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又傳來一道聲音,這個聲音好熟悉啊,小雅心中猛然一跳,然後那個聲音又說道,「你來到後面的小樹林里。」

「嗯!」小雅重重的點了點頭。

然後左右看了看人,避開那些人的視線,悄悄地來到了小樹林里,聲音哽咽的說道:「小澈哥哥,是你么?」 「是我,小雅我在這裡。」

很快,帝玄御和夜雲澈兩道身影出現在眼前,小雅欣喜的叫道:「小澈哥哥,還有御叔叔!」她向夜雲澈撲了過去,開心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眼淚就先流了下來。

「咦,小雅你哭什麼?是不是那群混蛋又在欺負你了?我去找他們算賬!」說著,夜雲澈便要衝出去揍那些人。

「不是的小澈哥哥!」小雅連忙拉住他,擦了擦眼淚道:「我是因為看到你們太高興了,真的沒有人欺負我,我很好的。」

夜雲澈皺了皺眉頭,知道小雅不願意讓自己看到她過得不好的一面,他也沒有再問了,摸了摸她的頭說道:「好了,別哭了,那些人不喜歡你又有什麼,反正有我們喜歡你呀,你為什麼要為了他們而活,在意他們的看法,那些人才不值得小雅你傷心呢!

小雅你應該只關心在乎你的人,這麼跟你說吧,人人都是平等的,你沒有必要去刻意討好誰。

再說那些綠毛怪一個個討厭死了你,是因為哥哥沒在你的身邊,才會讓他們欺負你,他們要是看到你有個這麼強大的哥哥,他們保證連屁都不敢放!」夜雲澈一張嘴喋喋不休的說道。

「噗……」小雅被他給逗得撲哧笑出了聲,隨即咬了咬唇道:「小澈哥哥,你竟然知道我被他們欺負,難道你看到了么……」

「這……」夜雲澈撓了撓頭,笑道:「我跟大伯來這裡辦點事情,剛好聽到了你好像也在這裡,就跟著他們一路過來了,誰知道就看到他們在欺負你,小雅,我可不是故意沒有告訴你的,你不會生氣吧?」

小雅搖了搖頭,「我怎麼會生小澈哥哥的氣呢?我就是好奇,還以為你跟我一樣,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

「哈哈……」夜雲澈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哥哥哪裡有你有能耐,小雅最厲害了,居然還會未卜先知呢。」

帝玄御在旁邊看著兩個樂此不疲談天說地的少年少女,完全沒他什麼事兒了,他看著小侄兒壞壞的一會捏捏人家的小丫頭的頭髮,一會兒摸摸人家的小臉,怎麼看都覺得小侄兒不懷好意。

「小澈哥哥好像又長高,又帥了呢。」小雅一臉歡喜的拉著夜雲澈的手臂,開心的說道,一點也沒有發現自己被人佔了便宜。

「哈哈,是么?小雅也變得好漂亮啊。」

「小澈哥哥的武功好像也精進了不少呢。」看著氣質變得不同的小澈哥哥,小雅又道,

夜雲澈被誇得飄飄然,勾了勾唇:「哪裡哪裡哪,我現在還不如大伯呢,不過我相信,到來年我一定會超過大伯的。」

帝玄御在一旁聽著,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這吹牛吹的,都吹到他的頭上去了,可還行?他上前揪著他的耳朵,「你這小子牛都吹上天了。」

「哎呦,好疼啊,大伯快放手。」

看著叔侄兩個人打打鬧鬧,小雅眼中滿是喜悅,和久違的小澈哥哥團聚,她好開心呀。 “這畜牲還沒有死!”張守德罵道,五人正準備換陣法時,只見淨心撿起地上禪杖,憤怒的跑向屍妖。

“回來,小和尚,別衝動!”老二張全合喊道。

但是淨心心裏只有報仇兩個字,自己的師父是被屍妖害死的,禪杖本是靈物,淨心揮舞着禪杖,打中屍妖的身體,把屍妖給彈出去。

屍妖已經完全暴走起來,一躍而已,兩隻手指甲劃過淨心的手臂,淨心手臂傳來火辣辣的疼痛,丟下禪杖掀開自己的僧袍一看。

被屍妖劃過的傷痕,已經開始發青起來,屍妖見淨心在猶豫着,伸手過去就是掐着淨心的脖子,然後把淨心用力一甩,身體撞到一棵樹上。

“啊……”淨心倒在地上,捂着後背痛苦的嘶喊道。

“上!”張守德對着他的師弟怒道。

五人再次動用肉搏,老三張至典和老四張忠科手中持有一張符紙,兩人跑到了屍妖的面前,貼在屍妖的手臂上,雙手迅速掐着一個指決。

隨後兩人點中符紙貼中的地方,口裏迅速的念道:“陰陽得位,五行配定,六甲生焉。是以一甲,破!”

屍妖雙肩冒起白煙來,一聲怒吼把兩人給甩飛,老五張衝蘊迅速的蹲下身給屍妖來了個掃堂腿,但是屍妖不動如山。

屍妖低頭看着張衝蘊,一腳把腳底的張衝蘊給踹開,張衝蘊也好不到哪去,被踹到一旁,口裏吐出一口淤血。

在屍妖的目光聚集在張衝蘊的身上時,張全合忽然彈跳起來,剪刀腿一出,夾住了屍妖的脖子,用了一扭,這下成功的把屍妖給放倒在地。

屍妖倒地後,騰空立了起來,張全合又把屍妖給按在地上,張守德見狀,咬破手指,把手指血塗抹在銅錢劍上,一聲咒語閉後,銅錢劍發出一道紅光。

張守德立馬對着屍妖衝了過去,銅錢劍插入屍妖的胸口,沒插中喉嚨,屍妖一聲悶吼,身體抖動了一下,壓在屍妖身上的張守德和張全合被震飛。

“吼!”屍妖再次吼了一聲。

掐起地上的張守德和張全合憤怒摔在地上,兩人口裏吐出淤血來,屍妖還不過癮,正要再次抓起張守德和張全合時。

忽然一道佛光閃現,把屍妖給彈開。

五人紛紛看向那佛光傳來的方向,正是淨心,淨心雙手合十,口裏快速的念着佛經,一步步的朝着屍妖走去。

屍妖與淨心兩人相互鬥氣,一黑一黃氣息,把周圍的樹葉都鎮散下來,接着一人一屍的衣服爆裂。

屍妖的身體是如此的乾癟,看起來噁心至極。

而淨心的上半身竟然有一個紋身,紋着的圖案,是一座佛像,佛光就是從這佛像上散發出來的。

“念無生,且過靈,貪得忘萊,須菩提式三凰……”淨心口裏唸經的聲音,隨同佛光,攻向屍妖。

屍妖抱頭抽搐着,淨心忽然停止了唸經,快步的朝着屍妖跑去,一腳把屍妖給踹倒在地,然後拔出屍妖胸口的銅錢劍。

接着一劍對着屍妖的喉嚨插下去,屍妖身體抖動了一下,淨心感覺還不解氣,拔出銅錢劍,對着屍妖的身體各地方,連環捅了幾劍。

終究,屍妖還是被淨心滅了。

淨心身上的佛光散退後,抱着淨空的屍體,一瘸一拐的往村裏走回。

“師父,你說過的,上天有好生之德,爲什麼你這麼善良,經常幫助人會死去,這是爲什麼。”淨心苦笑着落淚道。

“我知道你讓我不要怪任何人,可是我怪天,善良的人終究沒有好下場,師父,原來你錯了!”

“噗哧……”張守德手中夾着一張符,捻聲咒語過後,符紙着起火來,把着火的符紙丟在屍妖的身體上,這火迅速的把屍妖焚燒成灰燼。

“大哥,這養鬼女子咋辦?”張全合問道。

“她被屍妖抓傷了,遲一點治療會死的。我們回鎮裏安頓吧,村裏太遠了!”張守德背起李蘭英說道。

李蘭英的父親已經就地用道火焚燒,五人跪拜了三個響頭,然後往鎮裏走去。

話說回來淨心,淨心光着膀子,抱着淨空的屍體顫顫巍巍的回到了村裏,在炎夥村的村民嫌棄的目光下,淨心把師父的身體,火葬在寺廟的後面。

隨着微風的飄來,把淨空的骨灰給吹散。

淨心呆愣的站在觀音神像中,冷冷的對觀音神像說道:“觀音大士,都說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師父淨空平生好事做的比吃飯還多,爲什麼命運要安排我師父慘死!”

然而觀音並沒有回答淨心。

“小和尚!”淨心的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淨心轉身一看,是上次幫梨花還魂的神祕人,神祕人依然是帶着帽子,看不見五官,淨心問道:“你來這幹嘛?”

“我來幫你啊。”神祕人似笑非笑道。

“幫我?”淨心苦笑道:“我師父已經死了,我想還俗,師父不想讓我繼續遁入空門。”

“你還想還俗?”神祕人說道:“我之前早讓你換一種方式生活,結果你無視我的話,現在還俗根本沒用了。”

“爲什麼?”淨心問道。

“梨花已經死了!”神祕人回答道。

“你在惹我生氣是吧?”淨心身體的佛光再次爆發出來。

“鬥法,你鬥不過我!”神祕人看着淨心說道。

淨心看着神祕人,身體的佛光竟然自動消失了,驚慌失措的淨心不知道如何是好,相反神祕人則是很和氣的對淨心說道:“我不是來害你的,我只是想告訴你,這個世界上,做好人,也沒有好報,你想一想你師父。”

“我師父?”淨心回想起自己的師父,心想自己的師父經常做善事,到頭來卻冤死,屍妖本事世間穢物,按道理來說,邪不勝正,自己的師父佛法高強,怎麼就會落在一個垃圾屍妖手上。

淨心越想越不平衡,心頭邪惡的想法再次傳來。

“你能幫我下地府找師父的魂魄嗎?”淨心問道神祕人。

“不行,人死不能復生,況且你師父的**已經被你焚燒,就算把魂魄給帶上來,你師父沒有**還魂也只是一個廢東西!”神祕人回答道。

“我該怎麼辦?”淨心迷茫的問道。

“我現在不想幫你了,不過我勸你,先去看下那小姑娘吧,現在去正好是收屍的時候。”說完,神祕人走出了寺廟。

“梨花!”淨心看着上空呆呆的說道…… 夜雲澈牽著少女的小手不捨得鬆開,說道:「小雅,我們不分開了好不好?這次我跟大伯去龍族找小羽,等我們找到小羽之後,我們就一起回去。

還有小凰兒,她現在都會說話了呢,回去讓你去見見她,你一定很喜歡她。

還有外公,還有很多朋友呢,反正你不要在這裡了,這裡有什麼好的,你肯定也會喜歡跟我們在一起,對吧?」

「小凰兒是誰呀?」小雅好奇的眨了眨眼。

「小凰兒是我的妹妹呀,就是當初我娘親肚子里懷的那個。」夜雲澈道。

「哇,原來是小澈哥哥的妹妹呀我也好想看到她,她一定跟小澈哥哥一樣可愛。」小雅興奮道,眼眸一閃,隨後又搖了搖頭,失望道:「可是,我可能不可以跟你離開了小澈哥哥,我畢竟是精靈族的人,還要跟精靈族的人在一起……」

「那又怎麼了?精靈族的人對你好嗎?既然不好,為什麼還要跟他們在一起,跟我們離開多好呀。」聽到小雅不願意離開,夜雲澈有些失望。

「我……」小雅眼眸一亮,突然想起來剛才劉長老說的事情,她的眼中閃過一抹堅定道,「以前不好,或許很快就會好了。」

她終究還是在意族人的看法,還有她的爺爺都在這裡,她做不到坐視不管,做不到像小澈哥哥那樣是瀟洒,不在乎別人的想法看法。

所以她想抓住這個機會,如果她做到了,就會得到別人的認可。

「小澈哥哥,你們要去找小羽,知道該怎麼進去龍族么?」小雅又問道。

夜雲澈搖了搖頭,「小羽暫時好像跟我失去了聯繫,我現在聯繫不到它,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進去龍族,不過沒關係,我們慢慢找唄。」

「是啊,也不知道小羽這小東西跑到哪裡去了,也不來接我們,龍族附近那麼兇險,普通人很難進得去的。

如果沒有它們接應,我們恐怕要碰到不少危險呢。」帝玄御在旁邊有些擔憂的說道。

小雅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剛才一顆搖擺不定的心,更加堅定了。

隨後看向兩人道:「御叔叔,小澈哥哥,劉長剛才老說,他們今天晚上會一起悄悄地進入龍族,他們一定知道該怎麼進去,你們跟著他們走就行了。」

叔侄兩個人對視一眼,「什麼?他們為什麼要去龍族?他們跟龍族有什麼關係?要去幹什麼?」

「是……」小雅的話還沒有說完,背後就有一陣腳步聲傳來,那是一直守在小雅身邊的高手。

高手方才看到小雅一個人來到偏僻的地方,又好像還有人在說話,便問道:「小雅小姐,你在跟誰說話?」

小雅心虛的轉過頭來,眼神閃躲道:「韓大叔,我只是一個人過來靜一靜,沒有人說話。」

「是這樣么?」高手看著她,也有些狐疑了,但是少女在他的心目中一直是個乖乖女,所以也就沒有多想。

「那好吧,但如今這麼晚了,這外面很危險,小雅小姐不要站在外面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是……」小雅垂下腦袋,她還不想回去,但是害怕高手會懷疑,只好跟著他先回去。

在他們走後,帝玄御和夜雲澈兩個人才齊齊現身。

夜雲澈眼中閃爍著精光,喃喃道,「大伯,剛才小雅說這些人也要進入龍族,是想要做什麼呢?」

「沒錯,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龍王跟他們精靈族有什麼關係,而且看他們那些人賊眉鼠眼的樣子,又在大晚上去,明顯的居心叵測,不安好心,老王要接近人,也不會接近這些人。

所以十有八九這些人不幹什麼好事,不過剛好,我們就跟著他們一起去。

如果他們知道去龍族的路,我們正好跟著,然後還可以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一旦他們有什麼想要不法的行為,我們就立即把他們拿下,交給龍王處置。」帝玄御分析道。

夜雲澈贊同的點了點頭:「大伯說的沒錯,龍跟我們都是朋友,絕對不可以讓人害它們。」

此時此刻。

劉長老和這些高手們已經準備好了。

這些高手們身上都背著木劍,準備行動,他們表面上是訓練這些少年少女們,其實是在暗地裡勘察龍王谷的下落。

此刻,有人上前問他:「劉長老,請問我們現在要出發么?」

劉長老雙眼露出一道精光來,看了看他們,吩咐道,「再等片刻。」

這些高手們紛紛不解,「劉長老,都已經準備好了,還要在等什麼呢?要知道,再晚一些時間就會對我們非常的不利。」

「你說的老夫又豈會不知道?」劉長老摸了摸鬍子說道,「你們就且先聽老夫的等著看吧,說不定還會有驚喜呢。」

「驚喜?」眾高手不能理解,但是聽到他口中的驚喜,他們也很期待這個驚喜是什麼。

不消片刻,一個身形纖細的少女走了過來,看到這個少女,眾高手們更是不理解,這個丫頭跑來幹什麼?

劉長老卻是眼睛一亮,她主動來了,這說明什麼?難道她同意了嗎?那就再好不過了。

劉長老走到小雅的身邊,立即眉開眼道:「小雅,怎麼?你做好決定了嗎?」一邊說著,他一邊朝著旁邊那些對小雅虎視眈眈的高手使了個眼色,讓他們都正常一點。

高手們這才恢復鎮定,紛紛打量著小雅。

小雅沒有看別人,她做這個決定也不是完全為了他們,也是因為害怕小澈哥哥他們受到危險。

還有害怕精靈族的大族長會因為得不到龍炎果,病情加重而傷亡。

大族長是她們精靈族的精神領袖,她不希望他有事情,深呼了一口氣,堅定的語氣說道:「劉長老,我想明白了,我願意為家族作出貢獻,願意為你們帶路。」

劉長老聞言頓時心花怒放,他如何能不高興呢?一直都聽說過未卜先知之術很神奇,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能力。

但是他一直都沒有親眼見到過。

如今終於可以有機會親眼見到了,他自然很高興。

劉長老更加慈愛的目光看著她:「好,你能這麼做啊,那就再好不過了。」 淨心並不知道梨花已經死去,一路狂奔梨花居住的房子,但是卻發現梨花家鎖上大門,心想梨花難道還在山腰等着自己。

於是一路狂奔來到山下,結果發現村民都圍在梧桐樹下唧唧歪歪的說個不停,淨心心頭打顫了一下,撥開了人羣,發現梧桐樹下躺着的是梨花。

淨心顫抖着身子,走到梨花旁,蹲下來抱着梨花的頭顫顫巍巍的說道:“梨花,醒一醒,我是淨心,醒一醒……”

可是梨花早就閉上眼睛,離開人世。

在村民們異樣的眼光下,看着淨心的癡呆,都對着淨心指指點點的說和尚動心,但是誰知道,當時兩人偷吃禁果,梨花已經有了淨心的骨肉,只是不足一個月而已。

不久後,村民慢慢的散開,只能爲梨花感到悲哀,許久,淨心一直抱着梨花在梧桐樹下哭着。

淨心回想起和梨花相處的日子,是他最快樂,最幸福的時候,偏偏這個時候,自己的最親的兩個人都離世了。

“轟隆……”

天上一道閃電劈過後,一聲雷響,接着大雨傾盆而下,淨心哭了五個小時,傍晚七點,淨心抱着梨花是屍體,淋着大雨,走回了寺廟。

淨心把梨花的屍體放在觀音神像面前,跪在觀音面前哭着問道:“觀音大士,難道所謂的好人有好報是假的嗎?爲什麼好人就短命,請你給我一個答覆,淨心不解!”

淨心一直盯着觀音的佛像,長跪不起,一直堅持了有三個小時,晚上九點,雨停了,但是外面還在閃電打雷。

淨心早上和屍妖大戰過,一天受到各種的打擊,本來就頂不住了,但是他就想等到觀音顯靈。

“轟!”一聲雷響。

一道閃電再次劈過,觀音神像的兩隻眼睛忽然滴落水下來,水滴落在觀音神像下面的罈子,這細小的聲音把淨心給驚醒。

淨心眯着眼睛,擡起頭看着觀音那眼睛,忽然咧嘴一笑,有氣無力的笑道:“觀音大士……你顯靈了!”

幾秒後,在觀音神像發出一道黃光,照射着淨心的眼睛無法睜開,等黃光散退後,淨心的面前,出現一個人。

“怎麼是你?”淨心依舊是跪在地上,問道。

“怎麼?不歡迎我嗎?”這人似笑非笑道。

沒錯,此人又是那神祕人。

“你能幫我什麼?”淨心問道。

“你覺得,這個世界上對你公平嗎?”神祕人問道淨心。

“公平?”淨心冷笑一聲,抹去嘴角的淤血塊繼續冷哼一聲,說道:“不公平!我師父和梨花陽壽根本未盡,爲什麼!”

“爲什麼好人一定沒有好下場!”淨心這句話是嘶吼出來的。

“轟!”外面的閃電劈過,一道巨雷聲想起,似乎就是在配合淨心現在的心情。

“那你還做好人嗎?”神祕人蹲下來看着淨心問道。

淨心盯着神祕人帽子裏看不見的五官,心裏有着不知名的恐懼,忽然一道閃電閃過,閃電照亮了神祕人的臉。

淨心瞪着眼睛,驚恐的喊道:“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