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知秋想了想,問道:“想聽真話,還是想聽假話?”

“當然是……真話。”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真話就是,我見不得五通神!”葉知秋嘿嘿一笑,忽然一翻手腕,赤元劍劍芒大盛,將馬老三的馬頭斬落!

關於真話,葉知秋自然不能說。

故意找茬,然後殺死五通神,盜取內丹,多少還是有些理虧的。

馬老三倒在地上,死不瞑目,馬頭上的兩隻眼睛,依舊瞪着葉知秋。

葉知秋搖搖頭,取了馬腹裏的內丹,然後祭起紫電青雷,將野馬精的屍體就地焚燒。

這一場戰鬥,還算比較順利。

看看馬屍焚燒的差不多了,葉知秋招呼鬼童子,說道:“我回五通廟,和雪兒會合,你們去接應一下蘇珍幼藍。”

鬼童子應聲而去。

葉知秋也看看方位,向着五通廟而去。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茅山弟子好厲害,爲了盜取內丹,連五通神也敢斬殺!嘿嘿……”

可是葉知秋沒走多遠,卻聽見身後一道聲音傳來!〔第三更〕

〔本章完〕 葉知秋吃了一驚,急忙回頭,尋找說話的那人。

可是,那聲音很遠很飄渺,根本就找不到聲源所在。

葉知秋掃射着前方,朗聲說道:“五通神爲惡一方,邪惡無比,我路過此地,也差點遭受他們的毒手。茅山弟子奉天行道,出手殺他們,有錯嗎?”

“呵呵,好一個正大光明的理由。”那聲音冷笑,忽東忽西地說道:

“玄女娘娘故意裝作平常女子,前往五通廟上香,引得五通神上鉤,然後突施辣手,這也是奉天行道?爲了內丹,便出手誅神,還給自己臉上貼金,嘿嘿。”

葉知秋心中惱怒,緩步上前,說道:“妖物已死,不取他們的內丹,也是暴殄天物。閣下爲五通神不平,究竟是什麼人?何方神聖,敢不敢現身相見?”

如果對方現身,葉知秋打算將他也滅了,省的留下話柄。

可是對方很狡猾,笑道:“不敢不敢,你要我現身,一定是要殺人滅口,我哪裏敢出來?”

“既然不敢出來,那就滾吧。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五通神是我斬殺的,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我無所謂!”葉知秋冷冷地說道。

摺扇美人笑 “好個一人做事一人當,我這就表奏東華帝君,將這裏的事告知一下,哈哈……”那聲音長笑,漸漸低沉,似乎已然遠去。

“東華帝君舉薦五通神,本來就是個錯誤!”葉知秋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就算東華帝君真的顯靈,葉知秋也不害怕。

因爲雪兒是九天玄女,論起輩分和影響力,還在東華帝君之上。

找來又怎麼樣,誰怕誰?

撿個王子回家 如來佛打死孫猴子,唐僧還能把如來佛吃了,給孫猴子報仇?

但是剛纔這個聲音,卻讓葉知秋鬱悶。

這傢伙究竟是誰,目的何在?

從聲音上面判斷,感覺對方不像活人,難道又是冥界的老鬼?

回到五通廟,葉知秋髮現蘇珍幼藍已經到了。

她們是蔡光輝送來的,也就剛到。

蔡光輝老當益壯,揹着那麼多黃金,還跑得飛快。

葉知秋派許兆麟等鬼童子去迎接,竟然走岔了,沒有遇上。

柳雪看見葉知秋回來,急忙問道:“馬老三抓住了沒有?”

“馬老三已經被我斬殺,就是……我們暴露了。”葉知秋取出野馬精的內丹,又將剛纔的事,說了一遍。

柳雪想了想,頷首道:“沒事,五通神本就該死,我們並不理虧。”總裁有洪荒之力

葉知秋點頭:“事已至此,就算有事,也管不了那麼多,等事情到頭再說吧,我先佈置結界,給蘇珍幼藍修煉。”

柳雪也拿出另外的三顆內丹,說道:“四顆內丹,恐怕需要很久才能消化。我們換個地方吧,要不,明天有山民來五通廟裏上香,看見了我們,也不好。”

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一起出門,在山嶺中穿行,另尋修煉之地。

譚思梅回頭,去尋找另外三個鬼童子。

這時候,天色剛黑。

十里之外,有一處山谷,藏風聚氣,松柏長青。

葉知秋和柳雪就地停下,佈置結界,讓蘇珍幼藍練功。

四顆內丹,靈力非常充足。

蘇珍和幼藍修煉了一夜,也不過吸收了十分之一。

葉知秋也進如結界,吐納呼吸,吸收五通神的靈力。

穿越成爲女兒身 天亮時分,結界中還有殘餘的靈力。

葉知秋帶着蘇珍幼藍出來,說道:“蘇珍和幼藍的靈氣吸收,已經到了極限,需要消化一下,才能繼續。我看,咱們在這裏住一天吧。”

“也好,反正不急。”柳雪說道。

衆人就地安營紮寨,稍事休息。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到了夜晚,蘇珍和幼藍再次進入結界,繼續修煉。

葉知秋背靠山石,在結界邊休息。

忽然間,葉知秋的揹包裏,有什麼東西微微一動。

“奇怪了,難道附近有妖物,我的法器有感應?可是我的赤元劍,怎麼沒反應?”葉知秋皺眉,打開揹包來看。

按理說,赤元劍最爲敏感,真的有什麼不對,也該是赤元劍示警纔對。

而且,葉知秋的揹包裏,也沒有特別敏感的其他法器,無非就是銅錢、陰陽鈴、八卦鏡、羅盤之類的普通法器。

揹包裏的東西全部拿出來,一件件擺在地上。

葉知秋定睛去看,並沒有什麼異常。

柳雪也側目來看,忽然指着那本《抱朴子》分卷,說道:“這本書……有動靜!”

“書?”葉知秋一愣,急忙施展陰陽眼,來仔細打量。

果然,這本書上,有淡淡陰風盤旋,幾不可見。

“奇怪了,這本書上怎麼會異常氣息?”葉知秋深感不解。冷豔甜心:霸道奪取

這本《抱朴子》分卷,是太湖降妖的時候,閣皁山夏偉玲送給自己的,裏面記載了男女合氣的修煉方法。當時,柳煙看見這本書,還羞得滿臉通紅,暗地裏埋怨夏偉玲……

柳雪蹙眉,沉吟道:“莫非……蘭國雄夫婦出事了?”

“我打電話問問。”葉知秋取出了手機,給蘭國雄撥電話。

可是,蘭國雄夫妻倆都關機,無法接通。

“聯繫不上,怎麼辦?”葉知秋搖了搖手機,問道。

柳雪想了想:“我推演一卦看看吧。”

“好辦法。”葉知秋點頭。

柳雪隨手在地上畫了一個陣圖,將《抱朴子》放在兇位上,然後結合上次蘭國雄夫婦的軌跡,展開推演。

半個小時以後,柳雪神色一變,低聲說道:“抱朴子放在吉位上,不成局。放到兇位上,可以成局,顯示……蘭國雄夫妻有難。而且,蘭國雄可能已經殉道了。”

“什麼?蘭國雄死了?”葉知秋大吃一驚!

柳雪沒說話,又將《抱朴子》換了方位,放在和位上推演。

幾分鐘後,柳雪緩緩搖頭:“蘭國雄應該是死了,在湘西一帶。”

“不會吧?道門宗師,就這樣死了?”葉知秋呆若木雞。

對於蘭國雄夫婦,葉知秋還是有好感的。畢竟,大家數次聯手,在太湖,在陰山,都是合作愉快。

蘭國雄真的掛了,葉知秋會覺得,失去了一個老朋友。

柳雪嘆氣,指着那本書,說道:

“蘭國雄不但死了,而且死得很慘烈。這本書,剛纔忽然有動靜,就是蘭國雄的一點點殘念在上面,感受到了湘西那邊的鉅變,所以……纔會如此。”

“我不信,也許是你推算錯了。”葉知秋說道。

柳雪搖頭:“我也不希望是這樣,可是推演起來,就是這樣。”

葉知秋焦躁,取出黑無常的命牌,說道:“雪兒,要不我叫出黑白無常,讓他們去湘西看看?”

遠處站崗的譚思梅忽然飄來,叫道:“老大,黑白無常來了!”

話音剛落,東西方向,傳來黑白無常的號子聲。

葉知秋嗖地縱起,衝向黑無常的方向,叫道:“範八哥,知道蘭國雄夫婦的消息嗎?”〔第四更〕

第四更奉上,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精彩。推薦票,月票,各位老鐵們都砸來啊!

〔本章完〕 手機閱讀

葉知秋不敢動,擔心幼藍醒來,會更加尷尬。

想了半天,葉知秋靈機一動,魂出金身,去找鬼童子。

譚思梅正在值班,看到葉知秋出魂,吃了一驚,問道:“老大,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沒事,你和碧蓮趕緊去附近,偷幾件女人衣服來,蘇珍和幼藍蛻變成人了,身上沒有衣服。”葉知秋說道。

譚思梅明白過來,立刻招呼碧蓮動身,向着附近的村莊而去。

鬼魂之身行動迅速,不到一刻鐘,譚思梅和碧蓮迴轉,帶了好幾件衣服。

“去把這些給蘇珍和幼藍蓋在身上,然後叫醒雪兒。”葉知秋依舊在出魂狀態,飄蕩在遠處。

譚思梅點頭,和碧蓮轉到矮牆邊,將衣服輕輕披在幼藍和蘇珍的身上。

幼藍立刻醒來,下意識地問道:“誰?”

“是譚思梅和碧蓮,你們夢中蛻變成人了,身上沒有衣服。”譚思梅笑道。

“啊,我沒穿衣服?”幼藍大囧,急忙坐起,裹緊了身上褂子。

“蛻變了嗎?”柳雪也醒了過來,大喜過望。

蘇珍這才懶洋洋地睜開眼睛,伸了個懶腰,忽然叫道:“完了幼藍,我倆這回被師公看光了!”

幼藍更是滿臉羞紅,縮在地上,語無倫次地說道:“師公,我們……不是故意的,我們……其實……”

對於幼藍來說,自己這樣蛻變,當着師公的面,是很無禮的。所以,幼藍覺得尷尬,覺得丟人。

葉知秋的身體依舊靠在那裏,一動不動,雕塑一樣。

“師公一定是在裝睡,剛纔偷看了我們,現在不好意思了。”蘇珍說道。

“你拉倒吧,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師公一發現你們蛻變,就立刻魂出金身走了,讓我們找來衣服,給你們救急。你還誣賴你師公,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譚思梅忍不住說道。

“啊?師公出魂了?”蘇珍一愣,急忙起身穿衣。

幼藍也穿好衣服,衝着葉知秋的本體一拜:“師公真是志誠君子,有道之士。”

柳雪高興地打量着蘇珍和幼藍,說道:“費盡千辛萬苦,總算讓你們變回來了。蘇珍幼藍,你們真的要謝謝你師公,爲了你們的恢復,他付出的最多,最辛苦。”

蘇珍和幼藍一起點頭:“師父也辛苦,師父和師公的恩情,我們銘記在心,生生世世不敢忘記。”位面入侵遊戲

葉知秋的魂魄這才悠悠地轉過來,笑道:“師徒之情都敘完了嗎?敘完了,我就魂歸金身吧。”

“師公趕緊魂歸本體吧。”蘇珍和幼藍一起施禮。

葉知秋這才魂歸金身,打坐以後,緩緩站起來。

脫變後的蘇珍和幼藍,還是以前的模樣。

蘇珍豔美,帶着成熟的風韻和風***人味特別足;幼藍清純,依舊是豆蔻少女的模樣。

可是,這兩人雖然完成了蛻變,但是道行依舊很低,站在那裏,都有些搖搖擺擺。

尤其是蘇珍,本就是一條軟蛇,現在蛻變成人,更加腰軟腿軟,風扶弱柳的模樣,扭來扭去的。

柳雪打量着兩個徒弟,說道:“蘇珍和幼藍現在的情況,趕路可能是個問題,道行不夠,難以長途奔波。”

“讓她們迴歸本相,不就行了?大不了,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各自帶着一個。”葉知秋說道。

“但是她們剛剛蛻變過來,又變回本相,對她們修行不利。按理說,要給她們定型一段時間,至少也得三天。”柳雪說道。

“那就坐車去湘西吧。”葉知秋說道。

“這樣也不好,萬一我們控制不住自己,在車上現形,師公,嚇死人你負責嗎?”蘇珍癱軟下來,坐在地上說道。

葉知秋頭大,苦笑道:“那我們就不走了,在這裏等你們三天。”

柳雪聳肩:“只好如此了,她們現在的模樣,就算是去了湘西,也需要我們時刻照顧,不利於行動。”

計議已定,大家各自行事。

蘇珍和幼藍,在柳雪的指導陪伴下,繼續修煉,穩定形體。

葉知秋帶着蔡光輝去打獵,因爲蘇珍和幼藍蛻變以後,需要大量的食物。

當天晚上,黑白無常趕了回來,向葉知秋彙報:“葉老弟,夏道長已經到了龍虎山,正在修養。龍虎山天師給夏道長看了,說她丟了命魂……”

“丟了命魂?”葉知秋皺眉。

難怪夏偉玲瘋了,命魂丟失,自然如此。

黑無常點頭:“張天師正在給夏道長鑄魂,所以,從夏道長那裏,我們是打聽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了。”

“好吧,我自己去湘西,尋求真相。”葉知秋說道。木縈仙記

“我們哥倆給你打頭陣,先去探探路。” 都市之無敵仙尊 黑白無常自報奮勇。

“那就辛苦二位老哥了,我們烏龍山再見。”葉知秋抱拳。

黑白無常一點頭,轉身而去。

三天的時間,過起來也很快。

蘇珍和幼藍終於定住了形體,看起來和常人無異。

這三天的時間裏,葉知秋也把茅山御風訣,傳授給了蔡光輝。

葉知秋現在已經是宗師了,開宗立派都有資格,帶徒弟,更加不成問題。而且,關於蔡光輝拜師的事,葉知秋也向自己的師父鐵冠道長彙報過,傳授蔡光輝茅山術,鐵冠道長也是同意的。

其實茅山御風訣,也是茅山祖師爺從奇門遁甲的‘風遁’術中化出的,御風而行,速度很快,而且不費力氣。

蔡光輝本身道行不弱,學習起來也很快,三天時間,早已經融會貫通,運用自如。

農曆二月十三,葉知秋和柳雪動身,帶着蘇珍幼藍,帶着鬼童子,帶着蔡光輝,浩浩蕩蕩地前往湘西。

大家依舊是徒步而行,沿着山區趕路。

蘇珍和幼藍迴歸本相,由葉知秋和柳雪帶着行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