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夏林果回到酒會上林心怡氣沖沖的走過來,她原本想打夏林果一巴掌的,但是在這種場合她得注意自己的身份,林心怡拉過夏林果的衣領讓夏林果靠近自己,林心怡說:「夏林果,我再警告你一遍,下次再敢跟我作對,我會讓你在這個公司永遠混不下去,這個酒會我懂,是為了董事長的千金夏小姐,我要在夏小姐面前留一個好印象,你最好別給我搗亂,聽到沒有。」說完林心怡狠狠甩開了夏林果,夏林果幾步踉蹌撞到了高遠樹身上,還好高遠樹扶住了夏林果,夏林果看到是高遠樹立馬從高遠樹懷裡起開,夏林果微微笑跟高遠樹說謝謝,夏林果的髮夾掛在了高遠樹的扣子上,高遠樹拿起了扣子走向夏林果,他幫夏林果把髮夾夾好,全程夏林果一直在低著頭,可能是害羞吧。

高遠樹說:「行了,你這身打扮很漂亮。」高遠樹也走開了,夏林果在原地咽了咽口水。 見到宋倩一有些激動,夏林果連忙跟她解釋,可宋倩一根本不聽,她甚至要把夏林果趕出去,在拉扯的過程中夏林果說了聲夏林龍是我哥哥,宋倩一才停了下來,可她還是不太敢相信。

宋倩一說:「你說什麼?林龍是你哥哥?可我明明看見在英國的時候你跟他在珠寶店裡挑戒指,你們有說有笑的。」

宋倩一滿腹的委屈,她覺得自始至終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她出身卑微配不上夏林龍,況且夏林龍怎麼會喜歡她呢,既然夢已醒心已碎,她不想再打攪夏林龍了,所以她選擇了一走了之,可老天為什麼還是不放過她,讓夏林果找到了這裡。

聽完宋倩一的陳述,夏林果完全明白了,原來是宋倩一誤會了她和夏林龍,弄來弄去終究是誤會一場,夏林果又從包里拿出了一枚戒指,夏林果把戒指放到桌子上,說:「這枚戒指是三年前哥哥要送你,你一走了之讓哥哥很傷心,這三年來他一直渾渾噩噩的過著,這戒指是他最近扔的,三年前是我陪他去買的戒指,當時哥哥很開心,你知道我哥哥扔這枚戒指的時候有多傷心嗎?」

宋倩一聽到這些話突然覺得心裡好痛,宋倩一捂著心口倒退了幾步最後癱坐在沙發上,夏林果也看得出來宋倩一對夏林龍的感情,夏林果問宋倩一要不要去見夏林龍,宋倩一卻對夏林果說她現在不想見夏林龍,給她點時間吧,她想好了自然會去找夏林果。

這樣也好,讓她好好舒緩一下心情,夏林果遞給宋倩一一張字條,字條上寫著公司的地址,如果宋倩一想好了就去公司找她,她會帶宋倩一去見夏林龍的,夏林果臨走前突然對宋倩一說:「嫂子,哥哥真的很愛你,希望你別讓他失望。」

現在房間里只剩下宋倩一一個人,她看著桌上的戒指,她拿起來戴了一下尺寸剛好,當時夏林龍說什麼要幫她塗指甲油,原來是在量尺寸,宋倩一捂著嘴眼淚不停的流下來,是她誤會了夏林龍,她傷害了她最愛的人。

夏林果回到公司就看到葉軒交叉著腿雙目緊閉,一臉休閑的坐在夏林果的座位上,辦公桌上還有一杯咖啡,夏林果過去戳了戳葉軒的肩膀,葉軒睜開眼睛看到夏林果的臉離自己好近,「唩」的一聲兩腿一蹬,自己跟著椅子摔在了地上,葉軒站了起來指責夏林果為什麼要這樣抓弄他,夏林果聳聳肩,她又沒嚇他,是他自己大驚小怪怪誰,夏林果指著桌上的咖啡,說:「這咖啡幹嘛放這?」

葉軒一臉壞笑,拿著咖啡遞到夏林果面前,他希望夏林果喝了這杯咖啡,夏林果一把推開了咖啡,她不喜歡喝咖啡,這種苦苦的東西不太適合她,「嘭」葉軒把咖啡重摔在桌子上,葉軒故作惱火,說:「這咖啡是你煮的,你都不敢喝,你竟然拿來給我喝,你有病吧?」

這可說到夏林果的軟肋,她不喜歡喝咖啡自當不會煮咖啡了,剛剛葉軒喝了一口咖啡就直接吐了出來,這是他長這麼大以來喝過的最難喝的咖啡了,夏林果弱弱的看向了那杯咖啡,然後再一臉無辜的笑呵呵的看著葉軒,然後葉軒也笑呵呵的看著夏林果。

幾天後太陽服飾開了個酒會,這個酒會是為了夏林果準備的,夏林果並沒有把酒會弄得有多大,他只請了一些朋友和公司的員工,其中吳長風也會來。

林心怡穿著一身性感抹胸裙,在酒會上林心怡出盡了風頭,不知吸引了多少男人的目光,楚世娜就坐在一旁看著林心怡怎麼賣弄風騷,夏林果身穿著簡約的藍色禮服出席酒會,楚世娜走到夏林果身邊跟夏林果打招呼,夏林果看到楚世娜穿著黑色禮服,然後再看著自己的藍色禮服,這好像撞衫了,款式是一樣的就是顏色不一樣,姐妹倆尷尬的笑了笑,夏林果和楚世娜跟其他人不一樣她們去看了看擺在桌上的美食,而且還不顧形象的夾各種食物來吃。

高遠樹,王思允和方櫟宇也都來到了酒會,與此同時吳長風也來到了酒會,在酒會門口高遠樹吳長風他們碰面了,他們互看著對方,高遠樹心裡明白吳長風為什麼會來這,吳長風是為了夏林果來的吧,吳長風沒有說什麼話,而是直接走進了酒店,王思允覺得剛剛的氣氛好詭異,那眼神好像都可以殺人了。

林心怡走到夏林果和楚世娜身邊,林心怡一臉嫌棄的看著夏林果和楚世娜,這衣服都穿一樣的,還這麼不入眼,林心怡都覺得夏林果是不是學時裝設計的,連衣服都不會搭,真是丟設計師的臉,楚世娜最看不過林心怡這幅自以為是的模樣,楚世娜推開旁邊的夏林果,她拿著飲料潑到林心怡的禮服上,林心怡的禮服被弄髒了,整個人直接大叫了起來,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吳長風順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他在人群中看到了夏林果。

夏林果也看到吳長風了,但這個時候夏林果有些慌張,眼睛有些迷離,夏林果低著頭跑出人群,吳長風見狀立馬追上去,不管吳長風怎麼叫夏林果,夏林果就是沒打算停下來,吳長風一個壞笑,他繞了一條道終於在一個拐角攔住了夏林果,吳長風問為什麼要躲著他?夏林果低著頭沒有回答,吳長風每問一個問題就會上前靠近夏林果,但吳長風每上前一步夏林果就後退一步,直至逼到一個角落裡,夏林果沒地退了,吳長風單臂扶著牆,此時夏林果心裡更慌了,他這是壁咚嗎?吳長風低頭在夏林果耳邊輕輕的說:「你願意做我女伴嗎?」說完后吳長風笑了笑,夏林果又趁機推開了吳長風然後跑開了,這次吳長風沒有追而是站在原地看著夏林果落荒而逃,而在吳長風的身後就站著高遠樹,剛剛他看到夏林果了,想要跟夏林果打招呼,可夏林果跑的急他也只能跟了上來,誰知道,哼!又是打臉的一幕。

夏林果回到酒會上林心怡氣沖沖的走過來,她原本想打夏林果一巴掌的,但是在這種場合她得注意自己的身份,林心怡拉過夏林果的衣領讓夏林果靠近自己,林心怡說:「夏林果,我再警告你一遍,下次再敢跟我作對,我會讓你在這個公司永遠混不下去,這個酒會我懂,是為了董事長的千金夏小姐,我要在夏小姐面前留一個好印象,你最好別給我搗亂,聽到沒有。」說完林心怡狠狠甩開了夏林果,夏林果幾步踉蹌撞到了高遠樹身上,還好高遠樹扶住了夏林果,夏林果看到是高遠樹立馬從高遠樹懷裡起開,夏林果微微笑跟高遠樹說謝謝,夏林果的髮夾掛在了高遠樹的扣子上,高遠樹拿起了扣子走向夏林果,他幫夏林果把髮夾夾好,全程夏林果一直在低著頭,可能是害羞吧。

高遠樹說:「行了,你這身打扮很漂亮。」高遠樹也走開了,夏林果在原地咽了咽口水。 我一呆之下,剛想問問她是怎麼回事,我的右手幻陰指募地一陣隱隱作痛。

我在這一瞬間,也已經感覺到了,在我們的這一口石棺之上,似乎有一個極其強烈的魂魄正在上空漂浮。

那魂魄陰氣之濃,已經超過我的想象。

拓跋星忽然瞪着我,用脣語低聲道:“不要說話,更不許動彈,知道嗎?”

我有些莫名其妙,點了點頭。

拓跋星隨即拔出隨身帶的匕首,募地向自己手腕上割去。

我大吃一驚,急忙伸手向拓跋星攔了過去,拓跋星又是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管她。

我呆呆的看着拓跋星,刺破自己手腕,而後鮮血流了出來,拓跋星隨手將她手上的鮮血抹到我的臉上,身上,衣服之上。

不一刻功夫,我的全身就被拓跋星抹得全身都是鮮血。

我的女兒你惹不起 那鮮血一沒,拓跋星又換了一隻左手,繼續割開自己的手腕,流出鮮血,然後用鮮血在我身上塗抹。

我大惑不解,但是知道這一定跟外面石棺上方的那一具漂浮的巨大魂魄有關,而那魂魄極有可能就是草鬼寨大弟子獨孤行背後隨身帶的那一隻十足蛛魔。

拓跋星一直將我身上俱都抹遍,而她的手腕傷口之中也是鮮血乾涸,不再流出,我看着拓跋星的臉孔慢慢因爲失血變得慘白如紙,但又不敢詢問於她,生恐自己一出聲,就招來更大的禍患,那樣一來,拓跋星這一番良苦用心也就付諸東流。

拓跋星終於停止,而後靠在棺壁之上,側耳傾聽,過得片刻,這才輕輕鬆了一口氣。

我也感覺到那一股十足蛛魔的巨大陰魂慢慢離開這裏,那陰氣的壓迫之感也漸漸消失。

又過了十來分鐘,這望鄉臺上一片死寂,我這才向拓跋星詢問道:“星星——”

我剛一說話,拓跋星忽然頭一歪,向我身上倒了過來,我急忙一把抱住拓跋星。

我伸手搭在拓跋星的寸關尺上,一攤她的脈細,似乎拓跋星的脈細極其微細,似乎拓跋星的生命就如同那斷線的風箏一般,只要稍稍一鬆手中的絲線,就會隨風而去。

我知道拓跋星如此模樣,都是因爲適才給我身上摸了太多的鮮血,她自己失血太多的緣故。

我心中一陣難過,忽然間腦子 一亮,明白過來,這拓跋星一定是害怕那一隻十足蛛魔發現我的蹤跡。

適才那十足蛛魔去而復返,就一定是因爲我是一具至陰之體,我身上散發出強烈而濃厚的陰氣,這才使得那十足蛛魔吸引而來。

那十足蛛魔倘或聞到我身上的氣息,那麼一定會透過這棺蓋,將我身上的至陰之氣吸個乾乾淨淨,我身上的至陰之氣吸沒了,我也就魂赴幽冥了。

拓跋星想出的這個辦法,就是割開她自己身上 的血,用她身上的血塗抹在我的身上,將我身上的至陰之氣遮蓋住,不讓那十足蛛魔聞到。

拓跋星不是至陰之體,且身體內從小被她爺爺餵了無數的人蔘,至於那九品參王都吃了好幾棵,所以她體內的陽氣比一般的男子還要多許多。

她體內的鮮血也就飽含了太多的陽氣,所以給我塗抹在我的身上,那陽氣上衝,同樣也是至陰之體的那一隻十足蛛魔就不會聞到我身上的那至陰之氣了。

所以那十足蛛魔在這石棺上空盤恆了一陣,便即離去,便是這個緣故。

我看着拓跋星,眼淚差一點流了下來,我心中暗暗道:“傻丫頭,你怎麼這麼笨啊?你不會割我自己的血嗎?那樣的話,我的血中也有些微的陽氣,再加上血腥之氣,估計也可以將我身上的之陰之氣遮蓋住。”

我將拓跋星抱了過來,橫在我的雙腿之上,而後拿過來那一隻匕首,將我的左手手腕同樣割開一道口子,將口子橫在拓跋星的嘴巴之上,然後右手捏開拓跋星的嘴脣,將我手上的鮮血向拓跋星的口中灌了進去。

一隻不行,再割右手,右手割完了,流不出來,再從我的手臂上割一個口子,就這樣我也不知道給拓跋星灌了多少口鮮血,終於拓跋星醒了過來。

拓跋星醒來的時候,看到我正將她的腦袋放在我的雙腿之上,給我割腕灌血,急忙顫聲道:“小五,不要,我沒事的。”

我見她醒了過來,心中高興,對她道:“我在給你喝幾口。”

拓跋星使勁撐着自己,坐了起來,堅決搖了搖頭,對我道:“我沒事的。我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我將身子靠在棺壁之上,這才鬆了一口氣,道:“你沒事我就放心了,要不然可擔心死我了。”

拓跋星看着我的臉孔,心疼的道:“你臉色這麼蒼白,你,你不應該這樣的,我其實只要休息一會就好了。”

我看着她道:“你都暈過去了,怎麼會自己好轉?再說了,你不應該割你自己身上的血,你可以割我的,我皮糙肉厚,不怕疼的。”

拓跋星搖搖頭道:“我,我怕你體內鮮血的陰氣還是太多,不如用我自己的,我小的時候爺爺經常給我人蔘吃,我身體很棒的,流一些血也不會有什麼影響的。”說到人蔘,拓跋星立時想了起來,隨即從背後揹包之中取出那三株赤紅丹蔘,對我笑道:“我都忘了,咱們手裏有這個丹蔘娃娃,怕什麼?你吃兩棵,我吃一棵就可以了。”說着將那丹蔘遞給我兩棵。

我接了過去,將那丹蔘使勁咬了一口,只覺的一股甘甜的汁液進入我的肚腹之中,立時感覺渾身舒泰。我大喜之下,立即將這棵丹蔘接連幾口吞了大半,只覺自己體內一股烈火不住在身體的四肢百骸之中流動,那一種感覺真的舒服極了,似乎適才所有的疲憊不適統統不見。

我擡起頭,看到拓跋星正自慢條斯理的吃着手中的那一株丹蔘。

看到我囫圇吞棗一樣吃完那一株丹蔘,拓跋星嫣然一笑,道:“小五,你怎麼屬豬八戒的,吃這丹蔘跟吃人蔘果似得,幾口就完了。”

我哈哈一笑,道:“是啊,我還就是屬豬的,我是天蓬元帥的後人。”

我看到拓跋星的臉色也漸漸恢復正常,心中喜悅無限。

我和拓跋星在這石棺之中又休息了一會,這才掀開石棺的棺蓋,邁步跨了出來,站在這望鄉臺上,看着這一地的屍骸,想到片刻之前,這望鄉臺上就死了四五個人,黑水溝的史老大,草鬼寨的雲輕揚,盜墓的張大春,趙大年,還有那來自大沙漠裏面沙城天眼寺的智光智秀兩位和尚,我低聲喃喃道:“看來這望鄉臺還真的不是什麼好地方,怪不得人家說,望鄉臺,望鄉臺,一上下不來,這幾個人就因爲上了這望鄉臺,這就死在上面了。”

拓跋星沉聲道:“這幾個人歸根結底還是死在他們心裏的貪念上面。”

我沉聲道:“是啊,世上人都說這蛇,蜈蚣,蠍子,壁虎,蟾蜍這五毒厲害,其實那貪嗔癡三毒更加厲害。尤其是一個貪念,害了多少人。”

拓跋星慢慢道:“還有一個恨,也是一毒,恨更可怕。”

我點點頭。心裏暗道:“這嘎仙洞裏面,前前後後來的這幾個人,不是爲了貪念而來,就是爲了恨。那盜墓人張大春和劉大年就是爲了這嘎仙洞裏面太武皇帝的冥器而來,卻沒有想到,剛剛進入石門之後,就死在這望鄉臺上,那天眼寺的智光智秀來到這裏,一定是爲了天眼寺和拓跋家的仇恨而來,卻不想也就此死在這望鄉臺上,哎,這貪嗔癡恨,害了多少人啊。”

就在我心裏暗暗感慨之際,那一首募然消失的鬼離歌卻在此時突然又響了起來…… 酒會的重點來了,今晚夏烈陽會在這裡宣布夏小姐正式回太陽服飾工作,隨著一片掌聲夏烈陽帶著一個年輕女子出來,此時每個人的目光都在這個台上,他們都想知道夏小姐長什麼樣,結果讓他們都不敢想象,這個夏小姐居然是夏林果,林心怡不太敢相信這是真的,一時間感覺林心怡的下巴拉的好長。

底下好多人都在議論,他們不太敢相信,畢竟一個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竟然和他們是同事,如果是別人恐怕不會去做小小的設計師吧,夏林果也明白其他人對她這個身份有點不敢相信,她也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告訴同事自己的身份。

夏林果說:「大家好,謝謝各位在百忙之中能來到這個酒會,我也不用過多介紹自己了,今天在座的都是太陽服飾的同事和一些親朋好友,我很抱歉欺騙了各位這麼長時間。」

一男同事問:「為什麼夏林果,呃!不,夏小姐,你之前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身份呢?」

夏林果笑了笑,說:「我這麼做只是想讓更多人接受我,如果你們知道應該千金小姐跟你們一起工作,大家對我的要求還會像普通人那樣嗎?我只想讓大家知道不管是誰,不管你的身世是怎樣的,儘管是千金大小姐,如果你沒有實力,有些位置是坐不起的,因為我是學設計的,所以我就請求董事長給我這個設計師的位置,這些天來各位同事給我的提議,建議,都是跟普通人一樣,希望以後我們能這樣相處下去,我還是你們的同事夏林果,而不是什麼夏小姐,謝謝。」說完夏林果給在座的人鞠了躬,現場響起了一大片掌聲,夏林果抬起頭笑了,台下的吳長風鼓著掌也笑了,七年不見夏林果變了,變成熟了,吳長風也很開心。

林心怡知道夏林果就是太陽服飾的千金大小姐,突然有些不服氣了,她在台下狠狠地瞪著夏林果,因為夏林果的身份可能會影響到她這個首席設計師的位置,她在心裡覺得不能再對夏林果掉以輕心了。

新婚舊愛,總裁的祕蜜新娘 夏林果看得吳長風,這次她沒再躲著吳長風,而是直接上前跟吳長風打招呼,夏林果站在一處對著吳長風傻笑著,略帶有著一絲絲害羞。

等酒會結束后吳長風就帶著夏林果出去散步,在車子上夏林果一直傻笑著看著坐在駕駛座上的吳長風,突然吳長風靠邊停了車,坐在後座的夏林果來不及反應頭就撞到了副駕駛的座椅上,吳長風下車打開了車門,他附身問:「沒事吧?」

夏林果捂著額頭,說:「沒事,長風哥哥,我們要去哪?」

吳長風站直,看了看周邊的環境,突然他看到了吳正森和樊倩在中心廣場那,吳長風的眉宇瞬間皺起來,

夏林果看到吳長風臉色不太對勁,就從車子里下來,夏林果說:「長風哥哥,怎麼了?」

這個時候吳長風完全聽不見夏林果說的話,夏林果怎麼說吳長風也還是不回應,夏林果也順著吳長風看的方向看過去,夏林果回頭看看吳長風,她抓著吳長風的手,她知道吳長風還不能放下心裡的事,這件事不是說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吳長風好像也感覺到夏林果的意思,他也轉過頭看夏林果,吳長風看著夏林果突然覺得自己好孤單,也許在這個世上他只有夏林果了,夏林果剛想說什麼卻在下一秒被吳長風抱住了,吳長風抱著夏林果不知不覺哭了起來,看到長風哥哥在自己面前哭得這麼傷心,夏林果也莫名的感到難過,垂下的兩隻手也攀上了吳長風的肩膀。

高遠樹離開酒會後就去了一家酒吧,他喝了好多酒,此時此刻能陪他的也就只有酒了,他恨自己,他恨自己為什麼會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這七年他一直在等她,在等著她,他也明白夏林果喜歡的是吳長風,他也曾跟自己說只要她幸福他做什麼都可以,只是為什麼他看到夏林果跟吳長風一起走的時候他的心會那麼痛,那麼痛,高遠樹拿著酒一杯一杯往嘴裡灌,喝完了高遠樹還往杯子里倒酒,突然一隻手堵住了杯口,高遠樹抬頭看原來是方櫟宇,他知道高遠樹來這是為了什麼,也知道高遠樹為什麼會喝這麼多酒,方櫟宇叫服務生拿一個杯子過來,然後方櫟宇說:「自己喝有什麼好的,我陪你。」

方櫟宇也往自己的杯子里倒滿了酒,方櫟宇舉著酒杯,高遠樹笑了笑也舉起了酒杯,哥倆碰了碰杯。

吳長風把夏林果送到家門口就離開了,夏林果站在門口看著吳長風開車離開,等吳長風走遠后夏林果才進去,今晚她和長風說了好多話,長風也跟她說了這些年藏在心底里的話,這些話吳長風不知道跟誰說,他也只能對夏林果說了,夏林果站在窗口看著天上的星星,她嘆了一口氣,她總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她真的很心疼吳長風,但她不知道該怎麼幫吳長風。

早上夏林果一如往常的去公司上班,卻在電梯口遇到了林心怡,林心怡一把拽過夏林果,林心怡把夏林果拉到樓梯口,一路上夏林果一直在反抗,林心怡狠狠甩開夏林果,夏林果被甩開一個站不穩頭就撞到牆壁上,夏林果捂著額頭,說:「你是不是有病啊?」

林心怡瞪大眼睛惡狠狠的看著夏林果,林心怡一個狠勁抓住夏林果的手,這力氣足以把手擰斷,林心怡低頭俯到夏林果耳邊,說:「夏林果,你別以為你是太陽服飾的千金小姐我就得對你俯首稱臣,你想都別想,我們就比比看誰的設計更高吧,不屬於你的東西你永遠別想拿走,包括……」說完林心怡又狠甩了一次夏林果,還好這次夏林果早有準備不至於那麼難堪,夏林果就納悶了這個林心怡為什麼就這麼針對她呢?從高二到現在一直沒停過。

夏林果磕磕絆絆的走到設計部,其他人看到夏林果也都紛紛湧上前來,問夏林果要不要吃點什麼或是喝點什麼,見這些人突然間這麼殷勤夏林果覺得很不自在,夏林果大叫了一聲「停」,這時所以聲音都停了,夏林果走到座位上摸了摸鍵盤,夏林果跟其他人說不需要因為她的身份而把原本的關係給生疏了,她喜歡原來的他們,現在他們所做的一切都讓她覺得很生疏,一個人最大的本事是靠著雙手闖出一片天,這種奉承的話是不可靠的,夏林果希望他們該幹嘛幹嘛,畢竟設計部可是服裝公司的辛亥啊,以後他們還是跟之前一樣,夏林果仍然是他們的同事而不是什麼千金小姐,夏林果態度明確,其他人似乎也對她刮目相看了,都認為夏林果並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既然一個千金小姐都從一個普通的設計師做起,那他們又為什麼要去巴結別人呢?之後其他人都散開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去,夏林果坐在座位上看著他們每個人一個個都認真工作的模樣,心裡無限高興,只是有個人看到這場面就會不高興,夏林果也注意到了這個人,但又有什麼辦法誰叫她們合不來。

中午時分夏林果接到一個電話,電話里的人說有要事找夏林果,希望夏林果到公司門口來一趟,夏林果沒多想就下去,到公司門口一看原來是宋倩一,這也太驚奇了,沒想到宋倩一考慮得這麼爽快,幾天搞定了,夏林果走到宋倩一跟前說:「怎麼,想好了?」 宋倩一說:「對,我考慮好了,不管怎樣我都要給他一個答案。」

「好,那你跟我來吧」夏林果帶宋倩一去了夏林龍的辦公室,只不過夏林龍現在是總經理,他不會像以前那樣那麼閑了,來到辦公室看不到夏林龍,夏林果就問夏林龍的秘書胡雨欣,胡雨欣說夏林龍正在開會,這個會議較緊急開到十二點多了還沒散會,不過沒關係夏林果可以等,宋倩一在夏林龍的辦公室里看了看,她看到有一個抽屜開著,宋倩一是想把抽屜關上,只是她在抽屜里看到了一張照片,由於好奇心宋倩一把照片拿出來看了,照片上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宋倩一,這一刻宋倩一瞬間紅了眼,這三年來夏林龍一直沒有忘記她,可她卻一直以為夏林龍負了自己,夏林果拿著兩杯飲料走進來,宋倩一一個反應立馬把照片藏在身後,其實被夏林果看穿了,夏林果放下杯子走過去,她走到宋倩一身旁告訴宋倩一夏林龍還在忙,不過一會就散會了,夏林果瞄了一眼被宋倩一藏在身後的照片,夏林果嘴角揚起笑了笑,說:「這照片哥哥一直都戴在身邊,不管去哪他都戴著它。」

宋倩一把照片拿出來放回抽屜去,這些年發生的事只有自己知道,宋倩一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身份見夏林龍,心中的顧忌太多,她害怕夏林龍不會接受她,不會原諒她,不過好在夏林龍現在還沒來,她還有點時間可以緩衝一下,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夏林果在辦公室里等久了,無聊到玩弄夏林龍養的多肉植物,玩膩了就走來走去走來走去,夏林果覺得無聊而她卻沒發現有一個人坐立不安的樣子,時間每過去一分宋倩一就會緊張到咽口水,會開到了一點鐘,夏林龍來到辦公室外他的秘書就對他說夏林果和一個女人在辦公室里等他,夏林龍不知道其中緣由,他還好奇夏林果找他幹嘛,夏林果在辦公室等久了忍不住,就想要出去找夏林龍,誰知夏林果剛出辦公室就遇到了夏林龍,夏林龍拉住夏林果問她找自己幹嘛?夏林果沒多說什麼就告訴夏林龍有人找他,讓夏林龍趕緊進去,否則夏林龍會後悔的。

啊!什麼事這麼嚴重,夏林龍被夏林果弄得雲里霧裡的,夏林果離開后宋倩一就更緊張了,宋倩一開始走來走去,用步伐來壓抑心中的焦慮,這時夏林龍推門進來了,宋倩一以為是夏林果就說:「林果你終於回來了。」誰知轉身後卻看到夏林龍,「咚」的一聲,夏林龍手上拿的文件散落一地。

「小,小倩。」夏林果沒想到自己竟然結巴了,他沒想過這輩子還能再見到宋倩一,現在宋倩一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他當然會嚇一跳了,其實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宋倩一說:「三年不見,你過得怎麼樣?」宋倩一強行平復心中的焦慮對夏林龍說了話。

「你怎麼會在這?這三年你去哪了?為什麼,為什麼我都找不到你?」夏林龍跑到宋倩一身旁抓著宋倩一的肩膀,語氣異常激動,同時夏林龍的眼睛也紅了,夏林龍的樣子讓宋倩一特別心疼,宋倩一伸手撫著夏林龍的臉頰,她真的很對不起,很對不起,宋倩一說:「對不起,是我不好,對不起,對不起。」

宋倩一撫著夏林龍的臉,夏林龍順勢握住宋倩一的手,緊緊的靠在臉頰上,夏林龍只想知道現在是不是夢,宋倩一的手是熱的,人是實在的,這不是在做夢這是真的,夏林龍緊抱著宋倩一,可突然間又把宋倩一推開,夏林龍突然間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前一秒還在叫宋倩一別離開他,現在卻又叫宋倩一離開。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可憐。」夏林龍的語氣里充滿了無奈又帶有著一絲絲氣憤,聽到夏林龍要趕自己走,宋倩一忍不住淚奔了,難道夏林龍真的不會原諒她了,所以他要趕她走嗎?

夏林果坐在辦公室外等著夏林龍的好消息,遇到一個喜歡的人和喜歡自己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希望夏林龍這次能幸福,夏林果想想以後不由的傻笑了出來,胡雨欣拿了一杯咖啡給夏林果,可夏林果並不喜歡喝咖啡啊,夏林果如果不接胡秘書會失望,如果接了又要忍受那種苦味,夏林果在心底里抱怨了為什麼公司的咖啡沒有糖沒有牛奶呢?

為了顧及胡雨欣的感受,夏林果強迫著右手接過那杯咖啡,夏林果把咖啡端到嘴邊時不由的閉了下眼,當她鼓起勇氣要喝時宋倩一打開了辦公室的門跑了出去,見這一幕夏林果也立馬放下了咖啡去攔住宋倩一。

夏林果以為一切都談妥了,還美滋滋的問宋倩一,說:「是不是都解釋清楚了,哥哥會和你結婚嗎?」

說到這宋倩一實在忍不住立馬放聲大哭,夏林果不明白宋倩一為什麼哭,她戳了戳宋倩一的肩膀,問宋倩一沒事吧?宋倩一抹去臉上的淚水,隨後她又把手上的戒指摘下來還給夏林果。

宋倩一說:「他不會原諒我的,這戒指也不是我的了,麻煩你幫我還給他。」宋倩一說完就直徑跑走了,夏林果轉身看了看宋倩一,然後又看了一眼那枚戒指,夏林果走到夏林龍的辦公室去質問夏林龍,她不明白了夏林龍明明那麼喜歡宋倩一,好不容易見到了現在又為什麼要趕她走呢?

這個問題讓坐在沙發上抱著頭沉思的夏林龍抬起了頭,夏林龍仰著頭看著夏林果,夏林龍說:「如果你喜歡的人已經是別人的老婆,那你還會繼續留著她嗎?」

什麼,宋倩一結婚了?其實這只是夏林龍覺得的,宋倩一沒結婚,三年前夏林龍去宋倩一租住的房子找宋倩一,無意間聽到宋倩一的鄰居說宋倩一是被一個男人接走的,而這個男人的年紀跟宋倩一不相上下,夏林龍也是因為這件事才喝的酒。

夏林龍不言不語,坐在辦公桌上仰望著玻璃窗外的天,夏林果有些急了,她好不容易找到宋倩一,可夏林龍卻把她弄跑了,不管怎樣他倆心裡都有對方,什麼事不能說清楚呢?

夏林果走到夏林龍身旁,說:「哥,其實她沒結婚,三年前你硬拉著我跟你去買戒指,被她看到然後誤會了,她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離開英國的。」

聽到這夏林龍突然看了夏林果一眼,夏林果趕緊把戒指給夏林龍看,看到已經扔了的戒指被夏林果撿回來了,夏林龍就問怎麼回事?

夏林果說這戒指她已經給宋倩一了而且宋倩一也戴上了,可就在剛剛宋倩一摘下了戒指,或許那一刻宋倩一的心都碎了吧。

夏林果說:「哥哥,你愛她,她也愛你,你們別再錯過了好嗎?這些年你為了她一直不娶,她也因為你一直不嫁,緣分一旦錯過就沒了,把她找回來吧。」夏林果把戒指放到夏林龍的手心上,夏林龍望了望窗外再看一眼手中的戒指,夏林龍突然跑出了辦公室,連手頭的工作都丟一邊去了,他知道他誤會了宋倩一,那他該把宋倩一找回來,因為他愛她。 夏林龍跑出了公司,左轉右轉還是找不到宋倩一,突然在人群中他看了一個跟宋倩一穿著一樣的人,夏林龍上前攔住她,可卻發現這個人不是宋倩一,夏林龍只好歉意的跟女孩說抱歉了,夏林龍又左看右看,宋倩一真的走了,他沒能追上宋倩一,夏林龍只好失落的回去了。

宋倩一拖著沉重的步伐一直走一直走,眼眶的淚水已經遮住了她的視線,低一下頭淚水就如雨點般掉到地上,一個不小心宋倩一被絆倒在地,宋倩一看著被蹭傷的手,儘管是蹭傷但宋倩一的手掌還是流出了鮮紅的血,不知不覺突然間天空下起了小雨,宋倩一手上的血被雨水一點一點衝掉,隨後宋倩一跪在雨里抱頭痛哭,突然一把傘撐在她頭上,宋倩一抬頭看是夏林龍,原來夏林龍沒回公司而是繼續找宋倩一了,夏林龍蹲下來抓著宋倩一受傷的手,宋倩一想要把手收回,可她越想收回手夏林龍就抓得越緊。

「傻瓜,我叫你走你就走嗎,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夏林龍放開宋倩一的手,撫著宋倩一的臉,是的宋倩一是他的全部,他除了她以外再也不會喜歡任何人了。

宋倩一聽到夏林龍說的話,覺得可能是自己聽錯了吧,而此刻的宋倩一心中有一絲絲憎恨夏林龍,宋倩一說:「夏林龍,你就是個混蛋,你就是個混蛋,混蛋。」

宋倩一一邊說一邊捶打夏林龍的胸部,越打越激烈,夏林龍猛的抓住宋倩一纖瘦的手,一把把宋倩一給抱住,此刻夏林龍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只能抱住宋倩一,雨傘倒在了地上,夏林龍和宋倩一就這樣被雨淋著,不知不覺宋倩一既然也抱住夏林龍,不爭氣的眼淚又再次流了出來,她也是愛夏林龍的,她也不能沒有夏林龍。

下午嘉華集團召開了一個會議,這家公司的董事長叫高宇,也就是高遠樹的爸爸,高遠樹在公司里擔任總經理,這種會議他當然會參加,大部分股東表示要把太陽服飾的合作權拿到手,太陽服飾這次想要找一個長期合作夥伴,不論大小公司都可以,雖說太陽服飾這次陣勢並不大,但嘉華集團還是想要爭取拿到合作權,聽過股東們的想法,高遠樹卻不怎麼贊同,高遠樹表示嘉華集團沒必要跟其他公司掙這個合作,再者說來嘉華集團跟太陽服飾的實力也是不相上下的,他覺得這次合作沒必要,高遠樹說出自己的看法后一半的股東都覺得高遠樹說的也對,可一位老股東古蘅反對了高遠樹,他覺得兩家公司的實力是不相上下,可是如果論勢力太陽服飾在國內以及海外都有很大的名聲,而且還在英國有一個分公司,因為名聲大所以各個公司都會搶著拿到這次的合作權,要在海外嘉華集團算輸了,對於一個公司來說項目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有一個長期合伙人,且如果能拿下太陽服飾這個項目,對於嘉華集團也是一大好處不是嗎?

看來高遠樹考慮得不夠周全,對於這一層方面他沒想得清楚,是他想不清楚想不周全嗎?還是因為別的原因?

散會後古蘅去找了高遠樹,他希望高遠樹能拿下這次的項目,看到古蘅和其他股東這麼在意這個項目,高遠樹也說他會努力的,其中他們還提到這個項目交由誰去做,古蘅摸了摸鬍子一下子他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那就是高遠樹自己,高遠樹疑惑為什麼會讓他去呢?

古蘅說:「我聽說太陽服飾的董事長一直很欣賞你,記得七年前你還去參加過他的發布會,在那次發布會他對你特別有好感,也許你去我們成功的幾率也大。」

不過也對上次為夏林果開的酒會嘉華集團沒有幾個人被邀請去,除了高遠樹和高宇沒別人了,因為高宇沒去夏烈陽也就記得高遠樹而已,如果真的像古蘅這麼說的話,那高遠樹真的一點拒絕的機會都沒有了,高遠樹只好跟古蘅保證他會去,但能不能拿下這個項目還得看看運氣了。

吳長風從公司下完班就回去了,剛推開門就有看到吳正森坐在裡面,吳長風也是無語了,這七年吳正森有哪一次能把自己勸回去的,吳長風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做這種事,吳長風不想理他,而是直接避開吳正森走向二樓,見此情形吳正森就立馬上前攔住吳長風,吳正森攔在樓梯口吳長風就是想要上去也難了。

廢話不多說,吳長風毫不客氣的對吳正森說:「你想幹嘛?」

吳正森撫著吳長風的肩膀,把吳長風帶到餐廳來,桌面上琳琅滿目的菜式直讓人流口水,吳正森只想要跟吳長風好好吃個飯,這些菜都是吳正森提前叫張銘做好的,不知不覺吳長風坐了下來,而吳正森就坐在吳長風對面,一個大圓桌子父子倆卻這樣坐,顯得格外尷尬。

張銘把最後一道菜端上來就離開了餐廳,現在餐廳里只有吳正森和吳長風,飯剛吃到一半吳長風就甩下手中的筷子

吳長風說:「不管什麼事,你還是直奔主題吧!你來找我又想叫我跟你回去嗎?」

吳正森咽下嘴裡的飯放下了筷子,他想說點什麼,卻又不說了,吳正森說:「沒什麼,爸爸就是想你了,就想跟你好好吃個飯,沒什麼。」

吳長風不太相信吳正森說的話,他直接當面質問吳正森是不是有事瞞著他,這一問問到了吳正森的痛處,對於這個問題他現在視而不見,見到吳正森一直不回答自己的問題,突然吳長風怒了,他站起來一腳踹開了椅子,然後雙手撐在桌子上滿臉憤怒的看著吳正森,說:「為什麼,對於我的問題你就這麼難回答嗎?」

不管吳長風怎麼說吳正森都一直保持沉默著,看到吳正森這個樣子吳長風更氣了,吳長風一臉冷淡的走到吳正森旁邊,蹲在吳正森面前,吳長風一臉冷漠的看著吳正森,吳長風說:「既然這麼難開口,那你走吧,這裡是薛家不是吳家,我媽的家,我跟你沒關係,你走吧。」

吳長風說的話讓吳正森傷透了心,吳正森攙扶著椅子起來,吳長風也站了起來,吳正森跌跌撞撞的走出餐廳,看著吳正森離開吳長風也特別心痛,吳長風閉著眼睛深呼一口氣,轉過身去不看吳正森。

到門口時吳正森突然感覺到一陣胸悶,呼吸甚至有點困難,吳正森緊抓著門把手,忽然間吳正森覺得自己一點意識都沒有了,就倒在了門口,聽到動靜吳長風就跑出來看,當他看到吳正森倒在地上時心中的憤恨全沒了,更多的是擔心焦急,張銘聽到吳長風的聲音也跑出來看看怎麼回事,沒想到看到這麼一幕,吳長風拼了命的把吳正森抱起啦,張銘一個女人也不能做什麼她只能幫吳長風開車門,在吧吳正森放進車之後,吳長風加快了油門把車開走,一路上吳長風什麼都沒想,他只要吳正森平安,吳長風連闖好幾個紅燈油門幾乎被他踩到了底。

在手術室外吳長風一直在等著,現在他的大腦好亂,他在心裡乞求著希望吳正森沒事,他不能有事,否則他一定不會原諒吳正森的,吳長風抱著頭跪在地上懊惱著,他恨自己為什麼不答應不順從吳正森的話,今天吳正森這麼反常他都看不出來。

兩個小時後手術室外的燈關了,醫生走了出來,吳長風立馬上前詢問吳正森的情況,醫生說吳正森有高血壓加一些心理上的疾病,雖然命是保住,可心裡上的疾病醫生也無能為力了,醫生建議吳正森在醫院靜養幾天,不過醫生也說了不要再讓吳正森受什麼刺激了。

聽到吳正森沒事吳長風也就放心了,只要活著就好。 走鬼印,渡鬼人,盤龍嶺上鎖亡魂。勾魂手,鬼見愁,相逢莫忘米五斗……

歌聲婉轉悠揚,竟似是從那望仙台下面,忘川河上飄來的。

我和拓跋星急忙奔到那望鄉臺斷崖上面,我們此刻卻忘了那斷崖下面一片黑漆漆的哪裏看得到半點蹤影?

那鬼離歌卻是獨自從斷崖下面飄了上來,但是鬼離歌的聲音一會遠,一會近,忽遠忽近,若隱若現。我們再聽得一會,那鬼離歌的聲音竟似要慢慢遠去。

我急忙拉着拓跋星的手,向望鄉臺下面奔了過去。

這望鄉臺上面上寬下窄,上來的時候殊爲不易,此時此刻想要下去,更是大大不易。

我和拓跋星手拉着手,慢慢下到那望仙台下面,打開手電,四處尋找,終於在望鄉臺下面臺階的一側,看到一個黑黝黝的通道。通道不知通向何處。

我硬着頭皮,拉上拓跋星鑽了進去。

進到這通道之中,沒走出數米之遙,便看到半空之中漂浮着一隻亡魂。

那亡魂眼神迷茫,似無所覺,竟是從我們頭頂一飄而過。

我心中一動,心道:“要不要捉它回去?”

心中一閃念之際,那一隻亡魂已經飄然飛了過去。

我心中隨即放下捉這亡魂的念頭,拉着拓跋星繼續往前。又走出數米,只見前方赫然又是一隻亡魂眼神迷茫向我飄了過來。

這一次,沒有用我說話,拓跋星便即開口道:“快,小五,用你的百鬼囊將這亡魂捉了。”

我急忙答應,伸手取出百鬼囊,將那隻亡魂收了起來。

我手中的這一隻亡魂剛剛收完,遠處又一隻亡魂飄了過來。

我大喜,隨即手拿百鬼囊,邊走邊收,一路竟是收了十來個亡魂。我估計,再有幾個就夠數了,自己也就可以由祭酒升爲監察祭酒了。

這通道曲曲折折,我們竟似走了有數十米之多,這才走出洞口,眼前一陣水汽撲面而來。我將百鬼囊收了起來,舉起手電,向四周一照,只見自己此刻和拓跋星已經到了一條河水之旁。

那一條河水之上冰凌流動,冰凌之下,便是宛如青色琉璃般的河水了。

我心裏一動,低聲對拓跋星道:“星星,你說這是不是忘川河了?”

拓跋星一雙星眸來回轉動,看了看這四周,隨後慢慢點了點頭,道:“這條河應該便是那忘川河了,可是這忘川河上爲什麼河水是這麼清澈?不是說忘川河上死過無數的怨魂,河水是血紅色的嗎?”

我低聲道:“星星,你不是說過嗎?這裏並不是什麼真的陰間,而是你們鮮卑人太武帝的陵墓所在嗎?這裏不過是仿照那陰間造出的這麼一條忘川河罷了。”

拓跋星神色之間有些失落,低低道:“我剛纔一瞬間竟是有一些恍惚,哎,我真的好像看看那真正的忘川河是什麼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