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巖雖然沒有說話,不過她此刻也睜大了眼睛,目不轉睛地看着秦巖,同時也豎起了耳朵,想聽一聽秦巖說什麼。

“你們兩個如果答應了,我就告訴你們,如果沒有答應!這可是一個絕密計劃,恕我無可奉告!”

聽到秦巖這樣說,他們兩個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你說吧!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沒有問題!”秦戰拍着胸口說。

“我答應你!”秦夢接着說。 能跟着家主去做事,這對於秦戰和秦夢來說是莫大的榮耀。

而且秦巖能選中他們,這說明秦巖非常看重他們。

每一任家主身邊,都需要幾個信得過的人,既然秦巖要他們跟着去辦事,那說明秦巖以後絕對會提拔他們,甚至是讓他們參與管理整個家族。

這樣的好事他們當然願意去做了。

如果他們拒絕了秦巖,那麼也就相當於失去了一次和家主走近的機會,未來的他們就能難走進家族的權力中心了。

“好!那晚上你們到議事大廳等我!”秦巖說。

“嗯!那到底是什麼事情?”秦戰好奇地問。

“晚上到了議事大廳我告訴你們!”

什麼?你剛纔不是說馬上告訴我們嗎?怎麼又推到晚上了?

秦戰心裏面升起了一絲怨念,但是他並沒有將心中的怨念表現出來,而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誰讓對方是未來的家主呢!

如果是其他人,秦戰絕對會讓對方說出來。

秦夢也是這樣的想法,不過她也沒有說什麼。

不一會兒,秦巖和秦戰秦夢走進了大殿。

雖然禪位儀式比較倉促,但是秦玉成還是將儀式辦的有聲有色,不但將大殿重新佈置了一番,使得大殿煥然一新,就連所有參加儀式的人都換了祭祀用的新衣服。

秦家畢竟是隱祕陰陽世家,沒有融合進世俗之中,他們祭祀穿的衣服還是古代的衣服,和現代社會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秦巖站在其中,還以爲大家在拍攝古裝電視劇。

看到秦巖進來了,秦昌齡立即向秦巖招了招手:“秦巖,來來來!”

秦巖點了點頭,快步走到了秦昌齡面前。

“小巖啊!原本這種儀式應該讓你們父母也來參加,但是事情太緊急了,只能這樣了!”

秦昌齡覺得有些遺憾,神情中透出一些無奈。

不過他總體來說還是十分高興的,畢竟今天接任家主的人是秦巖,而且秦巖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年紀輕輕就成爲了天尊後期高手。

想到自己父母,秦巖不由想到了保市的香榭花提。

現在他爸媽估計正坐在客廳中,和夏雪尼的父母以及耿瑤瑤的父母聊天看新聞。

對了,既然我爸媽是爺爺的兒子兒媳,那他們爲什麼不會道法?

秦巖之前一直沒有想過這件事情,今天聽到秦昌齡提起來這件事情,他才忽然想起來。

“家主,可以開始了!”就在秦巖準備詢問秦昌齡的時候,秦玉成快步走過來,壓低聲音問秦昌齡。

“那就開始吧!”秦昌齡點了點頭。

得到了秦昌齡的命令,秦玉成當即開始舉行禪位儀式。

儀式雖然很簡單,但是也整整弄了兩個多小時,其中包括祭祀祠堂、認祖歸宗、熟悉各大支脈的負責人,以及熟悉秦家相關的家規族規等等。

當儀式舉行完成之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秦巖拿着象徵着家主權利的令牌有些發懵,雖然秦巖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當他真的變成家主後還是有些不適應。

我就這樣變成秦家家主了?

秦巖低下頭看着自己身上的古代服裝,以及手中的令牌,在心中感慨無比地想。

回到自己的住處,秦巖看到葉曉倩和秦昌齡坐在桌子兩端,不知道在聊什麼。

當他們看到秦巖回來了,立即同時站起來。

“小巖,你回來了!”秦昌齡笑呵呵地說。

葉曉倩看了一眼秦巖,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

“爺爺,你怎麼來了?有事嗎?”秦巖好奇地問。

“你不是馬上要走嗎?我給你準備了一件上好的法器!”秦昌齡一邊說着,一邊從懷裏拿出一面鏡子。

這面鏡子分爲陰陽兩面,其中陰面透出一股股陰寒之氣,就像裏面是冰雪世界一樣。

而陽面則透出一股股灼熱氣息,就像是火焰山。

“這是我們秦家的祖傳法器嗎?”秦巖一眼就看出這面鏡子是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器。

上面雕刻着古樸的花紋,每一朵花紋似乎都在講述着一個故事,透出了歲月的滄桑。

秦昌齡點了點頭:“這是我們秦家的鎮族至寶,只有家主才能擁有。我現在將它傳給你,希望它能在關鍵的時候救你!”

無論是哪個陰陽世家,一般都有鎮族至寶。

秦家的這面鏡子是古時候秦家流傳下來的,叫生死輪迴因果鏡。

“這……”

“別推遲了!趕快收下吧!”秦昌齡將生死輪迴因果鏡硬塞進了秦巖的懷裏。

鏡面上立即傳來一陣清涼,讓秦巖的精神爲之一振。

果然是至寶啊!秦巖忍不住在心中喊起來。

“爺爺,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將秦家發揚光大的!”拿着秦家的至寶法器,秦巖突然覺得自己肩膀上的擔子特別重。

秦昌齡滿意的點了點頭。

緊接着,他又對秦巖說:“這次你路過保市的時候,將你爸媽直接喚醒吧!這是喚醒他們發咒語!”

秦昌齡一邊說,一邊將咒語傳給了秦巖。

之前秦巖就一直覺得他父母不是普通的農民,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真的會道術,只是記憶被封住了,所以他們就好像變成了另外兩個人。

“爺爺,我知道了!”

“好了,那我走了,你和曉倩好好的聊一聊吧!”秦昌齡轉過身離開了秦家的住處。

當秦昌齡剛剛走後,葉曉倩突然抱住了秦巖的脖子,情緒激動地說:“你真的要冒險去嗎?”

“我爺爺將事情都告訴你了?”秦巖原本不準備告訴葉曉倩,但是沒有想到秦昌齡卻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她。

葉曉倩沒有回答秦巖的話,突然趕快鬆開了秦巖的脖子,並且快速向後退了兩步。

她和秦巖雖然有了孩子,但那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有的。

直到現在,她還沒有和秦巖再親熱過。

剛纔突然抱住了秦巖的脖子,葉曉倩有些害羞,不過那是她真情流露。

自從秦巖將她從龍虎山救出來,又將孩子的原魂歸位,葉曉倩就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恐怕都是秦巖的人了。

而且剛纔秦昌齡來了,直接將她當成了孫媳婦。 “嗯!”

葉曉倩抿住嘴脣害羞地說。

應了一聲後,葉曉倩情緒急轉,又從害羞變得患得患失起來。

她現在非常擔心秦巖,生怕秦巖發生不測。

如果是以前,葉曉倩絕對不會這樣,因爲她是一個女強人,在龍虎山天天爾虞我詐、腥風血雨。

但是自從將心交給秦巖之後,葉曉倩突然發現自己做事不再像之前那樣果斷凌厲了,而且心裏面總是想着秦巖,想着肚子裏面的小寶寶。

她發現她變了,變成了小女人。

她經常在問自己,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愛?可以讓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變成一個溫柔賢惠的女人。

“嗯!我準備帶着秦戰和秦夢去!”既然葉曉倩已經知道了,他也就乾脆直說了。

其實秦岩心裏面非常清楚,這件事情無法瞞下去。

他只要離開了秦家,那麼葉曉倩就必然會知道。

“秦巖,這樣做太危險了!我擔心你!”

“危險是危險了一點,不過收穫也會很大!你之前可是龍虎山的大弟子,如果是你的話,你是選擇窩在秦家還是選擇主動出擊?”

葉曉倩想了想。

如果她現在沒有其他感情牽掛,她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主動出擊。

這是她的性格,也符合整件事情的走向。

“怎麼樣?你會怎麼選擇?”秦巖接着問,同時深深地看着葉曉倩的眼睛。

葉曉倩咬住嘴脣說:“當然是主動出擊了!不過……唉!算了!”

她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什麼。

因爲她知道她無法改變事情的走向,而且她即便能改變事情的走向,她經過分析之後,也會鼓勵秦巖這麼去做。

“既然你知道我必須去做,那就不要說其他的了!”

“嗯!你一定要小心!”葉曉倩擡起頭,眼神清澈地看着秦巖。

就在秦巖準備轉過身離開的時候,葉曉倩突然又叫住了秦巖:“秦巖,等一等!”

“怎麼了?”

“你能不能帶我一起去?”葉曉倩明明知道秦巖不會帶她走,但是她準備試一試。

萬一秦巖改變了主意呢!

“你懷着孩子,去了只會變成我的負擔,你明白嗎?更何況,秦戰的實力不亞於你,而秦夢也是一把好手,有他們兩人做我的副手,絕對沒有問題。你就放心吧!”

“這……好吧!”葉曉倩無奈地點了點頭。

“對了,你去看看雪菡吧!”葉曉倩知道秦巖和慕容雪菡的關係,立即建議秦巖去見見慕容雪菡。

其實秦巖從大殿中回來,就是爲了見見葉曉倩、慕容雪菡和李天霸。

如果不是爲了看他們,秦巖就直接去議事大廳了。

秦巖應了一聲,轉過身離開了。

來到慕容雪菡的房間,不等秦巖敲門,慕容雪菡的房門就自動打開了。

秦巖知道這是慕容雪菡在給他開門。

“主人,我想和你一起走!”

秦巖剛剛走進房間,慕容雪菡就用幽怨的口吻對秦巖說。

“你怎麼也知道我要去辦事?”

“我偷聽你和葉曉倩說話了!”

“真調皮!” 誘歡成婚 秦巖無奈地搖了搖頭。

“主人,你能不能帶我一起走?”慕容雪菡飄到秦巖面前,靠在秦巖的懷裏,樣子楚楚可憐。

“太危險了,你現在雖然剛剛晉升成了鬼皇,但是實力還是有些差,你好好修煉,等你的實力高了,我去哪裏都帶着你好不好?”

秦巖一邊說,一邊摸着慕容雪菡的頭。

“主人,你把我裝到小瓷瓶裏面就行!我絕對不出去給你搗亂!”慕容雪菡繼續撒嬌。

她不想留在秦家。

在秦家,她除了和葉曉倩以及李天霸認識外,和其他人都不熟。

更何況她是一個女鬼,秦家人畢竟和秦巖不一樣,他們總覺得鬼的地位要低於他們,所以很多人看到慕容雪菡都會露出輕蔑的神態。

這讓慕容雪菡非常不爽。

如果不是因爲她不想給秦巖惹事,慕容雪菡早就發飆了。

“聽話啊!我不會去太久的!”

“那好吧!”慕容雪菡看到秦巖這麼爲難,她也只能無奈地答應下來。

“你放心,我已經和爺爺說了,讓他幫着好好照顧你,沒有人敢欺負你的!”

秦巖也知道慕容雪菡和李天霸現在在秦家的處境,秦家很多人都將慕容雪菡和李天霸當成下人。

他準備回來之後,在一個正式的場合將慕容雪菡和李天霸的地位提高。

慕容雪菡極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安慰完慕容雪菡,秦巖又去見了一下李天霸。

李天霸屬於沒心沒肺的那一種,他一切都聽秦巖的安排,秦巖讓他留在秦家裏面等,他就在秦家裏面等。

大概十幾分鍾後,秦巖來到了議事大廳。

此刻秦戰和秦夢都已經來了。

他們看到秦巖後立即走上前:“秦巖,你可總算……”

話剛說到一半,秦戰和秦夢突然發現自己對秦巖的稱呼錯了。

現在秦巖已經變成了秦家家主,他們應該稱呼秦巖爲家主纔對,不能再叫名字了。

秦戰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家主,對不起,我剛纔說錯話了。”

秦夢也趕快向秦巖道歉。

“算了,這都是一些小事!以後注意就行!”秦巖擺了擺手,表示無所謂。

在秦巖看來,稱呼都是虛的,一個人對你尊敬不尊敬,不是看他怎麼稱呼你,而是看他在心裏面怎麼對你。

“事情是這樣的……”緊接着,秦巖將他的計劃全部告訴了秦戰和秦夢。

聽完秦巖的話,秦戰和秦夢不由互相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驚訝、敬佩又擔心的表情。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居然能想出這種釜底抽薪的辦法。

“家主,咱們這樣做的確可以起到圍魏救趙的作用,但是風險是不是太大了?只有我們三個人!”秦戰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風險越大回報越高,我就問你們,敢不敢和我一起去?”秦巖一邊說,一邊審視着秦戰和秦夢。

秦戰以爲秦巖說他膽小,當即攥緊拳頭激動地說:“當然敢了!我剛纔只不過是在擔心你!”

“我也沒有問題!”秦夢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問題。 秦戰和秦夢對視了一眼,跟着秦巖離開了議事大廳。

十幾分鍾後,秦巖帶着秦戰兩人來到了山下。

秦戰拿着羅盤看着上面一個個紅點,心有餘悸的對秦巖說:“家主,這可怎麼辦?各大道派在我們秦家四周佈下了天羅地網,我們想下山比登天都難。”

秦巖雖然猜到各大道派會圍困秦家,但是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在秦家的四周佈下了這麼多陣法。

而且每個陣法都緊緊相連,就像在他們秦家四周埋了一圈地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