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等我收拾完後,雯雯把我拉到文莉對面,見青蘭拿出巧克力等零食放在她牀上,說着什麼:“先把肚子吃飽,要是真的去了,也不能當個餓死鬼。餓死鬼死相很難看,皮包骨的,又黑又瘦。”

文莉拿着巧克力往嘴裏放,動作很慢,極爲不捨。

青蘭繼續說道:“你那扣扣多少級了,會員不,我看着號碼挺好的,是八位數,我的都是九位數,你送我成不。”

“不行,我掛了好幾年的,好不容易升到七十級。”

“我跟你換。”

“那怎麼成,你的扣扣才40多級,能比不。”

“我開了年會了,會員三年。”

“那也不成,三年值不了多少錢,我尾數是八,吉利,別人給三千快我都不賣。”

雯雯拉着我坐到文莉的牀上,李清玲躺着也轉過身來,氣氛一下子和諧了。

雯雯碰了碰我的肩膀,我會意,把巧克力打開後遞給她,問道:“你那扣扣有多少個羣啊。我的有三個。咋們宿舍要加一個羣不。”

說道羣,我明顯感到文莉的臉色一變,拒絕道:“不,我不加羣了,在也不加羣了。”

我抓緊問道:“爲什麼呢?”

文莉哭了,哭的很難過:“就是因爲加羣,徐佳瑩害了我。”

青蘭故作兇悍,聲音很大道:“什麼,徐佳瑩害你,你怎麼不早說呢,她那個宿舍的,我把她揪出來,打她一頓。讓她給你賠禮道歉。”

文莉哭的斷斷續續,哽咽抽泣:“沒用的,她也活不成,別去找她的,估計她現在比我還害怕。”

我把紙巾遞給她,給她擦眼淚,溫和的問道:“死的都是異靈社的成員,徐佳瑩也是異靈社呢。你又不是異靈社的,怎麼會有事呢?”

她似被我們一羣人說動,猶豫了下,最後咬着嘴脣告訴我們實情:“我告訴你們把。”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她邊哭邊說着:“一天夜裏,徐佳瑩給我發信息。她叫羣主把我拉進一個羣,是異靈社的羣。羣裏經常半夜在聚會,玩筆仙碟仙,從入學到現在,也沒聽說誰出過事。徐佳瑩說想玩碟仙,八個人還缺一個,想拉攏我一塊玩,我拒絕了。過幾天后,她讓我看直播,有他們異靈社的成員,也就是孫傾他直播通靈,讓我去見識一下,直播平臺裏好幾百人在線觀看呢。”

“我一聽有好幾百人,就動了心,人多也不害怕。我一直好奇他們怎麼招鬼仙的。誰知道我一打開直播進去,畫面黑漆漆的,以爲卡了,想退出直播間重新登錄時,一個巨大男人的臉,臉上全部是血,臉皮一道道的破開,兩隻黑洞洞的眼眶沒有眼珠子,從眼眶裏鑽出幾隻大蛆蟲。他看着我張開嘴就笑,嘴越笑越大,嘴裏全部是血盆,舌頭直直衝屏幕裏面伸出來,我立馬嚇的尖叫,把筆記本給關了。”

我神色很凝重,問道:“後來呢?”

“我關掉後,有個從電腦聲音從電腦裏傳出來,是個男音,陰沉沉的。他說,下一個就是你,你逃不掉的。怎麼辦?我很害怕,其實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才進直播間看一眼。可是他卻不肯放過我。”

青蘭皺着眉頭,問她:“那你每天晚上做的夢?”

說到夢境,文莉好不容易平復的神情又崩潰了。她抱着頭痛苦哀嚎:“我不知道。你們別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青蘭還想問出什麼,我扯了扯她的衣服,示意她適可而止。

青蘭不甘心卻沒辦法。她把我拉到宿舍陽臺上。 透視小漁民 小聲衝我說道:“等她睡着後,我把她的筆記本打開,看看那個羣裏有多少人。查查直播間的地址。”

我從窗戶上往裏面看了一眼,見文莉還在哭鬧,雯雯在哄她。我皺着眉頭說:“看她樣子怕是今天晚上睡不着了。” 青蘭咬牙,從兜裏掏出幾顆藥丸:“我有安眠藥,前段時間看你睡不好,本來是給你買的,看來得給她吃了。”

щщщ● тTk ān● C〇

我一看安眠藥,有些生氣,朝她罵去:“你怎麼能亂給我買安眠藥的,我又不吃。”

“你看你黑眼圈多重,人都瘦了一大圈。好了,今天晚上先讓安穩的她睡把,幸好明天週末沒課。”

青蘭走進去後,我看見她從熱水壺裏倒出水,把安眠藥放進水杯,過程中她的手抖得很厲害。一向膽子大的青蘭,也會緊張。

倒好後,她走到文莉面前,把水杯遞給她。

文莉哭淚了,嗓子也哭啞了,許是口渴,拿起水杯就喝下去。

我把她往牀上扶正,改好被子。沒一會,她睡着了。進入夢鄉,我衝青蘭眨眨眼:“睡了。”

青蘭把文莉的筆記本拿出來,放在桌上,密碼很快被她破解,進了她的扣扣,扣扣上文莉所有羣都被退了,一個都沒有。只有聊天記錄,我坐在青蘭的旁邊,看她翻着和徐佳瑩的聊天記錄。

有徐佳瑩邀她去她們宿舍一起玩碟仙,被文莉拒絕了。還有慫恿徐佳瑩進羣的聊天記錄,青蘭把聊天記錄拉開,上面寫着。

“我們羣裏都是異靈社的,羣主是孫傾,孫傾和李盛煊是一個宿舍的,李盛煊你知道把,鳳子煜沒來學校前,他可是一號校草。還有很多家境不錯的高富帥,全在裏面。”

“你想想,在一個羣裏是不是比在學校裏接觸他們的機會多了很多?四十多個人,有一半是富二代,能不能把握,看你自己的。”

“李盛煊很少在羣裏說話,你可以私密他,他每天都會上扣扣的。”

“你進來把,我和李傾說一下,把你加進來。”

看到這裏,青蘭瞪了文莉一眼,罵道:“不看看自己長的一副什麼樣,還想富二代,泡李盛煊。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呢!”

我很無語,都這時候了,兩人還爲了一個沒見過面的男人爭風吃醋:“趕緊的,快看,一會查查直播間的地上,我發給鳳子煜去看看。”

說到正事,青蘭把聊天框繼續往下拉。

“唐旭在直播平臺直播通靈,你不是膽子小害怕嗎?你去看看練練膽子。”

“沒事,那裏有幾百號人呢,不同領域,不同年齡段的。我把地址發給你。保準你不害怕。”

然而這下面並沒有地址,青蘭翻了幾遍聊天記錄也沒發現,不像是文莉刻意清除的,自從直播間遇鬼之後,她估計在也不想碰電腦。

青蘭只能從瀏覽器記錄上查,瀏覽器記錄好像被人刻意清除,文莉之前的記錄還在,唯獨沒有通靈直播間的記錄。

這……

實在是太過詭異。就算黑客也不能消除掉關機幾天的記錄把。

青蘭也皺眉道:“怎麼會不見呢?”

“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在幹什麼?”雯雯從後面出聲,我和青蘭同時回頭,雯雯踮起腳尖看向我們面前的筆記本。

青蘭迅速把筆記本關上,說道“沒什麼,沒什麼?”

雯雯大概知道我們在翻聊天記錄,一向溫婉柔弱的她迅速把拿走,說道:“你們兩個最好不要管這個事,我奶奶說了,管不得,你們怎麼就是不聽呢?萬一出了事……”

雯雯沒有繼續說下去,我知道她擔心我們,可是還有這麼多人,要是出事了,那異靈羣四十多號人,全部是學校裏大學生。

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悽慘死去,我不忍心。

青蘭也心繫她的男神,想把筆記本奪過來。

凌晨三點,鳳子煜給我打來電話,不管她們兩怎麼吵,我跑到陽臺上去接電話,鳳子煜也還沒睡覺。

接上電話,鳳子煜焦急的跟我說:“小幽,不好了,出事了。”

一聽說出事,我想起“又出什麼事了?”

從戰神歸來開始 “孫傾的宿舍裏剩下的三個,李盛煊,楊勇,許峯,除了李盛煊,其他兩個都死在醫院了。”

我一聽死了,電話差點拿不穩,聲音很震驚:“你說什麼,李勇,許峯都死了,已經死了九個人?”

“是,醫院那邊剛剛傳來的消息,他們病牀旁邊都有監控,家人也在看護,可是在家人陪同下就這麼死了。死狀很悽慘,李勇死時手不見了,眼角泛白,七竅流血。許峯死的更奇怪,像被人活活打死的。全身上下皮膚烏青,臉腫的很大,醫生鑑定,說就是打死的。可他躺在病牀上並沒有人打他。”

說我心裏說不出害怕,我直覺是鬼,很強大的鬼在肆意的屠殺這個學校的學生。

到底出於什麼目的我不知道,我不想每天活在恐懼中,想每個學生都能順利畢業。

鳳子煜聽不到我說的話,他自語道:“半夜三更的說這個幹什麼,對了,你宿舍裏的女生情況怎麼樣?”

我回答說:“青蘭給她喝下安眠藥,安穩的睡了。”

把直播通靈的事和異靈羣的事情告訴他,讓他想辦法查查,或許就是因爲直播通靈的觀衆都會找到毒手。

他答應了,說掛電話就去查,掛電話前,我叫他小心一點。 宅男進化論 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說明天下午接我回家吃飯,今天在醫院看見我媽了,她叫我回家呢。

我掛着電話,雙手撐在陽臺上,漠然的遙望遠方,心裏安慰自己。還好,還有鳳子煜,在這個學校,我不這麼的孤獨害怕了。

“看來,本尊低估了鳳子煜在你心裏的份量。”身旁,冷颼颼的聲音像寒風一樣刮來。寂靜的深夜裏格外的滲人。

我霎間轉過頭,看見君無邪在我陽臺上方懸空而立。

他目光幽深,蒼白的臉,血紅的薄脣,在黑夜裏更顯的詭異。斜長鳳眸,像盛着兩個冰垛子,冷冷的射來。

背後黑色披風隨風漾起,披風和墨袍相連的右肩上,是巨大金色琉璃骷髏頭,兩隻黑洞洞眼眶對着我,凶神惡煞的。

君無邪飄下來,一步步的朝我走來。

我後怕的往後退了幾步,靠在陽臺牆上。雙手抵着牆面,後面已經無路可退。

君無邪站在我的面前,薄脣輕抿,右手抵着牆面,左手輕佻我的下巴,迫使一米六五的我,對上一米八以上的他。

他聲音低沉,帶着威脅:“本尊有說過,你和鳳子煜來往,本尊會責罰你。”

我很冤枉,更是憋屈。

這個學校裏我只認識三個人,鳳子煜,雯雯,青蘭。不跟他們來往我還能跟誰來往。

學校每日籠罩着恐怖的氣息下,我還能和誰說話。

君無邪管的太多了,逆反心理下,我毫不示弱的回瞪他:“你憑什麼管我。”

他幽暗的眸色如墨般沉冷,不說話,直直的看着我,強大的壓力下,那種感覺讓人窒息。

他用力的掐住我的下巴,手指冰冷冷的觸感傳來,很冷,也很疼。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我鼓着氣,伸出手,想極力推開他掐住我下巴的冰鉗子。

可是紋絲不動,我急了,眼淚一下都流出來了。 見我哭了,他慌忙的把手放開。修長冰冷的手擦拭我臉色的淚珠,把我樓進懷裏。

見我眼淚不停,更慌亂的擦拭我的淚珠。跟我道歉:“對不起阿幽,是我不好,弄疼你了,別哭。”

我擡頭看着他,眼睛裏的淚水越來越多。對於他有害怕,也有依賴,我不知道是什麼心理。

每當遇到危險時,他總會及時的感到幫我,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我又很害怕他是一隻鬼。鬼,我打心裏排斥和恐懼。

這種矛盾的感情,讓我很糾結。

他見我還是流淚,細細吻我的淚珠,細聲安慰我:“別哭,以後在也不這樣了,娘子,爲夫錯了。”

我一下子哭出聲來,連日裏委屈,悲憤,同學對我的欺負和打壓,進學校裏的孤獨,所有情緒都爆發出來,像開了閘的洪水。

鼻涕眼淚全部抹在他冰冷的黑色袍子上,哭的撕心裂肺,我從小到大還沒哭的這麼慘烈過。

君無邪慌了,他一下不知如何安慰我,一邊幫我抹眼淚,一邊哄着我,到最後實在沒辦法了。

他氣呼呼的憋屈道:“本尊允許你和鳳子煜說話,但是你們不能在一起。”

我停止哭泣,眼眶紅紅的,臉上掛着淚珠,擡頭看他,發現他眼中一抹無奈,一閃即逝。我衝他問道:“你不生氣了?”

經過幾番接觸,我覺得君無邪這人傲嬌,自大,佔有慾特別強。什麼事只有我聽從他的份,他讓步幾乎不可能。

我沒想到一哭鼻子就使他讓步。

他無奈的看着我,聲音暗藏少有的溫柔:“只要你不哭了,比什麼都好。”

我破涕爲笑,想到連日裏發生在學校的事情,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繼續死去,他是鬼王,一定有辦法阻止。我不想在看到有人死了。

他聽了我的訴求,把我放開,眉頭皺成川字,不說答應也不拒絕,在陽臺上徘徊了幾步,身材頃長,墨色披風左右隨風飛揚。

最後他對我說道:“其實,今日醫院裏的三人都會死,本尊遲了一步,只能救下那個叫李盛煊的人,讓他給逃了。”

聽到君無邪這麼一說,我鬆懈一口氣,只要他能出手,我知道事情一定有轉機。

接着,君無邪繼續說道:“怨鬼索命,他的冤情比陳小美更爲悲屈。如果你知道他的死因,或許就不會如此怨恨他。”

鬼魂或許有什麼難言之隱,可是他殺了這麼多人,都是活生生的人,我怎麼忍心。

走上前,我抓住君無邪冰冷的手臂,目光對上他,問道:“你說的那個他是誰?”

“小諾,兩年前的一個學生。明日,你徹查他,找到他埋屍地,這件事就能結束,找不到埋屍體爲夫也只能在他手上搶下人,陽間不如冥界,本尊行動會受很大限制。”

他說道這裏,我想起來昨天他衣服上的血跡,伸手觸碰他身後黑袍,沒有血跡,我不放心,問道:“昨天你身上的血跡那裏來的。”

君無邪眼睛驟然瑩亮,眼睛裏閃爍這璀璨離迷星辰,問着我:“娘子,你在關心爲夫?”

我脖子一縮,臉熱熱的:“我只是隨便問問。”

他聽到我的話,眼神黯淡下來,毫無神彩:“娘子,原來是爲夫自作多情了。”

見他這麼沮喪,我又有些擔心,他是鬼王,陰間應該他最大,怎麼可能受傷呢。

我不死心的問道:“你昨天到底怎麼受傷的。”

他衝我笑了笑,沒告訴我。

一手把我抱起來往一處地方飛去,那速度太快,我嚇得摟緊他的脖子,唯恐從深夜高空掉下去。

他很喜歡作弄我的感覺,看見我緊緊抱着他,嘴角瀰漫笑容,似極大滿足他的自尊心。

他速度很快,風呼呼的在刮在臉上。我雙腿攀在他的腰肢上,雙手摟着他的脖子,唯恐掉下去。

君無邪抱着我在醫院的走廊上落下,深夜三點,走廊上密密麻麻的人,有大人,小孩,老人,穿着病號服,兩眼黯淡無神,沒有焦距,在走廊上徘徊。

見如此詭異場景,我納悶道:“半夜三更,怎麼還有人不睡覺在走廊上瞎逛的呢。”

聽見我的話,君無邪薄脣勾起淺笑,並不作答。

我和君無邪踏上走廊,病人們轉過頭看見我們,表情驚恐,全部人朝我們下跪。

君無邪冷冷道:“滾……”

所有人一鬨而散,像白霧一樣消逝在走廊。

我頓時惶恐不已,手止不住的顫抖,面露驚愕,這,這……

這些人都是鬼?都是鬼魂?我居然能看見鬼魂了。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天啊——

君無邪見我臉色不好,冰冷的大手牽着我的小手。說道:“爲夫在你身邊,你什麼都不要怕,任何陰靈對你構不成威脅。”

我拉着他的手更緊了,走廊上到處充斥着濃郁的藥水味。

半夜醫院的氣溫特別陰冷,那種陰冷從肌膚滲入骨髓,刺骨的寒意襲來,我摸了摸短袖下的手臂,打了個哆嗦。

走廊上雖有燈光,光線很昏暗。我媽媽就在這家醫院當護士,幸好是上白班,要不然晚上我都不敢來找她。

長長的走廊,看不見盡頭。不見君無邪進任何一間房,不知道他要帶我去那裏。

我問君無邪道:“我們去那裏?”

君無邪似感受到我很冷,把身上黑色披風接下來,披在我身上幫我束好流蘇。他說:“重症病房都有監控,我想看看沒趕來之前那兩個同學是如何被殺死的,能否尋到那惡靈的蛛絲馬跡。”

君無邪說親自查這件事,我心裏很高興,他很強大,一定能阻止事情發展。

我問他:“陽間的鬼怪不歸你管把?”

君無邪拉着我的柔荑,握在手心,儘量不讓手心冰冷:“陽間的一切不歸爲夫管,不過在陽間作惡的惡靈厲鬼,會由陽間的陰陽師道士收了。”

“那他們的下場是?”

“魂飛魄散,爲鬼時他們害死過無辜的人,陰間是不會收他們的,即便到了陰間也只能下十八層地獄。爲此,他們只能在陽間遊蕩,不能受日光照射,不能去陽氣極重的地方,諸多很多限制,除非魂魄很強大。吞併其他陰靈,否者弱懦的生活黑暗陰影下。”

說着,君無邪拉着我的手停下,指着一扇門說道:“到了,這裏是五樓精神科監控中心。”

我從外面朝裏面瞧去,裏面還有兩個穿警服的人值班:“還有人,我們怎麼進去?”

君無邪並不回答我,拉着我的手把門推開,咔嚓一聲,繁瑣的門被他打開。我們推門而入。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裏面兩個保安在瞌睡,我們一進去,人滾到地上,繼續呼呼大睡。

君無邪坐在監控前,調監控,倒回時間,一間間的查。

我站在他身後看着他的背影,墨發像瀑布一樣披散腰間,頭戴墨玉發冠。墨色跑上紋繡金龍,金龍腳踩浮雲,從左肩一直延伸到下襬處,金龍兩隻眼睛栩栩如生。 如此古風裝扮下,他卻在監控查電腦前,讓我有強烈的穿越既視感。

嚥了咽口水,走到他身體一側的椅子坐下,看着他精緻的側顏,完美到極致,修長節骨分明的手指操作的很熟練。動作比我還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