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然後,墨九狸在帳篷周圍撒了些藥粉,又布置了一個陣法,讓亦翎守在陣法內,自己鑽入帳篷裡面,將之前的小三尾火狐帶出來,放在懷裡看了眼!

墨九狸想了想,直接咬破手指,滴血認主,血液被墨九狸滴在小三尾火狐嘴裡后,瞬間小三尾火狐的身上就閃過一道光芒…… 衆人都已經整理好了行囊,對於周朝末期這個混亂的朝代,他們實在是沒有愛,如果不是土豪金這個傢伙被褒姒給迷住了,跟着他來到了褒家莊,估計當時他們就扭身回去了。

現在該做的事情也做了,土豪金也算是抱的美人歸了,離開這個地方還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留戀的。唯一對這麼快就離開頗有微辭的只有祖敵,這傢伙覺得現在正好是亂世,如果留在這個世界上,也許真的能夠做出點建功立業的成就來。

只可惜,沒有人附和他的意思,他孤掌難鳴,也只好作罷了。

就在衆人整頓好了馬匹的時候,忽然看到在遠處一陣的塵土飛揚。因爲之前就有不知不覺的被包圍的先例,所以都提前做好的準備。所有人都跳上了自己的馬背,擡起了自己的兵器。

塵土飛揚不一定是衝着他們來的,可是在沒有來到跟前的時候,誰也不敢確定到底和他們有沒有關係。

幸虧早做了準備,當隊伍靠近的時候,他們終於看清楚了,竟然是祭易去而復返,只是在他的身邊,還多了一些人而已。

爲了方便出行褒姒和妲己都已經換上了男裝,想要一眼將他們認出來,還真的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當看到褒大連滾帶爬的從遠處跑過來的時候,孟落日等人立刻有沒有信心了,難道老子還認不出自己的閨女來?孟落日的心中已經開始後悔當初沒有把散宜生也一起拐帶出來了。

馬前卒提馬向前走了幾步,迎上了祭易:

“祭大人,您怎麼又回來了?”

“哼,你們這些刁民。快吧褒姒給我交出來!”

馬前卒還是依舊在裝傻充愣,歪着腦袋問:

“什麼褒姒啊?神經病的話你們也信?”

這個時候,一直在祭易身邊沒有說話的男子愣愣的哼了一聲:

“當初褒洪德曾經給我的府上送過東西,說他找到了一個極品的美女要進獻給大王,以恕他父親褒晌只過,哼,現在你們竟然說沒有,難道以爲我

們是好糊弄的麼?”

馬前卒的心中暗叫不好,本來以爲事情已經過去了,沒想到事情竟然是在褒洪德的那裏出現了紕漏。現在總不能說當初是褒洪德爲了救父心切所以纔信口胡說的啊,如果他要是真的這樣說,估計馬上祭易就能派人把褒洪德抓起來,褒晌也將重陷囹圄。只能厚着臉皮硬抗了:

“反正我們來到這裏的時候,就聽說他是一個瘋子了,整天說自己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兒,從來就沒有看到過。”

“搜!”

祭易一聲令下,那些士兵們如狼似虎的衝進了他們的營帳中,一陣的翻箱倒櫃之後,什麼都沒有找到就出來了。

祭易回頭看着身邊的那個男子:

“虢石父,你是不是搞錯了?真的是褒洪德說有極品美女在這裏的?”

“沒錯,而且和這個褒大說的一樣,就叫褒姒,褒大的錢還是當初褒洪德給他的呢!”

“靠,你們這些刁民,來呀,把他們都給我拿下!要不是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了虢石父兄弟你,我幾乎讓這些刁民給騙了!”

狼性囚愛:總裁不可以 那些士卒各執兵器,忽然向上闖,就在這個時候,忽然看到遠處鎬京的位置再一次的狼煙四起。連虢石父和祭易都奇怪的看着衝上的雲霄的狼煙,愣了一下:

“尹球再陪着大王搞什麼不會這一次是真的吧,我們可是不在鎬京的家兵全帶出來了?”

馬前卒的眼珠轉了轉,猛然大聲的喊道:

“不好,我已經給大王準備了好多好玩的東西,大王絕對不會無聊的點狼煙玩,一定是鎬京有事,我們快去勤王,大功一件啊!”

說完,馬前卒率先催馬衝了出去,孟落日等人也分不出是真假,反正馬前卒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吧,一行二十幾個人都催馬衝鋒。

虢石父和祭易看着從他們身邊衝過去的這一行人,愣了一下。

猛然間虢石父大喊一聲:

“快回去勤王,大功一件!”

那些傢伙果然

都衝了上來。孟落日追上了馬前卒低聲的說道:

“小財迷你搞什麼?難道我們還真的勤王去啊?”

“勤王?周幽王那個老昏君,我才懶的理呢。虢石父和祭易都立功心切,很快就會衝到我們前面去的,然後我們就找機會閃人。”

還真是像馬前卒說的那樣,在開始的時候,祭易的軍馬還跟在馬前卒他們的後面,但是看到其他的一路路諸侯都趕上了他們,心裏也急了,加快了馬的步子,超過了馬前卒等人。慢慢的已經看不到他們的影子了。

“哈哈……”

馬前卒率先勒住了馬,在他身後的衆人哈哈大笑,在前面出現了一個岔路口,一行人立刻向另外的一個路口上跑了下去,在他們身後還有剛剛趕過來的一路諸侯在大聲的喊着:

“走錯了,走錯了!”

落在最後面的祖敵在馬上轉過頭,衝着後面的諸侯喊道:

“沒錯,我們去抄敢犯我京師的外邦的後路!”

那個諸侯停下了追擊,側頭問身邊的謀士:

“抄後路?知道是誰來攻擊京師麼?可是看他們跑的方向不是鎬京,而是大周的腹地啊?”

諸侯身邊的謀士也是自作聰明的搖晃着腦袋:

“由他們去吧,我們快點感到鎬京,這可是在大王面前露臉的好機會,抄後路?如果不能打退敵兵哪有後路啊可抄啊……”

“有理,我們繼續趕往鎬京!”

看到眼前錯綜複雜的道路,馬前卒有點頭大,回頭看看雖然沒有人追擊他們了,可是眼前的道路也讓他們感到頭疼:

“白日夢,你還能記得來的時候的路麼?”

“不記得了,不過貌似這條路你已經走過兩次了吧,總應該能夠有點印象吧?”

“廢話,走兩次是通往鎬京的路,這裏,妹的,我之前就沒有來過,現在就是連去鎬京的路都找不到了,要不,我們也順着狼煙的方向跑?”

“我靠!迷路了……”

(本章完) 第2838章

接著一個複雜的契約紋出現在墨九狸的腳下,然後一道契約光芒將墨九狸和小三尾火狐罩在其中。

通天帝尊 亦翎看到契約光芒的時候嚇了一跳,這樣恢弘的契約光芒,根本不像是和一般獸族契約的啊!

尋常契約都是白色的光芒,而且很快就會消失的!

但是此刻墨九狸和小三尾火狐的契約光芒卻是如火般的紅,不僅如此墨九狸帳篷所在的地方還出現了一個複雜的紋路,亦翎有些擔心,生怕這樣的異象引來什麼人!

但是,讓亦翎驚訝的是,這契約光芒足足半刻鐘的時間才消失,但是似乎除了自己之外,並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因為開始就知道三里之外是有人的,因此剛才契約光芒出現的時候,亦翎率先就是查看三裡外那些人是否發現。

但是卻驚訝的發現,對方似乎什麼都沒看到是的,完全沒有一個人的視線看向他們這裡,如果亦翎不是盯著對方好一會兒,可能都不敢相信!

直到契約光芒完全消失,亦翎神識再掃向那些人所在的地方時,發現是真的沒有人看到,這才放下心來,但是也更加好奇,到底主人是怎麼跟哪只小狐狸契約的了!

租個美女當老婆 帳篷內,墨九狸看著睜開一雙漆黑清澈眼睛的小傢伙,也是難得的愣了愣,她也很意外跟這個小傢伙契約,為毛動靜這麼大!

隱婚豪門:首席老公別亂來 小傢伙眨了眨眼睛,看著墨九狸萌萌的喊道:「主人!」

接著,不等墨九狸說話,小傢伙身上就綻放出一道紅光,好在墨九狸回神快,直接揮手在帳篷周圍布下一道隔絕的結界……

然後墨九狸就看到小傢伙小小的身子,直接被紅光包裹著飛到了半空中,好在墨九狸的這個帳篷很高,否則怕是小傢伙直接飛出去了……

接著墨九狸就震驚的看著,原本小小的一隻小三尾火狐屁屁後面只有一個尾巴,此刻卻是在因為小傢伙周身的紅光,屁屁後面的尾巴不斷的扭動著,不多時長出了第二條尾巴……

然後,長出了第三條尾巴!

然後,第四條尾巴也慢慢的長了出來,墨九狸微微驚訝,沒有這隻小三尾火狐變異了,竟然長出了四條尾巴。

只是墨九狸的想法剛落下!

「撲哧!」一聲,又長出了第五條尾巴。

接著在墨九狸驚訝的視線下,又長出了第六條尾巴,第七條尾巴,第八條尾巴,最後直到長出了第九條尾巴,紅色的光芒才徹底消失……

閉著眼睛的小火狐身子直接落地,被墨九狸給伸手接住了,墨九狸看著小傢伙的眼神有些複雜,她沒有想到這個小傢伙竟然不是三尾火狐,也不是四尾火狐,竟然是九尾火狐……

這也就能解釋了為什麼小傢伙出生時有異象了!

出生就是九尾狐,可見小傢伙的不平凡了!

不過墨九狸的視線在小傢伙身上轉了轉,發現小傢伙現在已經是神獸級別了,但是似乎並不能化形,而且靈智也不高,停留在幼兒期,這讓墨九狸有些疑惑! 誰也沒有想到回事這個結果,辛辛苦苦算進了心機,終於擺脫了別人的控制,可是最後,竟然還因爲迷路而讓一行人迷失了方向。

幸虧小財迷賺錢的本事不錯,在趙聰和褒洪德哪裏弄到了不少的金銀,給所有的兄弟都配上了戰馬,否則就是跑這麼遠的路,估計都要死人了。

他們也曾經嘗試着折回身繼續走來時候的路,可是在他們的身後岔道衆多,沒走幾個路口呢,就徹底的凌亂了。

前面出現了一片小樹林,樹林中靜悄悄的,只有飛鳥鳴叫和偶爾風吹樹葉的聲音。

馬前卒苦笑着指了指前面的小樹林:

“我們進去歇歇吧,沒想到就這麼把自己弄丟了!”

無論是人還是坐騎,還真的是累壞了,放開了繮繩,讓馬兒在林中啃着青草,其他人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研究着對策,甚至還想出了後世管仲用到的老馬識途的辦法,可是爲了逃走方便,誰會弄個老馬帶着啊,所有人的坐騎都是年輕的壯馬。讓他們識途,估計只能夠把他們帶入到一個誰也不知道的市場或者馬場中去。

土豪金摸着蹲在自己肩膀上的悟空,孟落日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甭摸了,我現在倒希望這個悟空是一隻狗,靠鼻子就能夠帶我們聞着找到來時候的路。”

悟空也聽懂了孟落日的話,齜着牙,衝着他揮舞着小拳頭,看來把他和狗相提並論,對他是一種極大的侮辱。

擡頭看看,原本在遠處飄蕩的狼煙也不見了,看來這一次還是周幽王閒的無聊,點烽火玩,否則不會這麼短的時間就熄滅了。沒有了狼煙指示方向,前面的道路又錯綜複雜,現在就是想要找到鎬京的路,貌似都有些困難了。

忽然土豪金看到悟空做出了認真傾聽的樣子,他也連忙集中了注意力:

“等等,你們聽!”

土豪金喊道,其他人看到他認真的樣子也都安靜了下來。一陣悠遠的歌聲從山林中飄蕩了出來:

醉臥青山,不問世事,唯知山高水長,不曉朝堂飄香……”

嗓音非常的清亮,土豪金等人還以爲是自己耳朵出現了幻聽,當他看到了其他人也都露出和他一樣的關切的眼神的時候,終於明白過來是真的有人。

雖然一直是沿着官道行走,可是大周時期人口還比較稀落,他們一路走來還沒有看到行人,現在終於有了人影了,正好可以去打聽一下。

馬前卒一下從地上跳起來,和其他人打了一聲招呼,向歌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還不忘記看看周圍的景象,免得到回來的時候把路再次忘記了。

曾經自詡自己非常認路的馬前卒竟然會迷路,這還真的讓他自己都感到無法相信。

透過斑駁的樹叢,馬前卒隱約的看到一個身影懸浮在對面的峭壁上,這個人的背上揹着一個大藥簍,應該是上山採藥的藥農。

站在對面,馬前卒衝着山壁上的身影高聲的喊道:

“老人家,可否有時間過來一敘,晚輩有重要事情想要詢問。”

歌聲戛然而止,馬前卒看到懸在懸崖上的老者回頭向馬前卒站的地方看了看,然後也沒有回答他,慢慢的將繩索放到了山谷中。

馬前卒都沒想到這個老者竟然會真的答應自己,從另外的石壁上過來目測可是要經過不近的一段跋涉的,本來在馬前卒的想法中,只是和老者就這樣隔着山谷說話就可以了,萬萬沒想到這個老者會主動過來。

沒有讓馬前卒等太長的時間,在他的腳下的峭壁上已經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那個老者已經從下面的石壁攀巖而上。馬前卒愣愣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老者,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老頭竟然這麼快的就過來了。

看到馬前卒吃驚的樣子,老者呵呵一笑:

“呵呵,這條路我已經走熟了,所以快一些很正常,小夥子,你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

“走熟了?”

馬前卒看着陡峭的山谷

,在看看兩旁的峭壁,搖頭苦笑,貌似就是這樣的路,就是他走的再熟,估計也不可能有老頭子的這個速度。

不過現在可不是他感嘆的時候,現在他和他的一班兄弟還陷入在迷路的困惑中呢:

“老人家,我想向您打聽路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褒家莊怎麼走?”

只要知道了褒家莊的方向,馬前卒自信他就可以找到去神祕深潭的路。深潭到褒家莊的那段路他可是記得比自己的名字還熟,就是爲了將來能夠找回去,甚至在和褒姒去褒家莊的時候,他還在路上做了非常隱蔽的記號。

那個老者聽到了馬前卒的話想了想:

“褒家莊這個地方還真的非常小,如果不是特別熟悉這一帶的人恐怕真的不知道,不過幸好我年輕的時候曾經經過哪裏,依稀還有印象。”

“真的太好了!”

馬前卒喜出望外,就差沒有趴在地上給老爺子磕頭了,這一路上可把他鬱悶壞了,現在終於有人知道了走出這個奇奇怪怪的山林的路徑,他當然求之不得了。

“只是,就是我告訴你了方向,恐怕你也無法走出這個山林啊!”

“爲什麼?”

“你們進入的這個地方叫做鬼磨林,就是你辨明瞭自己走的方向,也無法走出去,等你走一會兒就會發現,自己看上去好像是走了很遠的距離,實際上一直是在一個地方打轉!”

“我靠,鬼打牆!”

馬前卒脫口而出。老者笑着點了點頭:

“呵呵,鬼打牆這個說法好,哈哈,還真有那麼點意思。”

在一些叢林中,還經常出現這種情況,馬前卒自己也解釋不清楚,雖然他沒有感到自己帶着衆多的兄弟是在一個地方轉圈,可是在他們周圍總是一些樹木,還真是感到頭暈目眩的。

馬前卒可憐巴巴的看着老爺子,現在恐怕只有這個老爺子能夠幫助他們脫離這個鬼地方了,老爺子哈哈大笑,下巴上的鬍子隨着他的笑聲一顫一顫的……

(本章完) 第2839章

畢竟神獸是可以化形的,哪怕不經歷雷劫,出生就是神獸的話,應該也是可以化形的!

馴養親親老婆:豪門交易aa制 「主人,我化形要經歷雷劫,而且,這裡的雷劫不行,要回去才行!」似乎是知道墨九狸心裡的想法,小九尾火狐看著墨九狸聲音軟萌的說道。

「回去?什麼意思?」墨九狸看著小九尾火狐挑眉問道。

「我也記不清,但是我知道這裡不行,這裡的雷劫太低級了!」小九尾火狐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你有名字嗎?」墨九狸看著小傢伙問道。

墨九狸猜測小傢伙說的話,應該是什麼傳承記憶,可能因為它現在剛出生又太小了,記憶並不能全,所以說話才會一知半解!

因此,墨九狸也就不繼續追問對方了。

「主人,我叫火粼!」小傢伙軟軟的說道。

「火粼?不錯,挺好聽的名字!你能不能把尾巴收起來,只留一隻在外面?」墨九狸看著火粼的九條尾巴想了想問道。

「主人,我可以的!」火粼乖巧的說完,屁屁後面的尾巴就收起來了,只留下一條毛茸茸的火紅狐尾。

墨九狸看了眼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拿出一顆丹藥塞到火粼的嘴裡,等了一會兒,看到火粼身上原本如火般的紅色,變成了黑色的小狐狸。

火粼發現自己爪子變了顏色嚇了一跳,看著墨九狸心急的問道:「主人,我怎麼……」

「放心,是我給你變的,等到我們離開雷霆山谷,主人就跟你恢復過來,因為你出生的時候……」墨九狸將火粼出生時的異象說了一遍,順便也把三尾火狐族的事情,沒有隱瞞的跟火粼說了。

如果火粼想救自己的爹娘,或者是去救三尾火狐一族,墨九狸就算沒把握,也會儘力的,畢竟火粼現在是自己的獸了!

但是火粼聽完墨九狸的話之後,想了想卻說道:「主人,我知道了,這個黑色也挺好看的!」

絲毫沒有提起三尾火狐一族的事情,讓墨九狸有些詫異的問道:「火粼,你不想去救自己的爹娘和族人么?」

「不回去,等我以後有實力了,我自己去報仇!」火粼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好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墨九狸沒有再說什麼,將火粼放到一邊,自己躺下休息了!

火粼看著閉上眼睛休息的墨九狸,漆黑的狐狸眼閃了閃,然後趴在墨九狸的腳底閉上了眼睛1

它其實並不是三尾狐族所生,在它還是一顆蛋的時候,被三尾狐族人撿了回去,當成自己的孩子般照顧著等待它被孵化!

而它不去救三尾狐族是因為知道如果自己不去,或許它們還有一線生機,如果自己出現,怕是會給整個雷霆山谷的狐族都引來滅族之災!

九尾狐本來就是狐族的皇族,哪怕自己不過是九尾狐中的火狐,也是擁有純正九尾狐族血脈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