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然只有十秒鐘的時間,但是足夠了,忘塵咬咬牙,開始逃竄,畢竟薇恩已經死了,就算有十秒的時間,也會死,

可是掘墓和努努不會讓他就這樣走,兩人減速酒桶,

跟着上來的薇恩亡靈繼續追殺,即使只有本身百分之五十的攻擊力,但是此刻殺酒桶也足夠了,

一聲怒吼,酒桶也不甘心的倒下,

一個清脆的系統聲音傳來:“PENTAKILL,”

五殺,

來自LTA戰隊的薇恩五殺,

緊着一個終結讓薇恩倒下,但是沒有關係,對面已經團滅了,LTA戰隊還存活的掘墓,努努和時光一起推完了二塔,還把高地塔磨了一些血量,

當五殺響起的那一刻,無論是解說,臺下的觀衆,粉絲還是坐在電腦前看直播額觀衆們,無不是看的熱血沸騰,

五殺啊,

五殺啊,

決賽時刻,第五場最終對決的五殺,

薇恩那華麗的舞步,極限距離的輸出,走位躲技能,在隊友的保護下打出了成噸的傷害,

直接擊潰了KG戰隊,

“我的天,薇恩要逆天啦,LAT戰隊要起飛啦,”

“這個選手實在是太厲害了,真的是可怕啊,”

“如果再加上剛纔那個僞五殺,那就是雙五殺了,天吶,真的是強,”

“決賽中,出現了雙五殺,我的天,這是什麼掛念,”

“哈哈,冠軍,冠軍,冠軍,”

“LTA戰隊加油,林天加油,”

吳建,謝華,郭仁,和趙玉波四個人都是很興奮,看着已經是十七個人頭的薇恩,他們激動的心都快要跳出來,

本來以爲第五場會是非常焦灼的打到五十分鐘的大戰,但是沒想到林天的薇恩猶如天神下凡,直接用聖銀祕弩射穿了KG戰隊的防線,將他們打的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此刻場上是LTA戰隊的絕對領先,他們內心激動,怒吼着,只要撐下去,就能贏得比賽的勝利,

就能獲得冠軍,

冠軍啊,

那座閃耀着光芒的璀璨獎盃,是多少在電競這條道路上追夢人的夢想,

窮其一生就爲了得到一個冠軍,

雖然這是LSPL的冠軍,含金量一點也不比其他聯賽差,

吳建四人激動的握着? 印世神魔 豪門癮婚 標,手心都是汗水,

林天目光閃動着精彩的光芒,如果此刻有人看見的話,一定會發現那目光中帶着血光,

嗜血的殺意還沒消退,

薇恩還需要更多的鮮血完成這場殺戮,

既然是屠殺,怎麼能停止,

回城,出裝備,無盡之刃,水銀飾帶,

加速衝了出去,

小龍,不需要,

大龍,不需要,

直接從中路衝了上去,林天需要的,是殺人,

先復活的劫出來,放出大招,被薇恩水銀解掉(S5中期版本,可以解),QAQ,接着打,

後方的璐璐跟了好久纔跟上,給了薇恩一個加速,衝到高地也要把劫給殺了,

十八個人頭,

快速推完中路高地塔,林天還不滿足,高地水晶,不要,

人們看見薇恩站在KG戰隊的高地上,按下了S鍵,

他,就在這裏等着,

“我的天,薇恩這是要虐泉嗎,”

“照現在薇恩的裝備,要虐泉也沒有什麼關係的吧,”

“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真的要虐泉啊,”

“媽的,太囂張了,”布隆忍受不了這種屈辱,衝了出去,希維爾緊跟其後,

忘塵怒道:“回來,”

在忘塵看來,這場遊戲已經是結束了,一步錯,步步錯,KG戰隊終究是敗在了大意上,而且他們也實在是太低估了林天的實力,

認爲他從輔助轉爲ADC,是臨危受命,實力也就那樣,

前兩場的比賽似乎還沒有把下路打醒,但是這一場他們是徹底的被打敗了,尤其是下路,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對手,

或許,在整個LPL,都不是林天的對手,他的舞臺是在更高的LPL,甚至是S賽,

布隆陣亡,

希維爾陣亡,

二十個人頭,

殺完了兩人,薇恩還在繼續補兵,剛出來的兵線瞬間就被林天收完了,半血的薇恩瞬間血量又滿了,

皇子憤怒的衝出去,忘塵無奈,復活後只能是跟着一起,

薇恩開啓大招,一槍一槍的點着皇子,再打酒桶,

不慌不亂,走位,平A,追擊,擊殺,

一氣呵成,

趕來的隊友們看着再次被團滅的KG戰隊,也都不知道再說些什麼,

林天打完,依然是按下S鍵,

等着,

KG戰隊瘋了,他們也不管什麼比賽了,復活一個,衝上去,什麼都不殺,就是要殺薇恩,

殺了薇恩,

殺了薇恩,

殺了薇恩,

內心的狂怒,讓他們失去了理智,

一個一個的衝上來,人們的眼中只看見眼花繚亂的技能釋放和薇恩不停的走A,不停的殺人,

林天猩紅的雙眼更加的可怕,

直到這個時候,現場已經是鴉雀無聲了,

他們已經是從剛纔的興奮變得震驚,甚至是畏懼,是恐懼,

暗夜獵手,原來可以讓人這樣的充滿恐懼,

這不是比賽,這是屠殺,這是完全的屠殺,

衆人看出了LTA戰隊的幾個人,似乎有點不太對經,尤其是薇恩,似乎再發泄着什麼,

此時,在休息室內,看着已經拿到三十個人頭還在擊殺KG戰隊的林天,周毅緊握着雙拳,目光動容,看着看着一顆眼淚滑落下來,

阮君也已經是偷偷的啜泣着,

他們這不是在比賽啊,他們完全是在發泄啊,

林天是在表達着不滿,他是在控訴,他是在抗爭,

他在爲俱樂部的不公做無聲的抵抗,一想起比賽結束後LTA戰隊的解散,想到冠軍的榮耀拱手讓給了別人,

誰受的了,,

一旁的AK47和旋風看的也是雙眼通紅,他們也看出了林天那無聲的抗爭,不甘的內心,

不是沒有仇恨,不是不去爭奪,而是當被人逼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那爆發的滔天怒火,不是什麼人都承受的了的,

“啪,”

旋風猛然站起來,雙眼通紅,低吼道:“老高,你放心,我旋風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爲林天找到一個好東家,而且是要在LPL打上主力,他,決不能退役,”

AK47老淚縱橫,卻是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此時,東海理工大學操場內,早已經是歡騰一片,

三十五個人頭,他們見證了林天創在了聯賽記錄,

他們見證了林天在LSPL的爆發,

這是一場偉大的比賽,

所有人都在吶喊着,歡呼着,加油着,

但是,李清雅,劉若琳她們卻是眼眶紅紅的,瞭解林天的人都知道,他絕不會這樣的在遊戲中殺人,除非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林天……”李清雅心疼的留下了眼淚,劉若琳深深呼吸着,忍住淚水,徐青緊握雙拳,咬住慘白的嘴脣,

上海,“競技”大廈,

典雅女子此刻目光顫抖着看着直播,畫面中的林天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但是她卻看出了他心中的不甘與怒吼,上天爲何如此不公,

給這樣一個人強加了諸多的磨難,難道還不夠嗎,

在最後的時刻還要狠狠的將所與的都一一踐踏,

她深深閉上眼睛,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

遊戲中的屠殺還在繼續,薇恩那清冷的喝聲讓人感到恐懼,

KG戰隊五個人徹底被打傻了,

一個一個的去殺薇恩,卻一個個又死在薇恩的腳下,

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林天目光血光大盛,而周圍早已沒有對手,

放眼望去……

一層層的屍體,鋪滿了召喚師峽谷,目標編號014 六十比五的人頭數,

七比一的推塔數,

一萬二千塊的經濟差距,

三比零的小龍數,

遊戲時間二十分鐘以後,KG戰隊零龍,零塔,零人頭,

五個人沒有出過高地一步,

不是他們不想出,而是……出不去啊,

林天的薇恩就像一個惡魔,魔鬼,修羅,無情的將他們的性命收割掉,冷酷,嗜血,充滿暴虐,

忘塵沉默了,看着爆掉的基地,內心充滿了恐懼,

KG戰隊輔助的身體都在顫抖,他在內心一次又一次的告誡自己,不要惹林天,不要惹林天,

可笑的是曾經他還想着自己要在賽場上酣暢淋漓的擊敗他,讓他知道到底誰纔是LSPL的第一輔助,

可是他沒有機會了,轉爲ADC的林天讓他,不,讓整個KG戰隊都覺得恐懼,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顫抖,

基地完全是被超級兵推掉的,而且只有中路一座高地,其他兩路都沒有去破,因爲林天忙着殺人,沒有時間,

遊戲結束的那一剎那,林天深深的閉上眼睛,腦海中的薇恩,似乎也隨即死亡,緩緩的墜入深淵……

“終於,結束了,”

林天長長出了一口氣,摘下耳機,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雙眼中的目光重新恢復了清亮,看起來又是一個平靜淡然的林天,

隊友也看的有些驚呆了,如果不是剛纔遊戲裏發生的那一切,他們絕不會把此刻淡然的林天與那猶如滔天惡魔的薇恩聯繫在一起,

“天哥,你沒事吧,”吳建擔憂的問道,

雖然贏得了比賽的勝利,但是他們四個人更擔心的是林天的情況,冠軍與林天比起來,實在是沒有絲毫的可比性,

林天目光淡淡的看了看隊友,微微一笑:“我沒事,”

臺下的觀衆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似乎對眼前發生的一切有些不敢相信,

還有些人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暗道自己不會是在做夢吧,

六十比五的人頭,

這是在職業賽場上嗎,這是在決賽場嗎,

再看看薇恩的數據,60-1,

我的天,這還是人嗎,你就是打人機殺這麼多人也沒意思啊,

“這是……贏了嗎,”有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旁邊那人的聲音帶着顫抖:“對,贏了,”

“薇恩贏了,噢,不,是LTA戰隊贏了,”

三名解說也都是目瞪口呆,鳥哥和清風相視,皆是從對方的目光中看的驚懼,

鳥哥面色不自然的笑了笑,用充滿充滿的聲音說道:“咳咳,讓我們恭喜第五場的對決,最終勝出的是……LTA戰隊,”

“讓我們歡呼LSPL,新王登基,”

鳥哥高亢的聲音在場館內迴盪……

直到這個時候,觀衆和粉絲們才反應過來,原來是真的贏了,

“贏了,哈哈,我們贏了,”

“LTA戰隊贏了,我們獲得冠軍了,”

“真的嗎,冠軍,冠軍,我的天,我做夢都沒有想到LTA戰隊會贏啊,”

“真的贏了,我們讓二追三,LTA戰隊創在看歷史,”

一時之間,歡呼聲,吶喊聲,加油聲,一些粉絲激動的哭聲傳遍了整個場館,

也是在此刻,現場的工作人員才把勝利的鮮花和綵帶釋放出來,那絢爛的色彩啊,飄蕩在場館中央,連空氣都帶着興奮的顏色, 剩女大婚,首席總裁的寵兒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我真不當小白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