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是這裏最後一個醫生,當然,我必須帶領這些人逃脫,可是無恥的小鬼子找到這裏進行活體實驗,我幸運的逃過一劫,跟隨着他們這些人繼續前往別的地方,出了精神病院才發現,那個時候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逃走,我只好和剩餘幾個病人回去,再後來我就不知不覺去了那個地方,平行空間,不過我現在想去那裏看看是不是還在,那裏還有什麼,有些東西還在那裏!”

冷笑話不像是在開玩笑,過了一會他閉上眼睛,一滴眼淚順着眼角流出。

我聽的有些心酸,也是還好我沒有生在那個年代,不然我不知道在哪裏。

“哈哈哈,好了,來,抽根菸,別傷心了,在這裏我罩着你!”我嘆了一口氣,拿出香菸遞給他。

車停在精神病院的門口,安平精神病院,我好像記得,那什麼的錦海市那也有安康精神病院,這也是很早以前,反正家裏也在那邊。

冷笑話下車後往那邊看了看,他好像在猶豫,或者是什麼,勾起了他的回憶,我淡淡笑道:“怎麼了?還不進去?”

“我怕出事情,這院長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徒弟,那個時候他才八歲。”他這麼一說我這纔看到門口就掛着一個牌子,上面寫着密密麻麻的字附帶着一張老頭的照片,這是精神病院的院長,現在差不多都已經八十歲了,也是六十七十年前的事情,今天來個大變活人還不嚇到他麼? “那這樣不是更好,現在你出來了,身手不錯,我想聘請你當我的侍衛,可以麼?”我問了一句。

“你的保鏢,呵呵,你是不是太看的起我了,我會什麼,我只是一個醫生,而你根本不需要治療什麼的,我就明確的告訴你,你不是一般人!”

“不是手套有能力麼,怎麼是我?”我挺好奇的,難道不是這手套塑造了我而是我塑造了這手套麼?

“那我不用治癒是怎麼回事?”

“你就沒有發現剛剛你在平行空間裏面被煉獄戰火揍了一頓後沒有一點事情麼,你看看你有黑氣護身,還有自己身上的魂靈治癒。”冷笑話笑着朝裏面走去,我緊跟在他的身後,侍衛們趕上來。

“那你不也是心理醫生麼,我聘請你,一年給你一百萬!”

冷笑話是個人才,我必須留住他,這麼個人我可不能丟了,會配藥劑,還有心理,這樣的人才,雖然有些神祕,我覺得我需要這樣的人。

起碼冷笑話要比這些普通的保鏢厲害的多。

腹黑總裁的雙面嬌妻 當我們走進去的時候一羣護士就在旁邊看着我們,眼中說不清的神情,一些護士議論紛紛,不過太過小聲我也沒有聽的清楚。

“有人故意掩蓋了一些東西,你可曾看到一個人出現在你的面前,你的記憶,我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我們似曾相識,我們一定在哪裏遇到過,有人故意掩蓋了整個事實!”冷笑話不向我在跟我說話,好像自言自語一般。

當我們來到前臺的時候那個院長正好在,當他擡頭看到冷笑話的時候連忙起身,瞳孔猛的放大,眼睛裏面滿是質疑和不相信。

“太像了,太像了……”他嘴裏一直說着這句話。

“院長,你怎麼了?”旁邊的小護士問。

“你……你是……”

“嘿嘿,我是棱消花啊,小貴,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你還記得我!”冷笑話臉上無比的自豪。

被叫小貴子的連忙拉着他上看看下看看後小聲道:“來我辦公室裏說。”

一路上他都在顫抖,看起來只有一段小小的距離好像非常非常的遠,好像永遠都走不到地方一樣。

原來你還在這裏 當到了辦公室李德貴猛的跪在地上抓住冷笑話的腿哭喊着:“師傅,你這麼多年,都去了哪裏,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當年我回到這裏後一直一直都在尋找,可是您好像人間蒸發一樣,於是我便買下了這裏,我相信您不會死去的。”

“好了,你看我現在不是站在你的面前麼,還有什麼不高興呢,你看,我連樣子都沒有改變!”冷笑話拉開他在原地旋轉一圈後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現在心裏存留着很多很多的疑問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小貴子,當年那幾個精神病患者呢?”

“那幾個患者?!”李德貴愣在原地。

他臉上驚喜慢慢轉變爲落寞。

“怎麼回事?什麼患者?”

“還記得我剛剛告訴你的?”冷笑話坐下來點上一根菸嘆了口氣,當時我接到的患者羣體離開一些被抓,隨後我帶着幾個精神分裂的患者,還是重度的,到最後,我到了平行空間,他們就不知道去了哪裏。

“我記得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不太記得他們的臉,但是我總感覺現在已經見到過他們一樣。”

“誰?”我問,他也就剛出來,莫非,王子,對,肯定是王子,怪不得冷笑話要說那是他的病人,而且王子二十出頭就當教導主任是不是太過厲害了。

“當時我記得一共是三個病人,不過後來一直不知道去向,只怕是他們還沒有死亡,因爲,他們可是重度精神分裂症,如果跟我一樣活着,那麼以後將會是一場危機!”

“你這麼說的話我確實也遇到過一個人,他說什麼什麼量子反應,我是聽不懂,不過我也看到過,上帝遮住了我們的眼睛,把哪一段事實全部抹殺,我們還有任務,必須找回來。”李德貴喃喃道,隨之點上一根菸和我們一起吞雲吐霧。

這是一個比較奇葩的事情,他們意思我也完全明白,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非要把時空逆轉,肯定是發生了不敢想象的災難,也就是說,我們現在過的生活只不過是臆想出來的,是上天強行植入的記憶,並無什麼可以挑剔的,我們必須回到那個時候解決那些事情找到我們自己。

我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那次我看到的畫面不正是我自己麼,騎着馬,手拿鐮刀和金剛杵,戴着一雙手套,黑氣蔓延着。

可是我現在這麼弱,怎麼才能找到原本的自己。

“好了,我說嘛,幸好我們遇到了,行,不管以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們必須重新拿到回憶錄,現在,我們必須找到辦法,回去,做我們還沒有完成的事情!”

我們正談論的時候房間裏面出現一個聲音,這個時候牆壁上面突然出現一個縫隙,這個縫隙是越來越大,居然從裏面出現一雙手。

李德貴嚇的不輕,連忙後退好幾步坐在椅子上面,不過看的出來,他已經足夠冷靜。

“想不到,你們這麼快,不過你們知道的還是太晚,我很早就意識到這件事情了。”

我們沒有想到裏面走出來的居然是王子,他一臉的無奈,隨之手中拿着一把尖銳的紅色尖刀,不,這不是尖刀,只能說這是那一截犄角。

他走出來以後縫隙便慢慢的合上。

“早在出現平行空間的時候我就看到這話時空早已經換了人,一個人預測過,有人遮住了空間的眼睛創造了一個虛假的世界出來,不知道是因爲什麼,只是那個人,一定和上帝平起平坐。”

“好的,我說呢,看來地獄是真的存在,那麼冥界,煉獄,也是有的,王子,怎樣回去?”我直白的問,看來那惡棍犄角還有傳送的作用,我想這個能不能回去。

“哦,回去,回去可是一件大事情,抹開那個人的手後一定會讓他死去,我看,還是等我們強大~一些再回去也不遲,反正,那感覺還在。” “我想也是,我們肯定是因爲什麼事情不能夠完成所以幫助了我們繼續發育,現在,我們只要變強就好了吧。”

“你以爲那麼簡單就好麼?錯了,我們有什麼能力,我們甚至還沒有找到要找的人。”

“我們甚至連他們是誰都不知道……”冷笑話補刀這讓我無話可說。

確實,我們三個走在一起這叫緣分,但是那些人我們倒不知道是誰,如果沒有緣分可能要錯過一輩子。

現在最起碼的記憶我們都不能回憶,說這個未必是太早。

“我想當時發生的事情肯定現在的事情多多少少有那麼一些關聯!”

“呵呵,那你們還等什麼,恢復記憶,不如試試催眠療法!”

“催眠療法?”

我們幾個面面相覷的看着冷笑話。

通過言語暗示或催眠術使病人處於類似睡眠的狀態(催眠狀態),然後進行暗示或精神分析來治病的一種心理治療方法。

患者所具有的可暗示性,以及患者的合作態度及接受治療的積極性是催眠治療成功的必要條件。

是指用催眠的方法使求治者的意識範圍變得極度狹窄,藉助暗示性語言,以消除病理心理和軀體障礙的一種心理治療方法。

通過催眠方法,將人誘導進入一種特殊的意識狀態,將醫生的言語或動作整合入患者的思維和情感,從而產生治療效果。

通過言語暗示或催眠術使病人處於類似睡眠的狀態(催眠狀態),然後進行暗示或精神分析來治病的一種心理治療方法。

患者所具有的可暗示性,以及患者的合作態度及接受治療的積極性是催眠治療成功的必要條件。

是指用催眠的方法使求治者的意識範圍變得極度狹窄,藉助暗示性語言,以消除病理心理和軀體障礙的一種心理治療方法。

通過催眠方法,將人誘導進入一種特殊的意識狀態,將醫生的言語或動作整合入患者的思維和情感,從而產生治療效果。

中文名催眠療法外文名Hypnotherapy解釋用催眠的方法消除病理心理可治療疾病強迫症,憂鬱症,壞習慣功能可以很好的推動人潛在的能力起源時間1775年我國著名催眠治療家郝濱老師在其著作《催眠與心理壓力釋放》中,把催眠的發展分爲神學時代、流體力學時代和心理生理時代三個時期。

最早施用催眠術作爲一種治療方法的是1775年奧地利的麥斯麥(F.A.messmer),他用磁鐵作爲催眠工具,用神祕的動物磁氣說(Animalmagnetism)來解釋催眠機理,直到1841年英國外科醫師JamesBraid對催眠現象作了科學的解釋,認爲是治療者的所引起的一種被動的、類睡眠狀態,並借用希臘文“hypnos”(即睡眠的意思)一詞改爲“hypnosis”(催眠),至今一直沿用這一術語。

療法分類催眠的方法可分爲直接法(或自然法)和間接法。 王牌千金:國民女神帶回家 直接法就是通過簡短的言語或輕柔的撫摸,使對方進入類似睡眠的狀態。

間接法藉助於光亮的小物體或單調低沉的聲源,讓患者凝視、傾聽,或以“催眠物”接觸頭或四肢,而施治者則在一旁反覆暗示患者進入催眠狀態。

催眠的程度一般分爲淺催眠、中度催眠和夢行3級。爲了治療的需要,進入淺催眠即可。此時,可根據患者的病症,用正面而又肯定的語言向他明確指出有關症狀定將消失,或進行精神分析,找出其致病的心理根源。

治療後,可及時喚醒患者或暗示患者逐漸醒來。

“這些都跟你們說了,我有把握,你們已經記得起來一點點事情,現在倒可以進行療法!”冷笑話揚起手示意李德貴去關門。

李德貴關上門拉上窗簾,這裏只是透露出一點點的微光。

整個房間非常安靜,這個環境倒佈置的不錯。

“好,我來吧。”我點頭表示相信他,我也自願,畢竟還沒有享受過那種感覺呢。

他們兩個走出去,整個房間就剩下我們兩個,我躺在寬大的沙發上冷笑話坐在我的旁邊。

按照他的要求我躺在那一動不動閉上眼睛。

“放鬆,呼吸,把全身繃緊的肌肉全部舒展開,現在,立刻,放鬆,當我數到三,你就會睡着!”

他手中不知道拿出了什麼金屬器材發出噹噹的聲音,非常清脆,又非常的悅耳,非常有規律,我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那個聲音上面。

“一……”

“二……”

每次數一個數字都會伴着那聲音在我的耳邊圍繞。

我的眼睛猛的感覺身邊空蕩蕩的,我沒有聽到他數三,就感覺自己墮入了無邊的黑暗裏面,又好像坐在草叢。

“現在,你的面前是一片美麗的風景,綠色的草坪,藍色的天,白白的時候雲,沙灘,海浪!”

旁邊出現他的聲音我的眼前這些東西一點點浮現出來,環境十分舒適。

我躺在草坪上,我已經開始慢慢習慣這個地方的安靜。

突然,我的面前出現一面大門,那門非常厚重。

門前是一面骷髏。

“你看見什麼?”空洞的聲音響起。

“一扇門。”我說。

“推開那扇門看看裏面是什麼!”冷笑話的聲音響起。

“我不能,我不能,這門,邪乎。”

大門確實夠邪乎的,上下都冒着黑色的氣體,十分可怕,而且那麼厚重,我不一定能推開。

“不要懷疑你自己,你的力氣很大,現在的你充滿自信,用力推開它,用力,用力,用力,不要怕,別怕……”

我鼓起勇氣揚起手來對着大門,那一瞬間我突然感覺大門就在我的面前,離我那麼近。

“推開他,你很強壯,你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可以施展。”

我摸到大門的一瞬間胳膊突然感覺有無窮無盡的力量,那一刻身邊忽然颳起了暴風,更可怕的是雷電交加,場景一瞬間崩碎變化,我所站的地方就剩下那大門和我。 這倒是給我很大的壓力,不過我卻可以感覺,這扇門並沒有那麼難以控制。

快穿女王:男神,求黑化! 風雲突變,四周一片漆黑,唯有我面前這門縫裏面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打開,打開!”

聲音停止後那扇門慢慢崩碎,當我再次睜開眼睛那扇門已經碎裂,我慢慢走了進去。

眼前出現一片荒地,寸草不生,面前的一水潭上站着一個人,他在餵馬,那匹馬正如我以前看到的戰馬一樣,渾身燃燒着藍色火焰。

“你看見了什麼?”

“荒地,廢墟,一個人在餵馬!”

“那是誰?”

“我看不清楚!”

我無論怎麼努力始終看不到他的臉,最後只能作罷,不過並不只有那一個人,過了一會走過來兩個女人,我知道那是女人,但是我不知道那是誰!

而後我全身心的投入這個世界裏面,兩個女人站在那餵馬人的兩側,地上插着一把巨大的鐮刀,金剛杵還在閃閃發光,我知道那個人正是我。

“哈哈哈,這麼晚啊。”一邊走來一個男人,而外界冷笑話的聲音我再也聽不到,取而代之的是我面前冷笑話的聲音。

沒錯,這裏也有一個冷笑話,這讓我更加確定失憶前有他是我的隊友。

慢慢的,一羣人來到我們這裏,有些人我是怎樣都想不起來,但是關義和文娜我是看見了,至於那個女人,那是林倩,沒錯,是林倩。

還有很多人,不過因爲煙熏火燎的,什麼我都看不到,這些人我從未見到過,甚至越來越多的鬼魂圍繞在他們身邊。

“你看到了什麼?”

“很多很多人,很多,鬼魂,越來越多。”我應答着。

而下一秒我就看到一羣令人作嘔的惡鬼向我們追了過來,而就在我們身後出現了一個半身天使半身惡魔的人,他看起來十分的慈祥卻又十分邪惡。

“不要!”我猛的睜開眼睛,一聲大叫繼而再也看不到那些人。

我的面前是一片虛無,我這才意識到,自己還在夢裏,這難道是夢中夢?

“莫寒,此刻,你是不是感應到了一些東西的存在?”

冷笑話的聲音圍繞在這個空間裏面。

“我,感受到了……”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的身邊,鐮刀,金剛杵,面前還有我那燃燒着藍色火焰的戰馬,我身上黑氣不斷的蔓延着,看起來十分霸氣威武。

“除了這些……你還能感覺到什麼?”冷笑話追問。

“力量,無盡的力量,仿若能把世間全部吞噬一般。”我微微一笑隨後一手抓住鐮刀另一隻手抓住金剛杵縱身一躍坐在戰馬之上,前方一個巨大的身影,渾身透露着一股子邪氣,我猛的跳上去一把鐮刀橫在那黑影身上。

一聲長吼過後天地淪爲一片黑暗,什麼也都看不到,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冷笑話坐在我的面前,其他的人也紛紛走進來看着我。

“怎麼了?”我問。

“你果真看到了,那些說的都是真的?”

“真的?”我不明白王子說的話。

“是啊,那個天使惡魔的事情,如果是的話,我大概知道那個人是誰,我說呢,誰有這麼大的能力可以矇蔽上帝的眼睛。”

“那我們現在可以怎樣,我們還不是什麼都做不了!”我嘆了口氣,不管以前多麼厲害,現在,我是真的沒有一絲絲的厲害可言,對於普通人我這叫恐怖,那對於那些惡魔呢,我只不過是個跳樑小醜罷了。

過去我改變不了什麼,現在也是麼?

“哈哈哈,即便是過去,到現在,如何,該來的總會來,在這些不就是等着力量我們嗎?”王子走過來拿出那一截經過打磨的惡棍犄角放在我們面前道:“這個,可以近距離跨越空間,實現傳送。”

“恩,我們看見了,但是,這又能做什麼呢?”我一句話點在重點上。

“能做什麼?呵呵……這個東西可沒有那麼簡單,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過超光速?”

“超光速?我是聽過,但是,那與這個有什麼關係?難不成和你手中的東西也有一定的關聯?”

王子看起來很有學問的樣子在這邊打轉道:“首先,你們要知道,什麼叫超光速!”

超光速(faster-than-light,FTL或稱superluminality)會成爲一個討論題目,源自於相對論中對於局域物體不可超過真空中光速c的推論限制,光速(真空中大約爲3億米/秒,光速定義值c=299792458m/s=299792.458km/s)成爲許多場合下速率的上限值。

在此之前的牛頓力學並未對超光速的速度作出限制。除非世上存在自旋超過5的粒子,不然是不可能達到的。

(因爲超光速超越了光速)

而在相對論中,運動速度和物體的其它性質,如質量甚至它所在參考系的時間流逝等,密切相關,速度低於(真空中)光速的物體如果要加速達到光速,其質量會增長到無窮大因而需要無窮大的能量,而且它所感受到的時間流逝甚至會停止(如果超過光速則會出現“時間倒流”),所以理論上來說達到或超過光速是不可能的(至於光子,那是因爲它們本身質量爲零)。

但也因此使得物理學家(以及普通大衆)對於一些“看似”超光速的物理現象特別感興趣。但是在介質中,物體的運動速度超過介質中的光速則是可能的。

因爲光速在介質中會下降。這種情況下會產生一些特別的現象。假使物體帶電,則會發出藍色光爲主的切連科夫輻射。

有可能這個理論被突破,超光速的傳播還是有可能的,如果真是這樣,時間倒流這些理論就會被修改

而如果你可以達到光速不死的話那麼拿上這個東西對你有用處的。

不過現在不說太遠的,你的速度是個問題,畢竟這裏只有你的身體會自動癒合,其他的人都沒有辦法進行這了,所以,你必須提升速度。

“你在逗我?”我一臉懵逼。 “光速就已經不可能了,現在你特麼是要超光速,我做不到!”

“真的做不到呢?那麼,若是那些人找到我們我們只有死路一條,不如趁着現在這個機會趕快提升自己對抗敵人!”王子轉過身把犄角放在桌子上面道:“這個東西我放在這裏,什麼時候想好了什麼時候再來找我吧。”

王子把東西放在桌子上面後淡淡一笑隨後離開了這個地方。

超過光速,我自己不敢想象,如果人能達到那樣的速度會不會瞬間燃燒死亡?

這是非常可怕的,而且,現在哪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擁有那樣的速度,簡直是天方夜譚,不過,王子既然這樣說了那麼他肯定有他自己的一套方法。

不過既然現在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那又爲什麼還要尋找以前的事情呢。

這個事情我是不知道,索性我也就暫時不想,拿起那紅色的一截犄角放進衣袖裏面轉過頭看着冷笑話和李德貴笑道:“看來,最近也不能安生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