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想來,自己現在最糾結的就是這房間到底是在幾層,直接看是不太可能了,自己也嘗試了好幾次了,所以,現在必須要想一些其他的辦法。

周瑩瑩彎腰,把自己的鞋子脫下來一隻,想着距離這個東西,真的可以用鞋子來衡量一下了。

自己只要把鞋子從窗戶丟下去,自然也就知道了。

如果鞋子掉下去了,自己可以通過聲音判斷這鞋子到地面的距離,要是沒丟出去,這就說明這個房間是在地下室,要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自己乾脆直接從這個窗戶離開了就是了。

但是當週瑩瑩真的準備把鞋子丟下去的時候,忽然又想到一件事兒。

要是自己真的就這麼簡單的把這隻鞋子丟下去,會不會引起李不忘的注意?這根本就已經不是打草驚蛇了,這是直接就在告訴李不忘,自己要逃跑了,趕緊來抓自己啊!

越想,周瑩瑩越是猶豫,心裏也越是抓狂,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辦啊!

就在周瑩瑩糾結的時候,李不忘真的提高了警惕,爲了防止自己手裏唯一的王牌不丟掉,喊來一隻還算是機靈的小鬼,讓她去悄悄的盯着周瑩瑩,看看周瑩瑩那邊現在正在做什麼打算,還特別交代,但凡是周瑩瑩那邊有個什麼風吹草動的,一定要回來報告。

周瑩瑩還在猶豫着要不要丟掉手上的那隻鞋,但是就在這時候,周瑩瑩依稀覺得後背的溫度稍稍降低了一些,這基本上就不用說了,肯定是房間裏進來什麼鬼了!

這不禁讓周瑩瑩覺得好笑,看來這個李不忘啊,還真的是很在乎自己的呢!要不然不能又是障眼法,又是小鬼的,這就是在確保自己不能輕易的離開這裏啊!

原本還要糾結要不要丟出去自己的那隻鞋呢,現在看來,根本就沒必要了!

就算是自己丟出去了,就算是這房間在一樓,就算是這房間外面現在什麼人鬼都沒有,只要自己一把鞋子丟出去,估計身後的鬼就會回去報告,到那個時候,這窗戶外面可就要熱鬧了啊!

一想到這些,周瑩瑩不禁覺得好笑,李不忘啊,你還真的是很用心啊!

張昊天還在周偉光的爺爺指揮之下繼續開車,因爲看不到前面的那輛紙紮車,張昊天不敢開的太快,只能根據之前那輛車的速度,一點兒,一點兒的往前開。

不過,不管是周偉光的爺爺還是張昊天,心裏全都明白一件事兒,就是這麼做終究是不長久的。

現在那輛車還在前面也還好說,但是誰敢保證那輛車會一直在前面的?要是等會兒那輛車突然加速呢?到時候幾乎就是不知道要怎麼判斷了。

還有,要是直接多轉幾次彎呢?估計到時候那輛車真的可以輕鬆的甩掉自己的這輛車了呢!

張昊天心裏惴惴不安,但是也不好直接說出來,生怕自己的情緒再影響了周偉光的爺爺,要是他也開始跟着自己擔心,那這件事兒,還真的是不太好辦了呢!

實際上就算是張昊天不說,周偉光的爺爺多聰明個人兒啊,直接就能想的出來了,甚至,想的比張昊天還要多很多。

剛纔前面那輛車可能是加速了,因爲手裏的羅盤指針轉動的稍微慢了一些,這就說明那輛車正在距離這輛車越來越遠。

現在指針的變化又開始加快了,這就說明,兩輛車的距離又靠近了一些了。

周偉光的爺爺雙眼死死的盯着手上的那個羅盤,生怕出現任何變故,自己的寶貝孫子就從此沒有了。

只是,本以爲那輛車會加速或者是減速呢,但是不多會兒,那輛車又一次消失不見了! 第44章手腳不幹凈的人

如果不是下面的局還需要自己起頭,潘曉曼早就和D.E總裁聊天了。

理了理禮服,潘曉曼邁著自以為最優雅的步子下樓。

一下樓,潘岳就圍了上來。

「各位,今天是我寶貝女兒的十八歲生日,這是爸爸為你準備的禮物,祝你永遠美麗,幸福。」

「謝謝爸爸,我可以拆開來嗎?」

「當然可以,這已經是你了的。」

「曉曼,你打開吧,我們都好想看看伯父會送你什麼樣的生日禮物。」

「對呀,也好讓我們開開眼界。」

這些恭維傳進潘曉曼的耳朵里,十分受用。

潘曉曼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緩緩打開了禮盒。

但是禮盒內空空如也。

「怎麼什麼都沒有?」

潘曉曼聽到眾人的話,看了眼禮盒,隨後不解的望著潘岳。

「爸爸,你這是在和我開玩笑嗎?我的禮物究竟在哪裡呀,你再不拿出來,我可要生氣了。」

「不可能的,我半個小時前明明就把價值一千萬的鑽石皇冠放進去了,怎麼會消失呢!」

潘曉曼將禮盒關上,目光打量著參加生日宴的所有人。

「爸爸,看來宴會當中混入了手腳不幹凈的人。」

「潘小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在場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可能做這種不入流的事情?」

「這位先生我當然沒有說您,但是別人可不一定,畢竟一千萬也不是什麼小數目,為了能夠讓我們安心還是搜身吧。」

潘曉曼淡淡的說。

反腹黑攻略 姜南初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正準備借口去一趟洗手間的時候,一名女傭來到了姜南初的身邊。

「這位小姐,你的包可以讓我檢查嗎?」

「當然可以。」

「我就知道這場生日宴要出幺蛾子,真是太符合潘曉曼這種做作的性格了。」謝半雨在一旁嘀咕道。

「小姐,我找到您的皇冠了!」

「就在這個女人包裡面!」

正在檢查姜南初包包的女傭突然大喊道,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姜南初皺眉看著那頂鑲滿細碎的皇冠,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自己的包里。

「原來是姜南初偷的。」

「她的姐姐姜桐兒和我表姐是閨蜜,我聽說呀姜南初已經和姜家斷絕關係了,這才沒錢想到偷東西了吧。」

不友善的聲音,目光通通朝著姜南初過來。

「這頂皇冠不是南初偷的,她一直都在我身邊,我可以作證!」

「啊,我想起來了,剛才我有一個女傭撞了南初,很有可能就是她栽贓陷害!」

謝半雨站了出來解釋道。

「謝半雨,這邊有你說話的份嗎?看看你自己穿的破破爛爛的,說不定你還是她的共犯呢。」

「婷婷說的沒有錯,證據都已經擺在眼前,她們居然還不想認,我看這種人就得送到警察局才會老實起來。」

一向和潘曉曼交好的幾個朋友說道。

「南初啊,我好心邀請你來我的生日宴,沒有想到你居然會偷東西,真是讓我好失望。」 “停車!”周偉光的爺爺大聲的喊了一嗓子,讓張昊天趕緊把車靠邊停下。

張昊天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一跳,但是還是趕緊把車停了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兒了?”這好好的爲什麼要讓車停下來?

還有,要是這輛車停下來了,那前面那輛看不見的車會不會就這麼消失了?就追不上了?

張昊天心裏着急,但是也不敢多說,至少他心裏也明白,周偉光的爺爺肯定是有什麼事兒才讓自己停車的,不然,好好的肯定不會說這樣的話的。

“那輛車消失了。”周偉光的爺爺緊張的說着。

“消失了?”剛纔不是已經消失了嗎?自己都追着那輛看不見的車好半天了,這事兒有什麼稀奇的嗎?

“不是看不見了,是徹底消失了,你看!”周偉光的爺爺說着,直接把手上的羅盤小心的遞給了張昊天,想讓他看上一眼,這個羅盤的指針現在好好的,根本就沒有要轉動的意思,這也就是說,剛纔陰氣特別重的那輛車,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

張昊天看了一眼那個羅盤,心裏開始糾結,“這可怎麼辦?”

之前的計劃說的好好的,周偉光假裝成自己上那輛車,之後自己再帶着周偉光的爺爺跟在後面伺機行動,可現在,那輛車都不知道去哪兒了,自己要怎麼跟着?

要是不能跟着那輛車,真的是鬼都不知道周偉光和周瑩瑩會在哪兒,這可怎麼辦啊?

實際上這會兒正坐在那輛車裏的周偉光也又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了。

原本就算數自己不能打開車門離開這裏,也知道這是一輛紙紮的車,但是至少周圍的一切還能通過窗戶看到。

可現在,別說是看到了,整個車都已經變成了紙紮的了,車窗也不見了,直接全都變成了紙紮的了。

周偉光覺得自己不能繼續這樣下去,至少也要知道自己現在在哪兒啊!還有,也不知道後面現在是什麼情況,要是周偉光和爺爺能跟上來那也好說,就怕他們跟不上來,那可就要完蛋了啊!

這些想法彙集到一起,周偉光決定試試看,看看能不能離開這輛車。

雖然自己是來救周瑩瑩的,但是前提條件屎自己沒什麼危險,要是自己都性命不保了,那還怎麼幫着周瑩瑩?

原本週偉光還要擔心前面架勢位上的那個司機,但是這會兒,那傢伙已經直接變成紙紮的了,在周偉光看來,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直接就這麼蹭到車門邊上,伸手去拽那扇門上的把守。

要說之前拽不開,或許是因爲之前這輛車還是帶着障眼法的,看上去像是一輛真的車,在那種情況下,大腦或許會出現錯誤的判斷,但是現在這輛車已經露出真實面目了,直接就變成了真正的紙紮的了,應該就能直接開門離開了吧!

周偉光想着這些,稍稍深呼吸了一下之後,伸手去拽門上的把手,然而,周偉光的想法瞬間就落空了。

那扇門仍舊是說什麼也拽不開,就算是周偉光用了很大的力氣,全身的力氣,那扇看上去弱不禁風的門,也還是堅固的跟什麼似的。

周偉光接連嘗試了幾次之後,覺得這事兒不靠譜,或許是自己的方法用錯了,也或許,這地方就是給自己準備的,說什麼也不會讓自己輕易離開的!

這些想法讓周偉光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想要繼續尋找離開這裏的方法,但是就在這時候,原本還是一輛紙紮車的,竟然慢慢的變成了一個紙紮的棺材!

周偉光眼看着這些紙紮的變化,心裏漸漸的更加緊張了。

李不忘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啊!居然能做出這一波又一波的障眼法來,眼看着這些變化,到底哪個纔是真的啊!

在佩服之餘,周偉光心裏也開始越來越害怕了,自己回來見到張昊天的時間不是很長,見到李不忘的次數更少的可憐,但是就算是這樣,李不忘還是給自己展示了他的本事。

之前一直以爲這個傢伙就是個稍微厲害一些的“先生”,可現在,自己真的要改變看法了,這個李不忘不僅僅是個很厲害的傢伙,還是個本事相當大的傢伙,就不說別的,能利用鬼使用出這麼強大的障眼法,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周偉光心裏的害怕一層堆積一層,漸漸的,周偉光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竟然真的很想趕緊離開這裏!

還什麼周瑩瑩,還什麼張昊天的,只有自己的纔是真的,其他的,都是跟自己沒什麼關係的!

當這些想法出現在周偉光腦海裏的時候,周偉光都覺得很難以置信,這真的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嗎?

不多會兒,周偉光就又發現一件事兒,就是自己的大腦裏,貌似有一個聲音在問自己問題!

那些問題都很奇怪,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甚至有一些,就連那個問題本身都聽的不是很清楚。

周偉光的腦袋開始越來越疼,到最後的時候,周偉光的頭疼消失了,但是那輛車,也已經停了下來了。

這讓周偉光不是很理解,好好的爲什麼要停車?難道是到地方了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偉光瞬間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自己一會兒在遇到什麼麻煩,自己要是沒個準備的,那可就不是很好辦了。

然而,當那輛車的車門自己慢慢打開之後,周偉光發現這地方是荒郊野嶺的,根本就是什麼都沒有!

這又是什麼情況?大老遠的,就爲了把自己帶到這裏來嗎?

或者說,是因爲李不忘就在這附近嗎?

爲了能出去透透氣,周偉光邁步下車,伸懶腰的時候四下看了看,發現這地方還真的是荒涼,真的是偏僻啊。

別說是人影兒了,就連鬼也沒見到一個!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還有,這輛車爲什麼會把自己帶到這裏?

就在周偉光納悶兒的時候,原本還好好的停在那裏的紙紮車,瞬間砰地一聲,自己燃燒了起來。

周偉光更加納悶兒了,這輛車又要幹什麼?完成了任務,自己結束生命嗎?

不對,這只是一輛紙紮的車,根本就不存在什麼生命不生命的,可就算是這樣,爲什麼要自我毀滅呢?

就在周偉光的注視下,原本好好的那輛車漸漸化爲灰燼,要不是地上還有一些燒掉的碎屑的話,周偉光真的會懷疑這裏是不是真的曾經有一輛車的存在。

張昊天這會兒還在跟周偉光的爺爺一起想辦法追上之前的那輛紙紮車,可這種事兒,真的是誰也沒遇到過,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就在張昊天着急到不行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張昊天覺得奇怪,這會兒會是誰給自己打電話?

順手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張昊天心裏咯噔了一聲,這不是李不忘的手機號碼嗎? 透視狂兵 他好好的爲什麼要給自己打電話?難道是看出來了什麼嗎?

張昊天不禁開始擔心,如果是李不忘打電話來確認那輛車上的是不是自己,那肯定就要穿幫了,畢竟在那輛車上的人是周偉光。

但是就算是這樣,張昊天還是按下了接聽的按鍵,只不過,張昊天還同時按下了免提,也好讓周偉光的爺爺也能聽到李不忘說什麼。

“呵呵,別以爲我是傻的,那輛車上的根本就不是你!”李不忘也不磨磨唧唧的。

原本李不忘就擔心這裏面有什麼事兒,所以才讓一隻鬼去探看一下,爲了能判斷車上的人到底是不是張昊天,李不忘還讓鬼問了車上的人幾句話。

那些話都不是一般的話,如果車上的真的是張昊天的話,那他一定知道是什麼意思。

可如果不是張昊天的話那自己爲什麼還要帶那個人回來?

但是在問了那些問題之後,李不忘發現坐在紙紮車裏的人根本就聽不懂,並且表現的還十分怪異,這就說明,車裏的根本就不是張昊天,完全就是個假冒的。

李不忘不禁覺得好笑,這都到什麼時候了,他們居然還搞這種小花招,真的以爲自己很好騙嗎?

當張昊天和周偉光的爺爺聽到李不忘這句話的時候,全都一個激靈。

劉不忘是如何識破這個事兒的?到底是哪一個環節出現了問題?還有,要是周偉光的僞裝真的被識破了,那他現在人在哪兒,是否安全?

這些問題一個接着一個的出現在了張昊天的腦海裏。

“你是怎麼知道的?”張昊天也不拐彎,直接把自己心裏的問題問了出來,反正都已經識破了,多說幾句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這還用知道嗎?我這麼聰明,還有,我有眼睛,我也不是瞎子。”李不忘說的相當的得意,根本就沒打算真的說出來自己的方法,要是真的說出來的話,豈不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本事了嗎?

在過去的這些年裏面,自己一直低調到不能再低調了,就是希望他們會低估自己的本事,到時候,自己勝算就多了幾成,所以現在說什麼也不能告訴給他們!

至於剛纔車裏的那個人,自己也沒什麼可害怕的,他甚至都不見得知道自己對他做了什麼。

張昊天看了看旁邊的周偉光的爺爺,想知道這中間到底是出現了什麼問題,那個李不忘肯定不是看出來的。

本來還想再問問的,但是周偉光的爺爺還是阻止了張昊天繼續問下去。

張昊天馬上轉移話題,“那個人呢?他現在在哪兒?”

這個問題問的很巧妙,張昊天知道,或許李不忘還不知道是誰假扮的自己,要是他知道的話,周偉光怕是要有危險了,並且,他肯定也會直接說出來周偉光的名字了。

既然他什麼都不說,那自己也沒必要直接說出周偉光的名字。

“呵呵,你很快就會知道了,但是在這之前,我必須提醒你,周瑩瑩的時間不會太多了,你們要是繼續玩兒這些花樣的話……”

後面的話李不忘沒說完,但是大概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就是讓張昊天他們抓緊時間,不要弄那些沒用的事兒,有這個時間啊,還是好好想想怎麼洗乾淨了脖子等着自己再殺吧!

張昊天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心裏只擔心周瑩瑩和周偉光,尤其是周瑩瑩,什麼叫做時間不是很多了,他到底對周瑩瑩做了什麼?

本來張昊天想要再問問的,但是李不忘根本就不給張昊天任何機會,直接就這麼掛斷了電話,等到張昊天再撥回去的時候,發現那邊電話已經關機了。

“現在怎麼辦?”張昊天收好手機,着急的看着副駕駛位置上的周偉光的爺爺,想知道現在應該怎麼辦,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實際上週偉光的爺爺也是第一次遇到李不忘這樣的對手,在這之前,就算是知道有這樣的人存在,也沒遇到過,所以現在真的也是沒什麼好的辦法。

好在周偉光這小子在四下看着沒什麼人,也沒發生什麼事兒之後,直接給張昊天打了個電話,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所在地,還有剛纔發生了什麼事兒。

在確定周偉光暫時沒什麼危險之後,張昊天和周偉光的爺爺也全都鬆了一口氣了。

只是,當他們看到周偉光發來的地址的時候,還是驚訝了一陣,因爲那個位置距離他們現在停車的位置,直接就是三十多公里,真的不知道那輛紙紮車怎麼開的那麼快的。

本來張昊天還想再研究一下要如何把周瑩瑩給弄出來的,畢竟李不忘一句周瑩瑩的時間不多了,弄得張昊天抓心撓肝的不舒服。

但是理智告訴張昊天,這件事兒還是要再等等,現在還是先把周偉光弄回來,之後三個人再商量計劃也就是了。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至於周瑩瑩,張昊天相信李不忘不會把周瑩瑩怎麼樣的,畢竟就像是周偉光爺爺說的那樣,李不忘還指望用周瑩瑩來交換自己呢,在獲得成功之前,應該不會把周瑩瑩怎麼樣的。 第45章我從來沒有把你們放在心上

「潘曉曼,這皇冠究竟是怎麼到了我的包里,你應該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吧?」

姜南初冷著臉說道,自己已經很小心的不和潘曉曼接觸了,卻沒想到她會用這一招,外面這麼多記者,如果傳出自己偷東西的新聞,那麼以後的舞蹈生涯全部都毀了,不僅如此半雨也會被自己連累。

「好了,不要和這兩個人廢話了,趕緊拉出去送警察局。」潘岳開口吩咐道。

「等等!」

總裁請立正:叛妻的誘惑 龍魂戰神 樓梯口響起一道男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