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身爲張嶺東的心腹,掌管着皇家娛樂,對於夜場,蘭姐再熟悉不過了。

但,混了這麼多年夜場,還沒見過這麼橫的酒保,這是明擺着直接趕人走呢。

然而。

白小鳳卻忽然擡手拽住了蘭姐的胳膊:“別喝了,他確實不是人。”

什麼?!

蘭姐一下呆住了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吧檯後的小帥哥,一股惡寒登時從腳底板直竄到天靈蓋。

這話要是別人說出來的,她還不會在乎。

可說這話的是白大師,她不敢不信!

這時,吧檯後邊的小帥哥聽到白小鳳的話,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喲!招子挺亮呢,行內人?”

“你說呢?”白小鳳嗤笑了一聲,剛纔一看到這小帥哥,他就察覺到了一股陰氣,確定這小帥哥是個鬼。

只是讓他有些詫異地是,這酒吧裏應該是佈置了什麼禁制陣法,愣是讓他在小帥哥出現之前沒有察覺到一丁點的陰氣。

甚至,小帥哥身上釋放出的陰氣,也極其微弱,一般的天師很難察覺到。

旋即,白小鳳意念一動,調動着一股微弱的陰力破體而出,朝着對面的小帥哥碾壓過去,同時冷聲道:“有你這種玩意兒在這,那這地方應該確實是天師聯盟分部了吧?我是來參加真龍天驕令的!”

“果然是同行!”吧檯後的小帥哥感受到白小鳳的陰力威壓,登時臉色一變,忙彎腰低頭恭敬道:“冒犯了天師大人,是小的錯,請天師大人原諒。”

話音剛落。

砰嚨。

小帥哥身體忽然一顫,圓滾滾的腦殼突兀的從脖子上掉了下來,砸落在了吧檯上。

緊跟着,圓滾滾的頭顱又從吧檯上掉落到地上,像是個皮球一樣,骨碌碌的朝着白小鳳和蘭姐滾了過來。

“啊!”

突兀的一幕,嚇得蘭姐嬌軀一顫,臉色一下蒼白起來,忙躲在了白小鳳身後。

骨碌碌……

小帥哥的頭顱滾到白小鳳面前停了下來,臉面朝上,盯着白小鳳,咧嘴一笑:“呵呵!小姐姐,刺不刺激?”

“白,白大師……”蘭姐整個人都蜷縮在白小鳳身後,瑟瑟發抖。

白小鳳無奈地癟了癟嘴,盯着地上的頭顱:“你這麼皮,你們天師聯盟的天師知道嗎?”

“呵呵!我可是天師聯盟的鬼,你管我皮不皮?小小天師,真以爲自己很厲害嗎?”地上的帥哥頭顱滿臉不屑地笑道:“小姐姐不是懷疑我是不是人嗎?我給她證明一下,關你屁事。”

挑釁!

這是赤果果的挑釁了啊!

白小鳳登時神情就冰冷了下來,眯着眼睛冷笑了一下:“那你想不想刺激一下?”

“切……你個小小天師,還敢動本鬼不成?”地上的頭顱嗤笑了一聲,圓滾滾的頭顱骨碌碌的在地上來回滾動着,嚇得白小鳳身後的蘭姐不停地尖叫。

白小鳳嘆了一口氣,回頭問蘭姐:“蘭姐,你會踢足球不?”

“什麼?”正驚恐着的蘭姐登時就愣怔住了。

“我教你啊。”白小鳳咧嘴一笑,猛地轉頭,然後右腳擡起,一腳就朝地上滾動的人頭踹了過去:“香蕉你個巴拉,看本大爺的螺旋香蕉球!” “混賬!我可是天師聯盟的鬼,你敢動手?”

千鈞一髮,地上的人頭怒吼起來,一股濃郁的陰氣陡然爆發出來,當即就想躲閃。

轟!

幾乎同時,白小鳳身上陡然爆發出恐怖的陰力波動,如同一隻無形大手,狠狠地壓制向地上的人頭。

“不可能!”

人頭五官陡然驚悚起來,滿臉的不敢置信。

被白小鳳的陰力壓制,他駭然發現,所有的陰氣都彷彿被禁錮了一般,根本反抗不了。

甚至,他有種感覺,白小鳳的陰力壓制下來,就彷彿是汪洋海嘯一般,而自己只是其中的一葉小舟,僅僅是陰力,面前這傢伙就能輕易地將他碾碎!

恐懼,瘋狂蔓延,人頭驚恐咆哮起來。

“你剛纔的陰力,不是這樣的。”

“呵呵!誰說剛纔展露出的陰力,就是本大爺真實實力了?”白小鳳嗤笑了一聲,剛纔他只不過隨意釋放出了一股極其微弱的陰力而已,撐死了也就三品天師的實力,估計也正是這樣,才讓這鬼皮起來的!

砰嚨!

下一秒,白小鳳的右腳狠狠地踹在了人頭上。

嗖!

好似炮彈一般,人頭直接飛了起來,在空中旋轉着劃出了一個詭異的弧線,然後轟隆砸進了吧檯後的酒架子裏,無數酒瓶爆裂,玻璃碎片和酒水漫天飛灑,同時,濃郁的陰氣也從酒架子裏升騰而起。

旋即,整個酒吧死靜了下來。

白小鳳傲然立在原地:“敢在本大爺面前皮,說踢你就踢你。”

蘭姐站在白小鳳身後,探出腦袋駭然地看着狼藉的酒架子,不敢相信道:“就,就這麼踢飛出去了?”

“一隻看門小鬼而已,上不了檯面。”白小鳳不屑地說道,旋即看向狼藉的酒架子,呵斥道:“還敢不敢皮了?要是還想皮,滾出來,本大爺給你踢場足球聯賽。”

呼!

話音落,陰風起。

狼藉的酒架子後邊,被陰氣包裹着的人頭緩緩地飄了起來,滿臉幽怨的哭喪樣看着白小鳳:“你,你這個騙子,欺騙人家的感情,早說你這麼強,人家怎麼都不敢皮的。”

白小鳳登時不淡定了,怒視着那顆人頭:“怪我咯?你自己要當皮皮鬼,本大爺沒直接讓你魂飛魄散,已經算是開恩了。”

總裁輕些愛:虐寵傲嬌妻 “那我還要感謝你咯?”人頭一臉無辜的瞪着白小鳳。

緊跟着,他頭顱一動,裹挾着濃郁的陰氣,便是飛到了立在吧檯後的身軀,直接落在了脖頸上。

白小鳳冷笑了一聲:“你是還打算皮嗎?”

小鬼忙擺擺手:“不,不敢了,天師大人,我再也不敢了。”

白小鳳一臉不耐煩地擺擺手:“行了,本大爺是來參加真龍天驕令的,前邊帶路。”

小鬼也不敢怠慢,忙卷着陰氣飄了過來,然後幽怨的看了一眼白小鳳,躬身道:“大人請跟我來。”

剛纔他確實是察覺到白小鳳的陰力波動微弱,所以纔想皮一下,舒服舒服的。

可鬼都不知道面前這傢伙會扮豬吃老虎啊!

一言不合直接把人家的鬼頭當球踢,完全不敢皮了呀。

白小鳳不屑地看了一眼這小鬼,然後就帶着蘭姐跟了上去。

繞過吧檯,走到酒吧後邊時,這小鬼忽然停了下來,指着面前的牆壁說:“就是這了。”

“這?”話音剛落,蘭姐就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牆壁,“你是讓我們直接撞牆進去?”

白小鳳拍了拍蘭姐的肩膀:“這是禁制陣法,牆後邊別有洞天。”

蘭姐驚訝了一下,仔細看着面前的牆壁,卻一點異常都沒有發現。

白小鳳緊盯着面前的牆壁,眉頭皺了一下,他能清晰地看到一股很微弱的陰力波動流轉在這面牆壁上。

但和剛纔發現小鬼時的情況一樣,這面牆壁上的陰力也極其微弱。

甚至,如果等級低天師仔細查看,都可能發現不了。

“看來這天師聯盟分部還是有點底蘊的,這一手陣法禁制,就把底蘊凸顯出來了。”

這是白小鳳心裏的想法。

緊跟着白小鳳擡腳踹了面前這小鬼的屁股一下:“開陣呀,愣着幹嘛?等本大爺直接一頭撞進去嗎?”

“大人,我錯了我錯了,這就開陣。”這小鬼忙點頭哈腰對白小鳳道歉。

然後,這小鬼便往前走了兩步,身上陰氣翻騰,擡起雙手快速地掐動起來,隨即,他右手結出一個印訣,猛然印在了牆壁之上,大喊一聲:“芝麻開門。”

“……”白小鳳。

“……”蘭姐。

好皮啊!

真的好皮啊!

嗡!

忽然,面前的牆壁上盪漾起一圈圈漣漪,仿若水面一般。

白小鳳瞳孔一縮,就看到小鬼的右手原本是按在牆壁上的,隨着漣漪盪漾,右手竟然直接穿了進去。

“大人,請。”小鬼收回了右手,恭敬地對白小鳳說道。

白小鳳點點頭,也沒遲疑,就帶着蘭姐朝漣漪牆壁走了過去。

可剛走了兩步呢,小鬼卻忽然攔住了他和蘭姐。

“大人,生人勿進,這位小姐姐應該是普通人,進分部怕是有些不妥。”小鬼提醒道。

白小鳳也沒驚訝,在陰陽界,很多勢力都有這規矩,或者說這已經是陰陽界的常規了。

對普通人而言,鬼神儼然就是迷信之說,根本就不存在世上。

但,若是偶然見到,卻足以將一個普通人的三觀徹底擊潰,導致人生都發生劇變。

所以,陰陽界的勢力,在佈置陣法的時候,都會選擇幾個隱蔽陣法,以杜絕普通人進入自家勢力。

陰陽界這麼大,各種勢力又如過江之鯽,但爲什麼很少出現普通人發現的情況?

就是因爲這些陣法的存在,有可能普通人已經走進了陰陽界的勢力範圍之內,但有這些陣法存在,硬生生的讓普通人毫無察覺。

蘭姐本身就是普通人,按理說是不可能接觸到這些事情的。

也是跟着白小鳳纔有進入的資格。

猶豫了一下,白小鳳對蘭姐說:“蘭姐,要不你就在外邊等吧?”

“等?”蘭姐魅惑的臉蛋上一下有些蒼白,驚恐地看着小鬼:“和他在一起嗎?我,我怕。”

白小鳳看了一眼面前的小鬼,娘希匹的,確實有些不放心吶。

畢竟這鬼太皮了,開個陣法禁制都敢喊“芝麻開門”的存在,鬼知道他進去後,沒人壓制,這鬼會對蘭姐做什麼呢。

想着,白小鳳嘆了口氣,對這小鬼說:“讓她跟我進去吧,沒事的。”

這小鬼神情一肅,道:“大人,裏邊的人,可比我這個鬼還恐怖呢。”

“他們總不會一言不合就直接芝麻開門吧?”白小鳳翻了個白眼,也不再多說,便拉着蘭姐徑直走進了盪漾着漣漪的牆壁。 嗡!

白小鳳就感覺走進了水裏一樣,眼前的視線一下子模糊了起來。

大概持續了兩秒鐘,視線這才恢復過來。

同時,一陣喧鬧聲在耳邊響起。

白小鳳驚訝地看着面前的場景,這是一條街道,一條比洋人街更寬的街道,地面是用青石板鋪成的。

街道兩旁還有一棟棟建築門面,完全是古代建築,一派古色古香。

在街道盡頭,屹立着一座約莫五層樓高的建築,有點像是塔樓,巍峨雄偉,氣勢恢宏。

此時,街道上人頭涌動,一眼望去,儼然就是人海汪洋了。

仔細一看,人海中的人羣顯得涇渭分明,大多都是穿着黑袍戴着兜帽的人,在腰間還掛着銅錢。

少部分則是穿着各自的服裝,在一大堆黑袍人中,顯得格外扎眼。

且,這些穿着各自服裝的人羣,無一例外,全都朝着街道盡頭的那棟高大建築走去。

“這,這些人都是從哪冒出來的?還有這些建築又是怎麼出現的?”

耳邊,響起蘭姐的驚呼聲。

白小鳳扭頭一看,此時蘭姐絕美的臉蛋上滿是驚駭之色,嘴脣顫抖着。

他擡手指了指頭頂:“這是在地下。”

“地下?”蘭姐美目中光芒一閃,疑惑道:“不對啊,剛纔我們不是直接走進來的嗎?怎麼會到了地下的。”

“陰陽界的術法,可不僅僅是用眼睛能看出來的。”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旋即看向面前的街道,低聲道:“甚至,你現在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不一定是真的?”蘭姐愕然地看向寬闊的街道。

白小鳳沒想着跟蘭姐解釋,轉身就往街道深處那棟高大建築走去。

陰陽界的陣法禁制繁雜無比,甚至有些天師一輩子對提升自己實力沒多大的興趣,絕大數時間全都花在了研究陣法上,哪怕到死在陣法一道上也僅僅是管中窺豹而已,這事跟普通人的蘭姐解釋,完全就解釋不了。

要是連肉眼能都看清楚陣法禁制的話,那所謂的陣法禁制就太沒用了。

哪怕以白小鳳的實力,對天師聯盟分部的陣法禁制,也僅僅是能依靠強大的感知力捕捉到一些皮毛和蛛絲馬跡而已。

剛纔他和蘭姐雖然是直接走進牆壁裏的,但,白小鳳卻清晰地感應到,短暫的兩秒鐘,其實他和蘭姐是下墜了。

蘭姐回過神,見白小鳳朝街道深處走去,忙跟了上去。

她想到剛纔那個小鬼說的話,神情有些緊張地看着街道上的人流,難道……這些人都比鬼更可怕?

想着,她的步子加快了許多,緊跟在白小鳳的身後。

白小鳳一邊走,一邊打量着四周的人羣,目光最主要的是鎖定在了那些黑袍人腰間的銅錢上。

因爲,這些銅錢,他很熟悉!

仔細分辨了一下,不同的黑袍人腰間掛着的銅錢數量也是有差異的,登時,他神情恍然了起來,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喲!好漂亮的妹子。”

忽然,一道調笑聲傳來。

白小鳳眉頭一擰,就看到人羣中一個穿着休閒裝,約莫四十歲的中年人走了過來,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這中年人看了一眼白小鳳,嘲笑道:“小屁孩子,這樣的極品妹子,你可無福消受,倒不如給本座一夜風流。”

白小鳳神情一下子冰冷了下來,冷冷地看着面前這中年人。

而站在他身後的蘭姐聽到這話,登時嬌軀一顫,臉色一下蒼白了起來,以蘭姐的閱歷,自然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

“傻愣着幹嘛?還不給本座讓開?今天這妹子,本座要定了!”中年人見白小鳳一動不動,登時神情猙獰起來,擡手就要推搡白小鳳。

啪!

白小鳳直接一掌拍在了這中年人的手背上,這中年人一聲慘叫,捂着右手臉色就漲紅了起來:“臭小子,你,你敢打本座?”

“本大爺到分部來,不是來看你發春的,她是本大爺的人,你敢動,你死!”白小鳳不屑地看了看這中年人,然後拉起還在發愣的蘭姐就繞開了中年人,繼續朝街道深處走去。

可沒走兩步呢,那中年人突然就追了上來,再次攔住了他和蘭姐的去路。

中年人破口大罵道:“麻痹的,打了老子就想跑?你特麼當本座是什麼了?”

“廢物。”白小鳳淡然地說道。

轟隆!

中年人如遭雷擊,顯然沒料到面前這小子會這麼囂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