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動不了!”我跟着尷尬的說道。

清靈阿姨看着我師傅和柳青兒兩個人焦急的臉色以後,嘴裏不急不緩的說道:“你們兩個彆着急,這咒術既然是剛剛拔掉,他身體裏沒有力量也是正常的,現在動不了也是正常的,養上幾天就好了,你們不用擔心的,瞧你們兩個人一個個着急的樣子。”說完以後清靈阿姨從自己的身上摸出來一個小瓶子,順手從裏面拿出來一個藥丸塞到了我的嘴裏。

我跟着直接就將這藥丸子嚥了下去,跟着清靈阿姨看着我師傅他們耐心的說道:“行了,你們就彆着急了,他已經服下了我丹藥了,過幾天就好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清靈阿姨在一旁白了我師傅一眼,嘴裏沒好氣的說道:“看把你急的,幸虧你徒弟這次沒事,我看你徒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還不得去給人家拼命呢?”

我師傅跟着在一旁嘿嘿的笑了一下看看這清靈阿姨說道:“如果我徒弟真有危險,我不介意跟他拼命。”說到這以後我師傅嘆了口氣“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徒弟,不能受啥傷害。”

清靈阿姨看着我聳了聳肩說道:“看出來了吧?你師傅就是這個德行。”

我師傅看着清靈阿姨當即準備反駁的時候,卻沒有繼續反駁,而是乖乖的閉上了嘴巴,沒有理會清靈阿姨,而這個時候清靈阿姨看着我們大家都不說話了,便開口說道:“行了,讓他在這裏躺着安心的靜養吧,咱們先吃飯,等着吃完飯了讓青兒來喂他吃飯就行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如此也好,只是麻煩青兒這丫頭了。” 272 林一大哥的來電

柳青兒聽見我師傅的這句話以後當即搖了搖頭說道:“邱爺,您這是哪裏的話,不麻煩的,何況小貴又多次救過我的命。”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說道:“行了,你就在這裏躺着吧。”說完以後我師傅便轉身跟着柳青兒以及清靈阿姨他們轉身走出去了。

看着我師傅他們離開以後,我一個人無聊的躺在牀上,看着蒼白的天花板,一邊打量着房間一邊打量着清靈阿姨這裏的裝飾,不得不說,這清靈阿姨是一個很有品味的人,但是很好奇,她到底有多少住處呢?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懷江市的時候,她是住在一個很奇怪的地方,但是屋子裏的裝修屬實也很豪華,而這次我來到的地方依舊是懷江市,可是和之前去的地方感覺不太一樣,這裏明顯是個郊區,而且周圍看起來很少有人住,有或者說這是一個別墅區。

我不由得對清靈阿姨的身份感到好奇了,但是看她和我師傅的言談來說,我感覺清靈阿姨是一個很不普通的女人,她應該也是烏答有,也就是所謂的女巫傳人,但是至於她和我師傅之間有着什麼聯繫,我隱隱之中感覺這些像是一個祕密。

而我師傅卻也從未提起過他和清靈阿姨的事情,但是不管怎麼說,清靈阿姨在我的概念裏是一個好人,而且這次又救了我的命,無論如何這份情我都不會忘記的。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柳青兒端着一碗白粥走了進來,她坐下來以後看着我說道:“該吃飯了,張嘴!”

我想了一下,雖然我腿不能動,但是我的手還是可以動的,於是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那啥,我還是自己來吧。”

柳青兒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你現在又動彈不了,還我餵你吧,放心吧,不會燙到你的。”說完了這句話以後,柳青兒拿着勺子挖了一勺子粥以後輕輕的吹了一下,擡起頭看着我說道:“張嘴!”

看柳青兒如此強勢的樣子我也不敢說啥了,當即張開了嘴吧,柳青兒跟着便將白粥喂到了我的最裏面,一般喂着粥,柳青兒嘴裏一邊嘟囔道:“等着下次見到了那個韓玉兒,我非得替你好好教訓教訓她不行。”說着話柳青兒氣呼呼的把粥喂到了我的嘴裏。

我跟着在一旁嘆了口氣說道:“行了,你就別在想着教訓她了,這個事情就過去了,我不想再提了。”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如果不是她,你至於現在這樣麼?受了這麼多的罪,如果沒有她,咱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裏玩呢,再說了,如果不是她,我至於親自照顧你麼??”

我聽見柳青兒這句話以後當即有些無奈了,跟着我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行了,我都沒生氣,你至於發這麼大火麼?”

柳青兒當即就不樂意了,看着我開始反駁了起來“我早就想說了,只是之前一直忍着了,你這次的事情就是怪她,她對你居心不良。”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說道:“行了,你別再說了,這件事情我不想再提了。”其實對於我此時來說,我心裏對於韓玉兒那個姑娘,心裏一點氣都沒了。

而柳青兒在一旁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之後便拿着碗筷氣呼呼的走出了房間裏,我一個人躺在房間裏也特別的無聊。

就這樣,我躺在牀上正無聊的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順手從枕頭邊上拿起來手機看了一眼是林一大哥的電話。。

我跟着按了接聽鍵,只聽見電話裏的林一對着電話笑說道:“小貴,你怎麼樣了?好點了沒?”

我跟着聽到林一那熟悉的聲音以後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林一大哥,勞煩你惦記了,我的身上的符咒已經拔掉了,這幾天安心靜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真的啊?”林一大哥的語氣有些欣喜的樣子說道:“既然已經拔掉了,那就應該沒啥事了,你小子在這次可讓我和老二擔心壞了,南傲明還責罵我呢,說我們看管不力,不過好在柳三爺爲我們說話了,所以我倆也就沒有受什麼責罰,現在知道你小子沒事了,我心裏也就放心了。”

我聽到林一大哥的話以後,心裏多少也有些愧疚,我跟着有些內疚的說道:“林一大哥,這個事情其實不怪你們的,是我自己不操心的,怪不到你們身上的,再說了,我中咒術之前咱們還沒有接觸呢,所以這個事情怎麼都不能怪到你們頭上的。”說到這以後我有些不甘心的繼續說道:“林一大哥,你放心,等我回去我一定會跟南大叔解釋清楚的。” 273 和南大叔的談話

南傲明笑了笑,嗯了一聲以後,對着電話說道:“只要你小子沒事就行,放心吧,這次的事情,你南大叔我一定會給你查出來個水落石出的,必須讓那些有心害你的人全部繩之以法。”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繼續對着電話說道:“只不過需要點時間,你彆着急。”

我聽到南傲明的話以後,心裏總是感覺有些怪怪的,猶豫了一下以後我便開口對着電話說道:“南大叔,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一下。”

電話裏的南傲明聽到我的這個語氣以後愣了一下,隨即開口對着電話問道:“說吧,有什麼事情啊?你不會還跟你南叔我客氣呢吧?”

聽到電話裏南傲明的話語,我尷尬的笑了一下便對着電話繼續說道:“南大叔,我想讓你停止調查這件事情,我想這事就讓他過去吧!”

“不可能。”電話裏的南傲明當即就拒絕了我。

我跟着咬了咬嘴脣對着電話說道:“南大叔,這件事情我真的不想讓你在追究下去了,沒有什麼必要了,況且我的咒術也都已經拔掉了,再追究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南傲明聽完我的話以後,跟着深呼了口氣,語重心長的對着我說道:“小貴,這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你可明白?”

“道理我都懂,但是真的沒有必要了。”我如實的說道。

“你可知道你現在的身份?”南傲明說到這以後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說句實話小貴,如果不是你師傅不想讓你接觸圈子裏的事情,你現在已經是圈子裏的人了,在這南叔跟你說一句掏心掏肺的話,你的身份就算不是圈子裏的人,單憑你是邱老弟的徒弟,你也已經算是個半個圈子裏的人了,他們對你的用意,誰都能看出來,這件事情必須要嚴查,而且小貴,除了我之外,上面也有人在關注着你的事情呢,你以後遲早都要進入圈子的,這件事情必須要調查清楚,不然以後會留下更多的禍患的,況且你以後還是要進入圈子裏的,不管是從道理上說,還是從咱們叔侄關係上說,這件事情都應該調查,如果不調查,你以後若是在遇到這樣的事情怎麼辦?你師傅不可能每次都在你身邊的,你也不可能每次都這麼幸運的,說句實話,下次他們用了更厲害的咒術要了你的命,這對於圈子裏來說,等於損失了一個人才,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聽到南大叔的這一番話以後,頓時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了,但是我真的不想讓南大叔在把這件事情調查下去,因爲我心裏此時很清楚,如果調查下去的話,這件事情一定會扯到韓玉兒的身上的,現在雖然我還沒有進入圈子,但是這圈子的恐怖勢力我還是清楚一二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南大叔,就當小貴求你了,就這一次行嗎?”

南傲明聽到這以後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小貴,你的心太軟了,這些人給你下咒術,不單單是衝着你來的,或許還是衝着圈子裏來的,你明白嗎?”

“南大叔,我沒怎麼求過你,但是這次的事情,就當時我求你了行嗎?”我的語氣也異常的誠懇。

電話那頭的南傲明這個時候沉默了,過了半晌,他深呼了口氣對着電話裏的我說道:“這個事情我跟你師傅說一聲吧,我說了不算,如果我說不查就不查了,上面不會同意的,你師傅也不一定會同意,所以這件事情我必須跟你師傅說一聲,這樣的話我跟上面也能有個交代,你看行嗎?”

我想了一下,如果我師傅知道了我的這番話,想必也會責怪我的,但是爲了阻止南大叔繼續調查下去,我此時也別無他法了,於是我嗯了一聲對着電話說道:“南大叔,謝謝你了,如果我師傅不同意的話,請麻煩你幫我多勸勸我師傅了。”

電話裏的南大叔深呼了口氣說道:“這些都沒問題,問題是,小貴你能跟我說說是爲什麼嗎?”

我想了一下,我不能跟南傲明說,因爲這裏很有可能涉及到圈子裏,如果我此時說出來這番兒女情長的話,我想南大叔肯定直接就拒絕我了,於是我開口說道:“我只是不想再有人受到傷害了,畢竟我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不是嗎?”

南大叔聽完以後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行吧,你這臭小子比你師傅心都軟。”說完以後南大叔在電話裏又嘮叨了幾句以後便掛斷了電話。

南大叔掛斷了電話以後我一個人躺在這房間裏,想着待會我師傅肯定會來責問我的,但是我相信我師傅應該會同意我的,即使責罵一頓我也沒什麼了,只要韓玉兒那邊沒什麼事情就行了。

而且我現在身受重傷,我師傅必然不會對我苛責太過嚴重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放鬆了不少。

此時外面的已經快中午了,我此時有些想要出去走走的衝動,可是現在還是動不了,只能安安靜靜的躺在牀上了。

果然,大概只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門就被人推開了,我開始還以爲是我師傅呢,結果進來的人居然是柳青兒。

柳青兒氣勢沖沖的樣子走了進來,跟着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邊,一臉怒容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姜小貴,我問你,你是不是阻止南大叔去調查你這次中了咒術的事情了?”

柳青兒也知道了?想來我師傅肯定也已經知道了,於是我衝着柳青兒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是我跟南大叔說的。”

柳青兒此時一臉生氣的樣子對着我說道:“你是不是傻了?你是不是要命了?我告訴你,他們這次如果沒殺了你,下次呢?下下次呢?你告訴我,你有幾條命?”說到這以後柳青兒頓了一下“我師傅以前就說過你的命格,一生無財,雖然安康,但是波折不斷,這之中的波折你還嫌少是嗎?如果這次他們沒有殺了你,下次一定還會衝你來的,你怎麼那麼傻呢?”

我聽到柳青兒的苛責以後,心裏也挺不是滋味的,畢竟柳青兒是關心我,但是我真的害怕這件事情牽扯到韓玉兒身上,我始終都忘不掉韓玉兒那一顰一笑,還有她那精緻的面容,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柳青兒說道:“我師傅是不是已經同意南大叔的勸說了?”

“邱爺雖然同意了,但是如果不是剛剛清靈阿姨攔着,你師傅此時肯定又要來問責了,你怎麼那麼傻呢?這麼多人關心你,你卻毫不在意,卻爲了一個相識不到十天的女人豁出去命。”柳青兒的語氣也是非常的生氣。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行了,事情我已經決定了,所以就這樣吧。”

說完以後我一拉被子就將自己的腦袋蒙在了裏面,現在的我有點不敢面對柳青兒此時的問責,甚至不敢看柳青兒的眼睛。

而柳青兒似乎沒完沒了了,跟着伸出手用力將我的被子撩開了,看着我怒氣衝衝的說道:“姜小貴,我告訴你,你這樣做,你遲早有一天會後悔的。”

我躺在牀上閉着眼睛,裝作睡着了沒聽到的樣子,於是柳青兒見我不說話,便繼續說道:“小貴,反正我該說的都跟你說了,如果下次我遇到那個叫韓玉兒的丫頭,我一定會教訓她的。”

柳青兒這句話說完了以後,我便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走進了房間裏面,而這個生意沒過多久我就聽到我師傅的說話聲音了“青兒,你別教訓他了,我跟小貴聊聊吧。”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說道:“邱爺,我知道了。”

說完以後柳青兒便轉過身瞪了我一眼,衝着門外走了出去,柳青兒走出去以後,我師傅跟着坐在了我的旁邊。

我有些畏懼的樣子看了一眼我師傅,而我師傅此時臉色非常的平靜,並沒有生氣的樣子,跟着我師傅坐在我旁邊以後,語重心長的說道:“小貴,對於這件事情,你能跟爲師說說你是怎麼想的嗎?”

我師傅的語氣沒有絲毫生氣的樣子,彷彿此時我師傅更像是一個長輩對晚輩的關心一樣,於是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師傅,我不想讓韓玉兒那丫頭受到傷害,圈子我雖然還沒有進去,但是圈子的恐怖勢力我還是知道一些的,如果他們調查出來的話,我怕韓玉兒這丫頭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的,所以…”說到這以後我便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師傅跟着深呼了口氣,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以後,摸着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還真是讓清靈說中了,你這小子真的是另有想法。”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只是我沒有想到你這小子居然真的打算放過他們。”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多少有些自責,畢竟我師傅他們包括南大叔他們在內,這些人無論做什麼都是爲了我好,只是沒有想到我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274 師傅和清靈的情愫

想到這以後我有些自責的看了一眼我師傅,弱弱的問道:“師傅,你難道你不怪我嗎?”

我師傅跟着摸着自己的鬍子笑了起來“你南大叔剛剛打電話來的時候,我確實還挺生氣的,但是你清靈阿姨說了說,我大概也能明白是什麼意思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我現在怪你還有用嗎?”

我跟着尷尬的笑了一下,對着我師傅說道:“師傅,謝謝你了。”

“我們修道之人本身就遵從本心,我一直不想讓你進入圈子裏也是因爲我想讓你修心,遵從本心,只有這樣你才能走的更高更遠,對於你的事情,爲師雖然生氣,但是從側面來說,你這又何苦不是一場修心呢?”

我雖然聽得不太明白我師傅的話,但是知道我師傅沒有責怪我,我心裏也就放鬆了不少,於是我看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師傅謝謝你,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我師傅看着我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就你這麼一個徒弟,我不對你好還能怎麼辦呢?”說到這以後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語氣悠悠然的說道:“看你現在這個樣子,爲師也有些不忍,看來你清靈阿姨說的對,我平日裏對你確實太過的嚴肅了,但是那也都是爲你好。”

我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師傅,我明白。”

纏綿不止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好像想起來什麼了一樣,突然看着我開口說道:“小貴,若是你下次還被她傷害,你怎麼辦?”

我聽到我師傅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以後,當即不知道如何作答了,我愣住了,沒有說話。

而我師傅則是看着我淡淡的說道:“算了,你就當爲師沒有問你吧,畢竟你願意遵從你的本心,爲師也無話可說。”

我師傅的話無疑說到了我的心裏,讓我心裏都是一陣陣的感動,於是我感激的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只是有些事情我實在不想去想了,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何況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不是嗎?”說到這以後我衝着我師傅嘿嘿的傻笑了一下“師傅,你對我的好我都懂,你放心吧。”

我師傅看着我笑了笑,滿意的點點頭,看着我說道:“你能明白爲師的苦心就好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和青兒的事情我不管,但是青兒那丫頭責怪你也好,罵你也好,她都是爲你好,青兒那丫頭性子比你還耿直,你不要跟她計較明白嗎?”

我嗯了一聲,衝着我師傅笑着說道:“師傅,你放心吧,你說的我都懂。”

我師傅點點頭以後,便站了起來,看着我說道:“行了,我先去給你熬藥了,你這幾日的湯藥不能少,身體還是要補好的。”

說罷,我師傅便轉身離開了房間裏,而我一個人呆在房間裏也煞是無聊,只能一個人無聊的翻看着手機。

到了中午的時候柳青兒把湯藥給我放在了牀頭的櫃子上以後便轉身離開了,自始至終卻一句話都沒有跟我說,好像柳青兒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一樣。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柳青兒解釋這件事情了,喝完了湯藥以後,我連中午飯都沒吃,就美美的睡了一個下午覺。

一下午睡醒以後,我師傅和清靈阿姨來房間看了看我,知道我沒有什麼事情以後他們也就放心的離開了,也不知道我師傅和清靈阿姨到底在忙些什麼,還有青兒那丫頭,給我送了湯藥以後,一下午都沒有看見人影。

這樣的日子連續過了三天,我的身體也漸漸的恢復了許多,我師傅告訴我說,柳青兒回去了,當我知道柳青兒回去了以後,心裏感覺有些不對勁,估計這丫頭是生我的氣,所以才一氣之下離開的吧?

而這幾天的生活過的也很快,我的身體恢復了很多,加上每天的湯藥,身體已經快恢復到和之前一樣了,而我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起來,坐在院子裏曬曬太陽,我師傅和清靈阿姨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反正每天都是這樣的生活,而林一和林二中間也打過幾次電話,基本上就是問問我的身體狀況,我也都如實說了,南傲明也破天荒的給我打了個電話,也是問我的身體怎麼樣了,我都是如實的告訴了他們,讓他們不在爲我太過擔心了。

大概過了半個月的時間,當天晚上的時候我師傅進了我的房間找到了我,看着我說道:“小貴,咱們明天就啓程回去吧,你的身體也養的差不多了。”

我衝着我師傅點點頭說道:“好。”

隨後清靈阿姨走了進來,我看到清靈阿姨進來以後,衝着清靈阿姨笑了笑說道:“清靈阿姨,我和我師傅明天就要走了,這些日子謝謝你的照顧了。” 275 都城小院

誰知道我這句話剛剛說完,正在開着車子的小劉哥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小劉哥停止笑聲以後清了清嗓子看着我說道:“小貴,你這詞用的….什麼是不清不楚呢?”

小劉哥沒有說下去,而我師傅顯然聽懂了,跟着伸出來巴掌照着我的腦袋上就拍了一下子,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啥叫不清不楚?你這臭小子幾天沒有教訓你,你是越來越不把你師傅我放在眼裏了是不?”

我師傅雖然裝作很生氣的樣子,但是我知道我師傅並沒有生氣,而是故意裝出來的。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沒有說話,隨後小劉哥在一旁倒是沒有笑,仍舊是一臉認真的樣子開着車子。

我們大概用了兩天的時間回到了首都,我此時也終於明白我師傅爲什麼當時要用直升機來接我了,如果當時晚一點的話,或許我的生命就真的有危險了,而我師傅用直升機去送我事情,我每每想起來的時候心裏都會有些感動。

當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就到了首都,只不過這次我們去的地方並不是我之前住着的那個賓館了,而是一個小院子,小劉哥將車子停下來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邱爺到了!”

我師傅嗯了一聲,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小劉哥笑了笑說道:“小劉,你去忙你的吧,這次又辛苦你了。”

小劉搖了搖頭,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衝着我師傅笑着說道:“邱爺,您就別客氣了,這都是我的職責。”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說道:“小貴,下車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打開了車門下了車,而我剛剛下車的時候,林一和林二兩個人正在院子裏坐着呢,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門口的我了。

他們兩個人跟着就衝着我走了過來,我師傅這個時候也跟着下了車就站在我的旁邊,而這次林一和林二兩個人已經換了衣服,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閒裝,沒有像我見他們的時候那樣穿着軍裝了,他們走過來了以後,林一率先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笑着問道:“小貴,沒事了?”

我跟着點點頭,嘴上嘿嘿的笑了一下,看着他們說道:“那是必須的。”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你這臭小子,別好了傷疤忘了疼,以後做人做事,留心點,知道不?”

當即我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做出來一個敬禮的手勢對着我師傅說道:“遵命!”

我師傅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隨即他擡起頭看着林一和林二問道:“柳三爺他們都在嗎?”

林一和林二點了點頭對着我師傅說道:“在呢,三爺和南大爺都在呢。”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看了我一眼,說道:“你跟林一他們聊會吧,我先進去看看去。”

林一林二兩個人衝着我師傅恭敬的點了點頭以後,我師傅便邁着步子進了院子裏面,而小劉哥這個時候也已經開着車子離開了這裏,此時門口就站着我和林一林二我們三個人。

我跟着林一林二他們走進院子聊了一會以後突然想起來一個人柳青兒,於是我看着林一林二開口問道:“哥,青兒怎麼樣了?”

林一林二聽到我提到柳青兒以後,跟着將我拉到了一旁看着我低聲的問道:“小貴,你是不是得罪青兒那丫頭了?”

我跟着木訥的點點頭說道:“怎麼了?”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林二這個時候站在一旁看着我沒好氣的嘆了口氣說道:“你是不知道,這丫頭自從回來了以後,誰說話他都不理,這兩天還好點,會說話了,但是我們都不敢招惹這丫頭,跟吃了槍藥似的,問也問不出來個啥,除了三爺敢說她幾句,我們兄弟倆連問問都不能問。”說到這以後林二跟着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我倆就尋思着估計是你小子惹她了。”

林二的這句話剛剛說完,我就看到了院子房間裏走出了一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柳青兒,而這個時候林一林二顯然也看見了柳青兒,當即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顯然林一和林二兩個人還是有些畏懼青兒這丫頭的,果然,柳青兒衝着我們作嘔了過來,她冷冷的看了一眼林一和林二以後開口說道:“你們兩個又說我什麼壞話呢?”

林一和林二趕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拼命的搖着頭。

我看到這一幕以後,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青兒,你跟林大哥他們計較什麼啊?”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柳青兒認真的說道:“只不過是我想知道你最近怎麼樣了,你生這麼大氣幹嘛?”

“你是誰啊?憑什麼說我生氣啊?”柳青兒跟着擡頭挺胸的看着我說道:“我跟你熟麼?”

“青兒,你這還不是生氣?”我跟着開口問道。

“本姑娘跟你不熟。”柳青兒說完以後便轉身往出走了。

我跟着趕忙開口說道:“青兒,你要去幹啥?”

柳青兒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要你管?我跟你不熟,你以後離我遠點,知道嗎?”說着話柳青兒便氣呼呼的往出走了。

我跟着想走上前抓住柳青兒的時候,林一一把抓住了,我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行了,小貴,這丫頭肯定是生你氣呢,不過你也是,你到底怎麼惹她了?”

我想了一下,這件事情還是不要跟林一他們說的好,畢竟我阻止南大叔調查的這個事情還是越少知道的人越好,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這丫頭抽風呢唄!”

說着話我看着林一和林二說道:“走吧,咱們進屋吧,我也好久沒見三爺了。”

林一和林二見我不願多說,便隨意的點了點頭,帶着我一起進了房間裏面,到了屋子裏面的時候,柳三爺看見我以後,笑着打趣道:“喲,你小子,怎麼回來第一時間不知道來看看我呢?”

我跟着看了看我師傅又看了看柳三爺以後,撓着頭說道:“剛剛不是你和我師傅談談話呢麼,我就沒好意思進來。”

“你小子也會說客套話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看着我笑了笑“青兒那丫頭年紀小,性子直不懂事,你做哥哥的別往心裏去知道嗎?”

我聽到柳三爺爲柳青兒解釋以後,當即也明白柳三爺的意思,柳三爺肯定是不想我生她的氣,鬧得大家都不愉快,這點道理我自然還是明白的,於是我衝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三爺,你放心吧,這點輕重我還是知道的。”

柳三爺看着我似笑非笑的點點頭說道:“還是你小子懂事。”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不過,該說她的時候你還是要說說她的。”

林一和林二跟着笑了笑,看着柳三爺說道:“三爺,青兒那丫頭不好惹啊。”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也跟着在一旁哈哈的笑了起來,隨後林一林二看了看時間以後開口說道:“邱爺,三爺,我們兄弟倆先去做飯了,看着邱爺今天舟車勞頓一天了,我們兄弟倆今天提前做飯吧。”

柳三爺跟着點點頭說道:“行,那就麻煩你們了。”

說着,林一和林二便轉身走了出去,而我師傅看着林一和林二走出去以後,看着房間就剩下我們三個人了以後,便對着柳三爺嘆了口氣說道:“老柳,其實這次的事情,我想你也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了,青兒那丫頭生氣也實屬正常,主要還是小貴這臭小子不讓人省心。”

說到這的時候我師傅準備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柳三爺當即打斷了我師傅的話“行了,老邱,孩子們的事情讓孩子們自己解決吧,咱們就別摻和了,咱們能做的就是適當的時候提點提點他們就行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只要他們倆以後能齊心協力就的就行了,開開心心比啥都強不是?”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看着柳三爺說道:“話是不錯,但是這次小貴的事情,屬實是讓你們操心了。”

柳三爺搖了搖頭,看着我師傅耐着性子說道:“老邱,咱們都二十多年的矯情了,誰還不知道誰呢,你無法是想替小貴道個歉,沒有必要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這種東西都是註定好的,所以,你也就別提了。”

我此時聽着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的對話感覺迷迷糊糊的樣子,實在聽不懂他們兩個人到底在說什麼,我想插嘴問一下的時候,我師傅卻突然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去給你林一哥哥他們幫幫忙做飯去,我和你柳三爺談點事情。”

說罷,我師傅便對着我擺了擺手,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轉身走了出去,我出去以後,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在談論的什麼我就沒有去在意了,而是直接去廚房。

進了廚房以後,林一和林二兩個人瞅着我笑了笑說道:“得了,邱爺讓你過來幫忙的?”

我訕笑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啊,我幫你們切菜吧。”我一邊說話,一邊開始洗手了,準備幫着林一他們一起做飯。 276 冰釋前嫌

林一看着我笑了笑說道:“那行,你切菜,我炒菜,老二,你待會把那些西紅柿什麼的也洗一下。”

林二跟着點點頭笑了一下,爽快的樣子說道:“好嘞!”

說着話,我已經洗完了手,很快,大家都開動了起來,而至於我師傅和柳三爺到底在聊什麼,我也沒有去關心了,但是我隱隱之中感覺我的假期要結束了。

每次想起來這次的假期我的心裏也是一陣的無奈,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次了,卻出了這樣的事情,光前後休息的時間就用了一個月,只是玩了一個星期而已,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我和林二他們正在廚房忙活着的時候,柳青兒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來的,而她回來以後走到廚房看見我以後,冷哼了一聲以後便轉身走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