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平時不鍛鍊,叫你和我去踢球也不去,現在知道身體是革命本錢了吧?”丁嵐故作輕鬆地說道,眼睛卻在緊張地觀望四周。這裏距離校醫院已經很遠了,確實不必再慌張逃竄。

“我們幹嘛要跟着這個傢伙跑啊?我們又沒做什麼壞事。”唐考指着離他們較遠的宇文,氣急敗壞地說道。

宇文慢慢靠了過來,握着那柄克力士長劍的手似乎一直在用力壓制着什麼,以至於他的整條手臂都在微微顫抖。

“你們不用跟着我了,趕緊回工作室吧,如果你們的運氣夠好,警察是不會找你們麻煩的。”宇文冷靜地說道。

“我們在現場留下指紋了,警察肯定會找到我們的!”丁嵐還是有些害怕。

“放心吧,你們唯一會留下指紋的地方就是門鎖,警察進門的時候一樣會去摸門鎖的,能被他們採集到完整指紋的可能性不大。我只是不明白,你們爲什麼也跑到那裏去了?”

唐考雖然腿沒力氣了,嘴倒還利索,很快就將張月晨委託一事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宇文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宇文老師,你怎麼辦?是你叫人把易南行送到醫院去的,推窗戶的時候,恐怕也留下了指紋……”唐考有些擔心起來。

“指紋?”宇文看了看自己的手,“你沒看見我是用手肘推開窗戶的嗎?”

丁嵐一下笑了起來:“你夠狡猾的啊,經常幹這樣的壞事嗎?”

宇文也笑了,低聲說道:“你以爲我是熟能生巧啊?我這是狗急跳牆。”

唐考看着宇文手中的長劍,工地小屋前的那一幕又浮現在眼前。“宇文老師,你……究竟是什麼人啊?這把劍又是怎麼回事?莫非易南行變成這樣,就是因爲這把劍?”唐考口中一下冒出無數的疑問。

宇文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這事有許多牽連,一下也解釋不清,等這兩天風頭過了,我再詳細說給你們聽。我們就在這裏分手,你們現在還是趕緊回去休息,明天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如果學校裏有什麼異常之事,就多留心一下。”

看來宇文暫時是不會透露更多的內情了,唐考失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宇文上前一步,伸手按住唐考的肩膀,眼神中突然透出一股銳芒,語氣堅定地說道:“你們別急,這件事恐怕纔剛剛開始,如果你們願意,我會需要你們的全力協助!”

唐考和丁嵐目瞪口呆地看着宇文跑出了小樹林,此刻的他們還不知道,今天夜裏所發生的怪事,僅僅是一個序幕。

正在奔跑的宇文突然停下腳步,回頭對二人喊道:“你們昨天去工地之前,忘記鎖工作室的門了!下次小心點,你們工作室裏的東西很值錢的!”

唐考這才反應過來,宇文昨天曾經去工作室找他們,看見門沒鎖,就徑直進了屋,在屋裏正好看見他們沒關的電腦上有那張原版的張月晨照片,猜測他們是去了工地。宇文這才飛奔趕到工地上,恰巧趕上易南行高舉怪劍,便出手救了他們的性命……

“出門那會兒……好像是你走在我後面吧?”丁嵐在唐考身後陰森森地說道,“如果設備弄丟了,我可不會再買一套……”

唐考頭上直冒冷汗,轉身說道:“不會了,下次我會走在你前面的……”

※※※

折騰了這麼一夜,疲憊不堪的二人自然選擇放棄了第二天的課程,直到下午兩點三十分,遠處教學樓敲響了上課鈴,矇頭大睡的二人才各自從牀上爬了起來。

丁嵐一邊打着呵欠一邊穿褲子,突然覺得褲兜裏有個小東西刺了一下大腿,他這纔想起,他已經完成了張月晨的委託。

婆子溝風情 丁嵐若有所思地捏着這張SD存儲卡,坐在牀邊發楞,昨天擔驚受怕了大半夜,就是爲了這片小東西。

“喂,我們先看看卡里的內容好不好?”唐考提着一個杯子正在漱口,看到丁嵐這副模樣,便一臉壞笑地湊了上來。

“去去去,這沒你的事了。”丁嵐一把將唐考推開。

“你別告訴我說你不想看!”唐考指着丁嵐的鼻子說道。

“我……是想看,但是……不想和你一起看!”

“靠!說你是白眼狼真是一點沒錯!”唐考怒了,“她現在已經不是你女朋友了對吧?”

丁嵐點了點頭。

“那我現在看了就不算是對不起你了吧?”唐考義憤填膺地說道。

“你這是什麼歪理?”丁嵐笑罵起來,“那我現在又和她和好了,你不就不能看了?”

唐考臉上憤怒的神情一下消失了,微笑着對丁嵐說:“這就對了,你早說你已經和她和好了,我就不會看照片了嘛。”說完,他又轉身接着去漱口了。

丁嵐被唐考弄的哭笑不得,只能嘆着氣搖了搖頭,決定一會兒帶個筆記本電腦去醫院看望張月晨,再當着她的面把卡里的照片都刪了。

唐考洗漱完畢,站在丁嵐面前拍着肚子大叫餓死了,丁嵐自知欠他人情,只得從牀下拖出一箱方便麪,拿出兩包後起身去了廚房。

就在丁嵐正燒開水時,裏屋突然傳來唐考的一聲咆哮,丁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手裏還捏着兩雙筷子就跑進了裏屋。

“靠,昨天晚上BBS上發的那條關於易南行屍體被送進校醫院的消息已經不見了!”唐考坐在電腦前,正用手大力拍打着桌子。

丁嵐抓過鍵盤又搜索了一次,發現確實如此,看來學校已經開始干涉這件事的傳播了。

“你這麼激動幹什麼?易南行的事情被封鎖了對我們沒壞處啊,宇文老師不也叫我們不要把這些事情說出去嗎?”丁嵐回頭看着唐考說道。

“我不是說這件事情帶來的結果不好,我只是很討厭學校這種封鎖消息的手段,他們就是喜歡把各種對他們不利的事情都悶起來不公佈……公衆有知情權嘛!”

“都一把年紀的人了,還這麼憤青啊?”丁嵐不以爲然地拍了拍唐考的頭,又重新回到廚房,把開水倒進了麪碗中。

兩人填飽肚皮之後離開了工作室,開始在學校裏四處閒逛,以便探聽有什麼風聲。不過校園裏似乎一切皆如往昔,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異常。

不知不覺間,兩人走到了二教樓前,唐考一邊走一邊看着操場上幾個打籃球的傢伙,心裏開始盤算自己是不是應該參加一下運動了,昨天晚上就跑那麼一點路程就差點跑斷了氣,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了。

“老唐!”丁嵐突然用力拉扯着唐考的衣袖。

“幹嘛?”唐考不解地回頭。

“溫大美女過來了!”丁嵐的聲音有些顫抖。

“啊?”唐考頭也不敢回了,正要往路邊草叢裏竄,身後已經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唐考!丁嵐!躲什麼躲?我早就看見你們兩個了!”

唐考只得慢慢轉過身來,臉上掛着諂媚的笑容叫道:“溫老師,下午好……”他身旁的丁嵐早已石化了,笑容呆板地凝固在臉上。

今天的溫雅身穿一件淡黃色連衣裙,腳蹬細跟涼鞋,烏黑的長髮在腦後盤成一個短髻,配上白皙精緻的臉龐,顯得非常清爽可人,看上去着實不負S大第一美女教師的稱號。可看唐考與丁嵐的神情,倒似站在他們面前的是個兇惡的母夜叉……

“你們兩個翅膀硬了是吧?膽子不小啊,今天早上我的英文課都敢逃!”溫雅雙手叉腰,柳眉倒豎。

丁嵐平日裏天不怕地不怕的,現在居然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唐考倒還壯着膽子回了一句:“昨天晚上吃了不乾淨的東西,今天早上一直拉肚子,幾乎出不了門……”

“你吃壞肚子了,他爲什麼也不來上課?”溫雅指着丁嵐說道,細蔥般白嫩的手指幾乎要戳到丁嵐的鼻子上了。

“他……他送我去醫院了……”唐考的眼珠不禁四處亂轉。

“哼!懶得聽你倆胡扯,警告你們兩個,不準仗着成績還可以就逃課!”

唐考和丁嵐唯唯諾諾地答應着,不敢再回嘴。

“明天早上,來我的辦公室拿一本書。”溫雅輕描淡寫地說道。

“啊?不是吧……”唐考一聽,便如被五雷轟頂。

“溫老師……不要啊,我們下次不敢逃課了……”丁嵐在一旁哀求着。

“照老規矩做,翻譯最後十五章,兩個星期以後發到我的電子郵箱裏。”溫雅環抱雙臂,臉上帶着狡黠的笑容。

原來英文老師溫雅經常與一些書商合作,在業餘時間翻譯一些國外的流行小說,然後掛名出版,從中賺取了不少外快。自從發現班上有兩個英語成績上佳的學生後,溫雅便開始壓榨這兩個可憐的傢伙,常常拿出一部分需要翻譯的書稿交給二人,要他們在限期之內交出譯稿。

“溫老師……可不可以下次再幫忙啊?最近我們兩個太忙……”

沒等唐考說完,溫雅就將雙手放在了二人的肩上,“放心吧,好好做,不會讓你們白乾的!”

唐考苦着臉,差不多快哭出來了,上次兩人幫溫雅幾乎譯了半本書,溫雅才請他們吃了一頓飯……

丁嵐還想掙扎,低聲說道:“溫老師,這次時間這麼緊,我怕翻譯質量達不到要求啊……”

溫雅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柔聲說道:“雖說你們兩個平時的英文成績不錯,不過期末考試可不會太簡單,說不定……有人會掛啊……”

唐考打了個冷戰,同樣是用期末考試成績做交易,宇文老師和溫大美女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呵呵……”溫雅拋下兩個滿臉愁容的男生,微笑着繼續向前走去,不過才走出兩步,她又突然轉過身來。

唐考和丁嵐都是一驚,生怕溫雅又想出了什麼鬼主意。

“那個……宇文樹學老師,你們認識嗎?”

兩人都是一愣,沒想到溫雅會突然問起了宇文。唐考連忙答道:“認識認識,我們都上過他的中國古代史。”

“你們覺得這個老師怎麼樣?”

丁嵐不知道溫雅究竟是什麼意思,猶豫了一下說:“還不錯吧,上課比較有趣,有許多外系的學生會來旁聽他的課。”

“哦……”溫雅點了點頭,“我今天早上在教師休息室裏看見幾個警察來找他,談了一會兒話,他就被警察帶走了。”

“啊?”唐考和丁嵐都是大吃一驚。

“他好像是今年新來的老師,學校裏都沒人知道他以前是幹什麼的,平時也神神祕祕的,不知怎麼會招惹來警察……行了,就這樣吧,明天記得來拿書。”溫雅說完,又轉身走遠了。

唐考皺着眉頭看着溫雅風情萬種的背影,對丁嵐說:“這下玩大了,宇文老師還是沒能逃脫警察的魔爪。”

“什麼叫警察的魔爪?難道我們是站在代表正義的警察叔叔的對立面嗎?”丁嵐居然還有心開玩笑。

唐考一把抓住丁嵐的衣領,叫道:“早給你說過在學校裏閒逛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華夏神話宇宙 你居然讓溫大美女走到離我們這麼近的地方!明天你去拿書!”

“我不去!你哪隻耳朵聽到她叫我去拿書了?她叫的是你!”丁嵐在唐考的手下奮力掙扎着。

就在兩人打鬧時,一輛警車緩緩地從二人身邊駛過,唐考和丁嵐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眼光一直追隨着那輛警車。車上坐了三個人,前排兩個身着警服,而車後座上穿便裝的,分明是宇文樹學!

由於是在校園內行駛,警車沒有開警燈,也開得很慢,即使有學生在車前行走擋住了去路,警車也沒有鳴響喇叭,只是慢慢跟在學生們的身後。

“走!我們跟上去看看,從這個方向走,他們好像不是打算出學校!”唐考扯着丁嵐不緊不慢地跟了上去。

警車慢悠悠地經過學校大操場,繼續向南門方向駛去,不過路上行人漸少,車也漸漸加了速,唐考和丁嵐已經有點追不上了。

“跑吧!越開越快了。”丁嵐一拍唐考。

“又要跑啊……”唐考哭喪着臉,邁開了兩條腿,大步追去。

所幸不用他們跑多久,警車就在荷花池旁停了下來。唐考和丁嵐不敢太接近,只能遠遠地觀望着。

車上先下來兩個男警察,一胖一瘦,下車的第一件事就是各自點燃了一支菸,接着宇文也下來了,卻靠着車門美美地伸了一個懶腰。

“好像沒對宇文老師上手銬啊。”丁嵐手搭涼棚張望着,“他還可以伸懶腰。”

“嗯,這是他們爲了保障犯人的人權,這裏畢竟還是宇文老師工作的地方。你看電影裏犯人被抓的時候,就算要帶手銬,也會拿件衣服給他搭在手上。”唐考故作老練地說道。

胖警察將煙抽到一半就掐滅了,轉身從車後箱裏拿出一個相機,宇文嘴裏說着什麼,又指了指荷花池旁的一片樹林,隨後三人一同走進了那片樹林中。

唐考和丁嵐並不知道,這片樹林就是易南行受到襲擊而死亡的地方。他們從另一個方向插入樹林中,假裝無意地向警察們靠近。

兩位警察就在樹林中一片大約五平方米的範圍內來回走動着,並沒有注意到兩個學生的接近。胖警察擡着相機咔嚓咔嚓地連續對着那片草地和一棵被撞斷的小樹拍照,瘦警察則戴着一副白手套,從地上採集了一些沾染着血跡的青草。

宇文一擡頭,正看見唐考和丁嵐站在不遠的地方,宇文的臉上浮起一個微笑,又對唐考擠了擠眼睛,似乎是要他們放心。

胖警察佝着腰照了一會兒照片,開始覺得有些腰痠背疼,他直起身來挺了挺大肚子,也看見了唐考和丁嵐。

“他們兩個是誰?”胖警察開口問宇文。

“哦!是我的兩個學生,大概是有點好奇我和你們在一起,就跟着來了。”宇文口氣輕鬆地答道。

“嗯……”胖警察沉吟了一下,便向唐考丁嵐招手示意,要他們走近一些。

唐考和丁嵐發現自己已經被警察看見了,正爲難是否該走開,誰知道警察竟然對着他們招手,兩人只好硬着頭皮走了上去。

“你們兩個聽着,你們的老師是在協助我們查一件案子,我們沒打算把他帶走,你們回去給同學們解釋一下,好嗎?別讓他們產生誤會。”胖警察的口氣一開始還有點兇,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面前只是兩個普通的年輕學生,所以說到最後卻變得有些和顏悅色了。

“好的,那……宇文老師,我們先走了……”唐考裝出一副好學生的樣子,與丁嵐慢慢穿過警察們的視線。

就在走出樹林之前,兩人還可模模糊糊聽見宇文和警察間的談話。

“爲什麼……你只是閒逛到這裏來,爲什麼要把那個學生從這裏拖出去呢?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是破壞了現場?這樣會給我們的偵破帶來難度……”胖警察似乎對宇文很不滿。

“我當時沒想這麼多啊,我只摸到那學生還有呼吸,就趕緊把他拖出去了,難道要看着他在這裏等死嗎?”宇文無辜地答道。

“唉……”胖警察無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

唐考和丁嵐悶聲不語走出了樹林,聽到這樣的對話,唐考和丁嵐心中的大石頭都落了地,看來宇文已經很好地應付了警察,只是知道了易南行就是死在這片樹林中,兩人又另有一番滋味涌上心頭。

是什麼人要襲擊可憐的易南行呢?就因爲他手上有那把怪劍?唐考隱隱約約感到學校裏的不安全。

“哎!你看!”丁嵐猛地一拍唐考的肩膀,手卻指着另一個方向。

唐考順着丁嵐手指的方向望去,就在他們身後不遠的地方,竟然還有一個人影在樹林中鬼鬼祟祟地張望,張望的方向似乎就是宇文他們所站立的位置。

“真正的兇手在作案後總是喜歡回到現場!”唐考突然想起這麼一句電影中常見的名言,立刻向那人影衝了過去! 唐考平時只有肚子疼急奔廁所的時候跑步纔會盡全力,今天難得地使用了自己的極限速度向那人飛奔而去。丁嵐雖然愣了一下,也隨後跟了上去,但他怕兩人一起前衝動靜太大,難免會驚動那人,只得放慢了腳步,與唐考拉開五步左右的距離。遠遠看那人的背影,只是一箇中等個頭的男生,人一直倚在一株小樹旁探頭探腦,注意力似乎集中在遠處宇文的身上。 毒妃在上,簾外五更風! 轉眼間,唐考就已衝到那人的身後,見那傢伙並未察覺身後有人突然襲來,唐考不禁心中一喜,單手前伸,直指那傢伙的後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那人影撲去!

“哎呀!”發出一聲驚呼的,卻是尾隨其後的丁嵐。

眼看着唐考就可將那人壓倒在地,那人卻突然快速轉身,拽住唐考伸出的右手,就勢弓身往自己肩膀上一壓,再借肩頭支點之力向前一擲,個頭不小的唐考一下飛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個筋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嗷!” 總裁前夫你滾吧 唐考慘叫一聲,捂着腰在地上打起了滾。丁嵐大驚失色,三兩步趕到唐考身邊,先將唐考扶坐起來,纔將目光投向那陡然動手的人。

誰知那男生攤着雙手後退了兩步,竟是一臉的不知所措。

“你……”丁嵐只覺面前這個男生有些面熟,卻死活想不起曾在哪裏見過了。

“王八蛋!居然敢動手!”唐考罵罵咧咧地伸手在身後地上胡亂摸了一會,居然摸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就是這塊石頭在唐考落地時硌了他的腰。

“對不起……同學,我不知道……”那男生有些慌張地向前走了幾步。

“站着別動!” 名門淑女 丁嵐對着那個男生一聲大喝,那男生一下站定了雙腳。

“你鬼鬼祟祟的在這裏看什麼東西?”唐考呲牙咧嘴地站了起來,一隻手扶着腰,另一隻手仍緊緊抓着那塊石頭。

“我……我是在看宇文樹學老師……你突然衝出來,我以爲……真是對不起!”那男生說話間,突然立正,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

“啊!你是那個日本學生!”丁嵐見他這麼行禮,一下想了起來。由於丁嵐和唐考本學期基本沒上宇文的課,最近一次見到這個日本學生,還是上個學期的事情了,丁嵐居然還能回憶起來,也算不容易了。

“是呀,我是從日本來的,我叫柏葉伸宏!”說完,柏葉伸宏又鞠了一躬。

“居然是個小日本……怎麼辦?”丁嵐悄悄問唐考。

“怎麼辦?這傢伙形跡可疑,當然要抓過來嚴刑拷打!皮鞭烙鐵老虎凳,一個都不能少!”唐考被摔了重重一跤,有些氣急敗壞了。

“可是……明顯我們兩個一起上也打不過他啊……”剛纔柏葉一出手,丁嵐就已經看出他身手不凡。

“我知道……所以我們千萬別輸了氣勢!”唐考一邊低聲說話,一邊用凌厲的眼神去逼視柏葉伸宏。當然,也只是他自認爲很凌厲的眼神……

“哎,怎麼是你們兩個?柏葉……你怎麼也在這裏?”就在緊張對峙的氣氛逐漸變得尷尬之際,一臉驚訝的方欣突然冒了出來,快步走到三人之間,也不知她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裏的。

“方欣!太好了,你快向他們解釋一下,我剛纔真的不是故意的。”柏葉伸宏看見方欣,頓時開口向她求援。

方欣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習慣性地站在了唐考的面前,“你們兩個,就不能對外國同學友好一點嗎?”

“友好一點?”唐考瞪大了眼睛,“剛纔這位友好的日本同學差點把我的腰都摔斷了!”

“啊?”方欣扭頭去看柏葉,後者有些尷尬地搓了搓手,開口說道:“我自幼學習空手道,身體比較敏感,這位同學突然從身後向我撲過來,我也是……條件反射……”

“你沒事幹嘛去撲人家?”方欣又重新開始審問起了唐考。

“我……”唐考一時語塞,總不能說自己懷疑這個日本學生是殺人犯吧?

這時,遠處傳來一陣汽車發動的聲音,四人一起扭頭望去,正看見宇文上了那輛警車,不一會,警車就駛出了他們的視線,看來警察們已經做完了現場勘查的工作。

既然宇文老師已經離開,再繼續糾纏下去也沒什麼意義,面前這日本學生似乎方欣也認識,也不怕他跑了,倒不如先放他走,回頭再暗中細細調查吧。唐考這麼想着,握緊的拳頭漸漸地鬆開了,那塊石頭也掉在了地上。

“你居然還拿着石頭,真的準備打架啊?”方欣瞪了唐考一眼。

丁嵐也明白了唐考的心思,開始上來打圓場:“沒事沒事,老唐是認錯人了,這完全是一場誤會!”然後丁嵐又放聲對柏葉喊道:“不好意思,我們認錯人了,你走吧,下次別動手這麼快!”

“真的很抱歉!”柏葉再次鞠了一躬,轉身離開了,在離開之前,他不經意地看了方欣一眼。

唐考突然掙脫了丁嵐的攙扶,追上前去一把摟住了柏葉的脖子,他的舉止把丁嵐與方欣都嚇了一跳,不知道的人看見那情形,恐怕會以爲唐考與柏葉是多年的好友。

不過唐考可沒打算和這位日本同學交朋友,他湊到柏葉的耳邊,有些惡狠狠地說道:“下次離宇文老師遠一點,別在他附近探頭探腦的,想學什麼東西,還是到課堂上去學吧。”說到這裏,唐考頓了一頓,又補上一句:“你也給我離方欣遠一點!”

柏葉有些詫異地看了看唐考,點了點頭。

“走吧,下次我會從正面向你走來的。”唐考有些意味深長地說道。

柏葉對這頗有敵意的話似乎全然不在意,他微笑着將額前垂下的一縷頭髮抹到腦後,輕聲說道:“希望下次我們見面的時候,能夠先握握手,而不是抓我的脖子。”

唐考臉一紅,停住了腳步,柏葉便頭也不回地走遠了。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