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好了。」蘇紫萱也有點緊張了。

樂天咬破自己的手指,他猛地一甩,一溜鮮血被甩在銅錢上!

「轟轟……」

天上突然想起了悶雷,三個女人奇怪的抬起頭,天上繁星點點,怎麼打雷了呢? 樂天微微皺眉,他抬頭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面前的這條奇怪的生物。

這條燭九陰龍尾巴盤在一起,上身挺得筆直。

而此時……

它的另一隻眼睛終於睜開了。

這是一隻滿帶著邪惡氣息的眼睛,眼睛是紫色的,有點像是蒼蠅的複眼,一隻眼睛內有很多黑色的眼珠。

這隻眼睛卻是豎起來的,和下面那隻橫起來的眼睛迥然不同。

而此時下面那隻陽眼已經閉了起來。

另一邊的三個女人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三個人居然齊齊的退後了一步。

「轟轟轟……」

巨大的悶雷聲彷彿就在頭頂。

樂天看了看,不行了!

他突然抬起腳,踩住了一枚銅錢。

原本愣愣的和燭九陰龍對視的三個女人,齊齊的回過神,而那隻燭九陰龍也馬上閉上了陰眼,重新睜開了陽眼。

樂天快速的收取地上的銅錢,那些柳葉卻突兀的著起了火苗。

將所有的銅錢撿了起來,樂天長長的鬆了口氣,這個東西真的不愧為十二巫祖之一,果然是邪氣的很。

以他的能力雖然還可以繼續開啟陰眼,但是另一邊的三個女人估計就頂不住了。

天空的悶雷可不是響響就罷了的,如果陰眼繼續開下去,真的會有雷劈下來。

十二巫祖各自代表著一種事物。

燭九陰龍代表著時間,因為它的眼睛據說可通過去未來,神秘無比。

「滿意了吧?」樂天看著三個女人。

他重新將燭九陰龍拎在手上。

蘇紫萱眨了眨眼,她的腦子突然有點混亂,她剛剛依稀看到了未來的自己……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自己的思維彷彿進入了一個奇怪的異度空間,看到了許許多多的幻象。

她看到了一個男孩喊自己媽媽,看到自己笑著摸了摸這個孩子的頭,有一個男人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可是當蘇紫萱想看看這個男人的模樣的時候,自己的思維莫名的退了出來。

時間很短,但是就是這麼短的時間就讓蘇紫萱的思維產生了很大的混亂,她好一會都認為自己已經是已婚人士了。

「這……是真的嗎?」蘇紫萱問。

「沒人知道……」樂天回答。

「你看到了什麼?」蘇紫萱看著樂天。

「我什麼都沒看到,因為我沒看燭九陰龍的眼睛。」樂天搖搖頭。

另一邊的韓妮妮和小助理也終於算是回過神來了。

小助理居然還有點眩暈的噁心了兩口。

「沒事吧?」蘇紫萱問。

「沒事!」韓妮妮搖搖頭。

她看了看自己的徒弟,小助理也沒事,只是一時間有點不適應。

「這個東西的副作用這麼大?」蘇紫萱驚訝的問。

樂天攤了攤手。

「我早就說過了,這個東西是巫組級別的邪物,邪氣的很,如果沒有我在……你們剛剛必死無疑。」

「大獃瓜……我剛剛看到我死了!是不是真的?」小助理無助的看著樂天。

樂天微微皺眉。

他馬上招呼小助理過來,仔細的看了看小助理的面相。

「我要給你做一次摸骨!你躺下來。」

小助理乖乖的躺了下來,她剛剛看到了極其嚇人的畫面,自己躺在冰冷的停屍間,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耳邊哭泣,可是自己卻看不清人……

草地上有一些露水,小助理也不在乎了。

樂天伸手從小助理的頭頂開始摸起,他摸的極其仔細。

所謂的摸骨術是一門極其生僻的五術之一!

五術一般人還可能了解一些,它比較的龐大,分成仙、醫、命、卜、相!

摸骨術就屬於五術中的相骨術!

簡而言之就是從接觸、撫摸一個人的頭顱、手骨、身體骨架等等,就能判斷其個性、喜好、能力、專長、格局、及未來成就等等的一種術法。

目前幾乎屬於失傳的狀態。

樂天的手勁用的很足,小助理被捏的呲啞咧嘴。

「妮妮,你看到了什麼?」蘇紫萱小聲的問韓妮妮。

韓妮妮看了看蘇紫萱,居然好一會沒說話。

「怎麼了?」蘇紫萱奇怪的看著韓妮妮。

「我……我看到……我看到我跪在一座墳前哭泣!」韓妮妮的臉上帶著不可思議。

「哭墳?怎麼你和小呆看到的東西都這麼奇怪?」蘇紫萱皺眉。

「你知道我哭的誰嗎?」韓妮妮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看了看韓妮妮的眼神,她微微一愣。

「不會是我吧?」

「不是!」韓妮妮的目光落到地上的小助理的身上。

蘇紫萱倒吸了一口冷氣,這麼邪?

樂天的臉色非常的嚴肅,他的手順著小助理的頭慢慢的捏下去,經過了頸、肩、胸、腹、一直持續到腳趾。

這一次小助理的身體每一塊骨頭的形狀都在樂天的掌握之中了。

小助理的臉色有點紅,因為這個傢伙就連自己最私密的地方都沒有放過,她還是黃花大閨女呢,被一個男人這樣仔細的摸著,她都差點來感覺了呢。

要不是剛剛受過驚嚇,她怎麼也不能答應樂天這麼做。

連背後都仔細地摸過了,樂天陷入了沉默。

小助理爬了起來,她的衣服有一點被露水濡濕的痕迹,看起來有點狼狽。

「萬幸!」

過了一會,樂天突然蹦出了兩個字。

韓妮妮聽到這兩個字,心裡這才鬆了口氣。

「小呆怎麼樣?」蘇紫萱急忙問。

「她的確有早死的骨相!」樂天點點頭。

小助理的臉色煞白。

「那怎麼辦?你剛剛不是說了萬幸?」蘇紫萱急忙追問。

樂天點點頭。

「我說的萬幸的意思是,幸好今晚和燭九陰龍對視了一眼,讓我們提前洞察了一絲天機,那我們就有對應的準備時間,小呆你不用太緊張,有我在!」樂天看著小助理。

小助理的大眼睛看了看樂天。

「我能嫁給你嗎?」她弱弱的問。

樂天眨了眨眼,這姑娘的思維還想和一般人不一樣?

「你要是救了我,我就給你做老婆,做小老婆也行!反正我也沒打算結婚,你要是救不了我……我也算是死在了你的手上!」小助理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樂天吸了口冷氣,這小丫頭說的挺毒啊…… “八十神空擊!”

秦守低喝一聲,大筒木輝夜的戰技在這一刻,被秦守運轉到了極致,而且最可怕的地方在於,秦守進化到極致的九勾玉輪迴眼,左眼掌控一切的空間奧祕,而右眼則是掌握時間的奧祕,在這一剎那雙眼迸射出來的眸光深邃而可怖,一瞬間而已,秦守右眼九勾玉輪迴眼的瞳力就傾瀉而出,神尊的神國虛影頃刻間凝固了,所有的誦經聲戛然而止,如同卡入時間膠捲之中的風景,動彈不得!

下一刻,秦守的體術八十神空擊轟然降臨,神國破碎,青銅英靈殿內蕩起大片的煙塵,僅僅只是一擊而已,青銅英靈殿片片破碎,內部的神國虛影倏然間消逝,神尊的神像卻越發的清晰起來,浩大而偉岸,象徵着神尊的全部驕傲,步步爲營,甚至連冰神都坑殺在內!成就現在的主神之位!

“英靈現!”神尊低喝。

神環繞舞之下,英靈殿自行炸開,從中逆衝而出一道無上的戰靈,這是蘊藏在英靈界中的殺招。

那是一個上古服飾的戰靈,黑髮飄揚,俊逸非凡,殺機畢現,駕馭古老的戰車,青銅琉璃盞咔咔搖曳作響,彷彿自遙遠的時代駕馭時間的長河衝擊而來,拉車的戰獸竟然是四大凶獸,血色窮奇惡獸,饕餮巨獸,太古魔龍以及孽海玄鯨,撕裂空間,粉碎一切光澤,如同黑色的天罰閃電襲來!

“黃泉比良板!”

秦守掌控空間的瞳術九勾玉驟然一縮。呈現六種截然不同的空間,作爲戰場秦守穿梭其中。

“天之御中!”

四大凶獸頃刻間被流沙空間、硫酸海空間、寒冰空間、熔岩空間給一一吞噬,石沉大海。縱然再如何兇悍可怕,卻也逃不出秦守的天之御中空間掌控,那可怕的戰靈被吸入了始球空間,秦守手持天沼矛,由風火雷水土陰陽七種屬性凝結而成的天沼矛,同樣具備着把有歸於無的能力,秦守右眼瞳術瘋狂的宣泄而出。戰靈驟然僵硬,被時間緊鎖。隨機秦守天沼矛瞬間洞穿其胸膛,被陰陽遁的力量波及,號稱不死不滅無窮無盡的戰靈終於消泯!

就在這新生的星球之中,天幕之上電閃雷鳴。狂風怒嘯,“劈里啪啦”之聲大作,衆人頭臉劇痛,“哎呀”大叫,竟是無數拳頭大小的極寒的冰雹怒箭似的呼嘯射落,融化之後竟然爆發出血色的寒氣,那是冰神的血色極寒,吞噬了冰神果位的神尊施展出來的手段絲毫不亞於冰神。一時間,一條浩蕩的大河濤濤不絕的橫穿了整個星球。沿岸閃耀起萬千五色光圈,彷彿漫漫霓彩燈籠,幻光流離。繽紛輝映黑暗中劃過無數道銀光白線,密集交織。數十里瑤池水浪朵朵,漣漪四漾。冰雹越來越大,越來越密,片刻後竟變作車*小,激撞在草地上。登時砸出萬千深坑。

殘魄不堪的英靈殿琉璃瓦“噹噹”激響,不斷的傳來破裂碎斷的聲音。銅鐘、檐鈴叮噹密奏,急促清脆。

神尊一躍而入神禁領域,整個人的氣勢昇華到了不可思議的層次,急速攀升了十倍的戰力,雙眸充斥着爆閃的殺機,一怒滄海寒,其暴虐的神念籠罩整個星球,秦守同樣將其作爲戰場,既然神尊選擇了滅世,那麼秦守就選擇創世!

“膨脹求道玉!”

秦守擡手一探,從秦守的手中迅速爆涌出規模龐大的求道玉,小山似的龐大,呈現不規則的多邊形迅速擴散,但凡是落在其中的冰雹悄無聲息的消失不見,歸於虛無,任由血色的冰雹如何散發恐怖的寒氣,一旦落到了膨脹求道玉之中,統統消失不見,求道玉將有歸於無的力量無效化世間所有的神術,此刻正在淨世!

血繼網羅的能力施展出來的膨脹求道玉將所接觸到的一切全都歸於虛無,神尊的種種手段竟然被淨化了,之前的求道玉不曾威脅到神力,但是現在擁有仙人之體第四段的秦守已經具備血繼網羅的能力,可以威脅到神道領域的存在!

“封印森羅萬象之力,呼喚混沌的漆黑之玉!”

秦守如同堅定不移的苦行僧,竟然要硬生生的將創造這功德無盡的星球生生淨化!這就相當於抹殺了冰神的功績!這就相當於斷掉了此時神尊的根基,可以將神尊瞬間打退主神的階位!神尊臉色終於變了,瞳孔驟然一縮,真正意識到了危險的所在!

“輪墓!邊獄!”

秦守四大輪墓影子瞬息出現,超越本體實力十倍的影子將神尊團團圍住,進入了神禁領域的神尊冷冷的一笑,手中的血色極寒而形成的血色雷霆權杖在手,清晰捕捉到了四大輪墓影子的存在,駕馭血色雷霆和極寒之力,竟然穩壓四大輪墓影子,神道的力量是可以波及到輪墓影子的,四大輪墓影子竟然在一瞬間被神尊的權杖擊穿,無形無相的輪墓影子瞬間重創,回到了秦守的身體中。

“等到這顆星球被重新淨化成原本的大陸的時候,就是你的神道果位消失的時刻,神尊,不必再掙扎了,我既然能無懼冰神,自然也不會畏懼你!”秦守淡淡的開口道。

神尊面色變得獰厲而陰冷,咆哮道:“你怎麼能……你知道爲了今天,我到底付出了多少麼!我隱忍了九千年,步步爲營,付出慘重的代價九死一生的創立英靈界,忍辱負重,最終弒神得此神位,我既然付出了那麼多,怎麼可能讓你輕易的威脅!誰都無法阻撓我的腳步!!”

“那就玉石俱焚吧!”秦守冷冷的迴應道,“下一擊,將會決斷出生死!”

秦守的須佐能乎在九勾玉輪迴眼的狀態下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強狀態。站立在星球之上,雲朵只浮現在其半山腰,如同上古泰坦巨神一樣的巍峨雄壯。紫金色已經被過渡到了純金之色,金甲映日,灼灼耀目,猙獰的天狗頭盔此時浮現究極狀態——天狗食月!背生雙翼,鱗甲粲然,大風起兮,遮天蔽日如同金翅大鵬展翅遨遊虛空。兩團金色的神焰燃燒在雙眸之中,其猙獰的兇厲面孔散發着無窮無盡的殺機!

真真正正的穹兇降臨!!

但是這還並不是完結!

只見那穹兇的食月天狗頭盔之下的猙獰無視面孔蕩然無存。十二大地爆天星所封印的神靈力量被秦守無情的剝奪,加上十尾人柱力的能量匯聚在了一起,化作一個光之能量巨人,身穿純金的穹兇須佐能乎鎧甲。耀目的羽翼遮天蔽日,震碎雲朵,那雙眼眸清晰可見,赫然便是秦守本尊的相貌,九勾玉的輪迴眼洞穿古今未來,須佐能乎一隻手提着天之麻迦古弓,拉成了圓月,其中一道能量光箭緩緩的凝聚而出。

“這一擊的因陀羅之箭,將會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一箭!”

須佐能乎的肋下雙生的手掌竟然開始手捏劍訣!

“祭劍術!”劍聖葉流雲瞳孔驟然一縮。失聲叫道。

“八尺瓊勾玉,碎!”

造化之火中緩緩的浮現出八尺瓊勾玉神器,但是隨着劍訣落下。八尺瓊勾玉竟然碎裂成一道清氣,匯聚到了須佐能乎的指尖。

“八尺鏡,碎!”

“十拳劍,碎!”

“布都御魂之劍,碎!”

“風神玉,碎!”

“雷神之錘。碎!”

“月神杖,碎!”

“……”

不光是秦守所掌握的神器統統都碎裂。而且還將十二大神靈的全部神器精華統統獻祭給了因陀羅之箭!得到了如此多的清氣匯聚而來的力量,因陀羅之箭瞬息之間變得越發的刺目,散發出足以擊殺主神的恐怖氣息,金色的光箭竟然緩緩的開始滴血,秦守以仙人之體第四段的最強實力,結合十二大神靈的力量,傾力拉開這一弓!

大勢,開始蓄積!

一股恐怖的讓諸多小世界震顫,域外星辰都爲之墜落的恐怖氣勢節節攀升,大地在皸裂顫抖,山崩地裂,江河破碎,銀河倒卷,萬物幻滅!

神尊凝神變色,隨機一抹猙獰之色,於咆哮中,竟然粉碎了英靈界,一抹灰色的本源印記烙印在神尊的眉心,竟然在一瞬間就把神尊變成了最強的戰靈,血色劫雲呼嘯沸騰,萬丈的劫雷噴涌,神尊三大分神歸一,神環碎裂,眉心裂開了一道豎眼,血色極寒冰凍了雷霆之力,化作主神級別的最強攻擊戰矛,神尊猙獰的將自己的神軀和神魂融入其中,化作又死無生的傾力一擊,一往無前的戰矛只有徹底擊殺對手纔會停息!

竟然是玉石俱焚的對撞!

“玉碎!”

秦守怒吼出聲,神禁的領域頃刻間將光之巨人的所有精氣神大勢抽調一空,因陀羅之箭綻放出開天闢地的太初之光,驚豔的粉碎了沿途的虛空,灰色的混沌霧靄陣陣蔓延,填補這虛空破碎的痕跡,如同留下了一條灰色的大道,與神尊的血色雷霆戰靈狠狠的碰撞到了一起!

時間,在這一剎那彷彿都靜止了!

秦守的思維彷彿也在這一剎那被定格了,璀璨的熾烈白光蓋過了一切,膨脹的求道玉在白光的照耀下湮滅,神尊裹挾的英靈殿寸寸崩塌,秦守穹兇降臨的光之巨人須佐能乎更是崩塌碎裂,新生的星球在碰撞之中碎裂,小胖子困龍昇天,逃之夭夭,銀河倒卷,沙浪漫天,灰濛濛的混沌霧靄盪漾開來……

那一張張熟悉的面龐,那一雙雙面帶擔憂和緊張之色的眼眸,漸漸的在秦守的面前模糊,那清晰可見的人影此時變得越發的模糊,甚至連記憶,都變得虛無了,秦守的思維一路上升,越升越高,超越了大陸,超越了星球,超越了小千世界,超越了神界,越來越高,看到了光怪陸離的宇宙,迎接自己的則是一道折射着漫天星海的星門,秦守跨步而入,記憶也隨之發生了斷層,恍若南柯一夢。 韓妮妮和蘇紫萱瞪著眼珠子看著小助理,她們也萬萬沒想到這姑娘居然能賴上樂天?

「做暖床丫頭行嗎?」樂天商量的問。

「行!我還能給你生個兒子。」小助理點點頭。

樂天琢磨了一下。

「我打死你你信不信!你還真敢想?你要是把小呆當小老婆,我就能去告你重婚罪!」蘇紫萱瞪著眼珠子。

「這又不是我逼的,這是人家姑娘願意的。」樂天看著蘇紫萱。

「願意也不行!」蘇紫萱強橫的說道。

樂天無奈的對著小助理攤了攤手。

「這個女人不讓我救你……我也沒辦法啊,我要是強行出手,估計我這頓揍是逃不了了。」

「哇……」

小助理看了看樂天,張開小嘴就開始嚎啕大哭。

蘇紫萱簡直是傻眼了,難道做法醫的女人都是這麼腦迴路不正常的嗎?

「別哭啦!你就算不嫁給他,不給他做小情人,他一樣能救你!」

小助理看了看樂天,樂天翻了個白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