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等所有人都走了後,江離對王端公還有林永夜父親說:“你們先回去守好林永夜,那些紅衣人就是這屍洞下面屍王所蠱惑的陰魂,今晚我們下去,我擔心那遊屍王會搶先一步對林永夜下手。”

王端公和林永夜父親連連應是,也在隨後離開了這裏。

這現場就剩下了我和江離兩人,江離先從包裏取出了些黃表紙,並紮了個紙人,畫上一些符文後放在了抽水泵那洞口,我問江離:“這是做什麼?”

江離回答說:“我們都下去,那些遊屍從這洞口逃走怎麼辦?放個紙人在這裏,預防他們逃走。”

江離說完,並起手指對那紙人念道:“天道清明,地道安寧,人道至晴,散財一提,混合匯成,歸命萬將隨形而行,剝吾魂入此身,見此如吾。吾奉茅衷真君之令,急急如律令!”

唸完捏了個三清指,指向放在洞口的那稻草人。

而後便見一縷青煙從江離頭頂飄蕩出來,漸漸沒入了面前的紙人之中。

我在旁邊默默記着江離的所有步驟,江離準備完畢,見我看得入神,跟我解釋說:“這法咒叫剝魂咒,以往世道不太平,人命得不到保障,所以道家高人創造了這法術,在遇到危險時,可以將自己靈魂剝離一部分出去,到時候就算本體靈魂被滅,也還在這世上存有一線生機,這個法術你以後或許會用得上。”

我恩恩點頭,江離隨後帶着我走到了屍洞旁,看着黑黢黢的屍洞,直接跳了下去,不久傳出落地聲音,他在裏面對我喊:“臭小子,怎麼還不下來?”

我說:“有多高啊?”

“我接着你。”江離傳出聲音,他在下面,我自然放心,問了這麼一句後,直接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比我想象的要淺很多,只有約莫三米,而且我跳下去剛好被江離雙手給護住,幾乎沒什麼感覺。

安全落地,江離從包裏掏出一手電筒,照亮了這洞中。

有光線纔看清楚,這裏不過是條通道,根本不是洞的正室,手電筒打過去,還能看見抽水泵的接口被卡在了前邊通道的石縫中。

這通道長約三十來米,高三米,通道里面全是爛泥,腳踩上去直接將腳踝淹沒,江離指了指前方說:“那遊屍王就在前面不遠處的正室中,一會兒如果聽見有人喊你名字,或者拍你肩膀,你千萬不要回頭,更不能迴應,否者你也會變成下一個紅衣人。”

(本章完) 「不是啊,以前我才神主府附近的酒樓當差,見過女扮男裝的神女就是這幅打扮哦!」對方再次說道。

墨九狸聞言,眼神掃向人群中,卻沒有發現到底是誰在說話,墨九狸的唇角露出冷意,這個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果然,對方說完,四方神主府的護衛們,看著墨九狸警惕的說道:「把你的斗笠摘下來!」

墨九狸知道自己躲不過,而且她也不想再躲,直接把頭上的斗笠摘了下去,身上紅光一閃,恢復了自己的打扮,夜色下墨九狸一襲紅衣如血,一張巴掌大的臉蛋,五官精緻美得如畫,不畫而黛的眉,卷而長翹的眼睫如蟬翼般動人,鼻樑挺直,明眸皓齒,美麗無邪……

只是此刻墨九狸那的眸子里卻冷凝無波,隱著一股憤怒和恨意,卻偏偏美得似仙,讓人不由自主為她沉淪……

墨九狸美的就像天上的仙,只可遠觀,讓人遙遙難及……

眾人看的都是一陣驚艷,就連四方神尊府的護衛也不例外,短暫失神后,一個個手裡的武器對著墨九狸道:「神女,神界的叛徒,你果然來了,跟我們走吧!」

「讓我跟你們走可以,但是我要先跟我爹娘說幾句話,不然我寧可神魂自爆在這裡!」墨九狸看著周圍的四方神尊府的護衛說道。

幾人聞言相互對視一眼,最後為首的四方神尊府護衛看著墨九狸說道:「有話快說,說完就跟我們離開!」

墨九狸被一群四方神尊府護衛圍著,來到了墨湮和墨綵衣的面前,看著自己的爹娘說道:「爹爹,娘親,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的!」

「九狸,你不應該回來啊!」墨綵衣看著女兒心疼的說道。

「九狸……」墨湮心疼的喊道。

「爹爹,娘親,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救你們的!」墨九狸堅定的說道。

墨湮和墨綵衣雖然不知道墨九狸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們都感覺到女兒似乎變了,兩人想說什麼,但是猶豫了下最後只能對著墨九狸點點頭……

墨九狸被四方神尊府護衛押走了,人群中一個年輕女子轉身離去……

墨九狸被抓走之後,沒多久幾個四方神尊府護衛就給她蒙上了一個眼罩,壓著她上了一隻飛行獸,不知道飛了多遠的距離,落下之後又帶著她走了一段,最後似乎將她關進了一間冰冷的密室中,才打開她的眼罩,墨九狸一看自己果然被關在一個陌生的密室中……

「我要見四方神尊!」墨九狸對著四方神尊府護衛說道。

「神尊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現在這裡待著,別耍花招,神尊要見你時,自會帶你去見的!」說完,直接把密室的們一關,轉身離去。

整個密室頓時只剩下墨九狸一個人,冷冷清清被囚禁在這裡,墨九狸貼著牆坐下來,她到現在都無法想像,這算時間發生的事情,從自己準備大婚到現在,人生果然是這樣無法一帆風順,總有大起大落啊…… 這裏面全是爛泥,如果真的在這裏被裏面的東西追趕的話,我們還沒適應這裏的環境,想要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

進來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幹掉裏面的東西,要麼被裏面的東西幹掉。

江離跟我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後,然後一步一個腳印扶着這屍洞洞壁往前挪着步子,我是在鄉里長大的,再爛的路我也走過,不過這地方只走了十來米,就已經感覺到腿部吃力了,扶着洞壁說:“他們到底是怎麼挖出來的。”

“你爺爺能控制殭屍幫他挖九宮陣,這遊屍王當然也能控制遊屍來幫他挖這個洞。”江離回答我,眼神同時密切注視着前往。

耗費了將近十分鐘,我們才終於將這通道走完,可到盡頭,看見的卻不是洞室,而是一方開合門的石門,石門緊閉着根本難以通行。

這石門上還有不少殘餘的淤泥,江離在石門前站了會兒,然後伸手去將石門上的淤泥抹掉,露出了這石門本來的面目。

這石門上雕刻着一副古老的石畫,還有一些奇異的文字,我沒看大懂,就問江離:“這寫的是什麼?”

石壁的畫上現實,一個身着長袍的道士手持拂塵,並着劍指與對面一九尾狐狸相對,除卻道士和那九尾狐狸,這上面就剩下一些文字和太極圖案了。

江離上下左右將這上面的石畫仔仔細細看了一遍,然後說:“或許是我弄錯了,這遊屍王根本不是爲了顛倒陰陽復活,而是想顛倒陰陽離開這裏,這石門上的畫顯示,這地方本是一個牢籠,鬼谷子東行時遇到一頭作怪的九尾妖狐,就施展法術將它封印在了這裏,但是現在石門的法力漸漸減弱,這石門也就時而開時而合,上次我來的時候恰好遇到這石門法力減弱,石門大開了一天,那些紅衣人才趁此機會離開這裏,但是今天石門合上了,所以纔會這樣。”

我盯着石門看了幾眼,然後說:“要不我們先出去吧,等下次石門法力減弱的時候,我們再進來。”

江離卻搖搖頭說:“來都來了,豈有空手而歸的道理,屏住呼吸,抓緊我。”

江離只跟我說了這麼句,然後迅速咬破了手指,一絲絲殷紅鮮血從他的手指上落下,他直接用手指在石門上畫了起來,在石門上留下了血的紋路。

畫這東西期間,江離跟我說:“鬼谷子是戰國時期最傑出的方士,傳說是陰長生的徒弟之一,也是他整合了《逆陰陽》一書,他的鬼谷縱橫術鮮有敵手,如果不瞭解鬼谷術,根本無法破解這石門上的法術。”

我看着石門上留下的一條條紋路,問江離:“那您怎麼會?”

江離笑了笑:“有什麼東西是你師父我不會的?”

江離說完這話,符文也繪製完畢,都沒提醒我,就並起手指唸了個‘敕’!

唸完轟隆一聲,這石門上的鮮血迅速消失不見,沒入了石門之中,而後石門轟然打開。

這裏面關着不少水,直接從石門之中涌了出來,江離迅速抽出法劍直接插在了洞壁上,然後一手拉着我,以免我被這水沖走。

裏面的水比我想象得要少,即便是全部涌出來了,也不過是齊腰深,而剛纔外面沒有取走的那抽水泵也開始發揮作用。

我們在門口等了會兒,水位漸漸降落下去,我和江離這才得以前行。

走入其中,這裏面豁然開朗,不再是淤泥地,這裏面由人工鑿出的石頭鋪成,地上也比之前平坦很多,而且這裏面所有石壁都刻滿了詭異的符文。

“鬼谷鎖魂陣,果然是鬼谷子的手筆。”江離打量着這石壁上的符文,認出了符文所代表的意思。

我們邁步踏入其中,腳步的聲音瞬間傳遍了整個石洞,

但是這裏面根本沒有見到所謂的遊屍和那狐狸的屍體。

心有不解,問江離:“怎麼沒有看見遊屍王?”

江離指了指前方:“你去那裏看看。”

我加快步子過去,接近這石室中心位置時才發現,這石室並不是最底層,在這中間,還鑿出了一個直徑約有五米的大洞。

往下看了看,不見下面有什麼遊屍,只有紅色毛髮塞滿了這下面,根本看不見有什麼其他東西,正要回頭問江離,耳旁突然傳來了鐵鏈的拖動聲音,忙跳到江離旁邊。

這時纔看清八根黝黑的鐵鏈在地上游走了起來,鐵鏈拖動撞擊着石壁,發出了聲音,這八根慢慢繃緊,聲音不絕於耳。

而此時下面那紅色毛髮也動了起來,等鐵鏈完全繃緊,我纔看清楚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這八根鐵鏈分佈在八個方位,一端沒入了這洞中,另外一端釘入周圍的石壁上。

吼!

一聲怒吼,將正在大量鐵鏈的我嚇得猛地一驚,江離忙一把把我拉到了後面,然後退了到了石門旁。

再看這裏面,那紅毛慢慢升了起來,升起來後開始抖動,將身上淤泥和水甩得乾乾淨淨,江離忙擡手擋住了污泥。

帥乾淨了身上的污泥,我也看清楚那東西的真面目。

“狐狸。”我微張着嘴巴看着從洞中冒出頭的物種,“好大!”

那洞直徑足有五米,也足足有一兩米深,但是下面那紅色狐狸站起身來,整個頭竟然還露在外面,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狐狸,失聲喊了出來。

那紅色狐狸也發現了我和江離,雙眼盯着我們看了起來,眼神漆黑,看見它眼睛的時候,我竟覺得有些熟悉,因爲這眼神之前那小姑娘也露出來過,出現的症狀都一模一樣,好似整個身心都被掏空了,全身無力。

而江離卻在此時拍了拍我,並沉聲說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用魅惑術。”

江離這麼說了句,那狐狸身體往下沉了些,應該是坐了下來,而後竟然發出了人的聲音:“這麼多年了,除了鬼谷子以外,你們倆是第二個走進來的活人,是來殺我的嗎?我雖然被這八根鐵鏈封鎖在這裏,但是如果能殺我的話,鬼谷子就不會這麼大費周章將我鎖在這裏,而不是直接殺了我了。”

我沒想透這狐狸到底是怎麼說話的,但是卻聽明白了它的話外之音。

我們雖然近來了,但是想要殺它卻難上加難,因爲就連當初的鬼谷子都沒能殺掉它,現在更不可能有人能殺它。

鬼谷子江離之前在介紹陰長生的時候跟我講過一些,傳說陰長生的徒弟,戰國時期鬼谷派的創始人,一身鬼谷術驚天地泣鬼神,鬼谷子本人十分低調,但是他的徒弟卻十分出名,蘇秦、張儀、孫臏、龐涓、商鞅等都是他的徒弟,而這些人只不過學了他鬼谷術中的權謀之術而已,由此可以看出鬼谷子本人到底是多麼恐怖。

等這紅色狐狸說完話,江離往前走了過去,我也跟着江離過去,最終站在了那洞邊,這次能很清楚看見那紅色狐狸的本體。

它本體沒有實際那麼大,毛髮佔了大部分空間,不過即便如此,它也比外面的狐狸大多了,多半也只有昨天那個小女孩能與之比擬了。

我和江離走到旁邊,它擡頭看着我們,江離卻說:“鎖住你的不止八根鐵鏈,你的腳上還有一根,鬼谷子不會笨到留下這麼大個缺陷的。”

九是道家的極盡之術,道家的人認爲,只有到了九纔是完美狀態,所以道家很多法術都跟九掛鉤,比如道家的九字真言,道家的天衍四九。

對於法術也是如此,到了九,就證明法術已經完

美,是無懈可擊的。

被江離當場戳破,下面那狐狸稍微有些驚愕,不過隨後卻笑了起來:“你說得沒錯,如果只是八根鐵鏈我早就離開這裏,我被鎖在這裏三千多年,從活着一直到死去,死去後變成行屍再繼續被鎖,就是因爲這該死的第九根鐵鏈,不過很快我就能掙脫它們了,那孩子靈魂至陽,剛好可以剋制鬼谷的至陰法術。這件事情跟你們無關,勸你們最好不要管,這九根鐵鏈帶給我無盡痛苦,卻也給了我刀槍不入的身體,你們是殺不了我的。”

它開始警告我們,不過江離卻不領情,說道:“那孩子跟我有些淵源,你把他的命輪還給我,我就不管你,到時候你能不能出來,就看你的命數。另外,在我面前就不要用你的化身了,沒用。”

江離說完,那狐狸更爲吃驚了,瞪着江離看了老半天:“普通人根本受不住我的魅惑術,也根本看不穿我的僞裝,你很厲害呀!”

江離並未言語。

不過那狐狸卻在隨後開始變化,洞中毛髮開始漸漸消失,最後連那隻狐狸都不見了。

所有東西消失,是在洞中留下了一個看起來只有七八歲的小女孩,小女孩身着紅衣,外面的這八根鐵鏈鎖住了她的胸膛、喉嚨、雙臂、背部等地方,而她赤裸的腳踝上,還拴着一根鐵鏈,那鐵鏈沒入了地下。

她身上但凡栓有鐵鏈的地方,都已經千瘡百孔,它雖然是遊屍王,屍體刀槍不入,但是爲了掙脫這鐵鏈的束縛,她卻活生生將自己的皮肉磨掉了一層又一層。

我看了看她,再看看江離,說:“她挺可憐的。”

我這話說完,她眼神極速變化,滿眼可憐,看着我說:“小哥哥,我好痛呀,剛纔我只是怕你們傷害我,所以才變得那麼大來嚇你們的,你們放了我好不好?我保證乖乖聽你們的話!”

江離聽了她的話,眉頭緊蹙,突然怒斥一聲:“孽畜,還敢來!”

這聲怒斥把我嚇醒,也把她嚇了一跳。

眼前一個恍惚,再看向下面,那小女孩眼中的可憐少了,多了幾分成熟,看着江離擺擺手,舞動了鐵鏈敲擊着四壁,叮咚作響,並笑了笑說:“不要這麼兇嘛,我只是看他很可愛,跟他玩玩而已。”

江離已經不準備跟她糾纏了,指了下他旁邊的一塊拳頭大的晶瑩剔透的石頭,說:“把那石頭給我。”

“你下來拿呀。”她看着江離妖媚一笑,這笑容跟她外貌的年齡完全不符合。

江離聽完也笑了笑,將他包袱遞給了我,然後還真的就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我看呆了,她也看呆了,當江離跟她面對面站着的時候,她驚愕了好一陣才說:“你真的敢下來?”

江離沒搭理她,彎腰撿起了那石頭,然後抓着鐵鏈就準備上來。

但那女孩卻一把抓住了江離:“你陪我玩兒會兒好不好?好久沒人跟我說話了,我也好久沒有人摸過活人了,你身上好暖和,比那些遊屍暖和多了,你身上也好軟,味道好好聞,那些遊屍不會說話,身上硬邦邦的,滿身屍氣。我已經好多年沒有這麼近距離接觸過活人了,你只要陪我說話,我可以把我一切的獻給你,我的肉很好吃的,我也可以給你。”

她跟瘋了一樣,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狀態,跟八爪魚似的纏繞在了江離身上,不斷在他身上揉捏,並哈哧哈哧聞了起來。

江離哪兒被人這麼糾纏過,掙了幾次,沒能甩脫她,實在沒辦法了,江離突然並起手指怒斥一聲:“孽畜,看看我是誰!”

小女孩斜向上看着江離,整個人突然變了,忙從江離身上跳了下來,渾身哆嗦着看向江離,指着江離斷斷續續說:“是你……”

(本章完) 墨九狸坐在密室中閉著眼睛,過往的一幕幕不斷的浮現在腦海中,讓她時而皺眉,時而勾唇……

墨九狸就這樣被關在這裡無人問津,多少次她擔心自己的爹娘掉下滅神台,聲嘶力竭的大喊,可是都沒有人應她,而她想出去卻也不能,墨九狸在裡面待得幾乎都要瘋掉了……

就連她唯一的神器蓮花杖,都無法破開這密室,讓墨九狸越發的煩躁不安……

終於在又一次對著密室的四周狂轟爛炸之後,墨九狸疲憊的昏倒在地上,沒過多久一個紫色的身影出現在墨九狸的身邊,伸手拂過墨九狸臉上的碎發,眼中帶著無線的痴迷,看著墨九狸,輕輕抱起她的身子放在自己的腿上,絲毫不嫌棄墨九狸的狼狽……

墨紫陽近乎痴戀的看著懷裡昏過去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九狸,不要怪我,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為了你從新愛上我,嫁給我,哪怕再等幾萬年我都願意!」

墨紫陽拿出丹藥給墨九狸服下,就這樣靜靜的抱著墨九狸,等待她醒來,過了三個多時辰,墨九狸微微皺眉,聞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墨九狸不舒服的睜開眼睛,看向眼前的墨紫陽……

「九狸,你醒了!」墨紫陽溫柔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哥,你怎麼在這裡?」墨九狸察覺到自己躺在墨紫陽的懷裡,急忙起身問道。

看了眼周圍還是密室,墨九狸看著墨紫陽眼中帶著幾分疑惑,墨紫陽看到墨九狸不再想以前任由他抱著,眼底閃過一抹陰鷙,隨即散去,再看向墨九狸時,依然是溫暖的笑容道:「我是來勸你的!」

「勸我?什麼意思?」墨九狸看著墨紫陽問道。

「九狸,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聽我把話說完,不要憤怒不要激動,聽完完整的說完,再做決定,只有這樣你才能救出義父和義母!」墨紫陽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墨紫陽前面說什麼墨九狸沒怎麼聽進去,但是聽到最後一句能救爹娘,墨九狸直接點點頭說道:「哥,你說,到底要我做什麼?只要能救爹娘,我做什麼都可以!」

「好,那你就乖乖聽我說……」墨紫陽笑了笑說道。

墨九狸聞言點了點頭,安靜的坐在墨紫陽對面,等他說話。墨紫陽看著為了救爹娘,有些無措的墨九狸,心裡有些心疼,但是想到她和帝溟寒,墨紫陽的心裡一冷……

「九狸,因為你跟帝溟寒的事情,所以現在你要是想救義父和義母,只能……」墨紫陽看著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飛了我爹娘的修為?封印我的記憶?為什麼?」墨九狸聽完墨紫陽得話,震驚的問道。

「九狸,這是我求了四方神尊許久,才得到他們點頭應允,我在四方神尊面前保證,讓你忘記一切關於魔界的人和事,這樣你就不會再跟魔界有關係了,只有這樣他們才放心讓你繼續做神界的色女,否則他們是不會答應放了你的!」 在我眼裏,江離還是江離,沒有絲毫改變。

但是那遊屍王臉色卻在瞬間變化了,先前黏着江離不肯撒手,現在卻避之不及,慌忙往這洞的一隅躲去,恨不得鑽進石壁中。

“鬼谷子!”遊屍王哆嗦着身子說。

江離卻在她哆嗦身子的這瞬間,抓住懸掛在石壁上的鐵鏈,稍微用力便從洞中出來了,而後看着下面蜷縮在一角的遊屍王搖搖頭說:“道教受岐山神一脈的魅惑術啓發,創造了幻術、幻陣,但是現在看來,道教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江離的意思清楚明瞭,下面這遊屍王雖然會魅惑之術,但是道教卻受它們啓發研發出了幻術,剛纔江離施展幻術,反而將擅長魅惑術的遊屍王給迷惑了,讓這遊屍王誤以爲江離就是當初將她關在這裏的鬼谷子,這才害怕不已。

江離說完,遊屍王愣了神,先前害怕蕩然無存,眼神也由恐懼變成了憎恨,瞪着江離良久:“我原本不討厭你們兩人,但是你們千不該萬不該幻化成鬼谷子來欺騙我。”

江離笑了笑:“不難看出,鬼谷子有能力殺你,但是他卻只是將你關在了這裏,他給了你一個機會,你就在這裏好好呆着,等這裏法術力量完全消失的那一天,你就能從這裏出去了,至於現在,你還是安安心心在這裏受罰吧。”

江離說完對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他離開這裏。

只是還沒走出這石室,洞中便傳來了她尖銳的聲音:“殺了他們。”

此言一出,只在瞬間功夫,前方通道中突然竟密密麻麻布滿了紅衣人,皆嚴陣以待,等待着我們出去。

見狀,我忙將法劍一陳,同時並起了劍指。受江離影響,耳濡目染之下我早就知道要怎麼應付這些情況了,能不能應付得了是一回事兒,應付不應付又是另外一回事兒。

江離看了看我,說:“不用那麼緊張,他們要是能進來的話,早就進來將遊屍王放出來了,這裏是鬼谷子鎖魂陣的中心,他們進不來的。”

我額了聲:“但是我們要出去啊。”

江離也跟着我額了聲,然後呵呵一笑:“還真是。”

而此時那遊屍王再次發出聲音:“如果你們其中一個願意留在這裏陪我說話,我就放你們另外一個人走,等一年時間過去,你們再來交換。”

遊屍王提出了條件,等待江離迴應。

江離卻淡然整理了下他的衣服,將剛纔遊屍王抓得褶皺的地方整理平整,然後往前走了幾步,站在

了這石室的門口。

門外紅衣人見江離出去,馬上涌了上來,不過卻止步在門口不敢進來,只能在門口滿臉兇狠等着江離。

江離也不願意在這些小嘍囉身上浪費太多時間,大刀闊斧往門口一站,而後怒目而視,外面那些紅衣人卻絲毫沒有動靜。

因爲他們的心魂已經被遊屍王勾走,是沒有感情的,不懂得畏懼的。

江離自然明白這一點,站定後說:“你們已經死去成百上千年,這麼行屍走肉般地活着,倒不如讓我來幫你們解脫。”

說完並指便念:“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頭者超,無頭者升,敕救等衆,急急超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這法咒之前江離經常念,我也記了下來,這法咒叫做往生咒,是道教用來超度亡魂的法咒。

江離唸完這法咒,這通道中氣流呼呼流動起來,也吹在了我身上,頓時感覺涼爽不已。

紅衣人來勢洶洶,但是這陣和煦之風颳入洞中,他們眼神一個個開始變化,原本麻木的眼神開始變得有光彩起來,滿眼好奇打量着四周。

江離唸完法咒放下了手,漠然看着他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