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雷虎等人,還沒從我帶給他們的震撼之中緩過神來,暫時還不會開口言語,而那些並沒有遭到無妄之災的大佬們,則是紛紛退到了宴會廳的牆壁之下,彷彿想要和雷虎劃清界限,或者是想隔岸觀火…… 其實,形容那些退到了牆邊的人,還是用“隔岸觀火”來形容比較恰當一些,畢竟那些人,暫時還不屬於雷虎一方,更不屬於我的陣營,他們,只會投靠我和雷虎之間,最後勝利者的那一方!

場中。

我們幾人的笑聲越來越大,嘲諷之意也越來越濃郁,這些,都彷彿是催化劑,不斷的迫使雷虎等人的思緒,迴歸到現實中……

陡然間,雷虎回過了神,發出了一道無比憤怒的怒吼聲!

下一刻,銅門外的那些西裝漢子紛紛涌進了宴會廳內,將我們一行六人裏三圈外三圈的包圍在了核心地帶。

與此同時,還有幾名看起來像是頭目模樣的漢子跑到了老凱和軍師那邊,將二人身上的碎石清理乾淨,隨後便將二人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當然,我對這些小蝦米並不感興趣,我的注意力,始終都集中在正主雷虎的身上。

就在我盯着雷虎的同時,雷虎也在看着我,只不過,我的目光中,充滿了戲謔和挑釁,而雷虎的目光中,則是飽含殺意,而且還是那種極其濃郁的殺意!

“給我幹掉他們!”雷虎猛的擡起了手臂,手指指向我,狂暴的怒吼了一聲。

雷虎話音尚未落地,那羣將我們團團圍住,約莫估計得有四十幾個大漢的隊伍,便齊齊向前踏出了數步,進一步的壓縮了我們活動的區域,同時,也在向我們施壓……

可是,就在這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卻是響徹宴會廳……

“虎爺!對方在我們的地盤上,而且只有六個人,其中還有女人,我們這樣以多欺少,似乎有些不太和規矩……”

當即,我便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便見那名最開始向我要請柬的絡腮鬍子,堅決的朝前踏出了一步,不卑不亢的直視雷虎,義正言辭說道。

不錯!

還知道遵守江湖規矩,我果然沒看錯這絡腮鬍子!

然而,有人會遵守江湖規矩,同樣,也有人不會遵守江湖規矩……

“規矩?在刑市,我說的話,就是規矩!”雷虎憤怒的朝着那絡腮鬍子吼了起來,“千斤頂,你這吃裏爬外的傢伙,馬上給老子滾,以後別再讓老子看見你!”

被手下當衆頂撞,尤其還是在自己吃了虧之後,雷虎自然覺得丟了面子,趕走絡腮鬍子千斤頂,也是正常的,甚至於,如果絡腮鬍子是普通的小弟,估計雷虎能直接弄死他,這也從側面說明一個情況,這絡腮鬍子,並非是普通的看門頭目,他,應該還有故事纔對!

在說千斤頂,被雷虎喝罵一頓,雖然臉色難看,但他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轉身便走出了宴會廳。

千斤頂走後,雷虎的情緒似乎也平靜了不少,最起碼,他臉上的怒意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種“除了老天我最大”的氣勢。

“楚風,我聽說過你的名號,凱老大說過,你不是普通人,會用一些旁門左道,不過,那又能怎麼樣?宴會廳裏有五十幾人,你能在一瞬間解決戰鬥嗎?如果不能,那等着你的,就是一粒花生米!”雷虎獰笑了一聲,道:“想給拳王東報仇,你也得多帶些人來,就憑你們幾個人,也想收拾我雷虎?這次,老子就教教你,什麼叫賠了夫人又折兵!”

話音剛落,雷虎立刻從懷中掏出了一把手槍,輕輕的朝着我晃了晃……至於雷虎剛纔所說的花生米,其實就是子彈的意思! 雷虎想告訴我,就算我會道術,也不能不把他怎麼樣,如果我不能在一瞬間把宴會廳裏的所有人都幹掉,那下一瞬間,他就會直接開槍擊斃我,畢竟在普通人的眼中,子彈,要遠遠強於道術!

其實,我很想糾正雷虎一下,我想告訴他,神州大地,博大精深,我們老祖宗傳下來的道術,遠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強大,當道術修煉至極致,在如今的現代社會中,只有少數幾種足以威懾世界的武器,才能與之媲美……

當然,我這番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爲,就在我準備出言之際,卻被一道充滿了輕蔑的聲音打斷了……

“虎哥,千斤頂剛纔說的話,雖然不對,但卻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話音尚未落地,便見一名光頭年輕人,不知道從宴會廳的哪處角落裏走了出來,此人面色倨傲,眼神輕挑,正是最開始打開銅門的那名光頭青年!

那光頭青年一出現,躁動的宴會廳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識的凝聚在了光頭青年的身上,看得出來,這光頭青年在衆人之中,很有地位!

這邊,光頭青年邁着囂張的腳步,緩緩走進了宴會廳的中央,站在與我相距四、五米左右的位置,而另一邊,雷虎一見那光頭青年從人羣中走了出來,自信的笑容便立刻爬滿了整張臉!

“蒼龍,你的意思是……”雷虎面露微笑,道。

蒼龍!

原來,那光頭青年就是打傷李東,在那所謂的地下世界的盛會中,大殺四方的蒼龍,也是我來刑市找的正主之一!

知曉了那光頭青年的身份,我不由的多看了他兩眼……這傢伙腳步沉穩,身姿筆挺,呼吸緩慢而綿長,耳前的兩處太陽穴高高隆起,一見便是練家子,搞不好,還有可能身懷內勁……怪不得李東會乾淨利落的敗在蒼龍的手上!

再說那蒼龍,他似乎發現了我在看他,當即,他也將視線定格到了我的身上,四目相對,我能清晰的從蒼龍的眼中,讀出一種叫做“蔑視”的情緒!

忽的,蒼龍輕笑一聲,雙目如電般直視着我,但卻是對身後的雷虎輕言說道:“虎哥,我們佔據天時,地利和人和,以多欺少的確不太好,更加用不着動槍,他們幾個人,交給我吧!”

“既然蒼龍出手,那我相信,也沒必要動槍了!”雷虎笑吟吟的將手槍收進了懷中,彷彿對蒼龍很有信心似的。

蒼龍對雷虎的表現似乎很滿意,當即便放聲狂笑了起來,待到蒼龍笑夠之後,他突然擡起了手掌,直指我……不對,蒼龍指的是,我身後的林纖!

“幹掉他們之後,我要她!”蒼龍一臉的陰笑,一邊說着,還一邊舔了舔舌頭,露出了一個大家都懂的猥-瑣表情。

然而,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的林纖,卻並沒有像我想象那般的軟弱,她竟然毫不畏懼的向前踏出了一步,與蒼龍爭鋒相對道:“我打賭,一分鐘之後,躺下的人,絕對是你!”

“這小妞夠勁,我喜歡!”蒼龍彷彿聽到了天下間最好笑的笑話那般,肆意的仰頭狂笑了起來!

然而,林纖已經完全無視了蒼龍,只是不動聲色的朝着我這邊靠了過來,俏皮的向我眨了眨眼睛,輕言細語道:“我要追你,就應該先適應你的世界,最起碼,在這種場合中,我不能膽怯,對吧,我的夢中情人?” 聽了林纖的話,我不由的一愣,被林纖這種美女稱呼爲夢中情人,我還真有些不知所措……

不過,轉瞬之間,我便回過了神,淡淡的朝着林纖笑了一聲,道:“其實你心裏是不是怕的要死?”

“最開始的確很害怕,不過,我只要把現在的場合,當成正在拍戲,我就不怕了!”林纖飛快的朝着我吐了吐粉嫩的舌頭,模樣可愛極了。

當成拍戲……好吧,不愧是河省當紅明星!

就在這時候,那蒼龍好像笑夠了,當即便暴喝出聲道:“姓楚的,廢話少說,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幾兩重!”

被蒼龍這麼一喝,我的視線也從林纖身上再次轉移到了蒼龍的身上,只見,那蒼龍已經擺出了戰鬥的姿態,而且他的起手式……很像我們神州的某種國術!

果不其然,這蒼龍,的確有兩把刷子!

雖然我無法確定他到底會不會內勁,但最起碼,通過他的起手式,我能肯定,這傢伙修行過國術!

“你會國術?”我似笑非笑的打量了蒼龍一番。

蒼龍似乎對我的眼神很不滿意,頗爲不爽的叫嚷了起來,“我乃中原省少林寺外門弟子,自然修行過國術!”

“原來是少林弟子……你該不會是冒牌的少林弟子吧?少林弟子怎麼可能好女色呢?”我再次出言嘲諷起了蒼龍。

“本大爺在兩個月前已經離開了少林寺,現在,本大爺已經不能算是佛門子弟了,爲什麼不能好女色?”

那蒼龍似乎在雷虎手下養尊處優習慣了,才被我激了兩句,便已經有了暴怒的跡象了,連說話都有些口不擇言了。

“原來是少林棄徒!”我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我就說,千年寶剎少林寺,怎麼可能會有你這種敗類!”

“啊!氣死我了!”蒼龍暴怒的狂吼了一聲,下一刻,蒼龍猛的一揮掌,頓時,一股似有似無的氣旋,好似撕裂空間那般,竟然將蒼龍掌前的那處空氣,打出了扭曲的痕跡!

內勁!

蒼龍果然是擁有內勁的武者!

只不過,蒼龍的內勁,在我眼中,卻是弱的可以,他應該是剛剛邁入中天位,將外勁修成內勁的武者!

別看哥們我現在喪失了內勁,但我對蒼龍,依舊很是不屑!

“你這少林棄徒,竟然還是一名內勁武者,難怪李東會乾淨利落的敗在你手上,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遲來的愛情 我氣定神閒的對着蒼龍評頭論足了起來,“不過,你的內勁太弱,應該是剛剛練出內勁,邁入中天位的武者吧?”

“廢話少說!”蒼龍咆哮道:“就像那小妞說的那樣,一分鐘之內,本大爺就讓你躺下!”

歷經千辛萬苦才修出的內勁,竟然被我說的一文不值,蒼龍的怒火自然被我激到了臨界點,馬上就要火山爆發了,這才發出了一分鐘幹掉我的宣言!

只不過,蒼龍和我玩宣言,似乎還有些嫩……

“一分鐘?”我蔑視一笑,緩緩的朝着蒼龍豎起了一根手指,戲謔的說道:“一招……如果我不能一招秒了你,那就算我輸!”

我的囂張宣言一出口,全場衆人,盡數譁然!

蒼龍在雷虎這邊的身份地位,應該是直追雷虎,不然雷虎不會對他那麼客氣,還有河省地下世界的盛會,蒼龍橫掃八方,早就把名聲在河省打響了,儼然成爲了河省地下世界第一打手……

可是,面對蒼龍,我卻直接放出了要秒掉蒼龍的狂言,在場衆人,不僅是雷虎那邊的人,包括河省其他勢力的大佬們,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甚至已經有人對我露出了厭惡的表情,看來,大家都不太喜歡聽別人吹牛……

然而,我真的是在口出狂言嗎?

我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一抹殘虐的笑容,旋即,我便率先邁出了步子,緩緩的朝着蒼龍走了過去……

李東的仇,我來報,而且,我會用最殘忍的方式,將蒼龍虐殺! 起初,因爲我的狂言,而引發的議論聲,在我一步步的朝着蒼龍踏出之後,也變弱了許多。

我所踏出的每一步,都極其緩慢,極其沉穩,逐漸的,隨着我與蒼龍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宴會廳內的議論之聲也從弱變到了無……

幾乎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偌大的宴會廳,突然變得寂靜了起來,彷彿所有人都屏蔽了呼吸那般,落針可聞!

而此時,我和蒼龍之間,也只剩下了三步的距離了!

我臉上的表情,依舊平淡無比,恍若無波古井,而蒼龍臉上的表情,則是在逐漸的發生變化!

最開始,蒼龍倨傲無比,完全沒把我放在眼中,可是,在我接近他的過程中,他臉上的倨傲也開始逐漸的變淡,直到此時,我距離他只有三步之遙的時候,他臉上那種彷彿與生俱來的傲慢,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最後,傲慢變成了凝重……

忽的,當我走到了距離蒼龍還有三步遠的時候,我突然停下了腳步,雙臂環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突然出生對他說道:“你在害怕!”

簡單的四個字,卻好似一陣狂風,席捲整座宴會廳,清洗了所有人的耳朵,又好似一柄重錘,深深的砸入了蒼龍的內心深處,甚至於,當我話音剛落之際,蒼龍的眼瞳下意識的縮了縮……很明顯,我猜中了蒼龍的內心潛意識!

我的冷靜,我的沉穩,我的淡然,無時無刻不在搖拽蒼龍的信心!

我敢只帶這幾個人來刑市尋找,就證明,我擁有着絕對的自信!

我敢讓我自己,和我的夥伴們置身險境,豪言一招秒掉蒼龍,也彰顯出了我的絕對自信!

我敢豪言一招秒掉蒼龍,更能用這種平靜到讓人髮指的狀態來直接面對蒼龍,更是成爲了壓垮蒼龍內心防線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正式和蒼龍動手之前,我會先用心理戰術,瓦解他內心的防線,我要殺人,同時,我也要誅心!

書歸正傳。

當蒼龍聽了我的話之後,立刻大笑了起來,似乎,他想用這種方式來緩解我帶給他的莫名壓力,然而,蒼龍的笑聲,卻是那麼的蒼白無力,那麼的勉爲其難……毫無疑問,蒼龍,未戰已輸一陣!

“廢話少說,姓楚的,本大爺今天就送你上西天!”蒼龍厲聲怒吼,彷彿在爲自己打氣,也好像是在向衆人宣告,他河省地下世界第一高手的名號,並不是浪得虛名!

蒼龍的話音尚未落地,猛然間,蒼龍動了!

只見那蒼龍,猶如下山猛虎,嘶吼一聲之後,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朝着我激射而來,那速度,當真是超越了普通人肉眼視力的極限,最誇張的是,蒼龍的周身空氣,在這一刻也產生了一陣陣輕微的扭曲,毫無疑問,蒼龍這一擊,可謂是全力而來,連內勁都被他調動了出來!

然而,蒼龍的速度雖然快,但對於領悟了“天人合一”境界的我來說,還是不夠快……至於內勁,我始終堅信,道術,可以戰勝內勁,甚至是吊打內勁!

面對來勢洶洶的蒼龍,我並沒有後退分毫,然而,在衆人震撼的目光注視下,我緩緩的擡起了手臂,手指上金芒閃過,下一刻,我的手指恍若閃電,在虛空中翩翩起舞了起來!

眨眼之間,就在蒼龍還沒有衝到我身前的時候,我已經在虛空之中畫出了一道繁瑣而生澀的符紋…… 面對蒼龍來勢洶洶的攻擊,我無比沉穩的虛空畫符,用之抵禦蒼龍的攻擊……不,我並不是要抵禦他的攻擊,而是要,吊打他!

內勁固然強勢,但道術的博大精深,卻遠非內勁所能相提並論的,這一點,我也是跟着爺爺修行了半個月之後,纔有所領悟……

“道術,並非你想象中那般脆弱……”我獰笑一聲,陡然間,我的雙眼之中迸射出了一團精芒,下一瞬間,我在虛空中佈下的符紋,好似流煙,轉瞬既逝,化作千萬星芒,直接鑽入了蒼龍的體內!

不足一吸,金芒彌散,好像從未出現過那般,而蒼龍,則是硬生生的停下了衝刺了一半的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此時,蒼龍的鐵拳,距離我的鼻尖,也只有一掌之遙!

可是,就是這一掌的距離,卻好像一道無法逾越的天塹,無論蒼龍如何努力,他的拳頭,也始終沒能再前進分毫……

靜,整個宴會廳,彷彿墮入了冰窖那般,靜的出奇,靜的讓人髮指,靜的讓人無法呼吸!

來勢洶洶的蒼龍,全力揮出一拳,可是,這一拳卻並沒有命中我,不僅沒有命中我,甚至,蒼龍還停住了拳勢,呆滯的僵硬在了原地,這詭異的一幕,當真是驚的全場目瞪口呆!

我一臉淡笑的盯着蒼龍那雙瞪的老大的眼瞳,他的眼瞳中,盡是不敢相信,不可思議,甚至是毛骨悚然!

沒錯,就是毛骨悚然!

蒼龍的身體突然僵硬在了原地,甚至無法再前進分毫,這震撼的一幕,的確足以讓蒼龍產生一種毛骨悚然的驚駭!

“再見……”我的嘴角上噙着一抹冷笑,彷彿在和蒼龍道別似的,輕輕的朝着他揮了揮手。

然而,我揮手的動作還沒有停下,那蒼龍,就好像全身所有的力氣,都在這一瞬間被抽空了那般,整個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眉頭緊鎖,雙眼緊閉,好像昏死過去了那般,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

蒼龍死了嗎?

他並沒有死!

蒼龍只是昏迷而已,不對,用昏迷來形容蒼龍此刻的狀態,有些不恰當,應該說,蒼龍昏死了過去,並且,永遠都不會再醒過來了,可是,他身上的生命特徵卻並沒有消失,也就是俗稱的,植物人!

蒼龍爲什麼會在一瞬間變成植物人?

那是因爲,我在蒼龍出手之際,虛空畫了一張離魂符,然後將離魂符直接打入了蒼龍的體內,並且強行開啓離魂符,這才導致蒼龍的三魂七魄在這一瞬間,強行離體!

失去了三魂七魄的人,就像當初影子那般,變成了毫無意識和直覺的植物人!

雖然我沒有了內勁,但我卻憑楚家的一道符文,吊打擁有內勁的蒼龍,甚至是完全碾壓式的吊打,這也充分的證明了道術的強大!

內勁武者又如何?

至強至玄的道術,依然可以輕鬆吊打剛猛無比的內勁!

這就完了嗎?

當然沒完!

我將蒼龍的三魂七魄剝離了他的身體之後,便暗中發動了藏在我身上的煉魂戒,直接將蒼龍的三魂七魄給吞噬了!

如此一來,就算是閻王出手,也救不回蒼龍的三魂七魄,他,只能永遠保持植物人的狀態,直至生命終結!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這應該算是比死亡還要殘忍的報復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將其吐出,;冷漠的掃了一眼好像睡着了那般的蒼龍,陡然間,我猛的擡起了頭,雙目之中,也隨之迸發出了幽幽殺意,死死的盯着雷虎!

“蒼龍,這輩子都不會醒過來了!”我的聲音無比陰冷,好似來自九幽地獄的勾魂使者,“雷虎,現在該你了!” 我此言一出,滿場再次譁然,尤其是雷虎,竟然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那微微收縮的眼瞳,也證明了雷虎內心中的恐懼……

蒼龍的身手和實力,宴會廳裏的人,心中應該都很清楚,包括蒼龍的狂妄和倨傲,衆人心中也都有數。

按照正常的邏輯分析,蒼龍不可能不戰而降,更加不可能假裝昏迷,這樣的臉,蒼龍丟不起,所以,衆人眼前的一幕,絕對是真實的!

那麼,問題來了……

我只是虛空畫了一道符,便讓蒼龍硬生生的收住了攻勢,並且讓他詭異的栽倒在了地上,又極其詭異的昏死了過去,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徹底的顛覆了包括雷虎在內,所有人的世界觀!

最重要的是,那些人並沒有搞清楚我是如何讓蒼龍僵在原地,如何讓蒼龍昏死過去……

對於未知的事物,人類總是會抱着一顆敬畏且恐懼的心,就比如現在,因爲大家始終都沒能搞清楚這些問題,所以,大家對於我的手段,自然也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恐懼和敬畏!

不知不覺之間,衆人望向我的目光中,也都充滿了恐懼和敬畏,就像雷虎一樣!

而此時,我又將矛頭瞄準了雷虎,可想而知,雷虎的內心,是多麼的驚懼!

畢竟在普通人眼中,我剛纔施展的道術,就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魔法,充滿未知,充滿神祕,充滿了顛覆大家世界觀和人生觀的一切元素!

書歸正傳。

我一邊獰笑,一邊盯着雷虎,周身暴漲的殺氣,就好像是生死簿上猩紅筆跡,驚的雷虎肝膽俱裂!

“你……你不要亂來……我有幾百個小弟埋伏在雲頂內部……只要我一發信號……那些小弟們就會衝進來……亂刀砍死你……”雷虎滿眼驚懼的望着我,甚至都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看來,我收拾蒼龍的這一幕,的確給雷虎帶來了無法承受的心理壓力,因爲,剛纔所發生的一切,都已經超越了科學解釋的範疇,雷虎,怎能不懼?

雷虎再狂,勢力再大,他終究只是比普通人強一點的大佬而已,而我的世界,他永遠都不會了解,因爲,我所在的世界,是現實世界的另一面,一個不爲人知的陰暗世界,一個無法真正出現在世人眼前的虛幻世界!

“幾百個小弟?”我笑吟吟的望着雷虎,不屑的說道:“你的意思是,你的人比我多,對吧?”

經過了短暫的沉澱之後,雷虎也稍微的冷靜了那麼一點,尤其是,他想到了他在雲頂內部還埋伏了幾百個小弟之後,神色又從容了幾分。

“我不僅人比你多,傢伙也比你厲害!”雷虎大聲喊了一句,彷彿是在給他自己壯膽,也好像是在給他的那羣小弟們壯膽!

雷虎的話音剛剛落地,之前將我們團團圍住的幾十名西裝漢子,也在這時候回過了神來,當即,那羣西裝漢子立刻伸手入懷,有的人掏出了手槍,有的人掏出了匕首以及指虎一類的兵器,就好像,有了武器傍身之後,那羣西裝漢子也稍微的心安了一些,當即,那羣不知死活的傢伙便又一次朝着我們展開了圍堵……

“你所說的傢伙,就是幾把槍,幾柄匕首,幾個指虎?”我滿臉蔑視的掃了一眼那羣將我們再次圍住的壯漢,忽的,我緩慢的擡起了手,將旁邊的一把椅子拉了過來,在衆人不解和驚訝的目光注視下,我緩緩的坐到了椅子上,一邊翹着二郎腿,一邊慢悠悠的說道:“既然你想和我比人,比傢伙,那我就陪你玩上一玩……”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雷虎冷笑一聲,那股梟雄的氣勢,彷彿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那般,“我倒要看看,在刑市,你怎麼和我玩,你又有什麼資格和我玩!”

雷虎的變化,倒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作爲一個雄霸一方的梟雄,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壓制住心中的恐懼,那他恐怕早就死了很多回了!

當然,雷虎並不是不害怕我,而是,他將那份恐懼深深的藏進了內心的最深處,因爲,在這種情況下,他不能示弱,一旦他示弱,那也不用和我玩了,他的手下們,也會直接分崩瓦解!

直白的說,雷虎現在就是強弩之末,他只是在硬撐而已!

伴隨着雷虎氣勢高漲,那羣將我們圍在覈心出的西裝漢子們,一個個也是士氣大盛,好像下一刻就會撲上來,把我們幾個人生撕了那般!

當然,這些西裝漢子,一樣是在硬撐,畢竟蒼龍還躺在地上,剛纔的一幕,並沒有完全從他們的心中消除!

那羣西裝漢子,包括雷虎在內,甚至是宴會廳那些隔岸觀火的傢伙們,都是在硬撐,現在,我只需要在拿出最後一根壓死大象的稻草,就能將這些的內心,徹底摧毀!

論到人性和鬼心,沒有幾個人比我更瞭解……

然而,我能看透雷虎等衆人的內心,但林纖幾人,卻未必能看透……直到此時,雷虎等人士氣高漲之時,尤其是那些西裝漢子亮出了槍之後,林纖等人,包括老道的盧員外,都下意識的朝着我身邊靠了過來,畢竟,槍在他們的認知範圍中,仍舊是影響巨大的大殺器!

表面上看來,雷虎似乎憑藉人數的優勢,和裝備的精良,又重新佔據了上風,可實際上,卻並非如此……

就在這時候,我突然發出了一道嗤笑聲,氣定神閒的對雷虎說道:“想看我怎麼和你玩,好辦,你給你的手下們打個電話,就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