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自走炮車放在地球上看,就是一個超大號的自行迫擊炮。動能公式是mvv/2,不要說這個世界的火炮設計理念比地球落後,全是因爲這個世界空氣阻力太大,炮彈遭受空氣阻力恰恰和物體運動速度相關,炮彈初速度越大,遭受空氣阻力也就越大。爲了讓炮彈動能可以克服空氣阻力走的越遠,這個世界的火炮設計被迫向空氣阻力屈服。增大了炮彈質量,犧牲了炮彈出膛速度。

不過這個射擊,任迪非常喜歡。炮管子越粗,射出的炮彈越大,心情愉悅,一號試射炮彈按照初次矯正的射擊諸次元發出打擊,然後任迪根據射擊情況矯正了一下,二號三號射擊炮兵按照矯正後的數據再次開火,再次確定後,任迪命令以下七發火炮齊射。

炮車內機械結構,在火炮後膛密閉空氣空間中噴射出大量的氫氣,氣壓驟增,炮彈底部底火位置,一個金屬罩子在氣壓作用下癟下去被裏面的細針刺破,一點氯氣泄漏出來,在高壓五十度高溫下氫氣和氯氣近乎瞬間反應。頓時點燃了密閉高壓炮膛中的氫氣和空氣。隆隆的巨響從炮口傳開,重炮彈在高熱氣體推動下,從炮管中飛出,在空中呼嘯劃過一道弧線。

重炮炮彈齊射給四百米外的大地上製造了一大片煙雲,炮彈中鍗礦粉末在催化劑的作用下引爆,製造出耀眼的火光,一顆炮彈強大的衝擊波肆虐三十米的範圍。

整個炮擊過程任迪矯正的非常好,炮兵是技術兵種,因爲在工業革命初級階段,沒有哪個人會閒的沒事幹去算看起來沒什麼卵用的拋物線橢圓雙曲線。任迪上學學着東西的時候,就沒有在整個學校見過那個尖子生說喜歡這玩意。

任迪這東西學的還不錯,差不多這個項目的單元測試在九十分上吧。任迪不敢說數學項目是自己天賦,只能說學的不吃力。在周圍環境中是偏上的水平。這個世界炮兵射程較短,在無風條件下干擾非常少,公式計算也不是特別複雜。在中國哪個大家都必須填鴨教學的環境下學到中等偏上的水平,在這個只有貴族有閒心學的世界中,水平已經相當高了。

不能否認西方教學有着開發天賦優越性,很多天才由於天賦的充分發揮。西方很多高等學府出來的都是頂級技術人才。不說別的,就在這個世界和任迪一起冒險的安德魯,運動天賦良好,愛冒險,加上在原來世界有着從軍經驗。已經得到了主角吉亞科莫的好感,現在帶領三個火槍隊(約三百人)以及十個機械兵。堪稱一位優良人才。

再者就是井上大野,這位中年人,對在機械修理上有着令人羨慕的經驗。這也是任迪比不了的,但是任迪並非墊底。確切的說也有着獨一無二的長處,那就是計算。

不說非洲來的那兩位穿越者,就說說歐美的那幫穿越者,似乎歐美的那幫穿越者所有的才氣都集中在安德魯身上了。平庸的很。很明顯,這個穿越系統挑人的範圍,不侷限於天才聚集的名校。廣大歐美民衆上的還是此等的公立大學和野雞大學。移民過去中國高中生可以在數學上橫掃一大片,掃的就是這幫人。在名校中顯得不突出甚至落後,也是因爲這幫人被攔在了中國人眼中外國名校大門外。

心算口算筆算速度,任迪毫無疑問的把這些人摔下來。也許是年輕優勢,亦或者是青少年,經歷了題海戰術的洗禮,在炮擊計算上安德魯和井上大野也無法比得過任迪。

至於其他兩位日本人,以及李存成這位韓國人。在炮兵計算上僅次於任迪,但是也是被甩了一段距離。這充分說明,你在某方面的能力大小有時候,並不單單取決於天賦,還取決於你的對手。 步步攻心:寶貝哪裏逃 韓國和日本終究還是比中國發達一點。沒有落後的農村。在中國省會的考生(帝都魔都除外)都明白那幫農村裏不要命學習的考生,在考場上到底有多強大的計算解題能力,每年模考設立的分數線,就是被這幫對手硬生生的拉上去噩夢般的幾十分。

任迪頭一次感謝二十年來中國的填鴨式教育,在這次穿越中大部分人都缺乏動手經驗的情況下,任迪腦海中多了一點填鴨的知識。就像一個小工匠揹包中多了一套平時看起來沒用,現在卻極爲有用的工具。沒有當初的填鴨,等到現在自己需要,興趣來了,恐怕已經晚了。

一場場覆蓋射擊,任迪按照指揮官吉亞科莫的要求準確的送到的遠方大地上,吉亞科莫的軍隊此時面對的敵人是並非梵西人。更像是魔法召喚產物。一個個水晶構成的戰士。

這羣水晶戰士的戰鬥方式,是手臂上凝結出一個個晶體構造的回力棒,在擲飛過程中回力棒兩端會噴射藍色的噴射火焰。在噴射推力在作用下,這個水晶構造的迴旋棒會取得持續推力加速。

當吉亞科莫的領導的梵西部隊。在面對這種打擊下遇到很大的麻煩,從空中飛旋下來的水晶回力棒敲打在士兵打的鋼甲上碎裂開來,大量燃燒液體濺射出來,藍色的火焰舔舐着士兵,對士兵士氣造成恐慌,從帕多尼亞本土收編的部隊就這樣無組織織無紀律的潰散,只有米亞那精銳部隊,有序的保持隊列用子彈回敬敵人。

子彈撞擊在這些敵人身上發出了玻璃碎裂的聲音,可以看到這些敵人,身軀組織大部分碎裂,很多易燃液體泄漏出來,斷裂的敵人身上爆發出濃烈的火苗。

當然重炮最終決定了一切,強大的重炮用衝擊波將這批詭異的敵人碾碎,在炮火散去後,在滿是彈坑的戰場上看到了一個個斷裂燃燒的水晶殘塊狀肢體。

“這不是梵西的部隊,好像是某種魔法召喚物。”吉亞科莫踏上自己的蒸汽機甲,皺着眉頭說道。眼中帶着濃厚的忌憚。

梵西標誌西大陸的名字,在過去的年代曾經被統一過,康多提艾瑞的騎士就是這片西大陸土地上的曾經的統治者,然而現在蒸汽機,火槍重炮的時代到來,騎士們開始隕落。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分佈在各地的康多提艾瑞傭兵營地。在這些營地中可以僱傭騎兵。有手持火槍的騎兵,也有直接持盾衝鋒的重騎兵。在這個火槍彈丸超過五十米威力消散近乎消失情況下,騎兵依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當然在絕對火力下這種舊時代強大的兵種如果沒有其他兵種配合,發揮的作用將大打折扣。

炮兵是一個技術兵種,任迪到達這個世界不知道如何開炮,但是這對大學程度任迪來說並不是什麼超難的事情,裏面的炮兵操作手冊非常簡單。當然如果太難的話,難到地球人看都無法接觸,未免有點侮辱地球人的智商。地球上的機械水平可是要比這個世界高的多。

將兩個火炮組(共計二十門蒸汽大炮)推上高地,然後通過五十米外的一米高的標誌物,和六百米外的馬廄欄杆等參照物,在測距鏡頭上的對比。任迪快速估算出來遠處康多提艾瑞的距離。將兩次運算將炮口角度調節好,開始了炮擊。

四發校準射擊的炮彈,如同烈焰巨人靠近的腳步一樣,以此靠近康多提艾瑞營地。這四聲大炮發言,讓遠處的康多提艾瑞營地中戰馬慌亂的嘶鳴。

而當任迪準備好彈點的時候,卻收到停止開火的指令,五分鐘後,任迪通過望遠鏡看到安德魯舉着白旗向着營地走過去。這位大兵在這個騎兵營地做了什麼任迪不曉得,但是十分鐘後,安德魯騎着馬和諸多騎士架馬走出營地。

“他是不是有點太順風順水了點……”任迪嘴中輕輕嘟嚷了兩句。安德魯自從穿越以來和劇情人物相處一直非常得體。在劇情中他的掌握的權利是最多的,是整個隊伍中當之無愧的領頭者。

但是任迪似乎想到了什麼,眼中回覆了平靜,任迪將手伸入口袋中年,一個堅硬的鋼鐵彈丸似乎被一股神祕的力量注入,快速的變軟,在手指撥弄下,如同泥巴一樣變形。

到達這個世界的穿越者都是有天賦的。 橫豎交錯的金屬條構成的大網之間一個個直徑五釐米的方格形狀大孔之間是樹膠製造的通明塊板塊材料,形成了這個世界獨特的窗戶。透過這樣的窗戶,任迪看着窗外緩緩後撤的大地。這片地形是派拉塔獨有的地貌,用地球的話來說,就是張家界地貌,以棱角平直的高大石柱林爲主,以及深切嶂谷、石牆、天生橋、方山、平臺等造型地貌爲代表的地貌景觀,一個個聳立的岩石峯頂如同一個個孤島一樣聳立。每一個這樣的孤島之間瀰漫着霧氣。霧氣掩蓋着山澗中區域,時不時陰暗的山溝中爆發出一陣陣不明野獸的吼叫,驚起大片的飛鳥。

陽光照射不到的山溝中溼氣太大,野獸衆多,顯然不適合人類居住。派拉塔人就居住在這一個個高聳的山峯上,由於派拉塔人有意識的人類活動,這裏山峯頂端大部分都被削平了,變成面積較大的平臺,早在過去騎士和巫師統治梵西的時代,派拉塔人就樹膠蒙皮,充入氫氣,用人力踏着轉動的木質飛輪提供動力,製造小型飛艇在這片奇異的山地中來往。

環境塑造人類,地球上中國江南河道縱橫,而人類確是非水生生物,但是卻沒有阻隔人類在這裏生存。雲南山坡天生無法保持水,但是人類卻開闢了梯田。這個世界除了少數魔法師可以駕馭大型飛龍在天空翱翔,普通人不會飛,但是在派拉塔,飛行器製造技術冠絕梵西。

這裏是天塹之地,五百年前梵西帝國的統治力也就在這裏止步。梵西強大的騎兵部隊無法跨越這裏,也正因爲派拉塔的地形的阻擋,五百年前米亞那沒有遭受梵西帝國的干擾,米亞那王國一直能保持有效獨立。同樣在現在,蒸汽時代只要派拉塔人堅持抵抗,米亞那的機械兵也必將止步於此。

上天眷顧這顆星球,讓工業發展的速度突破了魔法的壓制。越來越龐大的飛艇在這個世界被製造,蓄積了一百多年工業發展優勢,梵西幾大工業勢力的生產力優勢讓派拉塔人越來越無法守住天空上的優勢。

也許是分贓不均,亦或是發現遠交近攻的戰略不通,原本壓制近在身側的米亞那,卻發現維努奇的野心更大,派拉塔人開始拒絕和總督聯盟。恰好現任米亞那王普楚左從巨石伏擊下逃過一條命,下半身卻喪失生育能力。其王弟吉亞科莫現今未婚,讓派拉塔人看到聯姻的希望。派拉塔家族的政策開始調整了。

勢力之間利益計算爲目的的交談是骯髒無比的,任迪所在位面關於這個世界的描述,簡單充滿熱血。但是其中掩蓋不了一些悲哀的事實,當吉亞科莫死後,蓮拉娜試圖組建梵西聯邦。卻由於各大城邦的不服從徹底失敗了。貫穿整個遊戲橫掃梵西,征戰整個大陸的靈魂人物吉亞科莫這個連接派拉塔和米亞那節點消失。蓮拉娜代表的派拉塔沒有強大的地面軍事力量,以及強大的工業生產力鎮壓整個梵西,當然說話不算數。

任迪將這些思考甩出腦海。這個世界的未來根本不關任迪什麼事情。整個梵西各個地帶地域性極強,是經典的封建社會,從來沒有真正的大一統過。任迪現在這個世界的代入的身份只是一個小貴族。如果任迪能留在這個世界上的話,戰功只能提升自己這一代的地位。想要再往上升級,就會遇到天花板了。貴族們約定俗稱的規則是絕對不能讓暴發戶進入貴族圈子,只有再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一次次用戰功,或者其他成就維持爵位家族的昌盛,證明你的血脈高貴是有理由的,才能不斷變成大貴族。

在這種貴族們約定俗成的規則下,老子英雄,兒子混蛋的情況是看不到的。每一個貴族對下一代的教育都是良好的,害怕被擠出那個圈子。但是至於平民們看着這個七八代,甚至十幾代人才能爬上去的門檻,基本上已經放棄了。

精英教育,這個世界是真正的精英教育,基本焊工,鍊鋼工人什麼的,是絕對不會接觸到對他們沒什麼卵用的高等數學等知識體系的。至於貴族們則是選擇他們興趣發展。普楚左擅長軍事,吉亞科莫是機械天才。至於趴在寫字檯前不停的逼迫自己去做看起來重複只能鍛鍊熟練度的無意義事情,貴族們不會做這些無聊的事情。

這種無聊的事情,任迪做過。一切歸功於任迪遭遇的那些追求升學率,懶得細緻講解,直接用作業手段教學的“可敬可愛”的老師們。以及那些從農村裏來玩命學習,用實際行動無形嘲諷閒下來的人太懶太不可救藥“好同學們”。

當加入炮兵體系,重新拾起自己的基礎幾何數學時,任迪看天上鳥飛都是在算算自己現在這個位置放炮,其拋物線會怎樣能撞上這個鳥。這絕對不是興趣,這是有種你不得不做的事情,在心理上形成包袱甩不下來的感覺——強迫症。這種感覺就像暑假作業沒做完,根本無法放下心來玩的感覺。

在實戰中多次發射,讓任迪已經成爲了一個優秀的炮兵指揮官,儘管任迪覺得自己實戰射擊的次數已經非常多了,但是其他炮兵指揮官覺得任迪能在這麼少的戰鬥次數和戰鬥時間中快速提升。真的非常優秀。

“你是個天生的炮兵……”前天當部隊向着派拉塔開進的時候,卡利尼將軍將任迪召入部隊,並且特地和任迪說了這句話以示勉勵。

看着兩個翅膀上遍佈色彩豔麗的鱗片的飛龍形小型生物從窗戶外飛過。任迪發現自己必須要將目光閉上否則,習慣性看到參照物就習慣性算拋物線,簡直會把自己僅有的一些休息時間吞噬乾淨。親眼見識了死亡的任迪此時明白自己的心態有問題。但是說放開,上戰場放輕鬆,任迪明白自己這個怕死的性格做不到。

任迪的緊張的情緒是顯而易見的,井上大野看到任迪不自覺的流露出的焦躁,安慰地說道:“任君,你很優秀,在我見過的年輕人中你很優秀。有的時候命就在這裏,有的時候並不是你做的不夠好。放輕鬆一點。”

穿越這麼長時間,儘管任迪反日的傾向依然根深蒂固,但是任迪從來不表露出來,幾位日本人在和任迪交談的情況中也是避開那個敏感的話題,任迪同時穿越的日本人都明白。有些話題,雙方立場不同根本就是無法說服對方的。

在避開衝突點後,任迪和這三位日本人相處的還好。這一點上井上大野作爲長者似乎有意以平等的姿態和任迪接觸。

在現在這個穿越隊伍中安德魯無疑是最好的,他展現的勇氣和對戰場判斷形勢的指揮才能當之無愧。所有的穿越者在他的安排下和這個世界的土着接觸的非常良好。這一點必須承認,任迪是佔了他的好處,在最初進入炮兵部隊,安德魯指揮部隊作戰,曾經給了任迪發揮這方面能力的機會。在多次射擊,配合安德魯拿到的戰鬥任務,在相對安全的實戰環境中,任迪操作大炮的能力越來越強。

天賦,發展到現在,幾位穿越者都或多或少的意識到了這個隊伍中各自的天賦,比如說井上他的天賦是在機械維修上,只要對機械零件上吐點口水。似乎在這冰冷的金屬零件上就有了屬於自己的感覺,每個零件咔嚓咔嚓運轉的過程中,井上就像自己手指攪動自己手指一樣,感受整個機械運轉零件上中接觸。每個零件就像自己身體一部分一樣。這個天賦能力非常厲害。機械運轉哪地方摩擦力過大,就會導致零件受力過大,如果在機械運轉磨合的過程中這些零件形變完成,摩擦力被磨損磨掉了,這個問題也就消失了。但是更多的情況是在摩擦過程中零件疲勞度過大,直接出現裂縫,裂縫越來越大零件崩壞。

井上這個天賦可以提前發現運轉機械的問題,哪個零件不合格可以直接感覺其中的不順暢,在磨合期就可以將其找出來不至於在磨損過程中毀壞其他零件的壽命。井上本來就是一個修理工,作爲一箇中年人他很難有徵戰的豪情壯志,但是他比年輕人歷練的多,多了幾分踏實。所以從機械修理上展現的才能讓他成爲了穿越者中二號人物。

至於安德魯的天賦,雖然他沒有說,但是任迪可以猜測到應該是和他人交流好感度上的天賦。 總裁不壞,萌妻不愛 至於其他人,黑人中一個是運動肌肉天賦,力氣大於常人,使用的火器裝甲裝備是井上射擊的特大號。另一個黑人有着射手天賦,他射擊的子彈可以在這個世界保持一百米,直到子彈動能徹底衰減至零,當然現在的他只能保持子彈這個質量的存在在運動中直線,至於炮彈這種重傢伙,他還沒這個能力。至於李存成他的天賦任迪看到過,是能將自己身邊的部分熱量穩定集中至一個物體上,現在他帶着大號雪茄,常常被雪茄嗆的咳嗽,明顯他原來是不抽菸的,菸頭上的熱量被他轉移至實心子彈上,並且集中。在外面摸絲毫感覺不出熱量,但是彈頭內部如果用小刀切開的話內部已經紅熱,就像切開熟雞蛋裏面有一個蛋黃一樣。當子彈發射出去後,子彈嵌入木頭中,裏面的熱量失去約束三發,十秒鐘後就會冒出青煙。活脫脫子彈版燃燒彈。

在這個未知的環境下,大家都保持了理智,儘可能避免衝突,並且相互有所互助,比如說安德魯在和這個世界劇情人物打交道的時候對大家都有所幫助,井上在武器製作上給予衆人便利,但是有利益就有衝突。安德魯充當領導者身份,這點大家都認,他能力最強嘛。但是其他幾個白人以至於兩個黑人表現就有點不地道了。兩個黑人沒事開開玩笑,遇到戰鬥往往只顧着自己。

至於剩下四個白人,在目前情況下,炮兵這個技術兵種似乎很安全,安德魯很誠懇對任迪要求,安排幾個穿越者過來,任迪答應了,不僅如此兩位日本人也進來了。只不過,在沒有計算器的時代,看着素質教育下的白人苦思冥想的對拋物線計算,有三個直接算了明顯就是錯誤,卻都沒驗算一下就給了一個離譜的答案。然後眼睛無辜的看着任迪說道:“能不能給個計算器。”

任迪只能跑過去對安德魯說道:“讓他們掌握火炮,也許是危險的。”看了看這幫打過兩次歐洲大戰後和平年代的歐洲平民在心算筆算上對待戰爭運算的態度。安德魯二話沒說將那幫白人撤了回來。也許安德魯也不想在戰鬥的時候爲友軍火炮誤傷問題而擔憂。

和安德魯的精明能幹相比,剩下五個白人很平庸,有的甚至是糟糕。但是大家都可以看到,安德魯對人種方面還是有所挑剔。即使日本人表現明顯比幾個白人優秀。但是安德魯的安排上卻沒有體現這一點。

感受到種族區別對待,井上沒有說出來。但是明顯和任迪和李存成有所靠近。這個表現讓任迪暗暗的看在眼中,任迪明白並不那一國的人天生想做另一國走狗,而是形勢比人強。

對了忘說了,任迪的天賦技能,幾位穿越者推測是彈道曲線瞄準,亦或是計算天賦。不過他們都錯了。自現在爲止,任迪尚未有效運用自己穿越後得到的天賦。 派拉塔不愧爲着名的飛行之地,大大小小的飛艇在一個個高峯構成的平臺上穿梭,這代表的是一種強大的運輸力。這個世界的飛艇運輸就相當於過去的鐵路運輸,航海運輸的總和。高密度的空氣阻擋了子彈等高速物體飛行。大密度的空氣讓原本在地球上只有十來噸幾十噸的飛艇,在這個世界上有着上百噸數百噸的載重量。無需鐵軌鋪設,因爲對於飛行器來說天空中到處都是道路。無需指南針指引,因爲大地上一個個固定的地標,不會像大海波濤那樣不固定。

飛機競爭不過飛艇,無論是載重量,還是戰鬥力。飛行極強子彈什麼的,在空氣阻力下超過一段射程就反轉失去準頭了。至於空氣阻力能對子彈射程造成多大影響,以地球的水爲例子。手槍子彈到達水深2.4米的時,就徹底失去射穿凝膠結構殺傷力,其他子彈也好不到哪裏去。至於軍事大國們發明的水下子彈,射程達到17米,並不是直接增加子彈的初速度,初速度越大遭到的阻力越大,動能衰減越厲害,而是在子彈發射過程中額外添加火箭噴射一樣的助推力,保證有最低殺傷的速度動能,又不至於造成子彈速度過大的動能衰減。

所以說,電影中一些主角跳進水中,岸邊的士兵對着水裏亂射,卻讓人逃了並不是不科學的現象,人仗着比子彈質量大的多,可以低速度保持高動能潛入水下兩米。

這個世界的空氣密度是十二倍,以空氣阻力公式運算,相同的速度下空氣阻力也是地球的十二倍。

吉亞科莫到達派拉塔後和卡利尼將軍遇到了派拉塔家族現在領導人物蓮拉娜。這位漂亮有着別樣誘惑的女飛行員。無視了一位希臘穿越者試圖和這個世界女一號搭訕的橋段。對於這位似乎對自己魅力自信過頭的希臘青年,任迪只能是呵呵了,你丫敢和主角搶女人!吉亞科莫在這個世界可一個強大工業城邦的有力繼承人。有着這個世界上層諸多貴族公認的優秀血脈。

這傢伙給穿越前國家福利養傻了,不曉得什麼叫做殘酷現實嗎?任迪原本意料中的女主一巴掌扇過去的場面沒有出現。僅僅是給這位希臘人發了一張好人卡。看着這位希臘人眼中不可思議失望的表情。李存成悄悄對任迪說道:“這傢伙可能是類似拉斯普京的天賦。但是現在天賦能力很有限啊。”的確現在所有的穿越者雖然都有天賦,但是天賦能力貌似都很弱小初始階段,並非得到天賦的人想象中可以快速走上巔峯。安德魯和劇情人物打交道都是條理清晰的勸說,並非開掛到罵劇情人物一句,劇情人物還好感度增加的程度。太苦難的挑戰,天賦都幫不了你。很顯然,這個希臘人高估了自己天賦對這個世界影響。

回憶到這傢伙流連於這個世界花叢中近乎百分百釣妹子的能力,任迪點了點頭,甚至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一絲嫉妒。這天賦能力真心好啊。

聯想到這個世界送給自己的天賦,任迪嘴角有點抽搐,說實在的自己的天賦能力不能說弱小,手中出現一個三釐米大小的光球空間,只要一個物體進入這個光球狀態的空間一分鐘後,這個物體就可以軟的和泥巴一樣。當然這個光球空間可以稍微拉伸變形。亦可以擴大十倍,變成一個三分米的直徑的光球空間。但是一旦放大,物體軟化的能力也就減弱,鐵絲在這個放大的空間中會變得和保險絲一樣軟。直到離開光球空間十分鐘後纔會徹底恢復原狀。也就是說利用這種能力軟化材料,然後用事先準備好的堅硬磨具可以輕易的將這個材料塑性,切割打磨,等有效的加工。

當然這種能力有着弊病,首先不能軟化活物。因爲活物的細胞中有形成代謝等微弱的能量物質流動,可以強烈的干擾天賦力場軟化物質材料。似乎生命上有無形能量盤繞這個天賦力場對物質特性的改變。任迪在一個實驗中用子彈殼困住一個甲殼蟲,然後送進力場中,三十秒後,在任迪的觀察下,甲殼蟲像撕裂奶油皮一樣撕裂軟化的金屬殼,逃了出來。

第二種弊病,就是對材料結構不保護,一個堅硬的紅木(死的),其強度和木質纖維有着非常強的關聯。被任迪軟化不停的揉捏幾十分鐘後,就變成乾癟木質細胞混亂的組合。木質結構不再。就像絞碎的紙漿壓實曬乾的混合物一樣。

到目前爲止任迪尚未透露出自己的天賦,雖然安德魯和井上和自己的關係並沒有鬧得非常僵硬,依然保持一個團隊之間的幫助。但是也不是非常親近。穿越團隊中的小團體出現。安德魯對幾個白人上心一點,井上也是對剩下兩個日本人更加照顧一點。任迪不認爲自己配合加入這任意一方就能得到改變。

外人終究是外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思想並非中國人獨有。任迪現在分配天賦,其實最適合的是後勤工作,但是一旦進入後勤維修工作,只不過是給有着衆多機械修理經驗的大野,錦上添花。自己擅長的並非是自己可以得到最多的。在日本人主導的工作下幹活,任迪不相信自己能夠得到公平的回報。至於超越井上大野,呵呵,這是不可能的,人家多少年的技術可不是一個天賦可以彌補的。就像自己大大小小考試鍛煉出來的數學快速運算力也不是這幫人可以在短時間追平的。當然目前爲止將任迪天賦看錯的幾個穿越者,也基本上熄滅了去追趕的心思。

相對於和這些複雜的人事關係糾纏,任迪現在對蓮拉娜的飛行器非常感興趣。長十米如同小艇般的飛行器,任迪估算了一下里面至少有四百立方米氣體容量。加上一個鍗礦燃燒鄭啓倫發動機四百公斤的重量和整個小型飛艇骨架五百公斤的總重。這東西載重力有兩噸重。兩個三米直徑的風扇葉,可以提供足夠的推動力。飛艇下部吊裝的二十毫米口徑轉輪彈藥發射器,可以將較大質量的彈藥拋射至六十米外。

大型載重飛艇是這個世界總要的載重,運輸力量,而這種小型單人戰鬥飛艇,就是這個空中的遊騎兵力量。派拉塔人現在正在研發類似飛機大型巡航武器,在千手觀音般伸出無數跑道的派拉塔主峯中,任迪看到過這種大型空中力量的全貌。翼展超過百米,靠着蒸汽力量推動螺旋槳獲得升力,並非如飛艇靠浮力升空。擁有飛艇的載重量和小型飛艇的速度,但是就是需要運輸飛艇補給燃料。

派拉塔人野心也不小,可惜總督大人何等鐵腕,在威脅出現苗頭之跡,快速用閃電戰攻佔了派拉塔城邦周圍的大型山峯島嶼。在派拉塔與東部貿易必經之路建造了一臺霸氣無比的空中鎮壓機器,拋射霰彈可以遠程擊落派拉塔的一切飛行器。如果不是被迫站在總督的對立面,任迪會高呼,幹得漂亮。

派拉塔這個兩面派的勢力,前期協助總督讓總督軍隊能出現在米亞那眼皮子底下的是他們,然後輔助主角,一路打到維努奇的也是他們。最後,讓總督一路上帶着總督巨炮炮擊米亞那這種事情發生,任迪就不信了,大陸極東出發總督巨炮那麼囂張龐大的傢伙怎麼能夠瞞得主空中霸權的派拉塔,並且繞到派拉塔的西邊驟然炮擊米亞那。

任迪根本不關心政治,但是這陰謀氣息實在太重。任迪的個人觀點,最好是佔領總督的空中鎮壓機,直接用武力屈服派拉塔人選擇陣營。當然任迪明白只要自己敢這麼提議。蓮拉娜這位派拉塔新領袖,在接下來的戰役中會給自己穿小鞋穿到死。任迪二十多年的生命歷程,讓他明白這樣一個道理——這個世界自己看不慣的事情多着去了,沒能力進去瞎攪合,只會是自己的悲劇。

派拉塔的戰鬥可謂是輕鬆至極,派拉塔人不愧是這個地方的地頭蛇,維努奇的軍隊雖然強勢但是在地圖上總有疏漏,米亞那的初始後勤基地就建造在一個總督軍隊尚未察覺的高峯平臺上。有着本地帶路黨蓮拉娜的指引下,米亞那的軍團登上了總督控制範圍邊緣。

在派拉塔是由一個個獨立山峯構成的地形,千百年來一個個山峯都被人類活動削平了,變成人類活動的平臺地帶。在今百年來隨着工業發展,人類掌握了大量冶煉鋼鐵的絕活,不修建長途鐵路的他們,有着足夠的鋼鐵修建鋼鐵大橋,派拉塔一些較近的平臺山峯之間架設這由鋼鐵拼接的大橋,所以在近代越來愈多平臺間有着鋼鐵橋樑拼接,構成一片整體,派拉塔一座座山峯已經大部分相連。當然現在這些陸軍可以相通的鋼鐵大橋成爲了總督可以閃電攻佔派拉塔大部分區域的幫助。陸軍較弱的派拉塔無法阻擋這種兇悍的陸地武裝。至於以空壓陸像地球美帝國主義那樣。

空中畢竟是空中,飛艇搭載的火力畢竟是要弱於有着大地作支撐的陸地部隊,同樣是空氣阻力的原因,天空中的武器高空射擊的子彈在動能衰減後,無法破防士兵的頭盔。只有在一百米以內的高空射擊纔有效。而這個範圍恰恰是蒸汽大炮可以擊落的空中武裝的範圍。陸地上發射的重火力是天基武力無法抵擋的,這個世界高密度空氣下發展的空中武裝,也沒有噴氣式飛機那樣神氣活現以速度傲視地面部隊。大型飛艇在天空中就是蒸汽大炮的靶子。

以運輸商業立國的派拉塔發現自己的東部出口商業通道被維努奇封死,也就徹底沒轍了。現在是派拉塔最慫蛋的時候,任迪敢保證只要吉亞科莫腹黑一點,不僅可以抱得美人歸,而且可以苛刻的要求派拉塔簽訂不平等條約,可惜啊。面對風情萬種的蓮拉娜,吉亞科莫連話都說不好,只要有派拉塔作爲自己的盟友,支援空軍力量。

吉亞科莫就是個雛,雖然任迪自己也是個雛,面對蓮拉娜也好不到哪裏去,但是任迪絕對會選一個臉皮厚的外交官去應對這種利益攸關的大事。任迪曾詢問的將目光投向安德魯。顯然安德魯沒有爲米亞那立功的打算。良藥畢竟是苦口的,做得罪人的喂藥人,安德魯也不願意做。

看透形勢的穿越者心裏都有屬於自己的一個小本本。 吉亞科莫的軍隊沿着一條條鋼鐵橋樑連接的山頂平地上前進,一箇中立人類居住點,一個騎士營地,一個鍗礦場。這三個中立地點少有抵抗力,四十六門蒸汽大炮在任迪的統一指揮下依次開火,整場戰鬥火炮領導的任務和責任都落到了任迪一個人的身上,沒有任何一個穿越者和任迪競爭。

幾個白人就不說了,同爲白人的安德魯都不放心火炮在他們手中掌控,當然不是不信任這些白人,而是不信任他們的能力。有十分之一可能,安德魯都不願意坐看,戰爭之神——炮兵落入非白人穿越者的主導中。天見可憐,安德魯在穿越前的那些炮兵導彈兵等優秀支援技術兵戰友們都是國家經過嚴格考試挑選出來的。炮灰大兵考試三十分及格就行了。至於其他技術兵種,比如說操控核動力戰艦核反應堆維修那要九十五分以上。

西方的教育就是這樣,大部分社會平民是在公立教育學校中,那個課堂扔紙飛機,質問老師課程三角函數到底有什麼用等奇葩的現象常有,但是千萬不能因此輕視西方的教育,對一輩子接觸不到高等行業的平民來說,三角函數,立體幾何,偏到偏微分,就連上課的導師都不明白其具體的科研作用。西方政治家算的很精明,既然對於平民來說沒卵用的知識,那就壓根不用考試來逼迫。西方家庭可不像中國家長一個個望子成龍,逼得太狠,搞得跳樓了政府可是要擔罵名的。

但是,請看西方私立學校的基礎教育,其嚴格程度不亞於中國課堂。一個個學生乖寶寶一樣坐在課堂上絲毫不敢囂張。哈利波特電影魔法學院的課堂紀律就是映射這種高質量高水平教育。兩種教育,前者是培養炮灰大兵的,後者是培養核反應堆維修者的,高度良好的運用了國家的師資力量。

但是在東方根本行不通,儘管很多學生在學習的時候質疑某項學科到底有啥用?不如不學,但是你不學不代表你就可以取消這門課程,東方科舉文化的誕生就是讓下層有一個希望,能向社會高層爬的希望。你可以認爲你無緣火箭衛星等高技術職業領域,但是其他平民的孩子不一定這麼認爲,對下一代寄託無限希望的家長不一定這麼認爲。哪怕有的孩子跳樓——那是別人家的孩子。所以身在中國就老老實實的和全省無論貧賤的同齡人競爭吧,縱然你不想去戰。

這個穿越系統可不專門挑西方優秀培養的人進來,西方精英就是精英,茫茫大衆中怎麼會一抓一大把。安德魯現在就是找不到人。這個偏向戰爭的穿越空間,不像主神空間那樣偏向一線肌肉搏殺。要是主神空間的話,任迪早就被虐死了,最大衆的生化危機和異形,任迪就沒把握能活下來。

這種穿越偏向於戰爭,戰爭是什麼?不是幾個人鬥毆打架,心理算計,相互揣測。算計揣測,是奇兵。戰爭以正爲主以奇爲輔助。何爲正,正大光明一步步的積累,一點一滴聚集的優勢,直接壓倒對手。

如果是主神空間那種試煉規則,天生重視體魄鍛鍊,少有人戴眼鏡的歐洲人,槍械可以當成成人禮的美洲人,在非洲野性大地奔跑的非洲人是天生佔據優勢的,但是東亞人在地球上並非極端弱勢的種族。很顯然主神空間適應生存的規則似乎不符合一些現實世界生存規則。

隆隆的炮火響起,這是炮兵的表演,派拉塔戰役,四十六門蒸汽大炮在任迪的計算下,以數字口令快速的報給一個個炮兵。這種炮兵指揮方式並非任迪在這個世界所創,任迪沒那個本事。這個世界的炮兵有着完整的體系,任迪只不過是在這穿越以來兩個月中快速學習。炮兵指揮可以迅速學習,但是計算能力卻只有年輕大腦靈便的時候培養。

那麼作爲一個合格的炮兵指揮官,任迪只剩下最後一個步驟——實戰。對戰場形勢快速判斷。本來兩個日本人是可以和任迪競爭競爭的。但是那個二十歲的年輕日本人新山千春似乎認定了任迪獲取的天賦就是計算一類,不準備在這地方嘗試競爭了,估計也沒能力競爭沒興趣競爭,這孩子手臂上紋着威猛的怪物,估計也不是什麼好學生。直接跑到騎兵部隊,穿上盔甲,舞着戰刀,似乎很樂意當一位武士。

至於另一位日本妹子,中村良子這女孩才十六歲,經過這麼多天的交談,任迪明白她的天賦竟然是萬磁王一類的異能,不過和所有人的天賦一樣,還很弱小。她的磁能只能艱難的移動一百克的金屬物質在五米內移動。呃,這個女孩還沒意識戰場氣氛,貌似沉迷於當炮姐的幻想中去了。

好吧這次實戰,給任迪包了。派拉塔戰役兩個基數兩千多發炮彈被打出去,一發發炮彈在天空中構成的彈道如同一張大傘。炮彈在地面爆炸構成的火牆,在四百米外形成,然後下一排火牆緊接着向前三十米再次形成。舊時代梵西帝國的騎兵,在戰爭之神面前哀鳴。死亡的火光伴隨戰爭咆哮登場,冷兵器時代強大的戰鬥力,在這種毀滅力量下,顯得非常柔弱。整個梵西工業革命方興未艾的時期,騎士和魔法師佔據統治力量,魔法師的高塔在梵西各個區域聳立。然而三百年前工業力量興起,鋼鐵重炮暴力的火力投射,摧毀了騎士的堅硬,魔法的高貴。魔法勢力被迫向東收縮。

一排排炮彈碾壓般敲擊在大地的節奏有序的進行,受僱於總督的軍隊由於此次是閃電戰,缺乏炮兵支援,如同蟲子在煉獄掙扎一般,被火炮連死。四十門火炮,四個戰鬥小組直接打擊地面,然而六門火炮炮口略高沒有參與蹂躪步兵的戰鬥,三百米外,敵人的攻擊飛艇,試圖向過來干擾炮兵射擊。要是在地球,地面榴彈炮想要打飛機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這個世界飛行器是低速高載重路線。飛艇和飛艇之間的戰鬥,由於飛行器火力射出的子彈質量小,在空氣中減速嚴重。地面炮兵射出的大質量炮彈卻佔據了射程優勢。而飛行器卻沒有佔據速度優勢。

方向盤一樣的鋼鐵轉輪,在炮兵的搖動下快速旋轉,大炮上有兩個這樣的轉輪,一個調節炮口在陸地平面上的方位角,另一個則是調節炮管的仰角。米亞那的炮兵自動化非常高,畢竟都能造出機械兵了。所以炮兵們給大炮上重炮彈的力氣活都是不是士兵肌肉力量完成的。

發現飛行器試圖干擾,任迪快速的準備了預備炮兵,這些裝着榴霰彈的預備炮兵,設置好發條後,按照任迪觀察後所說出的數字,調整,幾多火花在天空中爆炸,這些並非飛行器的自爆的火光,而是炮彈爆炸的火光,炮彈爆炸拋射的鋼鐵彈丸如同鋼鐵暴雨一樣在天空中撒開,三艘飛艇的外部硬殼子氣囊,瞬間變成破布一樣,千瘡百孔。癟下去,飛行器在天空中歪歪扭扭的墜落下去。

任迪不知道在步兵陣型中,卡利尼得意的點了點頭,隨後頗有意味的看了蓮拉娜一眼。蓮拉娜似乎沒有在意卡利尼的目光,平靜地說道:“將軍閣下,你們這位炮兵軍官,進步挺快。看來戰場是最好的軍校。”

卡利尼愣了一下,然後笑着說道:“米亞那的軍校奠定基礎。”

蓮拉娜說的沒錯,任迪在進步,現在在計算公式的草稿中可以看出來,從一開始的出現完整的計算式,到現在僅僅畫,兩個數字,任迪的運算越來越熟練,寫運算式已經浪費時間了。

這種又快又準的運算,任迪見過,從高中數學老師面前見過,那位老師,即興出題,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了,在紙上劃兩下,三秒鐘不到算出答案,曾經讓任迪等一衆學生驚呼於神蹟。但是現在,任迪明白這是太熟練的緣故。現在任迪手上的火炮有着固定不超過六百米的射程,固定常用的仰角。也就是在這些數字範圍內組合,經過了長久的使用,任迪也熟練了。因爲常用,腦海中經常運算的步驟沒有忘記,似乎都有印象。無需重複再紙上寫出式子幫助記憶了。

任迪現在這個狀態,如果幾位日本人以及李存成努力去做,一個月完全可以達到,可惜他們認定這是不可超越的天賦,已經不在這方面努力了。就像任迪學生時代當學渣的日子,似乎認爲全校前五分之一名次紅線是不可超越,但是數年後回首一看,不可超越的其實是自己決心。

陰差陽錯,任迪也只有穿越到這個外國人佔據大多數的隊伍中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由於計算能力稍強,這個時代的火炮指揮稍顯簡單,整個炮兵的指揮責任全落在自己肩膀上,得到了足夠的鍛鍊,同樣在責任的重壓下,逼出了自己的潛力。如果要是中國人佔據主流的隊伍中,任迪絕對會隨大流。跟着更強者後面工作。潛力繼續隱藏。

兩千發炮彈的射擊,派拉塔的戰鬥可以說是米亞那軍團一路用火炮推過去的。騎兵撞上死亡火牆,火槍步兵,以及拿着盾牌衝鋒的土着士兵,被火炮地毯覆蓋。試圖突襲的空軍,被炮彈擊落。狂風暴雨,無往不利。對於任迪的表現,無論是吉亞科莫還是卡利尼都是非常滿意的。

吉亞科莫說道:“很快很準。”

此時蓮拉娜已經登上自己的飛行器。 權少的天價蠻妻 不在這裏。由於沒有外人,卡利尼不用壓制表情,他笑着說道:“這個炮兵指揮官至少讓火炮發射速度提高了百分之五十,而且減少了火炮前期矯射擊步驟。我們的炮兵至少發揮了兩倍的功效。”

米亞那的其他部隊樂見其成看着己方強大的火力虐對手。部隊很快無損運動到空中鎮壓機附近。看到這個鋼鐵大傢伙,以及上面發射巢一樣密集的火箭發射管,每一個管子的至少三百毫米口徑,一堆發射管,對稱排列對準派拉塔城市方向。一座鋼鐵要塞上殺氣騰騰的多聯裝巨炮發射塔,這種畫風差不多和第三帝國多拉巨炮的差不多。

只可惜這種空中鎮壓機,後坐力強大,所以爲了結構穩定,仰角有限,對打到自己腳下打到米亞那陸軍無可奈何。任迪從這個鋼結構要塞工業美感中回過神來,任迪明白這是派拉塔戰役中最後的目標了。

炮彈的火焰在要塞多聯裝炮塔上爆炸,空中鎮壓機的炮管,如同麻花一樣扭曲。爆炸的聲音混合着鋼結構扭曲響聲,非常刺耳。確定了空中鎮壓機喪失抵抗力後,吉亞科莫命令任迪停止了炮擊。戰役結束。下面就是米亞那的領袖吉亞科莫和派拉塔家族代表人蓮拉娜政治洽談的時候了。

當然這美人計的破解嘛?作爲臣子,是根本無法入手的。君不見西施迷吳王,吳國下面臣子看不清楚情況嗎?色令智昏的吳王根本不是一個講道理對象了。 “我要你們全部的空軍支援……”主角吉亞科莫爲了自己的戰略目的對派拉塔提了這個要求。派拉塔沒有拒絕,本來就是靠着良好人情關係佔便宜的派拉塔很明智,畢竟米亞那的軍隊還停留在派拉塔。用人情愛情拴住最高米亞那的王很明顯是最好的選擇。

直至米亞那戰爭結束十天後,任迪才明白,派拉塔的虛弱。派拉塔在支持米亞那和維努奇方面發生了分歧。巨大的分歧直接撕裂整個派拉塔的高層,蓮拉娜代表的派拉塔人佔據了整個派拉塔徹底倒向米亞那,而支持維努奇的派拉塔人則聚集在派拉塔以西的安珀託內森林。只要一日不消滅安珀託內森林的派拉塔人,整個派拉塔勢力其實是分裂的。看慣了穿越前國際上頭號地區攪屎棍國家的伎倆,任迪明白先留着安多託內森林的派拉塔人,造就派拉塔實質上的分裂其實對米亞那是有好處的。

結束脩整後的,米亞那王弟吉亞科莫召開了戰略會議。決定遠征軍的戰略走向。能進入戰略會議的穿越者,在此之前只有安德魯,井上大野。安德魯取得這個資格,是由於在曠野上帶領部隊多次埋伏騷擾對手,取得成功,展現了新式作戰方式。

至於井上大野,他可以維修製造米亞那後方運送的優秀工業原型。這些工業原型是米亞那現在的高端科技,其中有電力自動化礦場採集器。甚至連敵人在戰場上出現的強力武裝,比如說總督機甲,蒸汽鋼鐵蜘蛛,只要損壞度不超過百分之七十,他都可以製造出成缺失零件,將其復原。

安德魯的職業軍人能力,以及井上大野對機械的維修能力在這個場景戰役中展現的效果非常強,前者用少量的步兵用超時代戰術給敵人制造大片混亂。後者的機械能力,讓米亞那遠征軍現今機械重裝備數量翻了一倍。

任迪是第三個進入戰略決定會議的穿越者。雖然比不了前面那兩位,但是也差不多了。看到任迪進入,安德魯笑容滿面的迎上來輕聲說道:“真高興你能來到這。我們以後會合作的很愉快的。”看到安德魯搶先一步將任迪拉走,慢了一步的井上大野剛剛準備起身的動作僵硬的停了下來。

鄉村神醫 任迪雖然反射弧有點長,但是現在也感覺到了兩位穿越者對自己的態度不同。來到這個遠征軍戰略決策大廳的人只有十五人,每一位都是在軍隊中掌握重要環節的,有後勤部門,有偵查部門有火力部門。米亞那的遠征軍總數量不超過三萬人,但是其體系已經完本。

現如今吉亞科莫將這支軍隊各個關鍵環節的成員召集,問出了一個問題:“現如今從派拉塔這個易守難攻的咽喉要道地帶走出來,面對廣大的梵西大地,軍隊進攻方向將以哪裏爲主。”

卡尼裏富有感染力地說道:“維努奇總督爲了他的征服計劃,進行了很多不可告人的祕密勾當,也有一些死心塌地的傀儡爲他服務。西方的芙利格洛爲總督提供金錢,而荒原勢力卻爲總督提供珍貴的礦藏。如果要想徹底打敗總督,就必須要斬斷他的爪牙和鷹犬。”

板着撲克臉的任迪,心裏不自覺的撇了撇嘴,進入米亞那高層任迪算是知道米亞那此時的軍事勢力到底有多麼強悍,一支龐大的運輸飛艇支持了米亞那遠征部隊輜重運輸。將派拉塔飛行器生產基地綁在自己戰車上之後,米亞那的軍事力量已經可以在梵西大地上縱橫了。

不要小看這三萬遠征軍的力量,這三萬遠征軍到達任何一地,就可以在一個設置軍事安全地帶,讓飛艇運輸大隊將武器生產系統投放下來。在當地徵召士兵加入,組裝生產機器人軍團,開採鍗礦維持軍事能源。維持商隊控制該地區經濟。佔領該地區固有工業軍事生產體系維持生產,出強大的新式武器。在某一區域總兵力完全可以增長到十萬以上。

當然徹底清理完該區域後,當地本土屬於米亞那的軍事政治經濟體系就已經完成。該地區會將戰鬥減員的三萬人遠征軍團用精銳補全。繼續投放至下一個區域。用同樣的方式佔領,維持並且繼續遠征。

維努奇的工業科技也很發達,但是缺乏這種維持遠征軍的運輸體系。而其他兩個被卡尼裏稱呼爲鷹犬,所謂維努奇傀儡的勢力也無法維持這樣的後勤力量。至於派拉塔,小型商船以及戰鬥空軍武器造的多,但是遠航大型運載飛艇,不是他們那個薄弱的工業體系可以完成的。

也就是說米亞那的軍事投放能力在整個梵西是最強的。而在遊戲中也是如此主角控制的軍隊一個回合就能打下一個地盤而那三個反派角色兩個回合以上才能打下一個區域。這充分說明受限於後勤,誰有能力征服整個梵西,明眼人都能看出來。

如果說梵西最大的霸權到底是誰?米亞那王國纔是這個霸權主義。其他兩個區域的被卡利尼稱呼爲走狗的勢力,其實是自嘆自己工業勢力不足,卻又擋在米亞那兵鋒之前,被迫和維努奇這個強大工業勢力聯盟自保而已。

當然現在在座的都是聰明人,沒有人反駁卡利尼的。向哪裏打現在是一個問題,任迪其實是偏向向北,奪取敵人佔領的鍗礦場。鍗礦纔是工業中的戰略資源。同時北方的戰場迂迴空間更大,更利於軍事強勢的米亞那快速擴大地盤。如果向北,其戰略完全是先秦避開戰亂先取巴蜀充實國家後方的戰略。如果直接向西,打擊芙利格洛只不過是切斷了總督經濟貿易。並無法給總督傷筋動骨的打擊,反而會由於兵鋒過分靠前,容易受挫。

不過這點看法,任迪終究是不敢說出來的,首先戰略上指點江山,終究是嘴炮,對不懂的事情亂髮表意見,這種露缺點的事情,任迪作爲剛剛參加戰鬥不過兩個月的新手,不敢有任何狂妄。只是表示炮兵可以服從指揮官一切安排。

況且這種戰略決定權還在主角手中,而主角的新盟友兼紅顏知己的話語權很多。令任迪驚訝的是安德魯明確的表態支持西進。並且每次說出一條理由,吉亞科莫都似乎有所共鳴的點了點頭。軍事進攻方向就這樣被決定了。

當走出移動機械會平臺上的會議室時,任迪似乎感覺安德魯似笑非笑的看了自己一眼。

七天後,安珀託內森林中針對冥頑不靈投靠總督的派拉塔人圍剿戰役開始,不同於遊戲中的米亞那的正義盎然,任迪感覺到這個對手是真正的在爲自己而戰。而此時的任迪也在爲自己而戰。

通紅火焰裹挾的煙霧,沖天而起,碎裂的單片從自己的鋼鐵頭盔上擦過,露出刺耳摩擦聲。那個聲音似乎是一個銼刀直接將自己牙齒全部磨光的感覺。

那位日本女孩,已經被任迪調離了,炮兵並不是一個安全的崗位。看着臉色煞白的日本小女生雙腿顫抖,雙眼無神,似乎已經崩潰的樣子。任迪藉口需要炮兵需要一個觀察員到維修工廠獲取後勤支援,將這個女孩送到了相對安全的井上大野那裏。人情還掉了。

在敵人沒有炮兵的時候,炮兵部隊可以依靠強大的火力碾壓敵軍,這是純火力流派。然而一支強大的軍隊,總是要遇到勢均力敵的對手。和這場戰鬥相比,之前在派拉塔的戰鬥,恐怕只能算一場實彈演習。

炮兵的第一順位敵人永遠是敵軍的炮兵。所以在這場炮戰中,任迪指揮的炮車正在深入領略戰爭之神的風采。一朵朵強有力的衝擊波火焰在自己身邊炸開,剛開始任迪的腿也軟了。可是任迪不能像那個日本妹子一樣離開。臨戰退卻,任迪的理智告訴自己,卡利尼絕對會將自己一槍斃了。

任迪的腿被迫硬在了炮兵陣地上,緊張的根據觀察敵人的彈道判斷敵人的位置,但是每當一發炮彈敲擊在自己炮兵陣地上時,那種劫後餘生心跳感覺,以及畏懼下一發炮彈是否會落在自己頭上的驚恐,讓自己的計算一次次出錯。

“炮車後退三十米,對25.3度方向,仰角34度發射。”任迪對指揮的炮車手們喊道,撕心裂肺的大喊。似乎是想掩蓋自己恐懼的顫音。打一炮換一個地方,移動式反擊。不能讓敵人有第二次矯正炮位的機會。任迪採用了這種戰術。但是任迪不自覺的命令火炮後撤。卻忘記了自己火炮兼具另一個重要任務。打擊敵人卡在道路上的鋼鐵五棱堡壘。

一位傳令兵彎着腰冒着炮火,跑到了任迪面前說道:“炮兵上尉,卡利尼將軍問你到底想幹什麼?從現在開始嚴禁你再退一步,四十分鐘內將軍要看到你壓制住敵人火力。否則軍法處置。”

任迪臉色一僵,戰場沒有解釋,縱然自己這裏遭到敵人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遠程火力關照,但是這並不是理由,卡利尼不接受這種理由。

這個蒸汽堡壘發出的火箭彈對步兵有着巨大的殺傷力。只有加農炮的射程可以擊毀敵人。任迪接下了這個原本以爲只是要炮擊的任務。五棱堡壘要塞中駛出蒸汽加農炮讓任迪的樂觀撕碎。

棱堡壘十分剛。需要半個小時的打擊才能擊毀。然而這半個小時,卻要和敵人的加農炮實施對轟。

“轟……”比炸雷還要響亮的聲音在任迪耳邊炸響,耳膜留下了長久的鳴聲。一個蒸汽大炮車,在任迪五十米外被擊中。燒開水的鍋爐就像從三樓撞擊在地上蘋果一樣,瞬間被炮彈衝擊波砸扁,鍋爐碎裂出無數裂縫,高壓蒸汽順着裂縫噴射出來,炮管在爆炸的火光中碎裂,炮車倒下,鍋爐在火光中變形噴水。一輛炮車被擊毀了。

戰鬥進行了二十分鐘後,任迪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當這輛戰車被摧毀過後,就說明現在能打到自己的地方火炮至少在十五秒之內無法再次射擊。至於任迪是怎麼確定的?多次戰鬥,對面的炮聲,任迪大致感覺到了方位,任迪很怕死,從小到大對疾馳的大卡車,高聳平臺,等危險源頭有着強迫症般的關注。

在二十分鐘的緊張中,原本在穿越前懶得記事情的任迪,出奇記住了敵人一次次開火暴露的方位信息,以及移動信息。腦海中大致的形成了一個敵軍火炮運動的印象。

快,一定要更快計算。無形的催促逼迫任迪快速運算。自己估算十五秒安全時間流逝在腦海中清晰的提示自己的還有多少機會。任迪的速算,已經全部轉化成了心算。純靠大腦記憶,已經不再打草稿了。

沒有任何退路,纔會壓榨一個人的所有潛力。戰鬥第二十八分鐘,米亞那一方殘存18輛炮車的情況,任迪做到了統一指揮,3秒鐘完成十八輛炮車的移動後方位的彈道射擊,同時考慮到18輛炮車重新調整角度的時間差。估算了地方炮車集羣最大概率所在地。

“開始,15,12,17,1,9號齊射。”這場火炮對轟的戰鬥,在現在,開始逆轉。米亞那重炮在任迪的指揮下,終於打出了一場覆蓋性射。這個覆蓋射擊是有效的,之前摧毀米亞那炮車的那輛蒸汽大炮沒來得及躲過這場覆蓋打擊。劇烈的衝擊波將這輛炮車掀翻。這個所屬的派拉塔叛亂者的炮車,如同玩具一樣滾落,在和大地碰撞的過程中,各種零件鉚釘彈跳崩落。慘狀不可以言。炮車燃燒爐中的燃燒氣體噴出了火焰瞬間點燃了樹木。噼裏啪啦火高溫火焰點燃了原本溼潤的樹木,這點火焰其實點燃不了潮溼的森林,但是燃燒的濃煙瀰漫了整個戰場。視野變得更加不可見。

然而現在只是開始。

逐漸把握狀態的任迪,接二連三的同樣指揮了四次齊射。四次齊射,全部命中,都是準備射擊暴露彈道的蒸汽炮車沒來得及撤離就被毀滅。而在此過程中米亞那只有一輛炮車喪失戰鬥力,在任迪的允許下後撤至修理區。

四次齊射如同四次巨火焰巨掌拍下。這個世界的炮戰也就是雙方距離四五百米。如果站得高一點,是可以相互看到的。這麼近的距離,雙方的炮聲都是可以聽到的。用不着什麼高科技設備探查對面火炮方位,耳朵就可以了。怕死解決不了任何事情,沒能力,不能變成逃脫的藉口。鯊魚無魚鰾,卻能捕食其他魚類,全力去做,有時候要勝過天賦輔助。

這是勇氣中比拼細心的戰鬥。四次打擊均殲滅派拉塔大炮,讓派拉塔的炮兵開始毫無章法。他們也是新手,即使是在之前和任迪的對射中,也是虧吃得多,然而現在任迪進入狀態,開始有章法的炮擊,顯示高效殺傷後,這幫可以在長空無謂戰鬥的派拉塔炮兵射擊的精度下降了一個層次。敵人強大的無法似乎無法反抗,也就喪失了抵抗的時期。

“我們遭到敵人疑似七組(一組十門蒸汽重炮)以上炮兵打擊……”這種傳言出現在派拉塔反叛軍陣營中。

站在高大機甲上可以遠望的吉亞科莫看着前方四個火炮齊射構成的爆炸覆蓋區域,說道:“他們害怕。”三個閃爍電火花的高三米攜帶大量炸藥的自爆機器人,大搖大擺的朝着要塞走過去,由於這些自爆機器人腿長,行走速度不亞於常人奔跑。五分鐘後,第一個棱堡在三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中被炸燬。

任迪的炮兵部隊開始對着下一處堡壘地帶推進。 “疼,非常疼……”三十秒前擡頭看到敵人天空中一顆炮彈在天空中射出,這個世界的蒸汽大炮,如果要和地球比較的話,和臼炮比較類似,這種火炮就是超重版的迫擊炮。在地球上以火力強悍,射程太近着名,其出膛速度不超過三百米每秒。你可以看到炮彈在天上飛。

在傳奇延續這個世界,由於空氣阻力太大的影響,超高出膛速度的加農炮根本沒條件發展。火炮的射程是建立在炮彈動能是否能維持炮彈飛行的條件上。在地球上火炮出膛速度是一個很重要的數據,出膛速度越快,炮彈打得越遠,射擊威力越大,在任迪穿越前時地球位面爲了追求火炮出膛速度,已經開始點電磁炮科技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