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正派以顧文臣這種正統風水大師爲主,邪派則是以白鷹爲首。

但凡白鷹出手,必見血災!所以,被人稱之爲喪門星!

曾有武道界甚至特殊部門,祕密剿殺過白鷹,但這傢伙狡猾至極,一直沒有他的音信。

沒想到,他竟然藏身在北州,這棟廢棄的鬼樓內,十幾年來,只爲了做這個陰龍煞局。

“沒錯,看來還有記得白某。”

“如今陰龍脈已成,血屍已得龍氣,不是你們能抵擋的。”

“識趣的話,就自覺自盡吧,省的我動手了。”

白鷹傲然笑道。

“完了完了,血屍就對付不了,還有一位風水界的大宗師,今兒這局是沒戲了。”

茅九搖頭苦嘆道。

這次做局,每個人的報酬極爲豐厚,本以爲給顧文臣打打下手,這錢是穩掙的,沒想到連顧文臣也掉坑裏了,這還怎麼玩啊?

獨家蜜寵:無賴總裁明星妻 “還做個屁的局,保住命再說吧。”

陳子揚冷哼道。

“白鷹,正邪不兩立,既然是你,那今日老夫便是捨得這條命,也要與你鬥到底。”

“你以爲破鐵蜻蜓,老夫就動不了你嗎?”

顧文臣從懷裏摸出一把一尺多長的尺子!

但見這把尺子漆黑如墨,上面隱有符文流動,散發着幽冷的光芒,一看就知道絕非凡物。

“今兒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真正的靈器!”、

顧文臣手指長尺,尺鋒純正的陰氣流轉,頓時令人精神爲之一振!

長尺一現,似乎連空氣中的血腥味也給沖淡了,便是陰龍脈之地的煞氣與之相比,也是品質差了一截。

這是一把真正的法器!

甚至連秦羿都看不出它的品階與來頭,這隻能說明一點。

這把尺子的來歷極不簡單,而且蘊含着極爲深遠的妙法,以他現在的修爲,無法完全參破的!

白鷹是識貨之人,見尺子一現,龍脈氣場也爲之驚擾,不禁暗自咋舌,起了歹心。

“難道這就是顧師縱橫風水界的法寶,聽地尺嗎?”

陳子揚與顧文臣有點淵源,心頭猛然一驚,脫口問道。

“沒錯,這正是風水界第一法寶,聽地尺!”

“與龍虎山的天師印、武當山的真武神劍,併成爲武道界三大至寶!”

顧文臣執尺在手,傲氣非凡道。

“太好了,顧師手握至寶,翻局有望啊。”

陳子揚等人頓時又來了鬥志,圍到了顧文臣的身邊。

“好!”

“那就讓我見識下,風水界第一法寶的威力!”

白鷹邪目一凜,狂吸大煙鍋子,很快他的腮幫子就漲的像蛤蟆一樣鼓突着!

唪!

白鷹眼中閃過一絲綠芒,狂吐出一團巨大的煙雲。

煙雲縈繞,化作一條巨大的陰龍,卷着漫天的煞氣,張牙舞爪狂衝而來。

秦羿在一旁暗自點頭,白鷹的道修絕對在張大靈之上,怕是已經接近法氣天師,至少也得是道氣巔峯了。

尤其是這幻化煙雲的本事,也算是不俗。

煙龍有形,飽含煞氣,虛虛實實,一旦中招,必定重創!

衆人見那雲龍,數丈大小,呼嘯而來,盡皆引以爲神,頓時驚呆了!

“啊!”

跟隨尹少等人來的兩個地方官員,躲避不及,頓時被煙龍利爪當場撕碎,慘叫而亡。

“哼!”

“看我破你!”

“以吾之名,敬拜地祖!”

“破!”

顧文臣大吼一聲,屏氣凝神,默唸法咒,運足道氣,手中的長尺,猛地劈向煙龍!

但見一道黑光穿透煙龍,直逼白鷹!

霎時,煙龍潰散,白鷹吐血!

“好霸道的尺子!”

白鷹暗自心驚。

“今日,我就要用聽地尺,斷你陰龍脈!”

“龍走九五,斷你九首五尾,各執兩分,毀你龍氣!”

顧文臣高舉聽地尺,尺間黑光大作!

也不知這黑光是何物,竟是陰煞之氣的剋星,但凡陰邪,攻無不克!

“老雜毛,你這是在找死!”

白鷹知道鬥法失敗,唯有動用大局了。

但見他猛地在棺材底下龍首上,摁下了一道機關!

隨着一聲怒吼,棺材蓋猛地被掀飛!

一個身穿金黃蟒袍,頭戴王冠的屍體從棺中跳了出來,血紅的雙目,睥睨天下,傲氣非凡!

PS:仍在奮力碼字,晚點還有兩更。 小醫仙:似水流年 “龍呈兩爪是爲蟒,這應該是位王爺!”

陳子揚大驚道。

“沒錯,這正是我江東白氏先王,東安王!”

白鷹自豪道。

在華夏大地,大大小小的王實在太多了!

這位東安王估計也就是某年某月揭竿而起,在江東偏隅之地,自封了個皇帝、小王,上不得正史,名不見經傳的那種。

帝王身,陰龍氣!

唯有帝王之身能夠吸取、傳承龍氣,尋常人是沾不得龍氣的!

因爲命輪扛不住!

白家這位先祖估計多年多少是沾了點龍氣的,所以死後軀體爲後人一代代的以祕法保存了下來。

別的不說,光是這具龍體的價值,只怕就是價值無量的。

如今,白家截住了少許陰龍之氣,設下了五行陰龍脈,強行逆天再鑄龍體!

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神蹟!

如此精妙的大局,就連秦羿都忍不住暗自佩服。

至少他從來沒想到借用風水之術,去截龍脈提升修爲,改變命輪!

以這條陰龍脈的龍氣來看,想要改變命輪,與正統九條陽龍脈的元首家族相抗衡,只怕遠遠不夠。

秦羿估摸着,白少陽多半是想用這個去提升修爲。

畢竟龍虎山的掌教大會,八月十五中秋節便要大選,白少陽這是強行逆天提功,誓要奪取掌教之位啊。

只可惜,此人註定不得天意,這樁沒事,竟然讓秦羿給撞着了。

“既然知我白家名頭,你們還敢放肆?”

白鷹冷冷道。

血屍如神,就這幾人,他還真沒放在眼裏。

“尹少,潘先生,我看咱們還是別打了,商討下怎麼解決這事吧,白家惹不起啊。”

陳子揚嘆了口氣道。

“尹少,你怎麼看?”

潘華成早就想走了,他可不想爲了做個工程,把自己的命搭在這。

“我聽顧先生的!”

尹凡往秦羿身邊退了一步,淡然笑問。

風水,他覺的秦羿可能不如顧文臣,但要是論殺人、除妖,只怕整個江東沒有幾人是秦侯的對手。

所以,倒也不是很慌。

顧文臣眉頭緊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但凡在江東涉及到白氏,一般人都會忌諱三分,白氏就是江東第一世家白家。

不僅僅是江東首富,白少陽更是龍虎山未來的天師繼承人。

有錢無妨,但後面這個身份可是了不得。

龍虎山乃是天下法宗,歷代天師都有通神之能,自明朝起便是廟堂國師。

雖然如今,名頭已不如前,但依然是武道界的聖地。

南有龍虎山,北有崑崙墟!

這都是要避着的!

但如今白家十二年來,以無數人的命,來填陰龍煞局,只爲了吸取陰龍之氣!

這種喪盡天良的惡性,天理不容!

顧文臣一生爲朝堂效力,如果把這東西放出去,只怕不知道還有多少無辜的人會死在白家人手上。

他無法坐視不理!

“尹少,白家這事不能了!”

“老夫好歹是吃公糧的,與邪派風水誓不兩立,今天定要抓白鷹伏法!”

顧文臣一拂鬚,朗聲清喝道。

“老祖,殺了他們!”

白鷹從口中拿出一管碧簫,嗚嗚咽咽的吹奏了起來。

血屍狂吼,手執數丈長的黃金索,凌空砸了過來!

陳子揚等人平素也就靠看地混點名聲,一見黃金索呼呼作響,力道千鈞,哪裏敢打,連忙躲到了身後。

顧文臣運足道氣,聽地尺直直的照着黃金索抽打抵擋着。

也不知這尺子是何物打造,每一次出擊,光芒便增上一分,絲毫不俱黃金索。

但是奈何顧文臣本身並不擅長打鬥,尺子威力發揮有限!

幾索子揮下來,顧老已經是站立不穩,張嘴吐了一口血!

“斷龍術!”

顧文臣雙手持尺,用盡畢生之法,猛地插入地底!

頓時一道兩道黑光直透了過去,掀起層層土浪!

土浪化作兩道利刃,分取血屍!

一道取頭顱九分之地,一道取雙腿五分之處!

“啊!”

血屍狂吼一聲,黃金索猛地纏住身上,瞬間如同穿上了一層金甲!

黃金索上的符文猛然大作,正是龍虎山最正統的天師護身咒!

整個地下,金光璀璨,照的衆人雙目生疼!

土刃終究是劈在了金甲之上!

轟!

整個大地都顫動了一下!

石棺被炸成粉碎!

白鷹慘叫之餘,再次被掀飛數丈!

最慘的還是顧文臣,發出斷龍術後,他的道氣消耗一空,本來就駕馭不了的聽地尺,反噬陰氣更是傷及了他的肺腑,登時吐血不止。

驚天殺招遇上正統法防!

血屍被斬殺了嗎?

這是每個人最大的疑問!

待塵土餘威散去,衆人只覺一股血腥之氣撲鼻而來,血屍不知道啥時候已經出現在了衆人跟前。

“桀桀!”

“抓住他們!”

血屍口中發出沉重的呼吸,鐵索耀空一揮,便捲住了四位風水大師的脖子!

“哎!”

“老夫敗了!”

顧文臣咳了一口血,捂着脖子長長的嘆息了一口氣。

聽地尺確實是上好的法氣,但顧文臣素來只用它斷山河龍脈分寸、所向,殺人卻是極不擅長。

以他那點殺人本事,根本發揮不出百分之一的威力,哪能破掉白少陽近法氣天師修爲所設的正統護法。

“嘿嘿,你們這羣蠢東西,就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冷麪總裁強寵妻 “憑你們也想跟我白家鬥,也不撒泡尿照照你們都是什麼德行。”

白鷹先是掃了陳子揚、茅九、瞎子三人一眼,如視垃圾一樣。

“白先生,我,我錯了,你別跟我計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