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一出生就患上了先天性心臟病,他的母親也因爲難產而亡,他不食人間煙火氣……

從少爺三歲開始,就是我一直貼身照顧他,我很瞭解……”

楊暖暖聽的不耐煩了,她皺着眉頭問:“你到底想說什麼,直接一點。”

李成廢話連篇,重點遲遲不說。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要是讓李成聊龍少軒,他能一口氣說個三天三夜不帶停歇,內容不帶重複的。

大約是看出楊暖暖真的沒有什麼耐心了,李成看了一眼楊暖暖道:“我想求楊暖暖能夠每天去醫院探望一下我家少爺!

既然他答應了你好好治療身體,不再亂跑,那在他身體恢復之前,他絕對不會離開醫院一步。

我瞭解少爺的性格脾氣,也清楚你對於他來說有多麼的重要,求你。”

李成對楊暖暖欠身行禮:“楊小姐,去求求你。”

楊暖暖臉色有點變化,一個年紀這麼大的老人對她行禮,還求她,楊暖暖怎麼好意思拒絕呢?

楊暖暖點頭:“好,我答應你。”

“謝謝,謝謝楊小姐,相信有你每天的陪伴,我家少爺用不了多長時間身體就能徹底恢復。”

楊暖暖淡淡地看了一眼李成:“但願吧。”

房車內,龍少軒和楊暖暖並肩坐在一起,李成把一小袋零食遞給龍少軒。

龍少軒疑惑地看着李成手裏的東西,半天沒有伸手接。

李成對着龍少軒擠眉弄眼,他指了指楊暖暖,用眼神說明自己的意圖。

過了好一會龍少軒才明白過來,他嘴角一彎,接過零食。

“暖暖。”龍少軒輕喊了一聲。

楊暖暖扭頭看着龍少軒問:“有事嗎?”

龍少軒把零食遞在楊暖暖面前:“給你。”

楊暖暖看着那袋小包裝的巴西進口開心果,她心想我從來不吃堅果。

楊暖暖接過開心果:“謝謝。”

車子一路平穩地駛進楊暖暖家的小區裏,楊暖暖一直握着那袋開心果,沒有吃。

電梯前,電梯門已經打開,楊暖暖對龍少軒和李成道:“好了,你們就別送了,我已經到家了。”

龍少軒說:“再見,我會好好治療,早已康復。”康復之後,早日娶你!

“恩,你一定很快就能康復。”

楊暖暖走進電梯,按下樓層。

龍少軒站在小區單元樓外,他擡頭往上看,楊暖暖家的窗戶一片漆黑,她還沒到家。

蘇月下午就去公司工作了。

“少爺,天黑了,我們走吧。”李成催促道。

龍少軒說:“等她到家。”

李成說:“說不定楊小姐現在早就到家了呢,燈沒亮,不代表裏面沒有人。”

龍少軒沒理會李成。

李成不知道楊暖暖在龍少軒的眼裏會發光,有她在的地方就有光亮。

楊暖暖打開家門,一開門就聽到蘇月震天響的呼嚕聲。

這個蘇月說要等着看電視新聞的,居然在沙發上睡着了。

楊暖暖打開客廳的燈,她躡手躡腳生怕打擾到蘇月的好夢。

楊暖暖家的燈一開,位於樓下,龍少軒的眼睛瞬間被點亮。

李成也舒了一口氣:“好了,少爺現在楊小姐到家了,我們可以回醫院了嗎?”

龍少軒沒說話,轉身走向停在一邊的房車。

蘇月大大咧咧的躺在沙發上,她身體一小半肉垂在沙發之下。

蘇月嘴巴半張着,睡的很沉。

楊暖暖進房間拿出一條毛毯,給蘇月蓋上毯子。

楊暖暖洗了澡換好衣服,關上客廳的燈,進了自己的房間。

楊暖暖瞪着眼睛躺在牀上,她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到底是哪不對勁呢?

房間裏漆黑一片,夜漸深一縷柔和的白月光從窗外外照到楊暖暖的房間中。

躺在牀上的楊暖暖翻來覆去的睡不着,她陡然睜開一眼,眼珠在眼眶裏轉了一圈。

楊暖暖歪頭視線一掃,她看到了打開着的窗戶,柔和的月光映襯着楊暖暖不大的房間,她突然從牀上坐起來。

楊暖暖終於想起是哪裏不對勁了。

自從她從江城回來之後,楊暖暖就再也沒有見到小鬼了。

一次都沒有,楊暖暖都快忘了上一次見到的小鬼長的是啥模樣。

這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我去江城A市的過程中經歷了九死一生,所以,我渡劫了?

楊暖暖越想越覺得奇怪,她怎麼就見不到鬼了呢?

可轉念一想,見不到不是更好嗎?

天天見鬼,楊暖暖都怕自己的心臟被嚇出問題。

第二天楊暖暖醒的時候,蘇月早已經出去工作了。

楊暖暖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能不能保住,她一直沒有去公司。

楊暖暖不去公司的原因是因爲顧栩,顧栩復出了,楊暖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顧栩。

如果之前阿king說的話都是真的,那顧栩很可能就不是人。

楊暖暖可不敢露出馬腳,所以不見面是最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了。

不管顧栩是人是鬼,嘿,老孃就躲着你不見,你能拿我怎麼着。

楊暖暖吃了早餐揹着包就出門,她一打開家門,一陣急促的閃光燈咔擦咔擦的照個不停。

楊暖暖心裏一驚,她緊閉着眼睛退回家裏。

楊暖暖的眼睛被閃關燈晃得發虛,她緩了好一會再反應過來。

“什麼情況?”楊暖暖自言自語,其實她心裏已經都清楚了。

肯定是龍氏集團的官方出來證實龍少軒即將大婚的消息了,消息被證實了,那新娘子還能不浮出水面嗎?

楊暖暖連忙從包裏掏出手機,打開網頁一看,果然如此。

“怎麼辦?”楊暖暖欲哭無淚的順着門坐在地上。

家門口都堵滿了記者,那小區外會是一派什麼樣的場景呢?

楊暖暖忽然想起保鏢,她撥打了一個電話:“我要出門,你們把所有的記着都清空。”

“是。”

電話那頭是負責楊暖暖安全的保鏢頭,這個號碼是莫名其妙出現在楊暖暖的手機通訊錄裏的,並且刪不了。

幸虧刪不了,不然楊暖暖現在只能哭了。

保鏢一直隱蔽在楊暖暖家左右,楊暖暖電話纔打過去,保鏢立馬清空了記者。

楊暖暖從貓眼裏看到外面記者被驅散,她還是不放心。

楊暖暖回到自己的房間裏,把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都包裹起來,帶着圍巾,帶着帽子,帶着口罩墨鏡,楊暖暖小心翼翼的走出家門。

楊暖暖出門之後,直接坐上保鏢準備的車,她一上車,保鏢就徑直駛向了新華醫院。

在楊暖暖沒到之前盡職的保鏢就通知了李成楊暖暖正在去往醫院,楊暖暖聽着保鏢每隔一段時間彙報一下他們所在的位置。

楊暖暖無奈地坐在車後座,她冷眼看着保鏢們。

楊暖暖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 <!–章節內容開始–>

藍天白雲下,清風嫋嫋拂面而過,已是秋季,新華醫院內種植的松柏依舊蒼翠,深深的墨綠色彰顯着松柏勃勃的生命力。

穿着藍白條紋病號服的龍少軒站在醫院門口,他站在一棟純白色的大樓前,站在藍天白雲下。

陽光奪目,龍少軒渾身舒暢,他俊美的臉上掛着甜蜜幸福的淺笑。

李成拿着一件厚實的黑色外套走到龍少軒身旁,他把衣服披在龍少軒身上:

“少爺着急見楊小姐也不能不注意自己的身體呀,這麼冷的天你只穿着病號服,要是楊小姐看到了肯定會不高興。”

龍少軒伸手攏好衣服,他扭頭問:“爲什麼?”

爲什麼楊暖暖看到我少穿衣服會不開心?

李成笑說:“還能爲什麼,當然是楊小姐關心你了。”

龍少軒臉上笑意漸濃。

楊暖暖乘坐的車穩穩的停在新華醫院正門,楊暖暖走下車。

她下車便看到了站在一邊等待的龍少軒,她悄悄地的深吸了一口氣,對龍少軒和李成揮手打招呼。

龍少軒大步朝楊暖暖走過去:“你來了?”

“恩,來了。”楊暖暖點頭回答。

“我們進去。”龍少軒抓住了楊暖暖手。

龍少軒拉着楊暖暖進了醫院,現在新華醫院上下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只服務龍少軒一人,所以諾達的醫院裏除了龍少軒之外,就沒有第二個客人了。

龍少軒很安靜,大多數的時間裏他都只是沉默地盯着楊暖暖看,只是看着她,龍少軒就覺得無比滿足了。

李成把龍少軒和楊暖暖送進病房之後,他就默默地離開了,給他們留下足夠大的空間。

李成原本是希望他們兩個人通過獨處的這段時間加深彼此對對方的瞭解,希望楊暖暖能通過交流去發現龍少軒身上隱匿的優點。

但李成失算了,從進了病房之後,龍少軒就沒有開口說一句話,他不說話,本來心裏就不痛快的楊暖暖就更不會開口了。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一塵不染的乾淨病房中,異常安靜,楊暖暖無聊的玩着手機遊戲,龍少軒失神地盯着楊暖暖看。

另一邊,市郊的豪華奢侈的別墅區,莊嚴肅穆的別墅內外瀰漫着一股怪異的寧靜。

通往別墅區的山路上。

金俊駕駛的車輛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疾速行駛,車載電視上新聞定格在一張並不清晰的楊暖暖的臉上。

新聞媒體爆出的關於龍氏集團太子爺未婚妻的照片都是經過處理的,讓人只能看個楊暖暖的大致模樣。

雖然照片很模糊,但是隻要是認識楊暖暖的人還是能一眼認出她。

半個小時前當金俊看到新聞裏的楊暖暖時。他差點沒被嚇死。

楊暖暖這是死而復活了呢,還是變成和金俊一樣的同類了呢?

金俊覺得奇怪,留了心眼的他就派人去楊暖暖家附近打探,通過打探,他得知原來楊暖暖早就回到帝都了。

楊暖暖不僅回來了,她還是活生生好好的到了家。

在仔細一打聽,金俊驚呆了。

這纔多長的時間楊暖暖居然就要嫁人了,不僅就要嫁人了,她的未婚夫還不是別人,竟然是龍少軒。

龍少軒是誰啊!

龍少軒是金俊老大龍少決的弟弟!

楊暖暖是誰啊?

楊暖暖是金俊的大嫂,龍少決老婆。

金俊在山路上行車,他硬是把跑車出了飛機的速度。

一陣急促的剎車聲,金俊的車門都沒打開,他直接從車裏鑽出來,車輛尚未熄火,金俊的身影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一系列的動作,用的時間不超過兩秒鐘。

五秒鐘之後,一身菸酒味的金俊嗖一下的出現在龍少決的書房門前。

“咚咚咚!咚咚咚!”金俊擡手用力的敲門。

從前金俊進龍少決的書房從來不敲門,都是一把推開就走進去。進龍少決的臥室也是如此,推門直接進。

自從他們一行人從江城回答帝都之後,金俊就不敢這樣做了。

“滾!”書房裏傳來龍少決滿是戾氣的暴怒。

“老大,我有急事找你!咚咚。”金俊高聲喊。

“滾遠一點,別煩我。”龍少決怒吼。

金俊嘗試性的推門,金俊用盡全身力氣,雙開的黃花梨木大門紋絲不動。

金俊又想直接穿牆而進,他的臉直接撞在牆壁,差點沒撞毀容。

金俊趴在門上,他貼着門大喊:“老大,楊暖暖沒死!”

“你聽到沒有?楊暖暖,她沒死!楊暖暖沒死。”

金俊的話音未落,龍少決一把揪住金俊的衣領,他紅着眼睛瞪着金俊問:“你剛剛說什麼?”

書房的門依舊緊閉,龍少決瞬間出現在金俊的眼前,瞬間揪住金俊的衣領,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異常古怪。

“咳咳咳,我說,楊暖暖沒死。”金俊被衣領愣住,他臉憋通紅。

龍少決鬍子拉碴,面容憔悴,衣物凌亂,頭髮比衣服還要亂,他身上的酒味把金俊薰得發昏。

龍少決問:“沒死?在哪?”

金俊屏住呼吸苦着臉,他現在每呼吸一口空氣,都像喝了一杯高度數的烈酒,老大你這些天到底是喝了多少酒啊。

金俊回答:“在家啊,楊暖暖她早就回家了。”

“在家?”龍少決低聲重複一遍,他不是很相信。

金俊道:“不會有錯的,我已經派人去打探過了,楊暖暖已經回到帝都一個多月了。”

龍少決鬆開金俊,他轉身走了兩步,只見燈光璀璨的長廊中燈光一暗,龍少決的身體轉眼就沒了蹤影。

龍氏走過的地方,皆留下了一塊若有似無的陰影,那塊黑影是人形。

楊暖暖在醫院呆了一會就想離開,她站在位於二樓的病房陽臺上往外看了一眼,新華醫院門外烏央烏央的等滿了扛着長槍短炮等着採訪的記者。

電視臺的信號轉播車沿着路邊而停,車輛衆多。

“這些記者什麼時候離開?”楊暖暖看了一眼轉頭問李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