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也是古少寶一直帶在身邊的小弟,是他的親信。若是有錢,自然先給這些人。有女人,自己享受完也給身邊這些小弟。

總之做大哥有的,那麼他們就有。所以這十三個小弟在古少寶心裏就是古少寶的死忠,是完全可以爲他擋子彈的那種小弟。畢竟古少寶花了不少心血拉攏他們,爲的就是將來能爲自己的生命帶來更多的保障。

“啊!”

“c,跑呀,眼前的混蛋不是人!”

古少寶隔着老遠就聽到自己的小弟哭喊聲,厲聲悽色,更是聽到有淒厲的疼痛聲,想來自己的小弟肯定被對方收拾的差不多了,更是萬分疼痛。

“嗎的!”聽到自己小弟的悲慘聲,古少寶右手摸了摸腰間的黑色手槍,猙獰低聲怒罵。敢這樣踩他地盤,打他小弟,等下不把這混蛋打幾個洞,他古少寶以後也不用繼續在這裏混下去了。

古少寶在想的時候迎面突然想自己跑來三名小弟,渾身帶血,衣裳不整,臉上更是掩飾不住的恐慌。他們在逃命,不逃的話恐怕他將會和其他兄弟一樣被那些恐怖的女人用匕首割的體無全膚了。

明明能將他們全部放倒,但那幾個女人硬是捉住他們用匕首在他們身上留下傷口。傷口不深,但也能見到血和萬分疼痛,那種鑽心的痛,那種千刀萬刮一般的感覺。

現在他們三人想起來就害怕!原本以爲他們夠狠的了,但比起這幾個美豔無比的女人,他們才知道他們都是狗屁不是的人,那女人狠起來比什麼都可怕。

普通人很難想象一個美豔無比的女人對着你微笑的時候讓你感覺春天來的時候突然被她拿出匕首就劃的,速度極快,身上瞬間就多了百多道傷口。

等你感覺她突然放開你的時候,你的春天也在此時變回現實的時候,身上卻已經有了百多道傷口,全身同時疼痛起來,比死難受。

“混蛋,你們在幹嗎?!”古少寶見自己的小弟居然在逃跑,頓時不滿。而他身後的親信小弟裏走出一人,直接對上了三個逃跑並且已經看到自己大哥準備討好的小弟。

砰!

親信小弟面無表情站着逃跑小弟面前,而剛剛,他直接一腳將三名小弟的其中一名踹倒在地。此時逃跑的三人裏另外兩個小弟卻是有些癡呆了。

“古大哥……”再笨的人也知道此時是什麼情況了,那被踹倒在地的小弟連滾帶爬的向古少寶走來,委屈哭訴道,而和他一起逃跑的小弟也跪了下去。

那混蛋太厲害了,不跑恐怕他們三人也已經和其他小弟一樣正滿地打滾,痛苦無比。

那些女人更不是人,她們居然拿自己這些人做實驗品,說什麼比賽速度,看誰在一分鐘時間能劃多少刀,結果他們三人看到的是自己身邊的那些兄弟一個兩個都滿身是血。 現在想起來三人都止不住顫抖,那個時候他們逃跑完全是自然意識下的,看到這樣的情況是人都會逃,而且他們也沒好受,身上多少也被劃了幾刀,幸虧跑的快,大多是衣服被劃破,而沒有直接將自己劃成其他兄弟滿身是血的樣子。

“滾一邊給我站好,丟人的傢伙!”古少寶冷聲道,若是他手下都是這樣的小弟,以後他還怎麼出去混?羣毆的時候小弟們都怕死,逃跑,古少寶自己還做個屁大哥。

偏執總裁替嫁妻 三人那裏還敢說半句,直接乖乖站繞到古少寶親信小弟的背後,低頭跟着。路過親信小弟的時候,三人看到的全是十三個人的嘲笑和鄙視眼神,顯然以後他們三人也混不到什麼成績,因爲此時他們已經被拋棄。

“哎,那麼快就沒得玩了,小桃姐,你的速度怎麼那麼快呀!”

白板實在想不通,自己和紅中姐她們的速度已經不慢了,可是眼前一直很少話講的小桃姐開口說比賽,於是她們十個殺手出身的女人就比,只是目前看來,小桃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呀。

“殺的人多,速度也就快了。”小桃淡淡道,所謂的本領除了平時刻苦練習以外,更重要的就是經歷各種生死的戰鬥。只有這樣才能成長,才能突破。

“可是我們訓練的時候更多的不是靠武力殺人,而是……”

白板說到這裏的時候突然變的風情萬種,走起路來也是輕佻飄然,一副美豔嬌媚的臉配着讓人忍受不了的騷勁,此時的白板那裏還有幼稚和純真,而完全是活脫脫的致命誘惑呀。

宋德華首先受不了,原本關注她們談話的眼睛直接三百六十度向後轉,假裝在看環境。而紅中等人卻是輕笑起來。

“好美的女人!”正當白板施展自己的誘惑時卻不想眼前不知道什麼事情已經有十多個人坐着在等待她們。此時爲首的一個青年正微笑,用肆意的眼神在白板身上貪婪看着。

在古少寶眼前只有絕美的女人,完全沒有留意到剛剛因爲受不了白板性感誘惑而落在後面的宋德華。所以古少寶在調戲,他在貪婪。只因爲眼前的美女個個都是那麼的美麗,簡直就是爲他古少寶而送來的精緻禮物一般。

“帥哥,你在說我嗎?”白板媚笑,挺着身子,走着貓步向古少寶走去,翹臀正挺,走起來性感無比,更有那黑色的絲襪,修長的大腿……

古少寶嚥了咽口水,貪婪的從白板小腿到臀到身體……眼前的絕美女人,是男人都抵抗不住這股勁呀!

“美女,我自然說的是你,你好美,太美了!”古少寶雙眼迷離,眼睛捨不得從眼前美女身上挪開。

“那我殺了你,好不好?”白板已經臨近古少寶三米的距離,古少寶甚至能清晰的聞到美女身上的香味。此時古少寶完全沉醉在白板的美色中卻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好不好嘛。”白板已經來到距離古少寶一米的地方,就這樣站着,扭捏撒嬌起來。

身子也漸漸開始靠近古少寶的身體,差點面對面,而古少寶則很享受的配合起來,雙手想將眼前美女抱入懷裏,但卻被她躲閃開了,但美女的手此時開始在他身上游走起來,從上到下。

古少寶全身酥軟,舒服無比,身體血液漸漸開始沸騰,各有股忍不住的衝動,想將眼前的美女撲倒在地,然後……

“好不好嘛。”白板嘴角帶着弧形微笑,有幾分得意。

“厄,好。”沒等古少寶說話,在他身邊的一個親信小弟卻是忍受不住白板的風騷和嗲聲忙應道。

“那,你去死吧!”白板原本的嫵媚瞬間變的冰冷,手起,手落。在那原本正一臉期待和興奮的小弟直感覺死亡來臨,在他驚醒準備躲閃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砰!

古少寶身後的小弟直接脖子處閃過一道影子,下一刻,小弟張大眼睛就這樣直倒下去,雙眼睜的老大,卻是已經氣絕。

喉嚨,也是致命的部位。到力道達到一定的時候,直接襲擊在喉嚨處,人也就頓時無法呼吸,瞬間死亡。

這一刻,古少寶等人全部驚醒,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美女,看着地上已經氣絕的小弟。

“c!”古少寶總算清醒反應過來,忙右手一摸腰間,面對危險,古少寶選擇了手槍,即便女人再美,但若是一掌能取人性命的美女,那就是蛇羯,比任何都要毒的東西呀!

但此時,古少寶原本驚恐的眼神變的呆滯,因爲他的槍不見了。

“你在找這個嗎?”古少寶的太陽穴處卻被人用冰冷的東西頂住,正是他的那把手槍,令古少寶充滿自信和強大的武器。

白板是殺手,誘惑是她的強項,而作爲殺手,她接近目標的第一步自然要把目標身上能傷害到自己的東西先排除掉,手槍則是最主要的東西。

所以白板從出現開始就已經對古少寶下手了,剛剛靠近古少寶更是爲了讓古少寶放鬆警惕,然後好讓自己從他身上搜到能危害自己的武器,結果入手就是一把手槍。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古少寶萬分恐懼,讓人用槍頂着腦袋的感覺非常的不好。現在古少寶只擔心一件事,眼前的女人會不會玩槍,不會的話走火了怎麼辦?!

現在古少寶感覺自己全身被鋒利無比的武器頂住一般,生怕對方一不小心用力,然後那鋒利無比的武器就直接刺入自己身體裏面,然後是無盡的疼痛,流血,身亡。

古少寶被白板用槍頂住,在古少寶身後的小弟無一敢動彈,而是肆憚看着眼前美女。

“我呀?我就是美女呀,不是什麼人。”白板輕笑,說完直接把槍收了起來,還不忘在古少寶的臉上撫摩了下才重新回到姐妹羣裏。

見對方收槍並離開,古少寶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難道眼前這些美女是來遊玩的?可爲什麼殺了他那麼多小弟。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古少寶沉聲道,而身後的小弟們也開始漸漸來到古少寶身前。

“沒什麼,就是討個債而已。”宋德華將眼前的事看的一清二楚,當看到古少寶惱怒的時候宋德華卻輕笑走了出來。

“是你!”古少寶身子不自然的後退,潛意識的恐懼,這種感覺讓古少寶十分難受,甚至有逃跑的衝動。

宋德華很滿意看到古少寶的表情,那種充滿恐懼的表情。現在宋德華是爲天王報仇的,所以他希望看到古少寶的恐懼,也許這樣能減輕宋德華對天王的內疚感。

“那你覺得呢?殺了我的兄弟,那是要賠命的,所以我不得不來追回你的命。”宋德華向前走去。宋德華每走一步,古少寶就退一步,古少寶的臉上全是恐懼,那種來自死亡威脅的恐懼。

“上呀!混蛋!”古少寶慌了,他不能死,他不想死!當看到身前的小弟時,古少寶直接將他們推向前去。

小弟們互相對視,但很快卻肯定了眼神然後向宋德華撲去,他們有十幾個人,難道還打不贏眼前這個男的?所以他們決定羣毆,要把宋德華解決掉。

而古少寶此時卻是選擇向後奔跑,他在逃命。他知道宋德華的身手,自己那些小弟怎麼會是宋德華的對手呢,所以古少寶第一時間選擇了逃跑,沒有比這個更重要。

十幾個人全部蜂擁而上,但宋德華一點也不急,就這樣看着小弟們撲向自己,而宋德華出手的時候也是極快的事情,不到半許,當宋德華邊走邊拍衣服的時候,十幾個小弟已經暈死在宋德華的身後,暈死在地上。

“宋德華還是那麼猛,好棒哦。”白板突然癡呆尖叫。

不過很顯然,白板的撒嬌引來高慕等人的白眼,因爲宋德華威猛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白板此時撒嬌卻是讓高慕等人鄙視起來。

最後白板只好恢復原狀,跟在衆人後面。剛剛她也是僞裝過頭了嘛,白板一臉委屈。

宋德華慢步向前,即便古少寶在逃命,但也因爲恐慌一路走的並不快,而是踉蹌不斷,還摔倒幾次。當古少寶看到宋德華瞬間就解決掉自己的手下時更是恐懼,走路都顫抖起來。

“你覺得你還能跑到那裏去呢?”宋德華覺得古少寶不配做男人,殺人敢,卻又怕死,這種人活在世上不應該呀。

古少寶完全沒理會宋德華,他就是想逃,但此時古少寶不逃了,而是進如了房間內,同時裏面傳來女人驚叫聲。

宋德華立刻感覺到不對,瞬間提高速度奔跑向前,來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卻看到古少寶正用一把水果刀正架在一個女人脖子上,女人正恐慌睜大眼睛看着宋德華等人。

“來呀,宋德華你個王八蛋,有種你就來,來我就殺了你兄弟女人!”古少寶慶幸自己手上還有籌碼,這樣他就不怕宋德華,宋德華重情義,這樣就夠了,這樣古少寶就能逃了。 “古少寶,到死了你還執迷不悟嗎?”宋德華憤怒,眼前的古少寶盡出卑鄙手段。

“悟?我悟你妹妹,今天你只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放我離開我,我放了手中的女人。第二個就是要殺我,那麼我最少拉一個女人陪葬!”古少寶猙獰怒吼,看着宋德華笑了。

也許是感覺到自己必死,也許是深受這種折磨,此時古少寶卻是笑了,笑的猙獰,笑的興奮。他不怕,他什麼都不怕,死?那就一起死,古少寶肯定會拉一個墊背的。

“放了她!”對於天王的內疚,宋德華不想再看到天王的人受傷。

古少寶感覺好笑,嘲笑般看着宋德華“放?你說放就放,那我呢?誰放我!”

“你是罪有應得。”宋德華淡淡道,雙眼無情看着古少寶。

“哈哈,好笑。宋德華,你以爲你是什麼東西,我有沒罪還論不到你定!”古少寶把水果刀貼近女人的脖子,惡狠狠的看着宋德華。

女人沒有尖叫,當他知道眼前出現的人是天王大哥的兄弟後,她們倔強的閉上嘴,看着眼前的宋德華,她們不怕死,也許說沒有天王她們走就死了,所以現在他們不能丟天王大哥的臉。

“叫呀!怎麼不叫了?!”古少寶見自己架住的女人居然不恐懼,這讓古少寶抓狂,幾欲發瘋。只有自己手上的女人尖叫,這樣古少寶才更有把握讓宋德華放過自己一馬。

可是眼前的女人卻如木頭一樣,即便此時她的脖子因爲水果刀鋒利的原因貼近白皙的肌膚內,開始漸漸流血,但女人卻依舊閉着嘴巴,柔情看着宋德華。

“天王大哥,烈赤月大哥還好嗎?”女人沒有理會古少寶,而是柔情看着宋德華問道。現在也就只有眼前的人知道天王大哥的事了吧。她們被捉的時候所看到的是天王身邊的兄弟全部躺在地上。

在她們理解裏,天王這次輸了,獵豔幫輸了。同時她們也知道,獵豔幫的弟兄幾乎全部被消滅,即便有也躲藏起來。

“天王,天王大哥很好,只是受傷,他讓我來接你們!”宋德華不敢把實話說出來,他也不知道天王的女人都在這裏,所以一時慌張。但也很快鎮定下來,圓謊道。

宋德華當然也不知道其實烈赤月並沒有死,只是對方的謊言而已。

“臭女人!勞資讓你尖叫,沒讓你和那王八蛋聊天!”古少寶看在眼裏突然瘋狂捉着女人的頭髮肆意拔着,更是用手開始打女人的身體各個部位。

“你個王八蛋!”女人身邊其他被綁的女人紛紛咒罵,而被打的女人卻依舊沒坑半句聲,任由古少寶揉虐自己。

“住手!”宋德華忍無可忍,看着古少寶那發瘋一般,看着女人被古少寶瘋狂揍着的時候,宋德華大聲吼道。

“嗎的,你讓我住手就住……”古少寶得意,他微笑,只是此時他卻感覺自己的雙手卻被人捉住,更是被用力一扯,頓時水果刀掉落在地,而雙手被人用手有力的禁錮住。

“白癡!”小桃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古少寶的身後,直接看準機會把古少寶捉住,死死的用力捉緊。

“你,宋德華,你卑鄙無恥,你特嗎的不是人!”古少寶憤怒,此時他拼命掙扎,只不過依舊掙扎不脫小桃手。

“沒事吧?”宋德華走前扶住剛剛被古少寶劫持的女人,解開繩子關心問道。

“你老實說,天王大哥怎麼了?”女人對宋德華抱以微笑,突然小聲問道。

宋德華一楞,他卻想不到眼前的女人似乎並不相信自己剛剛說的話,而是詢問起來。

“真沒事,等下你們就可以看到他了。”宋德華微笑,不管如何,出了這裏先,而且有金成文在,天王是死是活,宋德華自己也不知道。

“謝謝。”女人沒在說什麼,而是對宋德華道謝,然後看了看自己的姐妹們。他們不乾淨,其實並不配天王大哥,不過如果可以,她們十九人願意以後就這樣陪在天王身邊。

“宋德華,你個王八蛋,你快放了我!”古少寶咬牙切齒。

“放?會放的,等你死的時候!”宋德華說完也不廢話,直接來到古少寶的身前,在古少寶恐懼張大眼睛,臉上突然現出哀求模樣的時候,宋德華直接輕笑一掌拍在古少寶頭頂。

“你……鳳……姐會爲,我,我報仇的。”古少寶嘴上突然涌現大量血液,含糊不清說出幾個字後倒地。

“鳳姐?”宋德華的腦海再次浮現一個影子,對着鏡子打扮,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不會是她的。”宋德華看着地上死去的古少寶,對自己道。

小桃重新來到宋德華的身邊,看着眼前的情景,那十九個女人此時抱在一團互相安慰着。

“好了,我們去找天王吧。” 平平無奇好男人 宋德華輕聲道。這裏不能繼續待了,晚點警察肯定回來清理,所以宋德華必須帶着衆人離開。

“恩。”其他人似乎也明白這一點,很配合的跟着宋德華向外走去。

宋德華等人剛離開不久,外面卻出現一個青年,正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宋德華等人離開的背影。

“這真的,真的是那混蛋做的?!”歷思良簡直不相信這是自己親眼所看,但事實上他卻無法不相信。

歷思良望了望那背後跟着的數十個女人,還有宋德華那瘦小的背影。歷思良的內心是震撼的,宋德華這樣的人才叫男人,強大,勇猛!

“這也就是爲什麼那麼多女人跟着他的原因了吧?!”歷思良最後有些無力道。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似乎是在懊悔當初得罪宋德華,又似乎在嫉妒宋德華居然如此強大和完美。

在歷思良的心中,宋德華纔是真正的男人。而此時的他也終於知道自己一直期待着的兄弟們已經不會再出現了,最起碼在自己找他們之前他們是不會再出現自己面前。

最後警聲的鳴叫聲把歷思良拉回現實,最後歷思良不得不趕緊上車,然後速度開馳向遠處飛奔而去。

金成文的醫術沒讓宋德華失望,等宋德華回去醫院的時候金成文四周已經圍滿了身穿白褂的人,卻全部是醫生。包括許多美麗的護士也圍繞在旁邊拿着本子在登記着什麼。

“大神奇了!”

“這,這簡直就是神醫呀!”

“不可能吧,這個,明明已經沒了呼吸和溫度,怎麼一下子就恢復了。”

“太棒了,青年,以後你就留在醫院吧!一年給你十萬怎麼樣?”

金成文此時也是萬般無奈,他想衝出重圍,但這些平日斯文的醫生此時都如猛男一般,他們圍的圈子就如鋼鐵鑄造的一般,任由金成文用力都無法撼動半分。

最後金成文只能被衆人這樣圍繞,你一句我一句的羅嗦着,但所表達的意思是要請金成文成爲醫院的主治醫生,然後高薪高待遇什麼的。

“你們在做什麼?統統滾開!”正當醫生們心中得意,用各種手段想將眼前的青年留住的時候,卻是有一道渾厚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

衆醫生惱怒回頭,他們卻是不知道究竟還有誰敢這樣對他們說話,他孃的等他們發現是誰的話,這人將直接上黑名單,以後也別想在這個醫院得到治療了!

眼前這個青年可是能起死回生的人呀,這是什麼概念,這個概念就連在外面胡天酒地的院長聽到消息都馬不停蹄的從外省開始趕回來。更是許諾無論無用手段都要留住那青年,金錢,美女……

這是極其重要的人,簡直比他們再生父母都重要!即便是傻子都知道其中的利害,這樣的一個青年若是在醫院的話,恐怕就是國外的總統都不得不坐飛機過來“拜見”,除非他們不會生病,不怕死亡。

“你誰呀,你再說一句試試!”外圍的實習醫生扶着高度眼鏡看向說話的人,卻是一個公子哥的人帶着二十幾個美女正看着。實習醫生內心鄙視,指不定眼前這個青年和女人玩多了,得病纔來醫院看病的。

不過多管閒事就不好了。實習醫生內心竊喜,因爲他站在最外層,所以可以很快的回頭對着眼前的青年吼道,這樣的話就可以在這些主治醫生心裏有個好印象,這叫機會,讓所有醫生記住自己,那還愁自己不能成爲正式醫生?

“小童,是誰在……”一個老醫生在外圍擠不進去,心中鬱悶非常。但見有人搗蛋也回頭想教訓一翻,要將自己的憋屈吼掉。但當他回頭看到那說話不客氣的青年後,老醫生卡殼了。

“史主任,就是那個混蛋!不過我已經教訓過他了,並且已經認住他的樣子,以後他都別想在醫院得到任何一項治療!”實習醫生知道機會來了,而自己自然要先把自己的處理結果告訴老醫生,心中幻想着老醫生誇自己做的好,前途更是不可限量什麼的。

啪!

實習醫生一米八幾的個子硬是被一米六幾的主治醫生煽了一巴掌,耳光響亮,煽的實習醫生懵掉了,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童大偉,你已經被開除了!”老醫生額頭見汗,越發多的汗水從他額頭流出。

眼前那青年是誰?他是連院長兒子都敢打的人,更是一下就把保安全放倒的青年,就憑這一點,自己就得罪不起。除非自己肯得罪這樣的人,否則他不會傻的爲了一個月那點薪水被對方揍死。

更何況他送來的那個人據說是某幫會的老大,那眼前這個青年又能好在那裏?肯定也是幫會的什麼人,史元字一想到自己下班的時候被無數混混包圍,然後用麻袋套住他就把他丟河裏餵魚的場景就害怕。

這年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而且什麼事情也有人做。尤其是這些混幫會什麼的。

類似愛情 “史主任?”童大偉不明所以,眼睛帶着怒火看着這個比自己矮許多的史元字,要不是自己想混這個工作,他童大偉早把眼前這個老不死揍一頓了。

“什麼事?”童大偉的聲音很大,頓時把外圍的其他的醫生吸引了過來。但當他們看到不遠處的青年後連忙站在兩邊不敢說話,甚至有人開始向自己辦公室走去。

童大偉原本以爲可以對這些老醫生門哭訴的,畢竟天天在一起,多少感情還有的,更有幾個還吃了不少自己請的飯,就憑這一點,童大偉感覺自己完全可以轉正,也因爲這一點,童大偉相信他們會幫自己說話,而不是史元字這個矮不丁。

只是沒等童大偉開口卻見這些醫生紛紛四散了,而且有個醫生在離開的時候對着童大偉使眼神,但童大偉看的卻是不明所以。今天這些醫生都怎麼了?

更多的人發覺不對勁,然後回頭,但不管是誰看到宋德華後,全部都選擇了離開。他們說好聽點也不過是打工的,犯不着惹上眼前這個的人,而且還是幫會的人。

史元字更是在衆人四散的時候跑了,跑的時候內心忐忑生怕自己剛剛那語氣得罪對方,然後被對方找上門,所以他的儘快溜,並且立刻休假下班,在家多待兩天再上班。

他們有着自己幸福滿足的生活,何必讓自己不自在呢。所以衆人紛紛選擇逃避,只剩兩個人依舊站在那裏,和宋德華對持着。

“我不管你是誰,雖然這個人也許和你有關係,但是現在我們醫院要聘請他爲我們醫院的做高級顧問和醫生,年薪十萬以上,這對他都是極好的事,前途無量!”說話的是副院長,司徒露。

童大偉也沒走,在司徒露旁邊站着。雖然剛剛被訓了一頓,但童大偉並不甘心,甚至鄙視那個矮不丁,喊他史主任是給他面子,要不是資格老,童大偉鳥都不鳥他。

既然別人都不鳥他,那麼副院長呢?這個看似斯文的人昨天還被自己請去開房,而且童大偉下了血本請了個很漂亮的女人侍侯他。就憑這一點,童大偉感覺自己必須留下,和副院長同一陣線,這個自己百分百能轉正了吧!

“也許和我有關係?十萬薪水?”宋德華有些輕笑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難道這個時代十萬薪水很多?過去一百元可以買八百斤米,現在一百元連五十斤的米都買不到的年代,十萬薪水又有多少?

“怎麼?羨慕妒忌恨了?不過你是沒機會的!”童大偉插話,聽到眼前青年的語氣就知道是被嚇住了。

換成是自己的話,童大偉甚至看到自己身邊如眼前青年這個公子哥一般,身邊圍繞無數美女了。

副院長司徒露有些欣賞的看着童大偉,在他說話的時候就是需要有人支持,這樣才顯得他司徒露重要性,他的地位顯赫。

可惜其他醫生都是老油條,見到情況不對都紛紛跑開了,眼前也就只剩下童大偉這個實習生了。對於童大偉,司徒露是有印象的,昨天還和他去開房來着。不得不說童大偉很會做人。

“宋大哥!”金成文終於腦子清醒幾分。剛剛一直被那些醫生圍住說個不停,說的金成文都要暈掉了,而且空氣也極其不流通,導致金成文幾乎中暑。

當金成文看到不遠處的宋德華後頓時大喜,不顧司徒露和童大偉的攔阻硬是向宋德華走去。

“站住!”在宋德華的身後出現一個風塵僕僕的老者,只見他快步向前,來到宋德華和金成文的中間。

“院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