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些阿飄做好事不留名,他們幾個人身旁的蝙蝠都清理乾淨了,阿飄默默的飄走了。

蝙蝠一走,龍少決慢慢的鬆開了楊暖暖。

“你沒事吧?”楊暖暖扶着疲憊的龍少決憂心的問。

“……”龍少決擡眼看着楊暖暖,剛想回答沒事,金俊開口了。

“老大!”金俊喊了一聲龍少決。

“有事?”龍少決轉頭詢問。

“老大現在是好機會,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金俊看着龍少決,龍少決準確的讀出了金俊的心裏話。

龍少決並不傻,對於金俊的意思,他自然是一點即通。

“快上啊。”金俊看着龍少決,他表情着急。

老大還在猶豫什麼啊,這可是拿下楊暖暖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我頭暈,後背疼,全身都好疼。”

龍少決轉過頭,看着楊暖暖可憐兮兮的說。

“啊?那我們快去醫院吧。”楊暖暖連忙扶住龍少決着急的說。

“這裏不就是醫院嗎?”金俊說。

“這裏鬧鬼,我不敢去。”楊暖暖說。

“好吧,你們隨意,我先走了。”金俊說。

自古君子有成人之美,金俊纔不要在這裏當電燈泡。

“我腿軟走不動。”龍少決虛弱的靠着楊暖暖,他雙手抱住楊暖暖的腰說。

着急的楊暖暖並沒有察覺到龍少決不老實的雙手。

“你別走啊,江湖救急,我一個人拖不動他的。”楊暖暖喊住金俊說。

“……”龍少決靠在楊暖暖的身上,他睜眼看着龍少決。

臉上寫着四個大字:對面賓館。

“好吧,那我幫你揹他一截。”金俊心領神會,他折回到楊暖暖龍少決面前說。 烏雲散去,明月高懸,星光璀璨,夜風微涼,醫院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平靜寧和,金俊揹着龍少決,楊暖暖走在他們旁邊,三人一塊跑出醫院。

“最近的醫院距離這裏還有七點六公里,我們就在路邊打車吧。”

楊暖暖看着手機上的導航說,她並不知道停在醫院之外的那輛豪華超跑就是龍少決的。

“你看看我老大,臉色發白,滿頭大汗,爲了保護你,他身上不知道被蝙蝠啃下多少肉,你覺得他還有時間耽誤嗎。”

金俊揹着龍少決直接朝着醫院對面的賓館小跑着,他邊跑邊說。

楊暖暖連忙跑到另一邊,她微微屈膝,看和龍少決,果然,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那怎麼辦啊?”楊暖暖問。

“要不然我們回到新華醫院,看看裏面還有沒有活的醫院護士吧……”楊暖暖心虛的提議。

“你敢回去嗎?”金俊轉頭看着心虛的楊暖暖問。

“……”楊暖暖想了想,她動作緩慢的搖頭。

她不敢回去。

“那不就得了,先去賓館清理傷口。”金俊說。

“好好好。”楊暖暖連連答應。

他們三個人來到賓館大堂,現在已經是深夜了,掛在牆上的鐘表滴滴答答,吧檯上趴着一個穿着制服的年輕女孩。

“你好,請給我們開一間房。”楊暖暖跑到金俊前面,她站在吧檯前說。

“身份證帶了嗎?”女孩懶懶的擡頭,她伸出手說。

“不還意思,我忘帶了,你能不能通融通融,我可以多給你一點錢。”楊暖暖說。

“不還意思,按照法律規定,沒有可以證明你身份信息的證件,我不能給你辦理入住。”她說。

“求求你了,你通融通融,我朋友受傷了,現在必須休息。”楊暖暖道。

“對面就是醫院,去那裏吧。”女孩指了指新華醫院說。

“我們剛剛就是……”楊暖暖還想繼續對着她說些什麼,金俊上前了。

“麻煩開一間房。”金俊啪一下的把身份證拍在吧檯上,他道。

開了房間之後,金俊把龍少決放到牀上。

“他就交給你了我現在去找醫生來。”金俊放下龍少決,轉身對楊暖暖說。

“你需要多長時間?”楊暖暖問。

“不知道,我會盡快的。”金俊回答。

“那我應該做些什麼呢?”楊暖暖看了一眼龍少決,怯怯的問。

這個男人要是突然死了怎麼辦!

追獵小小丫頭 “脫了他的衣服……”金俊臉上帶着奸計得逞的壞笑說。

“什麼?”楊暖暖疑惑的看着金俊問。

“脫了他的衣服,幫他簡單的處理一下傷口。”

金俊收斂起自己的得意,他一本正經的道。

“哦。”楊暖暖低下頭應了一聲。

“他的傷可都是爲了保護你而受的,動作一定要溫柔哦。”金俊對着楊暖暖曖昧的說。

“恩,我知道了。”楊暖暖點頭答應。

金俊走了,諾大的房間裏只剩下龍少決和楊暖暖兩個人,原本躺在牀上的龍少決坐了起來。

楊暖暖有些尷尬的擡眼看着臉色難看的龍少決……

“過來。”龍少決嗓音沙啞的喚了一聲楊暖暖。

“有什麼事嗎,我站在這能聽到,有事你就說吧。”楊暖暖對龍少決說。

“我手疼,過來把我臉上的汗擦了。”龍少決說。

“哦,好。”楊暖暖從粉色蕾絲紙巾盒中抽出兩張紙,走到龍少決身邊。

“……”龍少決揚起頭,他小麥色的皮膚上掛着晶瑩的汗珠,這些因爲疼痛而出的汗水帶着不羈的狂野,莫名的給龍少決剛毅帥氣的五官加了兩分性-感。

“你現在很疼嗎?怎麼會流這麼多汗。”

楊暖暖動作輕柔的擦拭着龍少決的臉,她邊擦邊問。

楊暖暖輕柔細緻的動作就像一根羽毛,她每擦一下啊,那根羽毛就在撩撥龍少決波瀾不驚的平淡內心。

龍少決的心裏就像是長了草,他幽深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楊暖暖素淨精緻的小臉。

“好了。”楊暖暖擦淨龍少決臉上的汗水道。

“……”龍少決看着楊暖暖,喉結上下滑動,他乾嚥了一口口水,小腹處燃燒起一股邪火。

“你現在應該沒事吧,不如我出去看看,看看金俊有沒有把醫生帶來。”

楊暖暖往後退了半步,看着龍少決說。

“我後背很疼。”龍少決說。

“那怎麼辦?”楊暖暖問。

“蝙蝠有毒,傷口不處理會發炎潰爛,你說該怎麼辦?”龍少決反問楊暖暖。

這妮子居然在龍少決面前裝傻充愣,真當龍少決是傻子啊。

“我去弄熱水,給你簡單的處理一下吧。”楊暖暖說着走進衛生間。

楊暖暖端着一盆冒着熱氣的水走出來,藍色的塑料盆邊沿搭着一條粉色的毛巾。

“把衣服脫了吧。”楊暖暖把水放在牀邊對着龍少決說。

“哈哈,這是你讓我脫衣服的。”龍少決爽快的解開釦子,他開心的大笑着說。

“……”楊暖暖無語的看着龍少決。

這男人!真賤!

龍少決黑色的襯衣上面全是齒痕,他看着楊暖暖,慢條斯理的解開襯衣黑曜石的鈕釦,衣服半敞開,他完美的身材若隱若現。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胸-前完美的肌肉,她羞澀的低下頭,這男人身材怎麼這麼好!

“你臉紅什麼?”龍少決臉上帶着笑意,他看着害羞的楊暖暖明知故問。

“我沒有臉紅啊,我什麼都沒看到,有什麼好臉紅的。”楊暖暖解釋道。

楊暖暖故作鎮定的話語充分的解釋了何爲此地無銀三百兩!

“過來幫忙,衣服粘在身上了,我脫不了。”龍少決道。

“那你轉過去。”楊暖暖對龍少決說。

龍少決聽話楊暖暖的話,他慢慢的轉了過去。

龍少決背對着楊暖暖,他背後的衣物上千瘡百孔,薄透的襯衣被血跡黏在他受傷的皮膚上,看起來龍少決傷的就不輕。

“對不起。”楊暖暖愧疚的對着龍少決說。

要不是爲了保護楊暖暖,他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說什麼廢話,快點脫衣服。”龍少決皺眉不爽的道。

他們之間還需要說對不起嗎?

龍少決覺得自己保護楊暖暖是最天經地義的事情! “你忍着一點,衣服粘在傷口上了,可能會很疼。”

楊暖暖伸手試着扯了一下他的襯衣,衣服已經與他的傷口粘合在一起了,她說。

“恩。”龍少決應了一聲。

楊暖暖的小手從龍少決的肩膀兩側拉住他的衣服,她輕輕的用力,把那千瘡百孔的襯衣慢慢的從龍少決的身上剝開。

一開始襯衣很好脫,只要稍稍的用一點力氣衣服就乖乖的聽話了,但是當衣服脫在了肩胛骨之下,楊暖暖的動作就變得異常艱辛。

她一方面不敢用力,生怕讓龍少決傷上加傷,但是不用力,那頑固的衣服就是緊緊的咬住他的皮膚,不肯往下移動一寸的距離。

“怎麼辦,衣服和皮膚黏在一起了,我不敢用力。”

楊暖暖急的一頭汗,她鬆開襯衣走到龍少決面前問。

龍少決擡眼看着眼神焦急,滿頭大汗的楊暖暖,不就是脫個衣服嗎,我還沒說疼,至於緊張成這樣嗎。

“你別看光看着我啊,到底應該怎麼辦,要不然我還是去看看醫生來沒來吧?”楊暖暖道。

“繼續脫,我堂堂一個大男人,難道還怕這一點疼嗎!”龍少決看着楊暖暖不爽的說。

龍少決看着爲難的楊暖暖,他感覺自己男人的威嚴似乎受到了挑戰,這點傷對龍少決來說實在是不足掛齒。

“這是你說的,要是我失手了,責任也不在我這裏。”楊暖暖無所謂的說。

豬都不喊疼了,屠夫還有什麼好糾結爲難的呢!

“……”龍少決點頭。

楊暖暖重新走到了龍少決背後,她單手揪着龍少決的襯衣,用力一扯,“走你!”

襯衣隨着楊暖暖的的話聲與龍少決分離,龍少決眉頭一皺,手不自覺的抓緊了牀單,他一聲沒出。

“天吶,怎麼會傷的這麼嚴重。”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赤-裸着的上身,她捂住嘴巴,驚訝的道。

龍少決整個背後全是大大小小的齒痕,有些傷口還在冒着血。

他的胳膊也沒有掏出那些蝙蝠的魔口,龍少決整個上半身,除了緊緊貼着楊暖暖的胸膛是好好的,其他的地方全是傷。

“楊暖暖……”龍少決喊了她一聲。

“怎麼了?”楊暖暖的視線從他的後背移開問。

“其實後背的那些傷口都是小事,我現在更擔心的是……”龍少決賣關子的留給楊暖暖一個大大的懸念。

“是什麼?細菌感染嗎?”楊暖暖連忙追問。

“不。”龍少決回答。

“那是什麼?難道你身上還有什麼更嚴重的傷?”楊暖暖緊張的問。

完了,完了,這個男人這下肯定賴上我了。

“……”龍少決沒有說話,他的視線慢慢的移到了自己的褲子上。

與上身襯衫的情況相同,他的褲子也是千瘡百孔。

楊暖暖的視線跟着他的一路來到他的下半身,她疑惑的一秒鐘,稍微動了一下腦子的楊暖暖如同醍醐灌頂,她的臉刷一下的變得通紅。

“你看怎麼辦吧?”龍少決擡眼,一臉無害的看着楊暖暖,他眼神要多無辜有多無辜。

“腿也受傷了嗎?”楊暖暖儘量的避重就輕,她問。

“不止是腿。”龍少決說。

“……”楊暖暖低着頭不說話,她凌亂的頭髮遮住了她的面龐。

“暖暖。”龍少決虛弱無辜的喊她一聲。

暖暖,你看着辦吧,是因爲保護你我才受傷。

楊暖暖煩躁的撩起頭髮,她猛然擡頭瞪着龍少決,喊喊喊,喊個屁啊!老孃知道你是因爲我才受傷的,我負責還不行嗎!

“……”龍少決看着惱羞成怒的楊暖暖,他表情無辜,眼底帶着笑意。

這個貓一樣的女人是打算炸毛了嗎?

楊暖暖上前雙手一伸,她用力的將龍少決推倒,龍少決仰面倒在大牀上,他倒下的那一瞬間臉上的笑容就像盛開的花朵一樣。

龍少決這個抖M的!

總裁的天降仙妻 “你要做什麼?”被推倒的龍少決微微擡起上半身,他看着楊暖暖問。

“你說呢,當然是給你檢查傷口,遇到你算是我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楊暖暖瞪了他一眼說。

“那你要溫柔一點,我可是傷員。”龍少決問。

“……”楊暖暖不耐煩的看了他一眼,廢話真多。

楊暖暖單腿跪在龍少決的雙腿之間,她伸手去接龍少決的褲帶,躺在牀上的龍少決一動不動,他赤-裸着的胸-口劇烈的上下起伏。

第一次有女人在他身邊這麼主動,龍少決居然緊張到心跳加速,呼吸紊亂,手足無措到一動不動。

龍少決這個大男人老司機的面具被撕下,純情老男人的本來面目原形畢露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