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陳老,你們趕緊趁現在想辦法,我還能勉強在撐一會。”善妙滿頭打汗,艱難的說道。

陳柏臉色沉重,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從這裏出去,四周的黑氣十分詭異,他也搞不明白是什麼。

“那怎麼辦,要是善妙控制不住袈裟法器了,那我們必定將會再次陷入黑暗之中,到時候情況就糟糕了。”楊立安也很着急,沙啞的聲音從兜帽下傳出來,說道。

神豪從簽到打卡開始 我們都很着急,想要想出能驅散四周黑氣的辦法,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被魔尊攻擊的獸璽,猛的原地旋轉起來,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光芒帶着溫暖人心的氣息,向四周擴散,頓時我們被這光芒刺得睜不開眼睛。

等光芒淡去,我們再次睜開眼睛發現我們四周的黑氣都已經消散了,獸璽上的光芒也消失了,我們依舊身處在峽谷之中。獸璽上的光芒消失了之後,緩緩的飛回到了我的手中。

黑氣消散了,魔尊也不知去向,我們慌忙向四周找尋,很快在深坑上方看到了正在吸收深坑中陰寒之氣的魔尊魂魄。

“他什麼時候跑到了那裏,這是在做什麼?”有人疑惑的開口問道。

陳柏看了一眼,驚呼道:“不好,深坑裏的陰寒之氣能恢復他的力量。”

果然,現在魔尊的氣息又開始慢慢的變強勢,體積也漸漸變大,眼看就快要恢復成剛出現是的狀態了。

“我們趕緊過去阻止他。”茅山派的兩位前輩和一位趕屍派的前輩飛身衝向深坑之上的魔尊魂魄。

他們三人說話的同時就已經動身飛出去了,陳柏想要攔住他們都來不及。 腹黑紈少請接招 “不行,趕緊回來!”陳柏大驚,喊道。不過已經來不及了,那三位前輩已經到達了深坑那邊。

三人剛想對魔尊發動攻擊,深坑之中就突然竄出三條黑色如觸手一般的東西,三條黑色觸手緊緊的纏住了三位毫無防備的前輩身上,然後把三人都拽進了深坑之中。

“啊……”三人慘叫了幾聲,便消失在了黑漆漆的深坑之中。

一瞬間,我們這邊又死了三人,再算上之前在黑暗中被魔尊偷襲死掉的一個,我們現在就只剩下八個人了。

“沒辦法了,我們現在只能盡力遠距離攻擊正在吸收陰寒之氣的魔尊魂魄了。”陳柏無奈的說道,總之深坑那裏太危險,我們不能過去,只能是遠距離攻擊,想辦法組織魔尊恢復實力。

我們剛想攻擊,就突然聽到不遠處,左丘洋他們那邊傳來一聲巨響,接着一股可怕的氣息向我們這邊涌來。這股氣息是司徒海的,但這好像比之前司徒海任何時候發出來的氣息還要強大?

等我們往那邊看去的時候,才發現一頭巨大的八尾白狐狸映入了我們的眼簾。

“這八尾妖狐是?”張烈驚愕的望着巨大的八尾妖狐,開口問道。

“這八尾妖狐應該就是妖狐所化,這纔是他的真身,只是想不到身形會如此巨大,與先前的那頭地獄魔犬差不多,但氣息明顯要比地獄魔犬強。”陳柏皺着眉頭回道,眼中的凝重之色更加濃郁。

顯現出妖狐真身的司徒海,怒吼了一聲,聲音震耳欲聾,就像是能透過我們的身體,直接衝擊着我們體內臟器一樣。接着它擡起前爪猛的對着地上一拍,不少術士被拍飛了出去,響起一陣慘叫聲和哀嚎聲,只有少數幾個人躲開了剛剛那一掌。 頭皮一陣發麻,唐宋緊咬著牙不說話,腦子快速旋轉。體內力量在洶湧,整個天堂也跟著翻騰,關鍵他還沒辦法控制。

殺天,這_刀實在太厲害了,竟然能撕開天道限制……

黑衣人也沒有吭聲,兩人漂浮在空中凝望著彼此。只是,黑衣人的表情極為滲人,一副等著唐宋慢慢死去的樣子。

不能再耗下去了,再這樣下去,戰鬥力只會越來越弱!

心頭一橫,唐宋猛地閃身衝過去。右手抓著眾神法寶,奮力朝著對方甩出。黑衣人早有準備,往後退了一段距離,跟前形成一面濃厚的防護罩。

嘭!

眾神法寶與能量盾碰撞,強大的力量衝擊迫使整個天堂跟著劇烈晃動。

唐宋的面色極為難看,這人實力不是一般的強悍,自己竭盡全力竟然沒能撕破對方的防禦。關鍵是,他的力量正在流失,這樣下去只會越來越慘。

緊咬著牙關,唐宋加大力度,不停的往眾神法寶內輸送力量。黑衣人沒有動,催動防禦抵擋。

「小子,放棄掙扎吧,沒有用的。你註定是要死,你的妻兒,也主動要淪為我的能量,哈哈……」

唐宋可不管他怎麼說,竭盡全力的繼續攻擊。到這份上如果放棄,那就真是死路一條。掙扎,也許還有生存的希望。

不,他絕對不會輸,也輸不起,因為身上背負的是成千上萬個世界,是幾個妻子……

只是,不管唐宋怎麼用力,黑衣人的防禦固若金湯,眾神法寶根本沒辦法撕開。

透過前方涌動的透明能量層,看著對面黑衣人陰險而又猙獰的邪笑,唐宋背後發涼。難道,真完了嗎?

不對,對方為什麼只是防禦?

腦海猛地閃過一絲清涼,唐宋瞳孔緊縮的快速往後閃身,放棄了攻擊。果然,黑衣人並沒有趁機攻擊,漂浮在對面邪笑著:「怎麼,這麼快就認輸了?哈哈,也好,省得我費勁。」

唐宋沒有說話,右手的眾神法寶釋放著強橫的力量。除了剛才偷襲,這人一直都沒有主動攻擊,這可不太正常。

要知道,現在對方的實力明顯在自己之上,再加上自己又受了傷,按理說完全不需要廢話這麼多……

微眯著眼,唐宋忽然勾起嘴角:「我不得不承認,差點被你騙了。」

黑衣人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雙眸閃過冷光的邪笑:「還想掙扎?也罷,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力量!」

呼呼……

說話間,強大的力量從黑衣人體內迸發,一層一層的席捲。天堂內地動山搖,下方山林崩塌,海浪翻騰。

唐宋紋絲不動,靜靜地看著對面席捲而來的能量,越發斷定自己的猜想是真的:對方根本沒有擺脫天道束縛!

扭動著脖子,唐宋輕嘆道:「你確實很強,口才也很好。幸好我及時反應過來,要不然今天真要死在你手裡。呵,來,有本事你來打我。」

黑衣人嘴角微抽,面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了。周身涌動的能量凝固,殺意凜然的蔓延。

唐宋毫不畏懼,歪著頭笑道:「我是受了傷,只可惜,你還是不敢打我。這裡是我的世界,除非我主動攻擊,否則你沒有任何主動權,對嗎?」

心頭則是一陣后怕,得虧及時清醒,要不然真慘了。天道束縛,自己是天堂的創世主,只要自己不主動攻擊,對方根本不敢攻擊,除非他想死!

心思被看穿,黑衣人面色極為難看,森冷道:「想不到你竟然如此聰明,難怪能得到眾神法寶。我不敢殺你,你卻殺不了我,但我可以毀了你的世界,還有你的家人!」

唐宋並沒有動怒,勾著嘴角:「是么?那我要是將她們都送出去,這個世界就剩我們兩個呢?」

黑衣人不說話了,只是殺意越發強烈。看他那樣子,唐宋倒是鬆了口氣,真猜對了。

只是還沒等唐宋的心思落定,黑衣人突然快速閃身消失了。唐宋心頭一凜,趕忙跟上。直接空間跳躍,精準的擋在黑衣人跟前。不用說,這貨打算去攻擊方怡她們。

「哈哈,我不能殺你,卻可以殺她們。」黑衣人大笑的快速閃身消失,「只要我拖住你,看你怎麼把她們送出去,哈哈……」

握……靠啊!

唐宋心頭暗罵,這丫也太特么無恥了,一點高手風範都沒有。

頭皮發麻,唐宋不停的跳躍空間阻擋對方,兩人就好像是老鷹抓小雞,不停的來回跳,卻始終沒有互相攻擊。唐宋不出手,黑衣人也不敢出手,目標只有一個,木屋!

可唐宋的力量還在潰散,天堂內依舊在晃動。時間長了,唐宋可撐不住。

感受到身體已經開始難受,唐宋心頭一橫,猛地翻轉眾神法寶主動攻擊。黑衣人喜上眉梢,立即趁機反擊。

嘭!

對方實在太強了,唐宋根本扛不住,瞬間被轟得往後倒飛。可黑衣人並沒有追上去,而是轉身朝著木屋方向飛掠。

眼見著黑衣人消失,唐宋心頭髮涼。完了,只要對方抓到方怡她們,一切全完了。

那黑衣人肯定會殺了方怡方雅,畢竟肚子里的孩子擁有無窮的力量,而且也是黑衣人掙脫天道束縛的關鍵……

沒等身體平穩,唐宋忽然側頭看著手中的眾神法寶。心頭一橫,突然大吼的將所有力量瞬間灌輸進去。

就不信了,犧牲命脈,還無法控制一個外來者!

轟隆隆……

天空突然響起陣陣悶雷,閃電呲呲落下。只是,閃電並不僅僅是落到遠處的黑衣人身上,也落到了唐宋身上。

身體瞬間失去控制,電流的感覺不是一般的強。唐宋有點無力的閉上眼,催動最大極限,意味著他也要遭受天道懲罰!

「啊,小子,你竟然……同歸於盡,啊!」

遠處的黑衣人慘烈的大叫,天道侵蝕,就算他是創世神,就算他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唐宋也是暗嘆,感受著身體在潰散,意識開始模糊。天道懲罰,而且是最為嚴重的一個級別,魂飛魄散!

他身為管理員死後,管理的世界並沒有太大改變,只是會重新選一個管理員。至於他創造的天堂,將會徹底泯滅。

不過有一點好的就是,天堂內無辜的人都會被強制退回到原來的世界。換而言之,方怡方雅她們至少是得救了,只是可能修為也沒了……

滋滋……

腦海里的電流聲音非常大,唐宋完全處於朦朧狀態。無法睜開眼,也無法思考。說不出來的感覺,彷彿自己不存在,卻又能意識到自己的存在。

轟!

突然一聲巨響,唐宋的意識顫了一下,不自主的清醒過來。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眾神法寶漂浮在他的上方,正釋放出一層透明能量。

唐宋愣了,難不成,眾神法寶將自己保護起來,躲過了天道懲罰?

很快唐宋又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好像沒了。是的,他的身體變成了透明,就跟魂魄似的。

應該是肉身被擊潰,但眾神法寶將他的靈魂給保存下來了……

爬起來,唐宋一臉茫然地看著周圍。應該還在天堂之內,就好像發生過一場大地震,山崩地裂,狼藉一片。可是,空氣中的創世之力極為濃厚,比之前要強了不少。

這是什麼情況,天堂居然沒有崩潰?而且,還更強了?

抬頭看著頭頂上的眾神法寶,唐宋也顧不得多想,趕緊盤腿坐下。肉身雖然不一定能迅速修復,可是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他完全可以先把自己的靈魂鞏固。

啵……

頭頂忽然傳來聲響,唐宋一驚,抬頭一看,眾神法寶竟然破碎了。變成碎片快速泯滅,很快便消失不見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創世神的眾神法寶居然也會泯滅?

不及細想,腦海襲來一股意識。原來,眾神法寶其實就是免死金牌!

眾神法寶可以抵擋一次天道懲罰,換而言之,就是能給他一條命。這也是為什麼那個黑衣高手那麼想要眾神法寶的原因,這個東西太強大了!

黑衣人被泯滅了,他的力量變成了天堂的肥料,成了唐宋所掌控的一部分……

時間流逝,半年後,天堂內。

木屋前邊的院子里,一個男子坐在椅子上,懷裡抱著一個稚嫩的孩子,悠閑的曬太陽。

「還沒醒?」一個精緻的美女從木屋走出來,手裡拿著奶瓶搖晃著。

唐宋睜開眼,輕聲道:「還沒呢,讓她多睡一會。」

方怡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她都睡了一天,再不起來吃東西,晚上又睡不著,少不了折騰。」

唐宋只是付之一笑,抬頭看著碧藍的天空,若有所思。方怡坐在旁邊,又輕聲道:「天神大陸那邊,應該已經平靜了吧?」

「嗯,已經完事了。」唐宋收回思緒,「半年前那個人死後,天道入侵就已經傾斜,沒什麼意外。只是沒想到,損耗的時間這麼長,按照天神大陸的時間算,打了差不多十五年。」

說著唐宋不由嘆息起來,「該忙了,天道入侵結束,我得重整秩序,建立完善的飛升制度了。」

方怡點點頭,從他懷裡接過女兒,柔聲道:「去忙吧。屋子裡那小子也不粘你,就女兒還跟你親一點。」

重生之商女爲後 提起方雅生的兒子,唐宋就是鬱悶。那小子對他這個爸爸似乎不怎麼喜歡,一抱就哭。等回頭長大一些,肯定要揍一頓。

遲疑了一下,唐宋還是低聲道:「你覺得,我有必要去明華界嗎?」

這問題在他心裡已經好幾個月了,到底要不要去明華界,他還真不知道。

現在日子過得安逸,把飛升制度完善之後,他就徹底沒什麼事。只是,明華界,終究是個心結。

之前木靈她們一再提起,再加上經歷了那個黑衣高手,他對明華界其實也有所心動。可是,他也放不下眼前的生活。

方怡抬頭凝望著他,好一會才露出笑容:「我覺得,現在挺好,又何必去折騰?最少,等孩子長大一些吧。陪伴,是孩子最好的成長。」

難得她竟然主動提出要求,倒是讓唐宋意外。輕柔的撫摸著她的臉龐,唐宋輕聲道:「也行吧。」

明華界,也許更適合存在於幻想中…… 八尾妖狐拍完一掌,又想要繼續再拍一掌,它這一掌拍下去的話,估計又要有一些人受傷或者死去了。

左丘洋臉色大變,對着水麒麟大喊了一聲。“老祖。”水麒麟頓時怒吼一聲,把身子變化成和八尾妖狐一般的大小,就在八尾妖狐要拍下那一掌的時候,狠狠的一衝,撞在了八尾妖狐身上,阻擋住了它的這一掌。

轟的一聲,水麒麟和八尾妖狐身體相撞,發出一聲巨響,激起一股勁風。水麒麟的衝撞力很強,八尾妖狐被撞得往後滑行了一大段距離,地面上留下了一大段痕跡,然後穩住了巨大的身子。

“這妖狐就是司徒海?”楊立安震驚的望着身形巨大的八尾妖狐,問道。

陳柏點了點頭,說沒錯,這纔是司徒海真正的真身。處於狐狸外形的妖狐,可比化成人形時的妖狐還要厲害上一些,畢竟狐狸纔是它們的本來面目。

其實不用他說我們也能想到,因爲現在的八尾妖狐在氣息上,明顯要比人形時的司徒海還要強上一些。

八尾妖狐怒視着水麒麟,然後張嘴,只見嘴裏積聚起一團紅光,紅光帶着可怕的氣息,威力肯定不小。它對着水麒麟怒吼了一聲,嘴裏的紅光隨着怒吼聲噴射而出,散發着讓人心悸的力量,我們站在遠處看着都能感覺得到紅光的可怕。

“這一道紅光要是擊中了左丘洋他們,估計沒幾個人能活下來。”陳柏臉色極其凝重,嚴肅的說道,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擔心的望着那邊。

我們在這裏看着也心裏也很慌,深怕左丘洋他們真的被這一道紅光給擊中。

不過在八尾妖狐噴出這一道紅色光速的瞬間,水麒麟也做出了反應嘴裏吐出了一大團圓形的水球,水球像氣球一樣膨脹起來,把水麒麟和它身後的左丘洋他們全部都擋住了。

噴射而出的紅光撞到了膨脹起來的水球上,水球被紅光那可怕的威力擠壓得變形了。我們看着急在心裏,那水球看上去就像是要被紅光給貫穿了一樣。

不過水球的彈性十分驚人,都被紅光擠壓得如此變形了,竟然還是撐住了。只聽到砰的一聲,水球和紅光炸開了,爆炸的威力形成一股很強的風浪,頓時向四周散開,風浪中還帶着水球炸開後形成的水滴。

嘩的一瞬間,風浪加上水滴也都飛到了我們這邊,水滴落得到了我們身上,打溼了我們身上的一大片衣物。

等風浪過去,只見峽谷之中就像是剛剛下過了雨一般,在水麒麟和八尾妖狐之間還出現了一道彩虹,就像是它倆之間的分界線一樣。

八尾妖狐似乎很不滿水麒麟剛剛擋住了自己的攻擊,齜着牙,兇狠的再次動身衝向了水麒麟。它的體型雖然巨大,但速度卻十分迅速,轉眼就撲到了水麒麟身上,張開嘴咬在了水麒麟的脖脛出。

兩頭猛獸就這樣扭打在了一起,打鬥的動靜很大,左丘洋他們不敢待得太近,拉開距離離遠了一些。

水麒麟怒吼一聲,把咬住自己脖脛的八尾妖狐給甩開了,然後一尾巴狠狠的抽在了八尾妖狐的臉上。啪的一聲,在八尾妖狐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印記,八尾妖狐嘴裏發出一聲慘叫。

左丘洋他們一陣叫好,激動的望着臉部受傷的八尾妖狐,先前被八尾妖狐打壓的士氣在一起高漲起來。

八尾妖狐也不示弱,憤怒的咆哮了一聲,八條尾巴同時向水麒麟攻去,尾巴數量太多,水麒麟根本沒有辦法防住,只能是被八尾妖狐的尾巴給纏住了。

在尾巴纏住了水麒麟的同時,八尾妖狐再次動身衝向了水麒麟,揚起巨爪,露出鋒利的利爪攻到了水麒麟的身上。嘩啦幾聲,水麒麟身上的鱗片竟然被八尾妖狐給抓掉了幾片。

水麒麟慘叫起來,痛苦的掙扎着,但卻被八尾妖狐的八條尾巴死死的纏住,根本動彈不得。它被八尾妖狐抓掉鱗片的地方,鮮血直流。

我們大驚,麒麟獸身上的鱗片堅硬無比,一般的法器根本傷不了它,想不到八尾妖狐的利爪這麼厲害,竟然一擊就抓下了水麒麟幾片鱗片。現在水麒麟被它的尾巴纏住了,掙脫不了,想必它肯定還會繼續攻擊的。

“老祖!”左丘洋他們三個崑崙一派的都露出了驚愕的神色,驚呼起來,臉色大變。估計他們三人也沒有想到八尾妖狐的利爪能直接把水麒麟身上的鱗片給抓下來,眼中又是驚訝又是憤然。

他們那裏好不容易剛剛恢復的士氣又瞬間被打壓了下來,八尾妖狐實在是太生猛了。

不出我們所料,八尾妖狐果然再次揚起了利爪,還要繼續向水麒麟身上抓去。左丘洋他們大驚,怒喊着動身想要上去阻攔八尾妖狐。我們也着急,想要衝過去幫忙。

只是水麒麟在我們動身之前,瞬間縮小了體積,趁八尾妖狐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從八條尾巴中抽出身來。等逃出八尾妖狐的尾巴束縛之後,它又立馬把自己的體型變大,而八尾妖狐那一爪也落了個空。

我們鬆了口氣,剛剛還真是替水麒麟捏了一把冷汗,還好水麒麟的反應夠快,想到了縮小身形的這個辦法。

“大家跟着我們一起也對八尾妖狐發動攻擊,幫助水麒麟。”左丘洋對身後的人大喊道。現在水麒麟受傷了,鮮血還在流着,他們不可能在讓水麒麟獨自應對八尾妖狐了。

水麒麟可是崑崙一派的鎮派神獸,他們自然十分疼惜,看到它受傷了哪裏還忍得住。其實不用說左丘洋他們三人,就是我們其他人見到水麒麟受傷了,心裏也很擔心。

“現在怎麼辦,魔尊還在深坑按繼續恢復力量,我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過去幫忙對付八尾妖狐?要是有機會在魔尊恢復過來之前解決掉八尾妖狐,那我們的勝算就更大了。”秦筱筱看向陳柏提議,問道。 我們都看向陳柏,等着他做決定,雖然我們這邊的任務是負責對付魔尊,但是現在魔尊一直待在深坑上方恢復力量。之前三位靠近深坑,想要攻擊魔尊的前輩已經被詭異的黑色觸手給拉進了深坑之中,生死未卜,所以我們現在也不敢輕易的過去,只能站在這裏待着。

秦筱筱剛剛的提議不錯,要是真的成功了,對我們無疑是一次絕妙的機會,所以我們都在等着陳柏做決定。

“好吧,那我們就趕過去幫忙吧,只希望魔尊不要這麼快結束恢復力量的時間。”陳柏最終點了點頭,說道。

於是我們都一起動身衝向了八尾妖狐那邊,沒多久我們就到了那裏。我們的到來引起了八尾妖狐的注意,它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然後又繼續和水麒麟纏鬥。

“是陳老他們,陳老他們也過來幫忙了,大家一起上,攻擊這個可惡的八尾妖狐。”

“衝!”……

我們的加入,讓我們術士界這邊的氣勢又恢復了過來,大家變得更加勇猛,衝上前不停對着八尾妖狐發動攻擊。八尾妖狐果然十分厲害,我們對它發起的大部分攻擊都被它用自己靈活的半條尾巴給擋住了,所以一時間它獨自應對我們,我們竟然沒有佔到什麼好處。

這時,它的一跳尾巴又攻了過來,我慌忙避開。

“它的尾巴實在是太煩人了,我們根本就很難靠近它嘛。”妖狐的八條尾巴不僅靈活,攻擊威力也很強,我們一直要躲避它們,根本就很難靠近八尾妖狐,張烈皺着眉頭說道。

而且在混亂之中,八尾妖狐的尾巴還傷到了不少人,我們這邊的戰力也在漸漸減少。

我心裏着急,想要金光護體,凝聚出背上的小翅膀,化作金光直接躲避開這些尾巴直接攻擊到正在和水麒麟纏鬥的八尾妖狐。不過我剛運氣讓金光護在身上,背上的小翅膀還沒化出來,就被秦筱筱給阻攔住了。

“等等,啓明。不要衝動,你要是自己衝過去了,我們跟不上你,那要是你被趁機抓住了那就糟糕了。不要忘了陳柏之前的叮囑,你一定要待在我們這幾個負責保護你的人的邊上。”她再次提醒我,讓我千萬不要衝動。

我咬牙看了八尾妖狐一樣,心裏有些不甘,但最終還是解除了身上護着的金光。我不怕死,但是我的身體是魔尊完成復活的重要肉身,我的生死關乎到這次大戰的勝與敗,不能任由我自己選擇。

“放心吧,我們這麼多人,而且都是術士界修爲高深的術士,相信我們一定能解決掉八尾妖狐的。”秦筱筱見我露出不甘的表情,於是開口安慰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