手段……」

黑爺綳著臉色冷哼:「知道你為什麼只能在這嗎?這就是你的毛病,貪小便宜,沒眼光!僅有一次,再有下次,你知道後果!」

「是,你放心黑爺,我記住了。」秋姐暗暗苦笑,她本來是想著用周亮敲詐點錢,畢竟唐宋出手太闊了。沒想到,這鐵板這麼硬,啃不動就算了,手還斷了。

抬起頭,秋姐忍不住:「黑爺,他是……」

黑爺冷冷的瞪了一眼:「不該問的不要問,跟你沒關係。」想了想,黑爺又道,「把那個周亮清走,別讓我再見到。你這段時間先不要管這些,去跟著飛燕。」

秋姐大驚失色,張嘴想說什麼,黑爺已經怒視,「我不會虧待你。跟她學習一段時間,你的將來不該僅限於這裡。 風流皇帝傲臨天下 好自為之,別讓唐先生失望。」

說罷轉身走了,讓秋姐一陣驚愕。意思是,自己先去學習,然後升職?

回想著唐宋的話,秋姐立即明白了。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眼界,自己需要學習的很多,但有一點唐先生肯定很欣賞自己,做事果斷!

望著黑爺離開,秋姐吐了口氣,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也許這次,也算是因禍得福……

寶馬車上,范美麗很是緊張,忐忑不安的坐在唐宋身邊,不停的四處張望。唐宋很平靜,靠著位置閉目養神。前邊的司機也不敢說話,安靜的開車。

此時范美麗真的很後悔,一時衝動跟著他上車,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跑路。

頭皮發麻,范美麗看了一眼平靜的唐宋,按捺不住低聲道:「你,你是他們的老大?」

唐宋慵懶的應道:「不是。你不該跟著我,我跟你不熟。」

這話說得范美麗兩眼泛白,恨恨的斜眼,乾脆雙手抱胸坐好。這人說話這麼損,不敲他一下算損失!

車子很快停下,司機主動下車去開門,很是客氣。

一下車,范美麗更後悔了。一家超級奢華的飯店,五星級。她聽說過很多次,卻是頭一次進來……

唐宋沒有理會她,他是真餓了。昨晚鬧騰那麼久,今天早上又插了自己那麼多刀,餓得很!

包廂已經訂好,而且等唐宋上去,服務員立即把菜送上來。那陣勢,看得范美麗兩眼直突突,關於周亮的怨恨也被拋到腦後。

八菜一湯,連主食都有三種。關鍵是,就他們兩個吃飯。

這浪費,讓范美麗又是心疼又是悲憤。貧窮限制了她的想象,有錢人的生活真是,超爽!

等唐宋動筷子,范美麗才按捺不住跟著吃起來。她也餓了,眼睛都快花了……

吃了一回兒,唐宋才平淡的說道:「跟著我,還有別的事嗎?」

范美麗這才停下狼吞虎咽,俏臉微微發紅:「我……我想跟你,借點錢。我知道這樣很不合理,可是我……我真的需要錢。」

唐宋沒有看她,平靜的繼續吃飯:「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

這下范美麗不知該怎麼說了,人家跟自己真不熟,而且很可能不是這座城市的人,憑什麼給自己借錢?

緊咬著嘴唇,范美麗豁出去了,昂起頭:「因為,因為昨晚的事情。」

唐宋忽然停下來,微微翻白眼斜視:「昨晚我有沒有做夠什麼,你心裡沒數?我可是被你坑了兩萬八。」

這話說得范美麗面頰更是發紅,心虛的縮著脖子。實在找不到什麼理由,一時間不由慌亂起來:「可是我,我真的很需要錢。反正你那麼有錢,借給我一點,等我有錢了一定還給你。」

說話間,范美麗豁然站起,將椅子推開,咬著嘴唇慢慢跪下,「算我求你了,大不了我……我給你當情婦……」

唐宋停下吃飯,側頭看她面頰火紅而又悲切的樣子,不由嘆息:「起來吧,你要錢幹什麼?」

范美麗慌忙站起來:「我表弟需要換腎,現在好不容易找到腎源,如果三天內我拿不出足夠的醫藥費就錯過機會了。 尋找愛情的鄒小姐 我表弟才五歲,他不能死。」

表弟?

這關係,讓唐宋嘴角抽搐:「你確定,是你表弟,不是你親弟?」

范美麗這才反應過來,趕忙解釋:「真是我表弟,只是我們的父母都不在了,外婆那邊又不願意要他,所以……真的我不騙你,不信等下你跟我去醫院。你有錢,你就發發善心,幫我一次。只要你幫我,你……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這女人真是,有錢不代表一定要發善心啊!

再說了,說得這麼羞澀,也不怕會起火……

側頭斜了一眼,唐宋又抓起碗筷繼續吃飯:「要多少?」

范美麗喜上眉梢,趕忙伸出右手。三根手指同時伸出,忽然又覺得有點多,縮回去一隻手:「二十萬。」

「可以!」唐宋平淡的回答,左手順勢掏出銀行卡放在桌子上,「沒有密碼,別弄丟了。」

范美麗卻沒敢接,有點懵:「你,你真給我?裡邊,有錢么?」

唐宋停下來,側頭鄭重說道:「夠你買一家醫院!下面有名片,辦完事把卡還給我。」

死死盯著銀行卡,范美麗猶豫了好半天,終究還是抓過來,激動地淚光閃爍:「謝謝,謝謝。我,我一定還你,謝謝……」說完趕忙跑出去,畢竟是救命錢。

等她離開,唐宋莫名嘆息。自己還是太好心,總是這麼心軟。萬一她拿回來呢?

正吃著,黑爺過來了。坐在唐宋對面,卻沒問為什麼只剩下一個人,咧嘴笑道:「跑這邊來,有事?」

唐宋打了個飽嗝,拿著熱毛巾擦拭嘴巴:「有點事,可能要在這邊兩天。你不用管我,給我一輛車就行,剩下的與你無關。」

黑爺鬆了口氣,壓低了聲音:「老爺子身體可好?」

「去了。」唐宋依舊很平靜,「你放心,我對你沒興趣。安心做好你自己的事,別讓我失望就行。」

「一定一定。」黑爺的笑容更是燦爛,「嘿嘿,別的不敢說,有一點我還是能保證,良心還在。」

真是嚇死,還以為這位爺要來這裡長住,那才是真恐怖……

站起來,唐宋平靜的俯視著黑爺:「轉告給其他人,我不感興趣,但要知道自己的本分。有些東西,我能給,也能收回。有些事,要付出代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