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龍婆婆聽此,點頭笑道:“沒錯兒,這正是我想讓你幫我做的事。我希望你幫我將那口古井封上,只要能封住古井。我就告訴你五毒教的真正位置。”

果然沒有出乎童言的預料,讓自己去冒險封上古井,這個條件實在有點兒苛刻了。他不是傻子,什麼買賣值得做,什麼買賣不值得,他又豈會分不清楚呢?

“婆婆,說心裏話,我真的很想幫幫這個寨子。但是,這幾乎是在以自己的性命作爲交換。你覺得一個五毒教的位置,跟我的命相比,哪個重?哪個輕?我想你心裏明白,這筆交易不公平。所以,請恕我不能答應。”

龍婆婆聽此,也沒生氣,而是微微笑道:“你說的對,這筆交易你確實很虧。但是倘若我加上一些籌碼,你看看可否達成。”

童言聞此,淡淡一笑道:“加上籌碼?什麼籌碼?說來聽聽。”

龍婆婆見童言有興趣知道,當即笑道:“其實你應該已經發現我身上的屍氣了,你以爲我是殭屍嗎?錯,其實我是人。我活了上千年,而且,我還能一直活下去。我想加上的籌碼,就是我修煉的長生之術。你可有興趣?”

長生之術?此術若是被古代帝王知道,恐怕就是拿半個江山交換都願意。但很可惜的是,童言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能活多久。生老病死,這本是天道循環。什麼逆天改命,什麼長生不死,這對於童言來說,不過是鏡花水月罷了,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婆婆,說心裏話,你這個籌碼真的很誘人。但問題是,對我而言,誘惑力基本爲零。所以很抱歉,我還是不能答應你。”

童言的話,真的讓龍婆婆有些意外。一個人竟然會長生不死都沒有興趣,這樣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但是接下來她又提出新的籌碼,而這一次童言終於沒再拒絕,並答應冒險前往那個會冒毒煙的古井。

究竟是什麼籌碼會讓童言甘願冒死前往古井呢?那神祕的古井又爲何會冒出毒煙呢?敬請期待! “小兄弟,看來你果然不是一般人。既然長生不死打動不了你,那我就換個籌碼。我這裏有一枚飛昇丹,還有一件不錯的法器。只要你答應我的請求,這兩者之間,你可以任選其一。你看如何?”

童言聽此一愣,隨即不解的道:“飛昇丹是什麼?你說的法器,又是什麼?”

龍婆婆見童言似乎有點兒興趣,當即擡腿走到供桌的前面,隨着幾聲咒語念起,這神像突然自動向後一轉,接着,在這神像的背上竟出現了一個類似抽屜的機關。

龍婆婆伸出手指在上面輕輕一敲,那抽屜立刻開啓。

只見她伸手從裏面拿出兩個木匣子,這才重新走回童言的面前。

“小兄弟,我左手的木盒裏裝的就是飛昇丹。此丹名爲飛昇,自然取自那羽化飛昇之意。雖然並沒有那麼誇張,但是隻要你服下,修爲定可一步千里,不說你能成爲神仙,這人仙之境應該是問題不大的。至於我右手的木盒,這裏面裝的乃是一柄曠世利刃,名曰魚腸劍,乃當年荊軻刺秦王所用之劍。這幾千載的沉澱,此劍已經有靈,更是靈器之中的絕品。怎麼樣?你兩件寶物,你可有興趣?”

說實話,這兩件寶貝的確很讓人着迷。但問題是,就算童言有心拿,卻不見得能夠有命用。萬一自己剛剛靠近古井,就不小心的中了毒,變成向裏屋棺材裏的大蟲子不說,更得全身潰爛而死。他來這裏的主要目的就是進入五毒教,搭救白靜和雪兒、譚鈺等人。如果自己折在了這兒,那他們也就再無人可以搭救了。

他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接着開口問道:“龍婆婆,你這飛昇丹能否給野獸服用?若是野獸吃了,又會怎樣?”

龍婆婆聽此,微微一笑道:“野獸吃了不僅可以平添幾百年的道行,更能化爲人形。不過這樣的丹藥,又豈會給野獸服用?那不是暴殄天物嗎?”

暴殄天物?童言倒不這樣認爲。在他的心裏,他一直都記着一件事兒,那就是讓譚鈺可以重新化爲人形。譚鈺是因爲保護童言,所以才落得了現在的這步田地。童言始終認爲自己是虧欠譚鈺的,如果這飛昇丹真的有這般神奇的能力,他倒是可以放手一搏。

畢竟,譚鈺可以修爲恢復,重新化人,一直都是他的心願。

童言思考了好一會兒工夫,這纔再次問道:“龍婆婆,那古井裏冒出毒煙,可有什麼辦法避免中毒嗎?”

龍婆婆呵呵笑道:“你只要不把毒煙吸入體內,你又怎會中毒?如果你能堅持在封好古井之前不呼吸,那這毒煙對你也就起不到半點作用。 俏丫頭遇上酷總裁 當然了,那古井的井口很大,想將它徹底封上,絕不是那麼幾分鐘就能完成的。不過你也可以分次去封,這樣的話,風險也就可以降到最低了。”

童言聽此,深呼了一口氣,終於答應道:“好,我答應你,去封古井。不過你至少應該給我看看你的飛昇丹吧?我怎知這丹藥,是真是假?”

龍婆婆微微笑道:“無妨,我可以給你看。不過你最好別打其他主意,我既然敢把你請到我家裏。自然就不怕你搶奪我的寶貝,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童言點頭笑道:“婆婆放心,我若真的有心搶奪,恐怕早就動手了。希望你在我完成之後,履行諾言。”

龍婆婆倒也爽快,直接在童言的面前立下了毒誓。如此一來,童言也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封那古井了。

以童言現在的修爲,在半個小時內不呼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如果再堅持堅持,也許屏住呼吸的時間也能更久一些。

在這段時間裏,將一個古井的井口封上,應該足夠,當然,前提是別發生什麼意外。

龍婆婆特意向童言說明了那古井的方位,並替他準備了用來封住井口的東西。其實就是一張巨大的塑料布,用塑料布將井口蒙上,然後在上面蓋上木質的井蓋,之後再用泥土將井口徹底的掩埋,上面再澆上水泥,這樣一來,那毒煙就很難再從井口冒出來了。

其實仔細一想,這程度着實不少。想一次性就將這古井封上,的確有點兒困難。

不過童言已經答應了這個交易,自然也不好再變卦。他這個人就是膽子大,明知此行可能會要了自己的命,但一想到可以再次看到化爲人形的譚鈺,他也便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了。

一切東西準備妥當,童言拉着小木車便獨自一人向着寨子的西南角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他就遠遠的看到了一片樹林。龍婆婆之前特意囑咐他,看到林子就開始屏住呼吸,這樣的話,也能有備無患。

童言知道龍婆婆是好心提醒,所以剛一看到林子,他就摒住了呼吸。

林子裏之前是有路的,那古井在沒荒廢前,寨子裏的人都會專程到這兒打水。後來這古井不知道因爲什麼願意幹涸,所以才漸漸的荒廢了。

沿着小道一直向前,走了不多時果然看到了一口周圍長滿白色植物的古井。

這古井一看就年頭不少,井口是用石頭壘砌,上面還雕刻了十分精美的紋路。但是在歲月的摧殘之下,井口上的石頭已經出現了裂紋,上面的精美雕刻也早已面目全非。

童言凝神看了看,不願浪費時間,於是便拉着小車快步上前。

這一靠近之後,他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都落到了井口邊上的白色植物上。

白色的植物雖然是有的,但是並不多見。這些白色植物有些像樹枝,上面滿是鋒利的尖刺。

童言也不敢確定,這些白色植物是不是跟這井口裏冒出的白色毒煙有關。但直到現在,他是都沒有看到白煙從井口冒出的。

想封住井口,這些白色的植物十分礙事兒,萬一一個不小心被小刺刺破了皮膚,很可能會因此而中毒。

好在童言的小車裏有鐵鍬,他拿起鐵鍬沒有遲疑,猛地便向那些白色的植物鏟去。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發生了。

這古井果然古怪,這裏面好像……好像有東西! “小兄弟,看來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既然長生不死打動不了你,那我就換個籌碼。我這裏有一枚飛昇丹,還有一件不錯的法器。只要你答應我的請求,這兩者之間,你可以任選其一。你看如何?”

童言聽此一愣,隨即不解的道:“飛昇丹是什麼?你說的法器,又是什麼?”

龍婆婆見童言似乎有點兒興趣,當即擡腿走到供桌的前面,隨着幾聲咒語念起,這神像突然自動向後一轉,接着,在這神像的背上竟出現了一個類似抽屜的機關。

龍婆婆伸出手指在上面輕輕一敲,那抽屜立刻開啓。

只見她伸手從裏面拿出兩個木匣子,這才重新走回童言的面前。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小兄弟,我左手的木盒裏裝的就是飛昇丹。 寵婚撩人:小嬌妻,有點甜 此丹名爲飛昇,自然取自那羽化飛昇之意。雖然並沒有那麼誇張,但是隻要你服下,修爲定可一步千里,不說你能成爲神仙,這人仙之境應該是問題不大的。至於我右手的木盒,這裏面裝的乃是一柄曠世利刃,名曰魚腸劍,乃當年荊軻刺秦王所用之劍。這幾千載的沉澱,此劍已經有靈,更是靈器之中的絕品。怎麼樣?你兩件寶物,你可有興趣?”

說實話,這兩件寶貝的確很讓人着迷。但問題是,就算童言有心拿,卻不見得能夠有命用。萬一自己剛剛靠近古井,就不小心的中了毒,變成向裏屋棺材裏的大蟲子不說,更得全身潰爛而死。他來這裏的主要目的就是進入五毒教,搭救白靜和雪兒、譚鈺等人。如果自己折在了這兒,那他們也就再無人可以搭救了。

他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接着開口問道:“龍婆婆,你這飛昇丹能否給野獸服用?若是野獸吃了,又會怎樣?”

龍婆婆聽此,微微一笑道:“野獸吃了不僅可以平添幾百年的道行,更能化爲人形。不過這樣的丹藥,又豈會給野獸服用?那不是暴殄天物嗎?”

暴殄天物?童言倒不這樣認爲。在他的心裏,他一直都記着一件事兒,那就是讓譚鈺可以重新化爲人形。譚鈺是因爲保護童言,所以才落得了現在的這步田地。童言始終認爲自己是虧欠譚鈺的,如果這飛昇丹真的有這般神奇的能力,他倒是可以放手一搏。

畢竟,譚鈺可以修爲恢復,重新化人,一直都是他的心願。

童言思考了好一會兒工夫,這纔再次問道:“龍婆婆,那古井裏冒出毒煙,可有什麼辦法避免中毒嗎?”

龍婆婆呵呵笑道:“你只要不把毒煙吸入體內,你又怎會中毒?如果你能堅持在封好古井之前不呼吸,那這毒煙對你也就起不到半點作用。當然了,那古井的井口很大,想將它徹底封上,絕不是那麼幾分鐘就能完成的。不過你也可以分次去封,這樣的話,風險也就可以降到最低了。”

童言聽此,深呼了一口氣,終於答應道:“好,我答應你,去封古井。不過你至少應該給我看看你的飛昇丹吧?我怎知這丹藥,是真是假?”

龍婆婆微微笑道:“無妨,我可以給你看。不過你最好別打其他主意,我既然敢把你請到我家裏。自然就不怕你搶奪我的寶貝,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童言點頭笑道:“婆婆放心,我若真的有心搶奪,恐怕早就動手了。 網游之金剛不壞 希望你在我完成之後,履行諾言。”

龍婆婆倒也爽快,直接在童言的面前立下了毒誓。如此一來,童言也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封那古井了。

以童言現在的修爲,在半個小時內不呼吸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如果再堅持堅持,也許屏住呼吸的時間也能更久一些。

在這段時間裏,將一個古井的井口封上,應該足夠,當然,前提是別發生什麼意外。

龍婆婆特意向童言說明了那古井的方位,並替他準備了用來封住井口的東西。其實就是一張巨大的塑料布,用塑料布將井口蒙上,然後在上面蓋上木質的井蓋,之後再用泥土將井口徹底的掩埋,上面再澆上水泥,這樣一來,那毒煙就很難再從井口冒出來了。

其實仔細一想,這程度着實不少。想一次性就將這古井封上,的確有點兒困難。

不過童言已經答應了這個交易,自然也不好再變卦。他這個人就是膽子大,明知此行可能會要了自己的命,但一想到可以再次看到化爲人形的譚鈺,他也便沒有那麼多的顧慮了。

一切東西準備妥當,童言拉着小木車便獨自一人向着寨子的西南角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他就遠遠的看到了一片樹林。龍婆婆之前特意囑咐他,看到林子就開始屏住呼吸,這樣的話,也能有備無患。

童言知道龍婆婆是好心提醒,所以剛一看到林子,他就摒住了呼吸。

林子裏之前是有路的,那古井在沒荒廢前,寨子裏的人都會專程到這兒打水。後來這古井不知道因爲什麼願意幹涸,所以才漸漸的荒廢了。

沿着小道一直向前,走了不多時果然看到了一口周圍長滿白色植物的古井。

這古井一看就年頭不少,井口是用石頭壘砌,上面還雕刻了十分精美的紋路。但是在歲月的摧殘之下,井口上的石頭已經出現了裂紋,上面的精美雕刻也早已面目全非。

童言凝神看了看,不願浪費時間,於是便拉着小車快步上前。

這一靠近之後,他的注意力一下子都都落到了井口邊上的白色植物上。

白色的植物雖然是有的,但是並不多見。這些白色植物有些像樹枝,上面滿是鋒利的尖刺。

童言也不敢確定,這些白色植物是不是跟這井口裏冒出的白色毒煙有關。但直到現在,他是都沒有看到白煙從井口冒出的。

想封住井口,這些白色的植物十分礙事兒,萬一一個不小心被小刺刺破了皮膚,很可能會因此而中毒。

好在童言的小車裏有鐵鍬,他拿起鐵鍬沒有遲疑,猛地便向那些白色的植物鏟去。

可沒想到的是,就在這時,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發生了。

這古井果然古怪,這裏面好像……好像有東西! 童言這一鐵鍬剷下去,那幾株白色的植物立刻應聲而斷。緊接着,讓童言有些不敢相信的是,這幾株白色植物的斷裂處竟然……竟然流出了紅色的汁液。這汁液跟鮮血極其相似,不過童言不敢呼吸,也就不知道這紅色的汁液是否也有血腥味兒。

植物的根莖裏有紅色的液體,這倒也是存在的。可是接下來,沒想到一聲刺耳的尖叫聲竟從古井裏向外傳出。

這叫聲絕不可能是人類的聲音,但又不像是野獸發出。

童言沒管那麼多,當務之急是封上這口井,如此一來他也就可以回去向那龍婆婆討要報酬了。

他繼續用鐵鍬鏟着白色植物,井口周圍的白色植物,這一會兒功夫全被他鏟了個乾乾淨淨。

有些奇怪的是,這些被剷下來的白色植物並沒有存留太久,竟紛紛化爲紅色的液體,直接將這井口周圍的地面染個血紅。

與此同時,這古井之中的叫聲也更加的刺耳。只吵得童言頭皮發麻,眉頭緊鎖。

“他姥姥的,這古井裏到底有什麼東西?怎麼還會叫呢?”他在心裏暗忖道,同時丟下鐵鍬,轉身將小車裏的大塊塑料布取了下來。

井口的直徑應該在一米五左右,着實不小。不過好在這塑料布更大,就算是對摺,也足以將這井口覆蓋。

要將井口覆蓋,不可避免的要向井裏看上那麼兩眼。

童言已經努力的不讓自己去看,但是……但是他還是看到了!他看到白色的如同觸角一般的枝條正從井裏向外伸出,似乎是想要從井裏爬出來。

童言按壓住心中的驚駭,快速的用塑料布整個將井口蒙起,然後起身便將那如同磨盤大的木質井蓋,從車上搬了下來。

他將井蓋蓋下去的那一刻,塑料布已經被井裏面的紙條撐起了小帳篷。

童言硬生生的將這紙條壓了下去,然後快步將車上的兩袋子水泥和細沙都扔在了井蓋上。

用這麼幾樣重物壓着,裏面的東西就算想出來,估計也得費點兒勁。

童言有些緊張,他撿起地上的鐵鍬,立刻快速的挖起土來,從一旁挖出的土都被他扔在了古井的上面和周圍。

這是個體力活兒,但以現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來說,童言的身上彷彿有使不完的勁。

不過三兩分鐘,古井已經被童言挖的土堆砌成了大土包。然而之前帶來的細沙和水泥也都被埋進去了。想要加固,只能返回寨子再想辦法了

童言最後看了一眼被泥土掩蓋的古井,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此刻的龍婆婆和寨子裏的老人兒正在寨子裏的高臺上等候,一見童言返回,衆人趕忙下了高臺迎了上去。

“小兄弟,怎麼樣了?事情還算順利嗎?”

童言聽此,點了點頭道:“還好,井口我是封上了。可是水泥和細沙不夠用,你們再給我準備點兒,等會兒我再去一趟。”

龍婆婆聞此,趕忙用苗語跟那幾個寨子裏的老人兒交流。幾人聽後,又招呼寨子裏的年輕小夥子。

五袋水泥,五袋細沙,一大桶水都裝上了車,這一次足夠童言用的了。

童言喝了兩杯水,算是恢復一下體力。看着東西準備好,他不再耽擱,拉上小車便第二次的進入了林中。

可是……可是當他剛剛瞧見井口之後,他整個人都傻眼了。

本來這井口已經被他徹底封上了,可就這麼一會兒工夫,這上面竟然……竟然長出了一大片白色的植物。

這種白色的植物正是他之前剷除的那種,這東西的生長能力真的如此之快?

童言有點兒鬱悶,但總不能半途而廢吧。他伸手摸了摸口袋,正好身上還有幾張火符,也許用火可以把它們燒光。之後再用水泥加固,或許效果能好一些。

想到這裏,他單手捏着火符,猛地一把打了出去。

四五張火符一同離手,瞬間化爲五六個火球。火球呼嘯而至,紛紛重重的砸在了那些白色的植物上。

只聽到“呼”的一聲響,火球剛一接觸到那一大片白色植物,瞬間燃起了熊熊烈焰。這白色植物十分易燃,否則的話,區區火球也不可能燒的如此猛烈了。

童言凝神看着,在火焰的焚燒之中,那些的白色的植物就像是一條條蟲子似的,竟紛紛蠕動起來。可它們終究躲避不過火焰的吞噬,不一會兒工夫就被燒了個精光。

童言一看,果然奏效,拿起鐵鍬繼續在上面添了一些新土,這才準備攪拌水泥然後將這古井加固。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順風順水,可童言這邊剛剛將水泥按照一比三的比例攪拌好,正打算蓋在土包上。

但沒有想到的是,令人膽寒的一幕發生了。

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一條足有水桶那麼粗的白色觸手直接穿透了井蓋和上面的土包。白色觸手向上伸展,越來越長,越來越高,最後竟然堪比一棵大樹。

不僅如此,在這白色觸手的上面竟還出現一個個有些像嘴巴的小洞,只看到白色的煙霧正從這些小洞裏向外噴出。

這一瞬間,童言似乎明白了。這古井的下面肯定是一株成了精的奇怪植物,而那些白色的毒煙就是這植物噴出來的。

龍婆婆打算將它封在古井裏,可這畢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想保住這小寨子的永世安寧,就必須將這植物連根拔起,徹底焚燒。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火符都已經用完,童言只能先行退離這裏,之後找來汽油和火柴,再來幹掉這孽障。

他的想法是沒錯的,可錯就錯在他太過相信那位龍婆婆了。

這株成了精的植物,其實跟龍婆婆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甚至可以這樣說,這白色植物就是龍婆婆一手培育出來的。只是這龍婆婆自己都沒有想到,這植物竟然會成精怪,而且還生長的如此迅猛。如果放任不管,不僅這小寨子會遭殃,搞不好這方圓百里都會成爲它的老巢。

另外,這龍婆婆的身份絕非是普通巫婆那麼簡單。她的真實身份,其實正是那五毒教的聖女!

童言能否順利的剷除掉這株驚世毒草嗎?身在五毒教之中的白靜和雪兒等人,又到底怎麼樣了呢?我們下章接着說!

ps:有讀者問,什麼時候加更,答案是明天。明天會更新四到五章,這樣的話,也算是給大家中秋節的福利了! 童言這一鐵鍬剷下去,那幾株白色的植物立刻應聲而斷。緊接着,讓童言有些不敢相信的是,這幾株白色植物的斷裂處竟然……竟然流出了紅色的汁液。這汁液跟鮮血極其相似,不過童言不敢呼吸,也就不知道這紅色的汁液是否也有血腥味兒。

植物的根莖裏有紅色的液體,這倒也是存在的。可是接下來,沒想到一聲刺耳的尖叫聲竟從古井裏向外傳出。

這叫聲絕不可能是人類的聲音,但又不像是野獸發出。

童言沒管那麼多,當務之急是封上這口井,如此一來他也就可以回去向那龍婆婆討要報酬了。

他繼續用鐵鍬鏟着白色植物,井口周圍的白色植物,這一會兒功夫全被他鏟了個乾乾淨淨。

有些奇怪的是,這些被剷下來的白色植物並沒有存留太久,竟紛紛化爲紅色的液體,直接將這井口周圍的地面染個血紅。

與此同時,這古井之中的叫聲也更加的刺耳。只吵得童言頭皮發麻,眉頭緊鎖。

“他姥姥的,這古井裏到底有什麼東西?怎麼還會叫呢?”他在心裏暗忖道,同時丟下鐵鍬,轉身將小車裏的大塊塑料布取了下來。

井口的直徑應該在一米五左右,着實不小。不過好在這塑料布更大,就算是對摺,也足以將這井口覆蓋。

要將井口覆蓋,不可避免的要向井裏看上那麼兩眼。

童言已經努力的不讓自己去看,但是……但是他還是看到了!他看到白色的如同觸角一般的枝條正從井裏向外伸出,似乎是想要從井裏爬出來。

童言按壓住心中的驚駭,快速的用塑料布整個將井口蒙起,然後起身便將那如同磨盤大的木質井蓋,從車上搬了下來。

他將井蓋蓋下去的那一刻,塑料布已經被井裏面的紙條撐起了小帳篷。

童言硬生生的將這紙條壓了下去,然後快步將車上的兩袋子水泥和細沙都扔在了井蓋上。

用這麼幾樣重物壓着,裏面的東西就算想出來,估計也得費點兒勁。

童言有些緊張,他撿起地上的鐵鍬,立刻快速的挖起土來,從一旁挖出的土都被他扔在了古井的上面和周圍。

這是個體力活兒,但以現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來說,童言的身上彷彿有使不完的勁。

不過三兩分鐘,古井已經被童言挖的土堆砌成了大土包。然而之前帶來的細沙和水泥也都被埋進去了。想要加固,只能返回寨子再想辦法了

童言最後看了一眼被泥土掩蓋的古井,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此刻的龍婆婆和寨子裏的老人兒正在寨子裏的高臺上等候,一見童言返回,衆人趕忙下了高臺迎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