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在郝健特別興奮的時候,頓時天地旋轉起來,所有的一切都崩塌了!

他所處的地方開始慢慢的倒退,就像海水蔓延一樣,所有的人都開始倒退了起來……

……

叮鈴鈴叮鈴鈴!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紅塵人不老!”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樂逍遙!”

“親愛的,鬧鐘響了,該起牀了!”

“老婆,我再睡會兒唄!”

“睡什麼睡,快到樓下超市去買奶粉,孩子該吃奶了!”郝靜拿着一個枕頭衝他砸了過去!

“嗷嗷嗷…老婆,我要告你謀殺親夫!”郝健抱怨了一陣,從牀上爬起來,看見郝靜抱着他倆的孩子,哇哇大哭的孩子!

他才明白,原來一切只是一個夢啊!

可是,真的好真實,又好夢幻啊! 夜色朦朧,黑雲遮彎月。

路上行人漸漸稀少,店鋪也逐漸關門,原本繁榮的街道陸續變的安靜下來。

不過在這樣的街道中卻是有一間只在晚上開的玉器店,每天晚上十點開張,次日陽光出現的時候關門,一直如此,從沒改變。

而且,生意出奇的火爆。

玉器店不大,一個房間的樣子,招牌倒是響亮:玉魂殿。

“先生,我定做的蛟龍圖翡翠好了沒?快點,要到時間了!”馬上就要到十二點,不過玉魂殿外排隊的人還有二三十個,每個人都臉帶焦急。

“蛟龍圖翡翠?你是三天前來定做的嗎?”宋德華看着青年,在他身上打量幾下後道。

“是的,先生。”青年急迫,在他身後排隊的人更是急迫、望眼欲穿,他們的眼睛無一不是看着正前面掛着的掛鐘,算着時間。

玉魂殿有個規矩,到了十二點後一概不出售玉器,這些人能不焦急嗎?

“稍等。”宋德華衝着青年道,隨即從櫃子裏拿出一塊拇指大翠綠色翡翠遞到青年手上道:“君子無故,玉不離身。拿好了,記住我的話。”

“謝謝先生。”青年手捧翡翠如至寶,連連道謝點頭。雙眼帶光看着翡翠裏面一縷黑色氣息,狀如騰空蛟龍,很是好看。

玉魂殿的玉器其實不多,都是翠綠色的翡翠,全部都是拇指大小,也因爲這樣,店鋪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廉價批發的地方。

不過好在這些翡翠光澤反射沒有雜色和石花,整體看起來很潤,不像廉價貨。可是即便如此這種翡翠在別的玉器店裏也不值幾個錢,只不過在這裏,每一塊翡翠都要上萬以上的價格,並且供不應求。

主要原因是這種翡翠裏面可以根據客戶要求出現各種圖案,這種圖案栩栩如生彷有靈性,根據不少佩戴玉魂殿玉器的人說,佩戴這種玉器後有安神、驅邪,潤心肺,清胃火,明目養顏等等功能。堪稱神玉。

“到我了,到我了!”青年欣喜若狂,激動一會轉身離開,也在此時後面排隊的人焦急上前,幾乎是搶奪一般。只是後面的人剛跨出一步卻聽古老的掛鐘噹噹敲響,這讓所有原本臉帶焦急的青年頓時換上失望落魄的樣子。

“不好意思,時間到。今天到此爲止,明天請早。”時間到,宋德華沒有留人的意思。

好在所有人也很配合,即便臉上滿滿的不捨但是全都主動離開。

“哎……”離開時有人嘆息,顯得十分不愉快卻無奈。

作爲玉魂殿店主的宋德華早已經習慣這樣的日子,因爲十二點之後是他陰間營業時間。

他是魂師,剛剛出售的奇特圖案翡翠需要用到鬼的一絲陰氣注入才能形成,他要付出的代價就是治療好受傷的鬼魅。

鬼魅的存在不是祕密,只是和科學有所衝突而已。他們確實存在,只有開了陰陽眼或者時運低的人才能看到。當然,宋德華能看到。

魂師是個獨特的職業,也稱之爲鬼醫。當鬼魅受傷或者生病的時候可以通過魂師得到治療讓身爲魂魄的身體傷愈。這種獨特的治療方式也只有魂師才能辦到。

將門關上,剩餘一條縫隙,宋德華重新坐下,閉目養神。

關門是爲了避免有人看到店鋪內情況,留有縫隙是爲了讓新鬼、修爲低的鬼魅能透過縫隙進來。能穿牆的鬼魅少說死了有十年,不過在玉魂殿倒是沒有什麼鬼魅敢穿牆進入,無一不是通過縫隙進入。

之前的人全部離開走遠,原本只有夜風輕撫的地面猛的捲起一股陰風,四周氣溫驟然下降,絲絲陰氣油然而起,瀰漫四周。

“先生,可以進來了嗎?”陰風過後,外面響起一道充滿恭敬的男青年聲音。

宋德華循聲看去,透過縫隙能看到一張白皙的臉,正畢恭畢敬站在外面,等候宋德華回話。

“進來吧!”不是宋德華想表現的冷漠,只是高高在上才能讓這些鬼魅服他。

宋德華的話剛說完,縫隙一道氣息吹來,冰冷刺骨的氣息,同時一道人影在縫隙裏扭曲幾下出現在店鋪內。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一米七青年對着宋德華鞠躬,接着上前。

“什麼病?”眼前青年鬼魅身體強碩,走路平穩按理說話中氣十足纔是,不過恰恰相反,這個青年說話帶着幾分虛弱。

不用看,肯定被打傷了。

最近蓮花市多了不少道士,因此受傷的鬼魅也多,昨天就有百多個鬼魅被道士打傷,這讓平時都忙的不可開交的他更是繁忙起來。

“被一名道士用桃木劍刺中,現在還在流血。”青年咬牙,臉色變的鐵青,雙眼凸出充血,臉也因此扭曲幾分開始腐爛顯得極其猙獰。

“恩?”看到這一幕,宋德華冷哼。

青年鬼魅感覺到自己露出鬼相後立馬驚恐:“先生,對不起,我……”

“沒有下次。”在玉魂殿內所有鬼魅只能以人的形態出現,誰要是露出鬼相將被掃出玉魂殿,不予治療。

鬼相也就是鬼的真面目,當生氣或者惡鬼相鬥的時候鬼魅纔會露出真面目,那個時候鬼魅戾氣最重,鬼氣滔天。可同時散發出來的鬼氣一旦侵入人的肉身將對人造成傷害,這對宋德華來講等於眼前鬼魅是要傷自己。

對於這種鬼魅,一概清掃出去。

“謝謝先生大量。”青年鬼魅提心吊膽、心有餘悸。

“桃木劍嗎?”

“是的,先生。”青年右手指着自己腰部,掀開西裝位置能看到黑色的水跡,像血液一般。

看到這裏,宋德華轉身從擺滿玉器的櫃檯下面拿出一個古銅古色的桃木箱。桃木箱四周雕龍刻鳳栩栩如生。龍騰半空,鳳飛欲出,精妙絕倫、鬼斧神工。

打開,裏面擺滿大小不一的瓶子,並且還有一塊白色翡翠,橢圓形,裏面也有黑色圖案。圖案如一妙齡少女站立其中,身姿曼妙、楊柳細腰多動人。

盯着翡翠,宋德華少許恍惚。隨即雙眼不捨移開,最後拿出一個小瓶子,向青年走去。瓶子尾指大小,也是木製品,四周有着黃色的符咒,符咒佈滿瓶子四周,密密麻麻。

來到青年身邊,宋德華嘴上唸了句什麼,只見他的右手四周散發出一絲黑色氣息,詭祕無比。

正常人是碰不到鬼魅的,鬼魅是魂魄,所以宋德華只能讓自己在手上加持魂咒,這樣才能同化自己的手,接觸到鬼魅。

右手壓住青年傷口的位置,青年頓時絲一下倒吸一口氣顯得生疼。宋德華沒理會,掀開裏面的衣服能看到青年腰間有一道細小的傷口,傷口尖細如線,實如利器所傷。傷口在宋德華掀開衣服那一刻四周不斷涌現黑氣,黑氣張牙舞爪、裊裊上升消散。

“這把桃木劍的主人道法很高呀。”桃木劍對人來講只是木製玩具一般,可是用在鬼魅身上則是鋒利無比的寶劍。使用桃木劍道法越高的人桃木劍也就越發鋒利。

“是個老道士,我只是路過,豈料他就撲過來要殺我……”青年委屈憤然。

最近鬼界有一隻厲鬼出現在這個市區引來不少道士前來殲滅,也因爲這樣搞的滿城鬼魅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現在好了,鬼魅們連出來走都不敢,不然後果就像他一樣,走路碰上道士只能自認倒黴。

“你很幸運,換成別的鬼魅恐怕早死了。你生前身手不錯吧?”在這個法術深厚的道士手下逃脫,足以證明這個青年鬼魅身手非一般。所以生前他也是個厲害的人才是。

“特種兵。”青年說這話的時候鐵骨錚錚,滿腔熱血。

這讓正在用木製瓶子裏藥粉塗抹傷口的宋德華不由自主擡頭看了他一眼,繼而低頭繼續塗抹。直到把整個劍傷塗滿纔算完成治療。

藥粉塗抹後按理不需要一分鐘就能將傷口治好。這種藥粉用十六種天材地寶磨製而成,加入屬性爲陰的動物血液攪拌一起,然後放置陰地埋藏十年而成。藥粉對於鬼魅這種陰質體頗有功效。

可也就在這個時候,宋德華皺眉看着之前被他塗滿藥粉的傷口,只見傷口黑氣突然加大,不要命一般沖天。這讓宋德華腦子一痛,腦海中出現一副和現在一模一樣的情景。只是腦海中的人是個女人……

“恩?”似乎是身體更加疼痛,青年忍痛出聲,同時驚恐看着傷口黑氣直冒。

“這道士以後你遇上要小心了,這個傷口比我想象的還要難治療。”宋德華無奈搖頭,右手平伸停留在青年傷口三寸位置,接着右手出現一道微光,白色的氣息。

“先生,你……”青年鬼魅驚恐。那白色的氣息是魂師的魂力,等同生命力。

“沒辦法,我若不是這樣做,你的魂魄三天後必然消散。也許這就是那老道士沒繼續追你的原因,因爲他知道但凡被他刺中的鬼魅沒有能活過三天的。”

魂力只會讓他身體抵抗力稍微差點而已,可是不這樣的話這個青年鬼魅就會死。特種兵,不該這樣死的。 “該死的破道士!”聽到宋德華的話,青年驚恐,接着憤怒出聲。不過這次他沒有露出鬼相,只是劍眉倒豎,火冒三丈而已。

“怪不得道士,你是鬼魅,他是道士,天生就該如此。這是天道,命中註定。”宋德華倒是覺得沒什麼。隨即臉色變的嚴肅,白色氣息瀰漫的更多,纏向劍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使它癒合。

青年鬼魅聽到這裏沒在說話,心裏明白宋德華的意思。他身前是特種兵,也會和惡勢力戰鬥。

“好了。”片刻,宋德華收了右手,帶着幾分虛弱道。

青年擡頭看着臉色蒼白的宋德華微微一愣,充滿恭敬隨即道:“謝謝先生,我叫龍軍,願爲先生效勞。”

魂師的魂力不會隨意給鬼魅治療的,那就等於把自己的性命過繼給鬼魅一樣的概念。所以眼前的宋德華就是他的恩人。

沒看眼前的龍軍,宋德華衝他擺手示意不需要。

“好了,你走吧。”

龍軍駐足,看着宋德華髮呆。

“先生,我應該付給你報酬的……”依照規矩,他要輸送少許陰氣到翡翠裏面,作爲報酬。

“這次就算了,下次再說吧,不過下次我可不想再治療你。真要說報酬的話,你可以告訴我那個刺傷你的老道在什麼地方嗎?”宋德華懶洋洋道。只是後面詢問老道位置的時候帶着少許殺氣。

這句話落在龍軍耳邊如雷灌頂,使他微微一愣走神。

他知道宋德華沒有惡意,不想再治療他是因爲不想看到自己受傷。不需要自己的陰氣是因爲陰氣和魂師的魂力一樣,也是性命之本。原本他就受傷之軀再分走一絲陰氣對他來講就等同雪上加霜。

“我遇到老道的時候是在東風路口。龍軍謝謝先生。”龍軍感激不捨,說完轉身向縫隙衝去,化爲一絲黑氣扭曲消失在店鋪內。

原本樣子鬆散的宋德華扭頭看向已經消失的龍軍,再次來到桃木箱位置,將木製小瓶子重新放回去,雙眼看着裏面靜靜躺着的白色翡翠發呆。

多少年了,原本他以爲一切已經過去了。可是他沒想到在這個鬼魅身上看到讓他難以忘記的一幕。

劍傷!屬於銀質桃木劍的劍傷,也就只有銀質桃木劍才能刺出藥粉治療不了,只能用魂力治療的傷口!

十年前,死在他面前的鬼魅好朋友李可欣再次出現在他腦海,她就是死在銀質桃木劍下!

當時他只是開了陰陽眼的魂師,魂力低微。單純的他以爲用師傅的藥粉爲李可欣敷上就可以治療好傷口,可是李可欣卻是在他眼前一點一點化爲黑氣消散,讓宋德華手腳無措,心急如焚。

最後還是師傅趕來看到這一幕將李可欣最後一絲魂魄收入翡翠內纔沒讓李可欣徹底消失。可笑的是,當初他就這樣呆呆看着李可欣衝着自己微笑消失,一點點,化爲黑色氣息裊裊上升……

最後他才知道銀質桃木劍的存在,知道這種無論用什麼藥粉都無法治療的劍傷,只能用魂力治療的劍傷。

從此他一直在尋找銀質桃木劍的年輕道士,當初李可欣受傷時說的話和剛剛龍軍說的一模一樣,她只是趕來見他這個特殊的朋友而已,結果走在路上遇到一名只有十一二歲的年輕道士,最後被他刺傷逃逸。

如今十年過去,那個年輕的道士應該和他一般年紀。但是這些年他都沒有找到有使用銀質桃木劍的道士。不過,看來今晚老天是讓他重續舊夢,爲李可欣報仇!

雙手有些顫抖將白色翡翠拿起,裏面那絲體態輕盈、綽約多姿的女人就是李可欣。李可欣長的很好看,可是她死了。

十年前他跟着師傅遇到了她,一個死去多時的鬼魅。十多歲的李可欣很漂亮,有着不遜色絕色美女的模子,姣好的身材和臉蛋。

從那個時候李可欣就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看着他傷心孤獨,看着他受傷獨自一個人忍受,還有發呆無聊。每每在那個時候,李可欣總會上前取笑他,說他一個大男孩居然像女人,不堅強……

那些日子帶給他快樂的全是和李可欣一起的日子,那是個調皮搗蛋的傢伙,但是他的童年快樂裏就只有她一個人……

“可欣,師傅說把你放在着千年桃木寶箱內能爲你續氣。一直以來我都不敢把你戴在身上是因爲我怕你因爲我沒本事幫你報仇,怕你責怪我……不過今天開始,你陪着我好嗎?我想,我很快就能找到他了。”

“十年了,今天就讓我這個好朋友帶上你去尋找殺你的道士吧。放心,幫你報仇後你一樣可以報答我,因爲等我修爲提高後肯定和師傅一樣可以到鬼界,然後向閻王爲你討回三魂七魄,爲你重塑魂魄,還可以投胎重新做人。”

“這樣,你就不會孤獨了,是不?”入手翡翠,冰涼潤滑。宋德華拿着,輕撫着,腦海浮現過去的一幕幕……

將翡翠戴上,也將千年桃木箱跨上宋德華準備出門。今晚玉魂殿第一次停業休息,他要找到龍軍口裏的老道。

他手上有銀質桃木劍,那麼也就證明他很有可能和那殺死李可欣的青年道士有關係。這將是他唯一的線索……

出了門,外面還有數百名鬼魅正排着長長的隊伍,當他們見到他出來後無一不是低頭鞠身表示尊敬。

魂師是唯一能治療他們傷口的人,而且每一個魂師修爲也頗爲強大,所以他們對宋德華尊敬有加。

“今晚休業,明天請早。”說完宋德華已經融入黑夜中,向着東風路口衝去。

原本排隊的衆鬼對望一眼,最後也都紛紛身體消散,消失不見。魂師的話他們會聽,這是一個神聖的職業。

嚮往東風路的路途漆黑,除了少許路燈顯露出活氣外,整一個城市就如死城一般寂靜,瀰漫着令人窒息的感覺。

夜晚的城市是死城這句話並沒有錯,到了晚上的城市遍地是鬼魅。每一個城市都是人和鬼混合在一起生活的。只是鬼有鬼路,人有人道。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互相看不見也沒什麼,只當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

不過白天是人的,夜晚是鬼的,所以每當夜晚降臨的時候老人們都會選擇在家裏,不像其他年輕人越夜越有機,玩的開心。

路上營業的酒吧、ktv讓原本漆黑安靜的城市又多了幾分熱鬧。在酒吧等場所外正有三五成羣的人聚集在一起互相調侃吹牛。只是……

就在眼前一堆青年調侃中就有四個鬼魅也學着他們的樣子蹲着並且傻笑。那些是無聊鬼,不害人,頂多是捉弄這幾個年輕男女而已。

宋德華沒有理會,現在他的目的地只有一個,東風路口。

一路走去,越是接近東風路口,鬼魅的數量就越少。比起剛剛一路來還能見到三五個鬼魅遊走,現在是越靠近東風路口就越是見不到任何鬼魅。

“看來老道士還在,不然的話怎麼能使得四周鬼魅全部逃離,空空如也?”看到眼前一幕,宋德華多了幾分興奮。右手不自覺的向脖子上的翡翠摸去。

很快,他就能見到老道,得到和銀質桃木劍的有關的消息,到時候就能追查出那個將李可欣殺死的道士。

替天行道可以,可是人有壞人,鬼有好鬼。 豪門老公很癡情 李可欣爲善,身上沒有惡鬼黑氣,可是那道士殺了她就是濫殺無辜。所以這個人必須要爲殺了李可欣付出代價!

來到東風路口,宋德華環顧四周沒有發現老道士的身影。沒有鬼魅沒有老道,四周一片寂靜,靜的可怕。

“走了嗎?”宋德華看着眼前空地,死一般的城市。身影再次向西面追去。

如果老道還在追殺鬼魅,那麼肯定會向西方。

東面爲驕陽,久起之下陽氣較重。所以大多鬼魅都喜歡在東方相反的方向西方聚集。東方爲陽,西方爲陰,只要是陰氣重的地方都是鬼魅喜歡去的地方。

“醫生,醫生救命呀!”

就在宋德華轉向着西面走去的時候卻聽到後面有個女人對他招收並且叫喚着。

眼前女人眉清目秀,小臉粉紅煞是好看,不過現在的她蛾眉緊皺破壞了臉上原本透露出來的秀氣。

“我不是醫生。” 凌霄大圣 宋德華知道自己帶着的桃木箱被人誤會了。只不過那是魂師的裝藥箱並非是醫生用的藥箱。

他不知道老道的法力,如果太強大的話桃木箱也許能救他一命。所以他帶着桃木箱追了出來,這是師傅留給他的唯一東西。

“你是醫生,你是好人,請你幫我好嗎?我男朋友剛剛暈倒了,怎麼也弄不醒,我怕他……請你幫我,一定要幫我……”

女人慌了,有些語無倫次。

“我只治死人,你男朋友死了嗎?”宋德華只想找到那擁有銀質桃木劍的老道,其他的事情他一概不管。沒有人比李可欣還要重要,從沒有過!

女人聽到宋德華的話臉色變得難看,嘴脣緊咬。不過她嬌小的身軀橫欄在他身前,擋住宋德華的去路。 “你……”宋德華還想說這個女人無理取鬧,可就在此時他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眼前這個女人強忍着自己堅強的模樣和他當初第一次在路上見到李可欣的情景非常像。

當時她就這樣看着自己,即便他說自己是魂師,可以收了她,但是她就這樣倔強的橫欄在他身前,用嬌小的身軀,倔強的模樣讓宋德華和她成爲朋友……

原本決意離開的宋德華深呼吸,隨即閉眼讓自己恢復平靜。

“你叫什麼名字。”宋德華開口道。

“陶媛,我叫陶媛。”女人臉上多了幾分希望,懇求看着。

“帶路吧。”眼睛看向西方,宋德華淡淡道。

“好!”陶媛喜出望外,嬌小身軀扭身帶路,一路小跑顯得有些氣吁吁。

宋德華大步跟在後面,堅定的雙眼帶着少許溫柔,目光不時看向天空。黑雲遮月,就如他心情一樣。

“李可欣,你會原諒我的。她很像你……”右手拿捏着翡翠,宋德華喃喃出聲。

十年裏,李可欣是他的全部。

“回來了,陶媛回來了!”

“還真的請來一個醫生,快點,都讓開。”

……

眼前一共七個青年,三女四男。其中一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這些人正是之前蹲在酒吧外的幾個青年,當時還有四個無聊鬼在他們旁邊蹲守着。現在四個無聊鬼也在,站在人羣后面偷笑,神采奕奕。

宋德華皺眉,心裏知道是他們四個無聊鬼在搗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