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胖子雖然造型十分暴戾威猛,助跑躍起後,單手揮起菜刀桃木劍,向着蜷縮在角落的餓鬼砍去。騰起的那一刻胖子在空中的樣子如同天將下凡一般,威風凌凌,伴着肚子上層巒疊嶂的“神膘”蕩起的漣漪,在快接近屋頂角落裏的餓鬼時,可能因爲體重導致重力加大的緣故,便開始降落,雖然很明顯的看到胖子一縮一長的想要再升的高點,但明顯沒有效果,但動作十分搞笑。

估摸着那針咽餓鬼還未曾從剛剛那一把火中緩過來,感覺十分呆滯,鐵衣的青銅承影爆射着一道青光刺進了那餓鬼的右眼,而只見此刻的逼於無奈的胖子,抱着砍到哪裏算哪裏的氣勢,一劍出手,結果砍空了,失去平衡後跌落在地上。

看着胖子摔成狗吃屎的造型,讓我笑的差點崩潰過去。雖然我努力的在憋着忍着,但實在是到了極致,估計這胖子也是自知理虧,也可能是嘴巴貼在地上,反正是一句話都沒有辯解,

隨着一聲刺穿耳膜一般的咆哮聲,鐵衣也落了下來,那針咽餓鬼被鐵衣刺穿的右眼冒出滾滾黑煙,伴着濃烈的腥臭味,讓整個房間像是一個腐肉罐頭。

那畫面十分之壯觀血腥,無奈六子看不到,正在我扼腕嘆息的時候。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剛想到六子,就見這小子推門進來了,左手一個饅頭,右手一隻雞腿,剛返身關了門,看見眼前的一幕,大師兄霸氣的造型,饅頭掉了,雞腿也掉了,大張着嘴看着倒栽蔥的李振,和手持青銅承影的鐵衣。

這一下胖子摔的着實不輕,不過鐵衣這一劍下去確實重創了那玩意兒。

從那針咽餓鬼癲狂而劇烈的撞擊着屋頂的牆壁便能窺見一二,只見從餓鬼右眼傷口處,冒出了很多密密麻麻青筋一般的東西,像是像是青黑色的蚯蚓一般,泛着油膩膩的光澤,場面十分驚駭。

那玩意越來越多,撒過農藥一般噴薄而出,如同黑色的水流一般在房間蔓延開來。我眼瞅着胖子依舊以頭貼地屁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胖子巋然而動,向着我的方向手腳並用,連滾帶爬,堪堪躲過了這爆菊一擊。然而,黑筋卻越來越多,很快就將我們三人包裹了個嚴實,瞬間儼然如同糉子一般。隨着這黑筋一般的玩意,加持在我身上,我不論怎樣掙扎都沒有效果,越動越緊,我心想,“這下完了,壯士未捷身先死!”照這節奏,那隻餓鬼定是想要將我們勒裂成一塊一塊,堪比五馬分屍的狠毒呀!

這力道,整個祭臺都被黑筋擊碎了,讓我看的觸目驚心。

誰知,這餓鬼竟然用用黑筋裹着我們三人在房間甩來甩去,一種堪比坐在超級過山車的快感,讓我們開始瘋狂的大呼小叫,誰成想纔剛剛嗨了幾分鐘,便被重重摔在牆上、地上,摔的我七葷八素、鼻青臉腫,而胖子則憑藉他那豐厚的神膘,緩解了巨大的衝力,貌似還沒什麼大礙。

因爲其中一根黑筋牢牢的繞住了我的嘴,我只能叫而不能言,嘴裏一股子腥臭味。這時候,我才發現,六子實在太有才華了,那貨竟然能在這麼危急的環境下昏了過去。

隨行所欲,想暈就暈,在這個時候能昏迷是多麼幸運之事,我在被摔着即將貼近牆壁的時候,爲了能夠保證也及時昏迷過去,我調整了下角度,以頭先觸及牆的頭球擺渡造型,結果轟的一聲,這木質的牆壁被我撞出了一個大洞,而腦袋則不偏不倚的破木而出,脖子卡在其中,我淚如雨下,麻痹的,太坑爹了!!!點背不能怨政府,命苦不能恨父母呀。

見我如此悲壯的形象,那餓鬼竟然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於是我就處在了前有木牆卡頭,後有黑筋狠拉的境地,如同被分屍一般,按照這個趨勢,我的身高被拉長是肯定的了,我是該謝謝它,謝謝它還是謝謝它?

在我自己的努力和黑筋拉扯的合力下我終於收回了卡在外面的腦袋,我瞬間就感覺我的頭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聽着耳邊噼裏啪啦的聲音,我頓時放下心來,伴着一陣陣的焦臭味道,我回頭對着胖子說:‘早知道這些小蟲子怕火的話,我剛剛就把你那瓶酒直接倒下去不就完事了,你說何必這麼麻煩,你這費半天功夫就是爲了取火?早說嘛,我有打火機啊!”

我對李振這脫褲子放屁的舉動表示不屑,雖然很明顯他剛剛立了大功一件。但爲了防止他過於激動自滿而在這生死關頭出現人有失蹄,馬有失手的悲劇,我還是選擇果斷的潑了一盆涼水。

還未等李振開口抱怨,鐵衣便接過我的話說道:“這些玩意兒都不是三界內的東西,尋常火焰對他沒用!對付尋常鬼物的辦法也效果不大。別說噴酒就是汽油也沒什麼效果。”

“哦這樣啊,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我應着鐵衣的話說,李振則鄙夷的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再揶揄他了。

這一堵火牆,將那密密麻麻的蟲子燒了個熟透,很快就消失在火焰中不見了蹤跡,估摸着這針咽餓鬼也是崩潰了,一怒之下,拖着一條老殘腿竄了起來,凌空蜷縮在屋頂的角落裏,虎視眈眈的俯視着我們不知道作何打算,想來縱然是鬼獸也知道我們幾個不好招惹了。怕是肯定的,只是不知道這餓鬼怕我們的程度。

若不是這房間裏沒有粉絲小老妹兒,所以我也沒有興趣爭那口舌之快,也就沒有出現裝逼。

鐵衣回頭看了看李振,兩個人點了點頭,就見李振從我身後一躍到了我面前,喊了一句我暫時可以不用當桌子腿了,鐵衣拎着青銅承影,李振舉着菜刀桃木劍,雙雙向着蜷縮在牆角的針咽餓鬼刺去。

我則輕輕的像個蟲子蛻皮一般卸下了背上沉重的負擔,活動了活動全身僵硬麻木的肌肉。

鐵衣的身形十分矯健,兩條大長腿一下就跨到了牆邊,然後左腳蹬着右腳背,右腳瞪着左腳背,像是踩着梯子一般,交替着騰空而起,胖子則十分創新,現實深深憋着一口氣,一張臉腫脹的像是猴子屁股一般,使勁一努力之後蹬着地上的小椅子也蹦躂了起來,只是畫面感跟鐵衣比着實差了很多。

這胖子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死胖子準備靠着憋氣把自己憋成氣球一般飄上去下手,造型十分滑稽。但我擔心他跑了氣掉下來,所以努力憋着笑意,估摸着臉色跟他差不了多少。

兩個人同時發劍,而刺向針咽餓鬼的卻只見鐵衣。

胖子雖然造型十分暴戾威猛,助跑躍起後,單手揮起菜刀桃木劍,向着蜷縮在角落的餓鬼砍去。騰起的那一刻胖子在空中的樣子如同天將下凡一般,威風凌凌,伴着肚子上層巒疊嶂的“神膘”蕩起的漣漪,在快接近屋頂角落裏的餓鬼時,可能因爲體重導致重力加大的緣故,便開始降落,雖然很明顯的看到胖子一縮一長的想要再升的高點,但明顯沒有效果,但動作十分搞笑。

估摸着那針咽餓鬼還未曾從剛剛那一把火中緩過來,感覺十分呆滯,鐵衣的青銅承影爆射着一道青光刺進了那餓鬼的右眼,而只見此刻的逼於無奈的胖子,抱着砍到哪裏算哪裏的氣勢,一劍出手,結果砍空了,失去平衡後跌落在地上。

看着胖子摔成狗吃屎的造型,讓我笑的差點崩潰過去。雖然我努力的在憋着忍着,但實在是到了極致,估計這胖子也是自知理虧,也可能是嘴巴貼在地上,反正是一句話都沒有辯解,

隨着一聲刺穿耳膜一般的咆哮聲,鐵衣也落了下來,那針咽餓鬼被鐵衣刺穿的右眼冒出滾滾黑煙,伴着濃烈的腥臭味,讓整個房間像是一個腐肉罐頭。

那畫面十分之壯觀血腥,無奈六子看不到,正在我扼腕嘆息的時候。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剛想到六子,就見這小子推門進來了,左手一個饅頭,右手一隻雞腿,剛返身關了門,看見眼前的一幕,大師兄霸氣的造型,饅頭掉了,雞腿也掉了,大張着嘴看着倒栽蔥的李振,和手持青銅承影的鐵衣。

這一下胖子摔的着實不輕,不過鐵衣這一劍下去確實重創了那玩意兒。

從那針咽餓鬼癲狂而劇烈的撞擊着屋頂的牆壁便能窺見一二,只見從餓鬼右眼傷口處,冒出了很多密密麻麻青筋一般的東西,像是像是青黑色的蚯蚓一般,泛着油膩膩的光澤,場面十分驚駭。

那玩意越來越多,撒過農藥一般噴薄而出,如同黑色的水流一般在房間蔓延開來。我眼瞅着胖子依舊以頭貼地屁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胖子巋然而動,向着我的方向手腳並用,連滾帶爬,堪堪躲過了這爆菊一擊。然而,黑筋卻越來越多,很快就將我們三人包裹了個嚴實,瞬間儼然如同糉子一般。隨着這黑筋一般的玩意,加持在我身上,我不論怎樣掙扎都沒有效果,越動越緊,我心想,“這下完了,壯士未捷身先死!”照這節奏,那隻餓鬼定是想要將我們勒裂成一塊一塊,堪比五馬分屍的狠毒呀!

這力道,整個祭臺都被黑筋擊碎了,讓我看的觸目驚心。

誰知,這餓鬼竟然用用黑筋裹着我們三人在房間甩來甩去,一種堪比坐在超級過山車的快感,讓我們開始瘋狂的大呼小叫,誰成想纔剛剛嗨了幾分鐘,便被重重摔在牆上、地上,摔的我七葷八素、鼻青臉腫,而胖子則憑藉他那豐厚的神膘,緩解了巨大的衝力,貌似還沒什麼大礙。

因爲其中一根黑筋牢牢的繞住了我的嘴,我只能叫而不能言,嘴裏一股子腥臭味。這時候,我才發現,六子實在太有才華了,那貨竟然能在這麼危急的環境下昏了過去。

隨行所欲,想暈就暈,在這個時候能昏迷是多麼幸運之事,我在被摔着即將貼近牆壁的時候,爲了能夠保證也及時昏迷過去,我調整了下角度,以頭先觸及牆的頭球擺渡造型,結果轟的一聲,這木質的牆壁被我撞出了一個大洞,而腦袋則不偏不倚的破木而出,脖子卡在其中,我淚如雨下,麻痹的,太坑爹了!!!點背不能怨政府,命苦不能恨父母呀。

見我如此悲壯的形象,那餓鬼竟然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於是我就處在了前有木牆卡頭,後有黑筋狠拉的境地,如同被分屍一般,按照這個趨勢,我的身高被拉長是肯定的了,我是該謝謝它,謝謝它還是謝謝它?

在我自己的努力和黑筋拉扯的合力下我終於收回了卡在外面的腦袋,我瞬間就感覺我的頭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對於這餓鬼的暴走,我十分氣憤,透過黑筋的縫隙,努力摩擦雙手,雖然我知道以我的噬冥捕手的能力,對付尋常的鬼民小冤鬼或許效果生猛,可對於這已然有了實體的猛鬼來說,沒什麼大效果,但好在聊勝於無,隨着噴的一聲我的雙手變成了金色,我按照《十二字真言》的招式,直接扯起地上的黑筋就開始拽。

還別說,這黑筋還真是勁道,一里面的長度愣是被我扯成了一米半,貌似依舊不斷,十分q彈,鐵衣揮着青銅承影倒是沒有被束縛住,我扯開自己身上的黑筋後趕緊救下了被綁成一隻糉子一般的六子,這小子暈的恰到好處,這麼刺激的畫面竟然看不到,簡直太幸福了。

話不多說,只見鐵衣手中的青銅手起劍落,那些密佈的黑筋頓時被隔斷開來,化作一灘散發着惡臭的黑水,看着身旁的胖子,在一條條的扯着勒緊肉裏的黑筋,十分性感,這胖子嘴裏還絮絮叨叨的叫罵着:“幸虧道爺我一身神膘阻擋,要不就勒的骨折了,麻痹的。”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鐵衣在砍斷李陣身上的束縛後,一步躍起,左腳踏於右腳背之上,竟然在最高點又竄起一段距離,眼看着手裏的青銅承影就要進入餓鬼體內時,那玩意竟然不見了。

“不好意思啊兄弟,剛纔忙着清理身體,忘記這定身咒了,不過它逃不出這間屋子。”胖子尷尬的說道,但此刻已然收身不及,鐵衣的青銅承影劍,徑直插在了牆壁之上。我頓時緊張起來,想起剛剛胖子的樣子,菊花一緊,趕緊提臀收肛,生怕發生什麼意外之事。

шшш● ttKan● ¢O

聽着耳邊噼裏啪啦的聲音,我頓時放下心來,伴着一陣陣的焦臭味道,我回頭對着胖子說:‘早知道這些小蟲子怕火的話,我剛剛就把你那瓶酒直接倒下去不就完事了,你說何必這麼麻煩,你這費半天功夫就是爲了取火?早說嘛,我有打火機啊!”

我對李振這脫褲子放屁的舉動表示不屑,雖然很明顯他剛剛立了大功一件。但爲了防止他過於激動自滿而在這生死關頭出現人有失蹄,馬有失手的悲劇,我還是選擇果斷的潑了一盆涼水。

還未等李振開口抱怨,鐵衣便接過我的話說道:“這些玩意兒都不是三界內的東西,尋常火焰對他沒用! 韶華緣夢錄 對付尋常鬼物的辦法也效果不大。別說噴酒就是汽油也沒什麼效果。”

“哦這樣啊,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我應着鐵衣的話說,李振則鄙夷的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再揶揄他了。

這一堵火牆,將那密密麻麻的蟲子燒了個熟透,很快就消失在火焰中不見了蹤跡,估摸着這針咽餓鬼也是崩潰了,一怒之下,拖着一條老殘腿竄了起來,凌空蜷縮在屋頂的角落裏,虎視眈眈的俯視着我們不知道作何打算,想來縱然是鬼獸也知道我們幾個不好招惹了。怕是肯定的,只是不知道這餓鬼怕我們的程度。

若不是這房間裏沒有粉絲小老妹兒,所以我也沒有興趣爭那口舌之快,也就沒有出現裝逼。

鐵衣回頭看了看李振,兩個人點了點頭,就見李振從我身後一躍到了我面前,喊了一句我暫時可以不用當桌子腿了,鐵衣拎着青銅承影,李振舉着菜刀桃木劍,雙雙向着蜷縮在牆角的針咽餓鬼刺去。

我則輕輕的像個蟲子蛻皮一般卸下了背上沉重的負擔,活動了活動全身僵硬麻木的肌肉。

鐵衣的身形十分矯健,兩條大長腿一下就跨到了牆邊,然後左腳蹬着右腳背,右腳瞪着左腳背,像是踩着梯子一般,交替着騰空而起,胖子則十分創新,現實深深憋着一口氣,一張臉腫脹的像是猴子屁股一般,使勁一努力之後蹬着地上的小椅子也蹦躂了起來,只是畫面感跟鐵衣比着實差了很多。

這胖子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死胖子準備靠着憋氣把自己憋成氣球一般飄上去下手,造型十分滑稽。但我擔心他跑了氣掉下來,所以努力憋着笑意,估摸着臉色跟他差不了多少。

兩個人同時發劍,而刺向針咽餓鬼的卻只見鐵衣。

胖子雖然造型十分暴戾威猛,助跑躍起後,單手揮起菜刀桃木劍,向着蜷縮在角落的餓鬼砍去。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騰起的那一刻胖子在空中的樣子如同天將下凡一般,威風凌凌,伴着肚子上層巒疊嶂的“神膘”蕩起的漣漪,在快接近屋頂角落裏的餓鬼時,可能因爲體重導致重力加大的緣故,便開始降落,雖然很明顯的看到胖子一縮一長的想要再升的高點,但明顯沒有效果,但動作十分搞笑。

估摸着那針咽餓鬼還未曾從剛剛那一把火中緩過來,感覺十分呆滯,鐵衣的青銅承影爆射着一道青光刺進了那餓鬼的右眼,而只見此刻的逼於無奈的胖子,抱着砍到哪裏算哪裏的氣勢,一劍出手,結果砍空了,失去平衡後跌落在地上。

看着胖子摔成狗吃屎的造型,讓我笑的差點崩潰過去。雖然我努力的在憋着忍着,但實在是到了極致,估計這胖子也是自知理虧,也可能是嘴巴貼在地上,反正是一句話都沒有辯解,

隨着一聲刺穿耳膜一般的咆哮聲,鐵衣也落了下來,那針咽餓鬼被鐵衣刺穿的右眼冒出滾滾黑煙,伴着濃烈的腥臭味,讓整個房間像是一個腐肉罐頭。

那畫面十分之壯觀血腥,無奈六子看不到,正在我扼腕嘆息的時候。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剛想到六子,就見這小子推門進來了,左手一個饅頭,右手一隻雞腿,剛返身關了門,看見眼前的一幕,大師兄霸氣的造型,饅頭掉了,雞腿也掉了,大張着嘴看着倒栽蔥的李振,和手持青銅承影的鐵衣。

這一下胖子摔的着實不輕,不過鐵衣這一劍下去確實重創了那玩意兒。

從那針咽餓鬼癲狂而劇烈的撞擊着屋頂的牆壁便能窺見一二,只見從餓鬼右眼傷口處,冒出了很多密密麻麻青筋一般的東西,像是像是青黑色的蚯蚓一般,泛着油膩膩的光澤,場面十分驚駭。

那玩意越來越多,撒過農藥一般噴薄而出,如同黑色的水流一般在房間蔓延開來。我眼瞅着胖子依舊以頭貼地屁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胖子巋然而動,向着我的方向手腳並用,連滾帶爬,堪堪躲過了這爆菊一擊。然而,黑筋卻越來越多,很快就將我們三人包裹了個嚴實,瞬間儼然如同糉子一般。隨着這黑筋一般的玩意,加持在我身上,我不論怎樣掙扎都沒有效果,越動越緊,我心想,“這下完了,壯士未捷身先死!”照這節奏,那隻餓鬼定是想要將我們勒裂成一塊一塊,堪比五馬分屍的狠毒呀!

這力道,整個祭臺都被黑筋擊碎了,讓我看的觸目驚心。

誰知,這餓鬼竟然用用黑筋裹着我們三人在房間甩來甩去,一種堪比坐在超級過山車的快感,讓我們開始瘋狂的大呼小叫,誰成想纔剛剛嗨了幾分鐘,便被重重摔在牆上、地上,摔的我七葷八素、鼻青臉腫,而胖子則憑藉他那豐厚的神膘,緩解了巨大的衝力,貌似還沒什麼大礙。

因爲其中一根黑筋牢牢的繞住了我的嘴,我只能叫而不能言,嘴裏一股子腥臭味。這時候,我才發現,六子實在太有才華了,那貨竟然能在這麼危急的環境下昏了過去。

隨行所欲,想暈就暈,在這個時候能昏迷是多麼幸運之事,我在被摔着即將貼近牆壁的時候,爲了能夠保證也及時昏迷過去,我調整了下角度,以頭先觸及牆的頭球擺渡造型,結果轟的一聲,這木質的牆壁被我撞出了一個大洞,而腦袋則不偏不倚的破木而出,脖子卡在其中,我淚如雨下,麻痹的,太坑爹了!!!點背不能怨政府,命苦不能恨父母呀。

見我如此悲壯的形象,那餓鬼竟然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於是我就處在了前有木牆卡頭,後有黑筋狠拉的境地,如同被分屍一般,按照這個趨勢,我的身高被拉長是肯定的了,我是該謝謝它,謝謝它還是謝謝它?

在我自己的努力和黑筋拉扯的合力下我終於收回了卡在外面的腦袋,我瞬間就感覺我的頭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對於這餓鬼的暴走,我十分氣憤,透過黑筋的縫隙,努力摩擦雙手,雖然我知道以我的噬冥捕手的能力,對付尋常的鬼民小冤鬼或許效果生猛,可對於這已然有了實體的猛鬼來說,沒什麼大效果,但好在聊勝於無,隨着噴的一聲我的雙手變成了金色,我按照《十二字真言》的招式,直接扯起地上的黑筋就開始拽。

還別說,這黑筋還真是勁道,一里面的長度愣是被我扯成了一米半,貌似依舊不斷,十分q彈,鐵衣揮着青銅承影倒是沒有被束縛住,我扯開自己身上的黑筋後趕緊救下了被綁成一隻糉子一般的六子,這小子暈的恰到好處,這麼刺激的畫面竟然看不到,簡直太幸福了。

話不多說,只見鐵衣手中的青銅手起劍落,那些密佈的黑筋頓時被隔斷開來,化作一灘散發着惡臭的黑水,看着身旁的胖子,在一條條的扯着勒緊肉裏的黑筋,十分性感,這胖子嘴裏還絮絮叨叨的叫罵着:“幸虧道爺我一身神膘阻擋,要不就勒的骨折了,麻痹的。”

俗話說擒賊先擒王,鐵衣在砍斷李陣身上的束縛後,一步躍起,左腳踏於右腳背之上,竟然在最高點又竄起一段距離,眼看着手裏的青銅承影就要進入餓鬼體內時,那玩意竟然不見了。

“不好意思啊兄弟,剛纔忙着清理身體,忘記這定身咒了,不過它逃不出這間屋子。”胖子尷尬的說道,但此刻已然收身不及,鐵衣的青銅承影劍,徑直插在了牆壁之上。我頓時緊張起來,想起剛剛胖子的樣子,菊花一緊,趕緊提臀收肛,生怕發生什麼意外之事。

聽着耳邊噼裏啪啦的聲音,我頓時放下心來,伴着一陣陣的焦臭味道,我回頭對着胖子說:‘早知道這些小蟲子怕火的話,我剛剛就把你那瓶酒直接倒下去不就完事了,你說何必這麼麻煩,你這費半天功夫就是爲了取火?早說嘛,我有打火機啊!”

我對李振這脫褲子放屁的舉動表示不屑,雖然很明顯他剛剛立了大功一件。但爲了防止他過於激動自滿而在這生死關頭出現人有失蹄,馬有失手的悲劇,我還是選擇果斷的潑了一盆涼水。

還未等李振開口抱怨,鐵衣便接過我的話說道:“這些玩意兒都不是三界內的東西,尋常火焰對他沒用!對付尋常鬼物的辦法也效果不大。別說噴酒就是汽油也沒什麼效果。”

“哦這樣啊,那就當我什麼都沒說好了。”我應着鐵衣的話說,李振則鄙夷的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再揶揄他了。

這一堵火牆,將那密密麻麻的蟲子燒了個熟透,很快就消失在火焰中不見了蹤跡,估摸着這針咽餓鬼也是崩潰了,一怒之下,拖着一條老殘腿竄了起來,凌空蜷縮在屋頂的角落裏,虎視眈眈的俯視着我們不知道作何打算,想來縱然是鬼獸也知道我們幾個不好招惹了。怕是肯定的,只是不知道這餓鬼怕我們的程度。

若不是這房間裏沒有粉絲小老妹兒,所以我也沒有興趣爭那口舌之快,也就沒有出現裝逼。

鐵衣回頭看了看李振,兩個人點了點頭,就見李振從我身後一躍到了我面前,喊了一句我暫時可以不用當桌子腿了,鐵衣拎着青銅承影,李振舉着菜刀桃木劍,雙雙向着蜷縮在牆角的針咽餓鬼刺去。

我則輕輕的像個蟲子蛻皮一般卸下了背上沉重的負擔,活動了活動全身僵硬麻木的肌肉。

鐵衣的身形十分矯健,兩條大長腿一下就跨到了牆邊,然後左腳蹬着右腳背,右腳瞪着左腳背,像是踩着梯子一般,交替着騰空而起,胖子則十分創新,現實深深憋着一口氣,一張臉腫脹的像是猴子屁股一般,使勁一努力之後蹬着地上的小椅子也蹦躂了起來,只是畫面感跟鐵衣比着實差了很多。

這胖子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死胖子準備靠着憋氣把自己憋成氣球一般飄上去下手,造型十分滑稽。但我擔心他跑了氣掉下來,所以努力憋着笑意,估摸着臉色跟他差不了多少。

兩個人同時發劍,而刺向針咽餓鬼的卻只見鐵衣。

胖子雖然造型十分暴戾威猛,助跑躍起後,單手揮起菜刀桃木劍,向着蜷縮在角落的餓鬼砍去。騰起的那一刻胖子在空中的樣子如同天將下凡一般,威風凌凌,伴着肚子上層巒疊嶂的“神膘”蕩起的漣漪,在快接近屋頂角落裏的餓鬼時,可能因爲體重導致重力加大的緣故,便開始降落,雖然很明顯的看到胖子一縮一長的想要再升的高點,但明顯沒有效果,但動作十分搞笑。

估摸着那針咽餓鬼還未曾從剛剛那一把火中緩過來,感覺十分呆滯,鐵衣的青銅承影爆射着一道青光刺進了那餓鬼的右眼,而只見此刻的逼於無奈的胖子,抱着砍到哪裏算哪裏的氣勢,一劍出手,結果砍空了,失去平衡後跌落在地上。

看着胖子摔成狗吃屎的造型,讓我笑的差點崩潰過去。雖然我努力的在憋着忍着,但實在是到了極致,估計這胖子也是自知理虧,也可能是嘴巴貼在地上,反正是一句話都沒有辯解,

隨着一聲刺穿耳膜一般的咆哮聲,鐵衣也落了下來,那針咽餓鬼被鐵衣刺穿的右眼冒出滾滾黑煙,伴着濃烈的腥臭味,讓整個房間像是一個腐肉罐頭。

那畫面十分之壯觀血腥,無奈六子看不到,正在我扼腕嘆息的時候。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說曹操曹操就到,我剛想到六子,就見這小子推門進來了,左手一個饅頭,右手一隻雞腿,剛返身關了門,看見眼前的一幕,大師兄霸氣的造型,饅頭掉了,雞腿也掉了,大張着嘴看着倒栽蔥的李振,和手持青銅承影的鐵衣。

這一下胖子摔的着實不輕,不過鐵衣這一劍下去確實重創了那玩意兒。

從那針咽餓鬼癲狂而劇烈的撞擊着屋頂的牆壁便能窺見一二,只見從餓鬼右眼傷口處,冒出了很多密密麻麻青筋一般的東西,像是像是青黑色的蚯蚓一般,泛着油膩膩的光澤,場面十分驚駭。

那玩意越來越多,撒過農藥一般噴薄而出,如同黑色的水流一般在房間蔓延開來。我眼瞅着胖子依舊以頭貼地屁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胖子巋然而動,向着我的方向手腳並用,連滾帶爬,堪堪躲過了這爆菊一擊。然而,黑筋卻越來越多,很快就將我們三人包裹了個嚴實,瞬間儼然如同糉子一般。隨着這黑筋一般的玩意,加持在我身上,我不論怎樣掙扎都沒有效果,越動越緊,我心想,“這下完了,壯士未捷身先死!”照這節奏,那隻餓鬼定是想要將我們勒裂成一塊一塊,堪比五馬分屍的狠毒呀!

這力道,整個祭臺都被黑筋擊碎了,讓我看的觸目驚心。

誰知,這餓鬼竟然用用黑筋裹着我們三人在房間甩來甩去,一種堪比坐在超級過山車的快感,讓我們開始瘋狂的大呼小叫,誰成想纔剛剛嗨了幾分鐘,便被重重摔在牆上、地上,摔的我七葷八素、鼻青臉腫,而胖子則憑藉他那豐厚的神膘,緩解了巨大的衝力,貌似還沒什麼大礙。

因爲其中一根黑筋牢牢的繞住了我的嘴,我只能叫而不能言,嘴裏一股子腥臭味。這時候,我才發現,六子實在太有才華了,那貨竟然能在這麼危急的環境下昏了過去。

隨行所欲,想暈就暈,在這個時候能昏迷是多麼幸運之事,我在被摔着即將貼近牆壁的時候,爲了能夠保證也及時昏迷過去,我調整了下角度,以頭先觸及牆的頭球擺渡造型,結果轟的一聲,這木質的牆壁被我撞出了一個大洞,而腦袋則不偏不倚的破木而出,脖子卡在其中,我淚如雨下,麻痹的,太坑爹了!!!點背不能怨政府,命苦不能恨父母呀。

見我如此悲壯的形象,那餓鬼竟然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於是我就處在了前有木牆卡頭,後有黑筋狠拉的境地,如同被分屍一般,按照這個趨勢,我的身高被拉長是肯定的了,我是該謝謝它,謝謝它還是謝謝它?

在我自己的努力和黑筋拉扯的合力下我終於收回了卡在外面的腦袋,我瞬間就感覺我的頭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而此刻的胖子更是好不了多少,剛剛徹底激怒了這隻餓鬼,身上被纏的密密麻麻的,隨着黑筋的漸漸鎖緊,胖子身上的肉被勒成一條一條的,再持續幾分鐘,估計我會被扯成兩段,而胖子則會被切成一片一片。我是手掰腸,胖子是火腿片,想想都怕的不能自已。

股向天的造型傲然而立,而在他屁股上方,一根黑筋正在他菊花之處靠近,我頓覺自己的菊花一緊,喊了聲,“胖子快跑,不然爆菊花了”,旁邊的六子則撿起地上的雞腿一遍啃着,一邊喊着加油,我好想感覺這聲音都是油膩膩的,這小子也真狠,這麼臭的環境下還能吃的下東西。

型和智商都被拉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