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諸葛青兒的五官也極爲精緻,特別是一雙眼睛,燦若星空,黑若寶石,彷彿會說話一樣,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靈氣。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白小鳳在山裏看裏邊的趙靈兒一樣。

看着看着,白小鳳哧溜吸了一口口水:“諸葛青兒?諸葛世家的傳人嗎?這樣的極品妹紙,也不知道手感咋樣。”

呢喃的同時,他目光不由得看向了諸葛青兒的屁股,登時一陣失望,好平,和小妖女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吶。

白小鳳右手五指活動了幾下,突然好想念小妖女秦司音呢。

藥尊逆襲:廢材貴女翻身記 不過,對面的諸葛青兒可是諸葛世家的傳人呢,要是不拍一下,就虧大了。

吃虧這種事,白小鳳絕對不可能幹的。

所以,他決定……拍一下,嗯,就一下!

有了決定,白小鳳擡起雙手,掐訣施展出了無良師父自創的“隱身咒”。

這術法從小到大,他跟着無良師父去溜柳寡婦家門的時候,施展過無數次,早就輕車熟路了。

“太上三清,應急不停,鬼魅同生,遁影無形,急急如律令!”

嗡!

陰力流轉全身,白小鳳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不,應該是隱形在原地。

隨即,白小鳳搓了搓雙手,躡手躡腳的朝着正和項天明對峙的諸葛青兒走去。

“咦?”

幾乎同時,諸葛青兒和項天明同時眉頭一擰。

兩人下意識地朝白小鳳這邊看了過來。

白小鳳猛地一拘靈,停在了原地,娘希匹的,摸世家天才少女的屁股果然有難度啊,地獄級難度呢。

“隱身咒”他以前還從來沒失敗過,但這一次,剛剛施展就被諸葛青兒和項天明有所察覺,世家第一天才的實力,可見有多強了。

這兩位,絕對不是華娘娘那死娘炮能夠比的!

好在,等了十幾秒。

諸葛青兒和項天明同時轉過頭去,並沒有發現。

只不過諸葛青兒右手卻不着痕跡的放在了羽扇之下。

這一幕,白小鳳並沒有發現。

他繼續躡手躡腳的朝着諸葛青兒後邊走去,雖說諸葛青兒前後都一馬平川,不過,拍世家天才少女的征服感,還是很美滋滋的呀。

“諸葛青兒,今日之事,我不想與你糾纏,有能耐,咱們第二場比賽上見真章!”項天明咬牙切齒得怒視着諸葛青兒,“到時候,我讓你在霸道血脈之下,恐懼顫抖,讓你知道,什麼叫力量!”

若不是後庭撕裂劇痛,他哪還會和諸葛青兒廢話,早揮起砂鍋大的拳頭衝上去了。

諸葛青兒搖頭一笑:“項大哥說笑了,青兒好心來看望項大哥,你居然在第二場就想將青兒淘汰下去,既然如此……那青兒現在就將項大哥淘汰如何?”

轟!

話音剛落,對面的項天明渾身血氣如同巨浪,潑灑向蒼穹之上,磅礴的血氣威壓,更是如同海嘯一般碾壓向諸葛青兒。

項天明怒吼道:“諸葛青兒,欺人太甚,你要戰,那便戰!”

與此同時。

白小鳳已經悄然潛行到了諸葛青兒身後,隨着項天明爆發血氣,他登時眼睛一亮。

機會!

老天爺都在幫本大爺啊!

他果斷的擡起右手,肌肉緊繃,運足了力道,悍然的朝着諸葛青兒屁股拍了下去。

啪!

一聲輕響。

白小鳳虎軀一震,愕然地看着抓住自己手腕的那隻白皙晶瑩的手。

是諸葛青兒的!

“嘿嘿……抓到你了喲。”諸葛青兒反手抓住白小鳳的手腕,頭也不回地笑道:“諸葛世家算無遺策的本事,你不知道麼?” 要遭!

被發現了!

白小鳳心臟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臉色大變,顯然沒料到施展了“隱身咒”後,竟然還能被發現。

要知道,他這術法是無良師父自創出來的,以前從未失手過!

宋締 “諸葛世家的卜算之能,果然恐怖如斯!”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忐忑情緒,冷然一笑:“不過,你算沒算過下一招?”

“什麼?!”

諸葛青兒嬌軀一顫:“都被本姑娘擒住了,你還有什麼招?”

“錯了,本大爺可不止一隻手呢,你沒算到另一隻手。”白小鳳笑着眯起了眼睛,哧溜吸了一口口水,左手,悍然拍落。

啪!

清脆響亮,餘音在耳。

諸葛青兒嬌軀猛地顫抖了起來,就感覺屁股一陣火辣辣的疼,渾身更是火燒了一般。

甚至,她清晰地感覺到,那隻魔爪落下的時候,還狠狠地……揉搓了一把!

剎那間,諸葛青兒美目中泛起了淚光。

屈辱。

簡直屈辱啊!

從小到大,因爲天賦的原因,她在家中就是天之嬌女的存在,全家上下,哪怕是威嚴的家主,也是將她捧在掌心。

此次參加“真龍天驕令”,其一是家族想讓她得到《黃泉寶藏圖》殘片,其二也算是她第一次離家,用來歷練的。

但,第一次離家歷練,就被人輕薄了啊!

更關鍵的是,身後這個傢伙簡直膽大包天吶,都被抓住現形了,還敢落下魔爪,他怎麼不上天啊?

“無恥之徒,你找死!”諸葛青兒怒火洶涌,大聲尖叫起來:“項大哥,你還在等什麼?”

“死!”

轟!

遠處血氣爆發的項天明幾乎同時便是一拳朝着這邊轟了過來。

磅礴妖異的血氣匹練,恍若蒼龍出洞,帶着一聲聲空氣爆鳴,衝撞而來。

雖然白小鳳現在是隱身狀態,但,他的一隻手被諸葛青兒抓住,哪怕不用看到身形,一樣能辨別位置!

“臥槽!掀桌子啊!這倆貨剛纔在演戲呢!”

白小鳳登時反應過來,剛纔施展“隱身咒”的時候,諸葛青兒和項天明同時看過來,肯定就已經察覺了,但他倆故意擺出一副動手的架勢,分明是引蛇出洞呢!

眼見着血氣匹練衝來。

諸葛青兒急忙鬆開了白小鳳的手,一個起跳,便騰挪橫移了出去。

幾乎同時,白小鳳也急忙躲閃,項家第一天才的全力一拳,這可是純粹的以武入陰陽的力量呢!

硬生生挨一記,不死,肯定受傷,還很痛的啊!

砰!

雙腳用力一蹬,地面炸裂。

白小鳳直接飛退出去,拉開了一段距離後,他右手一翻:“般若滅鬼手!”

轟隆!

磅礴陰力洶涌向右掌,化作金光噴薄而出。

憑空形成一隻十米大,宛若實質的金光大手,悍然拍在了血氣匹練上。

轟隆隆……

如同炸彈爆炸一般,金光大手和血氣匹練同時湮滅,掀起將近十米高的金紅浪潮席捲八方,地面更是炸出了一個五米大坑。

“這股陰力,是你暗算老子!”

也就在陰力潰散的同時,遠處的項天明一聲咆哮:“殺!諸葛青兒,你我聯手,殺了此人!”

咆哮的同時,項天明渾身爆發着沖天血氣,宛如人形巨獸一般,朝着白小鳳衝來。

“無恥狂徒,辱我等世家,本姑娘今天一定要滅殺了你!”諸葛青兒剛一落地,俏臉緋紅,滿含怒意。

至高神王 她一抖手,從兜裏掏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卷軸,陰力爆發,抖手就扔向了天空。

呼!

狂風乍起,飛到空中的巴掌大卷軸泛起璀璨金光,鋪天蓋地,宛若烈日騰空!

隨即,卷軸展開足足有十幾米長,遮天蔽日的朝着白小鳳籠罩而來。

以他們兩位的實力,即便是看不到白小鳳的實力。

但,光憑陰力感知,也足以分辨位置。

“好強的法寶!”

白小鳳愕然地看着天穹上劈頭蓋臉籠罩而來的巨型卷軸,甚至,清晰地感應到一股讓他毛骨悚然的力量。

“《神鬼八陣圖》!”正狂奔着的項天明激動地大喊一聲:“哈哈哈……想不到諸葛世家竟然如此寵溺青兒你,《神鬼八陣圖》一出,此人必死無疑!”

“《神鬼八陣圖》!”

聽到項天明的大喊,白小鳳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以前聽無良師父提起過陰陽界的一些重寶,其中之一,就是這《神鬼八陣圖》!

當年諸葛孔明執掌蜀國,三分天下,窮盡一生之力,研究出的心血無數,《八陣圖》便是其中之一。

史上最強重生者 當年蜀吳大戰,劉備敗逃,正是諸葛亮靠着《八陣圖》抵擋了吳國陸遜的追殺大軍。

要不是諸葛亮有個倒黴催的岳父,硬生生的把陸遜給從陣法里拉扯了出來,估計三國都得換個玩法了!

不過,這事也是世人皆知,在陰陽界,還有另一個說法,那就是這《神鬼八陣圖》纔是諸葛孔明的真正心血,而那困住陸遜大軍的《八陣圖》不過是從此陣法上剝離出來的鳳毛麟角!

娘希匹的!

諸葛世家這麼壕的麼?

自家姑娘出個門,直接把老祖宗留下來的重寶拿出來護身了啊?

驚駭地同時,白小鳳緊盯着頭頂鋪天蓋地籠罩下來的《神鬼八陣圖》,和項天明比較起來,他更忌憚的是這張陣圖!

即便是當初無良師父提起這《神鬼八陣圖》的時候,也是滿臉忌憚緊張的樣子。

眼見着《神鬼八陣圖》落下,白小鳳緊縮的瞳孔,忽然舒展開。

他嘴角勾勒起一抹古怪的笑意,冷聲道:“妹紙,你這陣圖,怕是山寨的吧?”

山寨的?!

正瑟狂奔的項天明猛地大驚,速度都放慢了一些,愕然地看着天穹上的《神鬼八陣圖》。

而隨着白小鳳這話出口,遠處的諸葛青兒柳眉登時皺成了一個“川”字。

因爲,白小鳳這話說對了!

《神鬼八陣圖》是諸葛世家祖傳重寶,絕對不可能讓她這麼輕易帶出來,而這張陣圖,也是家主研究一生《神鬼八陣圖》臨摹煉製出來的山寨版。

威力,遠遠不如真正的老祖傳下的《神鬼八陣圖》!

“看來,本大爺說對了呢!”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一開始的震驚過後,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要是真的《神鬼八陣圖》的話,連老混蛋師父都忌憚的玩意兒,怎麼會僅僅這麼點威力?

不該是一出現,就直接強勢碾壓嗎?

哪還有劈頭蓋臉籠罩過來,讓他還有逃跑機會的說法?

“無恥狂徒,哪怕是仿造的,也足夠殺死你了!”諸葛青兒銀牙緊咬着,殺意洶涌。

鬥婚 然而。

白小鳳神情卻淡然下來,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妹紙,你怕是對本大爺的力量有什麼誤解?” 什麼?!

諸葛青兒和項天明同時一驚。

難道這傢伙……還沒有用出全力?

幾乎同時,白小鳳擡起雙手,陰力洶涌,施展出了“三清飛身咒”。

轟!

隨着雙手結印推出,腳下勁風呼嘯,捲起一股漆黑幽光的龍捲颶風。

然而。

在諸葛青兒和項天明的眼中,此時也僅僅只能見到捲起沖天的龍捲颶風而已。

饒是以他們的實力,依舊無法看清白小鳳的身形。

但,諸葛青兒和項天明還是異口同聲大喊起來。

“他要跑,阻止他!”

“晚了!”

隱身的白小鳳大笑了一聲,磅礴陰力灌注雙腳,恍若飛起一般,豁然轉身,踏空而行,不過幾步,已然到了五六米高的空中,更是竄出去了十幾米遠。

輕易的躲開了山寨版《神鬼八陣圖》的籠罩。

“無恥狂徒,給我留下!”

也就在這時,渾身爆發血氣的項天明好似人形猛獸般衝到了白小鳳之前站立的地方。

他雙腳猛地一蹬地面,轟隆一聲巨響,地面炸裂。

項天明就跟導彈一般,沖天而起,直奔白小鳳而來,碩大的拳頭被血氣包裹着,帶着斷碑碎石的恐怖霸道的力量,悍然朝着白小鳳砸了過來。

雖然看不到白小鳳的身形,但,他們能清晰地捕捉到白小鳳釋放出的陰力。

“偷襲老子,一拳讓你死!”

被血氣籠罩的項天明猙獰冷笑了起來。

身爲項家第一天才,傳承西楚霸王的“霸道”血脈,他從未受到過如此屈辱。

且,生平第一次如此想殺死一個人。

這一拳,是他的全力,含怒一擊!

尋常天師,他有十足的把握,對方連這一拳都抵擋不了,就這一拳,便能將對方轟的粉身碎骨!

話音剛落。

空中踏空遠去的白小鳳豁然轉身,冷然一笑:“本大爺說了,你們,怕是對本大爺的力量有什麼誤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