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約束他的。”唐驍月肅然道。

她很清楚,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像她這般肆無忌憚的跟秦羿說話。黃耀東不知天高地厚,憑他外煉巔峯的修爲挑戰秦羿,後果不堪設想。

“好了,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今晚好東西可不少哦。”萬小芸趕緊緩和氣氛,催促道。

“小妍,我們走吧。”秦羿轉過頭,衝一旁呆愣的溫雪妍淡然微笑道。

溫雪妍覺的自己就像做夢一樣,她原本以爲秦羿會被轟出去,沒想到他反倒成了萬小芸、唐驍月的爭相討好的大紅人了。

她突然覺的自己有點傻,似乎每一次替秦羿流淚擔心,都是多餘的,到頭來反倒是成了笑柄。

看着秦羿與溫雪妍在拍賣大廳相鄰入座,唐驍月心裏五味雜陳,萬小芸則是一頭霧水,‘秦侯這麼光明正大的腳踏兩隻船,會不會太傷人心了?’

拍賣會很快就開始了。

不少古代出土的首飾、玉器,擺在了展臺上,價格幾十萬、幾百萬高低不等。

“有喜歡的嗎?”秦羿笑問道。

溫雪妍知道秦羿穿着普通,平日還在酒吧算命掙外快,攢錢不容易,哪能讓他破費買這些名貴之物,只道是不喜歡,絲毫不表露半點心跡。

秦羿也不催促,兩人偶爾不鹹不淡的聊上一兩句,打發無聊的時光。

拍賣會很快過去了一個多小時,眼看着就要尾聲了,電子屏幕上打出了一串純白的玉石手串。

“尊敬的各位來賓,這串玉珠,名爲吉祥。是當年川陝總督進貢給慈禧太后的,傳聞此玉天生靈光,能趨吉避凶,佑人祥和。列位,請看!”主持人擡手示意道。

但見這串翡翠手串,白如羊脂,光澤圓潤,透着一種祥和、寧靜之感,只是在電子屏上看上這麼一眼,心魂兒便如沐春風,好不舒暢。

無論是作爲首飾,還是養神之物,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上品。

在場的達官貴人對珠寶涉獵者不少,頓時紛紛稱讚,心動不已。

溫雪妍出身世家,對古物向來有喜愛之心,此刻見了此等美玉,也是忍不住妙目生花,流光透喜。

秦羿看在眼裏,心中已然有數。 “起拍價十萬,每次出價不得低於五萬,價高者得,各位可以開始舉牌了。”主持人道。

“我出十萬!”秦羿當先舉牌。

“這位先生出十萬,還有價更高的嗎?”主持人笑問。

“黃少,這可是個好機會啊。秦羿跟唐驍月走的再近,他終歸是個土包子,身上能有幾個子?”趙宇軒冷笑了一聲,提醒了一旁生悶氣的黃耀東。

“我出一百萬!”黃耀東發出一聲郎喝,挑釁的望向秦羿。

他憋了一肚子的火氣,這會兒總算找到宣泄的機會了,‘跟我比富,你個鄉巴佬還不夠資格!’

“這死窮鬼每天晚上在酒吧算命餬口,黃少這一喊,他只怕要當縮頭烏龜嘍。”方俊凱刻意大笑嘲諷,讓在場的人聽個真切。

“沒錯,讓小妍看看,論綜合實力,我們黃少絕非某些傍女人大腿的廢物能比的。”姚莉莉自然是緊隨附和,隔着前後排,兩人一唱一和,指桑罵槐的損秦羿。

“兩百萬,黃少,還喊嗎?”秦羿再次舉牌,然後轉過頭衝黃耀東哂然笑道。

“你!”黃耀東原本以爲提高十倍價格,秦羿直接就慫了,沒想到居然還跟他槓上了。

“嗯!”趙宇軒眉頭一眨,給方俊凱使了個眼神。

方俊凱舉起手,站起身道:“主持人,我懷疑這人根本就沒錢,他是個託,故意來擡價的。”

“這一點就不勞你擔心了,我可以用人格擔保,這位秦先生有足夠的資金,絕不是託。”萬小芸衝臺下衆人微笑解釋了一句。

有她站臺背書,甭說秦羿喊兩百萬,就是喊兩個億,也絕沒有人會多問一句,方俊凱討了個沒趣,焉焉的坐了下來。

“哼,不就是仗着唐家那點臉嗎?我就不信他真的有錢。”黃耀東索性也是豁出去了,今兒他已經夠丟人的了,要是再輸給秦羿,他的臉往哪擱啊。

“三百萬!”想到這,他咬了咬牙,衝秦羿比了箇中指,再次喊道。

在場的巨頭、高官都是明白人,其實拍東西,誰要先喊,很少有頂價的,畢竟這是個交流酒會。真頂個你死我活,傷的是麪皮、和氣,不划算。

黃耀東與秦羿火藥味十足,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倆小夥子爲了女人爭風吃醋呢,也樂得看好戲,由得他們頂了。

“秦羿,別跟他比了好嗎?我可不想你辛苦苦掙的錢,全花在我的生日禮物上,那樣我會良心不安的。”溫雪妍眼眶一紅,握住秦羿拽着牌子的手,心疼的搖了搖頭。

“嗯,你不想花我的錢,那我就換種方式送給你。”秦羿臉上閃過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果真放棄了喊價。

“切!裝什麼大尾巴狼,三百萬就喊不起了,我還以爲你真有多大能耐呢。”方俊凱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籲!”黃耀東拍了拍胸口,也是長長的舒了口氣,只要能打壓秦羿的威風,三百萬就是買坨狗屎,他也心甘情願。

“這位黃先生喊價三百萬,還有更高的嘛?三百萬第一次,三百萬第二次……”主持人舉起了小錘,眼瞅着就要砸下。

一個撇腳的聲音從前排傳了過來,“我出五百……蒙!”

說話的是一個白人,能坐在前排的都是國際大公司派來的代表,或者投資商,地位非同一般。

“保羅先生已經出價五百萬,五百萬,還有人出價更高嗎?”主持人快語連珠問道。

橫裏殺出個外國佬,眼瞅着快要到手的玉串,又黃了。

“黃少,咱,咱們還跟嗎?”方俊凱嚥了口唾沫,失望的問道。

“還跟個屁啊,這位保羅先生身價幾十億,外國人一根筋,他要看上了能跟你槓到死。”趙宇軒沒好氣的提醒了一句。

“黃少得不到,姓秦的也沒希望啊,這回咱們可是妥妥佔了上風。誰輕誰重,雪妍心裏還不跟明鏡兒似的。再說了,人家保羅先生是國際友人嘛,咱們禮儀之邦要懂的謙讓,黃少你說是吧。”姚莉莉倒是會說話,趕緊給黃耀東找臺階下。

“你說的對,我得不到的東西,他姓秦的也別想得到。”黃耀東無奈的冷哼了一聲,宣佈棄權。

“我宣佈保羅先生,以五百萬拍的這串吉祥手串。”主持人咚的一聲,落了錘。

接下來的拍賣,索然無味,酒會很快進入了尾聲。

眼瞅着就要散場了,主持人再次拋下一個重磅炸彈:“各位親愛的朋友,保羅先生說了,他這次來華夏有意結交青年俊傑。這串吉祥珠,將會送給他敬重、仰慕的朋友,大家猜猜會是誰呢?”

“哈哈,這還用說嘛?要論青年俊傑,非我們黃少、趙少不可啊,在場有誰比他們更閃亮呢?”方俊凱哈哈大笑了起來。

“沒錯,我看這位保羅先生精的很呢。他要麼看中了黃少家的武道,或是有求於趙市長。這點小心思,誰看不出來啊,不過他能想出這法子送禮,也算是別出心裁了。”一個叫傑少的傢伙,搖頭晃腦的分析道。

黃耀東與趙宇軒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面色一喜,原本以爲這一局也就跟秦羿打了個平手,沒想到還有這等峯迴路轉的好事。

要能得到國際友人親手饋贈,那這裏子、面子揉在一塊,就不僅僅是省錢的事。

馬靠好鞍,人靠襯,這位保羅先生無疑是個很能擡人氣的傢伙。

“黃少,咱們是兄弟,今兒我話撂這了,保羅先生要是給了你,那是最好。他要給了我,我分文不要,再轉給兄弟你,以成人之美。”趙宇軒豪氣道。

“嘿嘿,那我就多謝兄弟了。”黃耀東趕緊整了整軍裝,兩人端出架子,穩坐釣魚臺,等候保羅送寶上門。

片刻,保羅英俊的臉上掛着崇拜的笑容,捧着珠光寶氣的首飾盒,邁步向他們走了過來。

“咳咳!”眼瞅着保羅就要從自己身邊走過去,趙宇軒忍不住輕咳了一聲提醒。

“保羅先生,這位是我們東州市副市長家公子,也是我們東大有名的青年才俊,趙宇軒!”方俊凱趕緊伸手攔住保羅,鄭重其事的介紹道。

保羅眉頭一皺,不悅道:“我,我棗的銀不是他呀。”

“你說啥?”方俊凱一時間沒聽明白啥意思,歪着頭又問了一句。

“我說,NO,NO他,OK?”保羅又重複了一遍,撥開方俊凱,不爽的搖了搖頭繼續往裏走。

“我艹,居然不是趙少,搞毛線啊。”衆人頗是失望。

“不是我,那就一定是黃少了,板上釘釘的事,錯不了了。”趙宇軒強壓住內心的不爽,裝作大度的揮手笑道。

黃耀東心都快跳動嗓子眼了,趕緊整了整衣領,故意擺弄獵鷹徽章,借光晃保羅的眼睛,以提示他,他黃大少獨一無二的身份。

保羅果然走到他的跟前,一言不發,滿臉崇拜的躬下了身,學着華夏古禮,深深的作了一個揖。

PS:今日更新完畢,喜歡本書的朋友,可以加羣:473929517 “哎,果真還是黃少比我有面子啊。”趙宇軒內心陰暗的嘆息了一聲。

“我就知道必定是黃少,咱們東大第一少,那可不是吹出來的。你瞅瞅這氣質,這風度,老外不服不行啊。”

“這位保羅先生是米國有名的羅斯家族接班人,身價幾十億。黃家這小子跟他交好,如魚得水,此後怕是會一飛沖天啊。”

“嗯,看來我等對黃家,還得更加重視才行了哦!”

在場的商界兩界巨頭,紛紛感嘆,這年頭人脈纔是最重要的,一個家族要能出一個絕世天才,足可保家族百年不衰啊。

“你好,我親愛的朋友!我聽萬小姐講過你的事,我深深的敬佩你,你是我的偶像。”保羅恭敬拜道。

“哦,連萬小姐都向你提到過我?”黃耀東頗是驚訝,洋洋自得道。

萬小芸現在可是萬家龍頭,她親自替他背書,讓黃耀東很是受寵若驚。

“是的,萬小姐說您有通天的本事,打遍天下無敵手,是活神仙呢!我想拜您爲師,懇請您收我爲徒好嗎?”保羅單膝跪地,雙手舉着禮物置於頭頂,滿臉真誠道。

“喲!”黃耀東被保羅一通吹的,很是受用,那張冷峻的臉再也繃不住,樂的嘴都合不攏了。

“黃少,還等啥呀,趕緊收了這洋徒弟啊。”方俊凱等人在一旁聒噪起鬨。

黃耀東暗吸一口氣,平靜激動的心情,清了清嗓子,傲然擺出高腔道:“承蒙保羅先生謬讚,謬讚啦!耀東嘛,自幼習武,這雙鐵拳有千斤氣力,擒獅虎,劈磚石,自是不在話下的。今兒當着東州各位叔伯的面,你如此虔誠,我要不收你爲徒,只怕他們也不願意嘍。”

說話間,他得意的衝秦羿冷然一笑,心中暗道:‘小樣,我不僅得到了玉石手串,還收了個身價幾十億的徒弟,你怎麼跟我鬥啊!打不腫你的臉。’

然而,就在他雙手接過禮物的時候,似乎有些不大對勁,原本到手的禮物,被保羅抓的緊緊的。他暗中使了幾次力,都沒能搶過來,保羅先生眉頭一沉,噌的就跳了起來。

“要懂?WHAT要懂?”保羅猛地一把搶回了禮物,跳腳大叫問道。

“這位不是要懂,是耀東,江東赫赫有名的武道世家天才黃耀東先生。”一旁的姚莉莉湊了過來,指着黃耀東,用流利的英文翻譯給保羅聽。

“我要找的是天才,是絕世天才!不是這位耀東先生。”保羅搖頭解釋道。

“哼,不是我黃耀東,還能是誰?何人敢當着我的面自稱絕世天才啊?”黃耀東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了,冷哼不悅問道。

保羅張着嘴努力發出最標準的華夏語,滿臉崇拜的吐出兩個字:“秦……一!”

“秦一?秦一是誰?敢比咱們黃少還牛逼嗎!”方俊凱張目四顧,扯着嗓子大叫了起來。

“保羅先生,你要找的是鐵嘴神算秦羿先生吧?”溫雪妍慧目一轉,起身輕笑問道。

“哦,美麗的仙女,你就是我的雅典娜!沒錯,我要找的正是秦羿,活神仙秦先生。”保羅美妙的感嘆道。

“秦羿?”趙宇軒等人驚的差點沒噴老血!原來在保羅眼中比黃耀東、趙宇軒優秀百倍的人才,竟是那個吳縣鄉巴佬。

不,這絕不可能!

“沒想到咱們東州還有比黃耀東更傑出的青年才俊,秦羿?你們聽說過這人嗎?”東州市一把手陳思遠沉聲問左右。

重生空間萌醫 衆位高官、富商皆是搖頭,顯然對這個名字很陌生。

“你有沒有搞錯,你要找的是那個吳縣鄉巴佬?論名聲,論家世,論財力,他哪一點強過本少?”黃耀東一把揪住保羅的衣領,氣急敗壞的質問道。

保羅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反水,讓他顏面盡失。 暖愛入骨:大叔心頭寶 更可恨的是,他居然是來找自己仇敵的,這決不能饒恕。

保羅作爲米國羅斯家族的繼承人,也不是軟柿子,一把撥開黃耀東的手,指着他的鼻子冷喝道:“YOU,SHUTUP!你哪一點都比不上尊貴的秦先生,你在我眼中一吻不知!秦先生比你強上一萬倍。”

雖然他說的華夏話,發音極其蹩腳,但這會兒大家都聽明白了,黃耀東在保羅先生眼中就是一個屁啊。

黃耀東被保羅如此無視,鐵面無光,壓抑整晚的怒氣頓時山洪爆發,揪住保羅的衣領,叫囂怒吼:“FUCKYOU!FUCKYOU啊!”

萬小芸、唐驍月兩人從後臺貴賓室處理完拍賣會後續事宜,剛回到大廳,就看到黃耀東要對保羅動手。

“放肆,敢在我萬家的會場撒野。保安何在,給我轟他出去,從今天起,絕不允許此人再踏入黃金山莊一步。”萬小芸清喝道。

萬家有天師秦羿坐鎮,還真沒把黃家放在眼裏,此前黃耀東挑釁秦羿,萬小芸看在唐驍月的面子上,一笑了之。沒想到這傢伙不知好歹,還敢毆打她的貴賓。

論家世,黃家一羣莽夫,哪及得上保羅一根手指頭重要?

黃耀東再橫,在衆多保安真槍實彈逼迫下也只能認栽,被摁了個結結實實,臉貼在地上,苦苦掙脫不得。原本不可一世的黃大少,軍裝被扯破,髮型也亂了,滿臉青筋暴怒,好不狼狽。

“Stupid!”保羅衝黃耀東豎起中指,不屑的比了個口型。

“死洋鬼子,我要撕爛你的嘴!”黃耀東怒吼道。

“給臉不要臉的死傻逼!你算什麼玩意,拖下去!”萬家寶呵斥道。

趙宇軒等人盡皆跟吃了屎一樣難受,他們的老大哥堂堂黃少,江東驕子竟然像垃圾狗一般,被萬家驅逐了!

而這一切,僅僅只是因爲他們眼中那個卑微的鄉巴佬!

“姓秦的,你不過就是仗着女人的威風,有種咱們決一死戰,我黃耀東不會放過你的!”黃耀東被叉到了門口,仍是不服,口中放肆的大叫着。

唐驍月俏面一寒,暗自心生怒意,‘這傢伙太狂妄無知了,簡直丟盡獵鷹特種大隊的臉面,回去是得好好治下他了。’

“保羅先生,你還愣着幹嘛,秦先生可不輕易收徒的哦。”萬小芸見保羅還在那發愣,忍不住提醒道。

保羅捧着禮物,恭恭敬敬的走到了秦羿跟前,單膝跪地,朗聲道:“秦先生,請你收我爲徒吧。”

秦羿撣了撣長衫,翹腿而觀,不悲不喜,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那一襲清朗的長衫,如這大廳內的一股清流,雖然麪皮白嫩,但沉穩有如山嶽。僅這份超然的氣度,便是那些商政界的大佬也是驚讚有加,自嘆不如。

“你爲什麼要拜我爲師?”秦羿平靜問道。

“我們西方也有像您一樣厲害的異能者,能掌控風火雷雨,有大神通。但他們都是天生的,旁人學不得。萬小姐說秦先生你有神仙之法,可以傳世,還請先生教我。”在秦羿跟前,保羅不敢拽外語,只能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蹦着說。 “哦?詳細說來。”秦羿靈目一擡,頗爲好奇的問道。

保羅解釋說,在西方有超能者,他們天生擁有某些特殊天賦,能從大自然的雷電、沙土、風雨、植物等獲取超能力,威力驚人,如神一般高高在上。

羅斯家族目前正面臨着一位超級強者的挑釁,雖然他們家族也有超能者,但奈何對方太過厲害,羅斯家族不堪一擊,異能者幾近被對手殺光,損失極爲慘重。

保羅聽唐人街的華人說華夏大地有修煉高手,能御飛劍、雷電可克超能者,這纔不惜親赴華夏,尋求能人相助。

正巧萬小芸透露秦羿有此神通,保羅喜出望外,藉着獻寶之功,欲拜師學法,以抗外敵。

雖然秦羿年輕輕輕,但保羅絕不會懷疑他的實力,因爲挑戰他們家的那位超級異能者,也如這位氣度驚人的秦先生一般年紀輕輕。

“秦先生,如果你我能結爲師徒,此後你就是我羅斯家族的上賓。當然錢不是問題,我最不缺的就是錢,師父若有需要,儘管開口。”保羅從萬小芸手中接過拜師茶,拱手奉上。

“想拜我爲師,你還不夠資格!”秦羿搖頭淡漠道。

“這小子是不是跟錢有仇啊,收了保羅當徒弟,日後榮華富貴還能少得了?”

“我看他也就虛張聲勢,一個學生能有多大本事,擺擺臭架子罷了。羅斯家族的人可不是傻子,他是怕露餡了,纔不敢應承吧。”

……

衆人各種議論之聲不絕,秦羿心下暗自冷笑,這些凡夫俗子又哪知他的天心?

他確實需要錢,但師徒勝若父子,豈能隨意應允。

且不說眼下他自身修爲有限,尚有血仇未報。就算是要收徒弟,也必須是天賦驚人能傳承他一身修真神通的絕世天才。但顯然在凡間,這種人才幾乎爲零。

像保羅這種平庸之輩,即便是親口相傳、相授,最多也就達到築基境界,很難有發展的空間,純屬浪費他的精力。

“秦先生,萬小姐說過,您最愛鈔票。你給開個價,到底要多少錢,才肯收我爲徒。”保羅狐疑的往萬小芸望了過去,再一次懇求道。

萬小芸也是不解,秦羿爲了區區兩千萬逼的張大靈差點撞牆自盡,這麼一個愛財的人,拜師不過是形式而已,他怎會不同意呢?

“這跟錢沒關係,這串珠子我要了,你開個價吧。”秦羿拍了拍旁邊的禮盒,嘴角一揚,輕笑道。

“哎!”

“既然無師徒之緣,我希望能跟秦先生您交個朋友,這串珠子我送您了,還請笑納。”保羅嘆了口氣,苦澀笑道。

“我不欠人情,這樣吧,等我有空了,我隨你去米國走一趟。”秦羿道。

保羅一聽大喜:“秦先生若能親自出手,再好不過了,我這就讓人把資料發給秦先生。”

秦羿起身擡手傲然道:“不用了,他是誰,對我不重要。”

要想真正的瞭解對手,只有交手,生死相搏才能知深淺,那些亂七八糟的資料不看也無妨。

“秦先生,我送你回去吧。”萬家寶湊了過來,討好道。

“不用,小妍,我們走吧。”秦羿親手把玉串戴在溫雪妍手上,握緊她顫抖的手心,兩人在衆人的驚歎聲中,優雅離席。

“雅沁,別看了,人家可不是你的未婚夫,而是雪妍的哦。”姚莉莉陰陽怪氣的提醒了還在發愣的何雅沁。

何雅沁莫名一陣酸楚,她越來越討厭這個傢伙了,但此刻爲何會如此失落,甚至是夾雜着一絲絲的嫉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