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眼裏佩服他,可真沒用故意整蠱他的意思,怎麼好端端的佩服之心,卻被人誤會成了小人之舉。

大概是因爲這事情,丘真人的情緒顯然被調動了起來,一臉憤怒的看着我,怒斥了句,“今日就讓你看看,什麼叫道法!”

話音一落,丘真人忽然朝着我的肩膀上用力一提,我整個人的身子瞬間輕了起來,被他一瞬間拋出了三清殿外,不等我反應過來,三清殿的人也跟着跑了出來,好奇的圍觀上來,這丘真人忽然將那兩股清氣用力沉浮在地面。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三清殿外的大地瞬間裂開,不斷蔓延,直接到了我的腳跟下面,我身體一震失重,險些掉進這裂縫之中,我分離一拍道氣,渾身找到了身子的支撐點,一躍而上,不等我逃離這裂縫,忽然一個巨大的道氣將我抑制住,而兩旁的裂縫地面,忽然抖動起來,發出嗡嗡的聲音,立即朝着我靠攏了過來。

我心裏一沉,這丘真人怕是想要了我的命啊!

雖然被這股清氣鎮壓,我卻依然可以聽見外面的聲音,“陳掌教怕是支撐不下去了,肯定會沒命的。”

“是的,這全真教的道士本來就厲害的很,他要是把陳蕭打死了,我們還打個屁啊,掌教不就是他們的了!”

“只能可惜這陳掌教,還沒來得及跟我過手,就被丘真人給弄死了。”

這些道士們的聲音弄的我可是很不爽,我也是個要自尊心的男人豈能被他們這麼詆譭,這丟了我的面子是小,要是讓江離丟了面子,那可就不行了。

我皺了皺眉頭,吼——的一聲,我身體裏的花斑豹子一躍而上,嘴裏吐出烈火,將這困壓住我的清氣迅速燒滅。

我愣了愣,一臉懵逼的看着豹子,“你還會噴火?”

豹子低吼了一聲,朝着我的丹田處用頭頂了一下,不等我反應過來,它就叼着我衝出了夾縫之中。

等我回到地面的時候,豹子赫然用衝進了我的身體裏。

我愣了愣,豹子剛纔用頭抵了一下我的丹田處,莫非是那三枚靈珠子,改變了豹子的一些東西,竟然可以讓他噴出如此強勁的烈火,將這道士的清氣道法迅速燒滅。

我的出現也在在場的道士們一臉震驚了,大概是本來他們並沒有認爲我可以活着出來,而我現在還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自然是極度無法理解的。

那丘真人眼神微微一愣,略有些疑惑和憤怒的看着我,估摸着他自己也沒想到,我居然就這麼滅了他的道氣,還一點事情也沒有的安全回來。

丘真人冷冷一笑,“看來,必須要給你點厲害瞧瞧了。”

他的眼神忽然變得冷冽了起來,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逼迫感,讓整個天師符都被一股壓抑感籠罩着。

他忽然一聲,“十方攝魂陣!”

我心裏不由的一沉,這十方陣法據說都是上古時代的

老祖所創,後來留下來的陣法被道祖們改編利用,而真正可以參透其中奧祕的人,幾乎少的可憐,所以這陣法極其難以見到。

這丘真人的確是個道法的奇人,招數招招斃命,還都是用的正陽之氣,實屬難得的天才。

我心裏更是好奇的很,這十方攝魂陣,究竟有什麼厲害之處。

忽然天色驟然聚變,原本天師府上方的天空還白亮亮的,忽然陰沉了下來,頭上的雲層彷彿聽到了號令一般,全數朝着天師府的地面涌了下來,瞬間變成了困陣,將我整個人弄得動彈不得。

而此刻間,丘真人分離並指唸咒,“敕!”。

一聲令下,這些雲層竟然變幻成了人形,充滿了道氣朝着我衝了過來,其中一個雲層赫然變成人形,用力伸出拳頭打在我的胃上,我差點沒被打懵逼,這麼大的力道,我都懷疑我自己是不是被打殘了。

彷彿十噸重的錘子,朝着我重擊而來。

而不是丹田處有三枚靈珠子護身,只怕我現在已經被砸的不成人樣。

“天哪,這樣下去,必死無疑。”道士們紛紛緊張的說。

“他根本就沒辦法脫離困陣,這十方攝魂陣,將他的所有魂魄困住,無疑是要了他的命,這號召的天力神兵變幻多段,分分鐘可以瞭解了他!”

我心裏一沉,那可不行,我誓死也是要保護我龍虎宗的位置的。

保護我爺爺留下的唯一東西!

我屏住呼吸,讓氣全部沉浸在丹田處,用我渾身的力量去感應到丹田處的靈珠子,替我來感知道法的力量。

那丘真人見勢,冷冷的笑了笑,“果然還是個菜鳥,我一放大招,就不行了,真是沒意思。”

我赫然擡頭冷豔看着他,全身一股熱力朝着我涌現而來,我心裏不禁一樂,呵斥一聲,“破!”

腳下那困住我的陣法,瞬間被震碎。

所有人都唏噓不已。

此時,我饒有興趣的看着丘真人,“你這個陣法有意思,我也試試!”

丘真人眼神驟然一聚,極其不可思的看着我說,“癡人說笑,這十方攝魂陣,我苦苦學了十年多久,豈是你一眼就能看明白的!”

我愣了愣,很難學嗎?

我立即將丹田之處的氣全部匯聚到了指尖,掐印唸咒,學着剛纔丘真人的模樣,念起了咒法,“十方攝魂陣!”

話音一落,天空赫然驟變,這丘真人用法的時候,還只是陰沉了天,而我設下陣法的時候,忽然烏雲滾滾,雷鳴四射,天空猶如被炸開了一般,看上去極其可怕,我自己都詫異的擡起了頭,心裏一沉,糟了,該不會是用力過猛了吧?

那丘真人一臉震驚的看着我,不斷後退着腳步,“不……不可能……我也才修煉到了四方……你!你不過是看了一眼,竟然就直接將十方攝魂陣的十方道氣之頂,學會了!不,不可能!”

(本章完) 「就是,反正聖子墨紫陽和夏凌雪成親是早晚的事情,他們的壽命都無限長,只是一個成親儀式,什麼時候辦都是他們自己說的算!」

「沒錯,不過據說那小聖子的身子一直不太好,這麼多年聖子可是尋了不少名醫,可就是治不好,也真是奇怪了……」

「誰知道,搞不好這一次聖子和神女成親,就是為了給小聖子沖喜啊,說不定那天就好了!」

「哈哈哈,有道理,不過大概是因為小聖子墨贏是聖子的第一個兒子,聖子對墨贏真的好的不得了啊……」

帝溟寒聽著大廳內的議論,眼神微微一暗,看向墨九狸,墨九狸察覺到帝溟寒的眼神,微微一笑的問道:「怎麼了?看我做什麼?」

「沒什麼……」帝溟寒聞言說道。

墨九狸看了眼帝溟寒拿著茶杯的手,主動伸手握住帝溟寒的手,看著帝溟寒的眼睛說道:「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和墨紫陽從開始到現在,就沒有任何事情,在我心裡曾經他是我的哥哥和親人,現在不過是一個我的仇人,所以不管從前還是現在,他都影響不到我和你!」

墨九狸很少看到帝溟寒這樣顧及什麼,大概是因為前世的誤會也好,還是前世墨紫陽跟他們一家的關係也好,帝溟寒這個無所不能無所不懼的男人,總是在面臨跟自己有關的人和事面前,變得小心翼翼和敏感……

讓她感動的同時也很無奈……

「好,我知道了!」帝溟寒緊緊握著墨九狸的手,笑著說道,他的九狸最懂他,知道他的顧及和不安,懂他的小心和無奈。

他心裡知道墨九狸和墨紫陽沒什麼,就是因為知道,他總是擔心和顧及的,是墨紫陽那些年對墨九狸的陪伴,他從墨九狸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墨紫陽了,所以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那些年墨紫陽是如何陪伴墨九狸,又是如何照顧墨九狸的,說墨紫陽是墨九狸的父親也不為過,畢竟那些年的小九狸是在墨紫陽的陪伴下長大成人的……

因此,他才總是會顧及到墨紫陽對墨九狸的影響,即便墨九狸說過很多次,他依舊擔心,因為他了解九狸不是無情的人,更懂墨紫陽有多虛偽,所以才會不安……

墨九狸和吃完東西,也從大家的口中得知了,墨紫陽和夏凌雪將會在十天後大婚,而墨九狸已經決定,到時候送她們一分大禮了……

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並沒有在神玉城久留,住了一晚,第二天就來到了神主府,小鳳的速度很快,一天的時間,就載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到了神主府……

墨九狸和帝溟寒對視一眼,直接回到空間,讓小書駕馭著空間,變成一粒灰塵飄進了神主府,這是空間這一次晉級的優化,可以按照墨九狸的意識,變換成萬物,潛入任何地方而不被發現,除非有人的實力超過墨九狸很多,並且靈魂力也強於墨九狸才可能發現空間的存在…… 我雖然不懂這十方威力究竟有多厲害,但是從這個道士的口中,顯然是在說這個十方最頂上的氣道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運用的,只怕是我身體裏的靈珠子起了作用,倒也算是在關鍵時刻救我一命。

烏雲密佈的天空之中,忽然破出天際,一大團的烏雲全數聚集俯衝而下,直接朝着那丘真人撲了過去,像是一團霸氣十足的老虎,用着威猛的前爪用力朝着對方撲了過去。這一舉動,着實嚇壞了丘真人,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斷求饒着。“別吃我,別吃我。”

聲音近乎抖動,似乎快要哭了出來一樣。

眼神裏更多的都是恐懼和害怕,周圍的道士紛紛議論了起來,“沒想到全真教道士也能敗下陣來,看來陳掌教果然不好對付。”

“主要是這丘真人太自以爲是了,完全不把我們其他道教放在眼裏,這也是咎由自取。”

“這丘真人敗下陣來,也就是我們的機會又有了,這每門每派的招數都不一樣,總有能相剋的,還怕這個小小道士不成?”

所有的道士七嘴八舌的開始說了起來,而此時,我赫然揮手一拋,原本的陣法,迅速撤離,那丘真人嚇得更是一動不動,一臉震驚的看着我,對於他剛纔的表現也不過是下意識求生的本能反應而已。

因爲那烏雲密佈,設下的陣法直接將他困住無法動彈,而那烏雲幻化成了一頭獅子般模樣,衝了上去,我倒也很能理解他的那般模樣。

回過神來,那丘真人忽然站起身來,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輸了就是輸了,我不解釋什麼,是陳掌教道法在我之上,我輸得心服口服。”

丘真人緩緩轉過身,帶着一衆幫的全真教道士說,“既然輸了,連我全真教都拿他沒法,這些人也未必是他的對手,毫無懸念,我們大可以回去了。”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話音一落,這浩浩蕩蕩的全真教徒直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也沒說其他的話,這也着實讓我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全真教,倒也是個敢愛敢恨的形式作風,看不慣我自然不會憋在心裏,可輸的心服口服,也絕不再糾纏。

說到底,我反而倒是佩服這個丘真人。

可眼下這些道士未必就有丘真人的那份豪爽了,都紛紛爭着要和我比試,對於他們而言,擠掉了全真教的人,他們的勝算就變成了最大的了,也並不考慮後果究竟如何。但凡是能夠爭奪到一席之地,對於他們而言就是完成了此行的任務了。

江離並沒有過多的言語,而是靜靜的看着這羣人。

這個時候,小猴子忽然拉了拉我的手,我好奇的看着小猴子,小猴子竟然讓我一次性解決這些所有道士。

我心裏一沉,小猴子太看得起我了,我陳蕭說到底還真沒這個本事,不過是三枚靈珠子,又不是自己的真本事

,我可不能亂來。

我連忙搖搖頭,“不行,我沒這本事。”

小猴子卻讓我回憶一下當初在白然洞穴看到的鴻鈞老祖的書屋裏的道法書籍,小猴子告訴我那些書籍都是極其厲害的法術,現在的道士都不擅長,而我是唯一看到了這些法術的人,其能力運用得當,就可以一瞬間,解決這些所有道士,也能節省時間和精力。

小猴子見我無動於衷,又勸我,讓我仔細想想,這陰長生是不是在這些所有道士之上。

我自然點點頭,“那是自然,陰長生何等牛逼的人物,這些小蝦米根本就不是對手!”

小猴子卻告訴我,陰長生當年若不是獲得鴻鈞老祖書屋上的指點,也不會變得那麼厲害,而我又是如今唯一一個見過書屋裏書籍的人,若是能回憶起書中的內容,加以施展,必然可以將這些人擊敗,加上三枚靈珠子是陰長生之物,更能聚集正陽氣來幫我完成道法。

小猴子說的很是有道理,我一時之間也說不出給反駁的理由來。

小猴子嘰嘰嘰的叫了起來,很是着急,似乎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氣勢,我仔細一想,那鴻鈞老祖的書屋裏,確實記錄了很多我從未見過的道法,不過要想將當中的道法完全施展出來,的確沒有深厚的內力,就會七竅流血而亡。

因爲當載體超過了自己本身的能力之後,必然就是毀滅。

這個東西我自然是知道的,可小猴子看上去無所不知,必然也清楚這些道理,小猴子不會害我,那就說明它心中必然是有把握的。

我就算再不相信別人,我也會相信小猴子的。

我嗯了一聲,立即朝着人羣之中走了過去,一臉坦然的看着衆教派的道士說,“既然大家都在這裏,我也知道每個人能來我龍虎宗,都是必然放下了各教派自己的事情,我也不希望這因爲我們龍虎宗掌教的事情,耽誤大家太多的時間,不如大家一起上,誰能打贏我,就成這龍虎宗掌教,大家意下如何?”

此時此刻,這些道士紛紛嚷嚷起來,“陳掌教,你現在還是龍虎宗的掌教,我們也必然尊敬你,不過,你這樣說話,怕是有點太過分了,這般瞧不起我們這麼多人嗎?”

“沒錯,你這也太過分了點,什麼叫我們一起人上,你這是分明侮辱我們!”衆教派的道士們紛紛炸開了鍋,吵吵嚷嚷一點也不讓步的意思,對我的態度極其強硬。

我尷尬的看着這些道士們,此時我奶奶忽然在人羣中開口,“我倒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亂鬥當中他陳掌教倒也沒有什麼優勢,但是的確爲我們所有人節約了不少的時間,如果可以趕快讓掌教之位的事情落實下來,何樂而不爲呢,我倒不覺得是陳掌教故意的,而是爲我們大家考慮。”

奶奶的話音一落,這些道士們的臉

色倒也是變了許多,其他教派的道士也紛紛跟着起鬨說,“這個倒是,這對陳掌教可是一點優勢也沒有,對我們來說,每個教派的機會更大。”

“也是,陳掌教就算能一個人對付的了全真教的真人,也未必能對付的了我們所有人。”

“那就按照陳掌教的意思來吧,免得耽誤我們大家的事情。”

我心裏不禁一樂,果然稍微有人在其中調和一下,這些道士就變得好說話了許多。

此時此刻,這些道士立即站在各自的隊伍之中,每個教派都開始商量起了戰術,而此時我的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憶着鴻鈞老祖書中的內容。

玄元始三炁。

上面寫着的意思大概是要想修煉到最高境界,需要忘我忽略一切自己所渴求的慾望,而世人皆不懂這道理,甚至是誤解這道理。

元氣於渺茫之內,幽冥之外,生乎空洞。空洞之內,生乎太無。太無變而三炁明焉。三炁混沌,生乎太虛而立空洞,因洞而立無,因無而生有,因有而立空。

空無之化,虛生自然。上炁曰始,中炁曰元,下炁曰玄。玄炁所生出乎空,元炁所生出乎洞,始炁所生出乎無。故一生二,二生三,三者化生以至九玄,從九返一,乃入道真。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大道,九九歸一,似乎一切都是有跡可循,並不是所有的永恆,也並不是所有都是短暫。

我心裏一沉,忽然意識到的江離的一氣化三清,和之前在山上遇到的高人,可以將一氣化三清,分離成了衆多人,都是靠着這玄元始三炁的道義在演變。

一氣化三清的能力在江離那裏展示的極其厲害,若我能分離出來十個自己,怕是也可以抵擋這些道派的人。

只是一氣化三清本來就是極高的道法,要想從一氣化三清中提升成十個人的話,若沒有上千年的道法,根本就無法做到。

我極其擔心的看了一眼小猴子,我對自己可沒有這麼自信,畢竟這道法可不是說我有三枚靈珠子就可以使用的。

這必須要靠氣正陽氣與道法修爲有一定的關係,而且若是參透不出這一氣化三清的根本,也是無用功。

我心裏很是着急,只怕我現在根本就沒有這個本事。

小猴子見我有些無動於衷的樣子,立即嘰嘰嘰的叫了起來,衝到我的身旁,張牙舞爪的跳來跳去去,很是激動,弄得我一臉懵逼。

我心裏沉寂了一會,看着這些道士已經是準備好了,我低着頭思索了一會究竟用什麼方法讓一氣化三清可以發揮到最大的作用。

眼下這些道士可不會給我思考的機會,每個陣型佈置好,先衝上來的就是茅山教派的道士,他們的實力本就厲害,只不過行事低調而已,實際上他們的符咒極其厲害。

(本章完) 空間的這項優化,直接為墨九狸提供了很多的便利,只要他們小心一點兒,幾乎可以說是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如入無人之境了,簡直是完美……

小書也對這項功能滿意的不得了,因為它覺得自己終於可以為主人做事了,以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只能在空間裡面,看著墨九狸經歷險境而著急,只能提醒和告訴墨九狸自己知道的事情,卻無法出去幫忙……

現在好了,他可以慢慢讓自己變成一名老司機,帶著主人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最重要的是,還沒有人能發現他們,這簡直是太爽了……

於是第一次上任的老司機小書,這會兒也是十分激動的,駕馭著空間隨著空氣化為塵埃,飄進了神主府,一路上墨九狸和帝溟寒察覺到整個神主府,都是黑衣人佔據著……

看起來,外面傳言的消息是真的,神主府已經被這些黑衣人佔據了……

「小書,找遍每一個角落,先把數量弄清楚……」墨九狸想了想對小書說道。

「好的,主人!」小書說道,接著小書開始在神主府逛了起來,因為第一次這樣駕馭空間,小書的速度並不快,加上墨九狸他們要觀察那些黑衣人,所以小書的速度對墨九狸和帝溟寒來說剛剛好。

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小書停在了神主府大廳的香爐邊,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一共有十三個個黑衣人最可疑,其餘的那些倒像是神界雇傭的護院,但是那是十三個黑衣人,絕對不是神界的人……」

「沒錯,在我看來也是那是十三個認得嫌疑最大,九狸,你想怎麼做?是直接殺了,還是……」帝溟寒看著墨九狸問道。

「直接殺了,我斷定他們知道的事情有限,而且,我甚至擔心即便我們殺了他們,也無法徹底殺死他們!」墨九狸皺眉的說道。

「你擔心他們是分身來到神界的?」帝溟寒聞言皺眉問道。

「是,總覺得他們很難纏!」墨九狸聞言說道。

帝溟寒聞言也是微微皺眉,如果真如九狸說的,那些人是分身的話,真的是十分麻煩,因為是分身的話,他們將對方殺死,那麼對方的本體,應該就會有所感應,到時候可能他們的身份就會暴漏了,這對目前的他們來說,並非是好事……

「主人,我看過了,他們不是分身,應該是本體!」這時,小書看著外面走進來的兩個黑衣人說道。

「真的?能確定是本體嗎?」墨九狸聞言問道。

「主人,我可以確定,我仔細看了那兩個人,應該是本體,所以應該沒有分身的!」小書說道。

「那就好,這樣我們也能放心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的兩個黑衣人,其中一個是中年男子,容貌還算俊朗,只是臉色有些不正常的白,另一個則是老者,同樣是臉色白的有些不一樣,長相也算的上是俊朗的…… 這茅山道士排列成了一套陣法,我定眼一看,似乎在哪裏曾經見到過一眼,很是熟悉,赫然想起七星陣法,利用星宿的宇宙星辰奧祕,將道法融合在一起,做到天、人、道合一的境界,陣法威力十分厲害。

我心裏着急的看着小猴子,此時茅山派道士已經衝了上來,佈下了天羅地網,一道金光赫然變成了網狀的金絲光線,將我的四周全然籠罩。

早就聽說過茅山派祕術這天羅地網只有道門的上層弟子纔有能力修煉,今日一見果然比我所瞭解的還要威風。

這金燦燦的天羅地網簡直讓人眼前一陣眩暈,我立即合十手掌,掐印唸咒,“破!”。

這原本正在向我靠近的天羅地網,被我用丹田正氣彙集的道法一擊擊破,瞬間碎了一地。

就在此時,天空忽然驟變,變得極其陰沉,原本道士們還都紛紛準備進攻,卻因爲天空的急速異變,停下來了手中的動作。

我微微一愣,這可是我龍虎宗的地盤,怎麼忽然變了天,莫非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進來了不成?

小猴子平日裏都是一副人精的模樣,忽然也安靜了下來,微微皺着眉頭,看着天空,彷彿有那麼一瞬間,我都以爲小猴子是個人一樣。

此時,天空忽然炸開,一瞬間,稀稀落落的黑影子從空中飄過,我本以爲這些黑影子會降落在這裏,卻不料,它們根本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而是繼續朝着南邊過去,我心裏一沉,這……究竟是哪裏的東西,看樣子似乎是衝着酆都城那邊去的,若是聯盟者,陰司的能力必然有所提升,可若是去攻打酆都城的,怕是酆都城如此的實力,會有所危險。

不管怎麼說,陰司是陰長生的,而酆都城裏面有地獄,有不少亡魂,倘若戰鬥中打碎了地獄的門口,那麼千萬亡魂跑了出來,陽間必然會發生大亂。

只是……這些黑影子究竟是從哪裏來的。

茅山派的道士微微一愣,連忙說,“怕是妖盟的人,他們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身上的氣和我們所接觸的有些不大一樣。”

我皺了一下眉頭,“是不是……像變異了?”

茅山派道士嗯了一聲,立即開口說,“這妖盟和我們茅山派素來交道最深,也是我們茅山的死對頭,妖盟那邊太瞭解不過了,只是剛纔我雖然可以肯定它們是妖盟的人,但是……從天空中降落,略有些詭異。”

茅山派的道士這麼一說,還真有些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看那些傢伙來勢洶洶,肯定不是結盟的,應該是得知了周武王復活的消息,去挑釁的也說不一定。

其他教派卻並未厲害我和茅山派之間的對話,而是一個勁的催促我不要浪費時間,趕緊動手。

一想到這裏,我越發的有些緊張,酆都城出不出事本來和我沒多的的關係的,可是我的確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亡魂被放出來危害陽間,也不能看着生死秩序被破壞,否則陽間死了的亡魂,不能去酆都城報道,堆積的亡魂必然會在陽間作亂。

周武王和江離的一戰,本就元氣大傷,若是這些人現在去襲擊,只怕

周武王會有危險,不管怎麼說,他可是用了我的弟弟的心臟,用了我的弟弟身體,說什麼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我的弟弟出事。 總裁溺愛小嬌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