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永寧看着她纖瘦的背影,心底一陣陣的疼。

瑤瑤,你就不能原諒我一次嗎?

“砰!”凌樂瑤將門用力的關上,徹底的隔絕了兩個人的世界。

永寧下巴緊繃着,薄脣緊緊的抿着,神色痛苦!

他緩緩的轉身,一步一步的往外走,每走一步,他的腳步都很沉重。

到了門口的時候,就看到提着一堆補品的夜千璽笑容滿面的走了進來。

永寧一想到夜千璽對瑤瑤的心思,心底頓時醋意大發,臉色也瞬間冷了下來。

夜千璽看到永寧,腳步也微微遲疑,他剛好到這裏辦事,就順道過來看看瑤瑤。

他也沒想到會碰到永寧,後天就是他的大婚之日了,沒想到他還會有時間到這裏來看瑤瑤。

夜千璽笑容收斂了幾分,淡聲道:“永寧,恭喜你!”

永寧沉重臉,淡漠地看着夜千璽:“夜世子,你就這樣迫不及待的想得到瑤瑤嗎?”

夜千璽微微蹙眉,沉聲道:“永寧,男未娶,女未嫁,我夜千璽自然也有機會追求自己喜歡的女人,不是嗎?”

永寧目光微微一怔,是呀!他現在已經和瑤瑤沒有任何關係了。

他們男未娶,女未嫁,夜千璽會找機會接近瑤瑤,他又有什麼資格吃醋?

永寧沒有在說話,他脣角繃得緊緊的,步伐有些凌亂,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去。

只是,他心底只有一個念頭,瑤瑤是他的,那個善良的女子,只能是他永寧的。

夜千璽看着他的背影,臉色沉重的很多!

永寧心思重,只怕不會輕易的對瑤瑤放手的。

他看了看院子裏,又往裏邊走進去。

凌樂瑤回到房間裏,她沒有哭,也沒有氣,她肩膀上的傷口裂開了。

痛得她眼眶發紅,剛剛癒合的傷口又裂開來。

她將衣服退到肩膀下邊,看着鮮血順着她白皙如玉的肌膚流下,她緊緊的咬着牙關,這裏是傷得最重的地方。

夜千璽推開門的瞬間,就看到了那刺目的血跡,他根本就顧不上男女有別。

將手中的東西丟下,他快速地進屋。

他心疼又關切地說道:“瑤瑤,怎麼那麼不小心,傷口又裂開了。”

他端過一旁的清水,從空間袋裏拿出消過毒的棉布,幫她清洗傷口。

凌樂瑤看着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膚,在聽到他關切的聲音,原本害羞的她,卻溫暖的笑了笑。

若說,永寧是將她推入冰窖裏的人,那千璽就是給她雪中送炭的人。 “千璽,沒事的,剛剛永寧過來了,我有些生氣,走路快了一些,就將傷口給弄得裂開了。”她羞紅着臉出聲解釋道,她沒想到他今日還會過來。

夜千璽擡眸,溫柔的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羞紅的臉蛋,白裏透紅,光澤誘人!

他喉嚨不由自主的滾動了一下,長長的睫毛輕輕眨了眨,以掩飾眼底的情緒,畢竟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她的一顰一動,對於他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誘惑。

快速地低下頭,認真的爲她清洗傷口。

他不敢亂看,眼神專注的盯着她有些猙獰的傷口。

一個女孩子家,留下這麼大一個傷口可不行。

凌樂瑤這纔敢低頭看着他,他微微抿着嘴脣,神色認真而專注,長而捲翹的睫毛安安靜靜地垂下,他整個人彷彿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這樣的,美好而俊美。

夜千璽將傷口清洗乾淨,又拿出自己身上帶着的上好的傷藥塗到傷口上,又拿出乾淨的紗布將她的傷口包紮好。

擡眸時,卻對上一雙靜靜的凝視着他的眼眸,夜千璽的心,瞬間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耳根子一下就紅了起來。

凌樂瑤驚覺他擡起眼眸,她害羞的快速移開自己的眼眸。

她抿了抿脣,臉上火辣辣的,她和千璽雖然很要好,可是兩人從來沒有這樣親近過。

夜千璽看着她嬌俏的模樣,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

他也不着急,剛剛靜靜的跟她對視着,特別是在她眼睛裏發現了自己的倒影,讓他心裏瞬間閃過一絲前所未有的喜悅。

“千璽,謝謝你!你若是不來,我一個人還真是沒有辦法把傷口處理好。”她一臉感激的看着他。

夜千璽沒有說話,而是輕柔的將她的衣服拉起來。

她的衣服已經褪到了肩下,看着那白皙如玉的肌膚,他的手輕輕的抖了抖。

指腹碰到了她的肌膚,一股電流瞬間劃過兩人的全身。

這奇怪的感覺讓凌樂瑤的心微微一顫,她從未有過這樣奇怪的感覺。

夜千璽的心,就像要跳出來一樣,他猛然的吞了一口唾沫,將她的衣服拉好。

看着她羞紅着臉不敢看着他,他嘴角卻不由自主的上揚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他將剛剛塗抹傷口的藥膏放在一旁,叮囑道:“瑤瑤,我還有事情要辦,你好好休息,這藥膏對傷口恢復很好,你一天塗三次,傷口很快就會好的,我明日有時間在來看你。”

“好!”凌樂瑤依然低着頭,不敢擡眸看夜千璽。

夜千璽笑得更加開心,他剛纔注意到了,瑤瑤的身子也輕輕的顫了顫。

他只要慢慢來,瑤瑤一定會愛上他的。

看着她依然低着頭,夜千璽壞壞一笑:“瑤瑤,我要走了,你不擡起頭來看看我嗎?”

凌樂瑤這才猛然擡眸,卻對上了一張笑得溫柔又驚豔絕絕的俊顏,凌樂瑤的眼眸不由自主的深了深!

“瑤瑤,記得好好休息!”夜千璽又認真的叮囑道。

凌樂瑤沒有開口,輕輕的點了點頭。

夜千璽這才笑着轉身離開。 夜千璽走了以後,凌樂瑤還真的有些累了。

她便回到牀榻上睡覺,她以爲,她會爲了永寧要成婚的事情而傷心的睡不着。

可是她後來才發現,當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死心的時候,真的可以做到不在爲了一個不值得自己傷神的人去傷神了。

她躺在牀榻上,腦海裏出現人,卻是夜千璽這幾日對她的各種好。

她和永寧,永遠都是她在爲永寧付出。

而永寧,凌樂瑤譏諷一笑,她緩緩閉上眼睛,她很快就進入了夢香,而且這一覺,她睡得特別的沉。

一覺睡到了第二天,直到簡陌和顏邵峯來看她,她才醒過來。

凌樂瑤的父母見到簡陌和顏邵峯,很是開心。

很快讓後廚張羅了一桌子好菜,招呼他們。

二人也不客氣,陪着凌樂瑤一起吃早膳。

一大桌子美味佳餚,讓簡陌食慾大開。

“來,瑤瑤,喝點雞湯,這樣傷口才能好的快一些!”簡陌盛了一碗湯遞到她面前。

凌樂瑤開心的笑了笑:“陌陌,你也多吃點,你和殿下很快就要成婚了,這麼瘦可不行。”瑤瑤開心的看着她們二人,殿下守護陌陌十幾年,終於抱得美人歸了。

“我瘦嗎?”簡陌低頭看了看自己,她覺得剛剛好,就是……她低頭看了看胸前的兩個小包子,就這瘦了一點。

邵峯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低頭抿着脣瓣不敢笑出聲。

她那,的確是瘦了一點點,不過,他那夜似乎碰到過,也不是那樣小。

凌樂瑤詭異的看了邵峯臉上的笑容。

她剛剛也注意到了陌陌的眼神,她突然壞壞一笑:“殿下,一個人笑什麼呢?獨樂樂不如衆樂樂,殿下不如說出來我們一起開心開心。”

邵峯瞬間目光蔫蔫的看了凌樂瑤一眼。

這瑤瑤也會使壞了,他哪敢說出來呀,他要是說出來,這個小女人非得和他翻臉不認人。

“瑤瑤,你是不是受傷太嚴重了,眼花了,我剛剛有笑嗎?”邵峯也不是吃素的,他可不是一個會被別人吃的死死的人。

凌樂瑤撇了撇嘴,一個大男人居然耍賴。

她又突然笑着看着簡陌:“陌陌,來,你也喝點雞湯,這樣才能長得胖胖的,剛剛陌陌你低頭的時候,盯着某處看了一眼,殿下都笑得不敢發出聲音了。”

凌樂瑤說完,簡陌瞬間明白是什麼意思。

顏邵峯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這個瑤瑤真的是越來越壞了。

他快速地側目看着也同時看向他的小女人。

簡陌大眼忽閃忽閃的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收回目光,低頭吃飯。

他也笑她兩個小饅頭小嗎?

“陌陌,那個,我,我……”顏邵峯我了半天,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簡陌側目瞪了他一眼:“吃-飯!”

邵峯有些懨懨的看着有些氣鼓鼓的小女人。

而罪魁禍首凌樂瑤,卻笑得一臉開心。

哎喲!好久沒有見到殿下這樣了,真是爽快!

也只有陌陌的事情,才能爲難到他們這位身份高貴的太子殿下。 一頓飯,簡陌和瑤瑤聊的很開心。

最後她提了一件讓她最不放心的事情,那就是永寧明天成婚的事情。

瑤瑤卻一點都不在意,而且還和她說了昨天永寧來找她的事情。

簡陌看着她真的沒事了,才和邵峯離開。

馬車上,簡陌靠在車壁上,沒有和邵峯說話。

她並沒有計較邵峯笑她小饅頭的事情。

她只是爲永寧惋惜,明明是自己不愛的女人,卻要娶,永寧以後,又怎麼會幸福!

而邵峯,目光時不時的瞟着一言不發的小女人,她不會是真的生氣了吧?

他小心翼翼的往她身邊挪,簡陌注意到他的動作,直接無視。

“陌陌,生氣了。”邵峯柔聲問道。

長臂一伸,將她攬入懷裏,柔軟的觸感,讓他心神盪漾。

看着她嬌嫩絕美的容顏,他神色更加的溫柔,整個人也變得慵懶而高貴。

簡陌輕輕靠在他的懷裏,幽幽地開口:“我生氣幹什麼?我只是在爲永寧不值,想到他明日要娶的女子,並不是他愛的女人,心裏就挺心疼的,人生就只有一次幸福呀!”

顏邵峯一聽,眉頭不由自主的蹙起。

他的大手輕輕穿梭在她的秀髮中,讓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眸:“陌陌,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路的權利,永寧既然選擇了,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邵峯也幽幽地嘆了一口氣,他和永寧,終究會成爲敵人。

這幾日,寒王正在召集人手,只怕在他登基的那一天,會血流成河。

一劍凌雲 可那又怎麼樣?只有坐到那個位置上,他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權利的巔峯,武者的巔峯,他才能給這個小女人最好的。

“邵峯,我也知道是這樣,可我們是一起長大的,終歸有些捨不得。”關將軍是寒王的人,她也明白,永寧和邵峯,早晚要成爲敵人。

“陌陌,你也不要多想,跟我回太子府吧?”邵峯不想看到她愁眉苦臉的樣子。

“爲什麼要去太子府,我還是回去修煉吧!你本來就忙,又要來回送我,我沒事,我回簡府就好,你又要忙登基的事情,又要忙我們大婚的事情,反而是我,好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邵峯笑了笑,柔聲道:“我怎麼捨得讓你去操勞,你呀,就乖乖的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就好,你也不用學什麼宮規,禮儀,陌陌就陌陌,不用做任何改變。”

簡陌聽着,滿臉感激,這個男人,真的把她寵到骨子裏去了。

“邵峯,你會把我慣壞的。”簡陌含笑,笑得明眸皓齒。

邵峯忍不住低頭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語氣寵溺誘人:“陌陌,我慣了你這麼多年,也沒有把你給慣壞,你對我無所求,給你的禮物,都我自願送給你的,你唯一對我要過的東西,也就是那幾只小狐狸。”

簡陌莞爾一笑,微微凝思:“邵峯,我衣食無憂,也沒有什麼需要的,其實我有的時候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我現在除了想做你的妻子意外,好像真的沒有其他想法。” 邵峯一聽,開心的笑了起來,他目光含情脈脈的凝視着她:“陌陌,你什麼都不用想,就有這一個想法就好。”她只想做自己的妻子,這不是自己求了兩世的都想得到的答案嗎?

他的陌陌,終於在一步一步的靠近他了。

而且漸漸的愛上了他,這段時間,他整夜的開心得睡不着,就等着他們的婚期快一點到來。

他等這一天,等得太久太久了。

簡陌雙手抱在膝蓋上,仰着頭看着他,邵峯一直都是擁有一張完美的容顏,美的宛若上天的神作一樣,令人窒息。

邵峯大大方方的給她看,看着她五官精緻,如白瓷一般的肌膚沒有一絲瑕疵,黑髮如瀑布一般散落在車裏。

邵峯眸光流轉,讓他絕美的臉多了一絲魅惑,攝人心魂。

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他的陌陌。

“陌陌,你的頭髮又長長了不少呢?”

簡陌這才低下頭,看了一眼已經散落在車裏的秀髮。

她伸手攬往身後,:“是呀,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自從孃親過世之後,我就只修剪過一次頭髮。”簡陌笑了笑,太長了,過幾日在修一次吧。

“陌陌這樣,也很好看,不過陌陌你一直覺得長髮麻煩,等明日我得空過來,在幫你剪短一些,及腰就好。”他知道她有些想剪頭髮了。

簡陌微微錯愕,他總是能看透她心裏在想什麼?

“好呀,反正小六也回老家去了,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她們老家給亡母帶孝,要七七四十九天,在我們成婚之前,小六應該能趕的回來。”邵峯對她的一切都很上心,他給她剪,比小六還要認真呢?

邵峯看了一眼車窗外,已經到了簡府了。

他叮囑道:“陌陌,記得回去好好休息,不要讓自己太累了,知道嗎?”

簡陌笑了笑,這樣的話,他天天都要不厭其煩的叮囑她:“知道了,邵峯你也不要太累,你若是太累,我可是會心疼的。”

邵峯一聽,看着她那靈動的大眼,更是笑得一臉開懷。

“有陌陌這句話,我呀,就是一整天在做事情,也不會覺得累的。”

邵峯說完,扶着她下了馬車。

簡陌家大門口做生意的人,看到這一幕,早就見慣不怪的了。

邵峯什麼人都不護,就護着這簡陌,誰要是碰了簡陌一根頭髮,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但誰若是對簡陌好,就連太子殿下也能搭上話。

邵峯目送這簡陌進了大門,直到看不見簡陌的身影,邵峯才轉身離開。

周圍的女子看着這樣癡情又風華絕代的顏邵峯,一個個癡迷不已。

簡陌剛剛回到水榭居,兩團白絨絨的小東西就跑到她面前,搖着可愛的小尾巴,憨態可掬的賣萌求抱抱。

簡陌一看,開心的將它們抱在懷裏,這兩隻小靈寵,是邵峯送給她的,這靈狐只有巴掌那麼大,可是靈性十足,簡陌將她們起名爲銀雪和銀月。

“銀月,銀雪,你們今日挺乖的。”簡陌笑眯眯的,卻突然瞥見院外走進來幾個穿着華服的女子。 來人一共有四個,簡汐和她們的姑姑,簡瑩,還有她的兩個女兒,孟若雲,和孟若欣。

母女三人都身着一身大紅色華麗衣裙,簡瑩雖然已經年過四十,可依然漂亮,一行一動,高貴典雅。

而她的兩個女兒,也是如花似玉的,一行一動,明豔動人。

簡陌將銀月和銀雪放到地上,讓它們回房間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