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所以毫無預兆喝多了,他沒有任何主觀意識的開始享受美美的睡眠。

沉睡中的唐牧北做了一個夢。

夢裏,他就站在消失的世界旁邊,看着那些失去生命力的亡靈靜靜漂浮着。

而他的感覺卻是――滿足!

這種感覺把唐牧北自己都嚇了一跳,他不明白爲什麼看着一個消失的世界會有種滿足感。甚至這種感覺延伸到全身每個細胞,似乎它們都在消失的那個世界裏繼承了無數的能量。

數不清的亡靈厲鬼被陰界總部有條不紊收回去,直到整片空間變得異常空曠起來。

然後周圍的那些世界光團開始向他靠攏,又輕輕漂浮過去。唐牧北能感受到每個世界中的生靈充滿能量的生命力,能感覺到數以億計的生靈喜怒哀樂的活力。

毫無目的的漂浮着,唐牧北心頭騰起一股熟悉感,再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站立在身上的封印結界中。

一個個漆黑顆粒在身邊飄過去,隱約可以聽到其中摻雜的痛苦呻吟、哭泣、絕望等等負面情緒。

但就在這種充斥着負能量的浪潮中,唐牧北隱約聽到封印結界最深處似乎有人在呼喚自己!

他只得放棄探索顆粒的想法,一步步向最深處走去……

“emmm……牧店主今天可能要廢了呢,怎麼辦?”八雲咬着下嘴脣一臉糾結。

會議室早就空蕩蕩的了,其他各界店主投影已經離開,會長大人公務繁忙壓根就沒參加之後的各界店主交流環節。

是以小會議都結束該去參加年會了,八雲和妖孽倆人只能看着呼呼大睡的唐牧北犯愁。

“只要今天晚上能醒過來去參加晚宴就不虧。

反正上午是陰界總部有關人員做年度報告;下午按老規矩要展望未來、制定計劃,再找幾個典型誇一誇、批一批,沒什麼要緊的。

咱們把他送到房間裏去休息吧,老在這裏也不是個事兒。”妖孽店主聳聳肩無奈道。

八雲攤手錶示贊同。

期間倆人都有意無意眼神飄過掛在唐牧北腰間的那柄飛劍。

牧店主祖傳的七品飛劍可是名聲在外,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只是飛劍向來是修士的出行利器,除非是喜愛追求快速度的修士,否則沒人會下這麼大功夫打造一柄飛劍。

能將飛劍都打造到七品,由此可見牧店主祖上實力之強橫!

妖孽看一眼凌雲劍又悄悄摸摸自己佩戴的斬邪,兩者之間距離尚遠,自己還需要更加努力纔是!

凌雲劍全程保持沉默,完美扮演了一柄劍的角色。

因爲主人說過,此次跟隨牧店主參加年會絕對不能隨便出風頭,自己的首要任務是保護他的安全。

在被妖孽店主掐訣運送唐牧北到自己房間的路上,凌雲劍在心裏默默嘀咕,“MMP的,牧店主你特喵太浪費仙釀啦!遇到這麼好的東西,一點分享精神都沒有!你倒是分給我一口也行,自己不至於醉倒丟人,我也能沾沾光不是?

現在爽了吧?

麻.蛋,第一次參加年會居然是睡過去的,就問你丟不丟人……”

妖孽和八雲兩人好不容易纔將唐牧北安置妥當,然後派了一名白骨侍從等他醒來帶去年會主會場,隨即兩人關門離開。

后海有家酒吧 繃了半天的凌雲劍“唰”一下飛起來,在半空中活動活動身子。

它剛想享受一下店主入住的豪華臥房裏各種放鬆設施,一扭臉看到唐牧北頓時嚇了一跳,“我艹!牧店主剛纔喝的什麼酒?怎麼還……發芽了呢!”

湊近一看,唐牧北確實發芽了!不但發芽,他特喵還準備開花了!

“我主,快救命啊!牧店主要變植物人啦……”凌雲劍嗷一嗓子喊出來,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感謝書友八雲-紫打賞,謝謝支持! 凌雲劍一道白光閃過,瞬間出現在唐牧北識海空間中。

爲了避免暴露行蹤,扶桑宗主特意將自己空間通向識海的大門鎖了。

“我主快開門救命啊!牧店主要發芽開花變植物人啦!”凌雲劍衝上前把大門敲得duangduang響。

白城悄悄將大門打開個小縫隙,悄聲問道:“有什麼事我可以代爲傳達,主人囑咐過不到萬不得已不可輕易開門。”

凌雲劍:……

你特喵不是已經打開了嗎?你是不是傻?腦子有坑下雨進水啦?開個縫隙跟大開大門有什麼區別啊喂?反正氣息已經泄露了!

麻.蛋,我主知道你是個傻叉嗎?

還有啊,你特喵資質比我小太多了好嘛?居然敢阻止我回家,反了你了!

不過現在牧店主的情況很古怪,凌雲劍來不及爭寵搶地位,直接衝了進去。

“我主,大事不好了……”沒等它一句話喊完,扶桑宗主身影逐漸凝結出來,皺眉問道:“怎麼?牧小朋友又被誰懟了?你都打不過?”

“不是不是!牧店主身上發芽了還馬上要開花哩!”凌雲劍只是一柄飛劍尚未凝結人形,所以沒有表情但語氣卻是受了不小驚嚇。

想想也確實不怪它,一大活人突然發芽開花了,縱使凌雲劍活了上千年也沒見識過,可不覺得瘮得慌嘛。

“emmm……他招惹樹靈族人了?”扶桑宗主微微皺眉想到一種可能性。

凌雲劍搖的像撥浪鼓,“沒有,牧店主就是喝了一杯酒醉了,然後就發芽啦!

我聽那個妖孽說,他們喝的酒是會長老頭兒獨創的仙釀,一杯能頂十顆靈丹蘊含的靈力。他們喝了以後都吸收封印其中靈氣用來衝擊境界,可沒聽他說人喝了會發芽開花呀!”

“牧小朋友哪裏發芽了?”聽凌雲劍一口氣說完,扶桑宗主整個人有點懵。

他懷疑自己是不是沒睡醒正在做夢。

喝酒能把人喝的發芽開花?

這特喵不是酒,是花肥花種套餐吧?

而且是9.9包郵那種?

心有猛虎嗅薔薇 凌雲劍仔細回憶一下忙回道:“胸口!牧店主左邊靠上胸口位置,鑽出來一顆嫩芽只有幾片葉子還帶了花苞!”

“什麼?!”扶桑宗主一臉震驚。

那豈不是洛水留下的封印位置?

唐牧北身上這個祕密除了本人以外只有自己和溯洄知道,溯洄甚至爲了將其隱藏更深特意在暗中加了數道陣法。

除非是永生者級別的強者,否則不會有人發現他身上有個很恐怖的封印。

世界第一寵:財迷萌寶,超難哄 然而跑到陰界參加年會,唐牧北只是喝了一杯酒,封印處就發芽開花了!這特喵肯定不是好兆頭!

難道,封印中有什麼東西趁着酒中的霸氣靈力要強行衝破封印跳出來不成?

想到這裏,扶桑臉色一變拎起凌雲劍大步向外走去,“走,叫上溯洄出去看看!”

他必須要帶上溯洄。

一來此地位置特殊除非有百分百把握不被發現,否則不定生出什麼事端,所以需要溯洄親手佈置陣法結界來隱匿兩人氣息;

另外溯洄向來喜歡研究花草,說不定他能看出什麼端倪。

溯洄正百無聊賴貓在花園裏喝酒呢,一聽說這事兒頓時來了興致。

大活人發芽開花哎,千載難逢萬載罕見!

就算是樹靈族人的拿手好戲也只是把對手變成類似木頭樁子形態,然後用藤蔓將其束縛住。

那是人家的攻擊手段,可不會真的發芽開花。

小朋友這次玩的刺激誒!直接要開花啦!

溯洄忙找了個玻璃器皿和剪刀鑷子,準備把唐牧北身上開的花做成標本收藏起來。

認真佈置好陣法結界,溯洄確定除了同等級老怪專門窺視可能會發現以外,其他人絕對感知不到自己和扶桑降臨後,兩人才從識海出來。

“emmm……真的要開花誒!”溯洄兩眼放光,上前一把扯開唐牧北的漢服。

然後才發現這棵十來公分高細細嫩嫩只有六七片小葉子的枝條是虛化的!

因爲它直接穿過衣物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顫巍巍的小枝條頭上頂着接近成人拳頭般的碩大粉色花苞,看上去比例很不協調。

扶桑宗主早就摸出唐牧北的手機給他從各種角度拍了幾張照片留念,畢竟大活人發芽開花是很罕見的!

“他剛纔喝了什麼?只是普通仙釀嗎?”溯洄輕輕摸了摸那朵花,默默收起準備做標本的工具,“你有沒有注意到其中被做了手腳?我怎麼覺得這是某種藥引子呢?只是時間發作慢了些……”

凌雲劍當即傻掉,“藥引子?不……不應該吧!我沒發現有任何特殊啊,那些白骨侍從端來酒的時候都是倒好的……”

沒等它說完,扶桑眉頭微皺,“既然是倒好端上來,很有可能就是提前準備好針對牧小朋友來的。對方究竟想在他身上找到點什麼呢?”

“不會是我們吧?”溯洄倒吸一口涼氣,也不敢輕易下結論,“小朋友喝的東西已經完全分解了,我現在弄不清楚裏面究竟摻了些什麼。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藥引子絕對是挖掘出小朋友身上潛在強大力量的手段。

至於爲什麼會出現在封印處而不是識海,應該是我們足夠隱蔽,他的識海只是中轉站;

另外就是洛水的封印中,有更強大的存在。最起碼比咱們兩個的中轉力量更強更直接!”

“艹!”文質彬彬的扶桑宗主頓時爆了粗口,“這玩意兒會不會把封印裏的傢伙釋放出來?能中途打擾嗎?”

趴在呼呼大睡的唐牧北身邊仔細研究好一會兒,溯洄纔回道:“雖然不會直接釋放出來,但小朋友很有可能會遭遇對方精神力攻擊。

也不知道洛水當初究竟封印了點什麼玩意兒,居然這麼棘手!

當務之急就是要打斷這股潛力挖掘,至少在這裏不能進行下去。否則一旦出了問題咱們不能出手相助,小朋友隨時會有被奪舍的危險。”

“那還等什麼?趕緊打斷啊!”扶桑都上火了。

溯洄舉起右拳邊蓄力邊解釋道:“我這一拳下去,他可能會變得傻fufu!”

“別介!要是牧店主被打傻了,是不是有點……”凌雲劍聞言一竄就上前護住了唐牧北的身體。

溯洄:……

扶桑:……

真是日了鬼了!我特喵纔是你的主人好伐?我怎麼從沒見過你這麼主動來保護我?

“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小朋友被我一拳打醒頂多就是酒勁兒沒過去說幾句胡話,我不會真把他打成白癡的,否則你家主子咋辦?參加完年會,牧店主還要承擔重任呢!”溯洄非常耐心解釋道。

扶桑宗主卻是冷哼道:“你四不四撒?喵君可能給你一個傻子當主角嗎?那還不如直接寫我的逆天故事哩!”

凌雲劍:……

我主,您再逆天現在不是也掛了嗎!不也得等着牧店主幫您去那個地方找蒹葭仙子嘛!

emmm……這段吐槽當我沒說!被我主知道的話,我肯定會被打入冷宮……

凌雲劍這麼想着乖乖退到一邊去了。 前夫纏婚:寵妻快上位 “砰!”一聲巨響。

溯洄出這一拳是真賣力氣了,關鍵他還砸的是唐牧北的頭部,唬的扶桑都微微別過頭不忍心看。

“你什麼表情嘛?我這一拳很有講究的!多一分小朋友腦瓜子絕對稀碎;少一分力道不夠不能確保把他拽過來,怎麼你的反應跟我要虐待他一樣?”

打出非常滿意的一拳,溯洄正想讓對方誇自己呢,扭臉一看扶桑的表情,笑嘻嘻的表情頓時垮了。

扶桑覺得有些尷尬,趕忙轉移話題問道:“那他現在好了嗎?”

“好了!”溯洄沒再計較很自然的將雙手背到身後,“剩下就是酒中那股靈氣了,你幫他收斂一下,反正小朋友自己吸收不了全封印起來給貓娘用吧。

我看着,那隻小傢伙可能差不多要變身結束了。

有這些精純靈氣支撐,用不了多久它就能醒過來。希望到那時候它能跟小朋友磨合好,成爲一大助力,省得遇到屁大點事兒就火急火燎找咱倆求救。

否則你我一旦脫困,小朋友沒了靠山又總是被人懟,會活不長久的。”

扶桑宗主:……

你特喵就不能盼他點好?別隨便插旗啊喂!好歹,牧小朋友也是給過咱們許多幫助、又帶來很多歡樂的呀!

沒功勞也有苦勞,以後真的要離開的話,我得提前幫他找點提升氣運之物或者復活手段,最起碼要確保不會隨便被人懟死!

心裏這麼打算着,扶桑手上沒停,迅速將向外飄散的靈氣凝聚封印給心竅中的貓娘使用。

等把唐牧北身上的事情處理完,確定胸口那棵小枝丫確實縮回去消失不見了,他倆才撤回識海。

扶桑先回到自己純白空間中去;溯洄墊後。

他需要將佈置在唐牧北身邊的法陣和結界撤銷掉。

“啪!”打個響指,複雜結界瞬間消失,與此同時溯洄心念一動從唐牧北的識海中轉站回到自己花園裏。

確定扶桑沒有懷疑之後,他纔將一直藏起來的右手伸出來仔細觀察。

剛纔一拳下去,自己小拇指連同一塊手骨居然被震碎了!

雖然只是小傷但溯洄依舊眉頭緊鎖,小朋友體內究竟封印着什麼玩意兒?

要知道自己晉升八品以後就再也沒有受過傷,即便是當年那樣慘烈的戰鬥,也僅僅是被毫髮無傷關了小黑屋而已!

然而在千百年後的今天,只是幫忙拽回小朋友的意識,與被封印之物略有接觸就震碎了手骨……

Www тTk án ℃o

洛水封印住的傢伙萬一被釋放出來,自己和扶桑聯手真的能鎮壓住嗎?

溯洄第一次非常嚴肅的思考着,手上的傷自然是不礙事的,但帶來的危機感卻讓他如臨大敵。

看來前往那個地方尋找蒹葭的計劃,不能再拖了!

然而此時的溯洄卻不知道,在他撤掉結界迴歸花園的瞬間,鏡湖深處某個漆黑之所突然睜開一雙血紅色眼睛!

一縷強大神識瞬間降臨唐牧北身上。

小精靈武道 剛準備享受一下的凌雲劍感知到這股氣息,只覺得整個劍身都在不由自主微微顫抖,似乎那縷意識只要願意便會輕易將自己捏碎一般!

“好可怕……”凌雲劍神識都要僵住了,簡直是度秒如年!

而呼呼大睡的唐牧北絲毫不受影響,甚至可能是神識從封印中被拽回來所以感覺很輕鬆的緣故,他甚至睡得更香了!

“奇怪,剛纔的波動是這裏散發出來的沒錯。”紅色眼睛眨了眨,再次確定房間內沒有任何法陣結界類的殘留,牀上睡着的年輕人也沒有任何異常,“難道是這柄七品飛劍?”

默默關注片刻,紅色眼睛慢慢閉上。

他在心中暗歎口氣,閉關時間太久反應都遲鈍了,那轉瞬即逝的能量波動自己居然分辨不出對方等級。

若是閉關再沒有什麼突破,還是要去尋找些契機纔是……

那股氣息突然消失,凌雲劍整個身子一軟差點變成液體癱在牀上。

但它知道自己現在不能慫!

對方絕對是發現了溯洄或我主的能量波動,所以必須撐起精神爲他們打掩護!

順便可以打消對方對牧店主的窺視!

畢竟他身上祕密挺多的,萬一被老怪發現可不是什麼好事。

想到這裏,凌雲劍嗖一下飛起來開始使出全力在房間裏試着比劃法陣模擬方纔的波動。

果然,磅礴氣勢瞬間降臨!

這次那雙紅色眼睛將凌雲劍逮個正着!

“emmm……一柄飛劍居然在努力學習陣法之道,是爲了保護這位實力不濟、資質不佳的小朋友嗎?忠心可嘉,但這裏不是練習的好地方。

鏡湖很安全,你的小主人在這裏不會被人窺視,沒必要設置結界來保護他。”

傳音到此結束,威壓逐漸消失了。

凌雲劍暗中鬆了口氣,這茬總算是糊弄過去了。只是這位大爺請您說話委婉點行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