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最近想要提升實力,只能靠海量的神源了,太長時間沒有回去,每個月的十萬神源也不知道積攢了多少,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因爲他基本只是掛了一個名而已。

只是沒想到,在公會這邊,剛一進門就碰見了熟人。

魏雨有些發愣的看着蘇言,滿臉的不可置信,他,他不是被帝姬大人帶回到自家去了嗎,還嚴令任何人找他,怎麼又回到這裏了?

蘇言也沒想到,魏雨會第二次出現在這裏,上一次自己被一幫老傢伙打暈帶回去給囚禁起來,教這妮子,如果不是妍妃趕來,自己以讓她見自己兒子無垢的誘惑,還出不來呢。

你不待在自己第三州里,又跑真界這邊幹什麼?還又是盤龍公會,上一次她可是和血蠻來的,這次又是誰?

很快,他就看到了前來陪同的人,正是她的師父烏誠烏大師,一名可以提煉出一代古神精血的頂級妖靈師,此刻他正在被一幫妖靈師的簇擁下走出,邊走似乎還在談論着什麼。

應該算是學術交流吧。

“蘇言,你回來了?”見到門外有些發愣的蘇言,會長炎熠等人驚喜的和他打着招呼,原本說着話的烏師在見到蘇言時,也是一愣,怎麼回事?他又什麼時候溜出來了?

上一次提親被拒絕,還以爲被妍妃關了禁閉了,怎麼會在這裏?

“蘇言,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烏大師,他的提煉手法充滿了古老和神奇,讓我們大開眼界,你要是多學習一點,說不定很有可能有所收穫,獨自提煉出三代精血都是有可能的。”炎熠笑着道。

他們還不知道,蘇言已經可以獨自提煉二代精血了呢,畢竟當初考覈的時候,也只是提煉出了四代精血,最後魏雨和血蠻來要求提煉精血,雖是二代,但是是諸多妖靈師一起努力分解提煉的結果。

“不好意思啊烏師,這位也是我們工會的,他叫蘇言,我們當時……”

“我認識他,這是個不得了的小傢伙!”烏師打斷了炎熠的介紹,充滿了惡趣味的看向正在走近蘇言的徒弟魏雨。

“我已經是頂級妖靈師了,上個月單獨提煉出了四代精血,”魏雨很認真的對着蘇言道。

蘇言一陣驚訝,這纔是真正的天才,不像自己,只是開了掛而已。

“恭喜你啊,繼續加油!”蘇言臉上露着笑容,真心祝福道。

沒想到魏雨竟然點點頭,然後揚起頭:“不過,我可能追不上你了,沒時間了。”

蘇言臉皮一抽,辛虧旁邊沒其他人,否則,你這句話有歧義,很容易讓人多想的。

“你和烏師來這裏是?”蘇言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找話題聊,只好向着正在看自己的烏師含笑點點頭。

“下訂單,買丹藥、精血、武器等等諸多東西,我熟悉這裏,所以和師尊先行來了這裏,其他人都在不同地方。”魏雨認真道。

蘇言臉色一變,這是要幹什麼,難道古神一族準備和真界這邊開戰了?

“是要,發起戰爭了嗎?”蘇言壓低聲音道。

魏雨驚訝的看着蘇言,你身爲帝姬的家人應該知道啊,本來她和老師來仙族真界這邊尋找更上一層樓機緣的,都來了快半個月了,只是在一週前,老師接到了族內的消息,很震驚,這才放棄了學習,抓緊時間購買各種所需之物的。

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嗯,那你呢?返回這邊是幹什麼?”

“這個,我,我有點私事,那個,你先忙哈,”蘇言說完,就逃也似的離開了,真是多事之秋啊,自己時間緊迫,古神一族怎麼也不安分了,這是準備一場大作戰的準備啊。

難道是他們的十八尊魔靈丟失,一直找不到,懷疑是仙族之人,爲了防止他們進一步研究魔靈,準備開戰?

就像第一次丟失了魔靈厄蒼,讓的搖光真界淪陷一般,而他們大規模的隱藏身份到真界這邊採集物資,然後敵對真界?

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嘛!

可這也說不通啊,古神一族的人數已經很少了,又曾經被十大真界聯手偷襲的差點出現斷層,五次先民的投放又是五十萬古神的犧牲獻祭,能剩下多少。

古神的十三州,他去了第九州和第三州,但也能估摸個大概,頂多算的上仙族某一個真界的一個位面而已。

就算強者衆多,那也雙拳難敵四手啊,更何況,還失去了十八尊魔靈。

古神一族是瘋了嗎? 對於倉促離開的蘇言,魏雨什麼也沒說,只是看向烏師,烏師也是點點頭,並未詢問蘇言爲什麼會再次出現在這裏,既然帝姬都承認了,就不該懷疑,或者他在這裏有別的什麼事呢。

古神一族有兩位守護者,一位一直隱居在陵園聖地那邊,另一位則已身死,一直飄蕩在星空,按照那位所說,是有自己的任務,在找尋某種東西。

說到他,已經好些日子沒有他的蹤跡了。

只是在星空突然的震盪後,陵園僅存的那位清醒守護者突然下達瞭如此的命令,這個命令對於萬年下來的新人來說,是沒什麼概念的,但對於從第二次遠征活着回來的老人來說,卻是刻骨銘心。

那一次,族內集結了七成的精銳遠征裂口處,留下了婦孺老人留守,在裂口處,在兩位守護者和天外天大人的帶領下,他們勝利了,但只剩下了不到半成的殘軍回來。

那一次的遠征,讓的天外天大人解體,一位守護者戰死,另一位重傷垂危,加上數千萬戰士出行,歸來不到百萬人,可以說是慘勝了。

可就算這樣,等他們回到家時,沒有人夾道歡迎,只剩下遍地的殘屍和倒塌的殿宇,火焰、慘叫。

因爲家已經被十大真界聯合偷襲了一次,唯一的無垢之師死了,四大殺神僅存饒青一位,年輕一輩幾乎全滅,所有的資源也被一搶而空。

仇人他們是知道的,可已無力去反擊,看着身後那被天外天大人臨死前封印的五位先民,默默的帶着僅存的族人前往了星空更深處,將之前大量的地盤拱手相讓。 強勢纏綿:總裁大人,你輕點! 選擇了蟄伏。

隨着當初第一個道晨真界突然在外融合進來後,他們是歡迎的,並且幫助過他們成長,只是沒想到,還有第二個真界,冥皇真界同樣被幫助過。

隨着時間推移,第三個,第四個乃至第十個相繼進來後,他們飛快的成長着,野心也是滋養的極快,人數更是快速的超過了他們。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們慢慢因爲一些資源開始了戰爭,或許是手下的一些摩擦吧,或許是他們漸漸發現了妖靈師這一行業的妙用,或許是自己古神一族的血液能讓他們成長吧,翻臉其實挺快,只是一個轉瞬。

當初第二次遠征還邀請過他們,並告知了,一旦裂口崩開,誰都沒好日子過,星空,很危險的。

但是,真界那邊在遠征之前,無一人響應,他們只好帶着大部隊浩浩蕩蕩的前進了,因爲天外天大人和兩位守護者是一直守護在那裏的,外界沒人知道他們的。

但誰也沒想到,十大真界會無恥到如此的程度,爲了更多的資源以及取的妖靈師的法門,他們竟然會聯手將古神一族滅殺的出現了年齡斷層,讓的他們延續到今天,才勉強恢復了一點元氣。

這也是爲什麼像魏雨滄媚她們這些年輕一輩受到老一輩疼愛的原因,甚至於不管幹什麼,都有強者守護。

因爲不容易,他們是古神一族真正的年輕血液。

所以,他們仇恨真界,在第二次遠征,從裂口強行突破進來的五位先民封印不住後,他們一個個的放到了其他真界。

因爲對於古神一族而言,他們沒有力量第二次封印的,天外天大人死了,一位守護者只剩下肉身滿星空遊蕩,另一位重傷昏迷,慢慢在恢復。

面對第一位先民的躁動,面對外界還在捕捉他們古神族人的真界之人,他們不可能在勞煩那位重傷的守護者再次施加力量去封印,也封印不住,就算封印住這一位,可還有四位呢。

他們選擇了讓這羣當年不聽勸告的真界人嚐嚐他們一直所征戰之人的厲害和苦果。

但是,投放需要獻祭,至少十萬古神的生命,爲了保存火種,當年那些重傷,苟延殘喘的老人選擇了犧牲,那些家人被偷襲致死,沒了活着希望的老人們自願獻祭。

因爲你不投放,率先爆發的就是古神一族。

第一次,他們選擇了九黎真界,因爲這畢竟是一次嘗試,而且路線也是極佳,不容易被發現,在確定了他們的仙帝也在真界內,所有的力量都在時,他們開始了計劃。

很順利,是大祭師哭着帶着十萬古神的屍體回來的,這些人曾經跟着他們經歷過第二次遠征,幸運的活着回來了,可所看到的是他們生不如死的一幕,所以,這些‘辛運兒’再次選擇了自己價值的體現。

誰也沒有發現,九黎到底發生了什麼,只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第二個先民開始了封印鬆動,守護者還在沉睡,看着又一批走出來的老人,大祭師低下了頭。

五位先民的投放,五大真界的淪陷,五十萬古神的獻祭,真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麼。

但是他們無悔,如果不是三位大人,他們早就死了,懵懵懂懂的死了吧。

那一年,天外天大人和兩位守護者打破星空而來,開始了封印裂口,沒讓先民突破,但是被十二個魔靈逃了進來。

他們古神一族是真正的土著,三位大人傳授他們修煉法門,用了五萬餘年飛速的成長,人口更是暴增,並且天外天大人更是抓捕回來十二尊魔靈,操控他們得到更多的資源。

只不過在第二遠征時,裂口差點沒封印住,那麼多族人死亡,天外天大人更是用生命封印住了五個強行進來大殺四方的先民,兩位守護者大人獻祭生命加固裂口處的十八根柱子。

結果是一位死亡,一位重傷,卻又被逃進來六尊魔靈。

而這次,守護者大人時隔這麼久,繼第二次遠征後,終於是醒了過來,但是沒想到,卻發出如此的號召。

傾族之戰啊,是所有古神一族,男女老少一起的生死之戰。

是啊,第一次三位大人聯手,只讓十二魔靈逃了進來,第二次,千萬古神族人加上三位大人,讓的五位先民進來,大人們更是死傷成那樣。

而這次,只剩下一位守護者大人,人口遠遠不足第二次遠征的古神一族,還有三位即將甦醒的先民,可以說,是內外夾擊了。

毒奶影帝的相親人生 就算傾族又如何,很有可能這片星空,再無古神。

但是,他們還是想試試,總要搏一搏的,至於告知真界,還是算了吧,他們的仇恨是化解不了的,當他們全都犧牲後,你們慢慢迎接狂風暴雨吧,想必,會很精彩的。 魏雨和烏師離開了,似乎是去其他公會下訂單了,聽說他們身上攜帶的神源足夠多,蘇言看了看會長炎熠遞過來的訂單,光是在盤龍公會下的精血,就有數千滴精血,最少的都是五代,高等級的爲二代。

會長希望蘇言也能幫着參與一下,也算熟悉技術,蘇言卻拒絕了。

他的時間很寶貴,而且,你根本不知道未來將會發生什麼,剛纔下訂單的可是古神一族的人啊。

但是他不能說,就算相信了,少了盤龍公會這點精血,基本無關痛癢,難不成要跑遍整個昊天真界所有位面的所有公會嗎。

除了妖靈師的,還有煉丹師協會,武器閣等等諸多,道晨、冥皇四大真界同樣如此,人只有他一個。

目前,只有提升實力,才能在未來的大勢下,增加一些活命的機會。

只說自己有事,然後帶着自己的百萬供奉選擇了閉關,炎熠等人有些可惜,但卻並未強迫,然後號召在外的所有妖靈師迴歸,共同完成這般大的訂單。

吸納神源的過程很緩慢,尤其是如此海量的神源,但勝在穩步推進,在盤龍島自己的獨棟小別墅閉關期間,外界,正發生着翻天覆地的變化。

各地的公會突然需要大量的資源,無論是古神獸,珍惜藥材,還是礦石,陣法材料等等,都讓的許多人再次進入了星空,畢竟懸賞可是非常豐厚的。

之前因爲十八尊魔靈和那黑色鐵鏈出沒的事,讓的許多人止步星空,如今再次活躍了起來,這個誰也止不住。

而且,那黑色鐵鏈已經增加五百多根,遊走在五大真界,不,此刻應該算是七個真界的勢力範圍了,搶奪着一切生命的本源。

五位仙帝只好放棄,選擇了待在九黎外面,因爲它們會迴歸,在那個時候再進行捕殺,好過東奔西走強。

這樣的方法確實實用,但總有一些以刁鑽的姿勢返回九黎,當然,只是少部分,絕大部分還是遏制了,大大減緩了九黎那位先民恢復和甦醒的時間。

五個月,這次蘇言在盤龍公會待了五個月,在這五個月的時間,他一邊修煉,一邊去理清所有的事情,修爲更是直接突破天仙境,達到了仙君中期,仙君之上,便是仙王,仙皇乃至仙帝。

蘇言覺得,這纔算是真正有了自保能力,雖說差了很多,但比起絕大部分人來說,已經很好了。

有的人修煉到仙君,最少都需要數千年乃至萬年,他才用了多久,就達到了很多人一輩子都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步。

系統隨着在板橋的兩次升級後,就再也沒了動作,這次也沒什麼大禮包,不過,蘇言都無所謂了,在清醒過後,神識凝聚,迴歸地球看了看海清小夏他們,陪了她們一個月。

至於熊大四人,算是徹底廢了,如今竟然成了職業遊戲的玩家,被公司給培養着,尤其是古翎,好端端的一個年輕俊傑,愣是被蘇言給廢了,但只要大家過的開心就好,總比在星空獨自一人面對危險要好得多。

蘇言離開了,三女什麼都沒說,她們能感覺到,蘇言的壓力很大,也非常的忙,與之前混吃等死的性格完全不一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時候,就是默默的支持他,而不是出去給他增添不必要的麻煩。

第九號位面,隨着轟隆一聲巨響,空曠的地表上,多出了一個火焰宗門,凌鈺等人一臉的家驚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至看見了蘇言踏空而來。

“怎麼回事?”凌鈺攜帶着諸多長老以及安盈盈段清風等人,直接看向蘇言。

“沒事的師父,這樣我才能安心,但是,你們可不許欺負別人啊,這片世界,估計你們任何一個長老都能滅掉一個宗門,”蘇言笑嘻嘻道,然後拉着凌鈺在一旁說了許久的話,凌鈺看着蘇言,最後化爲一聲長嘆。

是的,蘇言並未剝離昊天真界這個位面,而是以仙君的修爲,將火神門挪移進入了體內魔方九號的位面,也就是之前的那片世界。

這是他之前規劃好的部分,至於其他人,還是算了吧,萬一古神一族和真界這邊開戰,他也不好自處。

然後,接下來他要去一個地方,這個是他不久前才猛然想起來的,沒有去和老師曹瑛封玄奕等人打招呼,直接去了遠古戰場。

他記得當初看見那位被無生復活的叫馮臻的逍遙上仙,當初是守護天庭古道的,從天上拼命而下,被黑色鐵鏈斬成了兩段,一段被捲了回去,另一截落下凡間,成了墜仙之地,只不過當初將一個迷你的紫色棺槨扔了下來,後來被他所得。

最後在遠古戰場,幫着無生將蝶舞的眼淚放入不老泉乳中,一同放入的,還有那紫色小棺槨。

當時墨凡塵和青雉在不老泉乳收取諸多棺槨時,似乎並未見到那小棺槨,或許是因爲情況緊急,並未在意到,畢竟只有巴掌大小。

如今整個九號位面在他體內,可以慢慢去查探了。

隨着進入之前不老泉乳的地方,蘇言很快一怔,因爲在那片廢棄的土地上,正背對着他站着一個女子,蘇言很熟悉,又往前走了幾步,這纔看清女子的真實相貌。

“蝶舞姑娘?”

是的,正是蝶舞,無生傾盡一生想要復活的女子,甚至分裂成兩個,一個尋找不老泉乳,不惜和大周皇族的老皇主去戰,只爲了搶奪他的噬心蠱,因爲傳言,噬心蠱體內有不老泉乳。

王姬不容易 另一個則一心尋找成仙之路,成了仙后,則也有可能復活蝶舞,這也是此刻在外界那位無生的由來。

最後還是自己帶着眼淚到了不老泉乳放了下去,那次在墜仙之地,他是親眼看着蝶舞從中走出,無生所化的血衣侯宗主並未阻攔,至此,無牽無掛,徹底展開了屬於他的道路,犧牲所有血衣侯甚至那位逍遙上仙,只爲了驗證成仙是否可行。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會在這裏,很快,他的目光就是一凝,因爲她的手裏,正攥着那枚紫色的小棺槨。

蝶舞緩緩轉過身來,看着蘇言:“又見面了!”

“你,認識我?”蘇言心裏一驚。 蝶舞頓時笑了,像個調皮的小姑娘:“不是你將我放入不老泉乳裏面的嗎?”

蘇言頓時一怔,不知道該如何去說:“想不到你還記得。”

“救命之恩怎能忘卻,你,是來找這個的嗎?”蝶舞擡起手裏的紫色小棺槨遞給蘇言。

蘇言則是看着棺槨,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看着蝶舞。

蝶舞頓時嘻嘻一笑:“看來被你發現了呢,不虧是仙君的層次,重新認識一下,我叫黎露,是九黎真界仙帝黎無極的女兒,唯一的女兒哦!”

‘蝶舞’一副小孩子的樣子,讓的蘇言不着痕跡的退後了一步。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吧,真正的蝶舞沒事的,你們那天來的時候,我也是服了,那麼多棺槨能帶出去,愣是看不見我,把我埋在淤泥了,也怪我那時還未徹底甦醒,只好去感應同在一個井裏待過的蝶舞姐姐了,那麼,你這次是來帶我出去的嗎?”暫時取代蝶舞的黎露往前走了一步,蘇言退後了一下。

“外面局勢不是很好,”蘇言只好道。

“沒關係的,我父皇臨死前,可是將體內六成的功力都留給了我,最多三年,我可到達準帝的修爲,再兇險,保命應該足了,而且,我若恢復不過來,那這個蝶舞姐姐的身子就暫時無法歸還了呢,你說對吧,”黎露嘻嘻一笑,然後收了棺槨,那裏面可是她的肉身。

蘇言不知道,當年的她是如何被人帶下來的,原本只是隨便來看看的,沒想到……

真是種什麼因,結什麼果了,不過這樣也好,最起碼對九黎僅存的力量,有了一番保障和精神支柱。

“可以,還望你迴歸後能讓蝶舞姑娘完好,畢竟他是當年我的一位前輩的知己,”蘇言算是答應了。

黎露頓時高興了:“那當然啦,不過話說回來,我感應到她時,她已經做好了自殺的準備,此刻通過她的記憶我也看見了,她的夫婿應該已經死了上千年了吧,復活她又讓她獨處這個世界,孤單一人,算是很殘忍吧。”

蘇言聞聽,回想起黑龍寶鏡中,無生最後一絲的念頭消亡時的留戀,嘆了一口氣,確實很自私,但是也理解,只要對方過得好,一切就值得。

至於外界那位只剩下一往無前追求仙路的無生,估計算是執念了吧。

“走吧,我帶你離開,正好,我還有點事需要去一趟赤火和蠻神兩大真界,”既然是當年自己將她置於不老泉乳中,今日又帶着復活後的她離開,算是了卻了這一樁因緣吧。

隨着蘇言走出盤龍公會,身邊跟着一個滿臉好奇,正嘰嘰喳喳詢問他的黎露時,剛好碰見前來領東西的魏雨和烏師。

感受着蘇言身上不同尋常的氣息,烏師眼睛頓時一眯,這才幾個月不見,這小子直接達到了神君境界,簡直不可思議。

“兩個古神?如今仙族和神族和好如初了嗎?”黎露在見到兩人時,竟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作爲曾經九黎仙帝的女兒,見識非凡,如今哪怕沒甦醒,但還是能通過特殊的方法認出來的,只是在盤龍島上,會長他們都是第三步的修爲,發現不了。

聽聞蘇言旁邊這個小女孩一語道破兩人的身份,烏師頓時眼睛一眯,蘇言嚇了一大跳,一把捂住黎露的嘴就往前跑去:“誤會誤會,前輩放心,她什麼都不知道,也什麼都沒說。”

我的姑奶奶,這可是一位神皇啊,你找死啊,你要是修爲恢復了怎麼着都行,現在只是一個第二步的涅槃境,人家光氣勢就能壓死你。

剛走了兩步,黎露就掙脫蘇言的手,呸呸幾下,讓的蘇言滿臉發黑。

“瞧你那膽子,慫成這樣,跟我說說吧,現在是什麼局勢了?”黎露一副上位者的樣子質問蘇言。

蘇言直接給了她一個白眼,找了一艘星空艦船,帶着她前往赤火真界,正好去看看火龍雀如今恢復的怎麼樣了,另外,將他交給雷蛇和魔音山這兩個人,任憑他折騰去。

不久後,趕到赤火真界的外圍,再次被那祁石仙王攔住了自己,隨着九黎真界虯龍軍的人出來,黎露頓時眼睛瞪的老大。

“不會吧,我們連赤火真界都給征服了?怎麼辦到的,你們團長雷蛇呢,也在這裏嗎?”黎露大驚小怪道。

這一路上,對於後面所發生的人任何事,蘇言隻字未提,等着兩位先皇解釋去吧。

聽旁邊這個女的如此說話,祁石頓時就生氣了:“是合作,合作懂嗎丫頭,說話注意點,這次又來幹嘛?”祁石一臉的不爽。

蘇言苦笑搖搖頭:“你別建議,她只是腦子有問題,你們的團長在嗎?”

“回稟蘇大人,在的,我帶你們去吧,”一位虯龍軍的天仙走了出來,他能感覺到,蘇言相比上一次,給他的威壓更加的大了,而且團長曾經也吩咐過,在九黎僅存的歷練中,除了五爲先皇團長外,蘇言就是第六把手。

“麻煩你了!”蘇言感謝,倒是黎露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我說,你再這樣侮辱我,小心日後我報復你呀,怎麼說,我也是公主。”

男人三十 “等你什麼時候恢復過來了再說吧,”蘇言一陣無語,然後跟着那位天仙二入,黎露氣的直跺腳,也只好悻悻然的跟了進去。

雷蛇和魔音山以及墨凡塵聽聞蘇言又來了,很快就發下手頭上的工作趕了過來,還沒等發話,一旁的黎露在見到兩人時,眼淚瞬間就下來了。

“雷叔叔,魔叔叔,你們都好着,你們都好着,嗚嗚~~”黎露直接撲了過去,抱着兩人就是哭,讓的兩位仙皇有些發愣,咋回事?這誰家的姑娘啊?

他們將求救的目光看向蘇言,蘇言只是點了點頭,便招呼墨凡塵出來,兩人一路向着火龍雀閉關的地方而去。

“那是誰啊,你小子是不是又沾花惹草了?”墨凡塵沒好氣道。

“可別,那樣的草我可不敢碰,她說她叫黎露,仙帝的女兒,當初就在不老泉乳下面,你和青雉前輩帶衆人離開的時候,把她遺忘了,可生氣了,怎麼不走了?”蘇言停下腳步,一臉壞笑的看着膛目結舌在原地的墨凡塵打趣道。

“你,你說的是真的?”

“假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