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陳柏了點頭,說沒錯,現在肖龍正在帶他倆來這裏的路上,應該再過一會就回到了。我們正說着,冰窟窿急匆匆的從外面走了進來,一進來就開口問我們劉宇和李慕顏回來的事情。

“陳老,我聽說劉兄他們回來了,怎麼沒見他們,人呢?”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冰窟窿露出這樣的表情,平時都是冷冰冰,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劉宇上次受傷,就是因爲救他,可以說是替他擋下了火麒麟的那一擊,對於劉宇的傷勢,他也一直很上心。

“急什麼,他們還沒到,你小子倒是消息挺靈通的。”陳柏微微一笑,回道。

冰窟窿說他想不知道都難,劉宇從醫仙那裏回來的事情山莊裏都傳開了,剛剛在外面聽到養屍派的人在議論,他就急忙趕了回來,以爲劉宇和李慕顏已經回到我們住的地方了。

“走吧,既然大家都這麼關心,那我們就一起到山莊門口去等吧,他們差不多也要到了。”一旁的秦筱筱看上去比我們三個要淡定得多,喝一口水說道。

她表現得一副毫不關心的樣子,但是我知道她心裏也很關心劉宇和李慕顏的情況,因爲每次我一問陳柏劉宇的傷勢情況,她都會默默的湊到一旁,聽陳柏的回答。

於是,我們四個就一起走向山莊入口,最近我一直都待在屋子裏修煉,很少出來,趁這個機會出來走走,感覺挺不錯。一路上遇到了不少術士界裏其他派別的人,大家都很熱心的在和我們打招呼。

最近幾個月以來,因爲術士界各派更多人都待在山莊裏,大家都低頭不見擡頭見,關係相比以前都融洽了不少。陳柏對於這種局面心裏十分的開心,說術士界裏各派的關係變好一些,對我們聯通一心對抗天羽閣有着莫大的好處。

以前術士界各派之間多多少少都會有些矛盾,所以各派之間都很少有來往,是不是還會因爲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吵起來,甚至大大出手。尤其是最近幾年,術士界各派之間的矛盾是越來越激烈。

說實話要不是出了天羽閣的這檔子事,術士界內部近幾年很可能會自己爆發術士界內部派別之間的戰鬥。

山莊裏的環境已經恢復了,上次天羽閣襲擊時造成的破壞在郭文霍帶着風水一派的人修復風水陣法的時候,一同都給修復整理了回來。山莊裏的環境和原來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差距,就是變得熱鬧了不少,來來往往都是術士界各派的人士。

我們幾個一邊聊一邊,很快就來到了山莊入口,站在入口處等了一會,終於看到一輛黑色小轎車駛來了。

“來了。”秦筱筱看了一眼小轎車,對我們說道。

很快,小轎車就在我們前面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劉宇和李慕顏從車上走了下來,肖龍也從駕駛座上下來跟在他倆後面。

“師兄師姐,你倆可算回來了,擔心死我了。”我朝他倆走了過去,帶着笑容,目光轉向劉宇,開口問道。“師兄,你的傷勢怎麼樣了?”

劉宇看着我笑了笑,說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不然醫仙前輩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放他回來。從劉宇的語氣裏聽不出什麼問題,倒是一旁的李慕顏臉色很不對勁,帶着淡淡憂傷,似乎有些難過。

“師姐,怎麼了,你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好?”我疑惑問道。

李慕顏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欲言又止的樣子,剛要開口回答我,冰窟窿的話卻打斷了她。

“劉兄,怎麼回事,你身上的氣息好像不太對勁?”冰窟窿冷冰冰的聲音裏帶着疑惑,問道。

冰窟窿的話讓劉宇的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雖然只是轉瞬即逝,但還是被我清楚的捕捉到了,我心裏也開始覺得不對勁。冰窟窿的話引起了我的注意,這時候我才發現劉宇身上的氣息的確很奇怪。

感覺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修爲氣息很微弱,似有似無,而且他的臉色還有些蒼白,看上去就像是多年的病秧子一樣,沒有一點給人他身爲術士的感覺。

冰窟窿這一問,一旁李慕顏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緊張的望了身旁的劉宇一樣,只是劉宇臉上看不出他有什麼異樣,依舊帶着和煦的笑容。

“小子,你的修爲……”秦筱筱也發現了什麼,一臉驚愕,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劉宇。

“師兄他……”李慕顏有些緊張,想要開口說什麼,卻被劉宇打斷了。

劉宇推了推眼鏡,緩緩開口說道:“你們沒感覺錯,我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是這十幾年來的修爲也差不多都快沒了。”他語氣平淡,說這件事的時候,似乎不管他的事一樣。

他表現的十分淡定,而我們聽到的人都震驚不已,一個個都愣住了。

“這……怎麼會這樣?”我不敢相信,以爲自己聽錯了。

劉宇在說出這情況的時候,李慕顏眼中的憂傷之色更是濃郁,雙眼開始泛紅。從我感受到的氣息和劉宇親口說的話來看,情況的確是這樣沒錯,我一時間心裏的開心全都消失了,堵得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大家不用這麼擔心,我沒事,只要命撿回來了就行,修爲我會慢慢重新修煉回來的。”劉宇笑了笑,開口說道。

在場的除了陳柏和跟着他回來的李慕顏、肖龍之外,都很意外,陳柏的反應應該是早就知道了。難怪之前我問劉宇傷勢的時候,他的反應總是那麼奇怪,原來是這個原因。

陳柏站在一旁,默默的沒有講話,但劉宇一直以來都是他最爲驕傲的大弟子,出現了這種情況,他心裏肯定也十分的難過,只是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很抱歉,師父真的已經盡力了,可惜劉師弟他的傷勢實在是太過於糟糕了。”肖龍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回答道。

劉宇慌忙看向肖龍,說讓肖龍千萬被這麼說,醫仙前輩能把他的命救回來,他已經很感謝了,不敢再有多餘的奢望,也許這就是他劉宇該承受的命數。

“好,不愧是我陳柏的弟子。你說的沒錯,修爲沒了那有怎麼樣,以你的資質可定能很快就重新修煉回來的,更何況你還這麼年輕,爲師沒看錯你。”陳柏大叫一聲好,激動的說道,對於劉宇面對這件事情的反應,他很滿意。

“這都怪我,要不是我,劉兄也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冰窟窿滿臉自責,十分痛苦的開口說道。

當初,劉宇受傷的時候他就已經很自責了,現在又出現了這種情況,他肯定是更加難過自責。

劉宇當然沒有絲毫要怪他的意思,讓他千萬被這麼說,當時的情況,誰都沒想到,他現在這樣子完全屬於意外狀況,和冰窟窿沒關係。

“好了,先進去吧,會我們住的地方再說,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陳柏開口提醒了一句,然後我們就走回了山莊裏,往我們住的地方走去。

一會第二更,應該會到十二點左右,等不了的讀者朋友就先睡吧,明天再起來看。 唐宋沒有急著回答,而是仔細看著族長。族長有些驚奇,蒼老的眼睛睜開:「你這雙眼睛,竟然是天眼猴族的天眼。」

這話倒是讓唐宋頗為驚訝,對方居然能看出自己的天眼,著實不簡單!

沒有說話,唐宋繼續仔細探查。白熊族的身體還真是奇怪,跟獸族完全不同,跟普通的獸類也不同。他們體內的力量也很奇怪,偏向於寒性,但是破壞力和殺傷力非常強。

好一會,唐宋才收回目光,苦笑道:「我需要一點時間。」

族長的白眉微微顫動,露出幾分笑容的點頭:「好,你們可以先住下。十八,給他們建個房子。」

唐宋想了想,道:「要不,你安排個人讓我看一下,我需要接觸到身體。」

族長遲疑了一下,回頭看著身後一幫白熊。倒是有個膽大的,舉起手喊著:「族長,我。」

族長滿意的點頭:「好,你來吧。」目光再次落到唐宋身上,白眉飄揚,「你放心,只要你幫我們白熊族解決這個問題,我一定信守承諾送你們出去。」

唐宋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族長便轉身走了,留下一幫白熊開始忙活,到外邊砍樹,給他們建造房子。

打量著那隻勇敢的白熊,唐宋忍不住問道:「你叫什麼?」

「白大。」白熊咧著嘴,「我很大的,你別看我現在很小,一旦變身起來,整個白熊族最大的就是我。」

唐宋頗為驚奇,四處看了一下,指著不遠處一塊平地:「我們到那邊吧,我需要儘快了解你的身體。」

「好咧,隨便你怎麼了解,只要能幫我們白熊族解決問題,嘿嘿,我白大不怕。」白大信心滿滿的走過去。

青雲三人沒跟上去,靠在一塊取暖。實在是太冷了,青雲都快陷入冬眠期,小七也冷得直哆嗦。

走到空地上,唐宋審視著白大,深吸了口氣:「你慢慢變身給我看一下,速度慢一點,我需要看到你體內的力量變化。」

奇怪,這裡溫度這麼低,可是白熊族卻不需要運轉任何力量來抵抗寒氣。他們的身體實在太詭異了,似乎對冷並不敏感。

照理說只要是肉身,在這種冰天雪地里都會有一定的影響,哪怕是常年生存在這,有抗寒基因也一樣會感覺冷。可是,他們並沒有任何影響,似乎這才是他們的生存環境。

白大往後退了幾步,隨後才抖動身子。唐宋將天眼打開,仔細探查他體內的力量變化。

可是轉變太快了,白大的身子迅速膨脹,一轉眼就變成了三米多高,巨大無比!

這熊真尼瑪不是一般的大,殺了之後,估計能吃一個月!

很快唐宋又發現,白大的身體雖然很龐大,可他體內流淌的力量卻不是很強,跟族長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在白熊族裡應該算是中等偏下的。

「怎樣,我說我很大吧?」白大低著頭,一副驕傲的樣子,「我白大別的本事沒有,就是長得大,所以他們叫我白大。」

確實是白大,白白長得這麼大,殺傷力卻很弱……

唐宋沒有說話,走到他跟前,眉頭緊鎖的抬起手按在他的腹部。毛茸茸的身體很柔軟,也很冰冷,沒有感覺到任何溫度。

做了個深呼吸,唐宋將創世之力湧入他的體內。白大猛地哆嗦一下,雖然沒有抗拒,卻還是擔心的低頭道:「你,你把力量給我,我會不會很慘?」

「不會。」唐宋閉上眼仔細感應自己的創世之力。

奇怪的身體,龐大無比,可強度卻一般,很像是普通獸類跟獸族的中和體。而且他們的力量也很詭異,創世之力居然沒辦法分析出本源,難道是因為自己實力太弱?

好一會,唐宋把手縮回來,抬頭道:「你吃過雪精嗎?」

白大搖著頭:「沒吃過。雪精是用來療傷的,不到萬不得已誰會亂吃啊。吃了雪精之後,力量就沒了,一輩子只能做個普通大白熊。我才不要,就算是死,我也不吃雪精。」

唐宋沒理會他,右手拿出一塊雪精仔細感應著。雪精的力量跟白大體內的力量確實很相似,但也僅限於相似。只是,中間的差距,他暫時還沒看透。

沉思了一會,唐宋也收起雪精轉身走回去。白大倒是凶了口氣,真要吃了雪精,這輩子就完了。

走回到青雲身旁,看她冷得直哆嗦,唐宋抓住她的手,給她輸送創世之力。青雲咬著嘴唇低聲道:「我沒事……」

「別動,我需要分析你的力量。」唐宋輕聲應道。

職場人生路 青雲也不好抗拒,繼續吸收著他的力量。不多會,青雲就感覺沒那麼冷了,唐宋開始將創世之力回收,順帶將她的力量牽引出來。

真是怪了,青雲的力量好像比白熊族的力量高一個檔次。白熊族的力量又比之前遇到的那些元氣或者靈氣高一個檔次,可是跟混沌界的流量格格不入。

放開青雲的手,唐宋拿出一個人頭大的黑雲石遞給她:「抱著吧,至少能取暖。」

青雲一怔,也沒說什麼的報過來,心裡端是感激。黑雲石雖然用處不大,可確實能取暖,只要不吸收釋放的力量就行。

重新走回到白大跟前,唐宋讓他變小。一轉眼,白大又成了一隻萌萌噠小白熊,唐宋心頭暗暗苦笑。

到現在他都沒明白白熊族為什麼能變身,跟獸族幻化成人完全不同,他們是真真切切的變身,肌肉什麼的全部膨脹。可是,他看不到中間過程的力量變化。又或者說,中間壓根就沒有力量變化,只是肉身莫名其妙就長大。

看不透本源,想要解決問題幾乎不可能。白熊族為什麼會吃了雪精之後沒有力量,他總不能找個人試一下,目前白熊族內可沒有人受傷。

一時間,唐宋還真束手無策,直接盤腿坐在雪地上,靜靜地凝望著白大。白大也不害臊,就趴在前邊任由著他看。其實白大在想,要是自己能解決問題,以後在村裡就不怕他們嘲笑了…… 我們一行人走回了山莊裏我們住的屋子,在走回去的過程中,劉宇留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然後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山莊裏的風水陣法好像改了一些,四周的景物佈局好像有了變化?”

雖然劉宇的修爲失去了不少,但眼光還是那麼毒辣,這麼快就發現了山莊裏這些天的變化。

“對呀,師兄這麼一說我也發現了,的確變了不少。”李慕顏後知後覺,目光又向四周掃了一圈,說道。

陳柏點頭說的確是改變了不少,上次天羽閣的襲擊把山莊原來的風水陣法給破壞了,在那次的戰鬥中,山莊不少地方也被破壞得不成樣子。

現在山莊裏的不少地方都是在上次那場戰鬥後重新修復過來的,而風水陣法也在郭文霍的主持下,他們風水一派的聯手在原來風水陣法的基礎上,重新佈下了新的,更加完善和牢固的陣法。

“原來如此,看來那次天羽閣的襲擊攻勢不小,真可惜我們沒幫上什麼忙。”劉宇皺着眉頭開口說道,然後目光轉向我。“師弟,天羽閣的目的是你,你當時沒事吧?”

“沒事,有筱筱和師父他們在,我沒事,而且融合了玄德道長的骨骸之後,我的修爲有了很多的提升,就算是天羽閣的人來,我也不會像原來那樣束手無策了。”我回道。“在那次大戰之後,金蠶蠱也完成了新的破繭,現在的我和金蠶蠱實力有增強了不少,相信下次再遇到天羽閣的人絕對能讓他們吃上點苦頭。”

聽了我的話陳柏他們笑了笑,然後劉宇不在說話了,繼續觀察四周山莊的環境。

沒一會我們就回到了住所,劉宇和李慕顏會房間放東西,肖龍和我們幾個坐在會客廳聊天。

“肖師兄,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師兄的修爲會失去那麼多?”趁劉宇和李慕顏回房間的這個時間,我趕緊開口問肖龍,想了解的更清楚。

對於這個問題,冰窟窿和秦筱筱也很關心,都靠了過來。

肖龍嘆了口氣,有些無奈,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劉宇的情況比他當初想像的還要嚴重。劉宇的體內充斥着火麒麟的暴躁火熱氣息,給他內臟和渾身的經脈帶來了很大的損傷,要不是他師父醫仙出手,恐怕劉宇早就沒命了。

不過雖然命是撿回來了,但因爲內臟和經脈受損太嚴重的關係,劉宇的修爲太消散了。而且聽他師父醫仙說,要不是劉宇自身的修爲不低,可能就算是他出手,也未必能把劉宇給救回來。

“總之現在劉師弟的身體狀況恢復的還不錯,只是修爲消散了太多,估計現在他也就只剩下二三成的修爲了,甚至更低。”

咚的一聲,冰窟窿一拳砸到了桌子上,臉上帶着內疚和自責的神色。“可惡……”

其實不管是誰,劉宇變成現在這樣子,心裏肯定都會向他一樣,我們也不好說什麼。

“按照醫仙的話來說,劉宇也算是命大了,就是修爲可惜了一些。”秦筱筱也惋惜的搖了搖頭,說道。

我心裏也很不是滋味,替劉宇感到難過,劉宇身爲陳柏的大弟子一身的修爲可謂是術士界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現在卻變成這樣。劉宇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沒多大關係一樣,可我們知道,他只是把難過的情緒藏在了心裏,以免我們擔心他。這種事不管換做是誰,一時間肯定都很難接受。

“師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們?”我看向一旁一直都默不作聲的陳柏,問道。

陳柏淡淡看了我一眼,說就算他說了那又能怎麼樣,我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劉宇的情況也不會變好,只會讓我們白白的擔心。白白讓我們擔心,還不如瞞着我們,讓我們在那段時間專心修煉。

“現在你師兄出了這樣的狀況,老三你肩上的重任要能大了。”陳柏看着我,緩緩的說道。

我沉默不語,心裏暗自下決心一定要繼續努力修煉,不能讓天羽閣的人在這麼肆意妄爲的做壞事。因爲劉宇的事,氣氛變得有些嚴肅,肖龍急忙開口打破了這個嚴肅的氛圍。

“你們也不用太過擔心,我師父說了,只要劉宇的身體狀況徹底的恢復了,那麼有了以前的基礎,他的修爲肯定能很快重新恢復過來的,不用花像以前那麼長的時間。”

秦筱筱一隻手撐着腦袋,說就算如此,至少也要花上數年的時間劉宇才能完全恢復到原來的修爲水平,這對於我們即將和天羽閣爆發大戰的時間來看,根本就來不及。

“來不及也沒辦法,到時候只能讓老大留下來,避免參戰。”陳柏十分無奈的說道,說出這樣的話,他心裏也很難過。

接着他問肖龍,這次前來是不是要在這裏留下來,畢竟和天羽閣的大戰很快就要開始了,術士界的各派也都紛紛派守到了這裏。肖龍點了點頭,說沒錯,這次來他會留下,而且過一段時間,他師父醫仙也會趕來這裏。

“什麼,田村夫竟然捨得從山裏下來了,真是讓人意外。”陳柏十分意外的說道,一臉的不敢相信。

肖龍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對付天羽閣畢竟是整個術士界的大事,他師父肯定也會出山幫忙的。

我此時心裏有些期待,傳說中的醫仙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 呼呼……

矮小的木屋內,唐宋跟青雲三人坐在火堆旁邊,寒風從窗口縫隙吹進來。

此時已經天黑,外邊很是安靜。白大倒是還在,不過他不喜歡火,正趴在角落睡覺。

「這地方真不是一般的冷。」小七打著哆嗦咕嚕,「他們白熊族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生長在這種地方還長得這麼大。」

不南天喝了一口熱水,感慨著:「這世間奇怪的東西很多,白熊族算是比較特殊的。不過,他們沒法離開荒蕪雪原,要不然憑他們的身體,怕是能大殺四方。」

「那可未必。」唐宋微微搖頭,「冷,就是他們的條件。也許沒有了這種生活條件,他們的身體也會隨之變化。」

「對啊,」角落的白大忍不住插過話,「我們白熊族一旦離開荒蕪雪原,就不能變身,也沒了實力,很容易死。 桀驁男總獵兔女 所以,現在沒人願意離開。再說了,我們吃的東西,只有荒蕪雪原有。」

說起白熊族的食物,唐宋也是一陣頭疼。他們不吃肉,而是吃素。樹根,竹子什麼的,他們的最愛!

他看過了,這裡的樹木雖然特殊,可是並沒有蘊含任何力量,所以也沒發現有什麼端倪。

可以說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找到白熊族的力量破綻,感覺他們才是真正的完美體,跟獸族和人類都更趨向於完美。只是,這種完美僅僅是在冰天雪地之中,一旦沒了冰冷,他們就是普通的小白熊。

眼下關鍵的是,他得儘快恢復實力,要不然天眼不夠用。他現在就有五成功力,天眼打開很有限。

可是,他現在的實力是依靠創造,而創造會損耗精神力。這次受傷到現在,他的精神力並沒有康復,而且精神力是最難康復的了。

看唐宋愁眉不展的,青雲不由低聲道:「只要人族追兵進不來,我們挺多是在這多停留幾天罷了。」

不南天嘆道:「眼下就算著急也沒用,這關係到他們白熊族的根源問題,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能解決。你也不用太心急,正好我們都沒有恢復,在這好好養傷。雖然,這裡真的很冷。」

因為太冷,他們的療傷速度也很慢,跟在外邊沒法比。

唐宋沒說什麼,靜靜地看著冉冉的火焰,陷入沉思。見他不吭聲,青雲也沒說什麼,伸手將跟前的柴火往裡邊推。

猛地,唐宋想到什麼,豁然站起來。火焰,對,白熊族的力量跟獸族人族的力量就像是火焰一樣!

雖然都是火,可火焰的最外層溫度最高,最內層溫度最低。一層一層的,越往外殺傷力越強,也越不穩定……

腦子頓時清醒過來,唐宋快步走向白大。什麼也沒說,伸手按在他的熊身上,再次將創世之力湧入。

果然不出所料,很快唐宋就開始得到本源反饋了。還真跟預想的一樣,能量升級!

白熊族在混沌界其實算是異類,他們的力量更偏向於其他武者世界的力量,可畢竟是生長在混沌界,中和了混沌界的力量特點,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嚴格說來,白熊族算是從其他世界入侵混沌界之後的最完美形態,也是最好的過度形態。只是這種形態受限於寒冷,他們只能生存在荒蕪雪原。

這就能解釋雪精為什麼會讓他們失去力量,因為雪精的力量是偏向於外界,一旦進入他們的體內,他們的身體雖然得到康復,卻失去了這種中和體特性,也就沒了力量。

換而言之,如果是從其他世界帶來一些生物,這些生物在混沌界也會淪為普通生物,沒有辦法像獸族那樣幻化成人。

難怪之前彩虹一直說,一般人是無法進入混沌界,也難怪彩虹離開混沌界之後一直都躲到黑風谷……

明白了這一層,唐宋心頭反倒鬆了口氣。本源問題已經解決,接下來就是能量轉化。調配一種力量,讓他們在服用雪精的同時一起服用,這樣一來就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本體改變。

睜開眼,唐宋沖著白大輕抿著微笑:「你去跟族長說,我大概知道解決方案了。不過,我需要儘快恢復實力。眼下我的精神力損失比較嚴重,可能要等一段時間才不能解決。」

白大一怔:「意思是,你已經知道你這麼解決,只是實力不夠……那要不,我跟族長說,讓你去冷天?」

「冷天?這裡還不夠冷?」唐宋嘴角微微抽搐,他都快冷死了。

白大咧嘴解釋:「冷天,是我們白熊族的聖地,在那療傷會很好。不過,那個地方確實很冷,我怕你受不了。這樣,明天我再跟族長說,若是他答應,那你就去冷天試一下。我們白熊族只要進了冷天,腦子一下子就清醒,整個人都會舒服很多。」

唐宋聽著都感覺發虛,你們體質特殊當然覺得舒服,特么他會冷死!

不過眼下確實沒什麼好辦法,光靠現在這樣一點一點的修復精神力不是一般的難,只怕沒有半個月不可能痊癒。算上研究能量問題,前前後後少說一個月,他可受不了。

盤算了一下,唐宋又打開天眼,再次仔細觀察白大。知道了他們的力量本源,那自己應該也能把自己改造成跟他們一樣不怕冷,甚至能變身?

沒多久唐宋就失望了,他們能變身其實是因為力量的特殊,再加上身體特有的構造。就算他能模擬成他們的力量,可他的肌肉構造跟白熊族差距很大,白熊族的肌肉都是線性的,在力量的催化下可以迅速膨脹,他的可做不到。

一夜無話,次日大清早,天冷得讓人發毛,唐宋還是跟白大去找到了族長。把問題大概說了一遍,族長等人似乎也沒聽懂,就知道他說可以解決,然後要去冷天。

唐宋感覺自己在對牛彈琴,不,是對熊彈琴,跟他們說本源,他們壓根就沒辦法理解,更不懂什麼叫能量分級。

好在,族長還是讓白大帶唐宋去冷天,只是提醒說讓他自己小心,之後就沒再管他了…… 冷天是真冷,所謂聖地,其實就是一個樹木茂密的山谷,冷得唐宋差點沒炸裂。

不停的哆嗦著,唐宋頭皮發麻的四處張望。這個地方樹木高大,看起來沒什麼不同。只是,空氣中多了一股奇怪的香味,這種氣味似乎能讓人頭腦清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