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着急衝上去,點着信號:“保護好中路二塔!”

這個二塔的戰略價值是所有外塔中最高的,必須要守護好,因此當LTA戰隊五個人開始集結推這個塔的時候,EGA也在開始防守,諾手甚至都放棄了去帶線。

有沙皇在的話,塔還是很好守的,不過三隻手和希維爾的組合清理兵線更快,兩邊就在中路二塔這裏展開了一場守線與清線的大戰!

大嘴給出E技能減速,沙皇的沙兵飛快的戳着,三隻手一個E就收了一大半的兵,再跟着希維爾的一個Q,很快。

兵線來了又清,清了又來,在相互的拉扯中,靠着卡爾瑪的全體加速希維爾每次上去就點兩下塔,不多,就兩下,然後在撤回來。

自己也有護盾,於是並不會耗多少血,反而是塔的血量已經來到了一半以下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這個塔就要掉了。”小欣說道,“EGA此時要如何應對?是強開?還是這個中二塔?”

“我覺得現在暫時讓掉會比較好,畢竟LTA戰隊是很強勢的一波,正面剛的話,他們是打不過的。”

“是的,咦?我看LTA這幾個人的位置,好像是要打架一樣,真的要開嗎?”

正說着,一波兵線來了,沙皇早就準備好了放置沙兵,狠狠的戳着對面。

這時,卡爾瑪像上幾次一樣的開出RE,全體加速,五個人飛快的跑了起來,EGA衆人也是以爲希維爾還是像以前那樣,只是點幾下塔就算了,但是就在這時……

卡爾瑪突然調轉方向,朝着大嘴跑去,一發W已經捏在手上了。

而大嘴就要給出E技能後撤的時候,巨魔閃現上去,卡了一個柱子!

“噢!這個柱子卡的真是好!正好把大嘴卡在了柱子和二塔之間!”

“是啊,你看大嘴想動也動不了,我的天,真的是有點屌啊!”

“這個巨魔的柱子我給滿分!”

林天也是欣喜,他本來是想讓郭仁只是打斷大嘴的後撤方向,沒想到他一下子就把大嘴卡在了這個位置上,十分完美!

卡住之後,卡爾瑪的W也觸發了!

“叮!”定住了!

謝華幾乎是在瞬間就扔出了大招砸在了大嘴身上,掃出E死亡射線!並且釋放出重力場!

血量直線下滑,雖然風女的反應已經很快的開出大招,但是三隻手的大招還是跟着大嘴打足了最後的傷害,大嘴交出治療和閃現,只剩下絲血了,不敢上前輸出。

又是大嘴!團戰還沒開始打就要先打大嘴!

大嘴的狀態很殘,小心翼翼的在後方放大招,這個團戰有點困難了。

酒桶把三隻手炸了回來,後者被沙皇打的很疼,血量也殘了,閃現逃出戰場,希維爾跟卡爾瑪站在一起,沒有人能打的到他,希維爾無壓力的輸出,W彈射在大嘴身上,大嘴已經沒有血量了。

吳建一喜,隨即扔出一發Q技能,迴旋鏢在回來的路上掃死了大嘴,大嘴陣亡!

不過這邊的三隻手被諾手大招砸死!

正在這時趙玉波的努努釋放的大招十分漂亮,他站在巨魔的身後,巨魔龐大的身軀保護着他,大招開的很滿!

爆開!

簡直是爆炸!

當努努的大招炸出來的時候,所有人的心中就只有一個想法:EGA,要完了!

果然,兵敗如山倒,有巨魔在前面扛着,希維爾三下兩下就把二塔點完,隨後直接衝向高地,破掉了高地塔,EGA連像樣的阻攔都沒有施展開來。

在返程的路途中,他們選擇了去打大龍,此時EGA雖然陣亡了三個,但是上單和打野還沒有陣亡,具備搶龍的能力。

就在酒桶雄赳赳氣昂昂的跑去了大龍圈的時候,躲在草叢裏的卡爾瑪加速球衝了過來,鎖鏈鏈住了酒桶,酒桶無奈,搶不了,諾手更是搶不了!

打完了大龍,卡爾瑪再開全體加速很完全的撤離了!

對了,順便還收了酒桶的性命!

最後一波,LTA攜帶着大龍BUFF,衝上了高地!

在一片加速聲效中,LTA戰隊推完了EGA戰隊的基地!

晉級決賽!

目標編號00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所有看完了LTA對戰EGA第四局比賽的觀衆和玩家們心裏就只有一個字:快!

快到了無以復加,快到了眼花繚亂!

全場就聽見卡爾瑪的全體加速,加速球的加速,希維爾的大招加速!

五個人一起衝!衝!衝!

像濤濤的江水,怒吼着,奔騰着,一路毫無阻力的衝跨了對面的基地!拿下比賽!

全場歡呼着LTA戰隊的名字,爲他們加油!爲他們喝彩!

他們的內心激動無比,欣喜萬分!

LTA啊!倒數第一的戰隊,現在打進了決賽,打了多少人的臉!

讓多少賽事評論員目瞪口呆,神情尷尬!尤其是那些一直以來都認爲LTA崛起只不過是一個短時間的現象,他們的硬實力根本還沒有達到能夠在LSPL站穩頂尖強隊的地步。

但是現在看看,多少強隊已經被LTA踩在腳下,EGA,HD,LY,王族二隊等等等等,一個兩個是偶爾,但是現在打進了決賽難道也是因爲運氣好嗎?

觀衆們激動的大聲吼着:“LTA要決賽啦!牛逼啊!真的厲害!”

“是很勵志!開賽的五連敗到如今的聯賽決賽!真是屌絲逆襲的典範啊!”

“去你的,他們是屌絲嗎?輔助林天明明很帥的好不好?”

“我去,花癡又來了!”

“我是林天的,哦,不!我是LTA戰隊的鐵桿粉絲!”

解說也是非常感慨:“真的是沒有想到LTA戰隊居然打到了這種程度,他們的潛力實在是太驚人了。”

“開賽前我也想過比賽會很精彩,但是卻沒有猜到會是LTA戰隊三比一EGA戰隊,前面三局都是焦灼狀態,最後這一局簡直就是碾壓!”

“真的很可怕,我想現在把LTA戰隊放在LSPL一線強隊上面,應該沒有人會有意見吧。”小欣微笑着說着。

對於LTA戰隊取得的升級,小欣應該是三個結束解說裏面最爲興奮的,當她的目光落在LTA戰隊的時候,眼神都是充滿了驚喜。

“恭喜你,林天!”小欣在心中喊道。

而此時的EGA戰隊就是一片落寞,尤其是他們的AD選手,深呼吸了不下於五次,還是沒法平復着內心的心情。

我家墨先生千依百順 被譽爲LSPL皇帝,上單霸主的惡魔神情十分無奈,原以爲就一個KG戰隊是戰隊的攔路虎,沒想到現在半路又殺出來一個陳咬金。

而且這個隊伍還在飛速的成長,最恐怖的是他們五個人的團隊協作,一張一弛,井然有序,每一次的細節處理都非常的好。

讓人不禁想到究竟是什麼讓這隻戰隊凝聚成了這個樣子。

他們當中一定有一個人,像定海神針一樣的鎮住了LTA所有人!

“哎……”

惡魔嘆口氣,收拾着自己的東西。

他和忘塵都被稱爲LSPL的皇帝,其實這個外號是褒義還是貶義,他現在也不清楚了。

或許這個外號象徵着只能在次級聯賽狂轟濫炸吧。

與觀衆的狂喜不同,LTA戰隊的五個人,臉色平靜,如果不是吳建正在與謝華說些什麼,偶爾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似乎現在戰敗的是他們。

這是怎麼了?

有些觀衆看到了一些不同,他們的臉上似乎沒有喜悅,不是很高興。

什麼時候他們變得那麼淡定了?

“廢話!這才叫做高手啊!榮辱不驚!你懂個毛線啊!”

“我去,真的啊!進入了決賽啊,最起碼能夠獲得亞軍,這都還不高興啊?”

“什麼亞軍啊,這纔是半決賽,幾天之後的決賽纔是最重要的,LTA是要獲得冠軍的男,啊呸!是戰隊!”

“就算LTA戰隊進入了決賽,我也不認爲他們能夠獲得冠軍。”

“我也是這麼覺得,KG戰隊實在是太強了!”

“你們也是強行忘記了聯賽第二週LTA把KG暴打,支配的恐懼了。”

“你瞎啊,哪隻眼睛看到是暴打了?明明是一直壓着LTA戰隊,後期不小心被翻盤好不好?”

“對啊,而且接下來的交鋒還不是KG戰隊贏了?所以,KTA戰隊想要獲得冠軍,還是需要再努力的,他們和KG還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很少的人認爲LTA戰隊會在決賽中戰勝KG,就連他們的粉絲也是如此,當然,絕大部分的粉絲都覺得打到決賽拿個亞軍已經很好了。

當LTA戰隊五個人一起上臺面向觀衆鞠躬的時候,林天面色平靜,外界看起來似乎十分冷酷的樣子,讓許多女粉絲尖叫起來。

但是這一幕卻讓小欣看見了,她秀眉微蹙,仔細打量着大屏幕上的林天,那平靜的面龐,帶着陰沉氣質,似乎有着什麼心事。

再看其他的隊友,一個個也是沒有笑容的樣子。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讓小欣有着一些不解。

休息室內,周毅和AK47安靜的看完了比賽,直到基地破掉的那一刻,他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呼吸跟着漏掉了好幾個節拍。

“呼……”周毅深深的呼吸着,目光帶着一絲動容,“老高,你現在在想些什麼?”

“沒想什麼?”

“切,拉倒吧。”

AK47又重新坐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揉揉肩膀,疼的他微微皺眉。

“我該走了,要是被這幫小子看見了不好。”

“恩?現在就走?”周毅問道。

“不然呢?留下來再打一架?”AK47沒好氣的說。

“也不是不可以。”

“滾蛋!”

AK47怒道,隨即抓起外套就往外走。

“老高,決賽的時候,一定要來,看看我們是怎麼打敗KG戰隊的!”

“就你們?哼!”

“怎麼? 寵婚撩人:霍少我們領證吧 不信?要不要打個堵?堵什麼隨便你。”

“無聊。”

周毅笑一笑:“決賽過來看看吧,在現場,我想,林天也希望你來的。”

AK47的身體忽然一怔,停頓了片刻,揹着周毅,外套散在手中,語氣平靜:“沒時間。”

頭也不回的走了。

周毅自顧自的笑着,也是準備起身。

“哎喲……”

“奶奶的,下手真狠!”

看見AK47走了,阮君纔敢進來,卻看見休息室亂成一片,還有周毅的臉。

“啊!你們,你們……”阮君嚇的臉色蒼白,指着周毅說,“你們打架了?”

“什麼你們,我們的?”周毅沒好氣的說,“交流一下感情不行啊?”

“快點收拾一下,別讓他們看見。”

阮君的小臉驚訝的不行,也只能是“哦”了一聲,趕緊收拾着。

回到基地,勝利的喜悅並沒有發生在這座基地,而是充滿了一股淡淡的悲傷。

全程就只有阮君在說着鼓勵的話,說他們打的很好,已經是進入決賽了,他們的表現無懈可擊!

但是,五個人面色都不太好。

周毅給阮君使着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咳咳,那個,大家都累了吧。”周毅笑着說,“今晚我請客,請大家吃飯吧。”

吳建,謝華苦笑一聲,還想說着什麼話,林天先是說道:“謝了,毅哥,我們想訓練,三天之後打KG,要做好準備。”

“是的,毅哥,我們要訓練!”吳建,謝華,趙玉波,郭仁四人也是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堅定的眼神,充滿了不甘和憤懣!

這是一羣倔強的少年,等他們憤怒的時候,爆發出來的能量,任何人都不能小看!

周毅深深的看着衆人:“阮君,幫我們叫外賣吧,今晚,我陪他們一起訓練。”

阮君甜甜的一笑:“汗,還叫什麼外賣啊,我去買菜,你們先去吧。”

林天感激的看了周毅和阮君一眼,放下揹包,一頭扎進了訓練室。

其餘人,也是一樣!

進入決賽,不是他們的目標!

捧起獎盃,哪怕下一刻戰隊解散,也要在前一秒以LTA戰隊的身份站在冠軍的領獎臺上!

五道目光,閃動着熾烈的灼熱!目標編號004 “KG戰隊,核心在於中野聯動,忘塵和吳大秀這個韓國中單組成的中野配合越來越好,這是我們最應該注意的一點。”

LTA基地,訓練室,周毅目光目光凝重,在戰術板上寫寫畫畫。

“他們戰隊的風格和我們一樣,前期入侵,不過中野入侵的較多,輔助更多的是保護AD爲主,但是我們不一樣。”周毅一笑,“我們的輔助可以解放出來來進行更多的遊走。”

“當然,天哥一個風女遊走就能GANK對面,厲害的不行。”趙玉波笑着說。

“所以,這是我們的一個優勢。”周毅的眼神又變得凝重,“也是唯一的一個優勢。”

大家都是有些尷尬的撓撓頭,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的確,在面對KG戰隊時,他們的每個點都很強,LTA只有輔助纔有優勢,但是隻是輔助,雙C的差距讓隊伍無論在哪個時期都欠缺傷害,這是一定的。

不過最爲關鍵的是在打野,忘塵的打野在LSPL獨佔鰲頭,幾乎沒有人是對手,就連其他幾個戰隊從一隊下來的韓國外援,都是在忘塵的手中吃了鱉。

因此,趙玉波要想和忘塵正面剛,真的是很困難。

“菠菜,在野區中碰到忘塵,千萬不要對剛,直接撤,以防守爲主。”周毅在畫板上打上了一個符號。

大家都是笑了笑,趙玉波尷尬的說:“好,我儘量待在自己的野區。”

“不,防守不是讓你待在自己的野區。”周毅搖着頭。

吳建笑着說:“毅哥,難道你要說進攻纔是最好的防守嗎?剛纔還說讓菠菜看見忘塵就撤的呢。”

“你小子,你懂什麼?”周毅瞪了一眼,“面對忘塵這樣的對手,你說要守住自己的野區,雖然是有可能守住,但是代價必定花的很大,因爲忘塵本身就是一個進攻性非常強的選手,再加上本身的意識和操作,所以他能夠在野區稱霸。”

“就算你自己有準備,他們更有準備,所以,我需要你在必要的時候……放棄自己的野區!”

周毅的話讓大家一愣,有些不敢相信,放棄野區這樣的話他也說的出來?

一時之間,趙玉波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着他,暗想着是不是周毅長久沒有執行教練的職責了,頭腦變得有些不靈光了。

倒是林天眼睛一亮,說道:“毅哥的意思是說,互換野區?”

“對!”周毅滿意的點點頭,暗道還是林天聰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