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定是和我一樣,產生那種無力的絕望!

看來,張道一在殺了我們之前,還想先誅我們的心!

書歸正傳。

洞府內的沉默並沒有持續多久,最終打破沉默的,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張道一!

“湘西的小子,如果你的傀儡只有這點力量,那麼,你們只有死路一條!”張道一囂張的獰笑了一聲,下一刻,張道一揚起了手臂,隨手朝着那具傀儡便揮出了一掌。

張道一的速度絲毫不弱於那具傀儡,只在一瞬之間,張道一的手掌便穩穩的印在了那具傀儡的胸膛之上……

可是,就在這時候,讓我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那具傀儡竟然也像是張道一那般,硬生生的扛了張道一一掌,而且,傀儡亦是沒有後退半步,雖然它的屍身狠狠的顫了顫,但終究,傀儡沒有後退……

當然,我所說的震驚,並不是傀儡硬扛了張道一一擊而不退,真正讓我震驚的,是傀儡接下來的舉動……

只見那具傀儡硬扛了張道一一掌的同一時間,它幾乎是在一瞬間,便掄起了另外一隻手臂,枯瘦如柴的爪子更是毫無保留的朝着張道一的雙眼抓了過去!

這纔是傀儡真正的殺手鐗!

石毅這小子雖然很憨厚,但他卻並不傻,通過之前張銘與張道一的對戰,石毅已經知道了張道一不滅金身的弱點,那就是雙眼,石毅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呢?

第一次轟張道一的胸膛,只是爲了佯攻而已,目的,就是爲了吸引張道一的火力,趁着張道一發動攻勢的同一時間,它也朝着張道一的弱點展開進攻!

不得不說,石毅這招打的還真是六六六……

我在心中暗暗的爲石毅叫了一聲好,但雙眼卻始終都沒有眨上哪怕是一下,由始至終,我的視線都停留在祖乙屍身和張道一的身上!

這邊,祖乙的屍身突然發難,掄起爪子就朝着張道一的雙眼抓了過去,而另一邊,張道一的攻勢剛剛停止,根本就來不及收手,更何況,打心眼裏沒瞧得起石毅和傀儡的張道一,好像根本就沒想過要閃躲……

所以,傀儡的這一爪,由始至終都沒有受到阻攔,勢如破竹般的抓向張道一的雙眼!

就在傀儡的爪子即將抓到張道一雙眼的時候,張道一面色一凝,當即便發出了一道暴喝之聲,隨後,便見張道一硬生生的扭轉了脖子,將雙眼和傀儡的爪子略微的拉開一點距離……

“嘭”的一聲隨之響起,傀儡的爪子,並沒有抓到張道一的雙眼,而是狠狠的拍在了張道一的臉上!

可是,張道一的臉上,依舊有金身護體,石毅和傀儡蓄謀已久的這一波攻勢,最終還是落空了!

不過,倒不是說石毅一無所獲,最起碼,傀儡將張道一臉上的護體金身,也拍出了一團蜘蛛網般密密麻麻的裂痕,乍看之下,就好像是張道一的臉被劃花了似的…… 張道一又一次硬扛了傀儡一爪之後,整個人立刻向後暴退而去……

雖然傀儡的這一波攻勢沒能命中張道一的要害,但卻給張道一造成了一定的威脅,尤其是張道一臉上的護體金身,都被傀儡拍裂了,這對於張道一來說,無疑是奇恥大辱!

讓堂堂龍虎山掌教,將我們大家都玩弄於鼓掌之間的張道一“毀容”,這可真是徹頭徹尾的給了張道一一巴掌……

暴退之後,張道一站定,擡起了手,輕輕的摸了摸被傀儡拍過的那半臉頰,旋即,張道一無比暴怒的狂吼了一聲,道:“找死!”

毫無疑問,張道一這次是真的怒了!

張道一的怒吼聲尚未結束,下一刻,他整個人便化作一道金色閃電,口中更是爆發出了一道狂暴的咆哮聲,瘋狂的朝着石毅和祖乙的屍身掠了過去!

不得不說,張道一的速度很快,遠遠超出了我們在古樓之前與他對戰之時的速度,看來我的猜測沒錯,張道一在使用了“不滅金身符”的同時,也一定使用了“瞬力符”這種符咒,不然他不可能發揮出如此敏捷的速度,甚至連開啓了“天人合一”狀態的我,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如果非要打一個比方的話,我只能說,張道一此時的速度,已經超越了張銘,隱隱的強於剛纔不可一世的阿修羅,但是照比以身祭刀的陳泰,卻要略遜一籌!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張道一此時的速度,還沒有掌握“天人合一”境界的石毅,光憑肉眼是根本無法作出任何反應和判斷的!

當即,張道一在石毅根本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的前提下,直接侵到了祖乙屍身之前!

緊接着,張道一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揮起了那隻被金光包裹的鐵拳,毫無保留的朝着祖乙屍身轟了過去!

電光火石之間,張道一的鐵拳便狠狠的印在了祖乙屍身的胸膛之上,而這一次,張道一同傀儡之間的硬碰硬,卻並沒有產生之前那種沉悶的悶響聲,而是發出了一道好似玻璃破碎的尖銳聲音……

呯!

這道脆響聲開始迴盪的同時,便見那傀儡恍若飛射的炮彈,直接倒飛了出去……僅僅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那傀儡便狠狠的砸進了洞府冰冷的牆壁上,而且還是那種好似鑲嵌一般的砸了進去!

頓時,牆壁上出現了一個人形輪廓的大坑,堅硬的岩石牆壁,將那具傀儡嚴絲合縫的包裹在了其中!

更恐怖的是,傀儡胸前,也就是被張道一轟中的位置,銅甲已然破碎,露出了一片已經腐爛的碎肉,而且傀儡露出來的那部分胸膛,好像被某種重物擊中那般,竟然已經塌陷了!

多麼恐怖的破壞力?

竟然能把以身體堅硬著稱的傀儡銅屍的胸膛,硬生生的轟到塌陷!

張道一此時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種近乎於恐怖的地步,根據我初步判斷,現在的張道一,如果和阿修羅單挑,勝算絕對超過七成,就算同以身祭刀之後,發揮出驚天一刀的陳泰一對一決戰,張道一雖然贏不了,但應該能做到全身而退,而不是向阿修羅那般,直接捨棄一條手臂!

彷彿處於本能那般,我立刻將目光從傀儡的身上轉移到了張道一的身上,只見張道一轟中傀儡的那隻拳頭上,飄散起了一縷縷金色飛灰,好像玻璃碎屑似的,在洞府內飄蕩,而張道一的那隻拳頭,也終於露出了本來的面目,也就是最初的肉身形態…… 張道一這一拳,不僅轟塌了傀儡的胸膛,更是將拳頭上包裹着的那層護體金身也震碎了,這力量……真的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

可是,話說回來,張道一的拳頭上,此時已經沒有了金身護體,那麼,自然也不可能做到剛纔那種抵擋任何攻擊的地步,換句話說,張道一可以攻擊的地方,除了雙眼之外,又多了一處位置!

我的思緒還停留在張道一那隻失去了金身護體的拳頭上,就在這時候,張道一的聲音卻是將我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現在,輪到你了,湘西的小子……”張道一滿臉蔑視的撇了石毅一眼,旋即,他甩了甩拳頭,輕描淡寫的輕聲道了一句。

話音落地,張道一便開始邁出了腳步,一步一步的朝着石毅接近而去!

仙武都市 此時,石毅已經徹底被張道一剛纔所表現出的恐怖破壞力嚇傻了!

雖然祖乙的屍身只是半成品,最多能發揮出一般的能力,但對於石毅來說,傀儡目前擁有的這種力量,也是他無法企及的,換句話說,石毅目前無法達到的力量,在張道一面前卻是脆弱不堪,這對於石毅所造成的心裏壓力,該有多大?

所以說,石毅被嚇傻,我一點都不意外,因爲,我其實也被張道一所表現出的統治力震撼到大腦短路的地步了,甚至於,連胡墨和阿修羅,陳泰,白天虹等人,也是一臉震驚,毫無疑問,張道一所表現出的力量,已經完全顛覆了之前他們對張道一的評估!

書歸正傳。

張道一緩慢的朝着石毅接近,他似乎並不着急置石毅於死地,就彷彿,場中的一切,都在張道一的掌控之中那般,簡直將“自負”這一詞的含義,發揮的淋漓盡致!

隨着張道一的腳步邁出,他與石毅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近,三步……兩步……一步……就在張道一大搖大擺的走到了石毅面前之時,突然,一條黑影好似幽靈一般,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了張道一的身後,趁着張道一春風得意之際,異常快速的朝着張道一掠了過去,一道白色閃電也是隨之劃破長空,好似靈蛇般刺向張道一的後心!

又是從後面出手!

又是刺向張道一的後心!

毫無疑問,悄無聲息繞到了張道一後面,並且施展出了那種堪比靈蛇和白色閃電般手段的人,就是張銘,也只能是張銘!

彷彿爲了印證我的猜測那般,張銘的身影直接閃進了我的視線之中,與之同一時間出現的,還有張銘焦急的暴喝聲:“石毅!快退!”

然而,就在張銘的暴喝聲出現的同一時間,張道一那低沉的陰笑聲,也隨之響起了……

“想退?晚了!”只見張道一的嘴角上噙着一抹冷笑,另外一隻仍舊被金光包裹的拳頭,快若閃電般的轟向了還在發愣的石毅……

不對,被張銘提醒過之後,石毅已經有所反應了,雖然面對張道一的速度,石毅暫時還無法躲閃,不過,最起碼,石毅卻是倉促的架起了雙臂,本能的擋在了胸前!

“嘭”的一聲,一道悶響聲頓時炸響,張道一的拳頭狠狠的轟在了石毅的雙臂上,與此同時,

石毅的那雙手臂上,還隱約透出了一道輕微的斷骨之聲……毫無疑問,張道一這一拳雖然被石毅擋住了,但石毅的雙臂,最少也得斷掉一條!

隨後,石毅便被這股巨力震的向後急退了起來,踉蹌的腳步根本就無法支撐石毅的身體,沒退幾步,石毅便摔倒在地,加之其斷臂之傷,石毅,應該和傀儡一樣,無法再戰了! 這邊,石毅被張道一一拳轟退,而另一邊,張銘卻是沒有一刻的停歇,他的攻勢,也朝着張道一瘋狂的施展了出來……

可是,張銘的攻勢,卻讓我有些不忍直視……

同之前一樣,張銘依舊是將亮銀槍甩向張道一的後心,而後,他整個人便又繞到了張道一的身前……等等,張銘該不會還打算用剛纔那招來對付張道一吧?

貌似,應該不會有什麼效果,畢竟張道一也是老油條……

這是此時我心中的想法,不過,在戰鬥方面,張銘卻總能帶給我驚喜,就比如現在!

張銘並沒有傻到用同樣的套路和張道一玩兩次,而是另有打算……就比如張銘手中的亮銀槍,此時,卻是詭異的變成了三節棍,沒錯,就是三節棍!

亮銀槍斷成了三節,每一節的內部,都有一條銀色鐵鏈將其連接,絕對算得上是精妙絕倫的機關暗巧……亮銀槍內部,竟然還隱藏着如此精妙的機關,當真是讓我大開眼界,這應該是張銘第一次展現出亮銀槍內部隱藏的機關!

此時,我眼前的景象是這樣的……亮銀槍的槍尖一端,刺中了張道一的後心,可是,張銘卻是手持亮銀槍的尾棍那端,藉助着亮銀槍變成了三節棍之後的靈活,直接握着尾棍,繞到了張道一的前方,只見張銘化掌爲爪,攻向張道一的雙眼,而尾棍則是在張銘的操控下,異常迅猛的砸向了張道一那隻失去了護體金身保護的手掌!

說實話,亮銀槍之中隱藏的機關,連我都沒見過,那張道一就更加不可能見過了,如今,面對張銘的突然發難,張道一的臉上也是立刻閃過了一抹驚詫!

不管怎麼說,張道一也是一名身經百戰的老油條,經過了短暫的錯愕之後,很快便作出了應對的反應……不過,想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一起擋住張銘來自兩個方向的攻擊,根本就不現實,尤其張銘還是先用老套路來麻痹張道一,最後才採取出其不意的攻擊方式,這讓張道一先入爲主的就不想後退,等到張道一發現亮銀槍的機關之後,再想後退閃躲,已經來不及了!

無奈之下,張道一隻能倉促的擡起了手臂,那隻仍舊有金身護體的手掌,則是橫在了雙眼之前,擋住了張銘來勢洶洶的那一爪,而另外一隻失去了金身護體的手掌,剛剛揚起來,便被張銘用尾棍狠狠的敲在脆弱的手指上了!

咔吧!

一道清脆的斷骨聲頓時響起,毫無疑問,張銘這一棍可真的是卯足了全力,竟然把張道一的手指骨都給敲斷了,至於具體敲斷幾根,我暫時還看不出來!

這邊,張銘一擊得手,那邊,張道一也是憤然暴起!

“找死!”張道一狂暴的怒吼了一聲。

下一瞬間,便見張道一那隻擋住了張銘鷹爪手的手掌,直接一翻,當即便扣住了張銘的手腕,使得張銘無法作出任何閃避的姿勢,隨後,張道一直接踢出了一擊掃腿,狠狠的轟在了張銘的小腹出!

張道一的雙腿上,仍舊還包裹着不滅金身,再加上張道一使用了瞬力符,破壞力自然是不言而喻,僅僅一腿,便將張銘踢的弓起了腰,好像下了油鍋的大蝦……

然而,張道一的攻勢並沒有結束!

因爲張銘的手腕被張道一扣住的緣故,張銘硬生生的扛了張道一這招掃腿之後,非但無法後退閃躲,甚至都沒有被擊飛,張銘的身體,仍舊停留在張道一的面前,猶如活靶子…… “死!去死!你們都要死!”張道一好像一頭暴怒的老虎,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很顯然,張銘剛纔的那一輪攻勢,已經徹底的激怒了張道一!

御寵毒妃 隨後,便見張道一的腿,不斷的朝着張銘的小腹處掃了過去,一擊,二連擊,三連擊,“嘭嘭嘭”的悶響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短短的幾秒鐘,張道一至少朝着張銘提出了十幾腿,那股巨大的衝擊力,甚至都把張銘的身體直接踢的懸空了起來!

毫無疑問,我眼前的這一幕,屬於張道一單方面的吊打張銘,而且還是那種打的張銘毫無還手之力,甚至是退無可退,閃無可閃的地步,只能硬生生的承受張道一所有的攻勢,這場面,單單一個“慘”字,已經不能形容張銘此時的處境了,打到最後,張銘的手掌甚至連握尾棍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口口鮮血不斷的從張銘的口中噴出,幾乎飛濺了張道一滿身,比之剛纔還要刺耳的斷骨聲也是時不時的響起,然而,斷骨吐血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按照張道一的破壞力和攻擊頻率來判斷,我猜,張銘的某處內臟很可能都遭到了重創,甚至是……碎裂!

“張道一!握草尼瑪!住手!”雖然我現在無法說話,但我的心中,卻是在瘋狂的咆哮,甚至,我都能感覺到,我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整個身體都在忍不住的輕顫,我還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澎湃的殺意不斷的在我體內遊走,彷彿要衝破我身體的束縛那般,似野獸,在咆哮,在狂吼……

沒錯,我的身體在輕顫,照比之前無法作出任何動作的我來說,此時的輕顫,已經算是完成了實質性的突破!

說實話,我第一次這麼迫切的想殺一個人,而這個人,無疑就是張道一!

場中。

張道一彷彿感覺到了隱藏在我體內,那蠢蠢欲動的狂暴殺意,當即,張道一微微的側過了頭,一臉戲謔的盯着我,忽的,張道一嘴角一揚,蔑視的朝着我說道:“本座喜歡你現在的表情,痛苦,無助,不甘……”

我不知道我現在到底是什麼表情,但通過張道一的這番話,應該不難猜想,我現在的表情,應該很絕望吧?

張道一一邊說着,一邊卻突然鬆開了手掌,頓時,張銘的身體便直接摔到了地上,整個人恍若無骨那般,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甚至連呼吸都是斷斷續續……

望着張銘氣若游絲的模樣,我心中那股澎湃的殺意,又一次的爆發了出來,而且還有無法抑制的趨勢……就想在古樓之前,大熊慘死在我眼前的時候一樣!

“楚家的小子,你的眼神變了,變得讓我很不舒服……你想殺本座?想救張銘?”張道一肆意的狂笑了起來,“雖然本座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就憑你那點手段,別說打斷我的手指,就連將我的護體金身轟出漣漪都是奢望,你,只能是待宰的羔羊,根本不可能力挽狂瀾,因爲,你在本座眼中,只是一條小雜魚而已!”

張道一的這番話,當真是將我踩低到了極點,不過,他如何踩我,如何貶低我,如何蔑視我,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我現在心中,只關心張銘的安慰……

張道一說了這麼多,見我都沒有反應,不由的,張道一的目光便隨着我的眼神,落到了倒在他腳下的張銘身上……

“楚家的小子,本座知道你和張銘之間的感情很深厚,當然,本座也並非是冷血無情之人,本座倒是給張銘留了一口活氣,不過……本座現在改變注意了,本座會讓張銘去死,因爲,本座很喜歡你現在的表情……”張道一忽然獰笑一聲,道。 張道一的笑,彷彿某種利器,直接刺入了我的心,很深,很疼……

這時候,便見張道一突然俯下了身體,蹲在了張銘面前,先是用那隻被張銘打斷了手指的手,撿起了地上的亮銀槍槍頭的部分,旋即,張道一伸出了那隻仍舊被護體金身包裹着的手掌,直接掐住了毫無反抗之力的張銘的脖子,而後,張道一高舉雙臂,將張銘硬生生的從提上提了起來,而且還是那種雙腳離地懸空的狀態!

一時間,張銘的臉色頓時漲的通紅,好像咽喉別扼住,無法呼吸似的!

“楚家的小子,睜大你的雙眼,看看張銘是如何死於我手的!”張道一一邊獰笑,一邊望着我。

話音尚未落地,張道一突然揚起了手中的亮銀槍,狠狠的朝着張銘的左心口處,刺了過去!

而且,張道一這次的動作,根本就不快,甚至還有一點故意放慢的感覺,就好像,張道一是刻意如此,爲的,就是想讓我清晰的看清楚,亮銀槍是如何刺入張銘心臟的整個過程……

“噗哧”一聲,鋒利的亮銀槍毫無阻攔的刺進了張銘的心臟,與此同時,昏昏欲睡的張銘在這一刻,突然瞪起了眼睛,那雙眼睛彷彿隨時都可能掙脫眼眶的束縛,瞪出來似的,模樣煞是駭然!

而張道一,他並沒有去看張銘一眼,而是始終都將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嘴角上噙着的那麼笑意,更是無比的陰森猙獰!

不過,此時的我,已經沒有精力再去注意張道一了,我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張銘的身上,尤其是那杆伴隨張銘南征北戰幾十年的亮銀槍,妖紅色的血液不斷的從張銘的身體中涌出,順着亮銀槍,低落到地上……

嘀嗒……嘀嗒……

有節奏的血滴聲,就像是一柄重錘,不斷的撞擊着我的心臟!

這一刻,我感覺我的心已經碎了!

“哐”的一聲突然傳來,也將我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只見,張道一好像丟垃圾一般,將張銘的身體甩到了地上,而後又不屑的說道:“北地槍王,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安心去死吧,楚家的小子隨後就回去陪你了!”

然而,張道一的聲音,已經被我無視,包括其他人的表情和動作,我也都沒有任何興趣去關注,此刻,我的眼中,只有躺在地上,渾身浴血,氣若游絲,心口的位置還插着亮銀槍的張銘!

一層水霧,不知不覺的佔據了我的眼眶,導致張銘的身影,在我眼中也變得模糊了起來,不過,張銘微弱的聲音,此時卻是通過空氣的傳播,鑽進了我的耳中……

“風小子……要活下去……活下去……銘叔……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

張銘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我雙眼之中的那層水霧,化成了眼淚,順臉頰流淌下去的時候,我纔看清楚,張銘,已經閉上了雙眼,我已經無法從他的身上感知到任何的生氣了,就像是……一具屍體!

沒錯,張銘,死了!

我的夢,便成了現實!

北地槍王,張銘,曾經與我朝夕相處,並且充當了我人生第一位導師的張銘,死了,死在了祖乙大墓,死在了張道一的手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爲了保護我,如果不是爲了保護我,張銘未必會死!

這一刻,我彷彿感覺天都塌下來了!

我怎麼也不願意接受張銘死亡的現實!

不知不覺間,曾經和張銘一起經歷的點點滴滴,好似電影回放那般的在我腦中不斷重演,他的匪氣,他的決絕,他的擔當,他的魯莽,還有他教我格鬥技巧,幫我進行地獄特訓,和我鬥嘴,爲我出頭,所有和他有關的一切,都不斷的在的腦中重演,恍若昨日……

東風有話要說……張銘死了,我很難過,但人生亦是如此,青春也是一樣,不完美的人生,才叫人生,有殘缺的青春,才叫青春。 我的眼裏,已經沒有了一切,只有張銘的屍體而已!

我的耳中,已經消失了所有,只有張銘的迴音而已!

我的心,隨着張銘的死,變得支離破碎,可是,我的心,卻隨着張銘的死,而變得更加狂暴!

一股澎湃浩瀚的殺意,猶如汪洋大海,幾乎在瞬間便填滿了我的四肢百骸,甚至隱約有撐破我身體的趨勢!

張銘的死,給了我很大的打擊,甚至讓我在這一瞬間,有一種迷失自我的錯覺!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眼前的景象,竟然發生了異變……

消失在我眼前的祖乙和白起之魂,此刻竟然又重新的出現在了我的眼前,這兩尊大神早已是傷痕累累,可是,此時的白起,周身那已經開始暗淡的赤色紅光,卻在這時候,發生了質的蛻變,瘋狂的暴漲了起來!

僅僅一瞬間,白起身上的赤色紅光便映紅了我的視線所及之處,穩穩的將祖乙身上的烏光所壓制!

這時候,白起爆發出了一道瘋狂的怒吼聲,緊接着,白起身上的赤色兇光突然爆發,直接將祖乙之魂吞噬!

經過了短暫的沉寂之後,好似光芒萬丈的赤色紅光,好似百川入海,全部飛射回了白起的身體之內!

就在這時候,白起突然扭過了頭,那張幾乎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難得的擠出了一抹獰笑,下一刻,白起突然開口,對我說道:“少年,你的殺意,幫助本將軍吞噬了那狂徒,本將軍對你所表現出的殺意很滿意,你,是否願意將這股殺意封存在你的體內?”

將這股殺意封存在我的體內?

白起這話是什麼意思?

也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的我,卻是出奇的冷靜,我堅信,白起不會無緣無故的對我說出這些話……

要知道,當初進入我體內的,只是白起的一縷殘魂,可剛纔與祖乙交戰的,卻是完全體的白起,如今,祖乙已經被吞噬,白起是不是又要變成那種殘魂狀態了?

還有白起剛纔所說的殺意,白起要將這股殺意封存在我的體內……殺意,殺神,白起,會不會是,殺意就等於白起?

難道說,白起想將他一縷完整的靈魂,封存在我的體內?

還是說,白起仍舊想將他的殘魂繼續封存在我的體內?

我皺起了眉頭,但卻並沒有直接回答白起的話,因爲,我似乎嗅到了一種陰謀的味道……畢竟白起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威震古今的人屠,會是好心的傢伙?

可是,正當我猶豫不決之時,白起的聲音卻又一次的在我耳邊響起,“少年,你的心中產生了無比巨大的殺意,證明你有仇未報,你想殺人,對吧?不要違揹你內心的意願,想殺人,就放手去殺,只要你答應本將軍,讓本將軍將這股殺念封存在你的體內,本將軍就可以借給了強大的力量,助你殺人,如何?”

“助我殺人嗎?”聽了白起的話,我突然笑了起來,而且,我更感覺到,我的笑,很冰冷,很嗜血,很殘虐!

白起說的沒錯,我想報仇,也想殺人,如果白起真的能借給我強大的力量,那我爲什麼不能讓白起將這股殺念,封存在我的體內呢?

雖然二叔曾經告誡過我,鬼話不可信,更加不可與陰魂做交易,但現在,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我現在只想殺人,殺了張道一,哪怕白起是陰魂,而且還是一隻千年陰魂,我也不在乎,只要白起能夠幫助我殺了張道一,那麼,不論最後是什麼結局,我都願意承擔! “好!”我盯着白起,冷冷的吐出了一個字。

得到了我肯定的答覆之後,白起臉上的獰笑,更盛了!

下一刻,白起也不廢話,直接化作一道赤色紅芒,飛射進了我的眉心處……

剎那間,一種奇怪的感覺突然襲遍了我的全身,我說不上來是一種什麼感覺,就彷彿,之前在我體內流轉的殺意,全都融入進了我的血液之中似的,與此同時,一種冰冷徹骨的感覺,也隨之襲遍了我的全身,這種冰冷,並非由外向內,而是由內而外,就彷彿,我體內的血,都變成了冷的……

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個激靈,我突然發現,我能動了,也能說話了!

總而言之,我現在又重新的奪回了身體的掌控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