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而這次的實驗內容就是給你換條手臂,以證實我們的觀點。」

「你們…究竟做了些什麼?」

聽著無顏的解釋,蝶陷入了沉默。

蝶思考許久,最終她露出了笑容,她對無顏的話很感興趣。

「簡而言之,你想讓我換上同類的手臂?」

「就是這樣,你放心,那條手臂原主人的能力是控制水,她很強。」

無顏見蝶笑了,他知道,這就是蝶答應參與這場實驗的標誌。

所以,無顏也笑了,他對蝶說起了手臂原主人的情況。

「水系能力?我很期待實驗之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不過,不得不感嘆,你們現在比我們更懂我們了。

把同類的手臂接在自己身上,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那麼,實驗什麼時候開始呢?」

「越快越好,那條手臂可無法保存太長時間。

如果你準備好了,那實驗明天就能進行。」

無顏這麼回應著蝶,他下意識地瞥了一眼蝶的右臂。

「我有什麼可準備的?

在組織里我快無聊死了,我希望實驗之後,我就可以接手清除異類的任務了。」

策江山:嫡若驚鴻 「那是當然,只要你通過實驗,你就可以接手清除異類的任務了。

正好外面有個火系能力的異類最近一直很活躍,實驗后你可以去清除她。」

無顏沒有拒絕蝶接手任務的要求,他臉上的笑意比剛才濃了一些。

「對了,今天能進行實驗嗎?」 秦守加入了戰局,現在的秦守可以說是志得意滿,他有信心,即便是階位比自己高上兩階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秦守從通靈套袖中點出九把苦無,閉上眼睛靜立在原地,過了一會兒,猛然睜開,眼中精芒閃爍,眼瞳變成了血鑽似的殷紅,三顆勾玉飛速旋轉,佔據之中七個傭兵的下一部動作形成了殘影,緩慢的朝着殘影靠攏,那是預測的洞察眼起到的作用。

此時在秦守的眼睛之中,他們的動作彷彿靜止了,慢的如若蝸牛在爬動,輕而易舉的盡收眼底。

他飛速的擲出六把苦無,隨後轉身激射出隨後的三把,後發先至的苦無將前方的六把苦無撞擊,半空中發出清脆的響聲,火花四濺,飛馳的苦無頓時扭轉了運動方向,並且速度更爲迅速,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並且聲勢驚人,出其不意之中,每一發苦無全都命中目標!!!

“啊啊啊!”

“偷襲!”

“是飛鏢!”

七個原先揮灑自如,遊刃有餘的傭兵竟然同時中招,肩膀上、胳膊上、大腿上紛紛插了一枚黑色的苦無,入肉三分,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重傷效果,按理說他們都能躲過,但是這角度實在是太刁鑽了,而且幾乎不可能躲開,更爲可怕的是,實在是太恐怖,竟然是一個人施展出來的偷襲,同時讓身處不同地方,進行不同運動軌跡的人紛紛中招,不可謂不是神乎其技!

不光是這些傭兵,即便是這些鏖戰的學員們也紛紛的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手法,什麼樣的頭腦才能計算出來,單純的這一招,根本不是可以模仿來的,實在是太帥了!衆學員看向秦守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敬佩,莉莉絲瞥眼一看,驚訝的可愛的粉脣變成了o型,差點兒停下了手上的魔法。

“真不愧是老大,帥爆了!”金小胖激動的面紅耳赤。

“還愣着幹什麼,快點兒退回來!”秦守大喝一聲,不明所以的學員們下意識的後撤,秦守食指和中指結印,“爆!”

連接在苦無上的赫然是起爆符,每一把苦無上面都粘着三張起爆符,生怕爆炸力度不夠,璀璨的火光頓時爆開,劇烈的爆炸聲捲起小型的沙塵,慘叫聲此起彼伏,那些纔剛剛從傷處拔下苦無的傭兵還沒能仍掉暗器,就這麼在手中爆炸了,可想而知其悲慘程度,起爆符的爆炸力度毋庸置疑,近距離的爆炸還沒能來得及施展護體的鬥氣防禦,紛紛中了滿滿的大招。

沙塵散去,火藥味滌盪開來,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烤肉的香味,七個傭兵死的死傷的傷,偶爾有奄奄一息垂死掙扎的傭兵,秦守提着雷神之劍,一步步走過去,對着他們的腦袋刺了下去,結束了他們罪惡的一生,順道從他們的衣袋裏搜出來了收集的魔晶,花花綠綠的數量不少,顯然他們的儲量比起秦守的還要多上不少,秦守臉上樂開了花,與秦守喜滋滋的樣子不同,除了金小胖之外,即便是薇薇安這位學姐也同樣有些受不了的臉色發白,甚至還有幾個女學員轉身哇哇的嘔吐起來。

秦守對此頗爲不屑,冷冷的轉頭訓斥道:“這點兒小小的打擊都受不了?如果現在你們不殺了他,他們就會殺了你!收起這些無所謂的憐憫之心吧!”

接觸到秦守冰冷的眼光,這些原本就被秦守的手段震懾住的學員紛紛露出同樣的敬畏之心,現在他們都抽身出來了,可以說看到勝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冰藍的天空戰鬥他們插不上手,但是對付蒼鷹卻綽綽有餘,遠距離的施展魔法攻擊進行騷擾倒是可以的。

“藏與地底萬丈深淵的熾烈之火,焚燒我的敵人吧!--烈焰地獄!”

“大氣中的水精靈呀,聽從吾的召喚,以你們的力量縛博吾之敵的身軀,停止吾之敵的步伐——水界縛博咒!”

“無所不能的風之精靈啊……以大氣爲弓,光輝爲箭,承受我意志的力量,劃過那遠天的虛空吧--風之力量!”

“……”

三級到五級的魔法層出不窮,自然元素轟炸,即使是八階的高手同樣是不堪折磨,硬生生的逼出了鬥氣鎧甲的守護,雖然消耗了不少的鬥氣,但是同樣的,這些魔法的爆炸傷害已經無法對他造成太多的影響了,秦守心念一動,對着魔法師說道:“快點兒用水系的魔法,不求多麼強大攻擊力,我要大量的水!”

秦守之前一人幹掉七個傭兵的戰果得到了所有人的肯定,爲此沒有人質疑,會水系魔法的學員立刻施展出了最爲實用的水系魔法,“水的精靈啊!傾聽我的呼喚,用你的磅礴,展示你傲人的力量——水神怒吼!”

空氣中的水元素飛速匯聚成了水滴,彷彿下雨似的落在了地上,很快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水窪,隨貨一片小小的沼澤很快形成了,然後便是一小片的水塘,水源越來越多,甚至已經超過了瀧壺之術製造的量,秦守滿意的點點頭,雷神之劍出鞘,咻咻的雷光在盤旋,細小的電弧在涌動,電蛇飛舞,光劍閃爍。

秦守分出兩個影分身,飛速結印,大量的水源飛速的凝聚成了一條呼號的水龍,水龍盤踞,從龍頭開始迅速的凝成了冰晶,身軀凝實,堅固無比,陽光之下閃爍着晶瑩的色彩,空氣中的溫度迅速降低,一隻栩栩如生的冰龍出現了,龐大的身軀足足十三米,震撼人心。

“竟然也是冰屬性的鬥氣,實在是太厲害了!”衆人紛紛讚歎,一個冰藍已經是萬衆矚目的天之驕子了,現在秦守竟然同樣會這樣的冰屬性鬥氣,着實駭人。

“冰遁·黑龍暴風殺!”

冰龍咆哮,朝着黏濁的戰圈撞了過去,狠狠的咬在了蒼鷹的面前,猛然撞擊,秦守腳踏在冰龍之上,如同學院的龍騎士一樣威風凜凜,蒼鷹本想躲避,但是精靈姐妹的自然魔法施展出來粗壯的藤蔓死死的擋住了步伐,無奈之下只能硬接,他大喝一聲,硬生生的包裹着鬥氣的全都就把整條冰龍擊碎了。

從龍頭開始,全都變成了大塊的碎冰,八階強者果然可怕,不過秦守也沒抱着多少一擊見效的念頭,實力差距擺在這裏,而且秦守也不希望消耗太多的查克拉,冰塊碎裂在了地上,飛速的升騰出了冷氣,空中憑空凝結出了十幾面晶瑩透徹的鏡子。

“殺!”

秦守在衆人難以置信的目光注視之下,竟然硬生生的衝進了戰圈,要跟一名八階的天空強者硬碰硬的近身交戰!這到底是多麼瘋狂才能幹出來的事情?但是秦守竟然就這麼幹了!

他有自己的依仗,那就是自己的寫輪眼,三顆勾玉飛速的旋轉,瞬間捕捉到了他運動的軌跡,甚至預測到了他的下一步動作,秦守手中的雷神之劍電光呼嘯,橫劈而來,這一擊看似隨意,但是蒼鷹竟然發現自己避無可避,彷彿被更高階的強者精神鎖定似的,這種感覺非常的怪異,但是偏偏發生了,似乎自己不論是往哪個方向閃避,都會引來更可怕的狂風暴雨的打擊。

當!

纏繞着厚重墨綠色鬥氣鎧甲的右臂硬生生的接了一擊,但是隨後他瞳孔猛然一縮,因爲鋒利無比的雷神之劍竟然輕而易舉的劃破豆腐似的劃破了自己自認爲堅不可摧的鬥氣鎧甲,傷到了自己的胳膊,一嘭血花飛濺,深可見骨的傷痕就這麼露了出來!

一擊見效,秦守飛速的拉開了距離,淡淡的看着他。

“臭小子,你竟然……傷到了我?!”蒼鷹彷彿夢囈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臉上始終是一副難以置信不可思議的樣子,最終猛然醒悟過來,瘋狂的咆哮出聲,大吼連連,不光是他本人吃驚,就連觀戰的衆人也紛紛的露出不可思議的色彩,這感覺,就好像一隻兔子不光不怕老虎,而且還反過來咬傷了老虎。

“先撤!”還是客卿教師速度夠快,迅速的迎了上來,蒼鷹嘶吼連連,澎湃的墨綠色鬥氣鋪天蓋地的涌來,可怕的鬥氣光掌足足有小山那麼大,對着秦守飄落,客卿教師原本想拉過秦守避難,但是卻發現秦守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光掌落在地上,剎那間地動山搖,一陣劇烈的搖晃,地面上光禿禿的一個碩大的掌印,但是卻不見了秦守的人影。

“祕術·魔鏡冰晶!”

秦守竟然穿梭在了鏡子裏面,速度近乎是光速,這種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祕術真是讓所有人大開眼界,甚至於目瞪口呆,簡直就是立於不敗之地!任你威力再大的攻擊,始終無法擊中那就是廢了! 「我能感覺到,他們是人類!

你應該知道人類和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到底從何居心?」

一個貌似是村落首領的男人從人群中走出,他並不歡迎塔可等人的造訪。

「你說的我當然知道,他們是人類,可他們也是我的同伴,我能活下來全靠他們的幫助。

正是由於他們的幫我,我才明白了,我們和人類之間的殺戮是可以終止的。

我想要拯救大家,我需要改變現狀的力量,而這也是我來到這裡的原因。」

塔可這麼對男人解釋著,可那男人卻對塔可的話表示懷疑。

「別開玩笑了,人類怎麼可能會幫助我們。

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我們和人類之間的殺戮真的會被終止嗎?

不可能的,即便我們不暴走,人類也不會接受我們。

你剛才之所以說那些話,是因為你被你身邊的人類蒙蔽了雙眼!」

男人滿眼敵意的看著輝和殤,從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他之前也被人類傷的很重。

「有趣的結論,可你所說的不暴走,還是建立在隨時都會暴走的前提上。

難道你不認為,導致目前殘酷現狀的原因,正是你們的暴走嗎?

如果你們始終都不暴走,說不定我們還能夠和諧相處。」

殤認為男人的話很有趣,於是就笑了笑,吐槽了男人幾句。

毫無疑問,殤的話語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

當男人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到殤身上時,他卻被殤身上散發出的殺氣震懾到了。

因為男人的能力是感知,所以他能看到,殤身上被一股直衝雲霄的凶煞之氣所包裹。

而這也讓男人立馬就意識到,眼前的這位來者並不簡單。

「怪物…兇手!你到底傷害過我們多少人?」

男人試圖讓自己靜下來,可是,殤身上的殺氣卻無法讓他維持冷靜。

擁有感知能力的男人,他很清楚這份殺氣是怎麼形成的。

正因如此,男人才憤怒的捏緊了拳頭,瞪著殤。

「你的感覺似乎很敏銳,我不記得我剛才對你釋放過壓力。

不過,既然你看穿了我,那我也就沒有必要隱藏了。

告訴你,我傷害過許多異類,多的已經數不清了。

可那又如何,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如今我恢復了自由身,我現在選擇站在你們這邊,不會輕易傷害你們了。」

殤這麼解釋著,他的臉上依然殘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笑意讓男人感到恐懼,雖然男人擁有感知能力,可他根本看不穿殤的真實意圖。

漸漸地,恐懼感消除了怒火,男人在後背冷汗的幫助下,重新恢復了冷靜。

而恢復冷靜之後,男人又從殤的身上感知到了一些他剛才忽略的東西。

他發現,殤的肉體強度遠超於常人,一看就是經過千錘百鍊的強者。

這個發現加重了男人的恐懼感,他不禁在想,如果自己剛才因為憤怒衝上去和殤拼殺,那自己現在肯定已經倒在地上了。

不好,來者很危險,我必須得想辦法疏散大家。

男人這麼想著,他後退了一步。

「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你依舊想傷害我們?

大家,不要圍在這裡了,趕快逃命!」

男人這麼對身邊的其他人說著,示意他們不要停留於此。

可就在這時,塔可卻開口了,她失望的嘆了口氣。

「既然你恐懼殤的實力…那你剛才為什麼不認真聽聽我的勸言?

難道我的話語,就一點分量都沒有嗎?

我說的句句屬實,他們是我的同伴,他們不會傷害你們,可你卻不相信我。」

塔可吐槽著男人,她並沒有阻攔周圍的人朝四周疏散開來。

很快,人群就退去了,只有那男人依舊和塔可等人對峙著。

「塔可,有時候言語就是這般單薄無力。

那麼,你接下來想怎麼對這些不開竅的傢伙解釋你的信念呢?」

殤看著塔可略微失望的神情,他這麼說著,嘴角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對於殤的話,塔可只是瞪了殤一眼,卻並沒有吐槽什麼。

「你到底怎麼樣才能相信,這一切是可以被終止的呢?

你不知道,我經歷的痛苦比你多太多了。

生活在平靜村落里的你,根本沒有真正體會過絕望吧。

那時候,我眼睜睜看著熟悉的一切被摧毀,卻無能為力。

我的家鄉,被人類清除了,只有我逃了出來。

也在那個時候,輝無條件的接受了那樣的我,他並沒像其他人類一樣對我趕盡殺絕。

他拯救了我,讓我活了下來,更是讓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義。

從那以後,我就相信著,我們和人類之間的殺戮,是可以被終止的。」

塔可解釋了很久,她對男人抬起右臂,指了指自己脖頸處的緞帶。

「你看到這條緞帶還有我身上的衣服了嗎?這些,都是能夠有效抑制暴走的東西。

而這些東西,都是輝做出來的,輝是改變這一切的關鍵。

所以,我想請你相信我,相信輝,然後一起來改變這一切。」

塔可的話讓男人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看著塔可脖頸處的緞帶,思索著塔可話語的真實性。

「輝,你也來說些什麼吧。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我的同類,我想,現在我需要…」

塔可知道,要想讓這個男人真正相信她所說的一切,輝就必須展現出他的白炎。

可是,塔可的話才說道一半,她就注意到,輝竟然不在自己身邊了。

不單單是輝不見了,就連跟在輝身後的流蘇也不知去了哪裡。

這讓塔可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就回過神來,扭頭四下尋找輝和流蘇的身影。

其實,輝剛才在疏散的人群中發現了一個令他在意的背影。

那個身影,讓他想起了已經化成灰燼的瀟。

也許那人只是身形像瀟、衣著像瀟而已,但輝還是追了上去。

哪怕輝知道,那人不是瀟,但輝也要親手打破自己的幻想。

所以,輝暫時離開了塔可和殤,隨著退去的人潮一同消失了。

至於流蘇,她見輝離開了,也就跟了上去。 嗖!

秦守再次出現,悄無聲息,使用的是霧隱的無音暗殺術,即便是你五官再怎麼精妙,卻始終不能捕捉到秦守的身形,鋒利的雷神之劍再次突進,有了準備的蒼鷹毫釐之差的躲開,但是稍微被蹭到了一點兒邊,渾身傳來麻痹的感覺,甚至連反應都慢了幾分,他震驚的同時心頭頓時火熱無比,看向雷神之劍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貪婪,這樣的寶貝怎麼能落在一個小屁孩手裏呢?這應該是屬於我的!

蒼鷹揮手還擊,但是秦守根本不跟他正面交手,身影模糊間,迅速的消失在原地,鏡中游走,這種暗殺技巧幾乎是明朗化的技巧,但是卻偏偏避無可避,即便是刺客學院的特級教師來了也是自嘆弗如,蒼鷹幾次三番的震碎了所有的鏡子,但是這些鏡子還是悄無聲息的凝聚出來,周圍都是冰塊,氣溫相當低,想要凝聚幾面鏡子在容易不過了。

“鏗!”

秦守再次出手,寫輪眼轉動捕捉到了破綻,雷神之劍刺來,蒼鷹卻獰笑回頭,大笑不已:“小鬼,你上當了!老子故意留下的破綻!”

他的雙手佈滿了濃濃的鬥氣,凝聚成了更爲厚實的鎧甲,不顧傷痕竟然就這麼硬生生的握住了劍身,雷神之劍上電流涌動,被刺在身上渾身麻痹,連大腦幾乎都難以運轉了,不過卻限制住了秦守的動作,隨後砂鍋那麼大的鐵拳狠狠的撞在了秦守的腹部,開山裂石的可怕勁道頓時傾瀉而出,換了普通的七階強者捱了結結實實的一招那絕對是必死無疑,但是秦守嘴角卻露出陰謀得逞的得意笑容。

蒼鷹心頭咯噔一聲,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太妙的事情,面前秦守嘭的一聲變成了一道璀璨的雷光,赫然便是雷遁影分身,被擊碎的那一刻化成了劇烈的雷電,比起雷神之劍的麻痹效果還要高上一層,蒼鷹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這種分身的祕術,頓時中了招,渾身顫抖的被限制住了所有的動作,但是他的耳後卻傳來千隻鳥兒鳴叫的嘈雜紛亂的聲音,尖銳刺耳,璀璨的雷光甚至蓋住了天空上的日光。

“老二,小心!”

天空之上交戰的孤狼目眥盡裂,大聲叫喊,蒼鷹僵硬的竭力扭頭想看看身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卻看到一雙冰冷妖異的血紅色的雙眼,那眼睛如同暗夜的君王,居高臨下的俯視芸芸衆生,讓人靈魂都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麻痹的感覺漸漸的消退,他卻感覺到了自己生命在流逝,低頭一看,自己的胸口竟然被覆蓋着雷光的少年的手掌穿透了,鮮血染紅了雷光,自己的心臟被徹底的洞穿。

眼神裏的光彩飛速的流逝掉了,他緩緩的閉上了無神的眼睛,秦守面無表情的抽出了使用千鳥的左手,帶出一片殷紅的血液,蒼鷹壯碩的身體轟然倒地,一位八階的強者就這麼被秦守擊殺了,而秦守的實力,竟然僅僅只有準四階的實力!這要是傳出去,絕對能轟動整個帝國。

足足跨越了四個階位,一擊斃命!

這個結果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眼睜睜看到這一幕的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濃重的敬畏之色投來,深深的被震驚了,那位體力不支的八階客卿教師表情無比精彩,可以說是目瞪口呆,火鳳仙投來複雜的表情,一向高傲的她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做不到,自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而精靈族的姐妹花兩人彷彿第一次認識秦守似的,薇薇安捂住性感的紅脣,波濤洶涌柔軟豐滿的山峯因爲主人吃驚的心情而上下起伏着,彷彿隨時都能跳出來似的,金小胖則是激動的大叫不停。

“啊啊啊!”

同樣是一聲粗獷的慘叫聲,渾身凍的四分五裂,滿身寒霜的孤狼從天空中跌落,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冰藍面無表情的落了下來,神色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被秦守擊殺的蒼鷹,一時間氣氛有些詭異的安靜,但是隨後就被秦守非常不和諧的動作打破了,秦守財迷心竅的手段熟練的翻找着兩個人身上的寶貝,這與之前殺伐果斷的秦守簡直是判若兩人,反差實在是太大,讓人無力吐槽。

最讓秦守興奮的是,自己竟然從孤狼的手上翻找到了一枚儲物的空間戒指!

裏面不光是紫晶幣多的能晃瞎人的眼睛,而且高階的魔晶更是數不勝數,值錢的寶貝和存貨基本上都在,這可是一個b級傭兵團的全部財產家當,全都便宜了秦守,如果不是空間卷軸不能疊加進入儲物戒指,秦守還想用另類的方式擴大戒指內的空間,這只是個低級的空間戒指,論體積足有一個房屋大小,先用着將就着吧,等開啓了帶土的寫輪眼之後,整個世界的異空間都用來盛放自己的東西!

“恭喜宿主9526,成功跨級擊殺一名八階強者,獲得獎勵1w點信仰力,並且獲得抽獎機會一次!”小米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讓秦守一怔的同時,內心瞬間火熱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