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嗯,我也覺得很不好呢。”緊跟着,白小鳳也認真地點點頭:“一男兩女跑去唱歌,我有些遭不住啊。”

什麼?!

陳靈兒和宋楠楠同時一怔。

緊跟着倆女孩同時反應過來,俏臉緋紅。

“無恥混蛋!”陳靈兒一跺腳,羞紅着臉罵道。

“討厭,說什麼呢!”宋楠楠羞得低着頭,粉拳輕輕地砸在了白小鳳的胳膊上。 蘇雯瀾喘著粗氣,一幅難受的樣子。

在夜色中,兩個羅煞族男人早就習慣了黑暗,所以可以清楚地看見她的模樣。

羅煞族的女人很少,必須去外面搶女人才能解決他們的後嗣問題。有時候為了整個羅煞族著想,還要與其他人分享一個女人。

蘇雯瀾易容的模樣清麗可人。特別是她故意露出虛弱的模樣時,就像是等著惡狼口嘗的小白兔,讓人產生了邪念。

「好美。」其中一人說道。

「想什麼呢?沒瞧見她很難受嗎?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們怎麼向族長交代?不想要命了?」另一人推了那人一下。「我在這裡看著她,你去向族長彙報。」

「為什麼是我去向族長彙報?你不去?你留在這裡做什麼?」那人不高興了。

「就你這幅急色的樣子,我放心把她交給你嗎?你快去找族長。不要真讓她死了,你我都脫不了干係。」

「不去。要去你去。」

在兩人爭執的時候,貝塔悄悄地靠近他們。

突然貝塔用手刀敲擊其中一人的脖子,那人倒了下去。

另一人發現了貝塔的所為,正要出手與貝塔打鬥,卻見原本應該虛弱的蘇雯瀾用腿夾住了他的脖子,再用力一扭。

砰,另一人也倒了下去。

房間里終於安靜下來。

蘇雯瀾看著貝塔:「你快走。」

「我……」貝塔剛才明明已經決定好了,也與蘇雯瀾商量好了,可是到了要走的時候卻猶豫不決。「要不你和我一起走?」

「你剛才不是已經想好了嗎?怎麼這個時候還猶豫不決?快走。」蘇雯瀾說道:「再不走,他們就要發現了。到時候想走也走不了。我們冒著危險做了這樣的事情,要是落到他們手裡,肯定不會用繩子拴我們,而是用鐵鏈。」

「那我走了。」貝塔不再猶豫,朝門口跑去。

蘇雯瀾猶豫了一下,還是邁出了那扇門。

為什麼不走?

現在沒有別人看守,她再傻呼呼地呆在這裡,那不是犯蠢嗎?

至於能跑到哪裡,那就要看她的運氣。實在跑不出去,還能幫貝塔分擔一點注意力。

「她們跑了,趕快追。」

從後面傳來羅煞族的聲音。

蘇雯瀾根本不認識這裡的路,只能像個無頭蒼蠅似的亂竄。

「打算去哪兒?」一道陰邪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不等蘇雯瀾尋找那人的方向,一隻手抓住她的手腕,將她拖到懷裡。

「難道是本公子冷落了你,所以你不高興了,特意出來找本公子的?這樣說來還真是本公子的不是,讓美人孤枕難眠了。」

男人說著,拖著蘇雯瀾的手腕大步朝前方走去。

蘇雯瀾非常吃力地跟上他的腳步。

「你放開我。」蘇雯瀾腳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那人又將她提了上來。

「族長,那個女人跑掉了。」手下迎過來,對羅煞族族長說道。

「沒關係。她會回來的。」羅煞族族長陳瑾看向旁邊的蘇雯瀾。「畢竟我們手裡還有她的同伴。她總不能不顧她的死活。」 白小鳳激靈了一下,驚訝地看着面前的宋楠楠。

這丫頭哪是在生氣啊,分明撒嬌嗔怪的嫌疑很大啊!

這時,陳靈兒深吸了一口氣,又說:“楠楠,要不我們一起出去吃點東西,然後就回家吧,下次找個白天的時間去。”

說着,她就走了過來。

“啊?”宋楠楠俏臉上一下子有些不高興了,嘟着嘴,她可是等了好久纔等到白小鳳呢,要是吃一頓飯就散場了,玩的一點都不盡興呢。

白小鳳也很惱火。

陳靈兒這丫頭今天到底是咋回事啊?

不就昨晚上連女鬼都不放過了嗎?至於這樣不?昨晚那根本就是個誤會啊!

況且,宋楠楠這樣的極品妹紙第一次約他,還能把人家放鴿子了?

這不就是禽獸才能幹得出來的事嗎?

所以,他眼珠子一轉,忽然笑道:“那個啥,靈兒,人楠楠是來約我的,要是你不方便,那就我和楠楠去k歌吧。”

“好啊好啊!”宋楠楠登時笑了起來。

陳靈兒嬌軀猛地一顫,怒視着白小鳳。

開什麼玩笑?

一男兩女去k歌,你個無恥混蛋都遭不住了。

要是一男一女去k歌,你怕是更遭不住啊!

她一想到昨晚看到白小鳳的樣子,腦海中就不禁浮現出白小鳳和宋楠楠兩人單獨在k歌包間裏的畫面,簡直不敢想象啊!

必須去!

絕對不能給他倆單獨在一起的機會!

想着,她一跺腳,怒視着白小鳳冷冷道:“誰說我不去了?那我們就一起去k歌。”

然而,這話一出口,她就愣住了,該死,我怎麼會怕他倆單獨在一起呢?

“嘶!”感受着陳靈兒的憤怒目光,白小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強的怨念啊!

不過聽到陳靈兒的話,他摸着鼻子笑了笑,脫口而出:“咋地?你是怕我和楠楠單獨在一起?”

“……”陳靈兒咬牙切齒的瞪着白小鳳。

嘶!

怨念變成了殺意了啊!

白小鳳哆嗦了一下,訕訕地笑道:“嘿嘿嘿,開玩笑,開玩笑……”

決定去k歌后,陳靈兒給陳正德打了個電話報備一下。

然後三人就坐着宋楠楠的奔馳車直奔皇家娛樂。

一路上,白小鳳都感覺車上的氣氛很詭異。

甚至比鬧鬼了,還詭異!

司機開着車,完全可以忽略。

但關鍵是兩個妹紙啊!

宋楠楠很激動,俏臉上一直洋溢着笑容,時不時地就會找話題和他聊天。

他也很想和宋楠楠這樣的極品妹紙聊天,畢竟聊天是爲了增長感情嘛。

但,每次他只要一張口,沒等說話呢,他就看到坐在宋楠楠旁邊的陳靈兒雙手抱胸一臉陰沉的瞪着他,愣是瞪得他把到嘴的話都給咽回去了。

被接連瞪了幾次後,白小鳳也不敢再繼續和宋楠楠搭訕,悶頭看着車窗外。

他很方啊!

今晚上陳靈兒完全不對勁啊!

照大小姐這狀態,等下一男兩女在k歌包間裏就不能愉快地玩耍了啊!

這大小姐一言不合就直接爆發怨念,迸發殺意呢!

估計是大小姐體內陰陽二氣失衡的太厲害了,所以導致了情緒不對勁呢,不能等了,爲了和宋楠楠愉快地玩耍,明天就幫大小姐把體內的陰氣徹底清除了。

打定了主意,白小鳳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很快,奔馳車開到了皇家娛樂。

下了車後,三人就往皇家娛樂裏走。

白小鳳咧嘴笑着,仰着頭就想走到倆極品妹紙中間去,畢竟這種左擁右抱的感覺,肯定賊拉風,一定會羨慕死那些單身狗。

但,他剛一靠近呢,登時就一激靈。

低頭一看,嘴角一下子抽搐了起來,來了,大小姐又開始不對勁了!

陳靈兒正陰沉着臉瞪着他呢。

他縮了縮脖子,悻悻地走到了陳靈兒另一邊,登時,他就看到陳靈兒的臉色緩和了下來,怨念消失了啊。

走到大門口,上次那個中年領班就急忙迎了上來。

經過上次的事情,中年領班看白小鳳的眼神都帶着尊敬,一路滿臉堆笑着把他們三個領進了包間。

“伺候”着白小鳳他們點完酒水點心後,他纔拿着單子退出來。

一關上門,他就咧嘴笑了起來:“嘿嘿,沒想到這麼快就來了,得儘快通知經理。”

說完,他把酒水單子給了一個服務員,讓去準備,然後他就急匆匆地往經理辦公室跑去。

上次白小鳳他們離開後,經理後來還特地找過他,叮囑他要是白小鳳再來的話,一定要儘快通知。

對於經理,他可不敢違背半點,要是惹經理不高興了,分分鐘下海喂鯊魚的。

咚咚。

中年領班敲了敲經理辦公室的門。

“進來。”柔媚入骨的聲音傳了出來。

中年領班推開門,就看到一道婀娜高挑的人影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烏黑如瀑的波浪捲髮垂落在香肩上,雪白的玉手撐在玻璃上,正眺望着外邊的夜景。

昏黃的燈光照在經理的背影上,將身段勾勒的淋漓盡致,彷彿有一股魔力似的,能牢牢抓住人的視線。

中年領班看着一陣失神,喉結涌動着,吞嚥着口水。

“好看嗎?”經理並沒有轉身,只是柔媚入骨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有些冰冷。

“好,好看!”中年領班下意識地點點頭。

“哦?那我好看,還是海里的魚好看?”柔媚入骨的聲音響起。

中年領班猛地一激靈,後背一陣惡寒,回過了神,忙對着經理一鞠躬:“經理,對不起。”

“什麼事?”經理依舊站在那,沒有轉身。

“那個上次您說的那位先生,又來我們這了。”中年領班低頭看着地面,忙說。

“嗯?!”婀娜的背影顫抖了一下,背部微微彎曲,將婀娜的身段勾勒的越發凸顯,同時發出柔媚入骨的笑聲:“這麼快就來了嗎?去把他帶過來,我要給他來點刺激的。”

刺激?

中年領班怔了一下,也不敢多問,忙轉身就走了出去。

等門關上後,經理活動了一下肩膀,扭動了一下婀娜極品的身段,彷彿是慵懶的小貓活動身子一般。

雪白的玉手撩撥起烏黑如瀑的長髮,笑着道:“哼哼……boss下令招攬了,這次老孃真得下血本了,看那小子能不能飛出我的五指山!”

呼……第五更總算寫完了,累得不行了,睡覺睡覺,老鐵們,睡醒了繼續。

書還在pk中,請大家看完書後,把手裏的推薦票投給本書,也記得多多推薦給身邊愛看小說的朋友。

酸菜每天拼了命的更新,真的想讓這本書走的更遠一些,請大家助我一臂之力,酸菜拱手拜謝。 蘇雯瀾被羅煞族族長捆綁起來,再用馬拉著走。

馬兒在前面走著,她吃力地跟在後面。要是摔跤了,只有被馬兒拖了長長的一路。

大風吹著,她的眼睛快要睜不開了。大量的沙土被前面的馬兒捲起來,再捲入她的嘴裡,讓她吃了滿滿的一嘴。

「咳咳……咳咳……」

前面騎在馬上的人聽見了,回頭看了一眼,對神色冷凝的陳瑾說道:「族長,這女人也折磨得差不多了。要不……讓她騎馬吧!」

陳瑾冷漠地看著那人:「你這麼憐香惜玉,那就和她換一下位置。」

「不不,我覺得她咎由自取,絕對不能同情。」那人連忙說道。

陳瑾回頭看了一眼,冷笑:「既然敢招惹我,就要承受招惹我的後果。」

蘇雯瀾看著前面長長的隊伍,在心裡想著這些羅煞族想做什麼。

自從她落到陳瑾的手裡后,就一刻不曾安寧。像這樣捆綁到天亮,在她迷迷糊糊的時候又被捆在了馬的後面拖著走。

羅煞族的所有人都收拾著東西離開他們居住的地方。瞧這樣子,難道他們想要遷移?

只是,無緣無故的為什麼要遷移?難道是因為她嗎?

砰!她再次撲倒在地。

臉頰蹭到旁邊的石頭,留下了痕迹。

手掌更是被一根尖利的樹枝擦傷了。

陳瑾抓住繩子的另一頭,往前面一拉。

蘇雯瀾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飛向他的方向。

陳瑾勾起她的下巴,冷冷地看著她說道:「還跑嗎?」

蘇雯瀾喘著粗氣,目光倔強:「我現在能跑嗎?」

「意思是說,如果能跑的話,你還是會跑了?」陳瑾目光陰沉。

「我又不傻。要是能跑的話,為什麼不跑?你明顯對我不懷好意。難道我應該傻呼呼地等死嗎?」蘇雯瀾冷笑。

「牙尖嘴利的女人。可是怎麼辦?』本公子好像越來越欣賞你了。」陳瑾緊緊地摟著蘇雯瀾。「抱穩了。要是掉下去,就等著被馬兒踩成肉泥吧!到時候本公子也救不了你。」

「你們要去哪裡?」蘇雯瀾問道。「難道害怕我朋友找回來,所以遷移了你們的住處?」

「哈……」陳瑾彷彿聽見了有趣的話。「害怕你朋友?小美人兒,你就算是公主,本公子也不帶怕的。」

「那為什麼?」蘇雯瀾又問。

「我們住的那個地方出現了一種毒蟲,不再適合我們長期居住。正好抓了小美人兒你,就趁這個機會換個住處,也算是一舉兩得。」

陳瑾說完,拉住馬繩,看著前方。

「到了嗎?」

在前面探路的人回來說道:「族長,到了。」

「行。安排大家找個地方先住著,再在附近設立機關。」

蘇雯瀾騎在陳瑾的前面,入目便是一個險峻的山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